(4)神為什麽要毁滅這個抵擋神的邪惡人類

末世全能神的話語

神造了人類,把人類放到地上帶領到今天,後來又拯救了人類,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到末了他還得征服人類,徹底把人類拯救出來,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從始到終作的就是這個工作,恢復人原有的形象,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要建立他的國度,要恢復人原有的模樣,就是指恢復他在地上的權柄,恢復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間的權柄。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間就没法作工,更不能獲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却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脱去人的敗壞性情。將人從撒但手中奪回來務必得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才能逐步恢復人原有的模樣,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終才能恢復神的國度。最終將那些悖逆之子徹底毁滅也是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類就讓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復得徹底,而且没有一點摻雜。他恢復他的權柄就是讓人去敬拜他,讓人都順服他,讓人都因他而活着,讓他的仇敵都因他的權柄而被毁滅,讓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間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擋。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毁滅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毁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標志。人類都恢復了起初的模樣,都能各盡其職、守其本位,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樣,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國度。他在地上永遠得勝,那些與他敵對的永遠滅亡,這就恢復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復了他造萬物的心意,也恢復了他在地的權柄、在萬物中的權柄、在仇敵中間的權柄,這是他完全得勝的標志。從此人類便進入安息之中,進入人類正軌的生活,神也與人一起進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進入永遠的神與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穢與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號消失了,地上的所有與神敵對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與那些曾經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萬物存留。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邪惡、敗壞的人類啊!我何時把你吞滅呢?何時把你葬于硫磺火湖呢?多少次我從你們中間被趕出去,多少次人把我侮辱、譏笑、毁謗,多少次公開論斷、抵擋我,瞎眼的人類啊!不知道你們是我手中的一把泥?不知道你們是受造之物嗎?如今,我的烈怒發出,無人能招架住,只是連連求饒,但我的工作既運行到這一步,就無人能改變,受造的必須還都得歸回泥土之中去,不是我不公義,而是你們太敗壞、太猖狂,因你們被撒但擄去,做了撒但的工具,我是聖潔的神自己,我不能沾染污穢,我不能占有污穢的殿宇。從今以後,我的震怒(比烈怒更嚴重)開始向列國列民倒下,開始刑罰每一個從我來又不認識我的敗類,我對人類恨惡到極點,再不寬容下去,而是使我的全部咒詛都傾倒下來,絶對再没有憐憫、慈愛,全部焚燒净盡,只讓我的國度存留,讓我的子民在我的家中對我贊美,向我歸榮耀,向我永遠歡呼不止(指子民的功用)。我的手開始正式刑罰在我家中的、在我家外的,凡是作惡的一個也逃不出我的手心,逃不出我的審判,必須人人都過關,都向我敬拜,這是我的威嚴,更是我宣告給作惡的人的一條行政。誰也救不了誰,只能是各顧其身,但怎麽也逃不出我刑罰人的手,之所以説我的行政嚴厲,就在此處顯明,這是人都能親眼看見的事實。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九篇》

人類,就是我的仇敵;人類,就是抵擋我、悖逆我的惡者;人類,就是被我咒詛的那惡者的後裔;人類,就是那背叛我的天使長的後代;人類,就是那早已讓我厭弃的與我針鋒相對的惡魔的遺産。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脚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裏盡是死人的尸骨;陰凉的角落裏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没;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厮殺、慘鬥,厮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兒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兒找着人生的歸宿?早已被撒但踐踏的人類本是撒但形象的扮演者,更是撒但的化身,是為撒但作「響亮見證」的證據,就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敗類,這樣的「敗壞人類家族」的子孫怎能為神作出見證呢?我的榮耀從何而來?我的見證從何談起?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它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起初,我造了「人類」,即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他有形有像,充滿生機、充滿活力,更有我的榮耀隨着,那本是我造人的榮耀的日子,接着從亞當身上「産生」了夏娃——原本也是人的祖先,這樣我造的人都充滿我的氣息,滿載我的榮耀。亞當本是從我手而「生」的,本是我形像的代表,所以「亞當」的原意本是充滿我朝氣、滿有我榮耀的、有形有像的、有靈有氣息的我的受造之物,是我造的唯一能代表我、能有我的形像、接受我氣息的有靈的受造之物。夏娃起初是我命定好被造的第二個有氣息之人,所以「夏娃」的原意本是接續我榮耀的、充滿我生機的,更有我榮耀的受造之物,夏娃本是從亞當而來,所以其也有我的形像,因她本是照着我的形像造的第二個「人」。「夏娃」的原意是有靈、有骨有肉的活人,是我在人類中的第二見證,也是第二個形像。這是人類的祖先,是人類的寶貴的聖潔之物,他們本是有靈的活人。但是那惡者將人類的祖先的子孫給踐踏、擄掠,以至于將人間布滿黑暗,使這些「子孫後代」再不相信我的存在,更令人厭憎的是,在惡者敗壞、踐踏人的同時,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見證,將我賜給人的生機,將我吹給人的氣、吹給人的生命,將我在人間的一切榮耀,將我在人類身上的所有的心血都無情地奪去了。人類没有了光明,失去了我賜給的一切,丢掉我賜給的榮耀,怎能承認我就是受造之物的主呢?怎能相信天上還有我的存在?又怎能發現地上還有我的榮耀的彰顯呢?這些「孫男孫女」們怎能將其祖先敬畏的神當作造其的主呢?可憐的「孫男孫女」們竟然將我賜給亞當、夏娃的榮耀與形像還有見證,以及我賜人類賴以生存的生命都大大方方地「贈送」給了惡者,也毫不介意惡者的存在,把這一切的我的榮耀都給了它,這不正是「敗類」的稱呼的來源嗎?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惡鬼,這樣的行尸走肉,這樣的撒但,這樣的我的仇敵怎能有我的榮耀?我要將我的榮耀重新奪回,我要將我在人中間的見證與我早先賜給人類的原本屬我的一切都重新奪回——將人徹底征服。但你要知道,我所造的人本是有我形像的、有我榮耀的聖潔的人,原本不屬撒但,也未經撒但踐踏,純粹是我的彰顯,本無有撒但的一點毒素。所以,我讓人都知道我要的只是經我手造的,也是我愛的本不屬它物的聖潔的人,而且我也以其為我的享受、為我的榮耀,但我要的并不是經撒但敗壞的而且今天又屬撒但的并非是我起初造的人類。因我要奪回我在人間的榮耀,所以我要將人類的「幸存者」徹底征服,來作我打敗撒但的榮耀的證據,我只以我的見證為我的結晶,作為我的享受之物,這是我的心意。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類早已墮落了,人類已不是我所要的人類,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稱為人類,而是被撒但擄去的人類的敗類,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尸走肉。人根本不相信我的存在,也并不歡迎我的到來,人類只是勉强應付我的要求,暫時答應我的要求,并不是真心實意地與我同甘苦共患難。因為人對我感覺莫名其妙,所以人對我才勉强陪笑,顯出趨炎附勢的神態,因為人并不曉得我的工作,更不曉得我現在的心意。我告訴你們實話,到那日子,任何一個敬拜我的人所受的苦都比你們容易。因人現在相信我的程度并不超過約伯,就猶太法利賽人的信都超過你們,所以,若有火的日子臨到,你們的日子比那法利賽人遭受耶穌責怪還要嚴重,比那抵擋摩西的二百五十個首領所受的苦還要重,比那所多瑪毁滅時所經受的火的焚燒還要嚴重。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真正的「人」指什麽》

一個人類敗壞到了極處,不知道誰是神,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當你提到神的時候,他會攻擊,他會毁謗,他會褻瀆,更甚者是當神的僕人去傳達神的警示的時候,這些敗壞的人不但没有絲毫悔改的表現,也不弃掉所行的惡,反而將肆意殘害神的僕人,他們表示、流露出來的是他們對神極度仇恨的本性實質。可見,這些敗壞的人對神的抵擋不僅僅是敗壞性情的流露了,也不僅僅是不明白真相的毁謗或譏笑,他們的惡行不是因着愚昧、無知,也不是因着受蒙蔽,更不是因着被迷惑,而是到了公開地肆意與神對立、對抗、叫囂的程度。無疑,人這樣的表現必將觸怒神,觸怒神的性情,觸怒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所以神的烈怒、神的威嚴便會直接地、公開地向他們發出來,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真實流露。對于這座充滿罪惡的城,神想用最快的辦法滅掉它,用最徹底的方式滅掉其中的人,滅掉所有的罪惡,讓這裏的人不復存在,讓這裏的罪惡也從此不再滋生,這個最快最徹底的方式就是用火燒。神對待所多瑪城之人的態度不是放弃,不是置之不理,而是要以他的烈怒、以他的威嚴與權柄來懲罰這些人,來擊殺這些人,將這些人完全滅掉。神對他們的態度不只是肉體上的毁滅,更是靈魂上的毁滅,是永久的消除,這就是在神那兒「不復存在」的真實含義。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對待無知與愚昧的全人類主要以憐憫、寬容為主,而神的烈怒在絶大部分時光裏、在絶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隱藏着的,都是不為人知的,所以人很難看到神烈怒的發表,也很難理解神的烈怒,這樣,人對神的烈怒便不以為然了。當神寬容人、饒恕人的最後一部分工作、最後一個步驟臨到人的時候,也就是當神的最後一次憐憫、最後一次警示臨到人的時候,如果人仍舊采取同樣的方式與神對抗,絲毫不悔改、不回轉、不接受神的憐憫,神的寬容與神的忍耐就不再繼續賜給這些人了。相反,在這個時候神便會收回他的憐憫,隨之他向人發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懲罰人、毁滅人。

神用了火燒的方式滅掉了所多瑪城,這個方式在神那兒是徹底滅掉一個人類或者一個東西的一種最快的方式。用火燒這些人類不僅僅是要滅掉其肉體,更要將其的靈、魂、體全部滅掉,達到從此這座城的人類在物質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復存在,這就是神烈怒的一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這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實質,當然也是神公義性情的實質流露。當神的烈怒發出來的時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憐憫與慈愛,也不再釋放他的寬容與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説服神繼續忍耐,説服神再次施憐憫、再次賜寬容,取而代之的是神會不拖延一分一秒地發表他的烈怒與威嚴,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乾净利索,稱心如意,這就是神不容人觸犯的烈怒與威嚴的發表方式,也是他公義性情的一方面表現。當人看到神牽挂人、愛人的時候,人發現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嚴,體會不到神的不容人觸犯,這些讓人一直誤認為神的公義性情裏只有憐憫、只有寬容、只有愛,但是當人看到神毁滅一座城的時候,看到神恨惡一個人類的時候,他毁滅人類的怒氣與他的威嚴便會讓人看到神公義性情的另外一個側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觸犯。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個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與影響的,更是不能冒充與模仿的,所以神的這方面性情是人類最該認識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這樣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備這樣的公義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惡邪惡,恨惡黑暗,恨惡悖逆,恨惡撒但敗壞人類、吞吃人類的種種惡行,源于他恨惡所有與他對抗的罪惡行徑,源于他聖潔無污的實質。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與他公開對抗、公開較量,哪怕是他曾經憐憫的人,哪怕是他揀選的人,只要觸怒了他的性情,觸犯了他忍耐寬容的原則,他都會毫不留情地、毫不遲疑地釋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在神眼中,他對待人類的敗壞,對待凡屬血氣的人的污穢、强暴還有悖逆,他的忍耐有一個限度。他的限度是什麽呢?那就是神説的「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這話是什麽意思呢?就是凡是活物,包括跟隨神的人,包括口稱神名的人,包括曾經對神獻燔祭的人,包括口頭承認神甚至贊美神的人,他們的行為一旦滿了敗壞,達到神的眼中,神就要毁滅他們,這就是神的極限。就是説,神忍耐人類、忍耐凡有血氣的人的敗壞到什麽程度呢?到了所有無論是跟隨神的人還是外邦人都不走正路了,到了這個人類不是僅僅道德敗壞了、都滿了邪惡的程度,而是没有一個人相信神的存在,更没有一個人相信這個世界是神主宰的,是神能給人帶來光明、帶來正路,到了人類恨惡神的存在、不容許神存在的地步。人類的敗壞一旦到了這個程度,神就不再忍耐了。取而代之的是什麽呢?那就是神的怒氣、神的懲罰即將臨到。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神之所以有烈怒發出,是因着非正義的、反面的、邪惡的事物阻攔、攪擾或破壞了正義、正面事物的正常進行與發展。神發怒的目的不是為了維護神自己的地位與身份,而是為了維護正義的、正面的、美與善的事物的存在,是為了維護人類正常的生存規律與法則,這就是神烈怒發出的根源。神的怒氣是神性情很正當很自然很真實的流露,在他怒氣的背後没有存心,没有狡詐,没有陰謀,更没有敗壞人類身上共存的欲望、奸詐、惡毒、暴力與邪惡等等成分包含在其中。在神的烈怒發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實質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對每件事情早已給出準確清楚的定義與結論,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標都很明確,他的態度也很明確,他不是稀裏糊塗,不是盲目,不是一時衝動,不是隨隨便便,更不是没有原則,這也是神烈怒的實際一面,人類正是因着神烈怒實際的一面而得以正常地生存。失去了神的烈怒,人類即將落入無常的生活境地,一切正義的、美善的事物將被毁滅,不復存在;失去了神的烈怒,受造之物的生存法則與規律將遭到破壞,甚至被徹底顛覆。人類受造以來,神不斷地以他的公義性情維護并維持了人類正常的生存,因着他的公義性情裏有烈怒有威嚴,所以一切邪惡的人、事、物,一切攪擾、破壞人類正常生存的東西都因他的烈怒而被懲罰,被管制,被毁滅。幾千年來,神也不斷地以他的公義性情擊殺、毁滅在他經營人類的工作中與他對抗,充當撒但幫凶、撒但差役的各類污鬼、邪靈,因而神拯救人類的工作一直都按着神的計劃在向前邁進,這也就是説,人類中間最正義的事業因着神烈怒的存在而從未遭到破壞。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脱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從此以後,我不會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萬有的靈也不會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個人類,是屬聖潔的人類,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們當曉得,我并不是將世界全部毁滅,也不是將人類全部毁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衆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使其在地得着我滋補衆多的牛羊與所有的地上的豐富。這樣的人類將與我永存,但并不是現在的這樣污穢不堪的人類,而是已被我得着的所有人的集合這樣的人類。這樣的人類并没有撒但的破壞、攪擾與圍攻,是我打敗撒但以後在地唯一生存下來的人類,就是現今被征服得應許的人類。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類也是存留下來的得永遠福分的人類,是我打敗撒但以後的唯一的證據,也是唯一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都是從撒但權下被我拯救出來的,都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中唯一的結晶與碩果。他們來自各邦、各派,來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國,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語、不同的風俗、不同的膚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于每個角落,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人類,組合成一個没有撒但勢力能達到的人的集合。那些没經我拯救、征服的人類都沉默海底,將我焚燒之火永遠地加在他們身上。我要毁滅這個舊的骯髒到極處的人類,猶如我滅絶埃及衆長子與頭生的牛羊一般,將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門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記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贖敬拜我的人嗎?這樣的人不常有我的榮耀隨着嗎?那些没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嗎?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憤怒的日子》

相關詩歌

《神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神得勝的標志》

《人類已不是神所要的人類》《神以公義性情維持了人類的生存》

上一篇: (3)神末世是怎樣結束撒但統治的黑暗時代的

下一篇: (1)神根據什麽定規人的結局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先知以利亞

以利亞警告亞哈王以色列國分裂成南、北兩國,南王國稱為猶大國,北王國仍稱為以色列國。統治北王國的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築示劍,就住在其中。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

1 主耶穌親口預言神末世要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

參考聖經:「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路12:40)「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37)「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

以斯帖王后

亞哈隨魯王廢瓦實提王后後來,巴比倫衰敗,波斯興起。亞哈隨魯作王,從印度直到古實,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的宮登基;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僕設擺筵席,有波斯和瑪代的權貴,就是各省的貴胄與首領,在他面前。他把他榮耀之國的豐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

問題(1)使徒保羅説:「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所以,我們按着保羅的話去行,就是遵行神旨意,肯定能進天國得賞賜。

解答:對于什麽樣的人才能進天國,主耶穌早已説過「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這完全顯明了神公義、聖潔的實質,屬撒但的污穢敗壞之人不能進天國。保羅却説當打的仗打過了、當跑的路跑盡了、當守的道守住了,就能進天國得賞賜,按照保羅的説法,人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即使不遵行…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