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放下地位不容易

中國河南 李正

我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從小失去父母,和哥哥相依為命。因為家裏窮,人都瞧不起,我就想:我一定得好好上學,到有一天能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可我讀到高二,就因為家裏没錢被迫退學了。我出人頭地的夢就這樣破滅了,心裏特别痛苦。

1990年,我信了主耶穌,聽傳道的人講,我們信主不但今生得平安,來世還能得永生,如果傳福音傳的人多,得到神的祝福也多,以後還能得賞賜、得冠冕,與神一同作王掌權。我看到聖經裏保羅説:「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我心想:我在世界上什麽也没得着,這回信主有指望了。我就撇弃家庭為主花費傳福音,不到一年就傳了好幾百人。到了1997年,我們建立了幾百處教會,大約有三萬人。這時的我不再是以前那個被人看不起的窮小子了,而是負責幾萬人的大帶領,我感覺像飄在半空中,心裏别提多高興了。教會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人説了算,我到哪處教會作工,弟兄姊妹都是高接遠迎、車接車送,好吃好住不説,走的時候還給路費,我手裏就從没缺過錢,家裏有點農活,弟兄姊妹都争着給幹了,真是不愁吃、不愁穿,我心裏很享受。

1997年初,上級帶領召集我們聚會,説有個「東方閃電」的教派,見證主耶穌回來了,就是全能神,他們講的道很高,許多教會的頭羊、好羊都被他們偷走了,我們教會上層的兩個同工王弟兄和吴弟兄也接受了「東方閃電」。帶領讓我們都要弃絶他們,還説以後再有人聽「東方閃電」的道,立即開除。聽完我很震驚,這兩個弟兄可都是熟讀聖經、真心信主的人,他們怎麽會接受「東方閃電」呢?到了年底,王弟兄、吴弟兄到我家找我,我心裏猛地一驚,生怕自己被迷惑,但想到自己是信主的人,起碼不能把兩個弟兄攆走,就接待了他們。兩個弟兄跟我説,迎接主得注重聽神的聲音,不能因為怕受迷惑就不尋求考察真道,又細節交通了該怎麽做聰明童女聽神的聲音、怎樣分辨真假道。他們講的道很新鮮,有亮光,我聽了心服口服。臨走時他們還給了我一本書,説是全能神的説話,讓我好好讀讀,不要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弟兄走後,我心裏就争戰開了,擔心自己走偏了,也怕上級帶領知道我接待「東方閃電」的人會開除我,但又想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因着怕被開除就不尋求考察,那不就成了弃絶神、抵擋神的人了嗎?想到這兒,我决定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我每天都看全能神的話,兩個弟兄給我交通了神拯救人類的三步工作,神道成肉身的奥秘,神末世是怎樣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潔净拯救人的,神是怎樣結束時代的,基督的國度是怎樣實現在地上的,等等,這些都是我信主這些年從没聽過的,我越讀越覺得全能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全能神很有可能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應該考察接受。但我心裏又很糾結:「這些年牧師長老一直定罪『東方閃電』,我也隨從他們把教會封鎖得像鐵桶一樣,不准任何人接觸『東方閃電』的人,誰接受就開除誰,現在我要是先接受,我下面那三萬多信徒怎麽看我?要是他們能跟着我接受還好,要是不接受,他們肯定也得弃絶我,那我可就啥也不是了。這麽多年我風裏來雨裏去,不分白天黑夜地講道作工,還被共産黨追捕,辛辛苦苦建立了這麽多教會,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得到這麽多人的高看,怎麽能輕易放弃呢?再説,就算我手下這些信徒也接受全能神了,到時還能不能讓我再當帶領呢?要是讓全能神教會的人帶領這些弟兄姊妹,給他們講道,那我在人心中還有地位嗎?大家會怎麽對待我呢?……可是,萬一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我要是不接受,那不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了嗎?」我心裏來回争戰。當時,妻子激動地對我説:「我聽着全能神的話不是哪個人能説出來的,像是神的聲音,要是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咱們就得接受啊。」我説:「這些事我都知道,我也是進退兩難,你看看教會的帶領同工都在封鎖教會,不許接受『東方閃電』,我如果接受了,下面的人會弃絶我的。」妻子急忙説:「咱信主這些年不就是盼着主來被提進天國嗎?現在主回來了,咱就是不當這個帶領,也得接受神的作工迎接主啊!」我嘴上答應着,心裏却想:「你是婦人之見,哪像你想象的那麽簡單,我手下那麽多人,我得慎重,還是再考慮考慮吧。」就這樣一連拖了好幾個月也没有接受。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三番五次地來找我,耐心地給我交通,我明知道是真道,還一直放不下地位,不願接受,弟兄姊妹似乎看出我的情形。一次聚會,宋弟兄交通了他的經歷,説他以前信主時也是帶領,負責幾十處教會,當時有人給他傳福音,通過讀神的話,他也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可真要接受的時候,心裏却争戰,如果接受了全能神,還能做帶領嗎?還能帶領這麽多人嗎?後來,他想起主耶穌説的凶惡園户的比喻,《馬太福音》21章33至41節:「『有個家主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裏面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户,就往外國去了。收果子的時候近了,就打發僕人到園户那裏去收果子。園户拿住僕人,打了一個,殺了一個,用石頭打死一個。主人又打發别的僕人去,比先前更多;園户還是照樣待他們。後來打發他的兒子到他們那裏去,意思説:「他們必尊敬我的兒子。」不料,園户看見他兒子,就彼此説:「這是承受産業的。來吧,我們殺他,占他的産業!」他們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園外,殺了。園主來的時候要怎樣處治這些園户呢?』他們説:『要下毒手除滅那些惡人,將葡萄園另租給那按着時候交果子的園户。』」弟兄説當時他特别受責備,主把羊托付給他,現在主回來了,他不帶領弟兄姊妹趕緊迎接主,却要霸占主的羊弃絶主,這不是跟凶惡的園户一樣嗎?不就是抵擋主的惡僕嗎?難道自己信主就是為了做帶領,就是為了地位、飯碗嗎?這還是信神的人嗎?他特别懊悔,就向神禱告認罪悔改,接受了全能神,還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他帶領的弟兄姊妹。聽了宋弟兄的交通,我很蒙羞,也很扎心,我為了保全地位,明知是神的作工却遲遲不接受,也不讓弟兄姊妹考察,不肯把神的羊交給神,這就是惡僕啊,是遭神定罪、懲罰的呀!可一想到現在教會已經被我封得死死的,我負責的教會没有一個人接受全能神作工的,我却先接受了,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嗎?我這臉往哪兒放呀?如果教會的人知道我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了,他們肯定會恨我、駡我的,下面的人要都弃絶我,我就什麽也没有了。想到這兒,我還是没有接受。

幾天後跟白弟兄和宋弟兄聚會時,我就拐彎抹角地問:「如果我帶領的人也都接受全能神了,那以後他們由誰帶領呢?是不是還和現在一樣,帶領同工不變?」意思以後還是我帶領管理。白弟兄説:「咱們接受神末世作工以後就是神親自帶領、親自澆灌牧養了。在教會裏,完全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教會的帶領都是由選舉産生,誰明白真理有實際,能澆灌弟兄姊妹解决實際問題,就選舉誰,你如果追求真理,也會被選為帶領的。在教會裏有多方面本分,有做帶領的,有傳福音的,還有其他方面的本分,大家都各盡功用,没有本分大小、地位高低之分,在神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這跟在宗教裏完全不一樣。」聽到這兒,我的心立刻下沉了,臉色也沉下來了,心想:以後再想當這麽多人的帶領是不可能了。

宋弟兄看出我的情形,就給我交通了聖經上尼尼微王的經歷,弟兄説:「尼尼微王作為一個國家的君王,他聽到約拿傳達神的話,説要毁滅尼尼微城,就放下君王的地位,帶領全城的百姓披麻蒙灰,俯伏跪地向神認罪悔改,得到了神的憐憫,逃過了一場滅頂之灾。咱們作為教會的帶領,面對主再來這麽大的事,是不是也應該效法尼尼微王放下地位,帶領弟兄姊妹向神悔改?」尼尼微王的態度讓我心中一驚,是啊,尼尼微王是一個國家的君王,人家那麽高的身份都能放下地位向神悔改,我為什麽就不能放下地位接受神的作工呢?宋弟兄又交通説:「當初主耶穌作工的時候,法利賽人為保全自己的地位,瘋狂抵擋、定罪主耶穌,牢籠、控制信徒,主耶穌斥責他們説,『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神末世發表真理作審判潔净人的工作,這是天國降臨的福音。一開始你聽信謡言,隨從宗教首領封鎖教會,攔阻信徒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就已經錯了,抵擋神了。現在你讀了全能神的話,已經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如果還硬着頸項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也不把主耶穌回來的消息告訴給弟兄姊妹,把弟兄姊妹攔在天國的門外,這就是明知故犯、錯上加錯了,是抵擋神的大惡!如果弟兄姊妹因為咱們的攔阻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那欠下的可是血債,咱們有幾條命也償還不完哪!如果把弟兄姊妺帶到神面前,他們不但不會恨你還會感激你,因為你把天國降臨的福音——永生之道傳給了他們。」

接着,白弟兄又讀了全能神的話:「神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作工時,人都看見了神,都聽見了神的説話,看見了神在肉身的作為,那時人的觀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見在肉身中顯現的神的人,若存心順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擋的就被定為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敵基督,是故意抵擋神的仇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神的話像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上,我的臉好像被巴掌扇了一樣通紅,真想有個地縫就鑽進去。我明知道主回來了,發表了許多真理,作了新的工作來審判人、潔净拯救人,却為了保住地位、飯碗,拒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還封鎖教會,不讓神的羊都聽見神的聲音歸向神,這跟抵擋主耶穌的法利賽人有什麽區别?我信主這些年,享受主這麽多恩典,我如果不把主的羊歸還給主,那還配稱為人嗎?該遭神懲罰啊!主是好牧人,主回來了,要召回他的羊澆灌供應、審判潔净,我不趕緊把神的羊交給神,還要什麽地位啊?難道還要等到神的懲罰臨到嗎?我不能再抵擋了,就算没有帶領的地位,被所有人弃絶,我也要接受全能神末世的作工,還要把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把神的羊歸還給神。隨後,我明確表態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開始給我負責範圍内的弟兄姊妹傳全能神的福音。

那段時間,我負責的教會有一萬人左右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這麽多人聽見神的聲音歸向了全能神,我激動得哭了,從心裏感謝神的憐憫與拯救,終于把神的羊都交在神的面前了,我心裏感覺特别的踏實平安。

半年後,教會的人越來越多,得根據地區劃分教會、選舉帶領工人。我心想:「不管怎麽劃分,以我的工作能力和經驗,怎麽也得當個帶領管幾處教會吧……」没想到幾天後,帶領説:「現在正是國度福音擴展時期,需要一些素質好,明白聖經知識的弟兄姊妹去外地傳福音,這項本分比較重要,李弟兄、楊弟兄、孟弟兄,你們比較明白聖經知識,願不願意去啊?」孟弟兄、楊弟兄都高興地答應了,我心裏却很不是滋味,就好像從天上掉到地上,心想:「我在宗派帶領教會這麽多年,管着幾萬人,没想到現在却成了個傳福音人員,我下面那些同工有的都盡了帶領本分,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擱啊?真是太丢人了。」又想到我這幾年做帶領,走到哪裏别人都高看、崇拜,吃穿、享受都很好,現在什麽都没了,傳福音還得受苦,我怎麽也接受不了。但在這麽多人面前我又不好意思拒絶,只好勉强答應,心想:「我好好傳福音,要是有果效,能多得人,也能讓弟兄姊妹高看。」當時,傳福音的果效特别好,很快就有大約400人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我走到哪兒大家對我都比較高看、熱情,我心裏非常高興,傳福音的勁頭更大了。

2000年8月份,我和劉弟兄一起到外省傳福音,劉弟兄信全能神的時間比我長,交通真理也比我透亮,我心裏很高興,也願意吸取弟兄的長處和諧配搭盡本分。有一次我和劉弟兄去給幾個宗派人傳福音,他們提出一些宗教觀念,我很想交通,可我明白真理太少,不知道怎麽交通,心裏乾着急。這時,劉弟兄不慌不忙地結合聖經與神的話交通反駁,説得有根有據。福音對象從開始的拒不接受到認真地聽着,有時還點頭贊同。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心裏既羡慕又嫉妒:「劉弟兄交通得確實透亮,可是這樣下去,我不就成陪襯的了?弟兄姊妹肯定會説我不如劉弟兄。不行,回去我得好好裝備真理,争取超過劉弟兄。」我就早起晚睡,讀神話裝備傳福音的真理,甚至吃飯的時候都想着劉弟兄是怎麽交通的,好下次給福音對象交通,這樣才不顯着我比劉弟兄差。

可再傳福音的時候,福音對象提出新的問題,我又交通不透亮了,福音對象聽了不是很明白,我有些尷尬,劉弟兄趕緊補充。看到福音對象都認真地聽着,還不時點點頭,最後都明白透亮了。劉弟兄很高興,我只是在一旁勉强地笑笑,就感覺很丢人,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心想:「我是跟劉弟兄一起來的,自己交通不透,起不了啥作用,還得人家劉弟兄交通才能解决問題,真是丢人。」為了不顯得自己太差勁,在劉弟兄停下不交通時,我也附和地交通幾句。通過一天的交通,福音對象都接受了,我雖然也高興,可心裏却有種失落的感覺,覺着不是自己的功勞,根本顯不着我。晚飯後,大家讓我們談談自己的經歷,我想平時都是劉弟兄出頭,正好趁這個機會,我談談自己的經歷,讓大家看看我不是什麽也没有。我説:「我信主的時候也是撇家捨業地傳福音,還經歷了共産黨的追捕迫害,建立了很多教會,成了幾萬人的帶領,走哪兒人都高看、崇拜。後來弟兄姊妹給我傳福音,我持守聖經,還放不下高的地位,通過弟兄姊妹一次次的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放下地位接受了全能神。接受後,我把手下的一萬多人都傳過來了。後來我又去其他幾個省傳福音,不管嚴寒酷暑還是遭受宗教人的挖苦諷刺,我都忍受了……」弟兄姊妹聽着我交通都有些驚訝,有的開始高看我,有的就往前挪挪認真地聽。看大家的眼神、表情都不一樣了,我心裏很高興,腰板也挺直了,説話也有底氣了。

回到家,我心想,我在傳福音的真理上有些還不太明白,交通不透,要不我跟劉弟兄尋求尋求?可又一想,如果詢問了弟兄,不就顯得我比他低了?不行,我寧願自己偷着裝備。之後,我和劉弟兄一起傳福音,看着弟兄姊妹對劉弟兄比較熱情,圍着他問這問那的,我心裏更難受,低着頭坐在一邊,心想:劉弟兄交通得這麽好,我這算什麽,在弟兄姊妹眼裏我不是一個多餘的嗎?每次出頭露臉的都是他,這樣下去没有人會看得起我的,真不想跟他一起盡本分了。有一次,劉弟兄叫我一起去傳福音,我就找藉口説身體不舒服,没跟他一起去。即便跟劉弟兄一起去了我也不想交通,有人問到了,我才勉强交通點應付場合,根本起不到配搭的作用。和劉弟兄配搭兩個多月,我一直争名奪利,情形越來越糟糕,還不思悔改,就在這時候,神的責打管教臨到了我。

一天,我接到通知讓我去東北傳福音,我心裏非常高興,心想:終于不用和劉弟兄一起配搭了,該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如果把人傳進來,那就是我自己的功勞了,大家肯定會高看我的。萬萬没想到,半路倒車的時候,警察看我没帶身份證,就把我當在逃的殺人犯給抓了起來,不管我怎麽解釋都不聽。警察酷刑折磨我三天三夜,不讓吃,不讓睡,連一口水都不讓我喝,還把我打得口鼻流血,眼睛也睁不開了,渾身血肉模糊,昏死過去好幾次,真是生不如死。當時我很痛苦,就恨撒但魔王太邪惡,不調查也没有證據就對我嚴刑逼供。我不停地禱告,求神保守帶領我,也反省揣摩為什麽會臨到這樣的事,我想到神的話:「你越這樣追求越没有收穫,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揣摩着神的話,我感到蒙羞,我的地位心的確是太重了。這段時間和劉弟兄一起傳福音,看到劉弟兄交通得好,弟兄姊妹都高看他,我就嫉妒,開始跟他争,跟他比試高低,還在新人面前藉着談經歷的方式高舉顯露自己,來獲取弟兄姊妹的高看、崇拜;得不到弟兄姊妹的高看,我就消極對抗,不願和劉弟兄一起傳福音,盡本分應付糊弄走過程。看到我傳福音盡本分,不是為了見證神,而是利用盡本分换取自己的名利地位,真是太卑鄙了!我整天争名奪利不務正業,情形糟糕到一個地步也不知道悔改,臨到這樣的環境,才被迫反省認識自己。我越想越恨自己,也看到了神的愛,就向神禱告,願意悔改。當我順服下來學到一些功課的時候,神的憐憫臨到了我,後來警察從户籍上查出我的身份,看我真的不是殺人犯就把我放了。

回到家去醫院檢查,我的右腿被打成骨折,肋骨被打斷一根,之後的幾個月,我一邊養傷,一邊看神的話反省自己,看到神説:「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欲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裏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着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脱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却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是信神』。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着人的心靈,以至于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没有一點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點擺脱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説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既信神就得得福,還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證地位比不信的人高,這樣的觀點在你們裏面不是存了一年兩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們的交易腦袋太發達。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着,而且天天在觀察着,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没有放下。……你們太難放下前途命運了,别看你們現在跟隨着,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挂心頭。為什麽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我又聽到神話語詩歌:「人活在肉體之中就是活在人間地獄裏,没有審判、没有刑罰人都與撒但同污穢。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脱了撒但權勢,脱離了自己的小天地,能够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聽完詩歌我泪流滿面,看到神的審判刑罰不是恨人,而是為了拯救人,為了阻止我走錯誤的道路,扭轉我追求名利地位的錯誤觀點。回想我從小就憑「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些撒但毒素活着,追求出人頭地、當官掌權,做夢都想往高處飛。信主以後,為主花費傳福音也是為了能有高的地位,被人高看、崇拜,甚至想和基督一同作王掌權。我的野心太大了!當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臨到我,我明知道是主的再來,可我擔心失去帶領的地位,遲遲不肯接受,差點成了攔阻信徒進天國的惡僕。接受全能神的作工這兩年,外表上我好像放下了帶領的地位,但心裏還是被名利地位控制着。弟兄姊妹對我高看、崇拜,我盡本分就高興有勁,如果對我冷淡,我就失落、痛苦,不想盡本分。看到我信神不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得到神的稱許,而是為了出人頭地讓人崇拜,滿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我這不是明目張膽地利用神、欺騙神嗎?這是在抵擋神啊!我憑這些撒但的毒素活着,變得越來越狂妄,没有一點人性理智,如果没有神話語的審判揭示、責打管教,我根本認識不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這麽深,地位心這麽重,只會越來越貪享地位之福,越來越墮落,最後只能遭神咒詛、懲罰。這時我真實感受到了,神所作的不管是刑罰審判,還是責打管教,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

我又看到神説:「神的觀點是要求人恢復人原有的本分,恢復人原有的地位,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所以,人就不應越格對神有任何要求,只能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作為一個受造的人也得盡到人的本分,不管人是萬物當中的主人也好,或是萬物的管理者也好,人在萬物中的地位再高也是在神權下的小小的人,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人,一個受造之物,人永遠不能高于神。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没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的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没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看到神的話我明白了,我是一個受造之物,應該站好自己的本位,追求愛神、順服神,脱去敗壞性情,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正確的追求目標。我也認識到人能否蒙拯救被成全,不是看人有無地位。不管盡什麽本分,神看的是人對神有没有真心與順服,看人是否追求真理,生命性情有没有變化。認識到這些,我向神禱告,以後不管盡什麽本分,有地位還是没地位,我都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兩個多月後,我的傷情好轉,我又去傳福音了,這時我也不感覺苦了,也不感覺没有地位了,和别人配搭也不再與人争高低,就覺着我能活着盡本分這已是神的高抬。

轉眼幾年過去了。2012年的冬天,警察瘋狂抓捕基督徒,形勢特别惡劣,教會帶領執事在我們村聚會,帶領看我有時間,就問我願不願意去村頭路口站崗放哨。我一聽,心裏有些不願意,但想到應該保證弟兄姊妹的安全,我就答應了。姊妹走後,我心想:「我以前也是當過幾年帶領的人,還一直在外傳福音,站崗放哨這些不起眼的小活兒,找兩個普通的弟兄姊妹去就行了,為什麽讓我去?你們帶領在家聚會,讓我在外面受凍擔風險,還不是因為我没地位嗎?如果我是帶領的話,就不用看門放哨了。」這時候,我意識到又是地位心作怪了,馬上向神禱告:「神哪,今天臨到這個本分,一點不起眼,我的地位心又出來了。神哪,我不想被地位捆綁着,可一臨到環境還是身不由己地往外冒,願你帶領我擺脱地位的捆綁。」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着他,喜歡在人心裏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的本性是什麽?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説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裏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從他的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看了神的話我恐懼戰兢,看到自己總追求高的地位,想讓人高看、崇拜,在人心中有地位,這實質就是想占有人心,是在跟神争奪人啊!我的本性太狂妄了!想到保羅就是一個勁兒地高舉、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仰望,最後説出「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1),結果多數人都高看保羅、崇拜保羅,甚至保羅在人心裏的地位超過了主耶穌。今天我心裏想的、追求的跟保羅不是一樣的嗎?我走的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真是讓神厭憎、讓人噁心,該受懲罰!神末世作工藉着發表真理潔净、拯救、成全人,可我信神這麽多年,没有在追求真理、追求生命上下過功夫,也没想着追求變化自己,成為順服神、敬拜神的人,而是把心思、精力都用在了追求地位上了,到最後除了咒詛、懲罰還能得着什麽?我真是太愚蠢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人都是受造之物,没什麽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没有别的要求。你們應該這樣禱告説:『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麽選擇,没有什麽怨言,你命定我生在這個國家,命定我生在這個邦族,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麽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裏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裏任你擺布,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麽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脱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看完這段神話我很受激勵,認識到人的地位高是神的高抬,地位低是神的命定,神無論怎麽對待人,把人放在哪裏,我們都應該順服下來,把自己的本分盡好,不該有怨言,這才有理智,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我下决心不再追求名利地位,願意順服下來實行真理,在站崗放哨這事上盡上我的忠心,保證看好門讓帶領執事安心聚會。後來聚會帶領又安排我站了幾次崗,我不再為地位高低患得患失了,心裏感覺特别踏實、釋放。

這些年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地位心太重了,也清楚地認識到地位就是撒但捆綁人的枷鎖,越追求地位,就越被撒但愚弄、苦害,越悖逆抵擋神。神一次次擺設環境顯明我,用他的話語審判刑罰我,讓我明白了信神到底該追求什麽才能蒙拯救,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太多了。我一個地位心這麽强、野心這麽大的人能有現在的變化,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老老實實地盡自己的本分,這都是神的刑罰審判達到的果效。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

上一篇: 29 一個軍官的悔改

下一篇: 31 守住本分

萬物的結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來是怎麽賞善罰惡,定人結局的嗎?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9 往事不堪回首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穌,因著主的特別恩待,在教會讀聖經,不久我就開始講道了,後來又牧養教會、帶領查經作奮興的工作,就這樣我便坐上了大帶領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約有上百家,常去牧養的教會有70多處,交通範圍有亳州市、懷遠縣、渦陽縣、利辛縣、宿縣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處教會,同時,我也…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中國 丘珍一天,妹妹來電話説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説,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麽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裏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説:「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聽後一…

25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

19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