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的烈怒雖隱藏,不為人知,但不容人觸犯

167

神對待無知與愚昧的全人類主要以憐憫、寬容為主,而神的烈怒在絕大部分時光裡、在絕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隱藏著的,都是不為人知的,所以人很難看到神烈怒的發表,也很難理解神的烈怒,這樣,人對神的烈怒便不以為然了。當神寬容人、饒恕人的最後一部分工作、最後一個步驟臨到人的時候,也就是當神的最後一次憐憫、最後一次警示臨到人的時候,如果人仍舊採取同樣的方式與神對抗,絲毫不悔改、不回轉、不接受神的憐憫,神的寬容與神的忍耐就不再繼續賜給這些人了。相反,在這個時候神便會收回他的憐憫,隨之他向人發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懲罰人、毀滅人。

所多瑪被天火焚燒的景象

神用了火燒的方式滅掉了所多瑪城,這個方式在神那兒是徹底滅掉一個人類或者一個東西的一種最快的方式。用火燒這些人類不僅僅是要滅掉其肉體,更要將其的靈、魂、體全部滅掉,達到從此這座城的人類在物質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復存在,這就是神烈怒的一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這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實質,當然也是神公義性情的實質流露。當神的烈怒發出來的時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憐憫與慈愛,也不再釋放他的寬容與忍耐,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事、沒有任何理由能說服神繼續忍耐,說服神再次施憐憫,再次賜寬容,取而代之的是神會不拖延一分一秒地發表他的烈怒與威嚴,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乾淨利索,稱心如意,這就是神不容人觸犯的烈怒與威嚴的發表方式,也是他公義性情的一方面表現。當人看到神牽掛人、愛人的時候,人發現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嚴,體會不到神的不容人觸犯,這些讓人一直誤認為神的公義性情裡只有憐憫,只有寬容,只有愛,但是當人看到神毀滅一座城的時候,看到神恨惡一個人類的時候,他毀滅人類的怒氣與他的威嚴便會讓人看到神公義性情的另外一個側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觸犯。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想像的,也是任何一個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與影響的,更是不能冒充與模仿的,所以,神的這方面性情是人類最該認識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這樣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備這樣的公義性情,那是源於他恨惡邪惡,恨惡黑暗,恨惡悖逆,恨惡撒但敗壞人類、吞吃人類的種種惡行,源於他恨惡所有與他對抗的罪惡行徑,源於他聖潔無污的實質。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與他公開對抗、公開較量,哪怕是他曾經憐憫的人,哪怕是他揀選的人,只要觸怒了他的性情,觸犯了他忍耐寬容的原則,他都會毫不留情地、毫不遲疑地釋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相關內容

  • 所多瑪觸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毀滅不留一絲痕跡

    神為什麼要把這座城燒得這麼乾淨呢?你們在這兒看到了什麼?難道神忍心看著他所造的人類與他造的萬物就這樣被毀嗎?如果你從天上所降之火看到了耶和華神的怒氣,那你從神所毀滅的對象與這座城被毀的程度,便不難看出耶和華神發怒的程度。當神恨惡一座城的時候,他會給予懲罰;當神厭煩一座城的時候,他會一再給出警示,讓人得知他的怒氣。但是,當神定意要取締、毀滅一座城的時候,也就是神的烈怒與威嚴被觸犯的時候,這個時候,他不再懲罰、不再警示,而是直接毀滅,讓其完全徹底地消失,這就是神的公義性情。

  • 所多瑪城一味地仇視神與神對抗,被神徹底剪除

    一個人類敗壞到了極處,不知道誰是神,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當你提到神的時候,他會攻擊,他會毀謗,他會褻瀆,更甚者是當神的僕人去傳達神的警示的時候,這些敗壞的人不但沒有絲毫悔改的表現,也不棄掉所行的惡,反而將肆意殘害神的僕人,他們表示、流露出來的是他們對神極度仇恨的本性實質。可見,這些敗壞的人對神的抵擋不僅僅是敗壞性情的流露了,也不僅僅是不明白真相的毀謗或譏笑,他們的惡行不是因著愚昧、無知,也不是因著受蒙蔽,更不是因著被迷惑,而是到了公開地肆意與神對立、對抗、叫囂的程度。無疑,人這樣的表現必將觸怒神,觸怒神的性情,觸怒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所以神的烈怒、神的威嚴便會直接地、公開地向他們發出來,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真實流露。

  •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義力量與正面事物的保障

    當神的尊嚴、神的聖潔受到挑戰的時候,當正義力量被阻擋、不被人看到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因為神的實質,所以,地上凡是與神較量的,凡是與神敵對與神抗衡的這些勢力都是邪惡的,都是敗壞的,都是非正義的,都是從撒但來的,是屬撒但的。因著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烈怒的發出而消失。

  • 神毀滅所多瑪

    如果這座城只有一個義人,神也不會讓這個義人因著神要毀滅這座城而受牽連,意思就是說,不管神是否要毀滅這座城,也不管這座城裡有多少義人,這座罪惡的城在神眼中是可咒可詛的,應當被毀滅,在神眼中消失,而義人是應該剩存下來的。無論什麼時代,無論人類發展到什麼時期,神的這個態度是不變的:他恨惡邪惡,顧念他眼中的義人。神的這一明確態度,也正是神實質的真正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