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條 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二)

2.敵基督的利益

今天接着交通敵基督的第九條表現,第九條表現是: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上次咱們交通了一小部分,僅僅是開了個頭,交通了什麽是利益,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交通了什麽是人的利益,人的利益的實質是什麽,第三點交通的是什麽是神的利益,神的利益的實質是什麽,大概交通了這三方面内容。上次交通的基本上就是概念性的真理,對各方面的利益都作了一下定義,讓人明白一個基本的説法。以上内容這次就不再細説了,因為第九條交通的内容是要突出敵基督的各種表現,所以咱們還是圍繞敵基督的表現來交通這一條,主要解剖敵基督對待與自身有關的各種利益他的態度與表現是什麽,從中看到敵基督的本性實質、性情到底是怎樣的,從這個角度來解剖。那咱們先交通在敵基督的眼中涉及他自身的利益到底有哪些。

在敵基督的眼中,神、神家、教會對他來説只是一個稱呼,也可能只是一個名稱,并没有什麽實際存在的價值,所以對于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教會的利益,在敵基督的眼中他是蔑視的,是不屑一顧、置之不理的,而敵基督自身的利益是他最為看重的。所以,敵基督這類人常常以出賣教會的利益、神家的利益為代價來换取個人的利益。那敵基督的利益到底有哪些,今天咱們就分類加以詳細解剖,來讓人徹底看清楚敵基督在對待利益的事上到底是怎樣的觀點。首先,對于敵基督不管怎麽稱呼,敵基督也好,惡人也好,不實行真理的人或者仇視真理的人也好,這類人不是活在真空裏的,他也是活在肉體中,也有正常人性生活的需要,所以敵基督這類人生活在弟兄姊妹中間,生活在神家、教會裏,他的利益也涉及到自身的安危。這是敵基督利益的第一條,自身的安危。敵基督利益的第二條是自身的名譽與地位,這涉及到他的權力了。敵基督利益的第三條是福利。從這三條來解剖敵基督的利益,是不是比平鋪直叙地交通容易明白一些?(是。)如果讓你們根據這三條交通,你們有没有内容?能不能交通一些認識?(第二條可能會談一些認識,但對于自身的安危和福利就説不太清楚。)行,那你們能説清楚的,我交通的時候你們可以補充,你們説不清楚的我來交通,行不行?(好。)

(1)自身的安危

先交通敵基督利益的第一條——自身的安危。這一條的意思大家應該都知道,就是人身安全。在中國大陸信神,人人都活在危險的環境中,所有跟隨神的人每天都面臨被大紅龍抓捕、判刑、殘酷迫害的危險,敵基督也不例外。他雖然在神家被定性為敵基督,但大紅龍聯合宗教界一直是竭力鎮壓、迫害神的教會與神的選民,當然敵基督也身處這樣的大環境中,臨到抓捕他也逃不掉,所以他也必須常常面對自身的安全問題,這就涉及到敵基督是怎樣對待自身的安全問題了。這一條主要交通敵基督對待自身安危的態度是什麽。那他的態度是什麽?(極力地維護自身的安全。)敵基督極力地維護自身的安全,他的想法是,「我得絶對保證安全,誰被抓我也不能被抓」。在對待這事上,他也是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保守他别出事,他覺得不管怎麽説他也是作着教會帶領的工作,神應該保守他。為了自身的安危,為了不被抓捕,為了自己能逃離一切的迫害,使自己處于安全的環境中,敵基督常常不住地為自身的安全祈求禱告,他們唯獨在自身的安危上對神有真實的依靠、有真實的交托,他們在這事上有信心,對神的依靠也是真實的。他們只顧求告神保守自己的安全,而對教會的工作、對自己的本分就無暇顧及,他的作工原則是保證自身的安全第一。如果哪個地方安全,敵基督就選擇在哪裏工作,外表上也很積極主動,表現出很大的「責任感」與「忠心」。如果作什麽工作擔風險,容易出事,容易被大紅龍發現,他們就找藉口推辭,找機會逃跑。一旦發現有危險,或者一旦有危險的兆頭,他們就想方設法脱身,丢掉本分,不管弟兄姊妹,只顧自己脱離險境。他們心裏可能都準備好了,一旦出現危險就趕緊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不管教會工作怎麽樣,不管神家利益受到什麽損害,也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自己逃命要緊。甚至在他們心中有一個「最好」的打算,最能保全自己的打算:一旦臨到危險或者被抓捕就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都説出來,自己洗個清身,推卸掉所有的責任,來保證自己的安全。他們的心裏就有這樣的打算。這些人不願意因為信神受迫害,他們害怕被抓捕、受酷刑、被判刑,其實在他們心裏早已向撒但妥協,他們特别懼怕撒但政權的勢力,更懼怕嚴刑逼供這樣的事臨到自己。所以對敵基督來説,如果環境一切順利,自身的安危没有受到任何威脅、没有任何問題,在萬無一失的情况下,他們能獻出自己的熱心、「忠心」,甚至獻出自己的財産。但是如果環境不好,因為信神、盡本分隨時能被抓捕,還能因為信神被開除公職、被親人朋友弃絶,那他們就格外地多加小心,也不傳福音見證神了,也不盡本分了,有點風吹草動就當縮頭烏龜,有點風吹草動就想把神話語書籍、把與信神有關的東西都趕緊還給教會來保全自己平安無事。這樣的人危不危險?如果被抓住能不能成為猶大?敵基督就這麽危險,隨時都能成為猶大,隨時都有背叛神的可能,同時敵基督也自私卑鄙到極點,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决定的。

有些人説:「可能有這些表現的人只限于在大紅龍國家,在中國那個社會背景之下,到海外不就没有迫害抓捕了嗎?還涉及什麽自身安危啊?談這個話題還有必要嗎?」你們説有没有必要?(有。)就是在海外,有很多人在神家盡本分也常常流露這些表現。一旦提到一個國家的政權或者外邦人、宗教界對神家有怎樣的攻擊、詆毁或者行動,有些人在内心深處就感到深深的懼怕、膽怯,更感覺在此時自己如果不信神該多好、該多麽自由,有些人還後悔信神了,甚至有些人在内心深處打退堂鼓,産生退去的想法。這類人時時刻刻把自己的安危挂在心上,覺得什麽都没有自身的安危重要,他們的性命、他們自身的安危是他們内心深處最牽挂的事。所以,當面臨世界、面臨整個人類對教會、對神的作工詆毁、誣衊、定罪時,這類人在内心深處不是站在神一邊,而是當這些事出現的時候,當他聽到對神詆毁、定罪的這些聲音的時候,他們内心深處是站在神的對立面的,他們巴不得在這個時候與神、與神家、與教會劃清界限。更甚至,此時此刻如果讓他承認自己是信神的,對他來説是一件很艱難、很痛苦的事,他巴不得自己與神無關、與神家無關、與教會無關,此時此刻他為自己是神家中的一員而感到不安,甚至感到羞愧、無地自容。這樣的人是不是真實跟隨神的人?是不是撇下一切跟隨神的人?(不是。)在大陸那個環境中信神,人常常面臨逼迫、抓捕,常常面臨自身安危的問題,在海外雖然環境没有那麽惡劣,但人還是要面臨同樣的環境,面對宗教界的詆毁、定罪,更要面對來自各個國家對教會的冷處理或者是一些不理解的説法。有些人感覺不知所措,更甚至心裏在打鼓,懷疑神的作工是否是真實的,更質疑神的對錯。所以,他們因為常常考慮自身的安危而不能脚踏實地安下心來在神家中盡本分。這些人真把性命交給神了嗎?(没有。)甚至有些人在想:「來到海外不是脱離大紅龍的魔爪了嗎?海外不都是宗教信仰自由嗎?不是一切都自由釋放了嗎?既然神帶領我們到海外來盡本分,那我們為什麽還要面臨同樣惡劣的環境?為什麽在海外還要學習這樣的功課,還要受這樣的痛苦?」有些人在心裏質疑,有些人不僅僅是質疑,而是抵觸,心存質問,「既然是真道,既然是神的作工,為什麽我們這些忠心盡本分的人,我們這些撇弃所有為神花費的人,在這個世界中還要遭受這樣不平等的待遇?」他們就不理解了。因為不理解,因為考慮自己的安危勝過一切,所以他們就把這樣的不理解變成對神的抱怨、質疑。是不是這樣?(是。)甚至有些人在海外盡本分都害怕擔風險,如果安排他盡一項擔點風險的本分,他就找藉口説,「我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啊,我的家還在大陸,大紅龍如果發現我不就麻煩了嗎?」他們就拒絶盡這樣的本分。他們選擇的是保全自己,維護自身的安危,保全自己的性命,為自己留後路,而不是把自己完全交出來,放下一切、撇下一切接受本分,他們達不到這個。這是在涉及到自身安危時他們的一些表現。有的人心裏感覺不安,常常為此禱告。有的人心裏常常感覺害怕、膽怯,感覺撒但勢力太强大了,自己一個普通的人怎麽能够抵擋得住呢?所以常常為此害怕、為此擔心。更甚至有些人覺得自己一旦被抓捕出了事,教會、神家也無能為力,真出了事誰也不管用,還是自己保護自己最要緊,所以需要他出頭擔當有風險的本分時他就躲藏起來,誰也叫不動,他還説自己不勝任,找各種藉口理由拒絶神家交給的重要本分。如果是環境好的時候,這些人也可能到大庭廣衆之下戴着麥克風喊,「我是信全能神的,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員,希望大家能來考察真道」,不涉及個人安危的時候他們能這樣做,没有任何懼怕。一旦有風吹草動,一旦有任何涉及到自身安危的情况出現,或者有突發情况臨到他的時候,他的熱心没了,「忠心」也没了,「信心」也没了,就知道東躲西藏,盡找一些不顯眼的、幕後的工作去作,把抛頭露面的、擔風險的工作、本分推給其他人。一旦環境好轉了,他就像跳梁小丑一樣又蹦出來了。蹦出來幹什麽?開始顯露自己了,讓人知道他的存在,讓神看見他的熱心,讓神知道他此時此刻的忠心,同時也為他之前所做的作點彌補,趕緊挽回。但是有點風吹草動,環境有點變動,這些人就又没影兒了,又躲起來了。

在福音工作剛開始擴展的時候,傳福音特别艱難。那時能傳福音的人員不多,傳福音的人明白真理也很淺,對人的宗教觀念也分辨不透,想得着人都是很難的事,而且傳福音還得擔風險。遇到人性好點的人,他們頂多不接受就完事了,不打你也不駡你,要是保持聯繫,以後説不定還能有希望得着他,這樣還有點果效。要是遇到惡人或者各宗各派的牧師長老,他們不但不接受還會圍攻你,强迫你認罪,你如果不認罪還會把你毒打一頓,再嚴重的,還會報警把你送到警察局去,你隨時都有坐監的危險。有些教會帶領就不受這些事轄制,該盡本分時還盡本分,有的帶領還帶頭傳福音見證神。而有些所謂的帶領、假冒的帶領不這樣做,臨到這些危險他們自己不去,就派别人去。我聽説有個帶領,她得知有個福音對象是宗派帶領,就打算安排人去給他傳福音,琢磨來琢磨去,眼前没有合適的人,自己去相對合適些,但她怕危險不想去,就安排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姊妹去。你們説,她該不該安排這個小姊妹去?(不應該。)為什麽不應該?(因為福音對象是宗派帶領,宗教觀念多,年輕姊妹身量小,明白真理淺,不會交通真理解决福音對象的問題,不但不能把對方傳過來,自己還有可能會受迷惑。)這個年輕姊妹,按她的年齡,她能明白多少真理?能有多少聖經知識?她把這個宗派帶領傳過來的把握能有多大?就這個年齡來説,肯定也没有傳福音經驗。另外,她剛成年,没有閲歷,成年人都有哪些觀念、想法、難處,她能不能看透啊?(看不透。)肯定是看不透,這個年齡就不行,成年人的思想她根本就够不上。你們説,就論年齡來看,這個小姊妹是不是最佳人選?(不是。)不是最佳人選。那這個帶領派小姊妹去,她的心術正不正?(不正。)她心術不正。她就不應該派這個小姊妹去。後來,小姊妹一接觸那個宗派帶領,發現他不是好人,就跟帶領反映,説自己特别害怕,不敢再去了。這個帶領就難為她,逼着她去,説:「不行,這是你的本分,你必須得去!」把小姊妹逼得直哭,説:「是我的本分我應該去,但是我勝任不了,我做不了。」就這樣這個帶領也不鬆口,繼續説:「做不了你也得去,没别人,就得你去!」你們説這是什麽帶領?她不但在臨到危險的時候保全自己,自己退後的同時還要讓别人身處險境,當别人提出自己不勝任,甚至嚇得直哭的情况下,她也不同意,這是什麽東西?這還是人嗎?(不是。)不是人。她不考慮弟兄姊妹的安危,只考慮自己,甚至用别人的安全换取自己的利益,就跟那個賭博的父母賭輸了没錢了,就用自己的姑娘抵債一樣,為了自己能够渡過難關、躲避灾難,把最親的人交出去换取自己的幸福。這是什麽東西啊?這還有没有人性啊?(没有。)絲毫没有人性。根據這一條表現能不能把這類人定性為敵基督?(能。)太能了!有的人説:「人家那麽做是為了教會工作,為了傳福音,這不是好心嗎?這不是維護神家利益嗎?怎麽能定性為敵基督呢?」有没有人這麽想啊?能不能這麽説?(不能這麽説。)那你們説説,這事到底是什麽性質的問題?(這個帶領她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危,拿别人的生命和安全去换,就是帶着存心把人往火坑裏推,人性特别惡毒。)這話説得明白點,這個帶領是在明知道小姊妹根本就勝任不了這個工作的情况下作了這樣的安排,是為了保全自己,同時也是為了自己盡的本分能有所交代而犧牲别人的利益、犧牲别人的安危,達到她個人的目的,她是這個存心。她根本就不考慮誰能勝任這個工作、誰能把這個人傳進來、誰作這個工作有果效,找一個最佳人選。她這個做法的實質并不是為了本分,不是為了盡上自己的忠心與責任,而是為了向上面交賬,為了保全自己而犧牲其他人的利益,甚至殘害其他人。她是利用殘害其他人的這個做法來保全自己,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是不是這個實質?(是。)實質是這樣的。所以,這個帶領的做法就可以定性為敵基督的做法。根源是不是在這兒呢?(是。)就是這麽回事。如果没有合適的人,也没有這個年輕的小姊妹,要是讓她去傳這個宗派帶領,她去不去?她能不能説「没有合適的人那我去,我不怕,為了得着這個人,就是讓我獻上性命我也豁出去了,這是我的職責,這是我的本分」?她能不能這樣做?(不能。)為什麽説她不能這樣做呢?咱們不是臆測,根據什麽説她不能這樣做呢?(因為她盡本分不是想真正達到果效,要把這個福音對象傳過來,所以她就走個形式讓小姊妹去,如果没有這個小姊妹,她也不會為得着這個人親自去的。)對了,是這麽回事。她如果看到跟前没有合適的人,那她是不是應該自己去了?(是。)她如果對本分真有忠心,不考慮個人安危的話,她就不會讓小姊妹去而是自己去了。那她没去這説明什麽問題?(她是維護個人安危和自己的利益。)對了,就是這麽回事。如果她對本分有忠心的話,她就會自己擔起這個重任,可她没有這麽做,而是找了一個最不合適的人選代替她去了。讓一個最不合適的人去一個最危險的地方,達到為她遮擋危險、保全自己的目的,這是不是她的用心?(是。)這就是敵基督的表現。這是關于安排人方面。

在中國大陸,大紅龍一直殘酷鎮壓、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信神的人常常面臨一些危險的環境。比如,政府以各種名義搜捕信神的人。當查到敵基督居住的範圍時,敵基督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麽?他想到的不是把教會的工作安排妥當,而是自己怎麽逃脱這個危險的境地。就是在教會遭到鎮壓抓捕的時候,敵基督從來不作善後工作,對于教會的一些重要物資、人員他都不作安排,只是找各種理由藉口為自己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下來就完事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之後,教會的工作、人員還有物資的安排他基本上不親自插手,也不過問,更不作具體安排,這就導致教會的物資、錢財不能及時地轉移到安全的地方,最後被大紅龍奪走、搶劫的太多了,給教會帶來很大的損失,也導致更多的弟兄姊妹被抓捕,這就是敵基督作工作不負責任造成的。在敵基督内心深處,他個人的安全那是第一位的,是他心裏時時提示自己應該考慮的問題,他心想:「可千萬别出事,誰被抓我都不能被抓,我得好好活着,我還等着神工作結束時與神同得榮耀呢。我要是被抓就會當猶大,當猶大就完了,就没結局了,該受懲罰了。」所以他每到一個地方作工作先打聽誰家最安全、誰家最有勢力,在哪兒住着能够躲避政府的搜捕,能讓他心裏感覺踏實,其次就是打聽誰家的生活條件比較好,頓頓都有肉,夏天有空調,冬天有暖氣,另外就是打聽誰信神比較有熱心、有根基,到出事的時候還能掩護他,他就先打聽這些事。打聽好之後,自己有安身的地方了,然後再作一點表面的工作,發個信件,口頭傳達個什麽信息或者工作安排。你看看,敵基督會不會作工作?如果從他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慮安排得這麽細、這麽妥當來看,他會作具體工作,他心裏知道怎麽作,但因他心術不正、唯利是圖、厭煩真理,即使他知道自己所做的違背真理,是自私卑鄙,還要一意孤行、任意妄為,他所做的全部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人身安全。他把自己安頓好之後,覺得自己不會出事了,没有威脅了,其次才作點表面的工作。敵基督做事安排得挺細,但是得看對誰,他對涉及自己利益的事想得很周全,而對教會工作、對他分内的事就表現出他的自私卑鄙、不負責任,没有絲毫良心理智。就因為這些表現,他才被定性為敵基督。要是論素質,他能把自身的安危考慮得這麽周全,這麽詳細、具體,那他素質不差,有頭腦,對神家工作應該也能勝任,那如果按能勝任這一層來説,他不應該被稱為敵基督,但為什麽還被稱為敵基督了呢?這就得根據他的實質來看了,根據他能不能接受真理、實行真理,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來决定了。他把自己所居住的環境、自己的吃喝以及安全問題考慮安排得很周到、很具體,但涉及到神家工作就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了,就特别自私卑鄙,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這肯定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敵基督對待神家工作、對待上面的工作安排只是過濾一下,哪些自己願意做、哪些自己不願意做,哪些與自身的安危有關、哪些不涉及自己的安危,挑挑揀揀地過濾一遍,然後作點容易作的、没有危險的工作,不能讓上面發現自己好吃懶做、不務正業。安排完工作之後,具體工作作得怎麽樣敵基督從來不過問,也不監督。比如説,神家對于祭物和各種物資怎麽安排、放在什麽地方、怎麽保管、哪些人保管等都有具體原則和規定,而敵基督只是嘴上説説,安排下去之後就完事了,不管環境合不合適,從來不到現場去看,只是動動嘴而已,具體神家的這些物資安排得合不合適、安不安全,他心裏根本就没數,他不過問也不打聽,更不關心。所以在敵基督做帶領期間,他的工作範圍裏有些神話語書籍被惡人扣壓,有些書籍因保管不當發霉,更甚至有些書籍或者物資放在一個地方根本就没有人去照管。敵基督對這些事不但没有具體安排,更不過問,也不打聽、了解,而是安排完就完事,話説完就完事,只走過程不求果效。敵基督的這些表現有没有忠心?(没有。)没有忠心。對于教會各類物資的安排,敵基督從來就不過問。不過問指什麽?是連安排都不安排嗎?為了掩人耳目,他也走過程,也作安排,以免有人向上反映他,但是他從來不作具體的工作。具體的工作指什麽?這些東西放在哪兒,安不安全,能不能出事,能不能被老鼠咬,能不能被水淹,能不能被盗,保管的人合不合適,等等,敵基督從來都不過問、不打聽、不操心。在他心裏認為,這些東西他也享受不着,他也不稀罕,他也用不上,這些都是别人的東西,都是神家的東西,跟他無關,他才不操那個心呢,誰願意操心誰操心,反正他不管,他安排完就完事了,甚至有的敵基督根本就不安排。他認為這些工作作好了也没有賞,作不好也没有人追究,誰還能因為這點事向上反映?神還能因為這點事懲罰他?敵基督對待本分的觀點、態度就是這樣,只走過程應付了事,只要這些東西不涉及自己的地位與安危,管不管都行,這些東西丢了、少了或壞了都與他無關。在敵基督心裏,神家的這些物資屬于公共財産,根本就不用挂在心上,根本就不用搭理,不用花費任何的精力去管它。所以在敵基督做帶領期間,因為敵基督玩忽職守、只顧個人享受、從來不作具體工作而造成神家各種物資被大紅龍侵吞、擄去,或者被一些惡人霸占,這樣的情况不少。有的人説:「在那種惡劣環境下,誰能顧得了那麽多啊?誰還能没有一點兒疏忽,還能不出一點兒岔呢?」這是出一點兒岔嗎?我敢説,如果人能盡到責任、盡到忠心的話,這些物資的損失就不會這麽大,絶對會减少,工作果效也會好得多。

敵基督信神就想得福,其餘與神家、與神的利益相關的事他從來都不管,無論做什麽事都得圍繞他個人的利益轉,神家的工作如果不涉及他個人的利益,他根本就不管、不過問,這得多自私啊!甚至有的敵基督在做帶領期間,他工作範圍内的祭物被大紅龍大量地掠奪走,那數額驚人啊,但敵基督一點兒責備都没有,過後還説:「又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那能全賴我嗎?再説,這種環境也避免不了。」他一點兒懊悔都没有,還往别人身上推卸責任,滿有理地為自己狡辯,這是什麽東西?這樣的人是不是該開除?是不是該遭咒詛、懲罰?(是。)犯下了這麽大的錯,敵基督居然一點兒懊悔都没有!如果是因為自己的疏忽導致神家的財物被大紅龍擄走,正常的人、有人性的人、對神有忠心的人、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會有什麽樣的表現?(懊悔、責備,心裏會覺得自己的本分没有盡好。)那接下來會怎麽做?得想辦法彌補啊,從内心深處感覺虧欠、懊悔,無論别人説什麽也没有一句怨言,不狡辯,承認是自己疏忽了,是自己的過犯,神怎麽説、神家怎麽處理都接受。那敵基督為什麽不接受?為什麽把他開除了他還一肚子冤屈呢?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暴露了。給神家工作帶來那麽大的虧損,多少人的心血因着他的玩忽職守都被斷送了,多少祭物都被大紅龍擄走了,他還没有任何的自責,感覺不到虧欠,還為自己狡辯,神家處理他他還不服氣,還到處散布,你們説這是什麽東西?這是不是找死呢?(是。)這就是找死。從敵基督的骨子裏來看,他的本性實質就是仇視真理、仇視神,他没有人性,他就是活鬼,是撒但,是衣冠禽獸。有人性的人做一點錯事、説一句錯話心裏都有責備,活鬼就没有,敵基督就没有。做這麽大的錯事他都没有責備,還狡辯,那真理對他來説是什麽?他心裏承不承認有真理?神的話就是真理,神就是真理,他承不承認這一事實?(不承認。)他明擺着就是不承認,在他心裏自己就是真理,自己就是神,除此以外没有别的神。這是不是魔鬼?(是。)這就是魔鬼,典型的魔鬼。對于教會的物資,敵基督根本就不過問,也不作具體安排,但他自己要是有點寶貝,你看他保管得好不好,他睡覺説夢話都不會透露一個字,誰打他都不説,他保管得特别好。而對于神家的物資他就不一樣了,竟是這個態度,「關我什麽事!我又享受不着,又不是我的,我保管好了還説不定給誰呢!我保管那麽好有什麽用啊?」他就不把這事當成自己的本分。這是不是没人性?(是。)這是没人性的表現。這叫什麽?不可信賴。神把這個工作交給你了,把你該盡的本分交給你了,這就是你分内的事,你理當把這些事都處理好,按照神的要求原則、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一項一項地都做好,安排穩妥,你的責任就盡到了。但敵基督有没有這個心,有没有這個想法?(没有。)他絲毫没有,這就是没人性。没人性的具體表現是什麽?就是不講良心理智,自私卑鄙,没有信用不可信賴,不值得托付任何事。

對于教會的人事問題,誰在哪兒作什麽工作,作得合不合適,盡的本分有没有果效,有没有打岔攪擾的情况出現,弟兄姊妹反應如何,敵基督都不作具體過問,也不安排。比如,對于神家要求提供各方面人才,敵基督只是看一下這些人的文字介紹,也不具體去了解、打聽這個人的情况,比如信神有没有根基,人性怎麽樣,能不能接受真理,具備的特長與業務技術符不符合神家的要求標準,適不適合培養擔當重要本分。敵基督對這些事也只是走過程,做做樣子,看看文字介紹就完事了,根本就不實際接觸提供的這些人,更不作詳細、深入的了解,結果他們所選的人多數都因盡不了本分、不務正業而被淘汰了。敵基督對這事怎麽看呢?「反正又不是提拔我讓我去盡本分,没我的份,那誰去不一樣啊?只要我批准通過把人提供上去,那就算我作工作了,而且被提拔的人還得欠我一個人情,至于他們適不適合培養不關我的事。」敵基督提供的這些人不合適,耽誤了神家工作,那他們有没有責任?(有。)他們的責任太大了,這些鬼東西根本就不把關。有些人説:「有些地方環境惡劣,没辦法接觸到本人,怎麽把關啊?」環境再惡劣,處理這些事也有方式、有途徑,就看人是否負責任、是否盡到心。是不是這樣?(是。)你盡到你的忠心與責任了,但是這事的結果不太好,神鑒察、神知道,責任不在于你,但你没盡到忠心與責任,最終就是没出什麽事、没造成什麽後果,神也鑒察,這兩者性質不一樣,在神那兒會區分對待。敵基督在提供人這事上也耍小心眼兒,也有自己自私卑鄙的存心,没有忠心,他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盤算,并不是按照原則。另外,如果要把具體工作作好他就得出面,就得四處走動見更多的人,就得受苦受累,就得擔風險。一涉及到自身安危的問題,敵基督就又有盤算了,本性又暴露了。暴露什麽了呢?他覺得接觸太多的人自己就不安全了,不能亂接觸人。該接觸的他也不接觸,任何人都不見,就找個穩妥的安樂窩呆着,隱藏起來作些簡單的工作就完事了,至于其他的工作作得怎麽樣,有没有人攪擾,工作安排、各類神話語書籍、講道録音有没有發下去,敵基督從來不作具體安排,也不過問。不是説非得讓他擔風險、出頭、出事才算有忠心,這裏的問題是什麽?誰説説。(他剛開始作這個工作的時候就没有去考慮,到底怎麽作才能把工作作好,提供的這些人員合不合適,他没有盡上自己的心、盡上自己的責任,他從來都没有想過這些。)他根本就不盡忠心。對神有忠心的人跟没有忠心的人做事的性質是有區别的。同樣臨到涉及危險的事,有忠心的人就能冒着危險去做,用智慧、用方式把工作安排落實下去,而敵基督不管涉不涉及危險他都不作具體工作,工作安排在他那兒就落實不下去,這就是區别。敵基督口頭上會過問一下教會情况、各項工作等,但過問也是走形式,作點表面工作,絲毫不求真。外表看他好像是在作具體工作,其實他心裏没數,也不記下來,也不揣摩,也不禱告尋求,也不花精力去考慮哪個工作環節怎麽樣了,做得不好的地方是誰負責,哪個教會帶領不合適,哪個地方的工作没落實下去,他不考慮這些,只是走走過程,發現問題也不解决。有些所謂的帶領只召集人聚會打聽情况、分析研究工作,一旦涉及到作具體工作要受苦付代價了,涉及到自身的安危該擔風險了,有難度了,他就不作了,就作到這兒為止,保全自己要緊,能看出問題也不作具體安排。如果他信神出名有被抓的危險,那他安排别人去做了嗎?没有。他不安排人去做,這就是問題。所以説,這類人他們所流露的實質是什麽?没有忠心,自私卑鄙,處處為自己的安危着想,對神家的工作安排是否落實、神家工作的進展情况從來不過問,也不挂在心上,他們没有盡到自己的忠心,也不盡自己的忠心,對他們來説,這些事只要走走過程就行了,就算是作工作了。如果擔點小風險還能勉强作點工作,要是風險大有被抓的危險那就不作了,無論多重要的工作都不作。這就是敵基督的實質。在敵基督的内心深處,只要他的利益有保障,他誰都能出賣,他的利益是建立在神家利益的基礎之上的,他的利益是至高無上的。敵基督這類人,他們接受了一項本分之後能不能有忠心?(没有忠心。)不可能有忠心。那能不能為弟兄姊妹的生命還有人身安全着想?(不能。)涉及自身安危的時候,敵基督只會保全自己,把弟兄姊妹往火坑裏推來作他的犧牲品,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

有些敵基督除了考慮自己的安危以外,還考慮什麽?他們説:「現在環境不好,咱們少露面、少傳福音,這樣就不容易被抓,教會工作也不會遭到破壞。咱們不被抓就不會當猶大,以後不就能剩存下來了嗎?」有没有敵基督找這樣的藉口來迷惑弟兄姊妹的?有些敵基督貪生怕死、苟且偷生,他還喜歡名譽地位,願意做帶領,他雖然知道「帶領這工作可不是好擔的,要是被大紅龍知道了那就出名了,就可能被通緝了,一旦被抓還有性命危險」,但為了貪享地位之福他就不顧這些危險了。他做帶領只顧貪享肉體享受,不作實際工作,除了跟各教會有點信件來往之外,其餘什麽工作也不作,就躲在一個地方誰也不見,把自己封閉起來,弟兄姊妹都不知道帶領是誰,他就害怕到這個程度。那他做這個帶領是不是有名無實?(是。)他做帶領什麽實際工作也不作,就只顧躲藏了。人家問他:「做帶領咋樣啊?」他就説:「做帶領太忙啊,為了安全還總得搬家,這環境給攪得都没心思作工作了。」他總覺得有許多眼睛在盯着他,不知藏哪兒安全了,每天除了喬裝打扮、東躲西藏、各處搬家,什麽實際工作也不作。這樣的帶領有没有?(有。)他們奉行什麽原則呢?人家説:「狡兔三窟,兔子為了防備天敵來襲擊還預備三個洞藏身呢,那人遇到危險要逃離的時候没有藏身之處這能行嗎?咱得學習兔子啊!神造的動物都有這個生存能力,人也應該學習。」他自從做了帶領就悟出這麽個道理來,還覺得自己明白真理了,其實是被嚇破膽了。一旦聽説哪個帶領因為住的地方不太安全被舉報了,或者因為總出去盡本分接觸人太多被大紅龍探子盯上了,最後被抓捕判刑了,他一聽就害怕了,「哎呀,這下一個被抓的會不會是我啊?我可得吸取教訓,不能太活躍,教會的工作能不作就不作,能不露面就不露面,把工作盡量壓縮到最少,盡量不出門,不跟任何人接觸,不讓任何人知道我是帶領。這年頭誰能顧得上誰呀?能活下來就不錯了!」他自從當了帶領之後,除了拎着包躲藏之外什麽工作也不作了,整天提心吊膽地害怕被抓、害怕被判刑。聽到有人説,「抓了就没命了!你要是不當帶領,是普通信徒,被抓捕罰點錢可能就出來了,要是帶領那就不好説,危險性太大了!有的帶領工人被抓後寧死不交代,就被警察打死了!」一旦聽説有被打死的他就更害怕了,更不敢作工作了,每天腦子裏只想着怎麽能够不被抓、怎麽能够不露面、怎麽能够不被監控到、怎麽能够不接觸弟兄姊妹,他絞盡腦汁地想這些事,把本分忘得一乾二净。這是不是有忠心的人?這樣的人能不能勝任工作?(不能。)這類人雖説僅僅是膽小,不能就因為這一條表現確切地把他定為敵基督,但就他這種表現是什麽性質?這種表現的實質是不信派。他不相信神能保守人的安全,更不相信人奉獻自己為神花費這是為真理而獻身,這是神稱許的事。他心裏不敬畏神,只懼怕撒但,只懼怕邪惡政黨,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更不相信人為神、為遵行神的道、為完成神的托付而付出一切神會稱許。他看不到這一切,他只相信什麽呢?落到大紅龍手裏就没有好下場,就能被判刑,甚至有喪失性命的危險。心裏只考慮自身安全,不考慮教會工作,這是不是不信派?(是。)聖經裏怎麽説的?「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着生命。」(太10:39)他相不相信這話?(不相信。)只要説讓他擔風險盡本分,他恨不得把自己藏起來誰也别看見,能隱身才好呢,就怕到這個程度。他不相信神是人的依靠、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真出事、真被抓了那也是神許可,人應該有順服的心,他没有這個心,没有這個認識,也没有這個預備。這是不是真實相信神的人?(不是。)這個表現的實質是不是不信派?(是。)就是這麽回事。這類人就是特别膽小,被嚇破膽了,就怕自己出事、怕肉體受苦,成驚弓之鳥作不了工作了。前面講的那類人是乾脆什麽工作也不作,能作也不作,知道有問題也不處理,就保全自己,特别自私卑鄙。這兩類人同樣都是不信派,第一類人是圓滑奸詐、怕苦怕累、體貼肉體,不作實際工作,第二類人是膽怯害怕,不敢作實際工作,怕臨到大紅龍的抓捕迫害。這兩類人是不是有區别?(是。)

對于敵基督維護自身安危這方面,你們還有没有知道的實例?(神,我知道一個事例。有一處教會因着敵基督掌權,胡作非為,臨到了大紅龍的抓捕,帶領、執事和幾個弟兄姊妹都被抓了。當時敵基督害怕被抓,没有安排好善後工作就躲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隱藏起來了,甚至連接待家都不敢住,非得拿祭物去租房子住。因着他没有把後續工作安排好,没有及時切斷隱患,結果又導致幾個弟兄姊妹被抓,教會工作也被迫停止了。看到敵基督特别自私卑鄙,關鍵時刻只保護自己的利益,絲毫不維護神家的利益。)敵基督自私卑鄙這方面最嚴重,他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更没有忠心,臨到事只保護自己、保全自己。他認為自己的安全比什麽都重要,教會工作受多大虧損都無所謂,只要自己能活着、不被抓就行。這些人特别自私,他們絲毫不考慮弟兄姊妹、不考慮教會工作,只考慮自己的安危,這就是敵基督。那對神有忠心、有真實信心的人臨到這類事會怎麽處理?和敵基督的做法有什麽不同?(對神有忠心的人臨到這類事會想方設法地維護神家利益,保護神的祭物不受損失,把帶領工人和弟兄姊妹都安頓好,使損失降到最低。而敵基督是先把自己保護起來,不管教會的工作與神選民的安危,當臨到抓捕時就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損失。)敵基督把教會的工作、把神的祭物放弃不管,也不安排人作善後處理,這就等于任憑大紅龍把神的祭物與神選民擄去,這是不是變相地出賣神的祭物與神選民?對神有忠心的人,他明知道環境危險也要冒着危險作好善後工作,使神家的損失降到最低,然後自己再撤離,他不是先考慮自己的安危。你們説,在大紅龍這個邪惡國家裏信神、盡本分,誰能保證没有一點兒危險?不管盡哪方面本分都得擔着一些風險,但盡本分這是神的托付,跟隨神必須得擔着風險來盡本分。講智慧是應該的,采取點安全措施都是有必要的,但不應該把個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應該體貼神的心意,把神家工作放在第一位,把福音擴展放在第一位,完成神給你的托付最要緊,這是第一位。而敵基督把自身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他覺得其餘的都與他無關,不管誰出事他都不在乎,只要自己不出事就行,這樣他就輕鬆了,他絲毫没有忠心,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决定的。在大陸那種環境下盡本分要想不擔一點兒風險,保證不出事,這可不可能?再謹慎的人也保證不了。但必須得謹慎,事先做好準備就好一些,一旦出事也能把損失降到最低,如果一點兒準備没有,一旦出事損失就很大。這之間的差距都能看清楚吧?所以,不管是聚會還是盡什麽本分都要謹慎為好,有必要做點預防。有忠心的人盡本分的時候就能想得周全一些、全面一些,他心裏想的是把這些事盡量地安排好,一旦出事能使損失降到最低,得達到這個果效;没忠心的人不考慮這些,他覺得無所謂,他不把這事當成自己的責任與本分,出了事心裏也没責備,這就是没忠心的表現。敵基督對神一點兒忠心都没有,給他安排工作他接受得挺痛快,表態也很好,但臨到危險他跑得也最快,他是第一個跑、第一個逃。可見,他自私卑鄙特别嚴重,一點兒責任心和忠心都没有,臨到事就知道逃、就知道躲,只想保全自己,從來不考慮自己的責任與本分。敵基督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處處都表現出他自私卑鄙的本性,他不以神家工作、自己的本分為重,更不以神家利益為重,而是以自身的安危為重。

咱們剛才交通的這一條跟敵基督各種表現的第九條「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是不是有關?(是。)敵基督為了保全自己,為了自己不出現危險,為了自己不受皮肉之苦,對神家工作、對自己的本分采取應付了事的態度,占着地位不作實際工作,這是不是出賣神家利益?是不是置神家利益、置神的工作、置自己的責任于不顧而换取自己的安危呢?(是。)這一條中所解剖的這些表現充分地暴露出了敵基督自私卑鄙的實質。這裏主要交通的是什麽?敵基督因為怕出事,為了保全自己没有盡上自己的本分,對神也没有絲毫的忠心。敵基督的這一表現有没有真理實際啊?這是不是喪失良心理智啊?這就是没有人性啊!

(2)自身的名譽與地位

接着交通第二條,敵基督自身的名譽與地位。這也涉及到敵基督的利益了。現在所談的這三條,敵基督自身的安危,自身的名譽與地位,還有福利,每一條都涉及到敵基督自身的利益,這些與神家工作有没有關係?(有關係。)有什麽關係?(敵基督為了保全自己、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會拆毁、攪擾教會工作。)敵基督都是以損害神家利益與教會工作為代價來保全他的利益。按敵基督自私卑鄙的本性來看,這類人除了特别維護自身的安危之外,還寶愛什麽?(他們特别喜歡名譽地位。)對了,敵基督特别喜歡名譽地位,名譽地位就是他們的命根子,没有名譽地位他們就覺得活着没意思了,没有名譽地位他們做什麽都没勁。對敵基督來説,名譽與地位這兩樣東西與他切身的利益那是息息相關,就是他的致命處。所以説敵基督所做的一切都是圍繞地位與名譽,如果不是為了這兩樣,他們可能什麽工作都不作。不管敵基督是有地位還是没有地位,他們所奮鬥的目標、所努力的方向就是為了這兩樣東西——名譽與地位。在中國大陸那種獨裁統治的環境下信神,敵基督為了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絲毫不考慮神家的利益,一方面他竭力追求地位,牢牢地抓住權力,控制教會,另一方面他始終為自己的名譽地位説話作工、奔跑勞碌,這就是敵基督所有説話做事圍繞的核心。敵基督從來不為神選民的生命進入作一點兒實際工作,從來不為國度福音的擴展作一點兒實際工作。當他付代價的時候,你看看他為什麽付代價;當他為一件事極力争辯的時候,你看看他為什麽争辯;當他議論、定罪一個人的時候,你看看他有什麽存心目的;當他為一件事生氣發火的時候,你看看他流露出什麽性情。人看不到人的内心,但是神能看到人的内心,神看到人内心的時候,神用什麽衡量人説話做事的實質?神用真理來衡量。維護自身的名譽與地位,這在人來看很正當,為什麽在神眼中就被定性為敵基督的流露與表現,被定性為敵基督的實質了呢?這就是根據敵基督做一切事的出發點與動機。神鑒察他們做事的出發點與動機,最後定性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名譽與地位,并不是為了盡本分,更不是為了實行真理順服神。

敵基督追求名譽地位,那他説話、作工肯定也是為維護名譽地位,他把他的名譽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如果他身邊有一個素質好追求真理的人在弟兄姊妹中間有點威望被選為組長,弟兄姊妹都很欣賞、贊成,敵基督會怎麽樣呢?肯定心裏不痛快,而且還會産生嫉妒。敵基督心裏有嫉妒,你説他能那麽老實嗎?他是不是得做事啊?(是。)他如果真嫉妒這個人,會做出哪些事呢?他心裏肯定會這麽盤算:「這個人素質不錯,懂點業務,比我强,這對神家工作來説是有利,但對我没利呀!他會不會搶我的地位?哪天他要是真取代我了,這不就麻煩了嗎?我得先下手為强,如果到有一天他翅膀硬了,我就不好收拾他了,還是趁早下手,如果下手晚了,讓他把我揭露了,不知道什麽後果。那怎麽下手呢?得找個藉口、找個機會。」你們説,人如果想整治哪個人,是不是很容易找到藉口、找到機會?魔鬼的詭計當中有一條是什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對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在撒但的世界裏就有這樣的邏輯,就有這事,在神那兒絶對没有這些,敵基督是屬撒但的,最善于做這些事。敵基督就琢磨,「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就給你扣一個罪名,找個機會整治你,打打你的囂張氣焰,讓弟兄姊妹不高看你,下次不選你做組長,這樣對我不就没有威脅了嗎?鏟除一個後患,鏟除一個對手,我心裏不就踏實了嗎?」他心裏都翻騰成這樣了,那他外表能不能消停啊?以敵基督的本性,他能不能把這個想法埋在心裏一點事不做呢?絶對不能,他肯定得想辦法做事,這就是敵基督的凶惡之處。他不但那麽想,而且還要達到目的,所以他就絞盡腦汁、不顧一切地琢磨。他不考慮神家利益,也不考慮教會工作,更不考慮是否合乎神的心意,他只考慮怎樣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維護自己的權勢。他覺得他的對手已經威脅到他的地位了,他就找機會想搞垮對手。當他得知對手没經過他同意就把一個盡本分一貫應付糊弄的人撤换了,他認為這下機會來了,終于抓到對手的把柄了,就當着弟兄姊妹的面説:「正好今天大家都在,那就把這事拿出來解剖解剖吧。不跟自己的配搭或者同工商量就私自撤换人,這是不是搞獨裁啊?人為什麽能犯這個錯誤呢?這是不是人的性情有問題啊?這是不是該對付啊?弟兄姊妹是不是該弃絶呀?」他就抓住這個問題大做文章來貶低對手、抬高自己。其實這事没這麽嚴重,撤换、調整了一個組員的本分,只要做得合乎原則,處理後作個彙報完全可以,但敵基督抓住這事就大做文章了,有目的地打擊别人抬高自己,這是不是整人治人的表現呢?他劈頭蓋臉地把他的對手一頓對付,盡扣大帽子。弟兄姊妹聽後心想:「這是怎麽回事?有點不對勁呀,這説的也不切合實際呀!被調整的那個人盡本分不負責任這是事實,是大家公認的,把他撤换了這是維護教會工作,這樣盡本分認真負責,是有忠心的表現哪,為什麽給人扣一個搞獨裁的帽子?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凡是明白點真理有點分辨的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敵基督在耍威風,在找這個人撒氣。這哪是對工作負責任?這哪是對付修理人啊?敵基督能這麽小題大做,這純屬就是打擊報復報私仇。這是出于人意、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神的,更不是出于對工作、對本分負責任的態度,他不是這個存心。敵基督暴露得太明顯,有些人看出來了,那敵基督能不能感覺到?(能。)敵基督的狡猾之處就在這兒,他最善于維護地位,也最善于狡辯,最善于收買人心,更善于「洞察」人心。他心想:「你們心裏怎麽想我能看透,别看你們明白真理,你們看不透我,但我能看透你們,我説這幾句話誰不服氣我都看出來了。」但這話他説不説?他不説出來,他會用點好聽的言論、説法來讓大家服氣,説他對付得有道理。他用什麽言辭?他説:「我對付你也不是出于個人的私心,其實我們没什麽私仇,就是因為你隨便取締一個人的本分讓神家利益受損失了,這事我能不管嗎?要是我任憑你這樣做,就是我不負責任了。我做這事不是衝你去的,不是衝哪個人去的。我如果做得不對,弟兄姊妹可以指責批評我,下次選舉的時候我弃權。」有的人一聽這話,心裏犯渾了,「看來我是誤解他了,人家選舉的時候都能弃權,這不是為了争地位,這就是本着對教會工作負責任的態度,没什麽錯誤。」敵基督又把有些人迷惑了。敵基督狡不狡猾?(狡猾。)太狡猾了!敵基督為了自己的名譽與地位可謂是絞盡腦汁、挖空心思、不擇手段。有句俗話説,「打一巴掌,給個甜棗」,敵基督會不會這個手段?他打擊你之後再説點好聽的話哄哄你、勸勸你,讓你覺得他多麽有包容忍耐、有愛心,最後還得贊成他,説,「你看,人家作工作有的放矢、收放自如,人家這個手法高啊!一看就是有領袖才能,咱們都自愧不如」,敵基督的目的是不是就達到了?這就是敵基督的伎倆。

敵基督這類東西都特别奸詐狡猾,説話滴水不漏,最善于偽裝,一旦暴露馬脚被别人分辨出來,他會竭力地詭辯,想辦法補救,蒙混過關,以此來挽回面子、挽回名聲。敵基督每天只為名譽地位活着,只為貪享地位之福活着,他心裏想的全是這些事,即便他偶爾受點苦付點代價也都是為得着名譽地位。追求地位、掌權享福,這是敵基督信神以後一直苦心經營的大事,他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如果有一天他因作惡被人揭露出來,他就惶恐不安,彷佛大禍臨頭,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神情恍惚,像抑鬱了一樣。别人問他怎麽了,他還編造謊言説:「昨天太忙,一夜没睡,疲倦得很。」其實根本不是這麽回事,盡騙人。他是因為心裏一直在琢磨,「我做壞事被揭露出來了,該怎麽挽回名譽地位呢?用什麽方式挽回呢?用什麽口吻跟大夥兒解釋這事呢?怎麽説能不讓人看漏呢?」多長時間都想不出辦法就抑鬱了,有時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個地方,不知道在看什麽。他為這事絞盡腦汁、挖空心思,茶不思飯不想,外表還偽裝成關心教會工作的樣子,跟人了解「福音工作進展怎麽樣了?現在傳福音果效如何?弟兄姊妹有没有生命進入?有没有打岔攪擾的人?」他這樣打聽教會工作的事是故意做給人看的,如果真發現一些問題他也是没辦法解决的,所以他這樣問只是走走形式,好讓人看見他關心教會的工作。如果有人把教會的問題彙報給他讓他解决,他只會摇頭,無計可施,想偽裝都偽裝不了,還面臨被揭露、被顯明,這是敵基督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大的難題。此時敵基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時不時地就摇着腦袋,好像在説「這樣下去不行」,然後用手敲打自己的腦袋,意思是「我怎麽這麽笨呢?我怎麽能在這事上栽倒呢?」敵基督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只能唉聲嘆氣。敵基督只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奔波忙碌、受苦付代價,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欲望作惡多端,被神選民揭露出來,這是必然結果。不追求真理早晚得跌倒,這句話正好應驗在敵基督身上。敵基督雖然善于偽裝,能説會道,能迷惑人,但神選民如果明白真理會分辨人的實質,不管敵基督隱藏得多深、作惡多少,也完全能够分辨出來。俗話説「多行不義必自斃」「玩火者必自焚」,這是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這個規律是神為萬事萬物的發展制定的,誰也逃脱不了。在敵基督掌權的範圍内,教會工作雖然繼續作着,但果效就差多了,有些重要工作還被惡人控制着,神家的工作安排也没有得到落實。雖然神選民都各自盡着本分,但没有實際果效,各項工作早已陷入癱痪狀態。這些問題的根源在什麽地方?就是因為敵基督控制教會了。凡有敵基督掌權的地方,不管範圍多大,哪怕是一個組,都會影響到神家的工作,都會影響到一部分神選民的生命進入。一處教會有敵基督掌權,教會工作、神的旨意都會在那裏受到攔阻。神家的工作安排為什麽在某些教會落實不下去?就是因為敵基督在那處教會掌權。凡屬于敵基督都不會真心為神花費,盡本分都是走形式、走過程,做帶領工人也不會作實際工作,盡為名利地位説話做事,絲毫不維護教會工作。那敵基督每天在忙什麽呢?在忙着表演自己、顯露自己,他只忙個人名利地位的事,忙着迷惑人牢籠人的事,等待羽翼豐滿還要控制更多的教會。他只想作王掌權,把教會搞成獨立王國,他只想做大帶領獨掌大權,控制更多的教會,别的事他絲毫不想,教會的工作不想,神選民的生命進入不想,神旨意能否通行更不想,他只想自己什麽時候能獨掌大權,能控制神選民、與神平起平坐,敵基督的野心欲望該有多大!敵基督不管外表怎麽勞苦,他只忙着搞自己的事業,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只忙與他的名利地位相關的事,他的本職工作、他該盡的本分他連想都不想,一點兒正事都不做。敵基督就是這麽個東西,就是魔鬼撒但,是打岔攪擾神作工的。

以前有一個帶領在任期間,我交代給他五件事,兩個月之後這五件事没有一件落實的。外表看他也没閑着,挺忙挺累的,整天見不着人影,那他忙什麽呢?我交代的那些事他為什麽不辦?這裏就有問題。有的事他不喜歡辦他就不辦,他認為不是他分内的事,這是一個問題;另外,有的事他有不同意見就擱置故意不辦;還有的事有點難度,得找别人幫忙,有點麻煩,他也不辦。就這幾種情况,所以兩個月的時間一件事也没有落實下去。有的人説:「這些事是不是兩個月之内完不成啊?」不是,在兩個月之内這些事都能完成,而且多數事在一兩天之内就能完成,但這個帶領就是不落實,等换了其他人去做,一周之内五件事全完成了。你們説,這個帶領是不是該撤换?(是。)你們如果再看見這樣的人,上面交代的事情一件也不辦,外表看他還挺忙,這就是假帶領了,這樣的人就得趕緊撤换淘汰。這個原則怎麽樣?(好。)你别看他外表熱心,整天挺忙,其實他不作實際工作,他盡瞎忙一些瑣碎的事。他都做什麽?他只做幾類事情。一類是他覺得自己能勝任的,穩妥的,不擔什麽風險的。這個「不擔風險」指什麽呢?就是做這類事不容易出錯,也不用接觸上面,免得做錯了挨對付。另外一類是他自己比較擅長的,也不容易出錯,這樣就不用擔責任,很大程度上能避免被對付修理或清除開除。這些事不擔風險又没有責任,他能應付過去。其實這裏面有隱藏的東西,如果做這些事不露臉,他能做嗎?如果對他没什麽益處,他能做嗎?他肯定不做。他喜歡做哪些事?做一些比較容易的、簡單的,受點苦就能做到的事;另外,他對感興趣的、合他觀念的講道也願意多聽多記,明白了好去給别人講,他做這樣的事來顯露自己讓人高看;還有,如果做這類事能接觸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忙工作,他是帶領,他有這個地位、身份,他就去做。他就選擇做這類的事。如果他要作的工作比較複雜,他擔當不起來,而且有人比他擅長,他若作不好還出醜,容易被人小瞧,這類事他就不願意做,他怕苦怕累,還怕做不好丢面子。另外,他還特别懶惰,碰到太累太苦的活兒就躲得遠遠的,只會做點面子活、清閑的活兒,走走過程,能收買人心,在上面那兒不被看破就行了。這些都是敵基督骨子裏的東西。他們盡本分是挑揀着盡,有個人的選擇,也有個人的打算,甚至有個人的圖謀,他們絶對不是單純順服神家的安排,而是有自己的選擇。對于上面的一些安排,如果他通不過的話他是絶對不會落實的,這事在他那兒就徹底卡住了,教會的弟兄姊妹就不知道這事。如果落實上面的安排能跟某些人起衝突,會得罪人,他落不落實?他也不落實,他心想:「上面讓做這事我不做,即便做我也得打着上面的旗號,説是上面讓這麽做的,我可不得罪那些人。」敵基督這類人是不是狡猾?他做任何一件事都在心裏盤算十遍八遍,甚至更多。他們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怎樣在人群中站穩脚跟,怎麽讓自己有好的名聲、有高的威望,怎麽能討好上面,怎麽能讓弟兄姊妹擁護愛戴,那他們就怎麽做。他們走的是什麽道路?神家的利益、教會的利益、神家的工作在他們心裏就不是他們主要考慮的事,更不是他們所關心的。他們心裏是怎麽想的?「這些事與我無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為自己活着,為自己的名譽地位活着,這是最高的目標。要是人不懂得為自己活着,不懂得維護自己,那是傻瓜。要讓我按真理原則實行,讓我順服神、順服神家的安排,那得看對我有没有利、有没有什麽好處。如果不順服神家安排有可能被清除,有可能失去得福的機會,那我就順服。」所以,敵基督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譽與地位也常常選擇一些委曲求全的做法。可以這麽説,敵基督為了地位什麽苦都能受,為了有好的名聲他們什麽代價都能付,可謂是「能屈能伸,大丈夫也」。這是不是撒但邏輯呀?這是撒但的處世哲學,也是撒但的生存法則,太令人噁心了!

敵基督把自己的名譽地位看得比什麽都重要,這些人不但詭詐、狡猾、邪惡,而且還特别凶惡。他們一旦發現自己的地位不保,或者已經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失去人的擁護愛戴,没有人再仰慕高看了,名聲掃地了,他們會做哪些事?他們馬上就翻臉了,一旦失去地位他們就什麽本分也不願意盡了,做什麽都是應付糊弄,做什麽都没有心思。這還不算是最壞的表現,最壞的表現是什麽?這些人一旦失去地位,没有人高看了,不能迷惑人了,他們心裏就産生了仇恨、嫉妒、報復。他們不但没有敬畏神的心,更没有絲毫順服,而且他們心裏還會恨神家、恨教會、恨帶領工人,心裏就盼望教會的工作出點麻煩才好、癱痪才好,他們就想看教會的笑話、看弟兄姊妹的笑話。另外,誰追求真理、誰敬畏神他們就恨誰,誰盡本分有忠心、肯付代價他們就打擊誰、嗤笑誰。這就是敵基督的性情,是不是很凶惡?讓人一看明顯就是惡人,敵基督的實質就是惡人。就連在網上聚會,他看到網絡信號好,心裏就默念、咒詛,「掉綫!掉綫!誰也聽不到講道才好呢!」這是什麽東西?(魔鬼。)這是魔鬼呀!這絶對不是神家的人。這類魔鬼、惡人不管在哪個教會都是這樣地窮攪,即使被有分辨的人揭露了、限制了,他也不會反省自己、承認自己的錯誤,他認為是自己一時不慎出了錯,以後該吸取教訓。這樣一個死不悔改的人,不管誰對他有分辨揭露他,他都不服氣,他就想報復人,他不舒服,他也不想讓弟兄姊妹好過,甚至在心裏暗暗地咒詛弟兄姊妹出事,咒詛神家工作出事。神家哪裏出事了,他就在心裏暗暗地高興、慶祝,「哼!終于出事了,讓你撤换我,都出事才好呢!」看誰軟弱消極了他就高興了,心裏美滋滋的,還説一些諷刺挖苦的話來貶低人,甚至還散布消極死亡的話,説:「咱們信神撇家捨業盡本分,受這些苦,你説神家能為咱們的以後負責嗎?你想没想過啊?咱們這麽付代價值嗎?我現在身體也不太好,要是把身體累垮了,以後誰給咱們養老啊?」他這樣説就是為了讓人都消極,他就樂了。這是不是居心叵測、陰險惡毒啊?這樣的人是不是得遭報應?(是。)你們説,這樣的人心裏有没有神?他不像是真心信神的人,他根本不相信神在鑒察人心肺腑,他是不是不信派呀?如果真信神能説出這樣的話嗎?有的人説是因為他没有敬畏神的心,這話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他心中根本就没有神,他是與神敵對的。)其實,他是不相信神的存在才敢説這樣的話,他更不相信神在鑒察每一個人,不相信神在察看他的一言一行、他的每一個心思意念,他不相信這些,所以他就不怕,就能肆無忌憚地隨口説出這些鬼話。外邦人還常説「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但凡人有一點兒真實的信心,也不至于隨口説出不信派的這些鬼話來。信神的人能這麽想這麽説,這後果嚴不嚴重?性質嚴不嚴重?太嚴重了!他能這樣否認神,那就是地道的魔鬼,就是混進神家的惡者。只有魔鬼、只有敵基督才敢公開與神叫囂。神家的利益代表神的利益,神家所作的一切都在神的帶領之下,在神的許可之下,在神的引領之下,與神的經營工作有着密切的關係,是分不開的。能公開這樣咒詛神家的工作,在心裏詆毁神家的工作,想看神家的笑話,就希望有一天神的選民都被抓捕,教會工作徹底癱痪,信神的人都退去不信了,他就高興了,這是什麽人哪?(魔鬼。)這是魔鬼,是惡鬼投胎!一般人都有敗壞性情,有時悖逆,消極軟弱時有點小想法就完事了,他不可能這麽壞,不可能産生這些邪惡、惡毒的想法,只有敵基督、只有魔鬼才有這樣的實質。敵基督有這些想法的時候,他心裏懷不懷疑自己想的是錯的?(不懷疑。)為什麽不懷疑呢?(因為他把自己想的説的當作真理,他不相信神,没有敬畏神的心,他的本性就是抵擋神的。)對了,這就是他的本性。撒但什麽時候把神當神待了?什麽時候認為神是真理呀?從來没有,永遠没有。敵基督魔鬼也是這樣,他不把神當神待,不認為神是真理,不認為神是創造萬物、主宰萬物的那一位,所以他覺得自己説什麽就是什麽,他肆無忌憚地這麽想,也肆無忌憚地這麽做,這就是本性。而敗壞人類這麽做的時候心裏會有争戰,他有良心,有人的知覺。人的良心與人的知覺,還有所明白的真理在人裏面能起作用,這就産生争戰了。當産生争戰時,對與錯、是與非、正義與邪惡一較量結果就出來了,追求真理的人就站在神的一邊,那些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會站在撒但邪惡勢力的一邊。敵基督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配合撒但,他釋放消極、散布謡言,看神家笑話,咒詛、詆毁神家工作,咒詛弟兄姊妹,他還心安理得,他裏面没有良心控告也没有絲毫懊悔,他認為這麽做完全正確,這就徹底暴露出敵基督的撒但本性,暴露出敵基督抵擋神的醜惡嘴臉,所以説敵基督就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一點兒都不過分。敵基督天生就是魔鬼,絶對不是神拯救的對象,絶對不是一般的敗壞人類,敵基督就是魔鬼投胎,是天生的惡魔,就是這麽回事。

敵基督最注重的就是名譽地位,對于名譽地位敵基督的做法是什麽?他是不擇手段、絞盡腦汁、挖空心思、不惜一切代價地經營着自己的名譽地位,這兩樣對他來説是他的命根子,是他的全部,他認為得着這兩樣就得着全部了,他的世界中只有地位名譽,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其他。所以説,跟敵基督這類人交通真理,交通人性、交通正義,交通正面事物,有没有用啊?(没有用。)對了,没有用,這就像跟淫婦講做良家婦女、做賢妻良母一樣,她不想聽也不愛聽,她厭煩。厭煩到什麽程度?她在心裏駡你,找機會諷刺你挖苦你、打擊你排斥你。現在教會裏有没有人一聽交通真理,交通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順服神家的安排這些真理的時候,就表現出特别逆反的態度?(有。)應該有。你們觀察觀察,哪些人有這樣的表現。一交通要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他就表現得特别反感,心想,「整天講順服神的安排,什麽都是神的安排,人一點兒選擇都没有了!」一交通真理,一交通盡本分要和諧配搭、尋求神的心意、按真理原則辦事,他就特别反感,就不願意聽,即使勉强聽他也坐不住,如果真坐得住的話那肯定就是睡着了。一交通真理、交通按原則辦事,他就犯睏打盹,一段時間不交通真理,也没有修理對付,他就來勁了,他就任意妄為、獨斷專行,一手抓名譽一手抓地位,比誰蹦得都高,而且還盡作妖。這些人都是敵基督,都是抵擋神的人,隨時都能作大妖。

凡有敵基督本性的人就應該定性為敵基督,當他們要獨斷專行的時候就應該限制、制止他們,這是毫無疑問的。有些人説制止不了,那怎麽辦呢?我告訴你們一個絶招,用一句話就把他制住了。碰到這類情况你就直接説:「你不任意妄為、獨斷專行,不自己説了算,你能死啊?」這話怎麽樣?(好。)你們説,要是不讓敵基督獨斷專行,他是不是真能死啊?(能。)「能」這話是怎麽來的?(敵基督骨子裏就是這樣的人,不搞獨斷專行他就難受,他就活不下去。)對了,他骨子裏是這樣的人,他不這麽做難受。那他是不是正常人啊?(不是。)不是正常人。正常人會怎麽想?「不讓獨斷專行,那咱就放弃唄,這有什麽難的?自己還省事了呢!」正常的人會這麽想。而敵基督呢,你不讓他那麽做他就難受,他裏面是不是住着魔鬼?(是。)所以説,不讓他獨斷專行他就能死。這個「死」指什麽?就是魔鬼在他心裏折騰他、攪擾他,攪得他受不了、活不成,就像要死了一樣,就是這個意思。敵基督、惡人還有那些魔鬼要攪擾神家工作的時候,對他們説這樣一句話就比跟他講任何真理都管用,這句話對敵基督、惡人、魔鬼,攪擾神家工作的這一類人有用。這些人你跟他講真理有用嗎?(没用。)「要和諧配搭,按真理原則辦事、盡本分」,這類話講多少年了,有没有人聽不懂、記不住的?應該没有。那為什麽有的人還能獨斷專行呢?這就只能説明一件事,他是身不由己,他不是正常人,他的大腦還有他的心支配不了自己,他裏面有另外一種東西在支配他,就這麽强烈地、强行地支配他做事,這事正是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破壞神家工作使神家利益受虧損的事。那什麽東西能做這樣的事?只有魔鬼撒但。跟隨神的人,正常的人,真正的受造之物,他不會存心去做這樣的事,只有魔鬼撒但才是存心故意做這樣的事。這句話是不是記住了?(記住了。)那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再見!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第九條 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一)

下一篇: 第九條 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三)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説不完,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

合用的牧人當具備什麽

對于聖靈在人身上作工的許多情形你得明白,尤其對于配搭事奉的人,更得掌握聖靈在人身上作工的許多情形,若只講許多經歷或許多進入法,那説明人的經歷太片面。不認識自己的真實情形,不掌握真理原則,就不能達到性情有變化;不認識聖靈作工的原則,不明白聖靈作工要達到的果效,就不容易分辨邪靈作工。…

第四篇

為了不使所有的人從消極轉入積極之後而得意忘形、忘乎所以,所以,在上一篇神的説話當中神把對子民的最高要求提出之後,即把神的經營計劃中神在這一步的心意告訴人之後,讓人都有機會揣摩神的話,以便下决心在最後滿足神的心意。就在人處于積極狀况之時,神立時又開始將問題的另一個側面向人提出,「對…

關于禱告的實行

在你們的日常生活當中,對禱告并不注重,人都把禱告這事忽略了,以前的禱告都是在神面前應付應付、糊弄糊弄,從來没有一個人把心完全交在神的面前,跟神作真實的禱告,只是有事才來求告神。這麽長時間,你和神有過真實的禱告嗎?在神面前有過痛哭流泪的時候嗎?在神面前有認識自己的時候嗎?在神面前與…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