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條 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十)

2.敵基督的利益

(4)前途命運

上次聚會交通的是什麽話題?(交通了敵基督是怎麽對待效力者的。先交通了神是怎麽定義效力者這個稱呼的,也交通了走出效力者狀態的人和效力者的區别,後面神解剖了敵基督對待效力者的觀點和追求。)那敵基督對待效力者是什麽觀點、什麽態度?他們都説哪些話、做哪些事?(敵基督對待效力者的態度是不接受、反感,無論這個稱呼來自于誰他都不接受,就認為做效力者是低下的事。他認為效力者不是神根據人類的實質定義的,而是對人的身份與身價的一種挑戰和藐視。)(敵基督有一句名言「我不是給别人做嫁衣的」,敵基督只想讓别人為他效力,他覺得為神效力是受羞辱的事,所以當他知道自己是效力者的時候就不想在神家繼續效力了,而是開始為自己謀求後路,甚至做一些打岔攪擾、拆毁的事。)從敵基督對待效力者的態度上看到敵基督的實質是什麽?(他的實質是仇視神、仇恨真理的。)仇視神、仇視真理這是什麽性情?(邪惡、凶惡的性情。)對了,是邪惡、凶惡的性情。敵基督信神最起初的動機、存心是什麽?他想要得着什麽?他的野心欲望是什麽?是不是來做效力者的?是不是本着信神做一個好人走正道這樣的態度來的?(不是。)那他是奔着什麽來的?準確地説就是奔着得福來的,具體地説就是追求作王掌權,與神同掌王權,追求高的大的東西。所以當神説人是效力者的時候,這與敵基督這類人追求得福、作王掌權的野心欲望是完全不相符的,是完全相違背的,出乎他的預料,他没想到神會給人這樣的稱呼。對于這個事實,敵基督是不能接受的。不能接受他會做哪些事?他追不追求接受這個事實改變自己?他不追求接受這個事實,也不追求改變自己這樣的野心、這樣的性情。所以,如果説他是效力者,剥奪他得福的存心與欲望了,這類人在教會當中就站立不住了。他一旦知道實底了,知道就他這樣的人這樣的表現就是效力者,他就破罐子破摔,原形畢露了。他不追求改變自己是效力者這樣的現狀,也不追求改變自己對效力者的錯誤態度與觀點走追求真理的道路。所以,這類人無論神怎樣安排,他都不會順服接受,不會尋求真理,而是想方設法地用人的辦法摘掉效力者這個帽子,想方設法地擺脱這樣的身份。從敵基督這一表現上來看,敵基督骨子裏就是厭煩真理的,他不是普通的不喜愛真理,或者接受不了真理,對真理有想法有觀念,而是從内心深處對正面事物、對真理有深深的厭煩、恨惡甚至是仇視,這就是敵基督的實質。

通過你們剛才的回答看到你們對每次交通的主題内容没有總結,過後也没有禱讀、倒嚼。上次主要交通了三方面:第一方面,定義了什麽是效力者;第二方面,敵基督是怎麽對待效力者的,具體地説就是敵基督不願意做效力者的表現、做法以及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麽;第三方面,敵基督不願意做效力者,那他意欲何為,就是他到底想做什麽,他的野心是什麽,他信神的目的是什麽。基本上就是從這三方面來交通「敵基督是如何對待效力者」這一小題的,通過這三方面來解剖敵基督對待效力者這一稱呼的種種做法、行為還有他的思想觀點。你們每次聽完交通過後不揣摩,短期内就記住這些,如果時間長了能記住的這些也都没有了。人要明白真理、得真理,得在心裏下功夫,得常常禱讀揣摩,心裏得有。如果你心裏没有,不裝這些事,也不下功夫,不在心裏思想這些事,那你就得不着。有些人説:「敵基督的事跟我距離挺遠的,我不打算做敵基督,我也不是那樣的壞人,我就本本分分地做一個最小的就行了,讓我做什麽就做什麽,我也不會走敵基督道路,再説了,有點敵基督性情慢慢變唄,都是普通的敗壞性情,也不是那麽嚴重,聽這些没用。」這個觀點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人要想達到性情變化,主要得了解人的敗壞性情在各種環境下所産生出來的情形與思想觀點是什麽,了解這些之後人才能知道自己的敗壞性情是什麽,自己抵擋神、違背真理的地方是什麽,與真理不相合的東西是什麽,之後人才能解决這些問題、解决這些敗壞性情,達到進入真理實際。如果對各種環境下流露出來的各種敗壞性情、産生的各種情形你都不了解,不了解它與真理敵對在哪兒、問題出在哪兒,那你怎麽解决這些問題?要想解决問題得先了解問題的根源在哪兒、情形是什麽、具體問題出在哪兒,然後再着手解决怎麽進入,這樣你的敗壞性情以及産生出來的各種情形才能逐一解决。看來你們對于進入真理實際、解决敗壞性情達到性情變化這些事還不是太透亮,還没進入正軌呢。

5)敵基督如何對待在教會中的地位

今天交通敵基督的利益裏的最後一個話題——敵基督如何對待在教會中的地位。對待在教會中的地位,敵基督有哪些表現,他做了哪些事,他做那些事的時候他的觀點是什麽、他的性情實質是什麽,咱們分三方面來逐一解剖。第一條,偽裝;第二條,假冒;第三條,凌駕于一切之上。這三條每一條字不多,算是精煉,但是在每一條裏包含的敵基督的各種做法、表現、説法還有他的態度與他的性情却挺多。你們先揣摩一下我為什麽定義這三條來交通今天的話題。敵基督如何對待在教會中的地位這一條,你們看完之後心裏對這一條是怎麽定義的?有哪些想法?大多數人腦海裏想的肯定就是敵基督在教會裏横行霸道、站地位、籠絡人、抓權,就是總想當官、總想站地位、總想掌權、總想控制人,基本上就是這些。這些是敵基督在教會中常常表現出來的比較明顯的幾方面,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哪些是人看不到的?敵基督為了在教會中能站穩脚跟,達到有地位、名望高,甚至能掌握到權力,能更多地控制人,他還做了哪些事?還有哪些表現?這些就是敵基督更具有迷惑力的、更陰險的、更隱秘的一些手法與手段,也可能是他内心深處不為人所知的一些想法或者隱藏着的存心目的,是吧。那咱們就來逐個交通。

① 偽裝

第一條,偽裝。「偽裝」這個詞字面意思好理解,很顯然這不是一個褒義詞。一説哪個人很能偽裝,哪個人做什麽事都偽裝,做什麽事都讓人看不漏,都給人表面的一些做法、説法,那有這種做法、行為的人肯定是一個很詭詐的人,不是一個誠實人,不是一個簡單的、老實巴交的人,而是很善于攻心計,城府很深,很善于欺騙。這是對「偽裝」這個詞最基本的一個理解。那敵基督的行為、做法與這種行為有哪些關係?他做了哪些事能説明他有偽裝這樣的實質呢?他偽裝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麽?他的存心到底是什麽?他為什麽要偽裝?這與咱們今天要交通的話題有密切的關係。

敵基督是不甘落于人後的一類人,他們不甘寄人籬下,不甘接受别人的吩咐,接受别人的指使、命令,也不甘做一個平庸的讓人瞧不起的人,而是願意做有名望的、讓人高看的、讓人能器重的一類人,更甚至在教會當中、在人群當中他更願意做發號施令能吩咐别人為自己做事情的人。他想讓自己的意願通過自己的名望、權勢與手中的權力能落實下去,而不是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誰都可以擺弄,誰都可以吩咐他做事情。這是敵基督在人群當中的追求與他的欲望。對于在人群當中的地位,敵基督是相當敏感的。在一個人群當中,他認為他的年齡大小不要緊,身體健康狀况如何不要緊,要緊的是多數人是怎麽看他的。多數人説話做事的時候是否給他留有時間、留有位置,在多數人心中他的地位、他的位置是高的還是一般的,他在多數人眼中被看為高,還是被看為一般、不起眼等等;還有,他在多數人眼中信神的資歷怎麽樣,在人中間他説話的分量怎麽樣,就是他説了一句話之後有多少人能贊成,有多少人能捧場,能豎大拇指,能洗耳恭聽,能往心裏去;另外,在多數人眼中,他的信心大小,受苦心志怎麽樣,撇弃花費如何,對神家的貢獻如何,在神家中擔當的職務高低,受過哪些苦,做過哪些大事:他心中最關心這些事。敵基督常常在心裏排位置、排列順序,誰在教會當中恩賜最高,誰在教會當中最能講最能説,口才最好,誰擅長業務、對技術最精通,他經常攀比這些。比這些的同時,他也在不斷地下功夫學習各項業務,争取對各項業務都能精通掌握。敵基督主要注重在講道上、在如何講解神話能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上下功夫,他下功夫的同時不是追求如何能明白真理、如何能進入真理實際,而是琢磨怎麽能記住這些話,怎麽能把自己的長處亮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有兩下子,不是凡人,自己行,自己比一般人高。敵基督帶着這樣的想法、存心與觀點在人中間活着,做這樣那樣的事情。因為他有這些觀點,因為他有這樣的追求與野心,所以在他身上不由得就會産生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的好的行為、對的説法、好的做法。這些行為、做法讓那些不通靈的、根本不追求真理只注重有好行為的人看了之後羡慕佩服,甚至模仿追隨,這樣敵基督的目的就達到了。敵基督帶着這樣的存心與野心他又有哪些行為呢?這是咱們今天要交通的,也是值得交通的,更是每一個人值得注重與認識的。

敵基督這類人厭煩真理,絲毫不接受真理,這就很容易讓人看見一個事實,敵基督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辦事,從來不實行真理,這是在敵基督身上最明顯的表現。他所追求的除了名譽地位、除了得福得賞賜就是貪享肉體安逸、享受地位之福,這樣就很自然地能做出一些打岔攪擾的事來。這些事實讓人看見他的追求、他的行為表現都不是神所喜愛的,絶對不是追求真理之人該有的做法與行為。比如,有些類似保羅一類的敵基督,他們在盡本分的時候都有受苦的心志,作工作能達到廢寢忘食、披星戴月、攻克己身,不管身體有什麽病痛、不適都能克制。他這麽做要達到什麽目的呢?就是要讓衆人看見他對待神的托付能達到忘我的境地,没有自己,只有本分。他將這些事都表現在人前,在衆人看得見的情况下該休息的時候不休息,甚至故意拉長工作時間,早起晚睡。敵基督這麽起早貪黑地忙碌,那工作的效率、盡本分的果效如何呢?這些都不是他要考慮的範圍。他只求把這些事做在人前,讓人看見他在受苦,他是這樣忘我地花費,至于所盡的本分、所作的工作是否真按真理原則去做了他根本不考慮。他只考慮自己外表的這些好行為是不是被每一個人看在眼裏了,是不是人盡皆知了,是不是在每個人心中都留有印象了,這個印象是不是讓每一個人心裏都對他産生了佩服、産生了贊成,甚至背後暗暗地豎大拇指,誇贊他説,「這個人真能吃苦,吃苦的精神、超凡的毅力都是我們衆人所不及的,人家才是追求真理的人,才是受苦擔重擔的人,這樣的人才是教會的頂梁柱」。聽到這樣的話,敵基督心裏就滿足了。他心想:「我這麽偽裝太聰明了,我這麽做太有智慧了!我就知道人只看外表,人就喜歡這些好行為,我就知道這麽做能得到人的贊成,能讓人豎大拇指,能讓人在内心深處深深地佩服我,對我刮目相看,以後再也不會有人小瞧我了。如果有一天上面發現我不作實際工作要撤换我的話,肯定會有很多人為我打抱不平、為我掉泪,挽留我,替我説話。」他心裏在為自己偽裝的行為暗自慶幸,慶幸的同時是不是也流露了敵基督的本性實質?這是什麽實質?(邪惡。)對了,這就是邪惡的實質。在這種邪惡實質的支配下,敵基督産生的一種自滿自足、自我欣賞的情形,讓他在心裏暗暗地與神叫囂、對抗。表面上看,他付了不少代價,肉體也受了不少苦,但他是不是真實地體貼神的負擔?是不是真心地為神花費?能不能忠心盡本分?不能。他在心裏暗暗地與神較勁,意思是:「你不是説我没有真理嗎?你不是説我有敗壞性情嗎?你不是説我狂妄自大、搞獨立王國嗎?你不是説我不通靈、不明白真理,就是效力者嗎?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麽效力的,我這麽效力、這麽做,弟兄姊妹對我有什麽看法,我就讓你看看我這麽做能不能贏得更多人的贊賞。我就要看看有一天你真要打發我、真要定罪我的時候,你怎麽下得去手!」敵基督在心裏就是這樣與神較勁,他試圖用這些好的行為來代替追求真理,以此來否認神作工帶領人實行真理達到性情變化這個實際果效。他這個説法實質上是在否認、定罪神藉着審判刑罰來拯救人的工作,他認為神審判人是不對的,是達不到果效的。敵基督的這種思想觀點是邪惡的、陰險的,是抵擋神的,是與神唱對台戲的。在神還没有明文定罪他的時候,他在心裏就開始與神較勁了;在神還没有揭露他、没有定罪他的行為的時候,他就開始用偽裝的方式來迷惑人、籠絡人心,達到否認神的話,否認只有追求真理才能性情變化、只有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這一事實。是不是這個實質?敵基督的性情是不是邪惡的?他受苦的背後存着這樣的野心,存着這樣的摻雜,所以神對這樣的人、這樣的性情是厭憎的,但是敵基督永遠看不到也不承認這個事實。神察看人心肺腑,人看人的外表,敵基督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不承認這個事實,也看不到這一事實。所以他極盡其能事地用好行為來包裝自己、美化自己,讓别人看他能吃苦耐勞,能受常人不能受的苦、做常人不能做的活兒,讓别人看着他有毅力,能攻克己身,不考慮自己肉體的利益、肉體的享受,甚至有時候故意把衣服穿得髒一點也不去洗,身上都有味兒了也不去洗,怎麽能讓人崇拜他就怎麽做。越是在人面前他越極力地表現自己,讓别人看見他與常人不一樣,看見他為神花費的心大于常人,受苦的心志大于常人,受苦的毅力高過常人。在這樣的情况下敵基督産生了這些做法,這些做法的背後就是敵基督内心深處所要得到的人的崇拜高看。什麽時候達到目的了,什麽時候聽到人的贊賞了,看到人向他投來羡慕、佩服、贊賞的目光了,他什麽時候心裏就高興了、就滿足了。

敵基督外表受苦付代價的好行為與真正的體貼神心意、有忠心、真心為神花費有什麽區别?(存心不一樣。真正為神花費的人會注重尋求原則,注重工作果效,也注重工作效率。敵基督外表為神花費,但只是為了讓别人高看,對于工作的效率、工作的果效他絲毫不考慮。)對了,在説話做事的存心、動機、源頭上是有區别的,絶對是不一樣的。同樣都是受苦,追求真理的人在受苦的過程中尋求原則。尋求原則這裏面最起碼證明他有順服的心態,他不是要做自己的事,不是要為自己做事,這裏面有順服、有敬畏神的心,明確地知道自己是在盡本分,不是在搞人的經營。而敵基督雖然外表同樣受苦,但他只是走過程,做樣子給人看,并没有尋求真理原則,這裏面没有順服、没有敬畏神的心,他的心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他是要利用這樣的行為、表現來籠絡人心、收買人心。這是不是區别?從敵基督這個行為的實質上來看,能不能説他的受苦就是一種偽裝呢?(能。)這就足以證明他受苦的行為、表現僅僅是為了走過程,做樣子給人看,不是行在神前的。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敵基督這類人最善于偽裝欺騙,所以能隨機應變,常常使用一些狡猾的手段來迷惑人、欺騙人,達到讓人崇拜的目的,這是他們最擅長的,是他們骨子裏的東西,他們與生俱來就具備這個狡猾多變的實質。比如,有些敵基督外表與人説話處事很和善、很謙卑,説話從來不揭人短,給人留有餘地,也不隨意論斷人、定罪人,在人消極軟弱的時候他能及時地伸出援手來幫助,給人的印象就是他這個人心地善良、熱心腸,是個好人。當人臨到難處的時候,他有時説話來幫助人,有時能出點力,甚至有時還施捨一些錢財與物質的東西來救助人,外表看這些行為很好。在多數人的心中,這是人願意接觸交往的一類人,這類人對人不會構成任何的威脅與攪擾,人從他們身上能得到很多幫助,比如物質上的幫助、思想方面的幫助,甚至得到高級一點的屬靈理論的幫助,等等。外表看,這類人不做什麽壞事,在教會裏不打岔也不攪擾,他在哪個人群中間哪個人群就顯得特别和氣,在他的運作、説和之下,每個人都顯得很開心,人與人之間很和睦,没有争吵没有糾紛。有了他,大家就覺得人與人之間關係特别好、特别親密。他不在的時候,有些人在一起就互相議論、互相排擠,搞嫉妒紛争,只要有他在中間説和,大家就不争吵了。他似乎很會作工作,但是有一點能讓人看清楚他都作了一些什麽工作,就是人在他的教導帶領之下都學會講字句道理了,都學會站地位教訓人了,也都學會討好别人、阿諛奉承了,都學會圓滑詭詐了,見什麽人説什麽話,都成了老好人,外表一團和氣了。他把教會變成了什麽?變成宗教團體了,結果人都憑撒但哲學活着,都不願追求真理,都没有生命進入,完全失去聖靈作工了。敵基督就這樣把弟兄姊妹給坑害了、斷送了,他還覺得自己功勞特别大,為弟兄姊妹做大事了,給弟兄姊妹帶來大的福氣了。他常常教導弟兄姊妹要謙卑忍耐,看到弟兄姊妹有問題要包容體諒,説話要文雅,不能傷到人,還教導人坐着、站着應該是什麽姿勢,衣服應該怎麽穿。他常常教導弟兄姊妹的不是怎麽明白真理,不是如何進入真理實際,而是教導人守規條、有好的行為。在他的教導下,人與人之間相處不是根據神的話,不是憑着真理原則,而是用老好人的處世哲學相處,外表上誰也不傷着誰,誰也不説誰的短處,但彼此之間都不説心裏話,不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敗壞、悖逆,也不交通自己的不足、自己的過犯,只是在表面上説説誰受苦付代價了,誰盡本分有忠心,誰讓弟兄姊妹得益處,誰在神家立過大功,誰傳福音被抓捕過、判過刑,就講這些。敵基督不但用外表謙卑忍耐、能包容人幫助人這些好行為來包裝自己偽裝自己,同時也想以身作則用自己的這些好行為去感染别人,讓别人效法。他這些好行為背後的目的無非就是讓人能够注意到他,能够高看他。在神選民談認識自己、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時,他保持沉默,絲毫不解剖自己的敗壞;當弟兄姊妹之間揭露對付敗壞流露的時候,只有他實行謙卑忍耐,包容大家,不揭露任何人的敗壞流露,還誇奬稱贊弟兄姊妹都有好行為,都有變化,充當老好人,顯出敵基督能愛人、體諒人、包容人、安慰人的姿態。這就是敵基督最善于偽裝欺騙、迷惑人的表現。

敵基督外表説話特别和善、文雅,有風範,無論誰觸犯了原則,無論誰打岔攪擾教會工作,他從來不揭露不指責,還假裝看不見,讓人認為他什麽事都能擔待。無論人流露什麽敗壞、有什麽惡行,他都能擔待、都能包容,不會生氣也不會發火,他不會因為人做錯事損害神家利益而生氣發火責備人。不管哪個人作惡攪擾教會工作,他都不理睬,好像與他無關,他絶對不會因為這事去得罪人。敵基督最關心的是什麽?他最關心的是有多少人能高看他,他受苦的時候有多少人能看見,能够從心裏贊成他。敵基督認為受苦絶不能白受,無論受什麽苦付什麽代價,做了什麽好事,對人多關心照顧、多有愛心,都要做在人前,要讓更多的人看得見才行。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麽?就是為了收買人心,讓更多的人心裏對他的做法、對他的為人、對他的人性品質能够贊成,豎大拇指,甚至有些敵基督想用外表的這些好行為樹立自己「好人」的形象,以達到更多的人能來到他面前尋求幫助。比如,有的人軟弱了,他認為多數人都没有愛心,都挺自私,不愛幫助人,没有熱心腸,這時他就想到這位屬于敵基督的「好人」了;有的人在工作中遇到難處不知道怎麽解决,他誰也想不到,第一個就想到這位屬于敵基督的「好人」了;有的人不想盡本分了,想追求世界、追求升官發財,過自己的日子,他這樣消極軟弱也不向神禱告,也不跟任何人交通,在這種情况下他又想到這位屬于敵基督的「好人」了。這樣一來二去,這些人臨到事也不禱告神了,也不讀神的話了,就想依靠這位屬于敵基督的「好人」來幫助他們,他們只向這位老好人敞開心,把心裏話説給這位老好人聽,讓這位老好人來解决他們的難處,這些人就認定、跟隨敵基督了。這樣敵基督的目的是不是達到了?當敵基督達到這個目的的時候,他在教會中的地位是不是就比一般人高了?難道他在教會裏能排名第一做老大他就滿意了嗎?不是。他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麽?他要讓更多的人心裏都贊成他、高看他、崇拜他,讓人心裏都有他的地位,尤其在信神遇到難處的時候、走投無路的時候都仰望他、依賴他、跟隨他。這比在教會中排名第一做老大還嚴重得多。嚴重在哪兒?(他與神争奪在人心中的位置,想直接取代神。)(這樣的人不好分辨,他用外表的好行為迷惑人,導致人有什麽問題也不在神話裏尋找真理了,也不交通真理了,而是都依靠他仰望他,找他解决問題,把他的話當成真理了,結果離神越來越遠。這個手段更陰險惡毒。)對了,你們看明白了,把重點説出來了,就是敵基督在人的心裏有位置了,扎下根了,他想取代神的位置。人説:「找神,找不到,見不着;找神的話,書太厚,話太多,不容易得到答案;找他,立馬就有答案,既方便又實惠。」你看看,他這麽做已經讓人在心裏不單是崇拜他,而是給他留有位置了,他要取代神的位置,這就是敵基督做這些事的目的。可見他做這些事已經初見成效了,在這些没有分辨的人心中已經有敵基督的位置了,已經有一部分人崇拜仰望他了,敵基督要達到的就是這個目的。如果人有事去禱告神了,没找他,他心裏就不是滋味,「你怎麽總找神,怎麽總想到神呢?怎麽就看不着我,怎麽就想不到我呢?我這麽謙卑、這麽忍耐,這麽能撇弃花費,又能施捨,你怎麽就不找我呢?我幫你那麽多,你怎麽没良心呢?」他心裏就不痛快不舒服,心裏就有氣,對人有氣,對神也有氣。為了達到他的最終目的,他就接着偽裝,接着施捨、忍耐、包容,外表謙卑,説話與人為善,從不傷着人,還常常在人認識自己的時候寬慰人。人説:「我悖逆啊,我是魔鬼撒但。」他説:「你不是魔鬼撒但,你這就是小問題,别把自己看得那麽差,别小看自己,神都高抬咱們,咱們都不是一般人,不能輕看了自己。你比我强多了,我比你敗壞,你要是魔鬼那我就是惡魔鬼,你要是惡魔鬼那我就得下地獄,就得沉淪了。」他幫人就這麽幫。人家説自己給神家利益、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了,他説:「你在盡本分中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走這點彎路不算什麽,我以前造成的虧損比你這大多了,比你走的彎路嚴重多了,你以後改就行了,没事。如果你覺得良心過不去的話,我這兒還有點錢,我幫你補上,别難過了。以後有事你就找我,我能幫的就盡力幫,我能做到的我絶不説二話。」他還來「義氣」勁了,其實他是為了什麽?他是真幫你嗎?他這是害你,把你往溝裏領呢,你這是陷入撒但的試探了。他給你挖坑你就往裏跳,你落在陷阱裏還自以為不錯,被敵基督斷送了都不知道,這得愚蠢到什麽地步!撒但、敵基督就是這樣對待人、迷惑人、坑害人。他説:「神家的利益你想着點就行了,以後注意點兒,這事能彌補,誰也不是故意的,哪個人能完全啊?咱都不是完全人,人都有敗壞,我以前比你差多了,以後咱們都互相勉勵吧。再説,神家受點虧損神也不記念,神多寬容人、多包容人哪,咱們人都能包容,神不更能包容嗎?神要是説一句話不記念咱的過犯,咱們就什麽過犯都没有了。」人無論犯多大錯,在他那兒輕描淡寫地一句玩笑話就過去了,顯得他心胸多麽寬廣,他多麽仁義、多麽偉大、多麽能包容人,反倒讓人誤認為神説話總揭示人、總拿人的敗壞性情説事,總與人斤斤計較,人有過犯、有悖逆神就對付修理人、審判刑罰人,顯得神不近人意,而他却處處能包容人、能擔諒人,他是那麽的偉大,那麽的讓人尊敬。是不是這樣?還有的敵基督説:「外邦人有那麽一句話,『家大業大,浪費點没啥』,咱們神家多大啊,神祝福的豐豐富富,你浪費點那都不算啥,神賜給的太多了。咱們浪費的還少嗎?神把我們怎麽了?神不都包容了嗎?人有軟弱、有敗壞,神早就看見了,神看見了怎麽不懲罰呢?那證明神有忍耐、神有憐憫啊!」這是什麽話?用一些看似對的話、合乎人觀念的話來迷惑人,讓人陷入試探,攪擾人的視綫,誤導人,讓人對神産生誤解,讓人對神就連那麽一丁點兒順服的心、順服的意願都没了。在敵基督的慫恿、迷惑、誤導之下,人連僅有的一點兒良心都被攪没了,都去聽從他順服他了。

敵基督在人面前特别善于偽裝,就像法利賽人一樣,外表特别能包容人、能忍耐,謙卑和善,對任何人都顯得那麽寬大,都是那麽能包容。在處理問題時,他總是站在地位上顯示出他對人有極大的寬容,處處顯得他對人有度量,寬宏大度,不與人斤斤計較,讓人看見他是多麽的偉大、仁慈。事實上,敵基督真具備這些實質嗎?他與人為善,能包容人,能處處幫助人,背後的目的是為了什麽?如果不是為了籠絡人心、收買人心,他能不能這樣做?敵基督背後的嘴臉真是這樣嗎?真像他在人面前表現的謙卑忍耐、能包容人、能憑愛心幫助人嗎?他有這樣的實質、這樣的性情嗎?他有這樣的人性品質嗎?一點兒都没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偽裝的,是為了迷惑人、為了收買人心,讓更多的人心裏對他有好感,有事第一個能想到他,能尋求他的幫助。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敵基督處心積慮地在人面前表現,説對的話、做對的事,話出口之前在心裏不知要過濾多少遍,不知要加工多少遍,在措辭上、説法上,在語調上、聲音上,甚至在眼神上、口氣上他都要處心積慮、絞盡腦汁地琢磨,琢磨説話的對象是誰,年齡大小,比他地位高低,對他是否高看,與他是否有私人恩怨,是否與他性格相合,這人盡什麽本分,在教會、在弟兄姊妹心中的位置是怎樣的,這些他都要仔細觀察、用心琢磨,琢磨過後就産生了對待各種人的方式。不管敵基督對待各種人的方式是怎樣的,總之他要達到的目的無非就是讓人高看,讓人對他不再平視,而是仰視,達到當他説話的時候能有更多的人羡慕他仰視他,當他做事的時候有更多的人擁護他隨從他,當他做錯事的時候有更多的人為他開脱、辯護,當他被顯明、被弃絶的時候有更多的人為他打抱不平,為他鳴冤叫屈,為他站起來與神講理、對抗。在他垮台的時候他能得到這麽多人的贊助、聲援與維護,可見敵基督處心積慮地在教會中經營的地位與權勢已在人心中扎根不淺,他的「苦心」没有白費。

敵基督對于在人中間的地位,在人中間的名望、聲譽、權威是極盡其能事地去經營、去對待,他不會鬆懈,也不會手軟,更不會大意。他觀察每一個人的眼神,觀察每一個人的性格,觀察每一個人的生活規律,也觀察每一個人的追求,每一個人對待正面事物、反面事物的態度,更觀察每一個人信神的信心、忠心,還有為神花費盡本分的態度等等,對于這些事他是特别下功夫的。所以基于他這種態度,對于那些追求真理的人、那些能對他産生分辨的人他躲着、防備着,到這些人跟前的時候他小心翼翼地説話做事,而對于那些性格比較懦弱、常常消極、不明白真理的還有一些愚昧的、領受真理差的人,在這些人面前他經常極力地表現自己,像演馬戲一樣一個勁兒地表演,抓住一切的機會表演。比如説,聚會時多數人都贊成他,少數人對他反感,更多的人對他没什麽分辨,他就表演上了,找着機會就交通。交通自己的閲歷,交通自己過去的「光輝歷史」,交通自己在神家中的功勞,甚至交通上面是如何賞識他的、是如何親自對付修理他的,就這樣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無論在什麽樣的人群中,在什麽樣的場合之下,敵基督這類人所做的就一個事——表演,就是嘩衆取寵。這就是敵基督的實質:厭煩真理,邪惡,又不知羞耻。他們表演到什麽程度?可能你們也見過一些,有些人明顯地就能讓人看出來這是在表演,是在顯露,是在籠絡人心,是在抓住機會讓人高看。有些人對他鄙視,有些人對他不搭理,甚至嘲笑他,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什麽?他在乎的是在這次表演中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人看到他敢説,有膽量,有領導風範,有領導才能,有在衆目睽睽之下都不怯場這樣的膽識,更有處事不驚這樣的能耐。讓人了解到這些、看到這些他就滿足了,所以一有這樣的機會他就會極力地表現,不加收斂地、毫無顧忌地、不知廉耻地去表現。這就是敵基督所做的。我在聚會的時候如果總交通正題,有些人聽着聽着就睏了,或者交通正題時人的心還没收回來,就不容易入心,遇到這種情况我就説點閑話,講個故事、説個笑話。這些事、這些故事通常與人生活當中流露的一些敗壞性情及情形有關係,就是藉着講故事或説個笑話讓人能够清醒一點,能够更好明白一點。敵基督一看,「你聚會講道説笑話,我也會説,我不比你差。我隨便説個冷笑話讓每一個人都捧腹大笑,讓大家都喜歡,這多好啊!我隨便講個故事,大家一聽都不願意聚會了,就願意聽故事了。」他比這個。比這有什麽用嗎?我為什麽講故事?為什麽聊點閑話啊?有些閑話、故事人聽了能從中明白一些事,這就更有利于人輕鬆地明白真理,我是這個目的。而敵基督就抓住這個把柄了,他説「你在聚會那麽關鍵、重要的時間都閑聊,那我也閑聊」。閑聊跟閑聊一樣嗎?敵基督這類貨他連真理都不明白,他閑聊能聊出什麽來?講故事、講笑話能講出什麽來?這些不通靈的畜類把交通真理、講故事這麽嚴肅的事看得太膚淺、太隨便了。這是哪類人做的事?敵基督、不通靈的人、不追求真理的人就好做這些事。

敵基督這類人偽裝的行為,在弟兄姊妹眼中、在更多人的眼中幾乎挑不出什麽毛病。為什麽挑不出毛病呢?因為他把毛病遮蓋隱藏起來了,不讓你看見,他惡的那一面、他放蕩的那一面、他壞的那一面他隱藏在背後了。背後指的是哪兒?就是你看不見的地方,就是在他自己家裏、在社會上、在工作崗位上、在他的親朋好友面前,這些範圍你看不到也接觸不到。你能看到、能接觸到的他的言語行為全是他偽裝出來的那一面,都是他加工過的。你看不到的那一面才是他真正的實質,才是他的真實面目。他的真實面目是什麽?在不信的家人中間,他什麽壞話都説,埋怨的話、憤恨的話、仇視人的話,論斷、定罪弟兄姊妹的話,埋怨神家不公義的話,他全都説出來了,一句都不少,一點兒都不收斂。在親朋好友面前,他與人談論世俗、談論别人家的是非,參與外邦人的一切世俗活動,甚至一些婚喪嫁娶他都積極地參與。與外邦人在一起講是非,論斷人、駡人,背後給人造謡,污衊人,這些話他都説。在外邦人中間,與人打交道坑蒙拐騙,拉幫結夥,攻擊人,在職場上能陷害人、能打别人的小報告、能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這些事他也能做。在家人、在外邦人中間,他没有忍耐,没有包容,也没有謙卑,完完全全就是原形畢露。在神家他是披着羊皮的狼,而在外邦人中間、在不信的人中間徹底就是一張狼臉,與外邦人争利益、争一句話、争一個説法,為一點兒利益都争得面紅耳赤,争得没完没了。在神家如果没得着利或者挨對付了,回家就撒潑打滚,又鬧又作,作得家人都怕他了。在外邦人中間他没有一丁點兒基督徒的體統,也没有基督徒該有的見證,徹頭徹尾就是一匹狼,連人都不是。在神家,在弟兄姊妹面前,他又許心願、又發誓、又表心志,願意為神花費,對神有信心,而來到外邦人中間與外邦人的追求、信仰一模一樣,甚至有的人與外邦人一樣追星,天天模仿明星的穿戴,袒胸露背、披頭散髮、濃妝艷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天天穿時髦、趕時興,還覺得活得蠻有味道,心靈深處對外邦人的活法没有一點兒厭憎的感覺。敵基督為了在教會中占有一席之地,為了在人心中有名望、有地位,他做了很多事,下了很大功夫。這些功夫都是為了達到他的目的而下的,也都是為了讓人高看崇拜而做的。這些行為、做法、外表的流露與他在背後的活出形成鮮明的對比,他在人背後所做所行的完全不是一個基督徒該有的。這樣明顯的對比,我們就可以定性他在弟兄姊妹中間所做的這一切、所流露的這一切都是偽裝的,不是真實的,不是自然流露。敵基督之所以能偽裝,無非就是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否則的話他絶對不會這樣委曲求全地來做這些事情。根據他背後所做的,根據他背後的性情流露,還有根據他本人的追求來看,他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不喜愛端莊正派,更不喜愛受苦付代價,不喜愛走基督徒的道路。所以説,他所表現的這一切好行為都不是發自内心的,不是自願的,不是真心的,而是違心的,是做給人看的,是要在人中間買好,收買人心。有些人説:「收買人心對他有什麽好處啊?」這就是敵基督與普通人的不同了,這個好處對他來説太重要了。那這個好處是什麽?就是他往人中間一站,没有不認識的,没有不豎大拇指的,没有不誇的,没有不崇拜的,人有事都找他,却不向神尋求禱告。人都崇拜他,都圍着他轉,他心裏會有怎樣的感覺?他會感覺他是神人、是高人,就飄飄然了,在雲端裏活着了,這跟普通人活着就是不一樣。在人群中間,人都誇奬贊賞,大家衆星捧月般地捧着一個人,這種感覺得多美啊,心靈裏得多享受、多舒坦、多幸福啊!這正是敵基督所要的。相反,在一個人群中,如果誰也不搭理他,他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他有什麽長處别人也不知道,在多數人心裏他就是個普通人,没什麽特點,没什麽長處,也没什麽高明的地方,没有值得人敬佩、尊敬的地方,也没有讓人説起來能够贊賞一番的東西,這在敵基督心裏感覺不爽、不美,没有做神仙的感覺,没有飄飄然的感覺,這樣活着太没意思了,太不舒坦了,太憋屈、太窩囊了,不值。他覺得這一輩子如果就是一個普通人,盡點本分,成為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樣活着有什麽樂趣啊?人信神的樂趣怎麽能這麽低呢?這標準太低了,得拔高。怎麽拔高?就得提高知名度,讓人仰望、讓人高看,活得光彩。所以,禱告的時候不能自己在家禱告,得去教會禱告,在弟兄姊妹都聚到一起的時候禱告,大聲地禱告,合乎語法、合乎邏輯、合乎層次、有思路地禱告,禱告給衆人聽,讓衆人聽着他有口才、思維清晰、有追求。讀神話也不能自己一個人在家讀,先在家預備好了,然後再讀給别人聽,讓人看着他讀的這些神話都重要、都關鍵。無論做什麽事,他都在背後做好功課,預備好了,讓人看着體面了、贊成了才拿到人前,更甚至有的人在家裏還照着鏡子做預習、做準備,然後再拿到人面前。當拿到人面前的時候,那不是最原始的,是已經經過多少遍加工的,是經過人的思想、人的觀點、人的敗壞性情還有人的詭計、手段加工過的。敵基督為了達到在教會中、在人中間有地位、有知名度的目的,他們不惜付出各種各樣的代價來做這些事情。所以,這些事情統統被稱為什麽?是不是真實的流露?是不是追求性情變化之人該有的實行?(不是。)這些都是偽裝出來的,敵基督偽裝得太噁心了!

有些人在聚會時不打草稿就不交通,得在背後打好草稿,修改好幾遍,又加工又潤色,預備好了之後才到弟兄姊妹中間交通。人説:「都是弟兄姊妹,你聚會時就實話實説,心裏怎麽想的就怎麽説,這多好啊!」他説:「那不行,要是那樣弟兄姊妹該小瞧我了。」你看看,他無意中也會露出實話來。他處處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做事。有的人在社會上是什麽精英、教授、大學生、博士生,還有的人是什麽科研工作者,他們為了證明自己、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常常用一些偽裝的行為、加工過的行為與人打交道,就是戴着假面具與人打交道,人總也不知道他這個人真實的追求是什麽、他有没有軟弱、他在背後到底做什麽,對他私下裏的生活、為人處世總是帶有一絲疑問,總是在畫問號。這類人是不是偽裝得挺深啊?那你們該怎麽對待這類人呢?他跟你裝,你也跟他裝,比如他跟你見面一個勁兒地説客套話,你也跟他一個勁兒地客氣,這行不行?(不行。)那怎麽相處合適?(發現人是這樣的表現應該先揭露他,給他交通這種性情是什麽本性實質、是受什麽存心支配的,他要是不接受,就不要和這樣的人交通了。)就得揭露他,他要是不接受就遠離他。對待這類人,你們中間還有没有人能受迷惑、能崇拜他的?就你們現在的身量,基本上對這些明顯的法利賽人還能看透點,如果遇到能耐大點還會偽裝,隱藏得深的人,你們能不能看透?如果他講的全是對的話、做的全是對的事,外表看什麽毛病也没有,總也不犯錯,你有時在一些事上消極軟弱了,人家總也不消極軟弱,即使消極了自己也能解决,很快就走出來了,你就不行,你遇到這樣的人還會贊成他、崇拜他,跟人家學、跟人家走,如果不會分辨能不能受迷惑都不好説。

偽裝這一條交通了幾方面?一方面是利用受苦偽裝自己,心裏很不願意受苦、很抵觸受苦,但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很勉强地受苦、撇弃、付代價。受完苦之後還不甘心,覺着受這苦不值,因為很多人不知道,他就到處宣揚,告訴很多不知情的人,最後有些人知道了,對他印象深刻了,高看他崇拜他了,就達到他的目的了。還有一些人標榜自己是好人,是老實本分的人,也想以這樣的人的形象、身份、性格來與其他人相處,讓人認為他是好人,來接近他,他以做這樣的好人為目的,來獲得更多人的贊賞,讓人高看,提高知名度。是不是這樣?(是。)剛才咱們通過敵基督的一些做法,揭露解剖了敵基督這些偽裝的行為、偽裝的實質背後的目的是什麽,他們又做了哪些事、説了哪些話,有哪些表現證明了他們是在偽裝。這一條就交通到這裏。

② 假冒

接着交通第二條,敵基督為了得到地位還常常假冒為善,説些人喜歡聽的話、合人觀念的話,做些外表讓人贊成佩服的事,提高他的知名度,這也是敵基督迷惑人的一種方式。假冒與偽裝有没有區别?偽裝、假冒在外表行為上通常是一種情形,是相關聯的。咱們把它們分開交通就是為了讓人聽起來能更明白一些,認識得更清晰一些。「假冒」這個詞的重點不是在「假」上,重點是在「冒」上。那敵基督為什麽要假冒呢?當然,假冒都是有一定的目的,敵基督的假冒是為了得到地位與名望,否則的話他是不可能假冒,不可能做這蠢事的,這是明眼人都能看透的事。如果人常做假冒的事,自然就會被人噁心、厭憎、痛斥,那敵基督為什麽還能這樣做呢?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為了得到名譽地位什麽都不在乎了,已經不知羞耻了。敵基督為了在人心中獲得地位,就得先讓人能信任他、高看他、崇拜他。那怎麽能達到這個目的呢?他除了偽裝出一些人觀念中認為好的行為表現之外,還要模仿名人偉人的氣質,學名人偉人説話的方式,達到讓人高看仰望。這樣他們在教會中不知不覺就受到了一些人的崇拜、吹捧、擁護,人都把敵基督當作屬靈人、當作名人看待,這樣敵基督在教會中、在一部分人的心中就成為屬靈人被人羡慕敬仰了。因為多數人什麽分辨也没有,只要心裏喜歡、佩服就會崇拜敬仰。敵基督在教會中主要冒充什麽人呢?就是冒充屬靈人,因為多數人都崇拜屬靈人。在猶太教裏,那些法利賽人就是被人崇拜的屬靈人,人都崇拜他們的知識、崇拜他們的假敬虔、崇拜他們有一些好行為,所以法利賽人在猶太教中就很亨通,人都贊成。現在教會裏有一部分人也喜歡崇拜屬靈人,首先就是教會中那些信神年頭多,有一些所謂的屬靈經歷、屬靈見證的,接受過神的恩典祝福,看見過大的异象,有些奇特經歷的人,另外就是在人中間能誇誇其談、能説會道,讓人都崇拜羡慕的人,還有做事的方式、方法、原則比較合乎教會規定,外表行為比較敬虔的人,還有讓人看着對神信心很大的人,這些人被人稱為屬靈人。那敵基督是怎麽冒充屬靈人的呢?他無非就是説這些屬靈人説的話、做這些屬靈人做的事,讓人看見他是屬靈人。他説這些話、做這些事是從内心自發的嗎?不是,他是外表模仿、守規條,只是做給人看的。比如,臨到事就趕緊禱告,但他不是真心尋求、真心禱告,只是走過程,想讓人看見,説他這個人有多愛神、對神敬畏的心有多大。另外,臨到病痛該醫治他不去醫治,該吃藥也不吃。人説:「你這病要是不吃藥就有可能惡化,你該吃藥就吃藥,該禱告就禱告,憑着信心别放下本分就可以。」他説:「没事,有神同在,我不怕!」他表面上强裝鎮静不怕,滿有信心,其實内心怕得要死,只要感覺哪兒不舒服了就趕緊去看醫生治病,還不讓别人知道。如果有人發現他去看病、吃藥,他就想法找各種藉口理由掩蓋。他還常常説:「疾病臨到這是神試煉人,活在病裏就是病,活在神話裏就没病,咱不能活在病裏,活在神的話裏這病就没了。」他表面上常常這麽教導人,用神的話來幫助人,但是自己却在背後憑着人的辦法去解决。他當面跟人説依靠神、一切都在神手中,説他不怕得病,也不怕死,但心裏却比誰都害怕,就害怕得病住院,更害怕死,根本没有真實的信心。他當着人的面禱告説,「我願意順服神的主宰、順服神的安排,這一切都是出于神的,人不應該有怨言」,心裏却在想,「我這麽忠心盡本分,這病怎麽能臨到我呢?别人怎麽不得這病呢?是不是神要藉這事顯明我,不讓我盡這個本分了?是不是神厭憎我了?如果神厭憎我,那我是不是效力者呀?神是不是利用我效力啊?我以後還有没有結局了?」嘴上不敢埋怨,心裏對神産生了質疑,覺得神作的事也不一定都對,但是外表還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讓人看見即使疾病臨到他也不受轄制,依然能盡本分,依然還有順服有忠心,照樣為神花費。這是不是偽裝假冒啊?他的信心、順服都是假的,忠心也是假的,這裏没有真實的順服,也没有真實的信,更没有真實的依靠與交托。他不尋求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麽,不省察自己的敗壞性情,也不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問題,他心裏想的全是自己的肉體利益、結局歸宿,全是對神的埋怨、誤解、猜測,外表却裝出一副屬靈人的樣子,臨到什麽事都説「有神的美意,不能埋怨」。他嘴上不埋怨,心裏却翻江倒海,對神的怨言、對神的誤解、對神的質疑一個勁兒在心裏翻騰。外表看他常常讀神的話,没耽誤本分,其實在心裏已經放弃本分了。這是不是假冒?這就是假冒。

敵基督不管在什麽情况下都會假冒,他不分場合。比如,聚會的時候有些弟兄姊妹互相問候,他怎麽對待這事?「别扯閑話,聚會呢!這是什麽場合,你們還聊這個,没有敬畏神的心,嚴肅點!」有些人盡本分的時候休息一會兒,他看到了就説:「是不是又想糊弄了?想糊弄就趕緊讀讀神的話,來到神面前禱告。」弟兄姊妹切磋業務的時候,他説:「你們應該先交通神的話、禱告,之後再切磋,再交流。」聚會之前如果有人没禱告,他就得責備,就得給人下個定義,就得有個説法。處處讓人看見他很屬靈,他很較真,他對真理很認真、很追求,對本分很負責任,每天能按時讀神的話,靈生活也正常,聚會也正常,聚會時都按部就班地禱告、讀神的話、交通,從來不説閑話、不聊家常。如果有人對他説,「你頭髮長了去剪剪吧,天熱了,剪短點凉快」,他説:「長點没事,工作要緊,耽誤兩天熱不壞。」人説:「你的衣服破了,再穿出去讓人笑話。」他説:「没事,咱信神的人還怕人笑話嗎?咱都受多少苦了,大紅龍迫害的苦都忍受了,一直到了今天,咱走的就是世人弃絶的道路。因為衣服破讓人笑話這算什麽事啊?只要神悦納就行。」這話好不好?(假屬靈。)有些人看我講完道之後又提出問題讓大家交通,大家交通不出來,他就總結出一句話,説:「這下我可有個新亮光了,神吃什麽都不白吃,咱們吃白菜那都白吃。」聽没聽過這話?(没有。)他説神吃什麽都不白吃,意思是「神給咱們講道,人家那飯是挣來的,咱們什麽也交通不出來,吃白菜都白吃」。有些没分辨的人就把這話當成真理了,各處傳講,他們認為交通認識自己、追求順服神愛神等等這些大家常説的大衆的話題那不算屬靈,不算高,不算新亮光,人家這句話才是新亮光呢,這話高!這句話聽起來没錯,但細琢磨感覺噁心,是渾話。這就是那些不通靈的人還要冒充屬靈、冒充對真理有認識、冒充明白真理的人發明的話,這是不是渾話?(是。)他們專門學説講字句道理的大話、空話,并不注重實行真理進入實際,所以就下功夫專門學説屬靈道理的話,從來不解剖自己有無真理實際,這是不是假冒為善的人?這樣的人神最厭憎。

這些所謂的屬靈人,他們在一起就高談闊論,談奥秘、談認識自己、談認識神,談得可高了,聽着都不是在地上説的話,説着説着就飄起來了,不沾邊了。什麽叫不沾邊了呢?就是他們説着説着就胡説八道了,在一起比誰讀的神話多,誰在哪一篇神話上記住多少、能講多少,誰講得比别人高、比别人深,講得比别人有亮光。他們就比這個,這叫比屬靈。有時大家在一起聊天,聊聊這段時間怎麽樣或者聊點外面的事,「屬靈人」過來了,一聽大家説這些事他就拿着神的話找個犄角旮旯去讀了。一看這人是不是不合群,很怪?我跟有些人交通一會兒正題,中間歇一會兒聊點外面的事,這不是很正常嗎?這一聊,有些人不吱聲了,意思是「你交通真理我聽,你要是聊閑話我就不聽了,要是你説的時間長了我就走」。他去哪兒了?找地方禱告去了,還振振有詞,「神哪,求你收回我的心,讓我安静在你面前,不被外邦的事所吸引、所占有,不被世界潮流勾走」。這是不是挺屬靈的?人家認為這是屬靈。聊聊家常,聊聊這段時間情形怎麽樣,他就認為你這不是交通真理,都没有一句是神的話,他就走了,到神面前禱告去了。這是不是有點怪啊?這就是追求屬靈的人的假冒行為,真能假冒!他假冒的目的就是讓人看見他屬靈、他追求,他時常活在神面前,説話有亮光,追求真理,不受外面世俗轄制,不受家庭情感轄制,没有肉體的這些需要,與正常人不一樣,已經脱離了世俗、脱離了低級趣味。有些人跟外邦人説了幾句話之後,就説「不行,這外邦人就是壞,跟他們一説話,一摻和他們的事,裏面就受攪擾,得趕緊到神面前認罪、禱告,趕緊讀神的話,讓神話占有,讓神話充滿」,所以他看到外邦人、不信神的人就躲着不説話,連正常交往都没有,人家就覺得他很怪。他的根據是,「外邦人都是魔鬼,不能跟他們説話。神厭憎魔鬼,所以咱們跟魔鬼打交道,跟魔鬼走得近,神也厭憎。神厭憎的咱們就應該厭憎,神弃絶的咱們也應該弃絶」。如果看見哪個弟兄姊妹跟不信的家人或者熟人説話、談心、聊家常,他心裏就有看法了,「還是信神多年的老信徒呢,見到外邦人都不躲着點,還和外邦人走那麽近,這一看就是背叛神,臨到事肯定當猶大」,他就給人扣帽子了。有的人父母不信神但也不反對,做兒女的偶爾給父母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或者父母有病回家伺候照顧,這是很正常的事,在神那兒并不定罪。這類屬靈人——敵基督是怎麽做的?他也是這麽看的嗎?他就給你做文章了,説:「看你平時説得挺好,讓人放下情感,不受情感轄制,我看你情感更重,你父母都不信神,你得弃絶他們。」人家説:「我父母不信也没抵擋,還挺支持我的。」「支持也不行,支持也是魔鬼,你怎麽還給他們做飯呢?」「這不是人之常情嘛,給父母做幾頓飯盡點孝心,這不是挺正常嗎?神都不定罪,你定什麽罪?」「這小事神才不管呢!神不管,咱們自己應該有立場,站住見證。一看你信神這麽多年就没分辨、没身量,還能對魔鬼那麽好,情感也太重了!」這事他還能給定罪呢!什麽事他都能給人定罪、扣帽子,顯得他有身量、他追求、他有信心,結果他的家人死了他哭了多少天都起不了床,都不想信了。人説:「你不是屬靈嗎?」他説:「屬靈人不也有軟弱嗎?我現在軟弱一會兒不行嗎?」這是不是狡辯哪?假屬靈的人就能偽裝,這叫假冒。假冒没有軟弱,能順服,對神有信心、有忠心,能守住誓言,也能受苦花費,没有一點兒人看為不合適的、不理想的行為,在外表來看人都贊成,挑不出毛病,與基督徒的體統基本上相吻合,甚至没有消極、没有軟弱。當看到誰軟弱消極的時候,他常常義正詞嚴地斥責:「這點小事還能軟弱,這不是太讓神傷心了嗎?都什麽時候了,神跟咱們説了那麽多話,你怎麽還軟弱呢?你怎麽就這麽不理解神的心呢?臨到什麽事都得到神面前禱告,學習愛神,學習對神有忠心,得順服,不能軟弱。總體貼肉體,這不是悖逆神嗎?」這些話聽起來每一句都没有問題,但句句都是空話,解决不了人的問題。還説「都什麽時候了」,這跟人軟弱有關係嗎?跟人悖逆有關係嗎?人有敗壞性情,人活在肉體中,到什麽時候都會有軟弱,都會有悖逆。

敵基督想充當屬靈人,充當弟兄姊妹中間的佼佼者,充當明白真理而且能幫助軟弱的、幼小的人這樣的角色。他充當這樣的角色的目的是什麽?首先,他們認為自己已經超乎肉體、超乎世俗了,擺脱了正常人性的軟弱,超脱了正常人性的肉體需要了,覺得自己在神家中是能擔重任的人、是體貼神心意的人、是心裏被神話充滿的人,他們自詡已經達到神的要求、達到神滿意了,達到能够體貼神心意了,能够得着神口中所應許的美好歸宿了。所以,他們常常飄飄然,覺得自己與衆不同。他們利用自己能記得住的、頭腦能理解的這些字句來教訓别人,來定罪别人、定規别人,也常常用自己觀念中想象的一些做法、説法來定規别人、教導别人,讓人都去守規條、都順服他,來維護他在教會中的地位。他覺得只要自己能講一套屬靈道理、喊一些時髦的口號,能走在前面,願意出頭擔起工作,能維護教會的正常秩序,這樣就屬靈了,他的地位就穩定了。所以,在他們冒充自己是屬靈人、自詡是屬靈人的同時,他們也冒充自己無所不能、無所不及,是完全人。比如,你問他會不會打字,他説:「會,打字對我來説不算啥。」「會不會修機器?」「所有機器的原理都一樣,會修。」「會修拖拉機嗎?」「會修那土機器還算會修機器嗎?」「會不會做飯哪?」「會吃那就會做唄!」「會不會開飛機?」「没學過,要學也行,當個機長不成問題。」他覺得自己什麽都會、什麽都行。有的人電腦壞了讓他修,他嘴上説容易修,其實心裏没底,不知怎麽修,結果三修兩修把電腦裏的資料弄没了。人家問他:「到底會不會修?」他説:「之前修過,現在不知道怎麽就忘了,你找其他人修吧。」是不是挺能偽裝的?這類人就是天使長的性情,他們從來不會説「我不會」「我不能」「我不行」「我没見過」「我不知道」,從來不會説這樣的話。不管什麽事,你只要問到他,他就是不會、没見過也要編出個理由、編出個説法來,讓你誤認為他什麽都行、什麽都會、什麽都能、什麽都可以。他想做什麽人?(超人,無所不能的人。)想做無所不能的人,想冒充光明的天使,是不是這類東西?敵基督這類人因為總想冒充自己什麽都行,所以你讓他跟别人配搭,跟别人在一起切磋、商量、交通、交流什麽問題,他都做不到。他説:「我不需要别人跟我配搭,我不需要助手,我不需要别人協助我做任何的事情,我自己行,我什麽都會,我無所不能,没有我達不到的,没有我够不上的,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我是誰啊?誰像你們什麽都不會,就會一樣還不精通。我雖然只學過一樣,但是我什麽都會,一法通,百法通。論寫文章我也會,論説外語我也能説,雖然現在我一門外語都不會説,但要是學的話,學會五國外語是不成問題的。」别人問他會不會演電影、會不會唱歌跳舞,他都説會。這是不是挺能吹牛的?冒充自己無所不能、無所不會,真是天使長的本性啊!人問他信神這些年有没有軟弱過,他説:「軟弱什麽呀?神的話説得這麽明白,不能軟弱,軟弱對不起神哪,咱們應該用上十二分的勁來還報神的愛!」人説:「你離開家這麽多年想過家嗎?想家的時候會不會流泪啊?」他説:「流什麽泪啊,神在心裏呢,一想到神就不想家了,家裏不信的人都是魔鬼、都是撒但,我都禱告咒詛他們了。」人問他:「信神這些年有没有走過彎路?」他説:「神的話説得這麽明白,怎麽能走彎路呢?走彎路的都是謬妄、不通靈的人,我這樣的素質能走彎路嗎?能走錯路嗎?不會。」他認為自己什麽都行、什麽都比别人强。對軟弱消極的人他是什麽看法?他説:「軟弱消極的人都是吃飽撑的。」真是這麽回事嗎?有些軟弱消極是正常的,有些軟弱消極是有原因的,怎麽能用「吃飽撑的」這話來解釋這個問題呢?敵基督就是這樣假冒屬靈,假冒無所不能,假冒自己没有缺陷、軟弱,更假冒自己没有悖逆,從來没有過犯。

敵基督無論在什麽場合下,無論盡什麽本分,都擺出一副没有軟弱、總是剛强、充滿信心、從來不消極的架勢,讓人看不出他們的真實身量與對神的真實態度。其實,他們内心深處真的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嗎?真的認為自己没有軟弱消極、没有敗壞流露嗎?絶對不是。他們善于偽裝、善于隱藏,他們喜歡讓人看見他們剛强的一面、光彩的一面,不願意讓人看見他們軟弱的一面、真實的一面。這個目的很顯然,無非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虚榮臉面、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他認為如果在人面前公開了自己的消極軟弱,公開了自己悖逆、敗壞的一面,這會對自己的地位名譽産生極大的危害,是得不償失的事,所以他寧死也不會説自己有軟弱、有悖逆、有消極的時候,即便有一天大家看見他軟弱、悖逆的一面,看見他就是敗壞的人,一點兒變化都没有,他也要繼續偽裝。他認為如果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就是一個普通的人,是一個渺小的人,那他在人心中的地位就没有了,就會失去大家對他的崇拜仰望,那就徹底失敗了。所以,敵基督無論如何都不會向人單純敞開,無論如何都不會把權力地位拱手讓給别人,而是極力地争取,絶不放弃。每臨到事時,他就主動出頭表現自己、顯露自己,一旦出現問題,造成後果,他就趕緊躲開,或者推卸責任。如果碰到他明白的事,他就趕緊給人露一手,抓住機會讓人了解他,讓人看見他有恩賜特長,能高看崇拜他。如果臨到一件大事,有人問他對這事怎麽理解,他不輕易暴露自己的觀點,而是先讓大家説。他輕易不説是有原因的:一方面,他不是没有觀點,他是怕自己的觀點不對,説出來會被人反駁,使自己丢醜,所以他就不説;另一方面,他是没有觀點,他看不透這事,不敢亂説,怕説錯了讓人笑話,只能選擇沉默。總之,他不輕易開口發表自己的觀點就是怕暴露自己的真相,讓人看見他貧窮可憐,影響到他在人心中的形象。所以,當大家都把自己的觀點、想法、認識交通完之後,他抓住一些高一點的、比較能站得住脚的説法拿來當成自己的觀點、認識,總結一番給大家交通,以此來獲得他在人心中高的地位。敵基督十分狡猾,就是該表達觀點的時候他從來不敞開亮相自己的真實情形,不讓人知道他的真實想法是什麽,他的素質怎麽樣、人性怎麽樣,他的理解能力怎麽樣,他對真理到底有没有真實的認識。所以,在他吹牛皮説大話假冒屬靈人、完全人的同時,他又在極力地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真實身量。他從來不把自己的弱點暴露給弟兄姊妹,也從來不認識自己的不足、缺少,而是極力地掩蓋。人問他:「你信神這麽多年對神有過疑惑嗎?」他説:「没有。」「你撇弃一切為神花費有過後悔嗎?」「没有。」「有病痛的時候心裏難受、想家嗎?」「不想。」你看看,敵基督把自己包裝得特别剛强、有毅力,能撇弃、能受苦,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無瑕的人,没有任何缺欠、問題。如果有人指出他有哪些敗壞、缺少,把他當成弟兄姊妹平等對待,跟他敞開心交通,他會怎麽對待?他會極力地辯解表白,證明他没有錯,最終達到讓人看見他没有問題,他是完全人、屬靈人。這是不是假冒啊?凡是認為自己是完美無瑕的、是聖潔的,這都是假冒。為什麽説都是假冒呢?你們説,敗壞人類有完美無瑕的人嗎?有真正聖潔的人嗎?(没有。)肯定没有。人被撒但敗壞太深,天生又不具備真理,怎麽能達到完美無瑕呢?只有神才是聖潔的,敗壞人類都是污穢的。如果有人假冒是聖潔的,説自己是完美無瑕的,這是什麽人啊?是魔鬼,是撒但,是天使長,就是地道的敵基督。只有敵基督才會稱自己是完美無瑕的人、是聖潔的人。敵基督認不認識自己啊?(不認識。)他不認識自己,那他會交通認識自己嗎?(不會。)有没有敵基督會交通認識自己的?(有。)哪類人哪?(假冒為善的人。)對了,這種人假裝認識自己,還上綱上綫給自己扣幾個大帽子,説自己是撒但、是魔鬼,假裝認識得挺深刻,這是不是假屬靈?是不是假冒為善的人?他交通認識自己是真實認識自己了嗎?(不是。)那他是怎麽認識自己的?(敵基督談認識自己不説自己的實情,只是説些空洞的話、道理的話,一點兒不實際,好像有多深的認識,但没有看見他怎麽懊悔。)這是真實的認識自己嗎?一點兒真實的懊悔都没有,達到恨惡自己的果效了嗎?没有懊悔,没有恨惡自己,這就不是真實的認識自己。敵基督認識自己,那就是在大家都公認的、都看見的事上談點認識,同時還為自己詭辯表白,讓人感覺他也没什麽錯,還能談認識自己,人就更高看他了。人看到他没有犯錯誤還能省察自己認識自己,就會認為「他如果真犯錯誤了就更能認識自己了,這才是敬虔的人哪!」他這樣做達到的後果是什麽?把人迷惑了。他并不是真實地解剖、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讓别人從中得着教訓,而是藉着交通認識自己讓人更高看他了,這是什麽性質啊?(見證自己迷惑人。)對了,這就是迷惑人的,這哪是認識自己啊?這是徹頭徹尾的欺騙,是藉着談認識自己這個做法來迷惑人,讓人覺得他屬靈、他認識自己,達到讓人高看他崇拜他,這是卑鄙齷齪的做法,這就是敵基督的邪惡。

在教會當中有一部分盡本分的人,他們明明擔任不了有技術含量的工作還要硬充數,認為自己學過相關的業務,自己懂這項專業,懂行,便强行地擔任這樣的工作。一方面他不明白真理,另一方面,他在不明白真理的基礎上還不與其他人交通、配搭,更不尋求真理原則,硬要説自己明白、知道。那懂業務、懂行跟明白真理原則有没有區别?懂業務、懂行是不是就是明白真理原則了?(不是。)這些不通靈的人就認為懂業務了就是明白真理原則了,就可以大膽地放開手脚做了,就可以誰的話都不聽了,不用按着神家規定去做了,這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别人不能插手、不能過問,他做成什麽樣就是什麽樣,就以他的為標準了。這是不是敵基督所為?這個問題嚴不嚴重?只懂業務不明白真理,盡本分會産生什麽後果?(攪擾教會工作。)只是攪擾嗎?會不會狂妄自大啊?會不會做出羞辱神的事啊?(會。)你現在盡本分,達到的果效是能够見證神,不是純粹地搞業務,只不過是藉着你盡的本分來達到見證神的果效,所以你那個業務只是為這項本分服務的。業務不代表真理,你業務精通了也不代表你明白真理了,不代表你能按照真理原則去做了。有些人就較這個勁,他説:「我來到神家,我懂業務,我懂行,神家就應該重用我、高看我,不應該駁我的面子,也不應該在我的業務範圍内插手任何的事,應該我給大家上課才對,神家不應該讓一些不懂行的人來跟我配搭,這些人不配跟我配搭。」這想法對不對?(不對。)别人不配與他配搭,這是不是敵基督的想法?神家没有人配與你配搭,那你配盡這個本分嗎?你是誰呀?你被成全了?你還不配盡這個本分呢!神高抬,你才有機會盡這個本分。你盡這本分的原則是什麽你應該明白,現在是在見證神,不是在搞業務,你懂那點業務只是用來效力的,是用來服務于這項本分的。所以你盡的本分無論技術含量有多高,一定要全部都圍繞真理原則,能達到見證神的果效。如果達不到這個果效,你盡的本分羞辱神了,那你的技術還有用嗎?還有價值嗎?就没價值了。所以,你别把你那點業務、技術看成是真理,那不是真理,不值得人寶愛。神家要是不用你,神要是不高抬你,你那點業務、技術什麽都不是,那些比起真理,一文錢不值!

敵基督的假冒可以説是敵基督這類人為達到在人心中擁有一席之地的一個手段,他們利用假冒這個手段去迷惑人、誤導人。這類人能假冒,一方面説明他們根本就不接受真理、不承認真理,另一方面,對這些人有一個更現實的説法就是這些人不通靈。什麽叫不通靈呢?就是聽不懂神的話,聽不明白真理。就因為他不明白真理,所以他不知道神到底喜愛什麽樣的人,然後他自己就想象出這樣一個屬靈人來假冒、偽裝,來做這樣的人,認為這樣就能讓神喜愛、讓人喜愛。其實正好相反,這樣的人正是神所厭憎的對象,也是神定罪的對象。所以,你們别做這樣的人。你如果也想做這樣的人,也常常這樣假冒、偽裝,這樣迷惑人,那你是在走敵基督道路。你得學會説:「我有軟弱,我有消極,我有敗壞性情,我就是個普通的人,我并不高大,我有很多事不懂、有很多事不會,我也常常軟弱,也常常被撒但迷惑,陷入撒但的試探之中。在學技術的事上,我頂多就擅長一兩樣,就能學個一般化,自己會這點業務技術,有這點特長,也就是一個普通人,素質不高,悟性也一般。在真理的事上,神交通到哪兒我就明白到哪兒,神不點破的、不説透的我都悟不到,我這素質就是一般。弟兄姊妹選我做帶領、選我做組長,這是神高抬,并不是我比别人强,我没什麽可誇的。」你們會不會這麽説?有没有這麽説過?心裏是不是這麽想的?如果你心裏常常覺得自己很偉大、很了不起,自己與衆不同,是人中龍鳳,在哪個人群裏都不一般,都是拔尖的,在哪個人群裏呆上一兩個月,自己的特長、才能、素質、悟性就都被衆人看見了,都比一般人高,如果你心裏常常這麽衡量定位自己,那你這個人很危險,也很麻煩。

整個人類中間没有幾個真能明白真理的,更談不上什麽完全人、什麽無所不能了,每一個人都是普通人。有些人認為自己不普通,那這個不普通是怎麽産生的?就是他有一樣擅長的東西,有的擅長唱歌,有的擅長表演,有的擅長技術,有的擅長出力,有的擅長交際,有的擅長政治,有的擅長經商,等等,這些都與真理無關,但是這些東西常常給你一種錯覺,讓你誤認為自己與衆不同。為什麽讓你誤認為自己與衆不同這是個錯誤的事呢?就是你所擅長的這些東西,這個所謂的與衆不同它不代表人能明白真理,不代表人在明白真理的事上能够高過常人,也不代表你追求蒙神拯救被成全具備優厚的條件,不代表這個。你們得認清這事啊!從神開始説話、作工到現在,神説了無數的話、作了無數的工,整個敗壞人類中間有没有一個人從神的説話當中看見神是造物的主、神所説的話都是真理?有没有一個人能從神的説話當中看見神的身份與地位而站出來見證神的身份地位的?没有一個!這個事實就證實了,先不説整個人類有撒但的敗壞性情,就是整個人類的素質、頭腦、悟性都不具備領受真理的條件。有些人説:「不具備領受真理的條件,那為什麽現在我們還明白點真理呢?」那不就是因為我説的太多了嗎?説得我都有點不想説了,我都説煩了。我每次跟你們説話、交通都得分大題、中題、小題,一個勁兒地往細了講,就這樣你們還不明白呢,那你們是什麽素質啊?有些人到現在還特别狂妄自是,你還有什麽可狂的?我看你們多數人没有讓人欣賞的地方。各項帶有技術性的工作作了多少年了,你們現在有幾個真明白真理原則,能够守住真理原則,能按真理原則去做的?不管哪一項工作都作不好,都得上面親自指導,不指導都不行,哪項工作不跟進、不指導,哪兒就出問題。你們説這樣的人有什麽可誇的?没有可誇的,還處處假冒自己是完全人,屬靈、偉大、至高無上,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你們真够麻煩的!不管交通什麽話題都得細説,越細越好,説得簡單一點兒都不行,人就這個素質,就這點悟性,都可憐到什麽地步了,還覺得自己不錯呢。這一條就交通到這兒。

③ 凌駕于一切之上

接着交通第三條,凌駕于一切之上。敵基督無論做什麽都想凌駕于一切之上,這是敵基督本性最突出的表現。凡是想凌駕于一切之上的,這個問題可就嚴重了,這就是地地道道的敵基督。什麽叫凌駕于一切之上?敵基督有撒但、天使長的實質,他生來就不願意做凡人、做普通人,如果讓他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過普通日子,他心裏不甘、不安分,就總要折騰。他折騰什麽呢?就是要弄出點動静、弄出點花樣來顯給人看,讓人知道天地之間還有他這麽一號人物。他要出名,讓别人知道他就像外邦人説的非池中之物。非池中之物的都是什麽東西?是邪靈、污鬼,天使長、撒但、魔鬼。敵基督生來就不喜歡過安分的日子、過普通人的日子,不是安安静静地守住自己的本分,老老實實地做一個普通人,他不安心做這樣的人。所以不管他外表怎麽表現,他内心深處總是不安分的,他要做一些事。做哪些事呢?做一些讓一般人意想不到的事,他就喜歡出這個風頭,寧肯受點苦付點代價也在所不惜。俗話説「新官上任三把火」,敵基督做了帶領後,他非要做出點奇迹搞點「政績」來證明自己不是凡夫俗子。這裏有一個最嚴重的問題是什麽?雖然他是在教會做事,雖然打着盡本分的旗號,但是他從來不向神尋求該怎麽盡本分、怎樣作好教會工作,也不認真查考神家是如何規定的,真理原則是什麽,怎麽做對神家工作有利,怎麽做能讓弟兄姊妹受益、能不羞辱神、能達到見證神、能使教會工作順利進展、能保證工作不出現紕漏,他從來不問這些事,也不打聽這些事,他心裏也没有這些事,不裝這些事。那他打聽什麽?他心裏裝的是什麽?他裝的是如何能在教會中顯出自己的才能、顯出自己的與衆不同、顯出自己的領導風範,讓人看見他在教會中是頂梁柱,教會離不了他,有他這樣的人在,教會各項工作才能順利進展。從敵基督的表現、做事的動機源頭上來看,他把自己放在什麽位置上了?就是凌駕于一切之上。敵基督凌駕于一切之上有什麽表現?(誰都不服,總想自己説了算,讓别人聽他的。)誰都不服這裏面就有問題,這裏面有文章。就是他作教會工作不是在盡本分,也不是體貼神的心意,所以他覺得不用尋求真理原則、不用管教會的規定是什麽、不用管神家要求的原則是什麽,就是我説一句話他都不搭理。他本着什麽原則呢?本着服務于教會、服務于弟兄姊妹這樣的原則、這樣的出發點去搞自己的事業。只要在教會、在弟兄姊妹中間能够站穩脚跟,産生威望,掌握話語權,那就足够了,就達到他所謂的盡本分的果效了。他的目的是什麽?不是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體貼神的負擔,而是服務于教會、服務于弟兄姊妹的同時要掌控這一切。為什麽説是要掌控這一切呢?就是他在做事的過程中先達到站穩脚跟了,有一定的名望了,聲譽高了,有話語權、有决定權了,他就可以架空神,取代神的位置了。在他的勢力範圍之内,他把道成肉身的神架空,變成傀儡,這就叫凌駕于一切之上。這是不是敵基督做的?這就是敵基督所為。敵基督利用盡本分的機會充分地表現自己的恩賜才能、表現自己與衆不同的想法做法來收買人心,獲得更多人的關注,然後達到在教會中有話語權、有决策權,也有控制權,這就導致許多人都聽從他順服他,神倒成了局外人,這是不是把神架空了?敵基督做事要達到的就是這個目的,凡是敵基督掌權的地方最終都是這個後果。

如果一處教會有敵基督掌權,那處教會的弟兄姊妹都是什麽情形?只聽敵基督的,做任何事只守規條,不明白真理,也不尋求真理,無論受多大苦付多大代價,在生命進入上没有絲毫長進。這樣的教會就是我去了也得被弃絶。而敵基督在他們中間名義上是帶領,其實成為他們的主、成為他們的神了。敵基督控制哪處教會,在那處教會真理與神就被架空了。這就是敵基督凌駕于一切之上的意思。這是不是嚴重了?敵基督把一處教會的人控制了,外人再去作工作的時候,這些人説什麽、做什麽是不是都得看他主子的眼色?他們是統一指揮、統一行動,誰也不敢亂説話,主子的一個眼色,他們看完就明白是什麽意思了,就能照做。我要是問他們一件事,他們之間對話都講自己的方言,意思就是不想讓你知道,迴避你,你是外人。這是不是有問題了?迴避這是什麽性質?這就是敵基督的性情、敵基督的實質,他要控制教會、控制人。敵基督無論做什麽,他完全不會按着真理原則行事,更不會考慮神家利益,他是在搞獨立王國、搞自己的經營。這哪是盡本分?這就是打着盡本分的旗號搞獨立王國。敵基督有這樣的本性,他即使主觀意願上没説喜愛地位、要地位,但他一做事、一伸手就奔敵基督那個道路去了,鬼性就出來了,就要搞獨立王國,他一做事就要搞自己的經營,一做事就要按自己的方式方法來。上面安排什麽事,到他那兒不是落實,而是研究、斟酌、交通。交通是什麽目的?讓大家商量探討這個事通不通過、可不可行,而不是落實。神説的話、作的事都是真理,到他那兒就給變了,變成他研究的對象了。他拿來研究、分析、探討,最後讓大家把神對人的要求、神的安排都給否了。在他心裏認為,「你不是真理,你就是個普通的人,你説話不算數,在我管轄的範圍之内你想説了算,門兒都没有!我是現管就得聽我的,我有絶對的話語權,有絶對的决策權,你在這兒就得被架空。在我的作工範圍、勢力範圍之内,一切都得由我説了算,即使你明白真理,説的都是真理,到我這兒也不好使!」這是不是敵基督、魔鬼?所以,到敵基督的地盤,教會工作安排、上面的要求、真理原則一概落實不下去。落實不下去怎麽辦?落實不下去的那個教會,帶領工人就有問題了,這些絆脚石、擋道的就該處理了。你以為神家拿你没辦法嗎?神家能用你就能處理你。你以為這是世界呢,你有勢力、你横行霸道、你够狠毒、你够霸道够凶惡,人就都拿你没辦法了嗎?你看錯了!這是神家,神家是真理掌權,對人是有原則的,用你是神家,不用你、淘汰你還是神家,用不用你都是神一句話的事。你要是在這兒攪擾、打横,最後的結果就是被淘汰;你要是好好效力,安安分分地、老老實實地呆着,那神家就留着你效力,看你效力結果如何。

敵基督搞獨立王國的實質就是凌駕于一切之上,無視神,無視真理,無視教會規定,他們只服務于教會這個名稱,只服務于神家這個稱呼,也只服務于弟兄姊妹這個團體,而從來不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更不是追隨神、順服神的話,這就是搞獨立王國。這是敵基督的實質,這個實質就是凌駕于一切之上。那這個實質是被定罪的還是被贊成的?(被定罪的。)既然是被定罪的,那這樣的人在你們中間就應該被弃絶。有些糊塗蟲、愚昧人、瞎眼的人看到這樣的人就追隨,就吹捧,就景仰崇拜,甚至都想俯伏,真是蠢到家了!他能把你領到哪兒去?他領你那就跟大紅龍領你一樣,不把你領到溝裏、領到無底深坑裏就不算完。他把你禍害糟蹋完了就該踹你了,你什麽也得不着,你信神就白信了。你們要是瞎眼看不透這類人,還聽從、順服、跟隨這樣的人,那你們可就愚昧到家了,就該死了。那碰到這類人該怎麽辦?在教會中又能偽裝,又能假冒,又能在做一切事的時候凌駕于一切之上,藐視真理、藐視神、藐視教會規定,對這樣的人大家應該站起來對付、弃絶,他要是能老老實實在神家中效力,那就留他效力,他要是不老實總打横,就應該執行神家行政把他清理出去。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三日

上一篇: 第九條 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九)

下一篇: 第十條 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一)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一、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二、當行一切對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該做毁壞神工作利益的事,當維護神的名、神的見證、神的工作。三、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産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為人所獻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

第一百零八篇

在我的裏面一切得以安息,一切得以自由,凡是在我以外的都不能得以自由、得以喜樂,因我的靈不在這些人身上,這些人稱之為無靈的死人。而在我裏面的我稱之為有靈的活人,是屬于我的,必歸于我的寶座。凡是效力的、凡是屬魔鬼的都是無靈的死人,都得廢去歸于烏有,這個是我經營計劃的奥秘,是我經營計劃…

第一百零五篇

人都因着我説話的原則,因着我作工的方式,而對我加以否定,這正是我這麽長時間説話的目的(是針對所有的大紅龍的子孫説的),是我智慧的作工方式,是我對大紅龍的審判,這是我的計謀,没有一個人能完全看透。在每一個轉折點,也就是在我經營計劃的每一個過渡階段,都要淘汰一些人,是按着我工作的順序…

第十四篇

在神的話當中,人不曾摸着什麽,只是在「寶愛」神話的外皮,却并不知神話所含的真實含義。所以,雖然多數人也喜愛神的話,而神却説其并不寶愛神的話,因為在神看來,雖然神話寶貝,但人却嘗不到真實的甘甜,所以只好是望梅止渴,以除去心中的貪婪之心。在所有的人中間,不僅有神靈的運行,當然也有神話…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