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十 神選民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方面的經典話語

十 神選民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方面的經典話語

(四)如何認識神作工與人作工區別方面的經典話語

73 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類的工作,也是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就是說,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聖靈作工的動態與趨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後而接續的,不是帶領時代的,也不是代表聖靈在整個時代的作工動向的,只是在作人該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經營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經營工作中的項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盡的本分,與經營工作無關。由於身分與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儘管都是聖靈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總有明顯的實質性的區別,而且聖靈在不同身分的作工對象身上所作工作的輕重程度也各所不同,這就是聖靈作工的原則與範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74 神的說話不能說成是人的說話,人的說話更不能說成是神的說話,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這在實質上都有區別。或許你看了這些說話之後並不承認是神的說話,只承認是人所得的開啟,那你就太無知了,神的說話怎麼能與人所得的開啟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說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奧祕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啟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奧祕。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75 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開展新時代的工作,接續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職分以內的工作,並不能超出這個範圍。若沒有神道成肉身來作工,人就不能結束舊的時代,也不能帶來新的時代。人作的工作只不過是一些分內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並不能代表神來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來完成他該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誰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當然我所說的話都是針對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76 有的人會問:為什麼開闢時代非得神自己親自作呢?難道受造之物就不能代替嗎?……假如讓受造的人類去結束時代,在人看或在撒但看,這僅僅是在抵擋或背叛神,不是在順服神,這樣,人作的工作就成了撒但的把柄,人只有在神親自開闢的時代中順服跟隨,撒但才能完全服氣,因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我說你們只要跟隨、順服即可,別的工作不需你們作,這就叫各守本分,各盡功用。神作神自己的工作,不用人代替,也不參與受造之物的工作,人盡人自己的本分,不參與神的工作,這才叫順服,這就是打敗撒但的證據。在神自己開闢完時代之後,他不再親臨人間作工,這時,人才正式開始進入新時代來盡自己的本分,來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這些都是作工原則,誰也不得違背,只有這樣作才合情合理。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來作,他是開展工作的,也是結束工作的,他是計劃工作的,也是經營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聖經裡說的,「我是初也是終,我是撒種的,也是收割莊稼的」。這一切的關乎他經營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來作,他是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主宰,沒有一個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沒有一個人能結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創世,便會帶領整個世界來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結束整個時代,來成就他的所有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77 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將人作到一個地步,但並不能將人帶入永遠的歸宿之中,人不能決定人的命運,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與以後的歸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於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著,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78 人作的工作只代表有限的範圍,神作工作並不是向某一個人說話,是面對全人類說話,是面對所有接受他話的人說話,宣布結局是宣布所有人的結局,不是說某一個人的結局,他不偏待任何一個人,也不與任何一個人過不去,他是對全人類作工、說話,所以說這次道成肉身已將全人類都各從其類,已審判了全人類,為全人類都安排了合適的歸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79 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經營計劃要作的工作,是關乎到大的經營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聖靈使用的人)都是供應個人的經歷,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後又另外找出經歷的路,在聖靈的帶領之下來帶領別的弟兄姊妹。這些人所供應的都是個人的經歷,或是屬靈人的屬靈著作,雖然是被聖靈使用,但他們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關乎六千年計劃中大的經營的工作,只是在各個不同的階段被聖靈興起來帶領在聖靈流裡的人,直到他們能盡的功用結束,或直到他們的壽命結束。他們作的工作僅是為神自己預備合適的道路,或者接續神自己在地上的經營中的一項,就這些人作不了經營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開闢更新的出路,更無人能將神舊時代的工作都結束。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並不能代表神自己來盡職分。因他們作的工作與神自己作的工作並不相同。開展時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無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聖靈的感動或開啟之下來作工,這些人所帶領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實行的路與人該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經營,不代表靈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80 被聖靈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廢去一些舊時代的工作,但他們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時代的性情與新時代的心意發表出來,只是為了廢去舊時代的工作而作工作,並不是為了作新的工作來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們無論廢去多少老舊的作法,或帶來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時,不公開宣布廢掉舊時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開展時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當,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發表他所帶來的工作,直接作他原來要作的工作,發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於以往的時代,他的作工也不同於以往的時代,但在他自己來看,僅僅是接續工作、進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發表他的話語,直接帶來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則是經過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別人的基礎上來加深認識,系統實行。就是說,人所作的工作的實質就是「按部就班」,「穿著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聖靈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親自開闢出來的路之上的。所以,人總歸是人,神總歸是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81 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與以前那些先知、使徒作的工作有什麼區別呢?大衛也被稱為主,耶穌也被稱為主,他們作的工作雖不相同,但稱呼相同,你說為什麼他們的身分不相同呢?約翰看見的是異象,也是出於聖靈的,他能說出聖靈要說的話,為什麼約翰的身分跟耶穌的身分不一樣呢?耶穌說的話能完全代表神,是完全代表神作工,約翰看見的是屬於異象,他不能完全代表神作工。為什麼約翰、彼得、保羅說了很多的話,而耶穌說的話也很多,他們的身分卻有區別呢?主要是因為他們作的工作不一樣。耶穌代表的是神的靈,是神的靈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時代的工作,是無人作過的工作,他開闢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華,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羅或大衛不論他們被稱為什麼,他們僅僅代表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或是奉耶穌或耶和華的差遣。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再多,行的異能再大,也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靈,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穌或耶和華開展的時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畢竟他們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

82 約翰只作了開頭的工作,更多的新工作都是耶穌作的,約翰也作了新的工作,但他並不是開闢新時代的。……約翰雖然也是講「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也是傳天國福音的,但他的工作並未進深,只是開頭,而耶穌開闢了新的時代,還結束了舊的時代,但是也成全了舊約律法,他作了比約翰更大的工作,而且他是來救贖整個人類的,他作了這步工作。約翰他只是鋪好了路,雖然他作的工作也很大,說的話也很多,跟隨他的門徒也不少,但他的工作只給人帶來一個新的起頭,人並未從他得著生命、道路或更深的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約翰是一個大的先知(以利亞),他為耶穌的工作開闢了場地、預備了人選,是恩典時代的開路先鋒。分辨這些從正常人的外殼根本看不出來,更何況約翰作的工作也相當大,而且約翰是聖靈應許的,他作的工作是聖靈維護的,這樣,只有從他們所作的工作來分辨各自的身分,因為從人的外殼沒法辨認人的實質,人也沒法認準到底什麼是聖靈的見證。約翰與耶穌作的工作不一樣,工作性質不一樣,應從這些看他到底是不是神。耶穌作的工作是開頭、繼續、結束、成就,作這幾步工作,而約翰僅僅是開頭。耶穌開始是傳福音,傳悔改的道,之後給人受浸、給人醫病趕鬼,到最終把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完成了他整個時代的工作。他也各處給人傳道,傳天國福音,這一點和約翰相同,不同的是他開闢了新的時代,把恩典時代帶給了人。在恩典時代人該實行的、人該走的路都從他口裡說出來,最終他完成了救贖的工作。約翰卻作不了這工作,所以耶穌是作了神自己的工作,他才是神自己,直接代表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83 在神性裡作工是代表神,但在人性裡作工就是神使用,就是說,「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在實質上並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的開端,神的靈都親自說話,開始新的時代,把人帶入新的起點,在他說話結束以後,就是神在神性裡的工作結束了,以後人都隨著被神使用的人的帶領進入生命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

84 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聖靈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間興起的、為了帶領所有神選民的人,也是神興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這樣一個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對人所要求的、聖靈在人中間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藉著這個被神使用的人來完成了。可以這樣說,神使用這個人的目的是為了所有跟隨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達到神的要求。因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語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興起一個被使用的人來作這樣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使用人的說法》

85 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說成是神帶領人的一個媒介,是神與人之間溝通的「翻譯官」。所以說,這樣的一個人不同於任何一個在神家做工人或做使徒的人。同樣都可說成是事奉神的人,但被神使用的人與其他工人或使徒在工作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有著很大的區別。從工作的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來說,被神使用的人是神興起的,是神為自己的工作而預備的,是配合神自己作工的。他的工作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替代的,是神性作工的同時必不可少的人性配合的工作。而其他的工人或使徒作的工作只是在傳達落實每個時期對教會的諸多方面的安排,或者是作維護教會生活的一些簡單的生命供應的工作。這些工人或者使徒不是被神指定的,更稱不上是聖靈使用的人,這些人都是在教會中選拔出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培養訓練,合用的繼續留用,不合用的打發回原處。……而被神使用的人是神所預備的具備一定素質有人性的人,是聖靈提早預備成全的,完全是聖靈帶領,尤其在作工方面更是聖靈支配、聖靈掌管,所以在帶領神選民的路上不會有偏差,因為神必定會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任,無論何時他都在作著自己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使用人的說法》

86 這些先知與被聖靈使用的人的說話與作工都是在盡人的本分,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是人當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說話與作工是在盡職分,雖然他的外殼也是一個受造之物的外殼,但他作工並不是在盡功用,而是在盡職分。本分是針對受造之物說的,而職分則是針對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這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並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盡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經營,是在盡職分。所以,儘管有許多使徒是被聖靈使用的,也有許多先知是被聖靈充滿的,但他們的作工與說話僅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儘管他們的預言高過道成肉身的神所說的生命之道,甚至他們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們仍是在盡本分,而不是在盡職分。人的本分是對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達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則是與經營相關的事,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道成肉身的神無論是說話或是作工或是顯神蹟,總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經營工作中的大的工作,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經營工作中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沒有了神的經營,也就可以說,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職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盡職分是在經營人,而人盡本分則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是為了滿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談不上在盡職分。對於神的原有的本質即靈來說,神作工作是在經營,而對於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殼的神來說則是在盡職分,無論他作什麼工作都是在盡職分,人只有在他的經營範圍內、在他的帶領之下盡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

87 人作的工作代表人的經歷與作工人的人性,人所供應的、人所作的工作就將人代表出來了,人的看見、人的推理、人的邏輯,還有人豐富的想像都包括在人的作工裡。尤其是人的經歷更能將人的作工代表出來,在人身上他所經歷的有哪些在他的作工裡就有哪些成分,人的作工能發表人的經歷。……人所發表的都是人所看見的,是人所經歷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觀念也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作的工作無論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經歷、人的看見或人能想到的、能構思的這個範圍。神所發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達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維所不能及的,他是發表他帶領全人類的工作,並不關乎人的細節經歷,而是關乎到他自己的經營。人發表的是人的經歷,神發表的是神的所是,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達不到的。人的經歷是在神發表所是的基礎上而有的看見與認識,這些看見與認識都被稱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與素質的基礎上發表出來的,所以也稱為人的所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88 人所經歷的真理的範圍都因著個人的不同條件而不同,這樣,對於同一個真理不同的人所發表的認識也不相同,就是說,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並不能完全代表聖靈的意思,不能將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發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經歷非常接近聖靈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僕人,作神所託付的工作,人發表的只能是在聖靈開啟之下的認識與人親身經歷所得的真理,人並沒有資格也沒有條件作聖靈的出口,也沒有資格說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則,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經歷,都具備不同的條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聖靈開啟之下的全部經歷,這經歷只能代表人的所是,並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聖靈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成是聖靈所走的路,因為人的作工並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與人的經歷並不完全是聖靈的意思。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個規條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隨的人大多數也都是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生活,經歷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幾種,並不能與聖靈的作工相比,不能與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為人的經歷畢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無論怎麼作都沒有規條,怎麼作都不局限在一個方式中,沒有一點規條,都是自由釋放,人跟隨多長時間對他的作工方式都總結不出規律來。雖然他的作工滿有原則,但又總是在新的方式中,總有新的發展,而且是人所達不到的。神在一個時期能有幾項不同的作工,有幾種不同的帶領,使人總有新的進入,總有新的變化。你摸不著他作工的規律,因為他作工總在新的方式中,這樣跟隨神的人才不陷入規條中。神自己作的工總是在迴避人的觀念,也是在回擊人的觀念,真心跟隨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著性情的變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規條的轄制,不受任何宗教觀念的限制。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89 你們得會區別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從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見什麼?人的作工中人經歷的成分多,人發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發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與人的所是並不一樣。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經歷、人的身世(人一生當中有哪些經歷或遭遇,或者有哪些處世哲學),在不同環境中生活的人發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經歷過社會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麼生活的、如何經歷的,都能在你的發表中看出來,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社會閱歷。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卻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卻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裡包含著並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祕,他發表的並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並非周遊列國但卻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卻發表出高於知識、高於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並沒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卻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於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於他來說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並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說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並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並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並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夠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90 神發表神性的所是這是神的本能,無論是在肉身發表還是靈直接發表,這是神的職分;人在神的作工中或作工後發表人自己的經歷或認識(即發表人的所是),這乃是人的本能,是人的本分,是人應該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91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經歷,人所作的工作代表個人的經歷,每個人都是講個人的經歷,神能直接發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經歷真理之後才能發表出相應的經歷來。神作工沒有規條也不受時間、地理的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發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隨便作;人作工是有條件有背景的,否則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發表出對神的認識或對真理的經歷來。是神自己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只要對照你就知道人與神作工的區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92 人的作工是尋求、摸索,都是在別人的基礎上模仿或推敲,以至於有了更深的進入;神的作工就是供應他的所是,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不是在任何一個人的作工上有所認識而供應教會,而是根據人的情形作現時的工作。所以,這樣作工就比人作的自由幾千倍,甚至在人看像「不守本分」一般,想怎麼作就怎麼作,但所作的工作都是新的工作,但你該知道,神道成肉身作工從不憑感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五)》

93 歷代以來被神使用的人都有正常的思維,都有正常的理智,懂得為人處事的原則,有正常人的觀念,具備了所有正常人該具備的東西,多數都是才華出眾,天生聰明,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作,就是以他們的才華來作,都屬於恩賜,是神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借題發揮,利用他們的長處為神效力。但是神的實質就是沒有觀念,沒有思維,不摻有人的意思,甚至缺少正常人所具備的。就是說,就連為人處事的原則都不通,今天的神來在地上就是這樣,作工、說話不摻有人的意思,沒有人的思維,直接體現靈的原意,直接代表神作,就是靈出來作事,不摻有人的一點意思。就是說,神道成在肉身直接帶著神性,沒有人的思維,沒有人的觀念,不懂得人的處世原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

94 人作工作需長時間地培養、成全才可使用,而且需要的人性特別高,不僅能維持正常人性的理智,更得明白許多處世的原則與規律,更得學習更多的人的智慧與倫理知識,這是人該具備的。但神道成肉身不需具備這些,因他作的工作不是代表人,不是作人的工作,而是直接發表他的所是,直接作他該作的工作(當然是在當作的時間作,也不是隨意亂作,而是在該盡職分的時候開始作工),他不參與人的生活,也不參與人的工作,也就是說,他的人性之中不具備這些(不具備這些也不影響他的工作),他只在該盡職分的時間來盡他的職分,不論地位如何,他只是一味地作他該作的工作,不論人對他如何認識,不論人對他的看法如何,這些並不影響他的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三)》

95 人所交通的是交通個人的看見、個人的經歷,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礎上發表人的看見、人的經歷,他們的責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說話之後找出當實行的、當進入的再供應給跟隨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進入與人的實行,當然,這些作工裡也摻有人的經驗教訓或人的一些思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96 若沒有神自己作工,只有人的作工,你就知道人講得高,誰也達不到,說話的語氣、處理事的原則、作工老練穩重誰也達不到。對這些人性高的人你們都佩服,而在神的作工說話中你看不見他有多高的人性,而是普普通通,作工時既正常又實際但凡人又不可估量,從而使人產生了一種敬畏的心。在人的作工裡面或許人的經歷特別高、人的想像推理特別高,而且人性特別好,這只能達到讓人佩服,但並不是敬畏與恐懼,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經歷特別深、可實行真理的人,但無論如何不能達到敬畏,只是佩服、羨慕,而經歷神作工的人對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覺他作的工是人達不到,也是人沒法測度的,感覺新鮮又感覺奇妙。人經歷神的作工,對他的第一認識就是「深不可測」、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覺地對他產生了敬畏,人感覺到他所作的工作奧祕,不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只希望能達到他的要求,滿足他的心意,並不希望能夠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維、人的想像,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97 人有經歷或認識並不是出於先天的恩賜或出於人的本能,而是因著神的帶領與神直接的牧養。人只有接受這些牧養的器官,並沒有直接發表神性所是的器官。人並不能做源頭,只能做接受源頭之水的器皿,這是人的本能,是作為人所該有的器官。人若失去了接受神話的器官,失去了人的本能,那人也就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失去了一個受造的人的本分。人若在神的話上、作工上沒有認識,沒有經歷,那人就沒有了自己的本分,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也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的尊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98 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