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安徽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安徽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161例)

297 懷遠縣馬城鎮孝儀鄉王××,女,70歲,一次得救派信徒,全家信。以下是她本人的自述:

1999年4月初,有人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我大兒媳(一次得救派的教會小帶領)得知後便拚命地攔阻,將我拉回原宗派。1999年4月下旬,又有人給我大兒媳傳神末世作工,她拒絕接受,還說:「我下地獄也不跟你們信……」並隨後褻瀆神,還咒罵傳福音的人。1999年夏,我大兒媳在地裡栽芋頭時突然舌頭長伸,口吐白沫昏死過去,後經醫治好轉。我大兒也未醒悟,還在外散佈謠言說:「這是邪教……」就在2000年9月14日,我兒發燒,舌頭也伸可長,去醫院檢查只說是感冒,在同年9月24日痛苦地死亡,死時鼻、嘴約流兩小時的血膿,我兒死時年僅47歲。我深感懊悔,醒悟過來,要求神家重新接納我,可大兒媳還死纏不放,但神又一次給了我機會,使我重新回到神家。2001年7月,我大兒媳整夜睡不著覺,便三番五次地吃安眠藥,每吃一次都昏睡兩至三天,8月8日醒來時跑到水塘裡尋死,被人拉起。8月9日,她又趁人不注意用菜刀割自己的脖頸,縫了8針,後來她又痛苦地從家裡往井邊爬想尋死,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醜態百出。2001年8月15日,我大兒媳終於痛苦地死亡。(自1999年夏以來,我兒媳曾昏死20多次,死時49歲。)神的性情真是不容觸犯!

298 南陵縣弋江鎮周××,女,61歲,因信稱義派錢財保管員。1997年上半年,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她,她不接受,同年10月又傳給她,她說:「我們信的不是一位靈,你們信錯了。」並陪著帶領連夜封鎖了好幾處教會。1998年1月,周××大腿上就開始長硬塊,有杯口那麼大,緊接著屁股上也長一個有杯口那麼大的包,腰上長一個有5斤多重的西瓜那麼大的包,致使她只能彎腰走路,3個包都長在右邊,到醫院去了8次,醫生都不敢動手術,都說從沒見過這麼大的包。1999年2月,她腰上的包破了,血和膿流了一痰盂,6月份才痊癒。2000年12月,福音再次傳給她時,她接受了,認識到自己以往是抵擋全能神所遭的報應,並懊悔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

299 阜陽市老廟鎮王××,男,60歲,原是真耶穌教的信徒。1999年8月,他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他跟了一個多月,因對神話懷疑信不來就退去了,並對妻子說:「神話不應驗,把你的腿打斷!」又說些褻瀆神的話。後來,王××還罵家人和弟兄姊妹,並要報告公安局。2001年8月,王××得了肺癌,但他仍不悔改。一天,王××和世人胡說八道講信全能神之事,不一會兒他栽昏過去,舌頭咬爛了,痊癒後一個多月他又罵家人和弟兄姊妹,正罵著突然又栽昏過去,醒來後再也不敢亂說了。之後他病情加重,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臨死前喊著說:「全能神你真公義,天上地下只有你是真神,我抵擋你1天,你懲罰我3天也應該,我痛苦極了,快結束我的命吧!」2002年1月20日,王××悲慘地離開了人間。

300 臨泉縣張××,男,37歲,屬靈派帶領。1999年,有人給他見證神末世作工後他就抵擋定罪,還封鎖教會。不久,張××坐別人開的農用三輪車時摔下來,一條腿被摔斷,後來他自己承認是自己作惡應有的報應。此人醒悟甚早,撿回一條命。

(僅選161例)

301 潁上縣李××,男,58歲,三自教堂的長老。1999年3月,他聽過神末世作工的見證不接受,還要撕書,又到處封鎖教堂,並揚言要告傳福音的人,又說很多褻瀆神名的話,並且到處攪擾接受全能神的人。1999年11月13日,李××的兒子與兒媳婦在外地打工,因煤氣中毒,兒子死了,兒媳花了3萬元錢還沒治 好,成了廢人,吃飯還得人餵。他親口承認說:「這是神對我的懲罰,審判先從神家起首。」不愧是長老,家裡死了一口人就知道是懲罰了。李××現在再也不敢抵擋了。

302 潁上縣江口鎮脫世俗派信徒顧××,男,53歲。1998年12月,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因對神的性別有觀念,他心裡抵觸不接受,說:「神不會再道成肉身,這是假的,是異端。」又說了一些褻瀆神肉身的話。後來他女婿因他的攪擾也不信了。2000年10月,顧××得了肝癌,受盡病魔的折磨。2000年12月8日,這個信耶穌20多年的基督徒,因著抵擋重返肉身的基督遭懲罰,口吐鮮血,命喪黃泉。臨死前弟兄去看他,他兩眼含著悔恨的淚水說:「我遭神咒詛,罪有應得!」可惜後悔已晚!

303 阜南縣焦陂鎮召會信徒張××,女,48歲。1997年11月,她聽過聖靈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回家就否認,說是真的她也不信。1999年7月,一個姊妹到該派另一處教會傳全能神作工時,她聞訊趕到,極力攔阻別人聽道,並對姊妹說:「你走吧,別把異端帶進我們教會……」2000年4月,張××又見到這個姊妹說:「你走錯了,回來吧……」企圖把這個姊妹也拉回去。2000年11月,患有舌病的張××病情突然加重,舌頭潰爛,不能吃飯,差點餓死。她認識到是神的懲罰後,再也不敢作惡了。現在她又開始抵擋神,舌頭又爛得厲害了。

304 長豐縣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閻××,男,58歲。1998年秋天,他聽過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不接受,還加以定罪、褻瀆。1999年2月25日,又有人去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怒氣沖沖地把傳福音的人趕走,說一些褻瀆神的話,還到處封鎖教會。事過4天(正值春節期間),閻××得了急病而死,死前不能說話,叫人拿筆給他,寫道:「這是我的罪過。」落筆咽氣。死到臨頭後悔也晚了!

305 懷寧縣茶嶺鎮茶嶺村三自教堂的信徒戴××,女,51歲。1999年4月上旬,她與另外兩人一起聽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戴××當時沒說什麼,第二天卻否認,並在教堂裡散佈謠言說:「我聽了他們傳的道心裡就不平安,昨夜做惡夢,肯定是假的,你們都不要信。」其中有兩人本來還想聽,後被她這一攪擾就不敢聽了。4月下旬,戴××舊病復發吐血,7月份醫生診斷是胰腺癌,9月份住院開刀,用去醫藥費7000多元,但治療無效,癌細胞擴散,渾身疼痛難忍,不斷地用毛巾蘸開水往身上燙才能稍微止一下痛,一天要用20多瓶開水,後於2000年4月在極度痛苦中死亡。臨死前後悔莫及,說自己得罪了全能神才有這樣的報應。

306 無為縣鶴毛鄉汪××,64歲,男,因信稱義派講道人(有時在外傳道)。1998年初,他聽說外面有傳東方閃電的就告訴兒子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邪教,不能聽。」1998年冬天,有兩弟兄(與汪的關係很好)到他家,將全能神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罵道:「你們東方閃電是拜日頭的,我死也不信。」說完將兩弟兄趕走。後來他兒子接受了,讓弟兄姊妹給他傳3次,他仍是剛硬不接受,並說些褻瀆神的話。1998年12月20日,有幾個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去他女兒家聚會交通,被他知道後,他就拽著兩個弟兄準備往鄉政府送,被他兒子攔住了。他還攔阻兒子聚會,還褻瀆神名,並叫兒媳婦攔阻兒子。1999年3月,汪××吃飯難咽。1999年5月,經醫生檢查他得了食道癌,在生病期間,他時常不能吃飯,骨瘦如柴,連不信的堂哥都說他簡直就是受刑罰!到2000年6月2日,汪××一病不起。他兒子說:「抵擋神太狠了,這是神的懲罰!」

(僅選161例)

307 阜陽市潁州區薑××,男,50歲,脫世俗派中層帶領。1999年春天,兩個姊妹到該教會傳福音,姊妹唱了一首歌,他就將姊妹趕走,還要報告公安局,他在後面追趕姊妹約有5里路,還到處散佈謠言說:「東方閃電是假的、異端……」並褻瀆神的肉身,說些捏造、毀謗的話。1999年7月,有人又給他傳,他說:「神不可能現在來作新工作,不可能道成肉身是女性,你講的再好都不能信。」並到處封鎖教會。不久薑××多年沒犯的乙肝病復發了,但他仍不醒悟。2002年1月,他聚會時還禱告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咒詛東方閃電。」說後幾天,他病情惡化,轉為肝癌,花了近萬元,治療無效,於2002年4月8日痛苦地死亡。臨死前他說:「聖經已完蛋了!」這個愚頑人不尋求聖靈作工反而論斷聖經!

308 霍邱縣葉集鎮趙××,男,45歲,召會小帶領。1999年冬天,他得知有的弟兄姊妹已接受聖靈末世作工,就極力抵擋,到處煽風點火,妖言惑眾:「我只要發現有一個傳東方閃電的人,就讓他站著來躺著出去,看誰還敢來!」此話說完不到4個月,也就是2000年春,趙××不能吃飯了,去醫院檢查,說是食道癌晚期。此時他認識到是神的懲罰,非常害怕,就向周圍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說:「這是報應,因你們接受真道,我暗地裡惡意抵擋神,要害你們,我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現在神懲罰我是應該的。」之後趙××的病情惡化,於2000年8月10日帶著悔恨而死。這次他真的躺著出去了。

309 蕭縣酒店鄉吳××,男,67歲,三自教堂骨幹。1998年以來,他女婿曾多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還褻瀆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並攔阻手下人接受真道,導致福音工作受到攔阻。2000年9月,吳××感到胃部發脹發腫,吃什麼吐什麼,到醫院檢查是胃癌與肝癌,醫治無效,於2000年11月18日命歸陰間了。

310 蕭縣全備福音派中層帶領於×,女,30歲。1997年至1998年以來,多次有人傳聖靈末世作工給她,她都拒絕接受,還將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趕出家門,並喚狗咬。她又封鎖教會,攔阻手下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3月初,於×得了敗血症,頭髮全部脫落,花了一萬多元也不見好轉,於同年8月死亡。於×臨死前跟手下人說:「我可能做了抵擋神的事了。」

311 鳳陽縣吳××,男,57歲,一次得救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9月,有人將全能神末世福音傳給他,他不聽還說褻瀆的話。從這以後,他時常偷看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會,還派人監視,並揚言:「只要我抓住證據就報打110,非得統統把他們抓進去……」之後他逢人就散佈謠言,加以褻瀆說:「他們信的是邪教、異端……」1999年4月3日,吳××肚子突然疼痛,便到門診輸液,正輸液時,只見他的肚子迅速腫得像孕婦,便急忙送醫院開刀,流出來的都是膿水,一個多月後正準備出院,可是剛縫好的肚子又突然炸開,腸子和膿水都流出來。但他仍無悔意,出院後反而更加抵擋、褻瀆神。像這樣死不悔改的惡魔只有等待更重的懲罰。

(僅選161例)

312 太和縣張××,男,30歲,三自教堂唱詩班成員,因腿疼信主。1999年4月3日,他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沒接受,並且迷惑人說:「我信主就是信聖經,他們說主來了我不相信。」並對已接受的一姊妹說:「你信的是異端。」此後,張××腿疼加重,開始拄枴杖行走,到2001年1月17日他臥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全靠其母照料。有一次,他對他母親說:「我的腿疼得厲害,不能伸直,你幫我拉直。」他母親把他的腿拉直後,沒想到再也不能彎曲了。現在他只能在床上躺著,不能坐起,不能翻身,臉只能朝上。由於他長期臥床不起,現兩個腳後跟腐爛。他因抵擋神的作工遭了懲罰!

313 碭山縣程莊鎮華雪和派的信徒從×,女,78歲。1998年12月,該聚會處的弟兄姊妹和她兒媳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得知後便極力攪擾,多次挑撥自己不信的兒子毒打兒媳,並且天天監視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並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還多次報告村長。1999年5月的一天,從×在拾柴禾時滑倒摔斷腿,花了700多元錢也未治好,3個兒子不願再付錢給她治療,她只好睡在床上一條腿朝上吊著,白天、黑夜時常疼得大聲哭叫,讓兒子藥死她。2000年夏天,她病情有所好轉,雙手扶著板凳只能走到大門口。但她仍是不醒悟,還是見人亂說亂講,沒想到同年10月她又得了糖尿病並導致雙目失明,在這期間她又得了吃不飽的病,更使她痛苦的是,大便解不下來,很多時候需用手掏,天天痛苦地嚎叫著,並求兒子藥死她。這個惡魔被顯明出來!

314 靈璧縣漁溝鎮呂××,女,51歲,家庭教會帶領。1999年4月,聽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後,她不接受,還說褻瀆神的話,並封鎖教會,攔阻別人接受神的作工。2001年4月,她大兒子騎摩托車時被汽車撞斷一條腿,斷了4個腳趾,花了8萬多元也沒治好。呂××在2001年4月6日得了肝腹水,花了1.8萬元,治療無效,於5月9日死亡。

315 宿縣苗安鄉李××,男,70歲,耶穌家庭小帶領。1998年2月,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聽過之後沒接受,就到處封鎖教會說:「全能神是假的,任何人不准出去聽,好好守自己的道。」2000年3月4日,李××在耙地回來的路上,他走在耙後面,耙的一頭別在樹上,他將耙掀起來,不料前面的機子猛地一拉,他被絆倒在耙齒上,撞傷了肋骨,送醫院搶救,因淤血過多,搶救無效而死亡。這個惡僕就這樣被剪除了!

316 潁上縣建潁鄉朱××,華雪和派的小頭目,男,69歲。1999年2月,有人去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1999年3月,有人又連續給他傳3次,並和他交通一些神話,他聽後極力地褻瀆、毀謗說:「神道成肉身是女性不可能,你講得再好我也不信。」隨後又說了一些論斷神肉身的話,還到處封鎖教會。1999年6月,他母親走路時跌倒,腿摔斷了;2000年12月,他大兒子在外地打工,腿被車擠斷,花了近萬元;2001年3月2日,他孫子掉溝裡淹死;5月,他妻子得胃炎、胃潰瘍,有時還吐血水,共花了4000多元,現還經常吃藥;10月4日,他大兒子和他開車拉土,車翻了,朱××的下身被水箱的水燙得像剝掉一層皮一樣,在治療的過程中,朱××疼得神經失常了,花了3000多元治療至今仍未完全恢復。朱××信從邪靈並沒有疑惑,而對神的作工卻極力否認,還毀謗定罪,真是屬撒但的種類!

(僅選161例)

317 蚌埠市秦集鎮三自教堂頭目彭××,男,67歲。1998年12月,全能神末世福音傳到該地,他還沒有聽見證就開始褻瀆神,信全能神的姊妹去他家時,他當面勸姊妹好好信神,背地裡卻宣揚:「某某姊妹信的是邪教。」並揚言要把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都抓起來送公安局去。1999年2月18日,彭××感覺身體不適,經醫生檢查也沒什麼病,2月21日(正值春節期間)又去檢查,得知患有肝癌。之後,彭××病情惡化,上吐下瀉的都是血,於1999年4月8日死亡。在彭××死後的當天晚上,他還被雷劈得鼻子、嘴都出血,肚腹崩裂。真是天怒人怨,罪孽深重!

318 濉溪縣古饒鎮範×,女,35歲,三自教堂唱詩班成員。1999年6月,一位弟兄給她見證神末世作工,在聽見證時她說:「東方閃電我不信,俺的帶領是受迷惑了。」之後她就開始封鎖教堂。2000年7月22日,範×得了肝癌,花去兩萬多元治療無效,於2001年7月13日死亡。死時肚子爆炸,腸子都流出來,慘不忍睹,顯然是遭了神的咒詛。

319 界首市任寨鄉馬××,女,45歲,召會信徒。1998年,多次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她,她不接受還褻瀆神。2001年春,她妹妹又多次給她傳,她說:「我信神就要恩典,沒恩典就是死也不接受。」結果在2001年8月9日下午,馬××家正建房,鐵架倒了,她丈夫想跑沒跑掉,一根鐵柱正好砸在她丈夫頭上,血噴5尺多遠,送到醫院後就咽氣了。她不知道恩典時代已結束了,審判刑罰時代早已開始,只求恩典不接受真理的惡人怎能逃脫懲罰呢?

320 亳州市觀堂鎮的王××,男,55歲,召會小帶領。1996年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他女兒還說:「信全能神的是掛羊頭賣狗肉。」1997年3月,王××的女兒喝毒藥而死。1998年至1999年,有人多次到該村傳全能神給別人,他聽說後就攪擾,並說:「你們信的是假的,不能聽,不能信。」還說褻瀆神的話,又要去打傳福音的人。2001年1月,王××的小兒子在亳州市被人用刀砍斷左腿腳筋,治療花了兩萬多元。2001年11月1日,王××因和本村的人發生爭執,左肋骨被人打斷,花去1000多元治療。2002年3月24日,被砍斷腳筋的小兒子又被關進亳州市七里橋大院拘留所,至今未釋放。真是惡人滿受禍患!

321 阜陽市王店鎮的余××,男,59歲,脫世俗派的小帶領。2000年3月,有人給該派的人傳神末世的作工,他聞訊趕到了現場,當場就說些定罪、抵擋的話。他的惡行得罪了神!沒過幾天,余××10年多沒犯的肝硬化突然發作,他口吐鮮血,心口疼痛,於3月27日死亡。余××公然抵擋神的作工,受了懲罰!

322 亳州市的李××,男,53歲,華雪和派的頭目。1998年見證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聽還狂妄地說:「只要我李××一天不死,一個人也別想信全能神!」並且不許接待信全能神的人。同年11月底,他發現有病,吃藥無效,於1999年3月經檢查是肺癌,花了一萬元左右也沒治好,於1999年11月底死亡。這傢伙總想與神爭奪人,真是撒但的本性,終於受懲罰而死亡。

323 亳州市譙城區李××,男,33歲,華雪和派的小頭目。2001年春天,有人去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聽還迷惑他手下的人說:「不能信,不能信,全能神是假的,跑得再歡也不能得救。」他又對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弟兄說:「你有個爹不能再找個爹了。」因他說這些話攔阻不少人接受真道。2001年6月份,夫妻倆開車賣西瓜回來的路上,車翻了,他妻子當場被砸死。

(僅選161例)

324 渦陽縣王××,男,46歲,三自教堂頭目。在1999年開始對三自教堂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時,王××不接受,反而組織了以他為首的7人抵擋小組,極力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當有人去臨湖鎮傳福音時,王××帶著人又去攪擾,他說:「出離聖經就是異端。」並說了些褻瀆、抵擋神的話。2000年6月,王××發現自己腿腫,他認為是腎炎,經醫生診斷是尿毒症,吃藥打針沒有好轉,後又經渦陽縣防疫站確診是肝腎綜合癌晚期,花了不少的錢治療無效,於2000年8月23日死亡。這個抵擋神的罪魁禍首終因受咒詛而死!

325 界首市李××,男,61歲,生命道派的中層帶領。在1999年期間,他多次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不接受,反而攪擾其他人接受,還褻瀆定罪神的末世作工。結果2000年1月份,李××得腸道癌,因受不了痛苦,於2000年7月31日喝下農藥想一死了之,誰知不但沒死成,反而比以前能吃了,能吃卻不能解大便,大腿上又長一塊像手指頭大的紅斑,不斷向外蔓延,更加痛苦,於2000年8月9日一命嗚呼。李××曾對他妻子說:「我是帶領的,明白的多,抵擋的多。」他的所謂「生命道」沒能拯救他!

326 太和縣王××,男,67歲,大讚美派長老。1997年8月,該派別的弟兄姊妹接受神末世作工後給他傳,他不接受。1998年9月,他和其他帶領把他鄰村5個接受全能神的人拉回該宗派。1998年10月,他親戚給他傳,他又找帶領耿××來爭辯。不久,王××突然得病,經診斷是出血熱。在本月,王××口吐血,大小便出血,治療無效死亡。他就這樣被神的作工淘汰了!

327 界首市吳××,男,31歲,地方召會中層帶領。1998年11月,有人多次把神末世作工見證給他,他咒罵說:「人都信了,我也不信。」還說些褻瀆神的話:「你們信的是東方閃電,是異端,再對我也不信,我死也守住自己的。」2001年4月,吳××得了肝癌,6月23日死亡,死時渾身腫,極其痛苦。顯然是受懲罰而死!

328 界首市陳××,男,42歲,地方召會小帶領。1998年有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相信,還洋洋自得地說:「就是明天讓我死,我也不信。」結果在1998年11月20日,陳××開三輪車去送豬,走著走著車自動停了,他就下來趴在車下修車,車上的幾頭豬亂動把車撞跑,車輪正好軋在他的頭上,當時他就一命嗚呼。陳××說寧死也不信,他的誓言成全了。

329 臨泉縣柳××,男,56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5月,當他聽到教堂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後就開始封鎖教堂,極力定罪神的作工,褻瀆說:「傳末世作工的是邪教、異端。」2001年5月12日,柳××得胃出血而死亡。

330 阜陽市楊××,男,53歲,脫世俗派的中層帶領。1999年3月,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拒絕接受,還封鎖教會,並且說些褻瀆神的話。2000年6月,楊××得了肝硬化,花了一萬多元錢沒有治好,受盡痛苦折磨,於2001年7月3日死亡。

(僅選161例)

331 阜陽市任××,男,55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他家是接待家庭。1998年3月期間,曾連續四次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前三次,他只是不相信,拒絕接受,最後一次他惱羞成怒地趕走傳福音的人,開始抵擋,並捏造謠言,說些毀謗神、定罪神的話。這事以後禍患開始逼近他。1998年9月,任××的二兒子在北京打工被車軋死。1999年2月,任××得了急病——肝化膿,已是後期,肝已爛了一半,花了一萬多元錢治療無效,於1999年4月28日很不情願地離開了人間。

332 阜陽市程××,男,54歲,被立派的中層帶領。1999年3月期間,傳神末世作工的人在作見證時,程××趕到地點,當場抵擋,並攪擾聚會,在夜間12點將傳福音的人趕走。之後傳福音的人走到哪,他就攪擾到哪,說:「我就不信全能神。」還罵神,並說許多褻瀆神的話。2000年8月,程××患了肝硬化、糖尿病,花了兩萬多元,治療無效。他被病魔折磨得痛苦難熬,想上吊自盡,但未能如願。2001年4月5日的夜間,他又添了一樣災禍,他的胃開始出血,沒等到天亮他就斷氣身亡了。惡魔瘋狂地抵擋神終遭咒詛而死。

333 阜陽市潁泉區姜堂鎮梅××,男,68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9年3月,該派接受了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到梅××所在教會見證全能神,他瞪著眼睛說:「滾!別在這裡,神來了在哪裡?拉過來看看!」他還隨口說些褻瀆神的話。2000年7月21日,梅××給棉花噴藥中毒,住了7天醫院。7月30日,梅××感覺病有點減輕,想吃點東西,他妻子給他一個饃,吃最後一口未咽下去,他便噎死了。抵擋神的惡魔就這樣受咒詛而死!

334 阜陽市三自教堂骨幹孟××,男,67歲。1999年5月,有人到該教堂傳神末世作工,他大聲喊:「神來了?在哪裡?拉過來看看!」並且還說些抵擋、褻瀆神的話。2000年1月1日,孟××的妻子哮喘病復發,治療無效而死。妻子死後,孟××就病了,2000年8月27日到醫院檢查是腦血管病,花了1000多元錢治療,因無人照顧,屎尿都在床上,右腿潰爛,於2001年2月13日(正月裡)隨妻而去。他們這對惡魔夫妻雙雙都被剪除了。

335 阜陽市潁東區李××,女,56歲,三自教堂的執事(醫病趕鬼的)。1999年5月,接受全能神的人找她去聽見證,她說:「法老王硬,我比法老王還硬,就是把我打到十八層地獄我也不聽。」並且還封鎖教堂。沒過幾天,李××的二兒媳瘋了一個月,專門罵她。2000年1月5日中午,李××突然得了腦出血,全身癱瘓,在醫院住了19天病情好轉,一個月後可以行走,共花了6400多元,現在還經常吃藥(能幹活,走路時間一長,腿就硬、麻木,還腳腫);在她住院的第10天,二兒媳得闌尾炎,手術花了1600多元;2000年6月,她丈夫突然栽昏過去幾個小時;2001年9月26日凌晨4點鐘,她孫女又突然昏過去,治療花了200元錢;2002年3月13日,她大兒媳又瘋了17天,花了600多元。這等比法老王還剛硬的惡魔開始「享受」神的懲罰!

336 霍邱縣召會中層帶領方××,女,52歲,全家信。1994年3月,該派別的楊弟兄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後去給她傳,她不接受還抵擋、定罪說:「你傳的是異端、是迷惑人的。」並把楊弟兄趕走,還封鎖教會,不許教會中人與楊弟兄接觸。1995年10月,楊弟兄再次去給她傳,她仍不接受,她還繼續作惡,攔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1995年12月,方××死於食道癌;1998年6月,她丈夫死於胃癌。惡人之家受懲罰被取締了!

(僅選161例)

337 阜南縣王化鎮王××,男,57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1月29日,傳全能神作工的人到該村的李××家,他得知後,立即趕到,將傳福音的人趕走,並毀謗、褻瀆說:「這是異端、邪教,這次神來不可能道成肉身,不可能是女性,因神是靈體。」他又到處封鎖教會。1998年底,王××在牆頭上搭棚,掉下來後把腰摔壞了。1999年8月,他又得了急病吐血,花了一萬多元錢治療無效,於2000年6月9日命赴黃泉。2000年3月,王××的妻子渾身起疙瘩,癢得難受,又查不出病症,該派別的人怕是傳染病,不讓她參加聚會,人都躲著她,她現在成了喪家之犬,無人可憐,於2002年6月30日下午服毒自殺。

338 利辛縣季××,男,26歲,召會的工人。1998年底,該教會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得知後,就和首領一同到處攪擾、封鎖教會,並褻瀆神。弟兄姊妹把真道傳給他,他不接受,又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一直到1999年上半年,他又和該派的同工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攪擾,又褻瀆神一番。2000年4月11日,季××給別人扒牆頭時被砸死,他妻子帶著女兒走了,他抵擋神落個家破人亡。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339 阜陽市潁東區李××,男,37歲,三自教堂頭目。在1999年7月份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說:「你們不走我就去報告派出所,把你們抓起來!」該教堂的一個骨幹王××當時想接受,但聽他說了一些毀謗、褻瀆神的話後又退回教堂去。2001年3月11日,李××正在講道時突然昏倒在講台上,送醫院掛10天氧氣,花8000多元,拔掉氧氣後他就斷氣了。

340 淮南市李××,女,49歲,召會中層帶領。1999年之前,多次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她,她都不聽,還把人關在門外。1999年春天,她妹妹接受全能神後打電話給她,她當時就定罪、褻瀆說:「這是假的,你別動,等我回去……」沒等她回去,她的頭疼病突然加重,疼起來大叫,坐臥不安,在床上來回拱,到醫院查不出病因,醫生說做手術看看腦子裡是否有蟲,頭部開了1刀,頸部開了1刀,喉嚨被拉出來掛氧氣,結果花了兩萬元左右也沒查出病因,於1999年6月25日痛苦地死亡。從作惡到死僅幾個月,她的抵擋神的工作便結束了!

341 潁上縣周××,男,57歲,三自教堂頭目。2001年4月,他知道該教堂有一對夫妻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就攪擾、攔阻他們,並嚇唬說:「你們要接待他們,一家人都沒命了!」又派人監視這夫妻倆和傳福音的人。當年5月31日,周××突然得了急病,送進醫院第二天就氣斷身亡了。正如聖經的話:因為他們的腳奔跑行惡,這些人埋伏是為自流己血,蹲伏是為自害己命。

342 潁上縣潤河鎮徐××,男,34歲,靈恩派的工人,全家信。1999年7月份,有人傳神末世福音給他,他妻子拿著抵擋全能神的小冊子說些定罪、褻瀆神的話,隨後他又拿著一本抵擋神的宣傳資料到各聚會點迷惑人說:「這是假的,是異端,你們要信東方閃電就再也出不來了……」並褻瀆神一番,嚇得人都不敢出來聽真道,給福音工作帶來攔阻。2000年2月10日,徐××離開教會到上海賣菜。2月20日那天(正月裡),他去賣菜時坐在公路旁休息,一輛過路的油罐車開到他跟前時突然翻倒,他被砸成肉泥,血濺得很遠,就剩下一隻腳了。真是禍從天降,防不勝防!

343 阜陽市劉××,男,48歲,靈恩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冬天,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因他對神道成肉身的性別有觀念,他不存著敬畏神的心去尋求考查,卻到處信口雌黃,褻瀆神的肉身,並封鎖教會說:「凡與聖經不合的都是假的、異端。」並嚇唬人不讓人出來尋求真道,犯下了彌天大罪!2001年3月4日,劉××得了腦溢血,不會說話,不能吃飯,全用藥維持,於2001年4月11日命喪黃泉,死時眼睜著,嘴張著,樣子非常恐怖。此人年僅48歲,因褻瀆神遭咒詛而死!

(僅選161例)

344 鳳台縣丁××,男,47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1999年6月份,他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不相信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回到教會就帶領幾個同工到處攪擾接受全能神的人說:「這是東方閃電,這是邪教,不能信。」並封鎖教會,攔阻下面的弟兄姊妹出來聽道。1999年11月份,丁××得了肝癌,疼痛難忍,不住地呻吟。2000年元月18日,丁××氣絕身亡,死時雙目半睜,齜牙咧嘴,其狀慘不忍睹。

345 利辛縣李××,男,52歲,三自教堂的大頭目。1999年4月,他鄰居(弟兄)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該教堂的一個人,他得知後晚上就把弟兄叫到他家問:「你是搞什麼的?你信什麼?」接著就大罵弟兄:「你說神來了,你別想偷我的人!下次再往我教堂裡去,我打毀你!我教堂的人你一個別想偷走……」一邊罵著一邊還要打弟兄,弟兄就走了。第二天,李××就去封鎖教堂說:「我們村有接受東方閃電的,你們不准與他接觸,他是異教……」1999年夏天,李××多年沒犯的肝炎病復發轉變成肝硬化腹水,於1999年12月26日死亡。敵基督被剪除了!

346 宿州市符離鎮路××,女,45歲,屬靈派的小帶領。1999年5月,有人將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給她,她不接受,並且還叫她丈夫將已接受的弟兄姊妹報告公安局。她到處封鎖教會,說褻瀆、毀謗神的話,攔阻了很多人接受真道,真是罪大惡極!路××在2000年4月6日遭到神的懲罰,得肝癌死亡。

347 利辛縣鄧××,男,64歲,靈恩派小帶領。1998年夏天,他女兒將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於他,他拒絕接受還攔阻其外甥說:「別聽她(鄧的女兒)的,她信的是假的。」1999年春,鄧××患病癱在床上。1999年9月14日,他的兒媳突然得急病死亡。2000年1月15日,鄧××命歸陰間。

348 蒙城縣鈕××,男,48歲,靈恩派小帶領。2000年3月,有人第一次傳全能神的作工給他,他定罪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假道。」2001年3月第二次給他見證時,他還沒聽完見證就說:「這是異端,我不聽,我得去教會看羊去。」原本患有哮喘病的鈕××在2001年5月又得了胃倒流病,花了幾千元錢也沒治好,就命歸陰間了。鈕××的屍體剛埋到地下的當天晚上,他妻子就帶著小孩離開了家,一星期後就改嫁了。惡人的家遭咒詛了!

349 碭山縣周××,男,52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4月,有人給該教堂的人見證神末世作工,他知道後就開始封鎖教堂,後來他指使別人到兩個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翻找神話書,導致五六個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嚇得不敢信了。之後,周××以前的胃癌病加重,花了8000多元治療無效,於1999年10月27日一命嗚呼。現在他妻子的糖尿病加重,眼患白內障看不清東西。他應該知道禍從天降是因得罪神而起的!

350 蕭縣宮××,女,47歲,三自教堂骨幹。1998年期間,多次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她不接受還趕傳福音的人走,並說:「你們傳的道再真我也不接受!」結果於1999年2月的一天,宮××突然感覺呼吸困難,憋得喘不過氣來,送進醫院檢查是肺癌,住院花去一萬多元,病情仍舊惡化,於1999年3月死亡。這就是她抵擋神的下場。

351 蕭縣黃××,男,70歲,真耶穌教的帶領。1998年10月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聽,還極力抵擋、定罪,說:「東方閃電是假道,是邪教、異端……」還要告傳福音的人。結果,黃××的妻子於2000年8月因患胃癌病一命嗚呼。而黃××於2001年2月患感冒,2001年2月19日(正月裡)也隨妻而去,死時的樣子慘不忍睹。定罪真道是邪教自己反遭咒詛!

352 靈璧縣馮廟鎮劉××,男,59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全能神末世福音傳到該地,他在講台上封鎖教堂,並褻瀆神,定罪神的作工,說:「外面假的多,不能聽,都是迷惑人的。」他一直從事抵擋神的活動!2001年6月5日那天,劉××坐在兒子開的車上,忽然從車上摔下來,當時他的兒子開著車還不知道,是別人發現的。後送往醫院治療,花了1.2萬多元,治療無效,住院3天后便長眠地下了。

(僅選161例)

353 靈璧縣大路鄉孫××,男,54歲,因信稱義派信徒。1999年10月,他聽說有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就定罪說:「全是假的,傳全能神更不能聽,一聽就受迷惑。」並到處捏造謠言毀謗傳福音的人,褻瀆、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6月11日,孫××在鄰村一教會聚會禱告時突然死去,顯然是受懲罰而死。

354 固鎮縣宋店鄉趙××,男,44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9年10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當時接受了,一個月後因惡僕攪擾,他自己沒有主見,就否認了神,而且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還說「你們的神全能,為什麼沒讓我死?」等等試探神的話。2000年7月中旬,村裡的電線掉了下來,當時人很多,有人把電線往上挑,都掛不到電線杆上,但也沒有出事,當趙××去挑時,當場被電擊死。膽敢向神挑戰還能不死?!

355 宿縣曹村鎮蔡××,男,59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8月,傳福音的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聽。2000年春天,他教會的弟兄姊妹去聽道,走到半路被他派去的人攔了回來,並對他們說:「不能聽,一聽就迷了。」還封鎖教會,並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2000年11月,蔡××得了食道癌,於2001年6月1日死亡。

356 宿縣曹村鎮趙××,女,62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3月傳神的末世作工給她,她拒絕聽見證,之後就封鎖教會,說:「只要沒經我的同意,誰也不許出去聽道,也不能與陌生人接觸……」2000年9月,趙××生病,經醫生檢查,診斷是胰腺癌,一個月後就命歸陰間。攔阻人接受真道受懲罰而死!

357 靈璧縣尤集鎮趙××,女,50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3月傳聖靈末世作工給她,她聽完後立刻拒絕,說:「神在哪?叫什麼?帶來我看看,都是迷惑人的!」接著就封鎖教堂,說許多褻瀆神的話,並出賣傳福音之人。1999年11月,趙××得了腰椎結核,做手術花了一萬元左右仍沒治好。2001年4月又得了肝癌。2001年5月,趙××又得病,經檢查是頭頂門長惡瘤,癌細胞已擴散,無法醫治。後來趙××大腦失控,不知吃,不知喝,大小便失禁,緊接著兩眼全瞎,於2001年6月28日走上黃泉之路。

358 阜陽市高××,男,49歲,召會中層帶領。1996年,他聽說有人傳全能神,就開始封鎖教會,對下邊的人說:「現今有傳東方閃電的,無論是誰來傳都不准聽,以免受迷惑。」他又說些定罪、褻瀆神的話。1997年10月下旬,高××得了急性出血熱,治療8天,花了4000多元,於1997年10月31日走上了黃泉路。

359 阜陽市潁泉區三自教堂骨幹範××,男,59歲。1998年夏天,有人將神末世福音傳給他,他聽了半天不接受,回去就開始封鎖教堂,對底下人說:「真假要分清,不認識的別接待,超出聖經就是異端。」他又說些褻瀆、毀謗神的話。回家後他又對妻子說:「人都信我也不信,我就信聖經。」2000年1月30日的早上,範××進城賣蘿蔔,被汽車撞得口吐鮮血,送醫院治療無效死亡。抵擋神的惡人遭了報應!

360 阜陽市潁東區袁寨鎮王×,男,45歲,他家是脫世俗派的接待家庭。2001年3月,他聽說該派別有幾個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就去攪擾說:「我不信神來,神在哪裡?我去看看!」並說一些褻瀆神的話。他一直攪擾了一個星期,讓姊妹放棄,還要把傳福音的人送進派出所,後被人拉住才未得逞。2001年4月,王×突然得腦充血,花了6000多元沒有治好,於4月29日就見了閻王。

(僅選161例)

361 阜陽市潁泉區伍明鎮來××,男,死時43歲,因信稱義派工人,全家信。1996年有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到處封鎖教會,定罪、褻瀆全能神。1997年7月,他兒子、女兒離婚。當月,來××哮喘病加重轉肺氣腫,花了一萬多元也沒治好,8月18日便命赴黃泉了。2001年1月23日(正值除夕),他27歲的兒子放鞭炮手被炸,到了晚上他兒子坐在椅子上和一家人打撲克,打到午夜時分他兒子突然死了,連一句告別的話都沒說就在除夕之夜見了閻王。應驗聖經的話:耶和華咒詛惡人的家庭!

362 潁上縣華雪和派的頭目康××,男,58歲。1999年3月,他侄女把神末世的作工傳給他,當時他拒絕接受並抵擋定罪神作工,接著就到各處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6月,該派別有弟兄接受了全能神又被他拉回去,他還當場定罪、褻瀆神的肉身說:「東方閃電不能信,是邪教、異端,只有華雪和才是二次復活的真主,是獨一真神。」8月,康××得了急性肝癌,9月18日就見了閻王。敵基督遭了咒詛!

363 潁上縣楊××,女,61歲,靈恩派工人。1998年8月,她聽過聖靈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就極力抵擋,褻瀆、定罪神的作工,說是假基督、異端,並到處封鎖教會,不准弟兄姊妹出來聽道,嚴重地觸犯了神的性情!1999年3月,楊××突然得冠心病、糖尿病,後來又得甲亢、雙腿關節炎,渾身疼痛,不能站立,整天坐臥不安。她被病痛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因抵擋神的作工,落得這個下場。

364 潁上縣範××,男,48歲,靈恩派帶領。1999年1月,他聽說該派有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就去攪擾,並拉回去兩個人,又到處封鎖教會說:「末世假基督、假先知來迷惑人,除聖經以外什麼都不能信。」並褻瀆、定罪神的作工,攔阻人出去聽道。2000年10月,範××多年沒犯的怪病復發了。2001年3月29日,他因得這怪病久治不癒,無臉見人,便懸梁自盡了。顯然是受了咒詛。

365 阜南縣張××,女,46歲,三自教堂骨幹,全家信。1999年11月,她哥哥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還不讓她丈夫聽福音,又封鎖教堂,不許人與她哥哥接觸,弟兄姊妹去她哥哥家,她造謠毀謗說:「這些人不幹好事……」2001年4月4日晚上,張××正準備睡覺時突然昏倒,送醫院搶救診斷是腦溢血,住20多天醫院花了一萬多元。現在成了廢人,不能動,不會說話,吃飯也得人餵,再也不能封鎖教堂了。她因作惡抵擋神受了懲罰。

366 阜南縣張××,男,34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3月,他父母和妹妹剛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就被他拉回去,他在教堂裡公開抵擋、定罪神的作工說:「這是異端,不能聽。」還到處封鎖教堂,不許人接受全能神。他還經常監視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會,並告信全能神的人。1999年11月22日早晨,張××起來做飯時不知得了什麼急病突然死在廚房的鍋灶後面,等他妻子收柴回來時才發現。真是撒但的差役,神的作工將他顯明出來!

(僅選161例)

367 淮南市李××,男,49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8年12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說「神不可能第二次道成肉身,離開聖經都是假的」等等一些褻瀆定罪的話。2000年7月,李××得了直腸癌,醫治無效,於2000年11月死亡。這個敵基督遭了咒詛!

368 懷遠縣徐××,男,45歲,因信稱義派教會帶領。1999年2月21日,全能神作工的福音傳到該派別,他得知後當天下午把傳福音人員趕走,以後就到處封鎖教會。2001年4月21日,徐××得了肝癌,一個月後死亡。惡僕被剪除了。

369 懷遠縣唐××,男,59歲,因信稱義派教會帶領。1998年有人把神末世福音傳給他,他不接受。1999年2月4日,又有人再次將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還是不接受,並在教會公開褻瀆、定罪神作工,還指著傳福音的人說:「你傳的是邪道,是異端,是假基督迷惑人的,我們不能信,也不能接待你。」他還將傳福音的人趕出教會。從此以後,他就到處封鎖教會,給神的福音工作帶來很大攔阻。就在2000年8月25日,唐××在去女兒家的路上出了車禍,送到醫院搶救,頭部受傷,心臟也挪位了,花了8000元錢治療也無濟於事,當天就命赴黃泉。顯然是受了懲罰!

370 蚌埠市三自教堂的骨幹年××,女,54歲。1997年2月,她姨侄女多次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都拒絕接受並褻瀆、定罪神,還恬不知恥地說:「主來會給我啟示的,你被人迷惑了。」1999年秋,她姨侄女又多次勸她聽見證,傳福音的人還沒說幾句,她就辱罵:「你沒得生命還傳什麼道,不是迷惑人嗎?你們信的都是假的、異端。」自年××說過此話不久,她就感覺胃部時常疼痛,有好幾次在講台上胃疼得受不了,但她不醒悟,還封鎖教堂說:「外面傳主來的都是假的,任何人都不要聽……」2000年夏,年××去醫院檢查是胃癌,她姨侄女又勸她悔悟,但她仍極力抵擋,還頑固不化地說:「主來會啟示我的……」此後,年××病情日漸惡化,於2000年11月6日去見了閻王。這就是她死不悔改的下場。

371 桐城市汪××,男,32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9年3月,有人到他家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一聽便朝著傳福音的人打了一拳,並破口大罵:「你們是假的,是騙子,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不會接受。」他還罵了許多不堪入耳的髒話。接著他在教會裡大肆褻瀆、毀謗神的作工,封鎖教會,攔阻了不少人接受真道。2000年2月,汪××腎炎病復發,後來病情惡化轉為尿毒症,醫治無效,於2000年5月4日活活地痛死。惡僕受了懲罰!

372 桐城市卅裡鋪鎮三自教堂教歌員房××,女,63歲。1999年3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胡亂定罪、褻瀆神,到處封鎖教堂,說:「神在哪裡,我怎麼沒看見?你們跟我信絕不會錯,若我錯了,拿我性命擔保。」2000年8月9日晚,房××覺得全身好像被繩子捆住了一樣,特別難受,她叫鄰居喊來姊妹為她禱告,她還說:「我不想死,還有許多事沒有做完……」說著說著就說不出話了,當時被送到醫院急救,第二天早上便一命嗚呼了。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還給人擔保,真是惡人不知羞恥!

(僅選161例)

373 無為縣泥汊鄉郭××,男,46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12月,他聽說湯××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就說了許多毀謗的話。接著,郭××在聚會時斷章取義地讀從湯××那裡拿來的神話書,邊讀邊大肆褻瀆、定罪。郭××還不罷休,又與湯××的親屬(宗教裡的)一起到銅陵市攪擾湯××的小姨和表嫂。到了湯××的表嫂家,郭××對表嫂說:「你趕快回頭,這是假的,我來是為你好,你千萬不要走錯了。」並教唆湯××的小姨夫(外邦人)逼迫其妻交出神話,直到第二天郭××才回家。1999年2月(正值春節期間),郭××突然得病,臥床不起,只能用眼睛看人,不能說話,到醫院也查不出什麼病,無法醫治。同年秋天,郭××死亡,死時骨瘦如柴,面目可怕。作惡時瘋狂至極,懲罰臨到傻了眼!

374 銅陵市劉××,女,54歲,真耶穌教會管家。1998年11月,她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就去報告該派的大帶領,然後又假裝與其他的姊妹一起聽見證,回去再把聽見證的人報告給宗教帶領,充當了探子的角色。信全能神的幾個姊妹知道後便多次勸她不要做得罪神的事,她總是陰沉著臉不吭聲。2000年2月12日晚上(正值春節期間),劉××的丈夫醒來,發現她倒在床前,神志不清,不能說話,送到醫院搶救,住院10天死亡。若不是神看守教會,誰能識破這個詭詐惡魔?她的計謀還沒得逞便遭神擊殺了。

375 銅陵縣安平鄉章××,男,59歲,三自教堂委員。1999年3月,他聽說一個姊妹接受神末世作工,就褻瀆、定罪神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異端。」他還到派出所告了這個姊妹,派出所到姊妹家查問、威脅,其丈夫因此而逼迫這個姊妹,導致姊妹至今不能正常聚會。另外,還把一個剛接受全能神的弟兄拉回教堂。章××原來身強力壯,2000年2月他感到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確診是賁門癌,後來病情惡化,疼痛難忍,於2001年2月8日(正月裡)死亡。

376 銅陵縣和平鄉三自教堂骨幹王××,男,65歲。1999年2月,他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到一個月又被拉回教堂,他就開始褻瀆、毀謗神說:「神道成肉身不可能是女性,他們傳的是假基督。」他還去攪擾一位剛接受真道的姊妹,想把她也拉回教堂。2000年3月,王××得病,腹痛便血,但卻查不出是什麼病。當年7月,王××病死。從作惡到死亡僅一年多時間。

377 樅陽縣錢××,男,63歲,真耶穌教的管家。2000年3月中旬,他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否認真道,他還對傳福音的人說:「我們這個就是真道,我死也不會接受另一個道。」他叫別人不要亂跑,不許聽見證。同年9月的一天,錢××在田邊用水泵打水時觸電,當場身亡。

378 樅陽縣陳××,男,61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8年8月下旬,有人到該派教會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當時有17人聽了見證並接受了全能神。他知道這個消息後,發瘋似的帶著人找接受全能神的人,極力地褻瀆、毀謗說:「你們走偏了,這是邪教,是假基督,你們不能得救,我已經得救了,你們趕快回頭。」他與另外兩人一起硬把17個人全部拉回該派,他還在教會裡命令說:「不認識的人你們一律不要接待。」並嚴密地控制手下的人。2000年9月起,陳××就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是腎虛、貧血。後來,陳××全身疼痛,骨瘦如柴,於2001年2月死亡。作惡太多的陳××終於受懲罰而死!

(僅選161例)

379 樅陽縣後方鄉真耶穌教講道人陳××,男,56歲。從1999年3月起他就褻瀆、毀謗神的末世作工,到處封鎖教會,只要聽說誰接受全能神他就拚命攪擾,攔阻別人接受真道。有一次,他到一個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說:「你走偏了,被他們迷惑了,你千萬不能信,我說的話在人前、神前都是能交賬的,以後你家出了什麼事我不負任何責任,不許找教會!」1999年11月16日,陳××坐車召集人到他家聚會,下車時車子沒停穩,他一下從車上摔下來,頭部摔成重傷,送到醫院搶救無效,命喪黃泉。

380 樅陽縣劉××,男,57歲,因信稱義派教會管家。1998年8月下旬,他和妻子、女兒一起接受了全能神,幾天後他聽信別人的謠言,又返回原宗派,他還硬要把妻子和女兒也拉回去,她們不聽,他就大怒說:「不能信,這是假的,是邪教,我是一家之主,都要聽我的!」接著就罵神。1999年6月,劉××感到渾身酸疼,其妻勸他不要再褻瀆神了,但他仍是不停地褻瀆、謾罵。2000年6月,劉××突然咳嗽,經檢查是肺結核,醫治也不見好轉,他的糖尿病又復發,痛得他整天大喊大叫,於2001年6月活活地痛死。惡魔被剪除,他的妻子女兒得著釋放了。

381 石台縣七里鎮王××,男,66歲,因信稱義派的管家。1998年秋天,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褻瀆、定罪神,並在教會裡大肆毀謗說:「東方閃電的人說神來了,還說是女基督,事實不可能,他們傳的是異端,你們千萬別受他們的迷惑。」他極力攔阻教會裡的弟兄姊妹接受真道。1998年12月的一天,王××在河邊洗衣服時突然暈倒在水邊,被人抬回家,不到兩小時就上了黃泉路。

382 石台縣江××,男,42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秋,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當時還惡毒地咒罵神:「你們所傳的女基督若被我碰見,我若有槍就……」他還到處封鎖教會,造謠、毀謗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他恐嚇下面的信徒,不許他們聽見證。1998年11月,江××得了腎炎,1999年3月又得了血癌,醫治無效於1999年10月死亡。他頑固地與神為敵,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383 青陽縣張××,男,41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春,多次有人向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都不接受。1999年6月,又有人向他傳福音,他表面答應願意聽見證,但暗地裡卻帶著三自教堂委員和信徒(共8人)來抓傳福音的人,他的陰謀沒有得逞,他在教堂裡就造謠毀謗,迷惑下面的信徒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騙人的,你們要儆醒,不要受他們的迷惑。」1999年9月,張××的腸癌病復發並迅速惡化,同時又患了一種病,肚子脹大、發紫,聽隔壁土醫生說是肝腹水症狀,於當年11月命喪黃泉。真是罪有應得!

384 貴池市胡××,男,73歲,三自教堂委員。1999年7月,有人到他教堂傳神末世的福音,當時有7人接受,他得知後硬將7人全部拉回,他還不罷休,又帶著三自的骨幹到接受全能神才兩個月的兩個弟兄家去攪擾,兩個弟兄不理睬他,他便惱羞成怒,就去派出所舉報。他還在教堂裡瘋狂捏造謊言褻瀆神,迷惑下面的弟兄姊妹,使他們不敢接受真道。真是壞事幹盡!2000年9月,胡××感覺行走不便,就去醫治,未見好轉,10月癱瘓在床,11月2日下午,他家人將他架起來解大便,他坐在便盆上支撐不住栽倒在地,當晚就死了,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僅選161例)

385 望江縣古爐鄉因信稱義派帶領余××,男,50歲。從1998年至2001年,多次有人向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褻瀆、定罪全能神,他還在教會裡控制下面的人,不許別人接受真道。有一次,一位弟兄給他傳福音,他說:「東方閃電是假的,你趕快回頭,我還承認你是基督徒。」2001年2月的一天,電工在他村莊檢修高壓線路,當電工休息時,余××爬上高壓電線杆,霎時全身被高壓電觸成火球,趴在電線杆上,圍觀的人用竹竿子把他搗下來,送往醫院急救,雙腿被鋸斷,左手也鋸掉3個手指,用去醫藥費6萬多元。作惡多端怎能逃脫神的懲罰呢?

386 安慶市十里鄉楊××,女,35歲,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6月,她姐姐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她知道後就極力攪擾、定罪,叫姐姐不要信,趕快回頭,她姐姐聽信她的鬼話,就退回教堂。她又對母親說:「東方閃電都是假的、騙人的,任何人傳道你都不要接受,只管抱住聖經不放。」其母就守著她的話,拒絕接受全能神。楊××作完惡後,禍患也隨之而來!2001年5月27日,楊××在石頭廠做小工時,有一塊大石頭從山頂滾下來,許多人都跑了,惟獨她因著褲腿掛在車上沒跑掉,結果腿被石頭砸得露出骨頭,腰部也砸了一個洞,送到醫院搶救無效而死亡,死時年僅35歲。因作惡受禍斷送了性命。

387 繁昌縣黃滸鎮慶××,女,50歲,因信稱義派管家。1999年3月,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她,她不接受還抵擋、褻瀆,說是假的,不能聽,不是出於神的,是出於撒但的攪擾,並攔阻其兒子和兒媳接受。2000年11月5日,慶××在塘邊洗生薑時,突然栽倒在塘裡,抬回家後就不能動,需要人伺候,到醫院也沒診斷出什麼病。大約過了半個多月,慶××感覺稍好一些,但沒精神。2000年11月29日,慶××去聚會回來就不能動,當晚去了五六個人為她禱告,也沒能救她一命。她棄絕真道被剪除了!

388 旌德縣王××,女,52歲,因信稱義派講道工人。1999年春,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接受,之後又有人多次去給她傳,她仍然抵擋。2000年秋,傳福音的人再次到她家去傳,她仍不接受,並惡狠狠地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還說:「你是信東方閃電的,你們這些騙子,我是絕對不會聽的。」她又聯合她的同工到處封鎖教會,並褻瀆、定罪神作工說:「現在到處都有傳東方閃電的,你們都要注意,東方閃電的靈特別毒,一沾上就要得重病。」攔阻了許多人接受真道。2001年7月的一天,天下著大雨,刮著大風,王××回家橫穿馬路的時候,被一輛下坡的桑塔納小轎車撞得翻倒在車頭上,緊接著又被拋到馬路上,後腦勺摔了一個洞,然後又被迎面而來的一輛旅遊車從胸前軋過去,眼睛瞪得大大的,當場死亡。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389 銅陵縣鐘鳴鎮李××,男,58歲,因信稱義派管家。1999年4月,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並且送他神話書,他卻當場褻瀆、定罪,怒氣沖沖地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接著他又在教會裡造謠、毀謗說:「東方閃電是異端,他們是騙吃騙喝的,你們不要信。」極力攔阻教會裡的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12月30日,李××到親戚家吃飯,突然坐在椅子上不能動,親戚把他送到市人民醫院,從上午10點一直搶救到下午1點,結果還是命歸黃泉。

390 銅陵市金昌冶煉廠聶××,女,43歲,三班僕人派講道人。1998年5月,她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並看了書,卻否認神話,定罪說:「這是假的,完全是人寫的。」她自己不願意接受真道,還去攪擾已接受真道的姊妹,對姊妹說:「不要信,趕快回頭,你不回頭,我們試試看,到時候你就知道錯了。」姊妹耐心地與她交通,她仍然說:「這是假的,不是神話,是人搞的,我死也不會信。」當年冬天,聶××的老病復發,心口疼,渾身難受,全身浮腫,醫生檢查是高血壓加腎病、心臟病。1999年4月,聶××七竅流血而死。

(僅選161例)

391 霍邱縣三自教堂講道人王××,男,66歲。1998年底,有人將神末世福音傳給他,他當時什麼也沒說,背後卻定罪神作工,攔阻別人接受真道,說:「某某地方的人都接受東方閃電了,你們千萬不能跟他們來往。」還把一個剛接受全能神的姊妹拉了回去。1999年2月,王××感覺心口疼,醫治不見好轉,到6月下旬病就嚴重了,整天在床上坐臥不安,後於1999年7月8日晚命歸陰間,死時已骨瘦如柴。抵擋神的惡魔被剪除了!

392 阜南縣張××,女,38歲,召會工人。1999年冬天,她得知霍邱縣葉集鎮有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2000年2月6日(春節期間),她趕到一個弟兄家說:「你們千萬別跟某某來往,她已接受了東方閃電。」而且還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並說她這次就是怕人受迷惑接受東方閃電才來各處看看的。第二天上午,張××從葉集乘車到姚李鄉去趕會,誰知剛下車時,後面開來一輛汽車撞中了她的頭部,當時她就倒在地上,血流不止,一會兒功夫就命歸陰間了。這個惡僕還沒來得及封鎖教會就被神剪除了。

393 無為縣建國鄉李××,女,60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9年4月,有姊妹叫她去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她不聽反而命令姊妹把傳福音的弟兄趕走,說是異教,並說些論斷神的話。第二天,她就在教會裡散佈謠言,叫信徒別接待信全能神的姊妹。1999年秋,經醫院檢查李××得了胃癌,醫治用去4000多元,回家後經常渾身疼痛,有時疼得她只能跪在床上,無法安睡,從此以後她便活在病魔折磨的痛苦中。2001年4月,李××病情更加惡化,最後於2001年5月14日命歸陰間。

394 肥西縣三自教堂頭目秦××,男,54歲。1999年5月,該教堂一小部分人聽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回去告訴他,他便在教堂中定罪、褻瀆神,還封鎖教堂,說:「那是假的,你們千萬不能信。」2000年春,他家一向收購糧油的生意由盈轉虧,導致他家欠債累累,因害怕有人逼帳,秦××全家於2000年6月出逃。2000年12月,秦××的大兒子在外打工被吊車夾死。他們全家人出逃至今未歸。這真是禍從天降,家敗人亡,可見他作惡遭了神的咒詛。

395 舒城縣曉天鎮因信稱義派講道人楊××,男,74歲。1998年5月,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反而褻瀆神。不久,他去攪擾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同年8月4日下午,他從湯池鎮鄭××家回來,路過河棚森工站對面飯店,進去休息時,他坐在板凳上突然仰倒在地,被家人接回家,回家醫治一段時間,花了2000多元,稍有好轉,漸漸能站起來。2000年8月的一天,他打一個噴嚏,猛然朝後一仰摔倒在地,當時跌斷左手腕。2000年9月19日下半夜,楊××因疼痛難熬便放火自焚了。惡僕終以自焚告終,神的作工把敵基督顯明出來。

396 六安市因信稱義派講道人查××,男,44歲。1998年11月,聽完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他不接受,回到家裡還說是假道、邪教,並且向他的首領匯報,夥同首領封鎖教會。1999年7月19日,查××突然老病(身上發麻的病)復發,當天在送往醫院的路上一命嗚呼了。惡魔終於遭了咒詛!

397 蕭縣林××,男,65歲,三自教堂骨幹。1996年2月,有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給他,他和妻子不接受反而定罪、辱罵。1996年5月,林××的妻子得了癱瘓症,花了6000多元治療仍不能說話,生活不能自理,死於1999年12月5日;2000年1月中旬,林××得了胃出血;2000年5月15日,林××的兒子在伐樹時砸死一婦女,對方讓他兒子賠償4萬元,他兒子無力償還,只好帶著妻子離家出走,至今有家難歸。因林××作惡遭了咒詛,家庭屢遭禍患。

398 淮北市榮××,男,57歲,靈恩派首領。1998年2月上旬,他聽說該派別有十幾個人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帶著十幾個同工去攪擾。事隔兩天,傳福音的人去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反而加緊封鎖教會,並拉回7人,還說:「我是大帶領,什麼都知道,東方閃電是假的,你們信了會家破人亡。」此後,他經常讓人騎摩托車帶著他各處封鎖教會。沒過多久,榮××多年未犯的肝炎病發作並惡化,2000年底轉為肝硬化,治療花去兩萬多元無效,於2001年2月19日一病不起。這個敵基督顯然是遭了懲罰!

(僅選161例)

399 淮北市範××,男,53歲,三自教堂主任。他公開敵視全能神的作工。1999年3月份的一天,他站在講台上說:「現在信東方閃電的是異端、邪教,千萬不能去聽……」結果在2000年冬天,範××突然臥床不起,渾身浮腫,經檢查是肝硬化腹水,住院花去兩萬多元,醫治無效,於2001年6月14日死亡。

400 蕭縣朱××,女,52歲,屬靈派小帶領。1997年5月,有人傳全能神的作工給她,她不接受還說:「東方閃電是假道,是異端、邪教。」並且限制弟兄姊妹,不許他們聽福音。事隔不久,朱××突然得腦梗塞,不能說話,治療花了1.8萬元無效,於1998年1月10日死亡,死時面目很恐怖。

401 霍邱縣李××,男,63歲,脫世俗派首領。1999年夏,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到處散佈謠言,攔阻別人接受,並說許多定罪神作工、毀謗神的話,說:「這是假的、迷惑人的。」之後他又將一個已接受全能神4個月的姊妹拉回該教派。一連幾天他家都顧不得回,瘋了似的去攪擾其他接受真道的人,大肆褻瀆神的肉身,緊接著李××就得病了,經檢查是胃癌,於2000年12月6日命歸陰間。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402 霍邱縣馮井鄉王××,男,53歲,脫世俗派帶領。1999年春,有人將全能神末世救恩傳給他,傳福音的人還沒說幾句話,他就褻瀆神說:「這是假的,是邪靈,他的道講得再高,只要是女基督我也不接受。」1999年10月17日,王××從周集回來,吃過晚飯休息時還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他家人發現他沒起來吃飯,到跟前一看,才知道他的哮喘病復發了,經醫治無效,於1999年10月20日死亡。惡僕被剪除了!

403 碭山縣邵××,男,56歲,華雪和派小頭目。2000年1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當時他不接受反而跟傳福音的人吵架,還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4月28日,邵××突然得腎癌引起輸尿管不通病,經治療無效,一星期後命赴黃泉,他妻子因肝炎、肝腹水於2001年3月也一命嗚呼了。

404 阜陽市陳××,男,38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7月,有人將神末世福音傳給他,他不接受還封鎖教堂的人說:「現在有傳東方閃電的,你們不要聽,不要上當受迷惑。」結果1999年10月1日,陳××在華陀教堂聚會,上午9點半騎車去訂饅頭,剛出大門口,被一輛大卡車軋得腦漿迸裂,當場死亡。正如聖經的話:追求邪惡的,必致死亡。

405 六安市金安區淠東鄉張××,女,47歲,因信稱義派工人(家是聚會點)。1999年春至2000年,有人多次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接受還定罪。2000年5月,又有人去她家給她兒子傳神末世作工,張××說:「你認識某某嗎?他原來是我們大片的同工,現在被東方閃電迷惑走了,他現在信女基督、信邪教。」2000年9月29日晚,張××在禱告會上突然暈倒在地,經搶救無效,於2000年10月3日命赴黃泉。

406 界首市趙××,男,43歲,三自教堂的執事。1999年至2001年3月,有人多次傳神末世救恩給他,他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並對幾個聽見證的人說:「不許你們聽人講道,只能在大教堂聽,別的都是假的。」又在教堂裡限制弟兄姊妹。結果在2001年7月20日早晨,趙××澆地時被電擊死。

(僅選161例)

407 肥西縣孫集鄉黃××,男,64歲,蒙頭派錢財保管員。1998年下半年,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教會,他就極力地攔阻、攪擾,還說是異端、迷惑人的,並趕走傳福音的人。1999年春,他的侄兒和侄媳把他叫到他們家,又喊來傳福音的人再次將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搭理,並且向他侄兒、侄媳發怒。2000年下半年,黃××與他的兒子一起上他侄兒家「關照」,還強迫他侄兒跪下認罪,之後才放心地離去。2001年2月11日(正月裡),黃××聚會時手捧聖經坐在椅子上,身體突然癱軟,小便失禁,等人把他抬到床上躺下,當天夜裡他就命赴黃泉了,死時的樣子非常痛苦。

408 貴池市翠微新村錢××,女,50多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8年到1999年,有人多次去該教派傳神末世作工,她極力抵擋並封鎖教會,控制下面的人。有一次,有人向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說:「除了聖經我什麼也不接受,你們傳的是假的,是邪教,如果你們再來我教會,我就報告派出所,說你們擾亂社會治安。」她邊說邊跑到大街上大喊大叫,說盡毀謗、褻瀆神的話,引來眾人圍觀。1999年11月,錢××得了肝癌,醫治無效,於2000年2月死亡。這個抵擋神的惡魔被剪除了!

409 東至縣香隅鎮方××,男,62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9年春,有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給他,他拒絕接受,還極力抵擋、褻瀆神。有一次,有兩人到他家傳神末世作工,他罵道:「你們離開聖經就是大錯特錯,你們這些魔鬼永遠下地獄、下硫磺火湖,不配上天堂,只有我們這些沒有離開聖經的人才配上天堂。」說完還發瘋似的哈哈大笑。1999年冬天,方××得了肝腹水,於2001年1月13日一命嗚呼。上天堂的夢想也破滅了。

410 樅陽縣唐××,男,57歲,因信稱義派帶領。他從1998年12月上旬起就開始抵擋全能神,不准下面人接待傳全能神福音的人,只要他得知誰接受了全能神,他就極力攪擾:「你們信錯了,信偏了,這是假的,趕快回頭。」有一次,他聽說一位姊妹接待了傳福音的人,就跑到姊妹家,樓上樓下到處找傳福音的人,並說褻瀆、毀謗神的話。由於他的瘋狂抵擋,下面人都不敢接受真道。1999年7月,唐××得了肝癌,兩個月後一命嗚呼。這個惡魔終於受懲罰而死!

411 繁昌縣徐××,男,52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7年12月,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還褻瀆、毀謗神,定罪神作工,說是假的、迷惑人的。1999年5月,有人傳福音給他下面的教會,他說:「東方閃電是假的,你們不能聽,進去就出不來了。」1999年12月,徐××得病,後經檢查是肺癌。2000年8月,他下身腐爛,最終醫治無效,於2000年12月死亡。

412 阜南縣新村鎮姚××,男,49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10月,有人將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褻瀆全能神,封鎖教會,並且攔阻他兒子接受全能神,還說:「這是假的……」2001年8月29日,姚××又到接受全能神的親戚家攪擾。第二天,他在家拆房子,牆倒塌將他砸在下面,扒出來時像個血人,經搶救無效,氣絕身亡。

413 阜南縣三自教堂的骨幹周××,男,57歲。1999年春天,有人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當場就定罪、褻瀆神,還肆無忌憚地說:「這是假的,是異端。」並要打傳福音的人,還揚言要報告公安局,又封鎖教堂。可謂凶惡至極!2001年7月,周××得了肝癌,8月23日氣絕身亡。這個抵擋神的惡魔就這樣被剪除了!

(僅選161例)

414 涇縣厚岸鄉舒××,男,55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9年春,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封鎖教會說:「傳東方閃電的是迷惑人的。」並攔阻教會中的人接受真道。1999年冬,舒××吃飯咽不下去,去縣醫院檢查是食道癌,花了一萬多元動了手術,手術後舒××骨瘦如柴,疼痛不止,他用膏藥貼,還是解決不了疼痛,整天在家求死。2002年1月21日,舒××終於命歸陰間。

415 涇縣厚岸鄉查××,女,69歲,因信稱義派管家。1999年春,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她,她不接受還把傳福音的人推出教會,說了一些毀謗、褻瀆神的話。2000年春季,查××患神經病,亂說亂講,看見門口有停放的車她就用石頭亂砸,她嘴叨咕個不停:「奪回來,奪回來……」

416 界首市東城辦事處彭××,男,38歲,華雪和派骨幹。2000年3月,有人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沒聽完就說:「我死也不聽了,這是邪教……」還說了些褻瀆神的話,並把已接受全能神的幾位弟兄姊妹拉回該宗派。2000年4月,彭××乙肝病加重,花了一兩萬元也沒治好。2001年2月13日,他病情惡化轉肝腹水,於2月28日命歸陰間。

417 太和縣付××,男,63歲,三自教堂副主任。1999年4月,有人向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大肆抵擋、定罪,並帶著教堂頭目到處迷惑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說:「凡是傳神末世作工的就是異端、邪教,堅決不能信,發現傳的立即報告。」2000年8月,付××得食道癌,不能吃,不能喝,後來骨瘦如柴,於2001年3月14日死亡。

418 太和縣張××,男,61歲,三自教堂副主任。1999年初,他得知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後,就在教堂裡說:「若有人傳神來了,都是假的,是迷惑人的,如果發現立即報告。」並且去攪擾已接受全能神的人。張××在瘋狂抵擋神之時得了肝癌,於2001年12月21日氣絕身亡。

419 臨泉縣宋集鎮程××,女,38歲,華雪和派信徒。其丈夫於2001年3月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極力抵擋,並揚言要燒書,還咒罵神。9月,她又將其丈夫信全能神的歌本扔到田地裡去。10月,程××神經失常,休克像死了一樣,醒過來後又說又唱。11月,她子宮大出血差點送命。此後,程××指使二女兒監視丈夫。2002年2月11日(大年三十)早晨起來時發現她二女兒已吊死在門口。程××本人至今仍常犯病,極其痛苦,醫生檢查是精神綜合症。

420 臨泉縣範集鎮莊××,男,55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初,該村有人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以後,於1999年4月傳給他,莊××拒絕接受,背後還到處散佈謠言,說:「他們傳的是假的、非法的。」結果人都不敢聽了。他還譏笑、辱罵、褻瀆神,說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話。結果在2000年5月,莊××肝炎病惡化,於2001年1月9日去閻王那兒報到了。

(僅選161例)

421 太和縣張××,男,54歲,三自教堂講道員。1999年初,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並在講台上講:「傳全能神的人不敢見光,是真神還怕上講台嗎?他們是假基督、假先知,是異端、邪教迷惑人的,誰受迷惑就再也出不來了。」結果1999年12月,張××得食道癌,於2000年8月30日死亡。他在三自教堂的講台上講道卻落得受懲罰的下場。

422 潁上縣汪××,男,68歲,靈恩派工人。2001年4月,有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聽後對神作工有觀念,拒絕接受。第二天,汪××惟一的女婿因白血病突然死了,埋葬好女婿回來的路上,汪××的妻子一隻胳膊栽傷了,但汪××仍不醒悟,還到處散佈謠言,棄絕傳福音的姊妹,說:「她傳的是異端、邪教,都不要接待她。」還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說後幾天,汪××扁桃體發炎說不出話來。2001年11月,他渾身疼痛臥床不起,於2002年2月9日(臘月廿八)死亡。汪××家因偷著埋葬他而被人告發,罰了2000元。

423 潁上縣潁河鄉三自教堂信徒唐××,女,80歲。1999年4月,她兒媳與該村的幾個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每次兒媳去聚會,她得知後就站在平房上亂喊亂叫,攪擾弟兄姊妹聚會,接待家庭來人她就監視,嘴還不停地嘀咕,後來兒媳被她攪擾得不信了,她還繼續監視接待家庭。2001年11月11日早晨5點多鐘,唐××在去聚會的路上被車軋死,車把她拖了幾丈遠,一隻胳膊摔斷,臉摔變形,一隻腳被軋掉,死得慘不忍睹。

424 潁上縣段××,男,62歲,靈恩派首領。1997年,他得知有人見證全能神的作工,他就主持輪流禱告會禱告咒詛全能神教會,24小時不停地禱告。2000年9月,該派有兩弟兄接受了全能神,接受後回家第二天,段××就與手下幾個同工去弟兄家攪擾,並定罪、褻瀆說:「神不可能道成肉身,凡是傳神來的都是假的,東方閃電是邪教。」他又說些捏造、毀謗的話嚇唬兩個弟兄說:「他們是邪靈,不能接觸,否則家裡不平安……」其中一個弟兄當時就被拉回該宗派。他還封鎖教會,下命令說:「不認識的人一律不准接待,他們是東方閃電……」多數人被嚇得不敢接受真道。2000年11月,段××得了胃癌,手術花一萬多元治好了。2001年11月,段××胃癌又復發了,於2002年3月2日死亡,死時肚腹脹得幾乎要炸開。

425 潁上縣周××,男,53歲,三自教堂講道員。2001年2月,他從外地打工回來,聽說本村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拉姊妹回原宗派聚會,姊妹拒絕,他就說:「你別信假了,現在邪教、異端多。」接著說些褻瀆神的話。2001年2月12日晚上(春節期間),周××走路時滑倒,右腿摔斷,手術花了9000多元,刀口一直往外流膿,但他仍不醒悟,見到姊妹就說:「東方閃電是假的,神道成肉身是女性不可能。」隨後又褻瀆一番。2001年9月26日早晨,周××心肌梗塞發作死亡。

426 潁上縣潁河鄉召會小帶領張××,女,24歲。2001年9月上旬,有個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她父親,她得知後就攔阻她父親信全能神,還定罪、褻瀆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異端,是迷惑人的……」之後她又拿著抵擋神的資料到姊妹家說些捏造、毀謗的話。她父親信全能神一個多星期,又被她拉回原宗派。2002年2月1日,張××的腦瘤病復發,治療花一萬多元,仍全身癱瘓,雙目失明,6月20日下午一句話沒說就命赴黃泉了。

(僅選161例)

427 潁上縣華雪和派骨幹康××,男,46歲。1999年9月至2000年1月期間,一弟兄多次把全能神末世救恩傳給他,他不聽,還抵擋。2000年1月26日,弟兄再次找人把真道傳給他,他聽後當時說:「這是神作的工作,我接受。」第三天弟兄到他家,他卻說:「我就是死也不信,你也別亂跑亂信了,你信的神是女性,那是假的,是異端。」並到處封鎖教會。2000年2月10日(大年初六),康××得了胰腺癌,肚腹疼了兩個多月,他忍受不了,於2000年5月2日服毒自殺。

428 碭山縣葛集鎮李××,男,57歲,華雪和派的小頭目。1998年12月初,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並說:「東方閃電是假的,不能信。」結果2000年6月份,李××在去趕集的路上被一輛三輪車撞成內傷,住進醫院,花去2000多元。2001年8月份,有人又將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仍不接受。2001年12月,李××突然患重病,醫生檢查不出什麼病,大小便都便血,口又吐血,又花去一萬多元也未治好。現在李××已完全喪失一個正常人的理智,就連糞便紙都吃,整天瘋瘋癲癲,像被鬼縛了一樣,至今仍是如此,如果沒人領著就會走失,記憶已完全喪失,成了廢人。

429 濉溪縣楊柳鄉劉××,女,49歲,靈恩派中層帶領。1999年10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她,她不接受還攔阻別人聽真道。2001年8月份,又有人發給她全能神話語的書,她說:「以前有人給我這書,我沒看就給燒毀了。」她還趕走了傳福音的人。結果在同年10月,她手上的紫泡開始蔓延,渾身都是,泡內無水無血。她眼球突出眼眶,像牛眼。她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花了兩萬多元醫治也無效,於2002年2月9日(臘月廿八)晚死亡。臨死前幾天她就開始活化屍,渾身冒臭水,死後抬去火化時其右手已爛掉3個手指,世人都說這是天報應!

430 濉溪縣百善礦張××,男,42歲,三自教堂講道員。他沒聽過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卻在1999年夏天開始封鎖教堂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你們不要出去聽……」以往張××雖然肺部長瘤子,但他仍能正常講道,可自從他封鎖教堂後,在2000年1月肺部瘤子惡化,經檢查又得了腦瘤,手術花去3萬多元,醫治無效,於2001年11月臥床不起,再也不能講道了。2001年12月,張××雙目失明,吃飯得讓人餵,一碗飯得吃一個多小時,大小便失禁,時常把身上的衣服、被子全部掀開也不覺羞恥,已完全失去一個正常人的理智,現已死亡。

431 碭山縣朱××,男,47歲,華雪和派大頭目。1997年就曾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福音,他沒有接受。2001年9月,兩姊妹又去給他傳,他說:「你們不要來偷我的羊,以前就有人來過……」他就到各處封鎖教會,並出賣鄰村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導致幾個信全能神的人進監。2001年12月的一天早晨,朱××去廁所時突然跪倒在廁所裡,送到醫院檢查是腦出血,醫生不給醫治,拉回家當天下午就氣絕身亡。惡魔終遭咒詛而死!

432 貴池市殷匯鎮胡××,男,62歲,蒙頭派長老。1998年11月,有人給他見證神末世作工,他沒聽完就定罪,回去急忙封鎖教會,還把剛接受全能神的姊妹硬拉了回去。2000年3月,有弟兄又去給他傳,他頑固地說:「你們信的是假的、是異端,我寧願死也不接受。」邊說邊拿來一根繩子要把弟兄捆起來,見此情景弟兄只好離開。時隔不久,胡××得了肝癌。他不反省還繼續作惡,威嚇弟兄姊妹說:「東方閃電千萬不能聽,一聽就受迷惑。」2001年4月,胡××肝癌惡化,活活疼死。惡僕就這樣被剪除了!

(僅選161例)

433 青陽縣楊田鎮孫××,男,33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春,有人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他只聽了一半就褻瀆、定罪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異端,你們都是騙子,我是不會上當受騙的。」並威脅傳福音的人說:「你們再不走,我就喊派出所的人抓你們。」接著他就到教堂裡大肆毀謗、定罪神的作工,並警告教堂中人:「你們不要出去聽道,不認識的人不准接待,以免上當受騙。」2000年2月21日(正月裡),孫××的綜合症(高血壓、貧血、腎炎)又加重了,經醫生檢查內臟全壞了,年紀輕輕的孫××病情加重後第10天就死了。

434 桐城市新渡鎮因信稱義派的管家程××,女,50歲。1998年夏天,有人多次傳神末世福音給她,她都不接受還褻瀆、定罪。1999年12月,又有姊妹把神作工傳給她,她當時表示接受,回家就疑惑了,兩個月後返回原派別,並惡毒地毀謗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2001年7月,程××的丈夫在外打工從二樓上摔下來跌成重傷,後來她丈夫身體越來越差,到醫院檢查,診斷是骨癌、肝癌,同年10月下旬因無法醫治而死亡。2002年2月,程××以往的神經病復發,並且更加嚴重,到處亂跑,說話語無倫次,自言自語,全是污穢下流的話。

435 青陽縣酉華鄉江××,男,69歲,蒙頭派平信徒。1999年春,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他,他聽完見證當時接受,後受人迷惑返回該派別,開始作惡迷惑人,他散佈謠言說:「傳神來了就是假的、異端。」信全能神的姊妹多次勸他:「不要褻瀆,得罪了神沒有好下場。」但他更加頑固地抵擋說:「我寧願死也不接受。」2001年10月的一天,江××下地幹活,突感頭暈,兩腿發軟,倒在旁邊的小水溝裡,他兒子把他背回家,喊來醫生搶救,他說不出話,雙手抓胸,兩眼流淚,晚上8點鐘死亡。

436 無為縣十里墩鄉李××,男,59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從1998年就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他,他一直不接受。2001年5月的一天,又有弟兄到他家傳神末世福音給他,他不接待,當天晚上李××就流了許多鼻血(他本人說他鼻子從來沒流過血)。2001年秋天,李××已經痊癒了20多年的食道癌復發了,在發病期間弟兄又多次去他家傳全能神給他,並提醒他不能再定罪,說他的病就是神懲罰,他聽了仍硬著頸項說褻瀆、誹謗神的話,又說:「我死了與你們無關……」並且到蜀山一帶的教會中說看見東方閃電的人來就打電話給他好報告公安局。過後,李××的病情加重,受盡痛苦折磨,於2002年2月14日(大年初三)死亡。他信神以受懲罰而告終!

437 廬江縣羅河鎮張××,男,65歲,三自教堂長老。1999年春,有弟兄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相信,並定罪,還到本教堂中說:「現在有假的出現,你們不要信,他們傳的不是真道,是異端。」2002年1月19日上午,張××與許××等幾個人一道給教堂裡一個患感冒的姊妹按手禱告,禱告完回來的路上張××對許××說:「我不行了,鬼到我身上啦,我禱告的時候感覺我的胳膊發麻,好像有東西往上爬,我覺著心裡難受。」回家看醫生也不管用。第二天送往縣醫院,醫生看不出什麼病,第三天張××回家就說不出話,第四天嗚呼哀哉了。

438 舒城縣湯池鎮胡××,男,30歲,因信稱義派教歌員。1998年冬的一天晚上,有弟兄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聽,並說了許多定罪、褻瀆神的話,後來還到各聚會點散佈謠言,並且與湯池鎮的鄭××一道將已接受全能神的十幾個弟兄姊妹攪了回去。2001年8月的一天,胡××在山上打板栗,突然感覺到已死亡的哥哥的靈魂在推他。沒過幾天,也就是2001年9月6日晚上7點鐘,胡××吃了「殺蟲雙」,之後他叫了幾聲,到處亂竄、撞牆、捶床,2個小時後吐沫而死。

(僅選161例)

439 舒城縣闕店鄉汪××,男,63歲,蒙頭派中層帶領。2000年上半年,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他,他不接受還到處散佈謠言,說:「不認識的人不要接待,東方閃電是假基督迷惑人。」並且還說了些褻瀆全能神的話。2001年2月28日,汪××得了胃癌,2001年3月6日動手術用去一萬多元,於2002年1月21日一命嗚呼。

440 舒城縣龍河鎮潘××,男,52歲,蒙頭派講道人。2001年春,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傳到該教派,他不接受還開始抵擋。有一次在聚禱告會時他說:「他們下次再來就報告派出所,把他們抓起來,他們是邪教。」2001年6月份,潘××得了肝硬化。2001年11月9日,潘××的母親死亡,潘××於11日也隨他母親而去。

441 巢湖市環城鄉劉××,男,58歲,榮美之家派小帶領。1999年下半年,他開始抵擋全能神,定罪說:「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敵基督。」他一直迷惑人,到各處封鎖教會。2002年2月14日(正值大年初三),劉××突然精神失常,不穿衣服到處亂跑,該派別的人為他禱告,越禱告越嚴重,家裡人為了幫他趕鬼,把他關在屋內,用棍條抽打,但就是無效,之後給他飯他也不吃,他說是別人想害他,死之前他在屋裡喊了三天三夜:「天父啊,你在哪裡?」之後,劉××於2002年3月26日死亡。

442 合肥市合鋼公司孫××,女,61歲,因信稱義派鋼北聚會點管家。2001年8月,有姊妹傳全能神末世的福音給她,她拒絕接受,還把傳福音的姊妹趕走,並褻瀆聖靈作工,說:「我家有邪靈攪擾。」2002年1月10日,孫××胃癌復發,一命嗚呼。因褻瀆聖靈作工遭了咒詛!

443 合肥市肥東縣民族鄉劉×,男,28歲,因信稱義派管家,有時講道。他並沒聽過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就定罪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假基督、假先知。」該人始終抵擋真道。2002年元月,劉×因哮喘病、肺氣腫、肝大多種疾病的折磨吃了安眠藥,一星期多沒死掉,後又喝酒自殺,命赴黃泉了。

444 宿州市夾溝鎮劉××,女,67歲,靈恩派小帶領。1999年,全能神末世作工傳到該教派,她得知後就跟別人一起抵擋,她迷惑人說:「現在有人傳神來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咱們可不能受迷惑。」之後又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2001年4月,劉××得了肝硬化腹水,7月動手術在她肋旁安個管子,壞水經管子往外流。2001年12月21日,劉××便告別人間。

445 宿州市蘆嶺鎮高××,女,53歲,靈恩派帶領。2001年9月,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她,當時她就定罪說:「你們不要再說了,這是異端,我絕對不接受。」傳福音的人說:「人不能隨意定罪,你可以考查,否則後悔就晚了。」她說:「我絕不後悔。」之後她就到處封鎖教會,並把十幾個已經接受真道的人也拉回該派。2001年12月27日,高××得病,2002年元月1日就告別人間了,結束了她抵擋神的罪行!

446 固鎮縣任橋鎮李××,女,32歲,華雪和派小頭目。1999年3月,李××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兩個多月,因始終對神的作工疑惑,最後否認神,返回原派別,並開始作惡抵擋,攔阻手下人接受真道,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2002年元月19日,李××喝藥自殺,了結了罪惡的一生。

447 泗縣黑塔鎮趙××,男,33歲,召會長老。1999年2月,全能神末世作工傳到黑塔鎮,他得知消息後便開始作惡抵擋神,又召集同工研究對策,還說:「無論誰來傳全能神、東方閃電都趕走,他們都是假的、是邪教,任何人也不許接受。」1999年3月,趙××得知有10多個弟兄姊妹已接受全能神作工,他便瘋狂地安排人一同去攪擾,並威脅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還大罵傳福音的人,之後硬將10多個弟兄姊妹拉回召會。同年12月8日,趙××開手扶拖拉機帶著妻子和孩子回妻子娘家,在一個三岔路口被一輛汽車掛住,趙××被甩到車輪下面,當場被軋得死無全屍。他抵擋全能神遭了報應!

(僅選161例)

448 固鎮縣濠城鎮邢××,男,49歲,屬靈派小帶領。1999年元月上旬,他小孩姨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他,他極力抵擋、定罪,說:「我不聽,我死也不接受……」之後還將已接受真道的妻子及兩個弟媳拉回原宗派。邢××還帶著首領一同封鎖教會,並作假見證迷惑人,蒙蔽了30多處教會的弟兄姊妹。2001年8月,他小孩姨又多次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將神話書及神話詩歌磁帶發給他,他氣狠狠地說:「我不一定不當猶大,我死也不會接受的……」同年12月11日,有一姊妹又去給他傳,他仍不接受。事隔兩天,也就是12月13日中午,他惟一的寶貝兒子(年僅14周歲)因生氣喝下幾口「克無蹤」除草劑,經搶救無效氣絕身亡。現邢××變得寡言少語,整天精神恍惚。

449 定遠縣靠山鄉張××,女,38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9年4月23日,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她,她罵接受全能神的弟兄是魔鬼,信的是假的。說過此話後,1999年9月28日,張××的7歲兒子、5歲女兒爭吃老鼠藥,後經搶救無效,都離開了人間。張××因抵擋神兒女都被挪去了!

450 鳳陽縣武店鎮王××,男,49歲,靈恩派帶領。2000年5月,有人給他夫妻倆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們不接受,還定罪說:「他們信的都是假的……」2001年1月14日,王××老病(心臟病加氣管炎)復發。2001年2月5日(正值春節期間),王××命歸黃泉。現在他妻子也渾身關節疼痛。抵擋神鬧個家敗人亡!

451 亳州市華佗鎮葛××,女,46歲,華雪和派的骨幹。1999年4月,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聽反而攔阻別人聽道,並且她還叫來頭目攪擾聽見證的弟兄姊妹,還瘋狂地對傳福音的人說:「你們再來拉我們的人,就跟你們沒完。」之後又說些褻瀆神的話。9月份又多次給她傳,她仍不接受。2001年1月,葛××發現脖子上長了小疙瘩;2001年5月至8月她先後到醫院化療兩次,花了7000多元,不但沒醫好反而病情惡化。2001年11月4日經檢查,又發現她腹內長滿了瘤子,在醫院還沒等動手術,6日就斷氣了。

452 亳州市譙東鎮王××,男,63歲,華雪和派頭目。2000年至2001年多次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拒絕接受,最後一次卻假裝接受,騙去一本神話書,並狂妄地在聚會中說:「神來了?就是死我也不相信,誰若接受就開除誰。」還說褻瀆神的話。2001年9月上旬,王××患了肺結核,在他有病期間,一直沒停止封鎖教會。2002年2月得了肝癌,在病痛折磨期間,他骨瘦如柴,整個人變了樣,花好多錢醫治無效,於2002年3月17日死亡。

453 亳州市譙東鎮王××,男,43歲,華雪和派小頭目。1998年11月,有人傳給他全能神末世救恩,聽過之後他不相信,說:「神來了?在哪?姓啥?叫啥?……」還說褻瀆神的話。1999年7月27日,王××坐他兒子的機動三輪車賣西瓜,半路上他的腿別在車廂的車角上使整個人都掉下去,拉了100多米,有人對他兒子說:「看你車後掉下一個人。」他兒子停車去看時,車自動往後退了過來,軋在王××的肋骨上,當時他背部被拖掉一層皮,送到亳州市醫院他難受得齜牙咧嘴,正在動手術時突然停電半個小時,他難受得亂蹬亂扒,一會兒就伸腿瞪眼了。

454 渦陽縣王××,男,46歲,靈恩派工人。2001年8月中旬,王××得知該派別的馬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攪擾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你走錯了……」回來後又各處封鎖教會。沒過多久,王××突得重病,鼻孔出血,經檢查是乳腺癌、肺病、尿毒症,一腎結石、一腎化掉,大小便不通,全身浮腫,多方治療無效,於2002年元月26日死亡。死時面目嚇人,顯然是抵擋神遭了咒詛!

(僅選161例)

455 蒙城縣漆園鎮丁×,女,37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6年7月,兩個姊妹給她傳神末世福音,她說:「你們這些邪教趕快走,我不和你們交通。」之後又多次去給她傳,丁×仍是拒絕,還攪擾其他人接受全能神。2001年5月,丁×有點精神失常,成天把自己關在屋裡看聖經,不知吃飯。同年8月,又有一弟兄將神話書送給她看,她立即說:「快拿走,若放這我就給扔進茅廁裡。」從此,丁×更加不正常了,常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快了!快了!」還數著指頭,和本派別的劉姊妹說:「我的工作完了,我要上天堂了。」9月20日,她和該派別的姊妹說:「我不能活到下個月。」就在11月4日早晨,丁×的丈夫聽到屋後「撲通」一聲響,跑去一看,丁×倒在茅廁裡,口吐血沫,她丈夫將她抱到屋裡,半小時後她就氣絕身亡。後來得知她喝了兩包老鼠藥,真是惡有惡報!

456 巢湖市無為縣打鼓廟鄉秦××,男,58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自從他得知神末世作工後,每次講道都定罪神的作工,還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假的,你們別上當受騙。」2001年9月23日,秦××上山放炮炸石頭,放完炮後,他正用鐵鍬撬石頭時,山上的石頭突然塌下,把他埋了起來,扒出來後看到他腦漿迸裂,腿也被砸斷兩節,死得慘不忍睹。他常常褻瀆神,終於遭到了神的懲罰!

457 明光市洪廟鄉付××,女,32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秋,有人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接受還褻瀆神,又說:「傳全能神的我不聽,神在哪兒呢?」1999年4月,她得知該派有一弟兄接受了全能神,便找來首領硬將弟兄拉回該派別。從此以後,付××的乳腺癌病日漸惡化,每走一段路吐一灘黃水,後來無法行走,上身腐爛,臭氣薰人,於2000年12月19日命喪黃泉。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