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目錄

山東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94例)

458 蒼山縣莊塢鄉劉××,男,44歲,真理派帶領。這是他本人的親身經歷:

1999年2月21日以來,有人多次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因著不合我的觀念,傳福音的人都被我趕出家門。我還到各教會散佈定罪褻瀆神的話,並封鎖教會,說:「這純粹是假的、迷惑人的,進去就出不來了,出來就得死。」以此來攔阻別人接受。我以為這樣做是捍衛真理,為神發熱心。不料在2000年10月1日夜晚,我妻子突然死亡,等發現時看到她口、鼻、眼都流著血。現在我已得著神的開啟,知道我妻子的死是因為我們二人抵擋神遭到了咒詛。對於我們所作的惡我深感後悔,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並立下心志要以實際行動來彌補以往的虧欠。

459 菏澤市朱××,男,44歲,華雪和派的頭目。1999年1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他交通多次他都不接受,還說:「全能神有多能?能讓我死嗎?全能神來了能把我怎麼樣?我就相信我身上的蹦蹦靈來保護我……」2000年1月,朱××患了食道癌,後來他也意識到這是神的懲罰,但為時已晚,最終因治療無效於2001年8月18日死亡,死時已是皮包骨頭。他妻子看見他抵擋神的後果,就接受了全能神,認識到全能神是公義的神。

460 臨沂市白沙埠鎮吳××,女,68歲,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4月5日,該地弟兄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她知道後就與丈夫一同攪擾、抵擋,攔阻別人接受真道,還說「這些人信邪了,是離道反教了」等等一些毀謗的話。後來吳××感覺自己身體不適,2000年10月她到醫院檢查,醫生診斷是肺癌,後來病情不斷惡化,剛開始兩三天打一次「杜爾」止痛針,到最後兩三個小時就得打一針。有一個姊妹去看望她,給她談神的作工,她懊悔地說:「我得罪了神。」2001年4月9日,吳××在痛苦中死亡。

461 濱州市濱城區王××,女,57歲,因信稱義派帶領。她的同工張××(男)在1995年8月初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因她的攪擾,張××又退回該派別,兩人還合夥把書燒毀。1998年11月27日,王××在洗澡時頭碰在浴缸上,當時就昏迷不醒,送進醫院治療,七天七夜仍是昏迷不醒,最終一命嗚呼。此事發生後,張××意識到這是抵擋神的結果,懊悔萬分,於2001年春又歸回到全能神教會中。經歷這次的教訓,恐怕他再不敢輕易背叛神了。

462 濟南市曆城區仲宮鎮董××,男,61歲,一家庭聚會首領。1997年夏天,他妹妹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說:「東方閃電是邪教……」2001年8月的一天,董××突然跌倒,之後便精神恍惚,幾天後口齒不清,半身不遂,去醫院檢查診斷為腦梗塞,在病期間董××痛苦難忍,還喊著求人救他。之後他妹妹又去給他談,他才說:「我是抵擋東方閃電了,全能神輕慢不得的,可是我後悔也晚了。」2002年1月,董××病情加重,不吃不喝不說話,於2002年1月31日離開人間。死時他的喉、舌都已潰爛,骨瘦如柴。

463 濰坊地區諸城市石橋子鎮牛××,女,36歲,因信稱義派信徒。200l年2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極力抵擋,還褻瀆全能神。2001年4月,牛××被邪靈所縛,失去正常人的理智,吃飯、穿衣都不知道,只要見了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喊著說:「基督的國已在地上,我可不敢定罪了,我是被神定罪落在黑暗裡哀哭切齒了。」現在她只有吃藥維持著現狀,但一犯病就脫衣服,不知羞恥。

464 萊陽市呂格莊鎮戰××,男,70歲,因信稱義派的信徒。1997年10月給他見證神末世作工,還把神話書發給他看。他對神有觀念,接受不了神道成肉身是女性這一事實,就開始定罪神的作工,褻瀆全能神,還逼迫其妻子,說:「全能神要是神,我就在南牆上碰死,要是神就叫我得癌症。」1998年5月,戰××真得了肝癌,從發病到死整整一個月都在痛苦的折磨中,後來他認識到這是抵擋神遭到了神的懲罰,但為時已晚。他死的前兩天囑咐妻子好好信神,並說:「我要走了,因為這病是我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