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河南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河南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296例)

1 嵩縣德亭鄉魏××,女,52歲,聖潔派信徒。下面是她本人的自述:

張××,男,55歲,聖潔派中層帶領,是我的丈夫。1998年5月,有人給我們傳神末世作工幾次,都被我們拒絕了,我們還在教會裡說了一些抵擋神的話,致使十幾個信徒不能歸向全能神,隨即我丈夫得病。1999年10月,我接受了全能神,後被丈夫拉回。2000年10月,有三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又被我們夫妻二人拉回,從此我丈夫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吃藥無效,經檢查是結腸炎。2001年12月,有人再次給我丈夫傳福音,他帶病拿棍子把弟兄趕出家門。2002年2月16日(正值大年初五),他已是在病危期間,話都說不成了,弟兄又給他傳,他直搖頭,弟兄走後,他就離世了。2002年2月22日,又有姊妹給我傳,我才如夢方醒,明白丈夫是遭神懲罰了。以往我抵擋真神,如今我痛恨自己的惡行,希望弟兄姊妹不要像我如此愚昧,以免後悔莫及。

2 正陽縣何××,女,40歲,大讚美派工人。2000年4月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還攔阻她母親和弟弟接受,並造謠、毀謗全能神教會,致使她母親不敢聚會。事後不久,何××從車上摔下來,檢查是脾脫落、肝裂縫,兩個姊妹在醫院看見她的樣子,真是慘不忍睹!肚子上開了一個5寸長的口子,插著導尿管,輸著氧氣,口裡冒著污血,奄奄一息。出院後,何××認識到她是遭神咒詛了,非常懊悔自己的抵擋行為,2000年7月接受了全能神。

3 信陽市固始縣範××,男,44歲,召會工人。1995年2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並發書給他,他不接受還把人趕走了。他對手下弟兄姊妹說:「東方閃電的人傳的是異端、邪教,不能聽他們的道,一聽就把你們給迷走了。」因他的攔阻,弟兄姊妹一直不能接受真道。1996年7月12日,範××的妻子因和兒媳婦吵架喝農藥而死,而範××本人患腰間盤突出,疼痛難忍,只能靠吃藥維持,不能幹重活。2002年1月,有人再次給他傳全能神的作工,他非常懊悔以往對神的抵擋,接受全能神後又傳給手下10多個弟兄姊妹。

4 欒川縣王××,男,69歲,因信稱義派中層帶領。1996年3月,有人去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聽還定罪,其妻願意考查,他卻極力攔阻,不許妻子接受,還封鎖教會,散佈謠言,致使許多人不能歸向神。1996年8月,王××得了肺癌,於12月2日死亡。他的妻子明白這是神的懲罰,毅然接受了全能神。應驗了聖經的話:兩個人在床上,取去一個,撇下一個。

5 禹州市郭連鄉杜××,女,56歲,靈恩派小帶領。1995年給她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不接受還說:「你們是邪靈、異端。」還攔阻弟兄姊妹接受。1995年底,杜××得了腸癌,下瀉血,在有病期間她又被邪靈所縛,她被折磨得死去活來,於1996年8月25日死亡。

6 新野縣符××,男,58歲,召會工人。1998年至1999年間,多次有人給他見證全能神的作工,他都不接受。1999年4月份再次給他傳,他聽後非常懊悔,承認是神的作工。但回去以後,受他上司的迷惑,一星期後將神話書交於他哥(是他哥帶著另一弟兄去給他傳的),並說:「這道不是真道,是假道。」過了一個月,符××吃飯時感到有東西擋住,經檢查為食道癌,病情日益加重,直到11月份他幾乎吃不下東西。這期間他到他嫂子家借錢治病,噙著眼淚對他嫂子說:「我觸犯神的性情了,我看神的話也沒接受,我罵神、毀謗神遭神咒詛了。」2000年2月,符××便離開了人間。

(僅選296例)

7 平輿縣王××,男,42歲,華雪和派頭目。1998年11月26日,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接受後又疑惑,還到處散佈謠言,攪擾弟兄姊妹說:「咱們不能與華雪和斷絕關係,以後全能神這道若不行了,咱還有條後路。」不久,王××感覺身體不適,12月3日經檢查已是晚期肝癌,治療無效於1999年2月15日死亡。臨終前他拿出全能神末世說話的書交給他妻子,說:「要信全能神,這道是真的,我不行了。」他臨死前才見證神是真的,可惜自己卻得不著這國度的救恩。

8 息縣王××,女,42歲,讚美派的工人。1996年1月,有人給她見證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說:「以後陌生人一律不許接待,傳的超乎聖經的都是假道。」1998年3月的一天夜裡,王××突然不省人事,讚美派的人為她禱告也無濟於事,最後還是命歸陰間。她的家人在1999年7月接受了全能神。

9 商丘市民權縣陳××,女,53歲,三自教堂的骨幹。2001年2月,當她得知該教堂有一位弟兄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時,她開始四處封鎖教會,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2001年4月,陳××得了一種怪病——時冷時熱綜合症,花了7000多元治療才有所好轉。同年9月,陳××的丈夫腳骨骨折,又花去幾百元錢。不到一年,家裡的積蓄全部耗盡,後來陳××自己說這是因得罪神遭的報應!

10 信陽市固始縣王××,女,61歲,三自教堂的小頭目。1999年4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還對傳福音的人說:「你傳的都是異端、邪教。」1999年6月,她把該教堂裡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都匯報給三自教堂的大頭目。1999年9月,王××發現了傳福音的人,就立即騎三輪車找頭目前去攔阻、破壞,不料在路上摔下河坡,摔得渾身疼痛,當場昏死過去,後來有人把她送回家,請來醫生搶救,一個多月身體才恢復過來。過後她說:「你們信啥我也不管了!」她是臨到懲罰害怕死才說出這話來,真是惡人臉無羞恥。

11 汝陽縣王坪鄉丁×,女,53歲,重生派小帶領。1992年,她已聽說了全能神的作工。1993年春,有人給她見證全能神,她不接受還在講道時定罪說:「這是《啟示錄》中說的十角中的小角,是毒鉤,沾住就不得了,蜇住人能疼五個月,不敢接,也不敢信,這是異端、邪靈,是敵基督的靈。」她還偷聽全能神教會的聚會,曾用不堪入耳的話誣陷、毀謗全能神教會,對信全能神的人極端仇視。她不但封鎖、控制該派的人,還威脅三自教堂的人,不准他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因著她的出賣,三自教堂的人把已接受的人告到統戰部。1993年9月的一天下午,天下著大雨,丁×怕平房漏水,就上平房排水,傍晚她女兒找不到她,最後上平房一看,丁×仰面朝天死在平房上。第二天,丁×肚腹發脹,手腕、腳脖發青,到了晚上,肚子脹得像圓鼓一樣,還發出咕嚕咕嚕的響聲,她兒子嚇得跑到外邊,不敢靠近。她丈夫曾××,57歲,重生派帶領,他妻子沒死之前他就和妻子一起褻瀆神,定罪神作工,說:「這是邪靈,是離道反教、迷惑人的。」還說:「這種靈特別厲害,進去了就摳不出來。」嚇得人都不敢接受,他還在每一次的聚會中禱告咒詛全能神教會。他妻子死後,他不醒悟反而更加猖狂。1995年2月,有人又去給他傳福音,並送給他神話書,他不接受還把書扔到房頂上,之後照樣到處封鎖教會,並且褻瀆得更厲害。1995年5月,曾××得了高血壓,住院吃藥都治不好,病情越來越重,之後就神志不清,神經失常,不知羞醜,他的生殖器爛得化膿流水,衣服弄得很髒,讓人看了噁心。一直到1995年冬天,一次,他兒子給他倒開水洗生殖器,他卻把腳放進去,腳被燙傷,後化膿,一動也不能動,在1996年1月也隨他妻子去了。他夫妻二人死得特別奇怪,該派的人說他夫妻倆是犯大罪死的。

(僅選296例)

12 內鄉縣陳××,男,53歲,因信稱義派信徒。1998年12月,有人送他一本全能神所發表的話語,當時他沒在家,傳福音的人把書放在他家就走了。1999年2月,送書的人再去看陳××時,他躺在床上,渾身腫得發脹,臉色蠟黃,十分可怕。他聲音微弱,斷斷續續地說:「去年不知誰送本書,我想這書來歷不明,一定是來自撒但的,所以當時就燒毀了,從那以後,就開始有病。」他說話時已有些懊悔,但為時已晚,他的病已是肝癌後期。1999年3月14日,陳××在病魔的折磨中死亡。真是愚昧人因無知而死亡!

13 鄧州市王×,男,67歲,召會小帶領。2000年4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因神的作工不合他的觀念,他狂妄地說:「這道不真,若是真的讓我在一年內臨到懲罰。」說完這話三個月後王×就中風了,成了半身不遂,現靠輪椅走路。懲罰臨到了,他的起誓已成全了,這道真不真?不知他有無定論選擇?

14 禹州市馬×,女,61歲,屬靈團體派的帶領。1998年2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給她,她瘋狂地定罪抵擋,還迷惑人說:「神在夢中啟示我,你們信的是魚頭、黃鼠狼尾巴、九頭鳥、七頭九腳。」還惡狠狠地用《聖經》砸一個剛接受神作工的姊妹的頭。1999年4月份,馬×突然得了半癱。1999年8月,馬×糊塗得連家人也不認識,經醫治病情稍有好轉。2001年12月,一位姊妹冒著大雪又去給她傳,她又把姊妹拒之門外,此時姊妹就提醒她說:「你得這病是抵擋神了!」馬×痛哭著說:「主饒恕我,主饒恕我,虧欠神,虧欠神……」馬×於2002年7月18日命歸西天。

15 平頂山市葉縣毛×,男,46歲,召會工人。曾有多人給他傳過全能神末世作工,他不加考查就盲目定罪說是異端、邪教……並且燒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的書,還攔阻別人接受神末世的作工,犯下滔天大罪!事後不久,1995年7月,毛×突發高燒,不知患了何病,醫治無效,於1995年8月5日死亡。他死時晴天打了一個響雷,這可真是作惡得罪了神,禍從天降!

16 平頂山市葉縣舊縣鄉朱××,男,63歲,召會帶領。1995年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因著不合他的觀念他就定罪神的作工,並把神話書籍燒毀。不久,朱××的22歲的小女兒喝農藥而死;一年多後,他30多歲的大女兒也喝藥死亡;朱××原來就有的肺氣腫又惡化了。可他仍不思悔改,繼續毀謗、褻瀆神的作工。1997年8月,朱××病情惡化,治療無效死亡。1997年10月28日,朱××的小兒子在外打工觸電身亡。他家裡只有他妻子還活著,現在也改嫁了,並且也不信了,又去燒香拜假神了。朱××因著定罪神的作工並燒毀神話書籍遭了咒詛,鬧個家敗人亡!

17 平頂山市葉縣龍泉鄉郭×,男,60歲,召會小帶領。1994年,有人給該派的人傳福音,他得知後就去攪擾。後又有人給他傳,他便定罪說:「毒蛇的種類、撒但的差役,講這鬼話來迷惑我,趕緊走!」他還封鎖教會。1997年2月,郭×得了胃出血住進醫院,他大兒子回家給他拿錢治病,晚上睡覺時得暴病死亡。1999年1月,郭×又去看病,經檢查是肺癌,治療無效,於2000年1月24日命歸黃泉。神所懲罰的人誰也救不了,觸犯了神的烈怒,誰能再活下去呢?

18 魯山縣胡×,女,53歲,其家是忠道派接待家庭。2001年2月25日,有兩個人去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不聽還厲聲吆喝說:「哪來的邪靈來迷惑俺,趕緊走!」並且還要打電話報警。誰知剛把那兩個人趕走,胡×的闌尾炎就犯了,肚子疼得要命,醫生說她還患有糖尿病和陰道炎,動手術花六七千元,不但沒治好反而傷口又發炎,肚子裡不斷往外流血水,陰道裡還往外流膿,後來腳上、尾巴骨上都爛了,還生著蛆蟲。病治好之後,落了個腰疼病,不能下地幹活,只能在家做飯。她因信口定罪聖靈的作工受了懲罰。

19 孟津縣城關鎮梁××,男,60歲,自由團體派的小帶領。1998年秋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1998年冬天又給他傳時,他有病坐在床上,聽完後說:「講得不錯,就是不敢接,除了我信的是真神,別處都沒有神,這是假的。」他自己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1999年,梁××得了偏癱,他坐在街上,說話已不清楚了,當他看見已接受全能神的一弟兄時竟用手指著亂喊:「他受迷惑了,他是假基督……」後來他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他兒子也不給他找醫生看病。1999年7月,梁××成了植物人,臥床不起,什麼都不知道。他妻子看他可憐,想法給他吃點東西,他不會下咽,只好請醫生用皮管下到胃裡,用針管把奶粉推進去,兩個小時推一次,這樣梁××被折磨了5個多月,於2000年初死亡。他死後該教會的很多人都接受了全能神。

(僅選296例)

20 孟津縣平樂鎮劉××,女,48歲,三班僕人派帶領。1997年冬,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說:「你們信的都是邪道。」並對手下人說:「若有人來給你們傳,啥難聽說啥,啥難聽罵啥,把他們打走是目的,誰要接待誰就在他的惡上有份。」2001年夏,傳福音的人又去給她傳,她大吵大嚷著把傳福音的人推出門外。自從劉××1997年抵擋全能神後,她婆婆長期癱瘓在床;1998年冬,她丈夫得腦血管病,住進醫院;1999年,劉××18歲的女兒經常肚疼住進醫院做了手術;同年劉××的公公患癌症,於2001年4月臥床不起。劉××常說:「我也不知犯啥罪了,這日子真難過,受這等折磨還不如死了好!」正如聖經的話「惡人臉無羞恥」,自己作惡多端受了懲罰還不知道?2002年1月,劉××的公婆相繼去世,因沒火葬又被縣政府罰款800元。

21 駐馬店市張××,女,48歲,召會帶領。1998年10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當時就說:「你接受東方閃電了嗎?如果我見了信東方閃電的人就問她,神來了在哪兒?問一聲,割一刀。」緊接著又說:「前幾天有人到俺派裡傳信全能神,就是我派人拿著刀和棍追趕的,抓住了要送派出所,要不是周圍鄰居(不信派)解圍,非打死她不可!」從此後,她只要聽說有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就挨門挨戶地封鎖:「你們走邪了、受騙了、中毒了……」由於張××窮凶極惡地抵擋,她遭到了應有的懲罰。2000年4月,張××心臟病突發,到上海做心臟移植手術,因手術失敗,張××死在了手術台上。這個抵擋神的惡魔被剪除了!

22 內鄉縣郭××,男,54歲,大讚美派長老。1998年7月,當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到該地時,他極力抵擋並把一姊妹的神話書收去。10月16日,當姊妹去向他要書時,正遇上他與40多名同工在聚會,郭××一見姊妹便信口定罪說:「這書上的話都是異端,是邪靈。」並舉起神話書讓姊妹看。他把看過的地方畫了很多圈,圈上打著「×」,有的地方寫著「奉耶穌的名捆綁這話」。還舉著神話書說:「這書到我手裡都得作廢,凡信耶穌的都不准看。」隨後他們40多人把姊妹圍在中間,郭××把姊妹按跪在地上,喊著說:「奉耶穌的名捆綁邪靈、異端。」褻瀆的話不堪入耳,接著他又把姊妹軟禁起來,當著眾人的面把書燒毀,之後他們便分散各地封鎖教會。一個月後,郭××的氣管炎病復發,氣堵嚴重,終日不思飯食,於12月7日死亡。這個惡魔終於遭咒詛而死。

23 鄧州市王××,女,40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7年12月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蔑視嘲笑傳福音的人,並且大肆造謠、誹謗神作工,還把幾個準備接受全能神的人也拉回該派別。1999年7月的一天,狂風夾著暴雨將她家院內的電線刮斷,雨停後她獨生兒子出門觸電,當場斃命。王××因抵擋神獨生兒子被剪除了!

24 新野縣的陳××,男,67歲,召會工人。1999年11月24日,陳××得知該派別的幾個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救恩,便極力攪擾說:「他們是標準的異端,誰也別接觸他們。」並到已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家煽動其家裡人攔阻、逼迫他們信全能神,還慫恿自己的侄子攔阻侄媳聚會。1999年12月的一天,陳××發現侄媳在鄰村一姊妹家看神話,便告知侄兒,他侄兒把侄媳雙手捆綁起來毒打一頓。2000年2月的一天晚上12點左右,陳××同他侄兒和該派別的人到一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家鬧事,並大聲嚷道:「你把我的小羊領走,我非打你不可!」並上去打姊妹,還對其派別的人說:「他們完全是從鬼來的,如他們給書,把書扔到廁所裡。」2000年9月,陳××得了腦血管堵塞,之後半身不遂,口舌發硬,說話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於2000年12月氣絕身亡。這個惡僕抵擋道成肉身的神,正是典型的敵基督,怎能逃脫神的懲罰呢?!

(僅選296例)

25 靈寶市楊××,男,56歲,召會中層帶領。從1996年開始曾多次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他,他未經考查就定罪、褻瀆神,並且還說:「你們傳的就是真神我也不接受,看能把我怎麼樣?」1997年12月,楊××的兒媳婦得病而死;楊××本人得血管瘤,2000年7月,楊××又得了疝氣,現在多病纏身,活在極其痛苦之中。與神對抗只有死路一條!

26 靈寶市豫靈鎮車××,女,37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8年12月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時,她說:「你們被迷惑上當了,這是錯的。」2000年1月又有人給她傳,她看了讚美全能神的歌本後不接受,還不願意還書,說:「這是東方閃電,是迷惑人的,該燒毀。」她還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多次將傳福音的人趕走,定罪神作工,褻瀆神肉身,說捏造毀謗的話。2000年10月31日,車××12歲的小女兒一個人在家玩耍時,將紗巾綁在門環拉手上,無意之中被吊死了。過了一個月,車××的大女兒脖頸上長了個大淋巴結核,手術後又長了一個,至今不能治癒。這個惡人之家遭了咒詛。

27 盧氏縣潘河鄉馮××,女,53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7年6月,她大姐給她傳神末世救恩,當時她表示願意看全能神的話語,誰知她是在欺騙人,背後卻把書燒毀。後來,她外甥媳婦去和她細談神的作工,結果她比第一次的表現更壞,並說:「我去年7月就把書燒毀了,神也沒把我怎麼樣!」說完這話沒過5天,她在院裡飲牛,突然昏倒在地,送進醫院治療了10天,該派的人去為她禱告,病情也沒有好轉。1998年3月2日,病情又猛然發作,她像發瘋似地在床上亂抓亂挖,痛苦至極,吐血而死,死時面目慘不忍睹。

28 盧氏縣莫××,女,28歲,因信稱義派工人。有人去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自己不考查卻與惡僕商量對策如何抵擋,並把給她的一本神話書燒毀。不久,傳全能神的人又想方設法與她交通,她對燒書之事懊悔並表示願意接受。過後她又與惡僕商量,繼續抵擋,連續4次她都是如此。此人不可挽救了!1999年7月26日,她二媽和她妹妹在車禍中當場摔死,莫××本人骨盆和臀部摔壞,全身無一處是好的,治療期間極其痛苦,她的丈夫也棄她而去,她落得個孤單無靠。這應驗了聖經的話:奸詐人的乖僻必毀壞自己,奸惡人的房屋必傾倒。

29 商水縣呂××,男,71歲,三自教堂講道人兼會計。2000年9月底,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非常囂張,肆意定罪、褻瀆神的作工,還說:「凡不受國家保護的都不是正牌,都屬魔鬼。」說完此話幾個月後,2001年2月4日(正值春節期間),呂××去幫忙建教堂,不料教堂牆倒屋塌,呂××被活活砸死。從呂××的話音可以斷定他是共產黨設立的人,因為他端的是共產黨賜給他的飯碗,當然得為共產黨辦事了,所以他才是受共產黨保護的正牌魔鬼。

30 汝州市陵頭鄉李×,女,55歲,天主教信徒,其家是接待家庭,有名望。1998年11月,她本村兩個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她聽說後把那兩個姊妹拉攏回去。2000年2月3日,天主教一個神父接受了真道,這個神父和一個弟兄去取自己的東西,被李×扣留起來,弟兄姊妹去找,李×領人把村路口全部封鎖,不讓人進村。三天后,李×與接受全能神的人講條件,要用13個修女(已接受神末世作工)來換回神父和那個弟兄,一直到2000年2月7日,她才把人放回。第二天,李×在1999年已得的子宮癌病情加重,陰道出血,從陰道掉爛肉,後來頭髮也掉光了,住院治療無效,於2001年7月21日死亡,死時張著口。入殮時人正把她往棺材裡裝,突然天上打了一個炸雷,下了一陣雨,炸雷像火龍一樣在靈棚前繞,眾人都很吃驚,都說這是奇事。足見她的惡行觸犯了神的怒氣。

(僅選296例)

31 平頂山市魯山縣魏××,男,召會工人。1997年9月,有人去給該派別的一個姊妹傳神的末世作工,這姊妹聽後說願意考查,傳福音的人就給了她一本全能神話語的書。魏××聽說後急忙到姊妹家把書要出來,隨後扔在煤火裡燒毀,並對這個姊妹說:「這是異端邪說,你可不要信。」1997年春魏××開始發燒,11月去縣防疫站診斷為肺結核。1998年元月他又開始口渴得厲害,喝水也不能解決問題,經檢查,他的肺已經壞得沒法治了。1998年元月30日(正值大年初三),魏××死亡,死時年僅39歲。他斷送別人的生命,賠上自己的性命,這是公平的。

32 南陽市李××,男,35歲,因信稱義派中層帶領。1998年有人給他見證神末世作工,他就極力抵擋,到處造謠,說褻瀆神肉身的話,並且一直封鎖教會。2000年8月15日,李××的妻子生個兒子沒有肛門,並且還有疝氣,一年做了兩次手術,面黃肌瘦。本來他妻子就有神經病,如今又有一個這樣的孩子,李××再也不敢像以往那樣抵擋了。看來他的人性太壞了,做事從來不留後路,難怪他生個兒子沒有肛門,成了社會奇聞,誰能說這不是報應呢?

33 內黃縣後河鎮馬××,男,50歲,華雪和派的骨幹。1999年7月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聽後承認是真理,是神的作工,過後又否認,到處散佈謠言,他還攔阻別人聽真道。2000年9月6日,馬××騎摩托車出車禍,當場摔昏,經搶救無效,第二天死亡。

34 湯陰縣蔣×,男,73歲,召會的小帶領。1995年2月份,有人發神話書給他,他不看反而和其他幾個帶領把發給他們那一帶的書都收到一起燒毀了。此後,他經常騎車到處封鎖教會,不許弟兄姊妹聽見證,導致福音工作受到極大攔阻。蔣×的這一罪惡行為很快遭到了神的報應!1999年2月,蔣×得了輕微偏癱,嘴還一直流口水,後又失去理智,不知羞恥,在大街上拉屎撒尿,有時褲子沒提上就在街上行走,還一直亂說胡話,後於2000年1月22日去閻王那兒報到了。

35 滑縣郭××,男,29歲,三自教堂的執事。1998年11月,他的兩個姐姐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之後去傳給他和他母親,他極力攔阻母親接受,還反駁說:「除了聖經以外都是假的、邪教,你們千萬不能信!」1999年8月21日,郭××開車走親戚的路上車翻到溝裡,他當場被砸死,之後他妻子改嫁。郭××抵擋神鬧個家破人亡。

36 長垣縣喬××,男,68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11月,有人給他和他下面的人傳神末世作工,他不聽反而把教堂裡的人封鎖得死死的,並說:「若見了給你們傳福音的就報告宗教局。」使該地的福音工作受到極大攔阻。2000年2月,喬××得了食道癌,另外還得了一種怪病——渾身疼。2000年9月27日,喬××命喪黃泉。

37 長垣縣王××,男,39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7月給該教堂的人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知道後就開始封鎖教堂,攔阻別人聽福音,還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2000年12月,王××原已好的神經病又發作了,難受得光想死。2001年1月20日他喝了農藥,經搶救無效於2001年1月24日(大年初一)死亡。

38 林州市橫水鎮趙××,女,53歲,安息日會的骨幹。1997年至1998年期間有人多次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還對著傳福音的人說:「你們都走邪了,走錯了,把弟兄姊妹都帶到懸崖上了,傳了也不跟。」傳福音的姊妹走時,她說:「撒但退去!」1999年3月,又有人去給她同派別的人傳,在街上見到她,她說:「你們還來攪擾,我們村有監督人員,再來就把你抓走。」2000年3月,趙××的高血壓病發作癱倒在床,現在已成了植物人,躺臥在床不死不活的。

(僅選296例)

39 林州市謝××,男,65歲,安息日會的帶領。1997年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定罪神的作工是「異端、邪教」,見了該派別已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姊妹就像見了仇人一樣,說:「你信你的全能神,我信我的耶穌。」1999年3月,謝××因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發現患肝癌已到後期,於1999年4月24日死亡。

40 蘭考縣賈××,男,60歲,三自教堂頭目。他只是聽說有人傳神末世作工,他就開始說褻瀆神的話,還攔阻下面的人接受,不讓他們接觸信全能神的人,並說:「再親、再近也不行。」2000年6月,賈××不知患了什麼怪病活見閻王了。

41 開封縣李××,女,54歲,生命道派小帶領。2000年2月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拒絕接受。到同年三四月份再次到她家給她傳,她仍不接受,還趕走傳福音的人,說些褻瀆的話:「你信的是魔鬼,都是騙人的、迷惑人的……」2001年1月2日,李××得腦充血,到醫院兩天就匆匆上了黃泉路。

42 清豐縣紙房鄉萬××,男,77歲,地方教會的帶領。1998年8月,該教會有些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萬××就極力攔阻人接受,並且揚言說:「要是有人問你們,就說我萬××說是錯道。」說這話一個月後他就偏癱了,經治療好了一段時間,1999年又犯病了,經檢查是脈管堵塞,輸液都輸不進去,疼得在床上直打滾,於2000年11月12日命歸陰間。

43 濮陽市中原油田邢××,女,28歲,生命道派的帶領。1995年2月下旬,給她發了兩本全能神在國度時代發表的話語,她看了之後語帶輕蔑地說:「聖靈如果開啟我,我也能寫。」有人勸她別說這話,她還說:「這罪歸到我頭上。」說這話後沒幾天,邢××就得了神經病,她丈夫給她吃鎮靜藥無效,於3月7日在送往醫院的途中死亡。這罪真歸到她頭上了。

44 新鄉市延津縣焦××,男,48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8年10月,他得知教堂裡幾個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以後,就在教堂裡多次把這幾個姊妹當典型作反面宣傳,還說:「惟有聖經是真的,除了聖經都是瞎扯,都是邪教。」並且還三番五次地去攪擾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他曾威脅一個姊妹說:「如果你不聽我的勸告,我就去告你,划得來嗎?」1999年8月16日早上,焦××去教堂晨禱,走到院裡栽倒在地,隨即送往醫院,途中命喪黃泉。

45 新鄉市延津縣東屯鄉王××,女,54歲,生命道派講道人。1998年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福音,她不接受,在給別人傳時,她就跑去攪擾,並大吵大嚷地褻瀆、定罪全能神,攔阻別人接受真道,致使多人不能歸向全能神。2000年1月25日傍晚,王××正在撿花生時突患急病,一命嗚呼!

46 衛輝市張××,女,63歲,生命道派大帶領。1996年3月末,有人送給她一本全能神的末世說話,她沒看就把書毀掉了。後來又有許多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拒絕接受,並且封鎖教會,還說了很多定罪、褻瀆神的話,直接攔阻了當地福音工作的擴展。1999年11月13日,張××得了癌症,經多方治療無效,於2001年4月8日便長眠地下了。

(僅選296例)

47 孟州市谷旦鄉陳××,男,64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福音,他不相信還譏笑說:「耶穌走後就說是末世,到現在還說是末世。」他還說神再有三十年、五十年也不會來。2000年8月,陳××得了食道癌,在醫院治療無效,於2001年1月30日(正值春節期間)伸腿瞪眼了。

48 孟州市師××,女,60多歲,大讚美派帶領。1998年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凶相畢露,破口大罵,說這是異端、邪教,並且不允許任何人與傳福音的人接觸,後來又有人多次給她傳都被她趕出家門。2001年她所在教會有人接受了全能神,她就去威脅、攪擾,直到把那人拉回去。2001年2月,師××得了眩暈症,現在看不出病,但不能走長路,得讓人照顧。

49 新密市馬××,男,62歲,三自教堂的講道人。1997年8月初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並贈送他一本書,他看了之後不相信是神的話,也不相信神的威嚴、烈怒,他說:「我不接受,我不相信,神真會把我擊殺嗎?」當時他女兒和一個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聽到他說是假的,這兩個人又返回三自。同年8月30日,馬××感覺身體有病,經醫生檢查是肝癌後期,治療費花去1.5萬元,於1997年10月29日便長眠地下了。

50 南樂縣王××,男,72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4月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給他,他不聽還四處散佈謠言,誹謗傳福音的人。此後不久,王××就便血,7月病情嚴重,到醫院檢查是直腸癌。10月做手術,手術後11天傷口還不能癒合。第二次手術把傷口兩邊的脂肪全部割掉,手術後王××瘦得皮包骨頭,沒等拆線,於11月8日就命歸陰間了。

51 濮陽市中原油田牟××,女,52歲,因信稱義派的骨幹分子,注重醫病趕鬼。1998年7月,有人給該派別傳神末世的作工,她知道後立即攔阻,並且否認神作工,還說些褻瀆神之類的話,並禱告咒詛傳福音的人。此後,牟××經常在教會中威脅別人,說:「誰若接受了,家裡就不會平安,必遭禍。那是又找了個父親,又找了個丈夫,沒良心,是猶大,是叛徒,忘恩負義,沒救了,受迷惑了。」1999年8月27日那天中午,牟××正包餃子時,突然渾身哆嗦、抽筋,雙腿幾乎不能站立,送到醫院經檢查是腦溢血,全身癱瘓,失去知覺,昏迷了9天,於9月5日死亡。禱告咒詛傳福音的人,沒想到咒詛卻臨到了自己頭上!

52 安陽縣樊××,男,56歲,老地方教會的工人。1994年11月,有人發神末世說話的書給他,10天后傳福音的人去看他,他卻惡狠狠地說:「我把書給剁了,這是迷惑人的、騙人的,誰來傳都別想迷惑走一個人。」隨後,樊××又煽動該派別的弟兄姊妹把發給他們的書都毀掉。1999年1月,接受全能神的約30人也被他拉回原派別,後來有人接受又被他拉了回去。樊××真是罪惡滔天!2000年8月,樊××患了癱瘓病,不能自理,治療兩個月花了一萬多元,最終醫治無效於2000年10月4日命赴黃泉了。

(僅選296例)

53 安陽縣白壁鎮李××,女,54歲,她家是召會聚會接待家庭。1994年11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並贈送神話書給她,她拒絕看書,並把給她的書及給她本派別其他姊妹的書撕的撕,燒的燒,還對該派別的人說「那書根本就不能看,都是騙人的,他們信的根本不是神,而是一個人,一班毛丫頭能成啥事?」等等類似抵擋神的話。此後有人多次給她傳神末世的福音,她都不接受。李××原來就患高血壓、糖尿病,1998年2月又得了氣鼓病,肚子腫得又圓又大,特別難受,她一直喊著說:「我好難受,我身上沒血了呀,我全身冷,我可飢呀!」在床上躺臥不安,最後不會說話,治療無效,於1998年2月27日死亡。

54 孟津縣朝陽鎮李××,女,60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初,有人送給她一本全能神話語的書,她看了以後說是人寫的。之後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她仍不接受,在三自聚會時她說:「有人給我傳東方閃電,說神回來偷寶貝了,這是異端邪說。」她還褻瀆神。1999年底,李××的鼻子經常出血不止,服藥後止住,幾天後鼻子長出個瘤子,檢查說病不輕,到洛陽做手術,烤電一個多月。鼻子剛好,脖子右側又長一疙瘩,不青不紅,檢查是癌瘤晚期。後來癌已擴散到肝部,每頓她只吃半碗飯,疼痛難忍,一天打一支杜冷丁,後來兩個小時打一針,最終於2000年7月死亡,治療花去一萬多元。李××作惡抵擋神遭了懲罰!

55 滎陽市喬樓鎮徐××,男,58歲,華雪和派頭目。1999年1月,有人給他見證神末世作工,他不聽還四處攪擾別人聽見證,散佈許多定罪、褻瀆神的話,揚言要告傳福音的人。1999年11月,徐××得病,身體逐漸消瘦,經檢查是食道癌晚期,於2000年9月1日伸腿瞪眼了。

56 鄭州市呂××,女,51歲,召會工人。1998年,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1999年8月,她聚會時說:「李常受是真道,東方閃電是假道,如果李常受是假的,就讓我不出一年死。」2000年元月2日,呂××在去聚會的路上從車裡甩了出去,當天死亡。果真沒出一年就死了!

57 鄭州市李××,男,31歲,華雪和派骨幹。1998年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聽後承認是真理,但他說:「帶領的不接受,我也不接受,再是真理我也不跟。」2000年8月8日,李××騎摩托車與自行車相撞,當場死亡。棄絕真道遭禍了!

58 鄭州市馮××,女,61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8年多次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抵擋定罪神作工。1999年上半年,該派別有幾個人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她就極力攪擾、拉攏這幾個人,並找帶領的一起去攪擾,直到把這幾個人拉回原宗派。1999年11月,馮××心臟病突然發作,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59 蘭考縣趙××,男,60歲,華雪和派的頭目。當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他時,他多次拒絕,還定罪、毀謗神的作工,且揚言:「我一頭栽死,也不信全能神的道。」還攔阻他下面的人接受真道。2001年1月15日清早,趙××坐三輪車去磨麵,從三輪車上栽下來,再也沒有醒來。真是一頭栽死了!

60 輝縣市郭××,女,53歲,生命道派的大帶領。1998年7月給她傳全能神的福音,當時她表面上接受,背後卻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2000年9月,郭××得了腦溢血,於2000年10月5日死亡。

61 輝縣市郭××,男,57歲,三自教堂主席。他聽說有人去三自教堂傳神末世作工,就在聚會時公開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還揚言說誰要給三自裡的人傳,就把誰送到公安局。2000年5月11日,郭××得了肺癌,於12月4日命喪黃泉。褻瀆神遭了咒詛!

(僅選296例)

62 焦作市馮營礦趙×,男,67歲,生命道派焦作牧區大帶領。1995年,曾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當場拒絕,還褻瀆、毀謗神,之後他就開始封鎖教會,且主張印發抵擋全能神福音的專題小冊子。1996年12月的一天晚上,趙×煤氣中毒,成了植物人,1998年1月21日(臘月廿三)命歸黃泉。敢與神對著幹,遭了咒詛!

63 登封市安××,男,46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6月,他接受了全能神的名,並積極配合福音工作的擴展,帶領一些人接受了神的作工。後來他被人攪擾迷惑,就完全否認了神,並說了一些毀謗、褻瀆神的話,還到處攪擾別人接受全能神。一天,安××在作惡的路上一頭栽倒在地,臉碰出血來,他仍不醒悟,直到把接受的9個人全部拉回去,並在講台上說「東方閃電的人被邪靈縛了」等毀謗、褻瀆的話,他還強迫姊妹當眾承認東方閃電是異端才肯罷休。同年11月,安××突然得病,搶救無效死亡。

64 登封市郭×,女,47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給三自傳神末世作工時,她極力攔阻人聽見證,只要她聽說有人來傳神末世作工,她就去把人趕走,並在講台上說:「誰再來傳就把他趕走,不接待他們,他們都信邪了。」導致多人不能接受真道。1999年5月1日下午,郭×正在給人磨麵時突然癱倒在地,當晚便告別人間了。

65 登封市告成鎮郭×,男,52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1月,他就開始抵擋全能神的作工,曾多次在講台上說:「東方閃電是邪教……」還到處攔阻人聽真道。本月底,郭×又把一個剛接受的姊妹給拉回去了。因著他的攪擾,導致許多人不能接受真道。1999年5月17日,郭×突然心裡發慌難受,一會兒嘴吐白沫,他兒子趕緊去叫醫生,沒等醫生趕到他就伸腿瞪眼了。抵擋神遭了懲罰!

66 登封市孫××,男,53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8年夏天給他傳全能神的福音時,他不接受,之後聽說一姊妹接受了,他就去攪擾,回來後還在講台上說:「末世有假基督、假先知起來迷惑人,某某被異端、邪靈、假基督迷走了。」他還大肆褻瀆、毀謗神的作工,導致很多人不敢接受真道。2000年5月31日,孫××騎自行車在上班的路上與大貨車相撞,頭部受了重傷,在送往市醫院的路上氣絕身亡。

67 登封市劉××,男,67歲,三自教堂的頭目。1999年4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在講台上散佈謠言,說:「有人傳神來了,別聽別信,他們信的是異端……」而且又說了許多褻瀆神肉身的話,導致很多人不敢接受真道。實屬罪大惡極!2000年8月,劉××鍘草時把手指頭鍘掉,後來他又得了一種怪病,神志不清,說話結結巴巴,這樣持續了一個月左右。2001年6月26日,劉××突然感覺頭暈,家人撥打120電話,誰知沒等急救車趕到,劉××就一命嗚呼了。這個惡魔終於被剪除了。

68 登封市王××,男,61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4月給三自教堂傳神末世作工時,他極力抵擋,把教堂控制得水泄不通,他命令說:「誰發現有人來傳,就打電話給我,我立即叫派出所把他們抓起來。」並把傳福音的姊妹告到派出所。同年8月,王××得了腦痙攣,頭疼,多方治療無效,於同年10月8日便長眠地下了。

(僅選296例)

69 登封市孫××,女,38歲,召會平信徒。1998年,有人曾多次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拒絕接受還到處攪擾,並散佈謠言,攔阻人接受真道。當有人再次給她傳時,她破口大罵:「你這人死皮不要臉,俺都信神,你還天天來攪擾,看神以後咋懲罰你!你信的是邪靈、假基督、撒但、魔鬼、異端,是迷惑人的,是信人不是信神!」姊妹說:「俺信的是真神,你不能亂說。」她說:「我說了,看你的神會把我怎麼樣?」1999年12月26日晚上9點左右,孫××與丈夫駕駛三輪車從長葛返回家途經禹州時,孫××被迎面來的大車掛走,當她丈夫找到她時,只見她的五臟六腑及碎肉塊拋了一地。惡魔終於遭咒詛而死!

70 登封市馬××,男,49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9月,有人給該教堂的人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聽說後就開始在講台上散佈說:「有人說神回來了,神回來在哪裡?讓我看看啥樣兒?」後經常在講道時說:「離開聖經標標準準是邪靈、是異端,發現有人講的不是聖經上的話就拒絕他,要及時匯報教務組。」導致多人不敢接受真道。1998年11月,馬××在去封鎖教會的路上突然頭疼病復發,昏倒在地,立即送醫院治療,因病情嚴重(腦瘤),無法醫治,只好出院。回家後,馬××頭痛難忍,吃不下飯,走不動路,有時疼得大小便失禁。1999年4月9日,馬××命歸陰間。

71 義馬市樊××,男,33歲,生命道派帶領。1998年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指著傳福音的人大罵,並且諷刺挖苦傳福音的人,還定罪神的作工,說褻瀆神的話,並封鎖教會。1999年有人再次給他傳,他更瘋狂地褻瀆神,還對傳福音的弟兄說:「你頭腦發暈說胡話,讓我給你按手禱告,你頭腦就清醒了。」2000年12月8日,樊××在黑龍江省接待家庭禱告時栽倒在地,當場氣絕身亡。作惡還要禱告神,自尋死亡!

72 義馬市常村礦楊××,女,29歲,她家是重生派接待家庭。1997年至1998年期間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一直抵擋、褻瀆神,還到處攔阻攪擾別人接受真道,並禱告咒詛接受全能神的人。1999年2月22日晚上(正值春節期間),楊××服藥身亡,死時鼻孔出血。

73 澠池縣英豪鎮李××,女,46歲,重生派講道人。1998年6月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因著不合她的觀念她就定罪、褻瀆神,還造謠中傷傳福音的人。此人真是惡毒!2001年3月的一天晚上,在聚會中李××禱告後突然站不起來,上吐下瀉,不會說話也不會動彈,醫生確診為腦溢血。李××住院一個多月,至今口齒不清,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李××作惡遭到了報應!

74 靈寶市朱陽鎮趙××,男,53歲,三自教堂的講道員。1999年4月,他聽說靈寶市有人傳神末世的作工,他隨即就在教堂裡揚言說:「要把這邪教好好整一頓……」並且總想找機會上告政府。2000年5月11日,趙××被車撞倒,當場昏迷,一星期內猶如植物人一樣不省人事,手術後成了嚴重的腦震盪,頭部經常疼痛,不能停藥。他身為講道員,如果行得正,怎麼能落得這個可憐的下場呢?

75 襄城縣付××,男,40多歲,大讚美派骨幹。1996年春,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考查就毀謗、褻瀆神,並到處散佈謠言,使許多人不敢接受全能神。2001年6月,付××患了腦血栓,至今仍癱瘓在床,不會說話,生活不能自理,成了廢人。

(僅選296例)

76 襄城縣山頭店鄉祝××,男,45歲,召會帶領。多次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都抵擋,並說:「東方閃電是邪教……」2001年4月又給他傳,他就當著傳福音人的面宣讀該派人總結的抵擋神褻瀆神的話和咒詛全能神教會的話,極力攔阻人接受真道。同年6月9日,祝××在修電線時身子沾在電線上,後腦勺被電擊了一個大洞,血順著電線杆往下流。死得真夠慘!

77 襄城縣李×,男,55歲,召會工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都不接受,還說:「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1999年4月,他帶著同工去一個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攪擾。2000年1月10日,李×在路口上和人說話,被駛來的汽車撞倒,當場暴斃身亡。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78 長葛市大周鄉付××,男,62歲,生命道派信徒。1998年底多次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都遭到他的拒絕,他還攪擾別人聽見證,並到處限制弟兄姊妹,不許他們接受真道,還說些定罪、褻瀆神的話。2000年9月份,付××得了腸癌,久治不癒。2001年3月22日,付××病情惡化,不到40天動了兩次手術花了兩萬多元錢,手術後肚子上長瘡往外冒壞水,於同年5月28日便一命嗚呼了。

79 禹州市羅××,男,61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5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還定罪神的作工是邪教,並揚言說:「以後不管誰來傳都報告公安局。」其大兒媳幾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都不接受。2001年5月的一天,經檢查羅××得了甲狀腺癌,於2001年8月底命歸陰間。

80 禹州市小呂鄉李××,女,45歲,一次得救派小帶領。2000年冬,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封鎖教會,並威脅其他人,不許他們接受。不久,李××乳腺癌復發,上身一直發腫,疼痛難忍,於2001年7月19日晚在痛苦中咽氣。

81 尉氏縣十八里鄉樊××,男,57歲,讚美派會計、講道人。1999年冬,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特別仇恨,說些定罪、褻瀆神的話,污辱、毀謗傳福音的人。後來又有人登門跟他交通,他不聽反而說:「我非弄個水落石出不可,雞蛋碰碰石頭,證實後上中央告你們,我是不怕死!」2000年11月7日,樊××因原來的再生障礙性貧血(白血病)突發栽倒,之後病重臥床不起,於2001年3月17日一命嗚呼。

82 尉氏縣洧川鎮王××,男,64歲,重生派小帶領。1998年曾多次有人登門給他傳神末世作工,都被他拒之門外,並說是假的,他妻子還把傳福音的人趕到大街上,罵道:「你們這些人就是臉皮厚,趕緊滾!」2000年3月23日,王××的哮喘病復發,未來得及醫治便命赴黃泉。

83 尉氏縣崗李鄉安××,女,43歲,她家是重生派六縣同工接待家庭。從1998年起曾多次給她傳全能神的作工,她都是一口拒絕,說是假道,是異端、邪教。她還驅趕傳福音的人,不讓進她的家門。2000年8月,安××患惡性腫瘤。病後又有人找她幾次給她交通,她仍不接受,還說:「你們來是給我送禍的。」她治病花去兩萬多元也無效,於2000年11月1日一命嗚呼了。

(僅選296例)

84 舞陽縣保和鄉張××,男,48歲,其家是讚美派的接待家庭。1998年夏天,該村有人接受了神末世作工,他就在該派人聚會時提名為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代禱說:「某某信錯了、信邪了。」姊妹去找他交通,被他妻子趕出去,他妻子還說:「滾出去,不許你在我家。」過了一段時間,姊妹又去,他唆使該派的人和姊妹吵架。1999年春,張××得急病而死亡。

85 舞陽縣北舞渡鄉祁××,男,50歲,大讚美派的講道員,他家是接待家庭。1998年8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1999年2月又有人給他傳,他說:「你已經受迷惑了,這都是假基督、是害人的……」之後他和該派別的4個人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拉攏姊妹說:「我來救你了,這是假的,不能聽。」沒過幾個月,祁××就開始吐血、便血,舊病復發(肝硬化腹水嚴重),還有新病疝氣,吃藥無效,於2002年3月1日死亡。

86 舞陽縣侯集鄉齊××,女,46歲,讚美派工人。1998年6月,她和該派的人一起聽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大部分人都接受,她卻不接受。不久,又有人給她傳,她說:「主來了就這個樣?」還說:「這是標準的邪靈!」1999年3月又有人給她傳,她不接受,說:「假基督迷惑人來了,這是敵基督。」此後,齊××只要知道誰接受就去攪擾,說:「你們都受迷惑了,東方閃電是假的,你們都不要接受。」她親自拉回去4個人。2000年6月14日下午,齊××在平房上收麥,突然得暴病不會說話,嘴裡大口吐鮮血,一直吐得舌頭搐得沒有了,臉變紫色,經搶救無效,第二天晚上死亡。

87 舞陽縣賈××,女,38歲,讚美派的教歌員。1998年6月,她接受神末世作工不到一個月被她原派別的人攪回去了。之後她就捏造謠言毀謗神的作工,並且攔阻她姐姐信全能神。事隔兩個月,賈××就神經失常了。她就這樣被神的作工淘汰了。

88 平頂山市葉縣龔店鄉張××,女,62歲,地方教會信徒。1997年9月,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聽完後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並把剛接受全能神的兒子拉回到原宗派裡去。她的惡行嚴重地得罪了神!1998年1月,張××兩隻腳分別長了兩個大瘡,整天流膿流水,再加上患有嚴重的糖尿病,終於臥床不起,於1998年2月10日(正值春節期間)死亡。她的惡行不僅斷送了她兒女的得救機會,同時也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89 平頂山市葉縣王××,男,64歲,他家是因信稱義派的接待家庭,全家信。1996年至1998年期間,有人多次去給他傳全能神的福音,都被他趕了出來。他還說這是假基督,是迷惑人的,並散佈謠言封鎖教會。2000年5月14日晚,王××在聚會回家的路上從村外的橋上連人帶車子摔下去,當夜死亡。

90 平頂山市葉縣陶××,女,72歲,召會帶領。1995年2月給她傳神末世作工並發書給她,她不接受還把發給她的書燒毀,並褻瀆、定罪全能神。1995年4月,陶××就得了子宮癌,多方醫治無效,於1998年5月14日踏上了黃泉路。

91 平頂山市夏李鄉尚××,男,68歲,召會工人。自神的末世作工開始就給他見證並贈送他神話書籍,他從不尋求考查,總是信口定罪,還指使他兒子把書燒毀。尤其是在2000年11月,他開始封鎖教會,散佈謠言,大肆褻瀆全能神,不讓他手下人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實屬罪大惡極!不久,尚××就得了胃出血,2001年2月死亡。他事奉神卻抵擋神,比當時的法利賽人、祭司長更甚!

(僅選296例)

92 平頂山市葉縣龔店鄉梁××,男,53歲,讚美派的帶領。1997年,他妹妹連續幾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都不接受,並說:「你與某某信的一樣,是假基督、邪靈……」最後一次他還把他妹妹趕出去,並說:「我永不後悔!」1998年12月2日晚上,梁××騎自行車帶一姊妹在聚會回家的路上一頭栽倒在路邊的小樹茬上,命喪黃泉,那個姊妹卻沒事。

93 平頂山市葉縣辛店鄉郁××,男,63歲,召會工人。他不接受神末世作工,還有意攪擾別人,專門組織禱告小組褻瀆神的肉身,犯下滔天大罪!1998年秋天,郁××不知得了什麼病,整個下肢毫無知覺,醫治無效。後來,他的後背上又長了一個疙瘩,越長越大,最後高燒不退,嘴上都起了泡,神志不清,說胡話,於1999年4月瘦乾而死。

94 平頂山市葉縣任店鎮魏××,女,60歲,召會工人。多次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都不接受,還說:「你們信歪了,信邪了……」說了很多不堪入耳、歪曲事實的謊言。1998年7月10日,魏××去廁所,一頭栽倒,送醫院不到一天就命赴黃泉了。

95 平頂山市葉縣楊×,女,50多歲,召會工人。自從全能神的名被見證以來,她一看到本村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恨得咬牙切齒,曾多次在弟兄姊妹面前說:「你們信的是邪靈、迷惑人的……」1993年6月,楊×身患食道癌。1995年1月楊×病情惡化,醫治無效,於1995年7月26日死亡。

96 平頂山市高××,男,73歲,聖潔派的帶領。自從神末世的作工開展以來,一直有人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作工,並給他神話書籍,他卻不加考查,還說:「這是假的、是邪教!」並且封鎖教會,給當地福音工作帶來很大攔阻。1997年8月,高××瞎了一隻眼,但他仍繼續攪擾;2000年2月,他的另一隻眼也瞎了。現在高××才感到痛苦,有時氣得打自己的臉。定罪別人自己卻受了咒詛,落得個可悲的下場!

97 平頂山市楊×,女,48歲,重生派中層帶領。1998年8月,該派的一個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她就去造謠、毀謗,並且恐嚇、威脅那個姊妹,讓其放棄真道。1999年1月,她成了痴呆,不知梳洗,不知吃飯,不洗衣服。2001年9月,楊×又得了偏癱,現在還得別人攙著走,生活不能自理。她攔阻別人接受真道卻坑害了自己。

98 平頂山市新華區楊××,男,65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7月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狂妄地說:「神不會再道成肉身,就是真道成肉身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信!」他說這話得罪了神!2000年3月27日,楊××得了腦溢血,腦血管迸裂,醫生去他家給他輸氧治療,沒治好,楊××於2000年4月1日死亡。這等人真是敵基督,到了被剪除的時候!

99 平頂山市秦××,女,51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曾多次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都拒絕接受,並且毀謗、褻瀆神的肉身,她還攔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2000年8月,秦××因糖尿病惡化便血便膿死亡。

(僅選296例)

100 平頂山市張××,男,59歲,召會中層帶領。1995年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把全能神末世話語書燒毀,並封鎖各處教會,到處散佈說:「閃電是邪教、異端……」實屬罪大惡極!2001年3月,張××得急病——腦溢血,兩天后他就命歸陰間。定罪別人邪教自己卻受咒詛而死!

101 平頂山市湛河區楊××,女,36歲,生命道派兒童主持。2000年1月,她聽說該派別有些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就報告上面的帶領,並夥同她的帶領一起毀謗、褻瀆神作工,到處散佈謠言、封鎖教會。就在她抵擋神的當天晚上,楊××心裡難受光想哭,看誰都不順眼。2000年4月,醫院確診她是患精神分裂症,至今未好轉。

102 平頂山市趙××,女,53歲,召會工人。1998年6月有兩人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褻瀆全能神,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並譏笑說:「你們上天了怎麼還在這裡?」1999年3月,趙××因肝硬化、肺病、肚子腫死亡。抵擋神的惡僕被剪除了!

103 魯山縣堯山鎮裴×,女,39歲,召會的小帶領。1997年2月,有兩個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定罪、毀謗,之後只要聽說有傳全能神的人來,她就禱告咒詛。抵擋神到了瘋狂的地步。1997年10月,裴×患了食道癌,召會的人就常為她禱告,可是越禱告病情越重,她反認為是神在試煉她。到1998年5月,她的病情加重,她感覺到沒有希望了,就露出了原形否認了神,不許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主耶穌」這個名字。1998年6月7日,裴×命赴黃泉。是神的作工顯明了這個惡魔!

104 魯山縣張店鄉員××,男,47歲,召會的大帶領。1994年至1999年,他一直在攪擾、攔阻魯山縣的傳全能神的福音工作。1999年1月11日,員××兩次帶人去攪擾一個剛接受全能神的姊妹,還指著神話褻瀆說:「這是魔鬼、撒但說的!」之後,他又多次帶著同工瘋狂攪擾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1999年11月,禹州市一小姊妹到該派一個剛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他發現後就帶人去威脅、恐嚇小姊妹,指使人把小姊妹鎖在屋裡不讓吃飯,並搶走了小姊妹身穿的紅毛絨大衣。員××還利用他派出所的親戚告小姊妹是人販子,強行把小姊妹帶到禹州市小呂鄉派出所。在所裡小姊妹被派出所人員打得鼻口出血,派出所人員還用腳朝小姊妹的腰上、腿上猛踢,打得小姊妹死去活來。吃晚飯時,小姊妹趁他們不防備就逃了出來,他們發現後四處追截,夜裡小姊妹爬到荊棘裡才沒被發現。2000年1月18日,員××正在聚同工會時突然得急病癱倒在地,沒送到醫院就一命嗚呼了!這個地道的敵基督終於被神擊殺了。

105 魯山縣李××,男,45歲,召會工人。1999年8月,有人去給他傳全能神的作工,他不接受反而褻瀆神、定罪神的作工,說:「你們傳的是異端、邪靈,你是進入了邪教組織,你趕緊走!」1999年11月,李××開始流鼻血,斷斷續續有一星期之久,11月25日早上,他終因流血過量走上了黃泉路。

106 魯山縣張店鄉徐××,男,40多歲,召會鄉同工。1995年3月,兩個姊妹去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說:「你們傳這都是錯的、假的。」並且把兩個姊妹送的神話書籍撕開捲成紙筒育西瓜苗。1998年6月,他妹妹(已接受全能神)又帶兩個姊妹給他傳,他仍是對神道成肉身有觀念,拒絕接受。沒過幾天,徐××就得了心臟病,又患肝腹水,醫治無效,於1999年1月20日死亡。

(僅選296例)

107 魯山縣侯×,女,46歲,召會中層帶領。1998年春,她弟弟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曾多次帶人給她傳福音,她都拒絕接受。1999年3月,她弟弟又去給她見證聖靈末世的作工,她說:「你們的心也算盡到了,以後我就是下火湖也不後悔。」1999年4月,侯×的兒子突然患急性腎炎住進了醫院,花了不少錢財。2000年元月,侯×得了偏癱,整天臥床不起。現在走路不方便,一隻腳有點跛,說話時流口水,不能幹重活。她說的「下火湖也不後悔」這句話暴露了她的抵擋神的本性。

108 魯山縣韓××,男,50歲,召會中層帶領。1999年7月,有人給劉×傳神末世作工,韓××到劉×家對他說了許多定罪神的話,以至於劉×至今沒接受。韓××又在同工會上宣佈說:「東方閃電是邪教,都不能聽也不能接受。」2000年6月,韓××得了胃癌,醫治無效,於2000年12月8日死亡。

109 魯山縣耿××,男,49歲,自由團體派大帶領。1996年8月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當時他越聽越狂躁,就開始抵擋、反對,並舉手禱告咒詛定罪神末世的作工是異端、邪靈,並封鎖教會,還讓該派別的人都禱告咒詛一個接受全能神的姊妹。1997年12月中旬耿××得了肝硬化,1998年2月轉為肝腹水,於2000年7月9日命赴黃泉。

110 寶豐縣趙莊鄉劉××,女,34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7月,有人去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開始定罪、褻瀆神。沒多長時間,劉××本來因信耶穌而痊癒的乳腺炎又復發了,到醫院切除了右乳房。2000年7月,又有人去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仍是抵擋、定罪,後來她只要發現哪裡有人傳全能神,她就去哪裡攪擾。2000年10月,劉××原來乳腺發炎的地方又發作了,到醫院檢查是乳腺癌,醫治無效,劉××痛不欲生,於2001年3月27日死亡。定罪真道終於遭咒詛了!

111 汝州市紙坊鄉李××,女,33歲,召會小帶領。1999年6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就瘋狂地褻瀆神,還罵道:「你們信邪教的人,死狗貨!真不要臉!」還說:「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情願下火湖。」並且趕走傳福音之人,還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10月,李××患了神經病,經常自言自語:「我有罪,我有罪!」2000年6月2日她去汝州看病,到汝州剛下車,她的神經病發作,站在路中間被車撞傷,搶救無效,於2000年6月9日死亡。抵擋神受了懲罰!

112 汝州市小屯鄉袁××,男,60歲,召會小帶領。1999年6月,有人到他親戚家給他親戚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就抓住傳福音人的胳膊硬是把人拉了出去,並在大街上大聲吆喝:「你們信的神在哪?拿來讓我看看,我以後下地獄也不會信他!」他還褻瀆全能神,定罪神的作工,並拉回兩個已接受全能神的人。2000年8月,袁××得了敗血症,2001年1月6日命赴黃泉。

113 汝州市夏店鄉李××,男,62歲,三自教堂講道人,因肺結核病信了耶穌。1996年2月,有兩人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看神話時,他不接受,並說:「這是靈性高的人寫的……」沒過多長時間,又有人去給他傳福音,他說:「前幾天來傳福音的兩個人是帶著魔鬼來的,她們的書上說女神,啥女神?除了耶穌沒有別的神,她們兩個不識字,是讓人給迷住了。」他拒絕接受。1998年1月20日,李××肺結核病復發,於1998年1月25日(臘月廿七)死亡。

(僅選296例)

114 汝州市尚莊鄉張××,男,38歲,召會鄉同工。1998年有人給他的姐姐傳末世福音,並送神話語的書給他姐姐,他姐姐答應看書,他知道後就去他姐姐那裡把神話語的書拿走,一個弟兄去向他要書,他說:「給你?讓你迷惑更多的人?我把書燒了!」1999年7月,又有人與張××交通,希望他能夠回轉,可是他仍是定罪神作工,還褻瀆神肉身,當時他就流鼻血。10月又去給他傳,他抵擋更嚴重。2000年10月,他腎炎病復發,以至於吃不下飯,排不出尿,渾身水腫,行動不便,經治療恢復一些,但不能幹活,得一直吃藥,否則病就復發。他因抵擋全能神受了懲罰!

115 偃師市焦××,男,67歲,真耶穌派講道人。1997年,他女兒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並看神話書,他攔阻女兒看全能神的話語,不讓女兒接受,後來其女兒被拉回。1998年9月,有人多次給他傳福音,他都躲避不見。該派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去給他傳時,他惡狠狠地說:「是神就讓他來給我顯神蹟奇事,否則就不是神,別再跟我談,談我也不信。」之後他在講道時常常攻擊神、毀謗神。1999年,焦××患了食道癌,多次去醫院烤電治療,花了一萬多元也無效,於2001年1月15日死亡,死時背上鼓起包。他信神到晚年,只因抵擋神的末世作工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116 偃師市顧縣鎮王××,女,73歲,召會信徒,有一定的影響力。1994年,有人把全能神的作工傳給她,她拒絕接受,還定罪說:「你們是假的,別來迷惑我們。」她到處散佈謠言,還把給她的神話書燒毀,並對傳福音的姊妹說:「你再來,把你告到公安局去。」1995年,王××患糖尿病,後來理智也不正常。1996年9月25日,王××在街上正和人說話時突然暈倒在地,當時不會說話,從此病情惡化,一天吃五六頓飯也吃不飽,走路時東撞西碰,不能自理,最後臥床不起,渾身都爛了,於1997年2月3日(臘月廿六)命歸陰間。正如聖經的話:惡人的強暴,必將自己掃除。

117 宜陽縣王××,女,47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8年以來,多次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瘋狂地褻瀆全能神。2000年9月,王××突然患肋骨瘤,骨瘦如柴,於2002年3月24日便伸腿瞪眼了。

118 宜陽縣石陵鄉翟××,女,52歲,她家是因信稱義派接待家庭。1999年11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惡狠狠地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並嚴重定罪、褻瀆神。2000年2月23日(正月裡),翟××家住的土窯突然倒塌,把她兩個兒子同時壓在下面,小兒子氣絕身亡,年僅24歲。因抵擋神兒子被取締了。

119 新安縣王××,男,53歲,因信稱義派中層帶領。1998年以來曾多次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每次都瘋狂地定罪、褻瀆神的作工,他對該派別的人說:「誰要接待傳全能神的人就是接待惡人,在他們的罪上也有份。」1998年11月,王××的妻子看神話書籍,他發現後馬上將神話書籍搶過來燒毀。2001年5月,王××感到不舒服,到醫院檢查是肺穿孔、心包炎、腦血栓三樣大病,於2001年8月21日死亡。

(僅選296例)

120 新安縣李××,女,52歲,自由團體派帶領。1998年以來多次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都是定罪褻瀆神。有一次她還惡狠狠地將傳福音的人趕走,接著跑到一個剛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姊妹家裡威脅說:「我告訴你,你若是接受全能神,以後要是有什麼好歹,出什麼事可別來找我。」1999年5月,李××臂膀上的小疙瘩發作,變成了大疙瘩,經檢查是癌已擴散,兩條腿也成了死腿不能動,臥床不起;後來她的嘴也爛了,連水都不能喝。1999年7月31日,李××在痛苦中死亡。這一次她可有了好歹,連自己的命都顧不了了。

121 新安縣王××,女,62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和她丈夫一起抵擋、褻瀆神,又拚命封鎖教堂,若發現有人接受全能神就去攪擾。2000年5月,王××突然感覺身體不適,經檢查發現患了食道癌,已是後期,住院兩個月,病情減輕了一些,但她仍抵擋神,她對接受全能神的姊妹說:「你現在認罪悔改,神還赦免你。」2000年10月,王××病情惡化,醫治無效,於2000年12月5日死亡。她抵擋神不認罪悔改受懲罰了!

122 新安縣南李村鄉李××,男,66歲,因信稱義派帶領,全家信。1996年12月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抵擋、定罪,他妻子還把神末世說話的書燒毀。1997年2月,傳福音的人再次給他傳時,他仍拒絕接受。1998年1月15日,李××突然昏倒在地上氣絕身亡。這個老惡僕被剪除了。

123 新安縣呂××,男,61歲,三自教堂的頭目,他家是三自教堂的接待家庭。1997年至1998年有人曾多次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譏笑說:「你們跑在耶穌前邊了,你們別來了。」1998年11月,呂××患了食道癌,他一直在家禱告,無論怎麼禱告祈求上天,終究沒有如他的願。1999年9月19日,呂××在極度痛苦中死亡,棄絕神而走了。

124 新安縣梁××,女,60歲,她家是因信稱義派接待家庭。1995年4月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當時她也相信是真道,後來受了別人的攪擾迷惑,她就不信了。1997年再次去給她傳時,她就瘋狂地褻瀆神,還把手下接受全能神的人拉回去。1998年,梁××突然患心絞痛,疼得死去活來,但她仍不思悔改。2000年8月6日,梁××心絞痛發作,來不及治療就痛死了。她斷送了十幾人的生命,罪有應得!

125 新安縣鐵門鎮郭××,男,52歲,因信稱義派大帶領。1998年冬,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惡狠狠地將傳福音的人趕走,並說:「你不走把你送到派出所!」隨即封鎖手下信徒,不許他們接受全能神。1999年8月,一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那個姊妹家攪擾。他見到傳福音的人視為仇敵,常以報告公安局來威嚇傳福音的人,還滿口污穢,謾罵不止,對神大肆褻瀆,犯下了滔天罪行!2000年3月,郭××突然吃不下飯,到醫院卻查不出病因,幾次住院花了一萬元,醫治無效,於2000年6月死亡。此人既惡毒又邪惡,終於闖下大禍,導致身亡。

126 新安縣鄧××,女,55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9年春,有兩個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並到處攔阻其他信徒聽福音,常常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1月,鄧××得了腦血栓,送醫院治療花了數萬元,最終落個癱瘓,成了痴呆。

(僅選296例)

127 新安縣張××,女,59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聽,還爬到牆頭上監視鄰居家(已接受全能神),並譏笑、毀謗他們。2000年12月,張××突然患病,不能吃飯,去醫院檢查是心臟病,於2000年12月23日死亡。惡人被剪除了,接受真道的人聚會也輕鬆了。

128 新安縣師××,男,49歲,召會小帶領。從1995年以來多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每次都是肆無忌憚地褻瀆、毀謗神,還毀掉神話書籍,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並封鎖教會,真是惡毒到極點!1997年,師××患肝腹水,花萬餘元也沒有康復。1998年再次給他傳,他仍繼續抵擋,還說:「除聖經以外都是邪靈。」1998年12月16日,師××病情突然惡化,經搶救無效在極度的痛苦中斷了氣。

129 嵩縣德亭鄉郭××,女,35歲,屬靈派小帶領。1997年至1998年期間多次見證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她,她都肆意褻瀆神,定罪神作工。她不顧身懷六甲,四處奔走攔阻別人歸向神。她媽想接受全能神,經她攪擾也不敢接受了。1999年1月20日,郭××生產後上吐下瀉,還沒送到醫院就氣絕身亡。死得真夠慘,真是報應!

130 嵩縣德亭鄉張××,男,29歲,屬靈派中層帶領。1995年冬,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捏造謠言迷惑教會中的人,並且恐嚇他們,不許他們接待傳福音之人。1996年3月19日,張××上山淘金礦石,突得急病,未下山就斷了氣。這是他抵擋神遭的報應!

131 嵩縣車村鎮薑×,男,54歲,因信稱義派的大帶領。1999年9月,有兩人給他鄰居家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得知後便到鄰居家阻止,用手指著傳福音的人破口大罵,說:「我敢說你們信的是魔鬼、邪靈、異端、假基督,你們都是那到處吼叫的獅子……不要來拉我的人……」此人真是惡毒狂妄!1999年12月3日,姜×拆房時牆突然倒塌,把他砸成肉餅,當場慘死。作惡不到三個月就慘死,真是抵擋就死!

132 嵩縣木植街鄉房××,男,72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6年至1998年間有人多次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都隨意定罪,說是假道、異端,並且命令手下的人不許接待傳福音的人。1998年6月5日,房××最孝順的四兒子在放牛時上吊,命歸陰間,兒子的猝死令他悲痛欲絕。1998年9月27日,房××在一次聖餐會上正禱告時血壓升高,暈倒在地,兩天后,再次暈倒,醒後嘴僵硬地說不清話,而且高燒不退,用冰塊冰身也無濟於事,最終燒成啞巴,多人為他禱告加上醫生治療都無效,於10月24日命赴黃泉。70多歲的老人聽不出神的聲音,膽敢抵擋神受了重刑!

133 嵩縣宋××,男,55歲,屬靈派帶領。1995年至1998年期間,有人曾多次給他夫婦傳全能神的福音,他都是定罪神作工,毀謗、褻瀆神,他還命令手下的人一律不許去別的地方聽道,不許看關於傳主再來的書,更不許接待傳全能神的人。1998年6月份,宋××的妻子突然患急病死亡。2000年5月14日,宋××的女兒遭車禍,經搶救無效身亡。神咒詛惡人的家庭!

(僅選296例)

134 嵩縣木植街鄉周×,男,61歲,其家是屬靈派接待家庭。1999年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時,他不聽反而舉起棍子大罵:「撒但退後,快走,再不走我就用棍子打……」2000年2月,周×肺心病突然發作,高燒不止,於本月29日窒息而死。殘忍的人擾害己身!

135 嵩縣紙房鄉高××,男,44歲,三自教堂執事。1998年4月,曾多次有人向他傳神末世作工,他定罪說:「是假的,是異端……」1998年秋後,高××得病,1999年4月病情惡化,經醫生檢查是肝硬化,後於1999年7月16日身上腫脹而死。

136 嵩縣九店鄉王××,男,48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5年冬,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褻瀆說:「神若真回來能從樹枝上跳下來,手上有釘痕、槍傷,神來會是這麼平穩?」1996年春,又有人給他傳,他定罪神話說:「這沒章節,是假道,無論誰傳我都不能信從。」1997年7月10日那天,王××用車拉沙子,車上坐著幾個人,車翻後,路邊石頭又滾到他頭上,只有他一個人被石頭當場砸死,不信神的人都議論:「他信神咋會有如此下場?肯定是犯什麼彌天大罪了!」

137 嵩縣周××,男,50歲,多次得救派帶領。1997年春,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聽還抵擋定罪。那天正在下雨,他窮凶極惡地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把人推倒在泥窩裡。1998年的一天,周××感覺喉嚨不適,經檢查是癌症,從那時開始疼痛把他折磨得慘不忍睹,於1999年8月命喪黃泉。

138 嵩縣劉××,男,62歲,重生派中層帶領。1998年以來,多次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還褻瀆神的肉身,並到處封鎖教會,攔阻別人歸向神。2000年7月,劉××得了胃癌,於2001年5月16日一命嗚呼了。

139 嵩縣何村鄉劉××,女,44歲,三自教堂的講道員。2000年春,有人向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沒考查就定罪為假基督的迷惑。就在劉××定罪沒多長時間,她一家三口人連續出車禍。她本人於2000年5月11日被三輪車撞斷胳膊;2000年6月下旬,她兒子騎摩托車與汽車相撞;她丈夫於2000年11月26日又遭車禍,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至今跛腳。這一家三口都出車禍,他們走的是什麼道路呢?真是鬼迷心竅!

140 嵩縣張××,男,59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5年,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並讓他看神在末世所發表的話,他看過後不接受,還定罪褻瀆說:「這是信神信得太熱了,是神經不正常之人的說話與經歷。」這事過後不久,張××患咽喉癌,花了兩萬多元也沒有醫治好,於1997年8月22日死亡。

141 嵩縣張××,男,50多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12月,有人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信還攔阻別人聽見證,定罪神作工。有一次,一姊妹正在看全能神的末世說話,他用欺騙的手段將書騙走,就這樣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4月9日,張××因癌病惡化死亡。

142 嵩縣城關鎮王×,男,60歲左右,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7年以來,有人多次向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說些抵擋、褻瀆神的話。1999年4月又去給他傳,他說:「你們被迷走,還來迷我,我不會上當。」他的一個親屬去給他傳,他說:「你來不是救我,是拿刀子來殺我。」2000年冬,王×得了偏癱,花去1000多元,治療不見好轉。後他又得病,2001年3月確診是腸癌,治療無效,於2001年8月9日死亡。

(僅選296例)

143 欒川縣城關鎮宋××,女,60多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神末世作工傳到該地,她到處攔阻人接受,說些抵擋、褻瀆神的話,還帶頭禱告咒詛傳福音的人,說:「如果他們出門傳福音時讓他們被車撞死。」1999年1月22日,宋××得急病住進醫院,搶救無效,第二天死亡。

144 欒川縣馬××,女,62歲,召會主要工人。1996年,有兩人去給她傳神末世的福音,她不接受還定罪為魔鬼、撒但,並將兩個傳福音的人趕走。1998年又有人多次給她傳,她拒絕接受,還禱告咒詛傳福音的人,就是在路上碰上這些姊妹嘴裡都說:「咒詛魔鬼撒但……」她還到處攪擾、封鎖教會,去別人家驅趕傳福音的人,並說這些人是被邪靈所縛。2001年3月,馬××患肺癌,6月便見閻王了。

145 欒川縣冷水鎮謝×,男,69歲,召會工人。1996年3月,他聽說該派別有人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就去攪擾,還把神話書收走燒毀。1997年6月份,他夫妻二人從女兒家回來的途中轉車時妻子喊他下車,他卻穩坐不動,不知得什麼病已斷氣了。抵擋神的惡僕就這樣被剪除了!

146 欒川縣陶灣鎮王××,女,53歲,召會小帶領。1999年春就開始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定罪全能神,當給該派的其他人傳福音時,她極力攪擾攔阻,只要聽說傳福音的人來她就去驅趕,還定罪說:「你們傳的不是真的,是異端,是南方女王,就算我以後下火湖受刑罰我都心甘情願。」1999年11月,王××患乳腺瘤,做了手術,身體還未康復,於2000年又患子宮瘤,再次動手術,兩次手術共花去4000多元。她作惡抵擋神遭了報應!

147 欒川縣陶灣鎮黨×,男,38歲,召會信徒,其妻黃×是召會鄉帶領。1998年4月,多次給他們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們一直拒絕聽見證,並四處封鎖教會,攔阻他人接受全能神。1998年9月份,黃×得知該派的一個姊妹信了全能神,就去攪擾,還定罪神作工,說:「他們信的是異端、是假的,可不敢信,如果你要信,就不准去拉攏別人。」1998年冬,又有兩人去給他們夫婦傳福音,他們到另一間屋裡禱告咒詛傳福音的人。2000年10月24日,黨×在外地開三輪車拉礦石,人車一同掉進礦倉中,頭部被礦石砸傷,住院近5個月,半個身子僵硬,行動不便,大腦反應遲鈍,吐字不清。

148 欒川縣陶灣鎮鄧××,女,52歲,召會信徒。1996年8月,她的女兒和女婿接受全能神之後給她傳福音,她承認是真道並願意接受,後經該派帶領的攪擾,她開始反對,並且燒毀了福音書,隨後又到已接受全能神的女兒家,趁女兒、女婿不在家時,把他們的詩歌磁帶翻出來泡在水中,還極力定罪神作工,說是魔鬼撒但作的,並讓人禱告咒詛她的女婿。1997年5月,鄧××得了食道癌,於1998年5月4日一命嗚呼。這個抵擋神的惡人被剪除了!

149 商丘市邢××,女,38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有人曾幾次傳神末世作工給她,她都否認,並說些褻瀆的話:「瞎胡信,信邪了,都得受懲罰……」並攪擾其他姊妹接受,致使3個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姊妹被迫返回三自教堂。2001年3月,他們村莊打機井時,壓力罐爆炸著火,當時燒死3人,燒傷20多人。邢××和其丈夫一同被燒得面目全非,人人看了都害怕、噁心。又因著火是她丈夫引起的,以致該村受害的人整日對著她家門口罵。邢××現在是有家不能歸,總說:「活著真不如死了好!」

(僅選296例)

150 商丘市梁園區郭××,女,47歲,三自教堂的會計。1999年4月,有姊妹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定罪神的作工說:「你肯定是被假基督迷惑了,千萬不能信,我寧願下地獄死,我也不聽。」1999年4月24日,郭××和鄰居吵架時突然不會說話,並且失去知覺,送醫院搶救無效,第二天就命歸陰間。

151 商丘市睢陽區李××,男,41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9年8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反而褻瀆說:「東方閃電是邪教,誰聽就沾上誰……」並且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1月26日,李××用車往外運小麥時,車翻了,他從麻袋上摔到橋下,麻袋掉下來砸斷橋欄杆,隨後又一起砸在他頭上,他被砸得腦血管破裂,搶救無效,當天就命赴黃泉。定罪別人邪教沒想到自己卻遭了懲罰!

152 商丘市睢陽區李××,女,57歲,三自教堂執事。2000年10月,李××聽別人談過神末世作工後,就定罪說:「凡出乎聖經的都不能信,都是邪靈、魔鬼……」她還多次攪擾、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並恐嚇、威逼一個接受真道的姊妹,致使這一姊妹離棄真道。2001年4月,李××患腦溢血,全身癱瘓,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並且只要一說話下巴就脫落。惡僕受懲罰了!

153 商丘市戴××,男,65歲,因信稱義派會計。1999年神末世救恩臨到他時,他不接受還定罪說:「此工作是假的、迷惑人的,你們千萬不要信,別上當受騙……」他還四處封鎖、攪擾教會,致使該派的弟兄姊妹不敢接受真道。2001年6月7日,戴××因冠心病發作,暴病身亡。這個惡魔受咒詛了!

154 商丘市王××,男,35歲,華雪和派頭目。1999年曾多次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作工,他聽後便定罪神作工,褻瀆神肉身,並且四處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還將已接受真道的幾個姊妹拉回去。2000年4月1日,王××在鋸樹時,樹倒砸在他頭上,當時他就被砸得奄奄一息,在送往醫院的路上就命歸陰間了。抵擋神的惡魔遭咒詛了!

155 虞城縣李××,女,49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底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威脅說要報告公安局,並且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定罪神的作工說:「現在有傳全能神的,千萬別聽,他們邪靈作工特別強,能把人迷惑住。」致使那一帶的福音工作遭到很大攔阻。1999年5月,李××得了乳腺炎,後轉成乳腺癌,醫治無效,最後癌擴散到全身,頭髮、眉毛全部脫落,乳房也潰爛了,於1999年11月29日死亡。

156 虞城縣史×,男,51歲,華雪和派大頭目。1999年2月24日,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當時他也接受了,回去後被人攪擾就反悔了,隨後就到處封鎖、攪擾,並褻瀆說:「神是女性?女人能幹啥?歷世歷代沒聽說過神是女性……」致使剛接受的弟兄姊妹被他的這些謠言攪下去100多人。2001年4月,又有人傳他,他仍拒絕。2001年6月20日,史×騎著摩托車與一輛卡車相撞,胸腹部被軋扁,肋骨、脊骨、雙腿都被軋斷,遭到了神的懲罰。

157 永城市陳××,男,52歲,華雪和派頭目。1999年3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反而褻瀆說:「你們信的東方閃電是個女王……」並四處封鎖教會說:「如果有人傳全能神,你們不能聽,只有咱信的是真道,除此之外都是假的。」他還攪擾、攔阻身邊的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11月14日夜,陳××突然患病,送進醫院沒等查出病因就死亡了。攔阻別人接受真道自己先滅亡了!

(僅選296例)

158 夏邑縣班××,男,65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5月,有人給班××的女兒和本村的一個姊妹傳神末世的作工,班××知道後便開始誹謗:「現在有人傳異端、邪教迷惑人,他們講得再好也不要聽,跟他們反駁、對抗。」他還褻瀆神,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2000年12月,班××感覺腰疼,到醫院檢查是骨質增生。2001年2月,他病情惡化轉為骨癌、胃癌,3月19日一命嗚呼。他坑害了別人,斷送了自己!

159 商丘市民權縣王×,女,34歲,因信稱義派講道員。1999年2月,神末世救恩傳給她,她不接受反而到教堂中揚言:「只要離開聖經就是迷惑人的假基督,若有人再來給我傳,我就到宗教局告他們……」並四處封鎖,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1999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王×聚完會回家後被丈夫用三角帶勒死,並鋸成4塊,死無全屍。惡魔抵擋神遭了咒詛!

160 商丘市民權縣管××,男,62歲,三自教堂頭目。1997年至2000年,曾有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並封鎖教堂說:「他們信的是異端、黑道,別受他們的迷惑,誰信就抓誰。」之後他四處誹謗、褻瀆神。2000年12月8日,管××從三自教堂坐機動三輪車回家,路上翻車,管××當場死亡。

161 鄲城縣張××,男,45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3月,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反而定罪、誹謗:「他們傳的東方閃電是假基督、假先知,傳的是魔鬼、邪靈的話……」他還四處散佈謠言封鎖教會,恐嚇該派的人,致使很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1999年5月31日,張××因腦出血突然死亡。這是因他褻瀆神遭了咒詛!

162 鄲城縣李××,女,46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9月,神末世救恩傳給她,她不接受反而定罪說是異端、邪教,還四處封鎖三自教堂的人說:「他們信假了,咱們千萬不能信……」極力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雖然多次給她傳全能神,她卻絲毫不醒悟,繼續她的惡行。最後她全身腫脹,腫得像要炸開似的,卻一直查不出病因。李××疼痛難忍,整天躺在床上,於2001年4月21日伸腿瞪眼了。

163 淮陽縣苗××,男,52歲,三自教堂的講道員。2001年,神末世的作工傳到他那裡,他聽說後就在講道時褻瀆、定罪神的作工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異端。」沒過幾天,他去給人家辦葬禮,在葬禮過程中他說:「今天你們在這給他辦葬禮,明天有可能去給我辦葬禮。」說這話後一會兒,苗××就開始難受,心裡發慌,呼吸困難,沒過3天也就是2001年6月2日便命赴黃泉,成全了給他辦葬禮的心願。膽敢定罪神的作工遭了咒詛!

164 淮陽縣崔××,男,64歲,三自教堂骨幹。1998年7月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在教堂中褻瀆神:「東方閃電是邪教,咱別受他們的迷惑。」他一直對神的作工持敵對態度。1999年9月17日晚上,崔××睡覺時就哼哼不止,心裡難受,沒來得及送到醫院就氣絕身亡了。正是:惡人的強暴必將自己掃除!

165 淮陽縣馬××,女,39歲,真耶穌教講道人。1998年3月,有兩人去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並口口聲聲說:「惟有真耶穌教會最真,其他派別都不得救。」1998年4月,馬××得了腸道癌,手術花了兩萬多元,手術後大便失禁,只好在腰間開了一個洞排大便,真是苦不堪言,後又患肝癌。1998年9月的一天,馬××跪在地上哭著向神認罪求饒:「我認為我自己是神了,我站的地位太高了,這是我的罪!」1998年11月8日,馬××悲慘地離開人間。

(僅選296例)

166 太康縣薑××,女,50歲,三自教堂唱詩班長兼講道人。1999年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拒絕接受,從此她就在教堂裡封鎖說:「現在傳異端的多,誰也不要接待她,如有人傳神來了,就報告給公安局,隨時把他們抓走。」因著她的攪擾,許多人不敢接受全能神。2000年7月,薑××聽說她的同工接受了神的作工,更是急不可待地去攪擾,並嚇唬說:「你若接受,必要遭大禍患。」2000年8月3日,薑××在寫講章時突然感覺難受,昏迷不醒,住院10多天,花去一萬多元也沒找著病因。她躺在床上幾個月不會說話,也不認識人,只會出氣,之後雖能下床,但表情痴呆,走路須扶著牆,說話有氣無力,幾乎聽不見聲音,真是生不如死。她再也不能到公安局報告了。

167 太康縣王××,男,71歲,三自教堂看守兼管帳。1999年4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福音,他沒接受還到各處聚會定罪說:「這是假道,你們不要聽這道。」2000年6月28日,王××上樹鋸樹枝,還沒上到一米高就突然摔了下來,當場脊骨摔斷,只能呼吸不會說話,失去知覺,昏迷不醒,後於2000年7月1日活見閻王了。

168 太康縣柴××,男,45歲,三自教堂安息日執事。1998年至2000年曾多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都不接受。2000年2月,又一次給他傳全能神,他當即就抵擋褻瀆說:「這一派是歪門邪道,他們信邪了,是迷惑人的。」因他的攔阻、抵擋,他手下人沒有接受真道。2000年3月,柴××得了糖尿病,後轉為尿毒症,一直治療不見好轉。2001年2月中旬,柴××全身浮腫,面色蠟黃,靠輸氧氣支撐了幾天,後於2001年2月20日踏上了黃泉路。

169 太康縣郭××,男,63歲,三自安息日會組長兼講道。2000年2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還極力攔阻、定罪神作工說:「東方閃電是邪教,出乎聖經的都是錯的,守住聖經就行了。」他還封鎖教會。他女兒願聽真道,他攔阻說:「不能去聽,聽了就沾著了。」每逢聚會他都點數人數,發現缺者立即盤問。2000年5月,郭××得了肺癌,呼吸困難,口乾不能進食,不能咳嗽,臉色憋得黑青,每次吐痰都靠別人從嘴裡挖出來,整天不斷地哼唉呻吟,後於2001年元月1日奔上黃泉路。

170 柘城縣趙××,女,34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8年她聽說該派別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她就前去攪擾、褻瀆說:「你們信假了,被迷惑了,這是邪靈、是異端……」導致5人被拉回原宗派。她還四處封鎖教會,到處散佈說:「他們傳的是標準的邪靈、異端。」1999年7月29日,趙××的丈夫因肝病惡化而死,而趙××患了腎炎,渾身浮腫,行動困難。這個惡人之家遭了咒詛!

171 周口市周××,女,60歲,其家是讚美派接待家庭。從1995年11月開始,有人就多次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但她每次都指使她丈夫將傳福音人員趕走。1998年10月,她女兒又給她傳,她仍是不接受,並將女兒趕出家門。2000年1月19日,周××在埋葬其婆婆時與女兒、女婿(他們都跟隨全能神)碰面,她就褻瀆、毀謗說:「你們肯定是信邪了,你們信的是女耶穌,是個人,是邪靈……」第二天,周××坐大篷車在外出的路上,車撞到樹上,當時車上坐10多個人,其他人傷勢都不嚴重,惟獨她當場摔斷一條腿,內臟被擠壞,當時昏死過去,沒等送到醫院就伸腿瞪眼了。

(僅選296例)

172 沈丘縣閆××,男,47歲,召會中層帶領。1995年12月,他聽說有人在沈丘縣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就夥同5個同工到各處追趕傳福音的人。12月中旬的一天早晨,他們到剛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家見到傳福音的人,閆××等6人圍著傳福音的人閉目高喊:「哦!主耶穌,你捆綁限制這兩個傳異端、傳假道的人,你咒詛他們,擋住他們的腿,封住他們的口,不讓他們再到各處迷惑人……」隨後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從此以後,閆××每逢聽說有人傳全能神的作工就前去攪擾。2000年夏天,閆××得了艾滋病,臥床3個月,治療無效,於2000年9月16日氣絕身亡。顯然是遭了咒詛!

173 項城市夏××,男,44歲,復活道執事。1999年2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救恩,他不接受還毀謗、褻瀆全能神,並恐嚇弟兄姊妹:「信全能神的是邪教……」12月上旬的一天,夏××到一個信全能神的弟兄家破口大罵並揚言:「哪有神?我就不相信,我把你們一個一個都送到公安局,讓你們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就在第二天上午,夏××突患急病,經檢查是胸膜炎。2000年元旦夜間,夏××病情突然惡化,該派的人正在為他禱告時他就命喪黃泉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抵擋全能神會遭到報應。

174 項城市李××,男,60歲,三自教堂骨幹。2000年3月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加考查就輕率地定罪說:「這是異端,是假的。」還對下面的信徒宣揚東方閃電是異端,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12月底,李××的雙眼突然瞎了。神的作工又顯明一個惡魔,懲罰立即臨到了他!

175 項城市劉××,男,57歲,召會中層帶領。1997年9月,有兩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聽還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1998年8月,有人給他手下的人傳全能神,他得知後就領著行政村幹部在半路上攔截傳福音的人,還在旁邊幸災樂禍地說:「看看,不讓你們來傳全能神你們還來傳,這下你們老實了吧?」2000年7月,又有人給他傳,他仍極力抵擋並褻瀆、定罪說:「神、神、神,神在哪裡?神是啥樣的?你們信的是異端、是邪教,你們這些人都邪!」從此以後,他經常說些毀謗、褻瀆神的話,還封鎖教會。2000年12月31日下午,劉××騎著自行車出去聚會,一頭扎進路邊險橋洞裡的淤泥中,就再也沒有醒來。連橋漏洞也會吞吃人命,抵擋神的惡棍到哪都遭殃!

176 項城市楊××,女,59歲,讚美派執事。1996年有人給她傳神末世救恩,她聽後就定罪:「他們傳的是異端、邪教。」還捆綁手下人說:「再有人來傳新工作給我說一聲,我把他們趕走。」1998年春,有人再次給她傳全能神,她全力封鎖手下的人說:「如果再有人來,咱就禱告咒詛他們,他們是假基督、假先知、迷惑人的,我就是根基,誰若接受了全能神誰就沒良心。」1999年底,楊××開始發低燒,2000年4月病情加重,經檢查是肺癌,但她仍未停止封鎖教會。10月,楊××肺癌惡化,全身浮腫,不能動,治療花去一萬多元仍是無效,於2001年1月30日(正值春節期間)一命嗚呼。

177 項城市史××,女,65歲,三自教堂的頭目。1998年12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在教堂裡定罪說:「有人給我傳真神來了,咱們不要信,那是邪道、假道,是假基督來迷惑人的。」1999年再次給她傳,她仍是不接受,還在教堂裡褻瀆說:「東方閃電是邪靈作工,是假道,你們都要看清,不要受迷惑。」2000年4月,她二兒子腦瘤復發,腦子裡長石頭,治療無效死亡;2000年12月,史××的丈夫在街上被機動三輪車撞死。因著史××罪惡深重,導致她家破人亡。

(僅選296例)

178 臨潁縣黃××,女,29歲,安息日會的執事。1997年12月底,有兩人去給她和她的同工傳神末世作工,她當場就否認,並攪擾兩個同工說:「這是假道,咱不能信。」原本兩個同工已接受,並且看了書,經她攪擾又退回去了。2001年4月,又一次給她傳,她不接受還定罪、毀謗說:「東方閃電只要年輕人,不要年老人,一進去都出不來。」2001年6月18日,黃××的丈夫在調料廠上班時遭電擊,他哥哥去拉他,兩人一同被電擊死。黃××定罪、褻瀆神遭了咒詛!

179 駐馬店市吳×,女,34歲,召會信徒。2001年3月,全能神末世救恩傳到她,她不接受反而定罪、褻瀆說:「末世有假基督、假先知到處迷惑人,你們別信假的,趕緊回頭吧!不出來的都是火湖的對象。」並且說:「是真理我也不接受!」後來又有人給她傳,她說:「你別再給我傳。若是真道,燒書咋不顯神蹟呢?」不久,吳×總感覺家中有敲鑼打鼓的聲音,白天晚上從不間斷,她心裡害怕就住在她嫂子家,自己有家不敢回。同年5月,吳×上吊自殺了。她抵擋神被交在撒但的手裡,落得這個下場。

180 新蔡縣趙××,女,29歲,重生派帶領。1999年10月,該派的一個弟兄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去給趙××傳,她不聽還攔阻她父親聽,並且將弟兄趕走,說:「快走,我接待要飯的也不接待你們,你信的和我們信的不一樣。」11月,趙××得了產時風,找重生派長老為她禱告也無效,最後帶著一個剛落地、一個還未落地的雙胞胎痛苦地離開了人間。應驗聖經的話:惡人的年歲必被減少。

181 宜陽縣城關鎮郭××,女,52歲,重生派小帶領。1997年,有人到她所在教會傳神的末世作工,她發現後就在講台上用手指著惡狠狠地說:「七靈派的人想從生命道拉走一隻羊也難。」並在禱告時咒詛全能神教會。1998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有3人到該村莊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她得知後就帶著兩個人到傳福音對象家攪擾、攔阻,並把傳福音的人趕走。從那以後,福音工作在她管轄的範圍內擴展不開。2001年6月中旬,郭××得了胰腺癌,整天肚子脹痛,住兩次院都不行,到6月下旬便去見閻王了。這個惡僕攔阻神的福音工作被剪除了!

182 伊川縣鴉嶺鄉胡××,男,66歲,三自教堂的長老。1999年他外甥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把外甥趕出門外,還到三自教堂命令別人不准接待他外甥,並三番五次地去攪擾已接受全能神的家庭。1999年9月,胡××得了食道癌。2000年有人又去給他傳,他開口就說是異端、邪教,並定罪、褻瀆神,後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吃不下飯,渾身疼痛難忍,於2000年9月5日便一命嗚呼。身為三自教堂的長老,抵擋神可真是凶惡,不亞於當年的法利賽人!

183 遂平縣張×,男,65歲,內地會信徒。1998年底,他親戚去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攔阻親戚說:「現在有假基督迷惑人,你可別信。」隨後,他到處封鎖教會,誹謗、褻瀆神的作工,攔阻其他弟兄姊妹接受真道。不久,張×肺結核病情惡化,臥床不起。1999年6月,他親戚又去給他傳,他在病床上仍是不接受,還說:「聖經以外的,我都不信。」一個月後,張×便一命嗚呼。真是自尋死路!

184 上蔡縣趙××,女,37歲,真耶穌教信徒。1999年7月,神末世救恩傳到她,她不接受反而和傳福音的人大吵大鬧,大雨天還到各處攪擾、毀謗神的作工,並口出狂言:「是真道我也不接受。」回家後趙××就病倒了,11月15日住院。住院期間趙××被鬼所縛,伸舌頭學狗叫,怪相百出,一夜昏迷9次,11月21日便結束了她短暫的一生。死時瞪著眼,伸著舌頭,讓人毛骨悚然。這個刁蠻的潑婦抵擋神受了咒詛!

(僅選296例)

185 上蔡縣吳××,男,71歲,三自教堂的骨幹。1998年,全能神末世福音傳到該地時,他就極力封鎖教堂,每次聚會前他都先說:「凡是來傳道的都是異端、邪教,任何人都不准接待,若發現不經國家批准的聚會點,立即限制起來。」1999年1月11日,吳××的兒子掉進池塘中淹死,他妻子因受兒子死亡的打擊得了高血壓,送去醫院治療無效,於1999年3月29日也離他而去。吳××抵擋神遭到了懲罰!

186 上蔡縣孟××,女,35歲,三自教堂教歌員。1999年她親戚給她見證神末世的作工,她拒不接受,並說:「串親戚可以,要是講道就別來,你才信幾天呢?」10天后又給她傳,她仍是拒絕,並警告不許再來,把人趕走後,又在身邊的人中間散佈謠言,攪擾別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8月1日,孟××帶著6歲的兒子去三門峽,半路發生車禍,她的頭被車窗上的玻璃割斷了,身首異處,小孩也當場死亡。所有車上的人頂屬她死得慘,真是善惡到頭終有報。

187 正陽縣余××,男,32歲,全備福音派分區助理長老。1998年2月,有人去給該派別的人見證神末世的作工,余××去攪擾,不許別人聽見證,還說:「我已經有福音了,不需要了,到外邦去傳吧!」將傳福音的人趕走。同年4月的一天,余××和妻子去磚廠幹活的路上與一輛三輪車相撞,余××當場暴死路邊。

188 正陽縣王××,女,45歲,重生派帶領。1995年12月,她得知本地兩個女同工接受了全能神之後,就立刻帶著另一同工去攪擾說:「你們信的是邪道、邪靈。」回家後,她把整個縣城所有同工都召到一起聚會說:「假基督已來到,開始迷惑人了,兩個姊妹已被迷走,咱得嚴加防備……」1996年,王××在原有膽結石、腸粘連上又患了肝癌病,整日腹痛難忍,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於1997年2月19日(正值春節期間)命赴黃泉。毀謗、褻瀆神難逃神的咒詛。

189 正陽縣吳××,女,45歲,重生派縣級帶領(四大執事之一)。1995年12月,她得知該派別的兩個姊妹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後,就在教會中到處散佈說:「她們倆人是受異教指使,你們不能和她們接觸,若接觸就中毒,就不可救藥了。」她還定罪、褻瀆神的肉身,把全能神作工起名為「七靈派」,還通知本縣重生派,讓他們都拒絕接受全能神。1997年,吳××受了懲罰得了口腔癌,在省腫瘤醫院治療花了一萬多元,可她仍不醒悟,最後病情逐漸惡化,牙床兩腮的肉都腐爛脫落,面部變形,整日滴水不進,痛苦不堪,只得靠輸液維持生命。1998年9月5日,吳××在極度痛苦中死亡,她死後不到一年,她丈夫也得肝癌死亡。惡魔顯形到了剪除的時候!

190 正陽縣劉××,男,63歲,大讚美派新上任的長老。1999年12月,劉長老發現有人在給他手下的同工見證全能神,他找到見證的地方進行攪擾,造謠、毀謗說:「他們是異端、邪教,咱不信他的,他是東方閃電,信了不得了。」當時就把人拉回去。2000年2月,劉××得了肺癌,同年8月命歸黃泉。當上長老,總不能作惡,若抵擋神怎能不遭報呢?

191 信陽市平橋區陳××,男,56歲,讚美派分區長老。1999年5月,有人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也承認是真理,願意接受。後在看神話的過程中,對神話產生了觀念,說:「這不是神的話,這是人寫出來的。」經過多次交通,他仍拒絕接受,還口出狂言地說:「神現在不會來,什麼時候來我知道。」2000年2月1日(臘月廿六),因他兒子與別人打架,他恰好路過現場,被別人把頭打破,腰部又被捅了一刀。陳××渾身是血,被人送往醫院,因流血過多,搶救無效,於夜裡10點左右死亡。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192 信陽市杜××,男,72歲,讚美派的小帶領。1999年5月,有人給他見證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還在教會中散佈謠言、定罪神的作工,並下命令說:「傳全能神工作的人是假基督,是迷惑人的,凡離開聖經的都是假的,任何人也不許接待他們。」因著他的迷惑,信徒見了傳福音的人就遠遠地躲開,導致福音工作受到攔阻。2000年6月,杜××得了牙癌,住院化療時鋸掉3個牙骨,腫得他嘴唇外翻,牙齒外露,活像一個齜牙惡鬼,治療花去7000多元也沒能留住性命,於2000年11月12日命喪黃泉。這個老惡僕抵擋神也免不了遭咒詛!

(僅選296例)

193 信陽市溮河區曾××,男,57歲,大讚美派的中層帶領。1999年4月,有人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當時承認是真道,願意接受並看神話,後因勝不過他妻子的威脅及該派人的攪擾,於5月份棄絕、否認了全能神。傳福音的人再次給他見證全能神時,他指責傳福音的人說:「我以前信全能神受騙了,你們信的完全是假的,是異端、邪教,我死都不信你們的神。」後經多次勸告他都死不悔改,還在各處教會中對手下人說:「不准你們聽別人傳的道,誰若不聽我的話,以後不來牧養你們。」2000年秋天,曾××感覺身體不適,2001年3月病情加重,在醫院治療花了7000多元,經診斷他得了胃癌。住院期間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他說:「我寧死也不信你們的神。」從此,他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吃飯吐飯,喝水吐水,原本肥胖的身體最後瘦得皮包骨頭,於2002年7月15日吐血而死。他終於實現了自己的誓言——「寧死也不信」。

194 信陽市固始縣夏××,男,49歲,召會工人。1999年11月,有人把全能神的作工傳給他,他剛聽一半就定罪說:「你信的是異端、邪教。」隨即就在教會妖言惑眾,並攪擾他的已接受全能神的親屬。之後有人又多次勸他,他卻頑固不化,堅決不聽見證。2000年10月份,夏××突然得了化膿性闌尾炎,在他做手術住院期間有人再一次把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他夫妻二人,當時他們接受得很好,神話書和詩歌磁帶都帶回去了,可是回家後夏××聽信同工迷惑說此道是假的,便攔阻妻子相信,並跟該派的人說:「他們走偏了,他們的書我看過,是人寫的,不是神的話。」2001年7月10日,夏××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已是肝癌晚期,但他仍不悔改,一個月後即同年8月9日醫治無效命赴黃泉。真是愚昧人背道必殺己身。

195 信陽市固始縣高××,男,60歲,召會工人。1995年2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發神話書給他及他手下的弟兄姊妹,他不接受反而壓制弟兄姊妹說:「你們誰手中若有東方閃電的書不交出來,我就開除誰。」他手下弟兄姊妹受他轄制,把書都交給他,之後高××把神話書集中在一起燒毀。事後幾年,又有人多次向他傳神末世作工,他都拒絕接受,並誣衊此道,對傳福音的人說:「你們傳的是異端、邪教,是迷惑人的……」2001年6月,高××得了肝腫病,後來進一步惡化為肝癌,肚腹越腫越大,像皮鼓似的,僅20多天治病費用就達幾千元,最終醫治無效,於同年8月15日命歸陰間。惡僕抵擋神被剪除了!

196 信陽市固始縣胡××,女,59歲,召會信徒。2000年1月,有兩個人多次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她,她不接受還定罪說:「我才不信你們的邪道。」2000年7月,她的弟媳和兒媳婦同時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並勸她接受,她拒絕接受。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會時,她在樓頂上監視,過後在外散佈謠言說:「某某人信了邪教,關著門在屋裡聚會……」攪擾得弟兄姊妹聚會總受轄制,不得安寧。2001年4月,胡××得胃癌,在這期間弟兄姊妹又到她那裡良言相勸,她仍說:「我死也不相信你們的神。」6月,胡××病情加重,經檢查又患有血癌和肝腹水,病魔把她折磨得痛苦不堪。2001年10月26日,胡××一命嗚呼。

197 信陽市固始縣劉××,男,45歲,召會教會執事。1998年4月,有人幾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聽後覺得挺好,但一直不敢定真,直到7月份他的帶領從外地看病回來時,他把傳福音的人給他談的道一一向帶領作了匯報,帶領聽後馬上定罪神的作工是異端。他聽了帶領的話後,隨即將已經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又拉回了該派別,還在他們面前公開定罪說:「你們信的是真正的異端、邪教,這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千萬別上當受騙。」並且還嚴重地褻瀆神的肉身。1998年11月4日正午,劉××在砍樹枝時從樹上掉下來,脊椎骨被摔斷,當場休克,急送醫院搶救一天多,花去1300多元錢,11月6日因醫院無法醫治,家人只好拉他回家,在半路上他就氣絕身亡了。背叛神的人遭到懲罰了。

(僅選296例)

198 確山縣李××,女,41歲,三自教堂的錢財保管員。1999年5月,有人給她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後又有姊妹到她家給她傳,她厭煩地鑽到被窩裡用被子蒙著頭說:「絕不見你們,一見你們閃電派的人,我就中邪……」後來傳福音的人又多次給她傳,她都拒絕接受。2000年5月12日中午,李××的雙腿風溼病突發,渾身麻木酸疼,家人急忙把她送到附近的診所醫治,打針輸液仍無效,回到家她哭喊著讓其家人都為她禱告,但還是無濟於事,家人又急忙撥打急救電話,等到救護車趕到時她已渾身抽搐,頭向後轉,於凌晨3時痛苦地停止了呼吸。抵擋神遭了懲罰!

199 南陽市張××,男,58歲,召會上層帶領。1998年3月,有弟兄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反而說了許多褻瀆、謾罵神的話,並且罵傳福音的弟兄是魔鬼,還說:「就是對我也不接受。」1998年5月份,張××的下肢突然癱瘓了,就這樣他還讓該派別的人用車子拉著他到處封鎖教會,並揚言不許任何人接待傳全能神作工的人,緊接著他的女兒就服毒身亡了。事後又有人去給他傳,他不醒悟反而趕走了傳福音的人。1998年夏天,張××的孫子突然得病不會說話,花了幾萬元治療現今仍落得個輕微痴呆症的下場。因著張××抵擋全能神的作工,罪孽深重,他家的災禍接連不斷。

200 唐河縣趙××,女,83歲,真理派帶領。1997年至1998年,有人曾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給她,她不聽還定罪神的作工,說是假的、邪的,是假基督來迷惑人來了。1998年4月,趙××感覺肺部疼痛,1998年秋經檢查得了肺癌。1999年再次給她傳時,她仍是定罪抵擋,從此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趙××疼痛難忍,日夜不能入眠,於1999年5月氣絕身亡,結束了信神的生涯。

201 南陽市黃××,男,70歲,大讚美派小帶領。1999年4月,有人給該派的人見證全能神末世作工,他知道後就和妻子去攪擾,且口出污言褻瀆定罪神,說:「他們信的是假先知、假基督。」並趕走傳福音的人。2000年再次給他派別的人傳時,他仍是定罪說是邪教。2000年8月,黃××得了偏癱,又成了啞巴,至今不會說話,不能走路。2000年11月,其妻得了食道癌,於2001年4月21日死亡。他定罪神褻瀆神,這是他該受的懲罰!

202 南陽市喬××,女,53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8月傳神末世福音給她,當時她表面接受,背後卻定罪、抵擋神的作工,並且攔阻教會中的人接受全能神,威逼弟兄姊妹和她一樣把聖經當神崇拜,還說:「接受全能神的人是離棄了真道,被迷惑走了。」2000年4月7日,喬××突然患了腦溢血,當天就命喪黃泉。

203 唐河縣焦××,女,61歲,讚美派中層帶領。1998年初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極力抵擋、褻瀆全能神說:「東方閃電是異端、是邪教。」1999年5月24日,焦××的兒媳被火車軋死;同年9月,焦××被車撞傷頭部,住院後一直不會說話,見人就流淚。住院期間,她的頭骨被打開1次,因氣管堵塞喉部又被割開,但終未治好她的病。11月3日,焦××悲慘地踏上黃泉路。作惡太凶遭報應了!

204 唐河縣賈××,女,54歲,大讚美派傳道人。1997年9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定罪說是邪教,並到處散佈謠言,攔阻別人接受,並對一接受全能神的弟兄說:「你把人帶到地獄裡去了,你非遭咒詛不可。」1999年4月,賈××聽說一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就跑去攪擾說:「東方閃電是假的,你別去了。」致使該姊妹離開了全能神。2000年11月,賈××得病後一直發燒,後轉成心臟病,治療無效,於2001年1月18日(臘月廿四)長眠地下了。

205 唐河縣李××,女,49歲,大讚美派小帶領。1998年曾多次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因著神的作工不合她的想像她就肆意褻瀆定罪,最後還說:「你們傳的若是真神,我這麼抵擋也沒見你們的神把我怎麼樣。」1998年10月,李××就得了肝癌,腹部疼痛難忍,治療無效於1998年11月28日死亡。她是拿自己的命來試探神,萬萬沒想到能賠上性命。

(僅選296例)

206 唐河縣高×,女,21歲,讚美派傳道人。1997年12月,高×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又被拉回原派別,之後她就到該派別各教會大肆宣揚,說了許多定罪、褻瀆神肉身的話,還把接受時發給她的兩本神話書,一本交給其頭目,一本與該派的人一起燒毀。1999年10月,信全能神的人去給她媽傳末世作工,高×對傳福音的人說:「你若是信東方閃電的,我殺了你!」並對她母親說:「你要是信的話,咱們從此斷絕母女關係!」又說了一些誹謗神的話。2000年3月,高×得了肺結核,並且還長個牙漏,一直往外流血流膿,2001年初病情惡化。2001年4月9日晚,高×一直耷拉著頭,血從鼻孔、嘴裡往外流,直至血流乾而死亡。作惡太甚闖下大禍!

207 唐河縣馬××,男,65歲,大讚美派工人。1999年初,他聽說有人到他們派別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就到各處封鎖教會,大肆散佈謠言,褻瀆、定罪說:「他們傳的是東方閃電,是假基督、邪教。」1999年7月,馬××得了肝硬化,8月份轉成肝腹水,經治療無效,於1999年11月悲慘地離開人間。

208 鄧州市高××,男,59歲,召會工人。1999年3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眼冒凶光,開始誹謗定罪神的作工,並說:「你們是魔鬼、是邪教。」還猖狂地拉著傳福音的人去找治安主任,要報告公安局。2000年3月,高××患胃癌,2000年5月命喪黃泉。這個惡魔遭了咒詛!

209 鄧州市楊××,男,60歲,三自教堂的講道人。1999年3月上旬,有人給他傳國度的福音,他就惡毒地咒詛傳福音的人,還褻瀆神的肉身,並限制他所帶領的人,不允許他們接觸信全能神的人。1999年10月9日下午聚會時,楊××正叫喊著定罪神的新工作,突然不省人事,全身癱瘓,不會講話,生活不能自理。惡僕就這樣被廢去了!

210 鄧州市劉××,女,48歲,重生派信徒。1999年2月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3月又給她傳,她說:「你們信的是假道、是邪教,我就信耶穌,死也要死在我們這裡。」兩個月之後,劉××得了子宮癌,經化療頭髮全部脫光。1999年秋再次給她傳,她仍抵擋定罪。後期她內臟開始潰爛,疼痛難忍,臥床不起4個月,受盡了折磨。最後她骨瘦如柴,吃藥無效,她教會的人為她禱告也無濟於事,於2000年9月11日咽氣身亡了。她實現了她的遺囑——「寧死不信」。

211 信陽市淮濱縣韓××,女,58歲,召會接待家庭。1996年10月,有人將神末世的作工傳給她時,她不接受還當即定罪說:「你們信的是假的、邪教。」她還把弟兄姊妹送給她的神話書燒毀。1997年8月,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仍不接受,反而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說:「以後你們再也不要來了,你們信的是假的,只有我們恢復流是真道。」1999年6月10日,韓××腦血管堵塞,沒來得及與家人告別便一命嗚呼了。

212 羅山縣李××,女,40歲,屬靈派工人。1998年5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自己不接受還攪擾幾個接受真道的姊妹說:「你們聽的是異端、邪教,千萬不能相信。」她硬把幾個姊妹拉回該派中,還夥同兒子將兩個傳福音的姊妹趕走。到2000年7月,又有人給她傳福音,她仍然不接受,並說些褻瀆、毀謗神的話。事後,李××病魔纏身,身體一天天地消瘦下去,到同年9月經醫生診斷是「紅斑狼瘡」病,最後全身都出現紅斑,已到無法醫治的地步,於2001年2月16日(正月裡)活見閻王了。

(僅選296例)

213 方城縣婁××,男,63歲,因信稱義派的長老。1995年冬天,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派,當時婁××感冒在家休息,得知後惡狠狠地說:「等我病好了再對付他們。」他得的本來是小感冒,從此以後,卻一天比一天厲害,一直高燒不退,就是治不好,直到1996年2月24日(大年初六)他吐血而死,死時身體縮成一團。沒等對付人家自己卻支不住了,還得讓人來收屍!

214 方城縣劉××,男,54歲,使徒派牧師。1998年春,他的一個同工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去給他傳,他說:「我死也不接受這道,這是邪靈、邪教,是假的。」並且還到處封鎖教會,定罪毀謗神。弟兄給他傳時,他當時食道上有炎症,自從他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後,病情越來越重。特別是當其在住院期間,他聽說該派別中有幾個弟兄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他就派人將這幾個人叫去,威逼他們發誓退出,回到原派別,這幾個弟兄姊妹沒答應他,他更加懷恨在心。8月份經醫院檢查他的病已轉成食道癌,於1998年10月22日在痛苦中見閻王了。事奉神卻以抵擋神受懲罰而告終!

215 方城縣解××,男,49歲,他家是大讚美派接待家庭。1999年3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還定罪說:「是假的、邪靈。」他又把傳福音的人趕了出去,之後便開始封鎖教會,還說了很多褻瀆神肉身的話。1999年9月,解××突然得了腦瘤,痛得他整天以淚洗面,於1999年10月17日死亡。惡僕被剪除了!

216 方城縣孔××,男,67歲,起初信仰派的小帶領。1998年9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還到各教會散佈謠言,褻瀆神的話不堪入耳。1999年12月22日,孔××突然得病,經診斷為高血壓。1999年12月25日,他在治療時突然牙關緊閉,七竅出血,家裡人慌忙用東西撬他的嘴巴,想把他嘴裡的血塊掏出來,但牙齒撬掉幾顆嘴也沒撬開,最後活活憋死。他說褻瀆神的話不堪入耳,受了懲罰,真是罪有應得!

217 方城縣丁××,男,42歲,大讚美派的帶領。1998年4月,有人給他傳國度的福音,得知1996年已經給他發過全能神所發表的話語的書,就問他看書後有啥認識,他說了許多定罪神、毀謗神的話,還說:「那本書是人寫的,不是神的話,只能作個參考……」並且他已經把書拿到教會裡燒了。不久,丁××的脖子長老鼠瘡,流膿流血,到了2000年8月19日,前後爛透,穿斷脖子,醫治無效,丁××一命嗚呼。從未聽說有人患老鼠瘡穿斷脖子而死,真是罕見,可見他犯的罪孽之大!

218 方城縣陳××,男,70歲,大讚美派有威望的老人家。1998年秋有人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當時他和全教會的十幾個人都接受了,後來他對神道成肉身的性別產生觀念。傳福音的人再三給他交通不要憑人的觀念定規神,他不聽還到教會散佈謠言,定罪神作工。因他的迷惑,全教會的人又都回到原宗派裡去了。2000年4月2日,陳××的兒媳坐車翻車,被砸死在橋下,他妻子經此打擊,5天后也撒手人間。如今他家破人亡,悲痛欲絕。應驗聖經的話:撒罪孽的必收災禍!

(僅選296例)

219 魯山縣薛××,女,38歲,因信稱義派的執事。1998年春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定罪說:「你們傳的是異端、邪教。」從1998年到2000年期間,她在各處教會瘋狂攪擾,散佈謠言褻瀆神。因她的攪擾,附近的福音工作遭到極大攔阻。2000年12月15日,薛××去平頂山看母親,她弟弟騎摩托車接她回家,正好與大車相撞,薛××當場氣絕身亡。這個攔路虎被挪去了。

220 鎮平縣宋××,女,54歲,重生派接待家庭。1998年底至1999年間多次給她傳神末世的救恩,她不接受還攪擾剛接受的弟兄姊妹說:「末世有假基督出現,他們傳的完全是假的……」並封鎖教會,說些褻瀆、誹謗神的話,還禱告咒詛神的末世作工。2000年2月14日(正值春節期間),宋××得病,渾身無力,嘴歪頭疼,後經檢查確診是腦瘤,由開始的頭疼轉為渾身疼,最後雙目失明,臥床不起,於2000年5月30日活活疼死。宋××死時齜著牙、咧著嘴,樣子很恐怖。

221 內鄉縣陳××,男,58歲,一次得救派的講道人。1999年春至8月底,有人曾兩次給他傳神末世救恩,他不接受還辱罵傳福音的人,並說了許多褻瀆、定罪神的話:「你們是來傳假道的,是異端、迷惑人的。」說罷抓住傳福音人的衣服往外拉,還說:「你們別把污穢沾到我的椅子上,像你們這號人到哪都不接待。」並連說帶推地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之後還封鎖教會說:「以後不准接待陌生人,誰接待就在他們的惡上有份。」1999年10月,陳××得了賁門癌,疼痛難忍,於11月17日一命嗚呼了。他說許多褻瀆神的話豈能逃脫神的懲罰?

222 內鄉縣李××,男,62歲,一次得救派的講道人。1996年7月,有人送給他一本全能神話語的書,他看後便公開抵擋,還封鎖教會。沒過幾天,送書的人問他看書後覺得怎麼樣,他惡狠狠地說:「書我已經燒毀了,不燒能迷惑更多的人。」之後又有人去給他傳,他仍不接受,並且還說:「我只信耶穌,不信全能神。」1996年10月,李××外出講道,當場癱倒在地,胳膊、腿都不聽使喚,嘴也歪了,吐字不清,回去後一直癱在床上,不知羞恥,生活不能自理,受了整整4年的痛苦折磨,於2000年12月24日死亡。神回來了還定罪抵擋,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223 鄧州市孫××,男,37歲,召會帶領。1999年3月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對神道成肉身的性別有觀念,就褻瀆神,定罪神作工,之後曾多次傳給他,他都如此抵擋。1999年9月,孫××突然腦血管破裂,3天后死亡。抵擋神不到一年就遭到了神的懲罰。

224 鄧州市楊××,女,53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5月將神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接受還瘋狂地攔阻別人接受,將別人定罪褻瀆的信拿來改過後到處宣傳。此人作惡多端,實屬罪大惡極!1999年11月3日中午,楊××上廁所時猝死,顯然是遭咒詛了。

225 鄧州市賈××,男,60歲,三自教堂的事務保管員。1999年3月給他傳國度福音,他聽後,因惡僕的攪擾不願接受,並且隨從惡僕將傳福音的人趕走,還攪擾別人接受真道。1999年3月底,賈××在地幹活時家裡玉米稈和煙稈垛著火,他家的房子燒著一間。此後,他家接二連三地發生火災。從4月至8月期間他的家中不知不覺著火22次,真是罕見的奇事,把他嚇得白天不敢下地幹活,晚上不能入睡,整天提心吊膽生怕火不知不覺又來了。他的日子不得安寧,神咒詛了這惡人的家庭。

(僅選296例)

226 新野縣夏××,女,33歲,讚美派小帶領。1999年春,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並夥同上面帶領四處毀謗、褻瀆全能神,還攔阻她手下的人接觸傳福音的人。同年5月,夏××的丈夫被車擠死;緊接著9月,她兒子的腿摔斷;2000年7月,夏××的房子(偏房)無故起火,屋內的東西被燒得一乾二淨。她家一直災禍不斷,真是惡人滿受禍患。

227 靈寶市大王鎮亢××,女,32歲,三自教堂的信徒。她經常監視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常在接待家庭門口轉來轉去,給弟兄姊妹出入帶來恐懼。1998年4月30日,亢××無緣無故地喝藥自殺。正如聖經的話說:因為他們的腳奔跑行惡,這些人埋伏是為自流己血,蹲伏是為自害己命。

228 靈寶市函谷關鎮楊××,女,69歲,安息日會執事。1998年3月,多次有人給她見證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還到處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1999年9月21日,楊××得了肺癌,醫治無效,命赴黃泉。真是愚昧人背道必殺己身!

229 盧氏縣趙××,男,60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是個雙目失明的人。1998年11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說:「你們才信了幾天,神來能先向你們顯現嗎?」之後到處封鎖教會,並且還說了一些嚴重褻瀆神名的話。就在2000年4月23日,趙××的妻子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連他的親生女兒也為此而罵他,再加上周圍鄰居的諷刺、譏笑,痛不欲生、悲觀失望的趙××就去上吊,不料被人解救。可他仍執迷不悟,還是一直抵擋全能神,導致多少人不能接受真道!就在2001年4月4日,趙××也癱瘓在床上,嘴歪眼斜,至今生活不能自理,落得個悲慘的下場。正如聖經的話:瞎子領瞎子,豈不都掉進坑裡?

230 盧氏縣五里川鎮祝××,女,68歲,因信稱義派中層帶領。1997年6月,有人去給她同工傳神末世作工,她得知後就定罪、毀謗說:「這是假的,現在正是假基督、假先知起來迷惑人的時候……」致使同工未能接受神作工,她還在聚會中禱告捆綁傳福音的人。1998年1月,祝××胃病、心臟病復發,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在這期間又有人給她傳,她願意聽並讓傳福音的人去她聚會點講,從此病情好轉。但沒過多久,經過同工的指責與迷惑,她又一次拒絕接受真道。1999年7月,祝××把所牧養的教會從上到下封鎖得水泄不通。8月19日,她回到家後感覺四肢無力,於8月21日老病復發走上黃泉之路。

231 三門峽市陳××,男,53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8年10月,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並發書給他,他看了以後對神的說話有觀念,開始抵擋說:「這書是假的,這是人寫的,不是從神來的。」傳福音的人去看他,他說:「你是魔鬼,不要再來了。」他又到教會中毀謗、定罪神作工,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10月3日,陳××食道癌病復發,氣絕身亡。

(僅選296例)

232 三門峽市崖底鄉王××,女,57歲,自由團體派帶領。1995年9月份,有人給她傳神末世福音,她假裝接受,要了一些書,後來她又說人多需要幾十套書,讓傳福音的人給她們送去。在送書時她要叫公安局的人抓傳福音的人,傳福音的人聽到消息後,識破了她的詭計,她惱羞成怒,便將手中的書全部毀掉。此人真是陰險惡毒!1998年12月,在聖誕節排節目時,王××突然摔倒不省人事,經治療40天病情好轉。1999年5月間,王××舊病又復發,成為植物人,於2000年10月份伸腿瞪眼了。真可謂奸詐人必遭強暴!

233 尉氏縣大營鄉張××,男,52歲,三自教堂的小頭目。1999年2月份,神末世作工傳到該村,他不接受還攔阻別人聽見證,該村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攪擾並恐嚇說:「你們不能接受,那不是真道……」他妻子也嚇唬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你們不能信啊,公安局還得抓……」結果有兩個姊妹因著他們的恐嚇退去了。2000年12月,張××得了艾滋病,2001年7月19日命歸陰間了。

234 開封市通許縣丁××,男,31歲,安息日會信徒。2000年,有人多次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說:「神絕對不會第二次道成肉身,我絕對不相信。」2001年7月,再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仍是拒絕,並說:「我若不親眼看到神的懲罰,你傳200次我也不相信。」說這話後不到20天,丁××與妻子開車出去賣西瓜時,其妻從車上摔下來,送到醫院不到兩天就氣絕身亡了。他要看到的懲罰神給成全了!

235 林州市姚村鎮劉××,女,36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3月,她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同年4月被她姐姐拉了回去,否認了全能神的名。之後,劉××到附近幾個村莊去攪擾別的弟兄姊妹說:「你們上當了,這是東方閃電。」她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1999年12月19日,劉××隨丈夫到山西拉礦石,從車上掉下一塊礦石砸斷了她的腳脖,腳被砸扭到一邊,劉××的丈夫趕緊開著裝滿礦石的車把她送往醫院,在送往醫院的途中,連車帶人掉到了十幾米深的懸崖下,劉××的後腦勺砸進去兩個小石塊,當場死亡,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她丈夫的胳膊也砸傷一隻,現已稍恢復一些。背叛神又作惡遭了咒詛!

236 平頂山市湛河區曹鎮鄉葛××,女,26歲,因信稱義派信徒。1999年3月,有人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沒聽完就站起來走了,第二天她拿著抵擋神的宣傳材料《晚鐘》到該派的人家中散發,有的人不想看《晚鐘》,她就唸給人家聽,導致別人都不敢接受真道。2000年2月10日(大年初六),葛××中耳炎突然發作,導致腦膜破裂,醫治花費了3700元。現在葛××仍是嘴歪眼斜,說話有時吐字不清。這是她抵擋神落得的下場!

237 舞陽縣侯集鄉王×,女,55歲,讚美派小帶領、講道員。1999年1月17日,有人給該派別的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王×也在場,她就審問:「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傳的是啥道?」當場就對該派別的人說:「不認識的人不要接待,他們傳的是邪教、假基督,他們信的基督已經道成肉身了。」此後她一直封鎖教會。1999年7月份,王×聚會時突然大口吐鮮血,以前的肝硬化嚴重了,快死的時候下半身成了活化屍,醫治無效,於1999年9月19日在極度痛苦中死亡。她因抵擋真道受了重刑而死!

(僅選296例)

238 汝州市大峪鄉趙×,女,35歲,召會信徒。1998年8月,有人多次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惡狠狠地把人趕走。1999年又給她傳,還幫她幹活,晚上她不讓住,並將傳福音的人趕走。2000年7月15日,趙×的兒子在她娘家,天下大雨,崖頭塌落,她9歲的兒子當場被砸死。2001年7月,趙×鄰村兩個姊妹又去給她傳,她說:「神不是把你們接走了嗎?為什麼還在這?你們信的根本就不是神。」又褻瀆神的肉身,說著拿起棍棒要打姊妹,她丈夫把一碗飯摔在倆姊妹面前,把人逼走。2002年1月11日,趙×又生了一個兒子,生下就死了。正如聖經的話:以惡報善的,禍患必不離他的家。

239 寶豐縣楊莊鎮李×,女,52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前後給她傳全能神末世作工10餘次,她一直都不聽,還說:「神不會道成肉身。」1998年12月又有人去給她傳,她說:「神回來了?我死也不會相信!」當天下午,李×就鼻口出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這個不信派被淘汰了!

240 寶豐縣崔××,男,49歲,召會大帶領。1991年4月,一個信全能神的姊妹和崔××手下的一姊妹一起唱讚美全能神的詩歌,崔××到那兒把詩歌本奪走撕毀,又將信全能神的姊妹推出門外,嘴裡不停地喊:「主啊!你咒詛大魔鬼!」還說侮辱神的話,不堪入耳,之後到處封鎖教會,恐嚇該派別的人不許接受真道。1995年2月,兩個姊妹去該派別中一弟兄家傳福音,弟兄的姐姐說:「崔××和俺弟弟騎摩托車去找前些天送全能神話語書的人了,崔××說要找著送書的人,就地給他打成肉泥。」1998年12月,崔××突然得了腦溢血,搶救無效,於1999年元月6日死亡。這個地道的敵基督被剪除了!

241 欒川縣陶灣鎮王××,男,34歲,屬靈派小帶領。1998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有兩人去給他傳神末世的福音,他不接受還定罪是異端、邪教,並說:「你們要傳福音我不聽,若再傳不許吃飯,也不許住這兒,現在就得走!」事後,王××得了黃疸性肝炎。1999年2月20日,又有兩個人去給他傳福音,他態度傲慢,輕蔑地說:「把你們的家譜拿來讓我看看!神在哪裡?我拿路費和你們一起去見見!」沒多長時間他就得了胃癌,到1999年10月病情惡化,不久就一命嗚呼了。

242 伊川縣白沙鄉左××,男,59歲,三自教堂的講道人。2000年,他聽說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尋求考查就急忙在聚會上說「誰要是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誰就是接受了東方閃電,就是信人,東方閃電是假的,是邪的」等毀謗、褻瀆神作工的話。2000年12月24日晚,左××得了腦出血,突然不會說話,不會走路,光是喘氣、打呼嚕,輸著氧氣持續到2001年1月13日搶救無效死亡。他定罪神的作工就這樣死亡了。

243 禹州市花石鄉董××,男,37歲,召會信徒。1996年夏天,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定罪神的作工,褻瀆全能神。1997年7月的一天晚上,董××在平房頂休息時,撞在平房頂的電線上觸電身亡。抵擋真道的必被剪除!

244 許昌市襄城縣庫莊鄉黃××,女,27歲,召會小帶領。從1998年夏天到1999年期間曾多次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毀謗說:「這是假基督的迷惑,不是真道,我死也不接受。」到2001年8月1日,黃××與她丈夫在鄭州打工,因生氣喝毒藥自殺。抵擋真神遭了懲罰!

(僅選296例)

245 新鄭市張××,女,45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3月,多次給她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極力抵擋,即使她的親屬給她傳她也不信。她還說些褻瀆、誹謗神的話,又說是邪教、異端、假基督,對傳福音的人又趕又辱罵,極力攪擾、攔阻神福音工作的擴展。1999年8月,張××有病,經醫院檢查是肺癌後期,花了兩萬多元也沒治好,只好回家等死。她仍不醒悟,肺癌更加嚴重,肚子腫脹得很大。2000年3月2日,張××一命嗚呼。死後第二天,屍體全部發黑,嘴中直湧出污水臭氣,使人不敢靠近。

246 太康縣靈恩派的袁××,男,41歲,教會長老。1995年5月,有兩個傳福音的人騎自行車頂著炎炎烈日跑了50多里路去他家傳神末世作工,剛開始談得挺好,待吃過飯,兩位傳福音的人想送給他一本書,一提書袁長老立即惱羞成怒,惡言惡語地說:「早知道這樣就不管你們飯吃!你們傳的都是異端、邪教,是假基督來迷惑人的……」之後把兩位傳福音的人趕出了家門。1995年8月11日,年紀輕輕的「袁長老」不知得了什麼急病,匆匆到閻王那兒報到去了。

247 虞城縣陳××,男,47歲,重生派的帶領。1999年9月,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說:「這些人都是騙子,專門迷惑人的,他們傳的出乎聖經,說神來了,絕對不要信。」2000年5月,有人再次給他傳時,他聽完見證對傳福音的人說:「凡是傳女性的我都不接受,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11月再次傳給他,他仍拒絕,並四處散佈謠言,攔阻許多弟兄姊妹接受真道。同年11月27日,陳××出門賣樹時,從車上摔下來,摔成腦震盪,昏迷15天,治療費花去3萬多元,現在雙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248 鄧州市孫××,男,63歲,三自教堂的骨幹。1999年9月開始,他手裡拿著定罪、毀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文章到處宣傳,攪擾已經接受全能神的人。2001年7月的一天,孫××突然頭暈,跌倒在地,頭痛欲裂,大聲喊叫,搶救無效一命嗚呼。這是因孫××作惡太甚,逼迫神到頂點而被神擊殺了!

249 正陽縣的楊××,男,67歲,重生派的工人。1998年秋,有人到他家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數次,他都拒絕了。有一次把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給他看,他不看,還定罪說:「超越聖經就是假的,七靈派厲害。」1998年11月,楊××感覺頭痛,到醫院檢查是腦瘤,從此以後他就力不從心了,終日愁眉不展,生活在痛苦的呻吟之中,常與醫院打交道,受盡了折磨的「楊僕人」在1999年4月終於見了閻王。

250 南陽市臥龍區王××,男,55歲,大讚美派小帶領。1999年2月,有人多次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抵擋全能神,並到各宗各派造謠定罪神的作工,說:「他們傳的是東方閃電,是魔鬼。」2000年12月,王××兒子的腿被摔斷。2001年8月31日上午,王××因心臟病突發而命赴黃泉。

251 南陽市臥龍區楊××,女,51歲,重生派小帶領。從1999年至2000年,該村的一個姊妹多次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都不接受,還罵姊妹:「你是叛徒,是離道反教的。」2000年,姊妹又給她傳,又被她拒絕了,她又罵姊妹:「你信的那純屬撒但教……」2001年4月,楊××得了食道癌,已到後期,醫療費花去一萬多元,不見好轉,於2001年8月9日命喪黃泉。

(僅選296例)

252 新野縣高××,女,55歲,一次得救派的工人。1999年4月底,她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後經人迷惑而離棄真道,當弟兄姊妹再次去找她時,她不接受還讓該教會中的人咒詛傳福音的人,若得知誰又去給該教會中人傳福音,他們就聚在一起說:「這些人身上的邪勁真是太大了。」並嚴重褻瀆、毀謗神肉身。2001年8月,高××在聚完會回家的路上,一頭發瘋的牛向她猛衝過來,高××當場被嚇昏過去,送往醫院經搶救無效,於凌晨1點鐘命歸陰間,死時臉發青,肚腹膨脹,樣子令人恐怖。

253 鹿邑縣李××,男,57歲,華雪和派頭目。1999年11月,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他,他說:「是真道我也不接受,就是華雪和假了,我也願意跟他死。」他自己不接受真道,還封鎖整個教會,不准其他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8月16日,李××正在聚會講道時突然癱倒在講台上,不會說話,送到醫院也未檢查出是什麼病。8月21日,李××踏上了黃泉路。

254 鹿邑縣王××,男,59歲,華雪和派骨幹。1999年8月1日,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極力抵擋,還攔阻手下的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又有人給他傳,他說:「你們信的都是歪理邪說、騙人的謬論,你們都是離道反教的叛徒。」2001年10月,再次把末世的作工傳給他時,他就氣急敗壞地褻瀆神的肉身、定罪神的作工,還辱罵傳福音的人。2001年11月20日夜間,王××突然得病,前胸和喉嚨一直疼痛,經檢查為肺癌,後來脖子上爛個洞,從裡面流膿出來。2001年12月28日,王××死亡。

255 中牟縣刁家鄉王××,男,50多歲,三自教堂的骨幹。1999年4月份,有兩個姊妹到王××村一個小姊妹家去傳神末世的作工,王××正好也在這個姊妹家,王××聽了神的作工就褻瀆、定罪,還恐嚇兩個姊妹說:「你們不走,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們給抓起來……」隨後他便到處散佈謠言,還說出很多誹謗褻瀆神的話,並封鎖教會,不讓別人聽真道。小姊妹的爸爸是個外邦人,王××常在他面前添油加醋地說他女兒的壞話,導致小姊妹常常被毒打,有時還被限制在家,不讓跟信全能神的人接觸。2000年3月的一天,王××和村裡的人在伐樹,伐倒的大樹倒在另一棵樹上,將樹枝(直徑約4釐米左右)砸斷,樹枝掉下又砸在王××的頭上,王××腦殼被砸爛,當場流了很多血,送往醫院搶救無效當天死亡。真是惡有惡報!

256 通許縣丁××,女,58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5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她極力抵擋,還毀謗已接受真道的姊妹說:「她接受東方閃電,是邪教,如果誰跟她走,都得滅亡,天堂就沒份了。」丁××還在暗中監視這個姊妹的一舉一動,利用姊妹的兒媳騙走姊妹的神話書,交給三自教堂的頭目,並趕走前去傳福音的人。2002年1月14日下午,丁××氣管炎發作,一頭栽死在廁所門口。幸虧她死得早,不然會攔阻更多的人接受神的末世救恩。

(僅選296例)

257 蘭考縣胡××,男,30歲,華雪和派頭目。1999年7月,全能神末世的救恩傳到他,他當時定罪神的作工,並召集各級帶領封鎖教會說:「全能神作工是假的,是迷惑人的,任何人都不要與他們接觸,誰若接受,再回來就不要了。」後經弟兄姊妹多次相勸,他仍然沒悔改之意。2001年8月27日,胡××在拉磚時將7歲獨生兒子軋死,他也因失去兒子精神恍惚,神經幾乎失常。他因抵擋神落得這樣的下場!

258 信陽市陳××,男,60歲,其家是讚美派接待家庭。1999年8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不聽還褻瀆說:「你們信的是東方閃電,是邪教,是騙子,是走極端的。」並喊著:「哈利路亞,奉主名趕走魔鬼撒但。」2000年12月,陳××得病,發燒咳嗽,後經醫生確診為胃癌。2001年7月30日,陳××在痛苦中死亡。他就這樣被剪除了!

259 駐馬店市王××,男,56歲,召會帶領。1999年9月,多次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他毀謗說:「這是迷惑人的,進到裡面就出不來。」並把幾個剛接受的人拉回該派。2001年8月的一天,弟兄姊妹勸他說:「你好好分辨一下,別再毀謗、定罪神作工,你不怕神嗎?」他說:「你放心吧!我以後不會說褻瀆神的話啦,我若再說願拿生命擔保。」而後,王××卻照樣猖狂定罪不止。2001年10月30日,他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翻車,當場被砸死,其狀慘不忍睹。

260 平輿縣王××,女,46歲,讚美派帶領。1999年12月接受神末世作工,後被該派首領拉回去。2001年3月12日,又有人傳福音到該地,王××得知後極力攪擾,還說褻瀆、毀謗的話:「她們傳的是東方閃電,我聽過,見過書,出乎聖經了,是假的,不要信。」並到處攔阻神福音工作的擴展。2001年9月18日,王××為該派人禱告病禁食一天,別人病沒好,第二天她自己反而突患腦血栓,癱臥在床,不能說話,見人只會流淚,因搶救無效,於10月6日死亡。

261 上蔡縣張×,女,57歲,三自教堂信徒。2001年上半年,她聽說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她就褻瀆。2001年12月份,她在教堂裡抵擋說:「咱們都不要接受他的……」教堂頭目安排她在星期六同工聚會時講如何封鎖教堂、抵擋全能神,結果在星期四的晚上(即2001年12月13日),張×心臟病發作而死亡,結束了她抵擋神的生涯。

262 臨潁縣竇××,女,63歲,讚美派會計。1999年11月,當神末世作工傳到該派時,她定罪說:「這是異端、是邪教。」她還攔阻弟兄姊妹考查接受真道。2000年6月,竇××患上突發性腦血管破裂症,多方醫治後留下後遺症:精神失常,說話不清,瘋瘋癲癲,到處亂跑。2001年9月的一天,天正下著雨,她跑出去,右腿摔成骨折,如今整天癱倒在床,揮手搖頭,樣子痛苦難堪。

263 虞城縣楊××,男,48歲,靈靈派主持人。1999年春天,有人傳給他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誹謗、褻瀆說:「你們信的是邪教,是假的、騙人的。」極力抵擋定罪神的作工。2001年5月7日,楊××去趕集賣菜時摔倒在地上,當時鼻口出血,全身發抖,送到醫院一瓶鹽水沒輸完就命歸黃泉了。

264 寧陵縣李××,女,63歲,因信稱義派總保管,其家是接待家庭。1997年至2001年,曾多次給她傳全能神的福音,她毀謗說:「這些人都是撒但的差役,是為撒但效力的。」並且還攔阻其兒子看神話書,更不准兒子接受。李××作惡之後,於2001年3月患癌症,全身浮腫,2001年8月21日治療無效死亡。

(僅選296例)

265 睢縣陳××,女,44歲,華雪和派骨幹。1999年11月,有人將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給她,當時她聽了很好並承認是神的作工,後又說:「我知道,你們是來救我,可我對神的性別有觀念,不能接受。」並說了很多褻瀆神肉身的話。1999年12月27日,陳××在夜裡吊死在自己院子裡的一棵樹上。

266 登封市潁陽鎮王××,男,52歲,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2月1日,他妻子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他就攔阻妻子聚會,逼她去三自教堂守禮拜,還到處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並威脅其妻子:「你再跟信全能神的人來往,打斷你的腿!」事過不久,報應臨到了他!2000年6月13日,王××因急性肚痛而死。

267 商丘市梁園區林××,女,36歲,三自教堂唱詩班成員。2001年1月28日,其婆姐傳神末世福音給她,她不聽反而定罪神的作工:「你信的是邪教。」6月22日,又有人傳福音給她,她卻出賣了傳福音的人及接待家庭,三自調查接待家庭,導致被出賣的人受到了家人的逼迫,不能正常信神。2001年8月,林××得腎炎,弟兄姊妹多次提醒她,她沒有悔改之意,其病情又惡化,並全身浮腫,不能吃飯,於2001年12月27日死亡。

268 商丘市睢陽區高××,男,44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9年6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看神話後定罪、抵擋,並極力攪擾、攔阻別人接受,還毀謗說:「這書是人寫的,根本不是神說的話,是異端、邪教,專門騙人的,千萬不能信。」並把幾個剛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拉回該宗派。這事不久,高××的肝炎惡化,癱瘓在床上,活在絕望驚恐之中,於1999年10月26日一命嗚呼。

269 鄲城縣崔××,女,53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6月,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教堂,當時有5人接受真道。崔××聽說後心中惱恨,隨即追問接受真道的人:「你信異端邪教了嗎?」並從1999年7月3日起針對性地辦了抵擋全能神的學習班數場,大力宣揚說:「現在有假基督、假先知來迷惑人,大家千萬不要上當受騙……」說盡抵擋、褻瀆神的話。1999年11月6日,崔××去廁所出來,說:「我心裡難受得很。」她丈夫讓她到床上歇會兒,她躺下後就再也沒起來。死後還張著嘴瞪著眼,樣子很恐怖。

270 鄲城縣鄭××,男,45歲,召會帶領。1998年10月,神末世福音傳給該教派的人,他聽說後到處攪擾、攔阻傳福音工作,極力定罪神作工,嚴密封鎖教會,對傳福音的人說:「你們是假基督、假先知來迷惑人的,這些小羊都是我的,誰也別想把我的羊領走……」他手下有幾個人聽了見證想接受,經他多次威嚇不敢接受。1999年11月,鄭××感覺身體不舒服,經醫院檢查確診為膽管瘤,醫治無效,於2002年2月4日(臘月廿三)命歸陰間。這個召會惡僕就這樣被剪除了!

271 商水縣李××,女,54歲,讚美派中層帶領。1999年10月初,有人傳神末世福音給她,卻遭到她的極力抵擋,她褻瀆神肉身,還說:「在家睡覺也不信全能神。」後又有人去傳時她又說:「我死了也不信全能神,守住聖經必然得救。」由於她攔阻並攪擾,使很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2001年9月26日上午,李××突然感覺心裡不好受,後經檢查為腦血管堵塞,於9月29日早晨命赴黃泉。

(僅選296例)

272 鄧州市閆××,女,62歲,召會講道人。1999年3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趕走傳福音的人,並說:「你們是假的……」1999年7月,又有人給她傳,她說:「我別的啥都不信,就信主耶穌,跟著我走保證沒錯。」2001年4月17日,閆××患中風臥床不起,理智失常,又哭又笑。7月25日,閆××病情惡化,一命嗚呼了。

273 南召縣李××,男,59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8年以來有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反而說定罪、褻瀆的話:「東方閃電不可接觸,你們要是跟到最終,必會落個家破人亡的下場。」此後不斷到各處攪擾,說了很多毀謗、定罪的話,攔阻福音工作的擴展。2001年春天,李××得胃癌,胃切除四分之三。2001年7月,再次給他傳時,他仍是定罪毀謗。同年9月他因病疼痛難忍,多次昏迷不醒,想撞車自殺,受盡痛苦後,於2002年2月27日晚(正月裡)因治療無效命赴黃泉。抵擋神以家敗人亡告終!

274 南召縣詹××,男,60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7年8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福音,他毀謗、定罪說:「東方閃電是異端、是邪教。」並極力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到處封鎖教會。2001年10月1日(中秋節),詹××突然得了怪病,先發低燒後高燒,經檢查沒查出病因,一直臥床不起,高燒到最高程度,不能吃喝,於2002年1月28日在痛苦中死亡。

275 淅川縣畢××,男,44歲,三自教堂講道人。2001年4月,神末世救恩臨到他,他不接受,反而在教堂宣講《天風》,還大肆褻瀆說:「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他封鎖教堂,不准任何人接受真道。不久,又有人給他傳,他仍是褻瀆定罪。2001年12月7日,畢××在三自教堂培訓班裡學習時突然死亡。

276 禹州市郭連鄉韓××,女,38歲,讚美派講道人。1999年春天,給她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當時接受了,後因性情狂妄不服人,又不跟了。2001年她姐又去她家給她談全能神的工作,她不聽並且還說些褻瀆全能神的話,還大罵她姐。她回到本派別聚會時公開定罪說「東方閃電是邪靈」。2001年9月,韓××的氣管炎轉為肺結核、肺氣腫。韓××臨死前幾天又被邪靈所縛,說胡話,使她徹夜睡不著,被折騰得死去活來,最終於2001年11月21日便一命嗚呼了。

277 禹州市郭連鄉王××,女,54歲,三自教堂執事。2000年春,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極力抵擋定罪,還召集該教堂的人合夥攻擊、謾罵:「這是邪靈。」說這話不久,王××患了腸炎,後又轉為直腸癌、子宮癌、肺癌,每天晚上吐壞水,於2001年8月17日命赴黃泉。

278 平頂山市郟縣城關鎮王×,女,37歲,一次得救派的小帶領。1998年,弟兄姊妹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拒絕接受,還限制弟兄姊妹接受,並且說:「凡出乎聖經的都不要聽,不要受迷惑。」1999年7月5日,王×坐一輛桑塔納轎車陪著一個病號去鄭州鑑定病情,回來的途中他們坐的桑塔納轎車與大貨車相撞,王×頭部被撞了個窟窿當場死亡。她抵擋神遭了報應!

(僅選296例)

279 平頂山市郟縣塚頭鄉陳×,女,60歲,讚美派小帶領。1999年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她大罵傳福音的人,還指使兩個女兒罵,並且將人趕走。2001年5月初,有人又去給她傳全能神,她的態度比以前更壞,傳福音的人警告她說:「姊妹,你對待我如何無所謂,但你可千萬別抵擋神,抵擋神的罪可擔當不起。」她說:「抵擋神的罪我完全承擔。」說過這話之後不到一個月,陳×以往的黃疸性肝炎復發並且腰疼得忍受不住,去許昌醫院治療,經醫生檢查發現陳×還有膽囊炎需要動手術,開刀後發現陳×的病是肝癌、肺癌,已經無法治療了。陳×於2001年5月25日命赴黃泉。惡魔被剪除了!

280 魯山縣馬樓鄉王××,男,75歲,召會小帶領。1997年9月,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地時,他極力封鎖教會。1998年5月,該村的一個弟兄接受了全能神,他就極力去攪擾,並說:「你信邪了,信歪了,不是正路。」2000年3月,王××的胃部開始疼痛,7月經醫院診斷是胃癌,花去了3000多元治療才稍有好轉。之後有人又去給他傳了兩次,他仍是拒絕接受。2001年12月,王××病情惡化,吐血、便血,3天后命歸黃泉。

281 魯山縣馬樓鄉李××,男,72歲,召會工人;妻子曹××,70歲,召會信徒。1997年冬天,該村有3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夫妻倆發現後就極力攪擾,迫使三個姊妹交出兩本神話書和一盤詩歌磁帶,之後他倆把神話書燒毀。2001年,李××得了胃癌,一點東西吃不下去,有時甚至喝一口水肚裡也疼得要命。不久,他妻子得了食道癌。2001年11月20日,李××死亡;2002年2月24日(正值春節期間),其妻曹××也命喪黃泉。惡人的家庭遭咒詛了!

282 平頂山市寶豐縣觀音堂鄉寇××,男,56歲,召會工人。1995年1月,一個姊妹把神話書送給他,幾天後去看他,他妻子說:「這是鬼話。」說完惡狠狠地把姊妹推出門外,姊妹說:「你們不看,把書還給我。」寇××說:「我把書燒毀了,神咒詛就咒詛我!」從那以後他就到處封鎖教會。1997年11月,他得知一個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就用手指著姊妹訓斥道:「你信下去定規是下到硫磺火湖裡。」2000年3月,寇××脖子上橫著長了個腫瘤,手術後病情惡化,緊接著脖子上又豎著長出個腫瘤,兩個腫瘤剛好交叉成十字形。2001年1月8日,寇××命赴黃泉。顯然是受了咒詛!

283 洛陽市古城鄉畢××,女,50歲,真理派執事。2001年2月,有人給她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隨後有個姊妹去她家給她傳,她直接謾罵神、褻瀆神。後來,畢××得了心臟病。2001年6月,又有姊妹去給她傳福音,她仍是不接受。2002年3月1日(正月裡)上午8點畢××因心臟病再次發作死亡。這個惡魔被剪除了!

284 孟津縣城關鎮喬××,女,33歲,重生派講道人。1998年7月,有姊妹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她當時想接受,後受人迷惑就開始抵擋真道,並極力限制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還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2002年1月8日,她出去聚了30多天的會(聚會快結束時的內容是專門佈置如何抵擋全能神,限制福音工作的擴展)。回到家不到2個小時,有人就看到她家起了火,當救火的人把火撲滅時她已被燒死,她丈夫的兩手被燒焦,6歲的女兒半個臉也被燒爛。後來才知道是她丈夫見她出去30多天沒回家就極度惱火,剛見到她就將她打昏,又將汽油倒在她身上及屋裡的傢具上,想一同自焚。後來她丈夫和女兒被人救出,她卻被大火燒死了。她因抵擋神遭了禍了!

(僅選296例)

285 嵩縣木植街鄉聶××,男,70歲,屬靈派小帶領。從1997年就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福音,他一直抵擋,還到處攔阻別人接受真道。聶××3年來一直作惡抵擋神終得報應。2000年12月,聶××患上了肺癌,掙扎了一個多月,被折磨得不像人樣,於2001年1月22日(正值臘月廿八)命赴黃泉。

286 嵩縣黃莊鄉喬××,女,49歲,召會信徒。1997年開始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聽還極力攔阻別人接受,一見傳福音的人,不分場合她就大罵:「你們信的是邪道……」說盡褻瀆、定罪神的話。1998年11月,她鄰居一個弟兄剛接受了全能神,又被她給拉回去,並讓別人把弟兄手中的神話書毀掉。事隔一月即12月20日,喬××從平房上掉下來,進醫院動手術開顱,治療無效而死。真是惡有惡報!

287 欒川縣廟子鄉趙××,女,37歲,召會工人。1994年10月,有兩個姊妹去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她不顧外面夜晚天黑硬把兩個姊妹趕出村子,還不放心,一直趕到公路沿線3里之外。後又有傳福音人把神話書送給她,她說把書燒毀太便宜了,把書放到廁所裡怕人看,就將書撕碎扔在水庫大壩裡,並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2000年7月25日下午5點多,災禍臨到了!趙××被大水衝進她當時扔書的大壩裡,便命赴黃泉了。真是觸犯神的怒氣遭咒詛了!

288 新安縣鐵門鎮王××,男,64歲,三自教堂骨幹。1998年12月,多次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大肆褻瀆神,定罪、論斷神作工,並攔阻信徒聽真道。2001年3月,他將正在傳福音的姊妹趕走,姊妹勸他別抵擋,說:「神的性情不容觸犯,你就不怕遭懲罰?」他說:「我不怕!」同年7月份,王××在去做禮拜的途中摔了一跤,從此四肢不聽使喚,嘴說不清話,送醫院治療也未痊癒。8月,他拄著枴杖又一次將傳福音的人趕出村子。時隔幾天,王××又得了急病,搶救無效離開人間。這個撒但的差役被剪除了!

289 澠池縣天池鎮段××,男,40歲,重生派講道人。1999年7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抵擋並封鎖教會,不讓其他人聽真道,並把送給他的全能神話語的書、歌本放在廁所牆上淋壞。2000年8月12日,雨後,段××搬梯子上房子看煙灶,梯子接觸電線,他當場被電擊死。抵擋神遭了懲罰!

290 洛寧縣王村鄉趙××,女,53歲,生命道派小帶領。1997年12月,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褻瀆定罪,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她兒子急著看神話、聽磁帶,她卻攔阻不讓看也不讓聽。1999年9月,趙××雙目失明,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信神不認神真是瞎了眼了!

291 安陽縣寶蓮寺鎮徐××,男,65歲,召會帶領。1995年2月,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當時直接發書給他,他不接受。1998年秋,他的外甥女又去給他傳,他瞪著眼睛惡狠狠地說:「傳的都是異教!」2000年1月31日,有人再次給他傳神的作工,半個月後,他假裝接受,把傳福音的弟兄鎖到該地一個帶領的屋裡,把弟兄所帶的東西都毀掉了,給弟兄強行照相,還羞辱弟兄,隨後又到教會裡迷惑弟兄姊妹,並說了許多定罪、毀謗神的話,污穢的言語不堪入耳。2001年2月,徐××患上胃癌和食道癌。2001年10月初,他病情嚴重,疼得受不了,於同年10月30日命歸黃泉。惡魔顯形,到了被剪除的時候了!

(僅選296例)

292 滑縣老店鄉趙××,女,54歲,大讚美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有人多次給她傳神末世福音,她不接受還封鎖所有的教會,並說了許多定罪、褻瀆神的話:「你們是邪教,是魔鬼、撒但,是另立根基。」還告訴她手下的人若有人來傳就把人趕出家門,並說:「我做這事從不後悔,我若錯了,情願讓神懲罰。」結果在2001年9月份,趙××得了肝瘤,無法醫治,於2002年2月4日(臘月廿三)死亡。抵擋神受了懲罰!

293 焦作市武陟縣喬廟鄉楊××,女,58歲,三自教堂頭目。1999年4月,有姊妹去該村傳神末世作工,她知道後極力抵擋,還說一些褻瀆神的話。該派別有一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被她拉了回去。從此以後,楊××就得病,確診是腎結石。2001年11月11日早上,楊××正在做飯時突然心臟病發作,倒地身亡。抵擋神終於倒下了!

294 濟源市克井鎮楊××,男,64歲,三自教堂執事。1999年,他聽說有人傳全能神的福音,他就開始到處褻瀆、定罪神的作工,並限制別人接受全能神。後來,楊××得了牙癌,於2000年3月23日死亡。

295 鶴壁市淇縣北陽鎮白××,女,42歲,重生派平信徒。1998年8月的一天,兩姊妹到她家傳神末世福音,剛說了幾句話,白××就說:「我知道你們是幹啥的,你們就是離道反教,你們這種人不能接待……」說盡了毀謗、褻瀆神的話。一天傍晚又有人去給她傳,她丈夫說:「咱聽聽也無妨,對了咱聽、吸取,不對咱不跟就行了。」她惡狠狠地對丈夫說:「我不讓你聽,你就不能聽……」2000年秋,白××感覺腰部不適,誤以為是腰間盤突出。2000年12月診斷為骨癌,到2001年6月,白××病情加重,整天坐臥不安,疼痛難忍,大哭大叫,周圍鄰居常常聽到她淒慘的哭聲。2001年12月30日下午,白××肚子突然脹大,悲慘地死亡。作惡太凶受了懲罰!

296 魯山縣滾子營鄉郝××,女,40歲,因信稱義派的講道員。1997年冬,一個姊妹給她傳神末世的作工,郝××接受後因原宗派帶領的攪擾又將真道否了,且定罪說:「這是迷惑人的,是假的……」還攪擾別人接受真道,後來傳福音的姊妹多次找她,她仍拒絕。2002年1月,有人再次找她,給她讀神話,她把神話摔到桌子上說:「你少來迷惑我!那根本就不是真的,是假的!是邪的!」之後將傳福音的人趕走。2002年4月1日,郝××去張官營鄉賣菜回家時,在魯山縣第四高級中學附近出車禍死亡,頭顱被碾碎,腸子也都碾出來了。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