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篇

或許是因着我的行政,人對我的話才「頗感興趣」,若無行政的治理,人都會猶如被驚動的猛虎一般大聲吼叫的。我天天在雲霧之間游蕩,看着布滿全地的人類都在忙碌,因着行政而受着我的拘禁,這才使得全人類有層有次,我便繼續着我的行政。從此之後,地之上便因我的行政而受着各種各樣的刑罰,人都因着刑罰的臨及而大聲喊叫,因着刑罰的來臨而到處逃竄。此時,地上的國頓時滅没,國與國再没有界綫,地與地再不劃分,人與人再無隔閡,我開始在人與人之間作「思想工作」,使人與人和平相處,不再相争,我在人中間「牽綫搭橋」,人便都聯合了。我要將我的作為顯滿穹蒼,使地上的一切都癱倒在我的權勢之下,實現我「統一全球」的計劃,了結我的這一心願,使人不再在地上到處「游動」,早日有一個合適的歸宿。我處處都在為人類着想,使全人類很快生活在平安幸福之地,使全人類的生活之日不再凄凉,使我的計劃不在地上落空,我要因着人的存在,建立我在地的國,因地之上是我榮耀顯明的一部分。在天之上,我要整頓我的城,從而使天之上下焕然一新,我要讓天上、天下的所有一切都聯于一,使在地的萬物聯于在天的一切,這是我的計劃,是我在末了時代要作成的,誰也不要插手我的這一部分工作!擴展我在外邦的工作,是我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誰也摸不着我要作的工,因此,人便都模糊了。因着我在地上的工作繁忙,人便趁機「玩耍」開來,為着不使人趁機亂做,我先將人放在我的刑罰之下接受火湖的「訓練」。這是我工作的步驟,我要借用火湖的「勢力」來成全我的這一步工作,否則,我的工作難以開展。我要讓全宇之人都歸服在我的寶座前,因着我的審判而劃分類别,因着類别而各從其類,從而歸在其家族之中,使所有的人不再悖逆我,因着我説的類别的名稱而排列整齊,誰也不能隨意走動!我在全宇上下作了新的工作,在全宇上下之人都因着我的突然出現而目瞪口呆,因着我的公開顯現而大開眼界,今天不正是如此嗎?

在列國列民之中我開始邁開了第一步,我開始作着我的第一部分工作,我不會打亂我的計劃重新開始的,在外邦中的工作程序是根據我在天上的工作步驟。所有的人都在舉目觀望我的一舉一動,我便在此時將霧布滿人間,人的眼頓時模糊不清,分辨不清方向,猶如在荒漠中的羊一樣,當狂風吼叫之時,人的呼叫之聲被大風的吼聲淹没。在風浪之中,隱約看見人的身影,却不能聽見人的聲音,儘管人在使勁地喊,但都無濟于事,人便大聲哭喊,希望在此之時能從天上突然掉下一顆「救星」,來將其領出無邊無際的沙漠,但不管人的信心有多大,「救星」始終無動于衷,人的希望破滅了,點燃的「信心之火」被來自荒漠的狂風而吹滅,人便癱倒在没有人烟的不毛之地上,再没有把「火把」舉起來,人昏迷了……我趁此之機將一片緑洲顯在人的眼前,雖然人的心中甚是歡喜,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人的四肢軟弱無力,即使看見緑洲之上的美果,但人却無力去摘取,因為人的「内藏」全部消耗完畢。我將人所需的物品遞給人,但人却只是笑笑,臉上却并無笑意,人的所有力量都「無影無踪」了,全都隨着空氣的流動而消失了。因此,人的臉上并無「表情」伴隨,在人的眼睛裏布滿血絲,眼睛發出一絲愛戀之光,似乎是母親在注視着孩子一樣的慈祥。人乾裂的嘴唇不時地蠕動,似乎想説什麽,但却并無力量,我將水遞給人,但人却只是摇摇頭,在人這反覆無常的一舉一動之中,我才知道人對自己已失去希望了,只是用祈求的目光在注視着我,似乎在求告什麽,因着我并不懂人間的風土人情,所以我對人的表情動作感到莫明其妙。在此之時,我才突然發現人的生存之日就要結束了,我以同情的目光注視着人,人在此時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向我點點頭,似乎人的心願全部了結了,人再也不憂傷了,地之上的人再也不埋怨人生的虚空了,人不再與「人生」打交道。從此,地上便再也没有嘆息了,全人類的生存之日便充滿了歡樂……

我要將人的事安排妥當之後再作我自己的工作,免得人總是來攪擾我的工作,我不以人的事為主題,人間之事太瑣碎,因人的度量太小,似乎人對螞蟻也不放過,似乎螞蟻是人的仇敵一般,所以在人之中總有吵鬧之聲,聽着人的吵鬧之聲,我便又一次離去,不再理睬人的述説。在人的眼中,我就是「居民委員會」,是專門解决「居民」的「家庭糾紛」的。當人來到我前之時,總是帶着「自己的理由」,氣勢汹汹地來在我前述説自己的「不凡經歷」,説話之時還加添自己的解説,看着人那不凡之態:臉上挂滿塵土,在汗水的「澆灌」之下「塵土」便「不再獨立」,立時與「汗水」結合在一起,人的臉上便更加「豐富」,似乎是海灘上的沙土之地一般,不時地能看見有「脚印」出現。人的頭髮猶如死後的幽魂的毛髮一般,毫無一點光澤,似乎是麥秆一般直立在「地球儀」之上。因為人的火氣太大了,到了怒髮衝冠的程度,人的臉上不時地有「熱氣」升騰,似乎汗水在「沸騰」。我仔細觀瞧,人的臉上猶如太陽一樣布滿「火焰」,所以人的臉上才出現了熱氣,我真擔心人的怒氣會將人的臉燒化了,但人却并不在意。在此之際,我便勸人還是少生一點氣,這樣有什麽益處呢?何苦來呢?為着生氣,「地球」上的麥秆幾乎被太陽的火焰烤化,在這種情况下,「月亮」也變成了紅色,我勸人最好還是少生點氣,保護身體要緊。但人不聽我的勸告,總是到我前「告狀」,這樣有什麽用呢?難道我的豐富不够人欣賞嗎?我給人的人就不接受嗎?我在一氣之下將桌案都掀翻,人便再也不敢講述自己那精彩的故事片目了,人深怕我將其領入「拘留所」拘禁幾天,所以人在我發怒之時趁機溜走。否則,人絶對不肯罷休的,都在講述着自己的一套,我聽見人的述説就厭煩,為什麽人的「心底」就那麽複雜呢?難道是我給人安裝的「零件」太多了嗎?為什麽總是在我前擺弄呢?難道我是處理「民事糾紛」的「顧問」嗎?是我要求人來的嗎?難道我是「知縣大人」嗎?為什麽民間之事總是呈報我前呢?我希望人最好自己管理好自己,不要攪擾我,因為我的工作太多。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八日

上一篇: 第四十二篇

下一篇: 第四十四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四十一篇

我曾在人中間搞過一番大的事業,但人却不曾發現,我就只好以話語來向人一一顯明,但人却對我的話仍是不明白,仍不知我計劃的宗旨是什麽。所以因着人的缺乏、因着人的不足才做出打岔我經營的事,就藉此機會各種污鬼乘機而入,人便成了其犧牲品,被污鬼折磨得滿身污穢。在此之時,我方才看清了人的存心、…

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在人的身上僅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却并不知道什麽叫「信」,更不知道為什麽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無知地信我,雖然不明白什麽叫信,也不知道為什麽要信我,但人還是「痴痴」地信着我。我對人的要求并非僅僅讓人這樣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經心地信我,因為我作的工作是…

關乎神使用人的説法

人根本没有獨立生活的能力,除非是聖靈特别指示、引導的人,因為人都得需要神所使用的人去服事、去牧養,所以神在每個時代都興起不同的人為他的工作奔波忙碌來牧養衆教會。就是説,神的工作必須得藉着神看中的、神所驗中的人來為他作,聖靈得藉着人裏面可取的部分來作工作,再藉着聖靈的成全達到合神使…

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