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在我家中我曾請人做客,但人都因着我的呼唤而到處「奔走」,似乎不是讓人做客,而是讓人上刑場一般,所以導致我的家中空空蕩蕩,因為人一直在迴避我、一直在防備我,所以致使有一部分工作没法作,就是説,致使我為人預備的筵席重新撤回,因為人都不願意享受,所以我也并不勉强。但就在無意之中,人突然覺着腹中飢餓,所以人都找上門來求我幫忙,我怎能「見死不救」呢?所以我又為人另設筵席讓人享受,人在此時才覺着我的為人太令人佩服,所以人才都來投靠我,因着我對人的態度,人便逐漸「放下心」來愛我,人再也不懷疑我會將其送入「火葬之地」,因我的心意本不是此,所以人都看了我心之後才真心投靠我,足見人的心有多「謹慎」。但我却并不因人的詭詐而對人有戒備之心,而是以暖懷來感化人的心。這不正是當前我所作的嗎?不正是人在現階段所表現的嗎?為什麽人能做出那樣的事來?為什麽人能有那樣的心緒呢?真是人對我認識了嗎?真是人對我無限無量的愛嗎?我不强制任何一個人來愛我,我只是給人一個自由意志來讓人自己選擇,在其中我并不插手,并不幫助人對自己的命運怎樣選擇。人都在我前立下了心志,都拿在我前讓我「檢查」,當我將包着「人的心志」的布包打開之時,看見裏面的東西亂無頭緒,但其中的東西却甚是「豐富」,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我,深怕我將他的「心志」揀出來,但我因着人的軟弱并未及早地作出那樣的判斷,而是將「包」蓋上繼續作我該作的工作。人却并不隨着我的作工而進入我的引領之中,而是仍然關心着他的「心志」是否得到了我的稱許。我作了多少工,説了多少話,事到如今,人仍未摸着我的心意,所以就人奇妙莫測的一舉一動使我「暈頭轉向」。為什麽人總是摸不着我的心意而隨從己意亂做呢?莫非人的腦神經受刺激了嗎?莫非人聽不懂我説的話嗎?為什麽人總是眼望前方而做事,却不能自己踩出一條路來作後人的標杆呢?在彼得以先莫非也有標杆嗎?彼得不也是在我的引導之下而生存下來的嗎?為什麽今天的人却不能做到這一點呢?為什麽人都在標杆之後也不能滿足我的心意呢?足見人對我還是「不信任」,所以導致今天人的慘敗之狀。

我以天上飛翔的小鳥為觀賞之物,雖然其在我前并未立心志,也并無話語來「供應」我,但其能因着我給予其的「天地」而得以享受,但人却做不到這一點,人都是滿面愁容,難道是我欠下人一筆不可奉還的債嗎?為什麽人總是泪痕滿面呢?我以山間開放的百合花為欣賞之物,花草漫山遍野,但它能在春未到之前為我在地的榮耀增光添彩,人能做到這一步嗎?能在我未歸回以先為我在地上作見證嗎?能在大紅龍國家之中為我的名而獻上自己嗎?在我的説話當中,似乎貫穿着我對人的要求,所以人都因着我的要求而「厭煩」我,因為人的身體太「虚弱」了,根本達不到我的要求,所以人都害怕我説話,當我張開口之時,便看見地之上的人都在到處逃竄,似乎在逃荒一般。當我遮掩臉面之時,當我扭轉身軀之時,人立時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因人都害怕我離開,在人的觀念當中,當我離去之日是禍從天降之日,當我離去之日是人開始受刑之日,但我所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我從未按照人的觀念作事,從未讓人的觀念與我相合。當我作事之時,正是顯明人之時,即我作的事并不讓人用觀念來衡量。從創世到如今,還不曾有一個人在我的作事中發現「新大陸」,不曾有人摸着我作事的規律,不曾有一個人開闢出一條「新出路」,所以致使人現在仍不能進入正軌,這正是人所缺少的,也是人該進入的。從創世到如今,我還未動過這樣的工程,只在末世我在工作之中多加了幾個新項目,但就在這最明顯的情况下,人,仍不能摸着我的心意,這不正是人的缺乏之處嗎?

在我進入新的工作之後,我便對人又有了新的要求,以往的要求對人來説似乎没有果效,所以使人對此之事都忘却了。新的工作方式是什麽呢?對人提出的要求是什麽呢?在以往,人是否都按照我的心意去做事,是否都是在我所要求的範圍中做事,這些人都能作自我衡量,我不必一個一個地作檢查工作,自己的身量都自己掌握,所以自己能做到什麽程度仍是自己心裏清楚,不用我明説。或許當我説之時會將一部分人「絆倒」,所以這一部分話我先避開不説,以免人因此而軟弱,這樣作不更有利于人的追求嗎?不更有利于人的長進嗎?誰不願忘記背後而努力向前方呢?由于我的「粗心」,我也不知道人是否明白我説話的方式已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境地,再一個是由于我的工作太「忙」,所以没抽出時間來過問一下人是否明白我的説話口氣,所以我只求人多多「諒解」我,因為我的工作太「忙」,不能親臨工作基地來指導人,所以對人「不太了解」。總之,不管怎麽樣,我現在開始帶領人正式進入新的起頭,帶領人進入新的方式裏。在我的所有説話當中,人都看見了我的説話詼諧、幽默,諷刺口氣特别强,所以不知不覺中與人傷了「和氣」,使人的臉上「陰雲密布」,但我并不因此而受轄制,而是繼續着我的工作,因為凡我所説、所作都是我計劃中的必要部分,凡是我口所説的都是對人有幫助的,凡我作的都不是瑣碎的事,對所有的人都有造就,因着人的缺乏,所以我才放開手脚作,而且一個勁兒地説話。或許有的人都在迫不及待地等着我向其提出新的要求,那我就滿足人的需要。但我要提醒一句,在我説話之時,希望人多長幾分見識,多長一些分辨力,以便能從我的話中多得點什麽,從而滿足我的要求。以往,在教會之中,人都注重接受對付、破碎,吃喝我話都是在能明白我説話的目的、根源的基礎上,但今天却不同以往,人根本摸不着我説話的根源,所以,人根本没有機會接受我的對付、破碎,因為人吃喝我話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就在這種情况下,人仍不能滿足我的要求,所以就藉此我對人提出要求,我要求人與我一同進入試煉當中,即進入「刑罰」之中。不過我提醒一句,并不是將人置于死地,而是工作的需要,因為在現階段我的話語太令人難解,在人這一方又不會與我「配合」,無奈!只好讓人與我一同進入新的方式之中,有什麽辦法呢?因着人的不足,所以我也得進入人所進入的流中,誰叫我要將人作成呢?誰叫我定了這樣的計劃呢?另一個要求雖説并不難,但也并不亞于第一個要求。我在末世一班人身上作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工程,所以為了我的榮耀顯滿穹蒼,所有的人都為我受最後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嗎?這是我對人提出的最後一點要求,就是説,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以往不能滿足我的心,在最後一次能「打破常規」嗎?我給人一個考慮的機會,讓人都好好斟酌一番,最後給我答覆,這樣做不好嗎?我等着人的回音,等着人給我的「回信」,你們有信心滿足我的要求嗎?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日

上一篇: 第三十三篇

下一篇: 第三十五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二篇

就在萬人注目之時,在萬物都更换重得復苏之時,在所有的人都安心順服神、願意將神的負擔接過來肩負重任時,東方閃電隨之發出,從東方一直照亮到西方,使全地因着這一道光的來到而受驚非小,神在此之際又開始了新的生活。也就是説,就在此時神開始了在地新的工作,向全宇之人宣告:「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

第六十四篇

對我話不能領受偏謬,應從各方面領受我的話,對我話更應多多揣摩、反覆推敲,不能一朝一夕。不知我的心意在何處,不知我的心血代價在哪一方面花費,這怎麽能體貼我的心意?你們人就是這樣,不能細,只注重外皮子,只會模仿,這叫什麽屬靈,只不過是人的熱心罷了,是我所不稱許的,更是我所厭憎的。告訴…

作工與進入 四

人若真能按着聖靈的作工而進入,那人的生命會像雨後春笋一樣迅速地長起來的。按現在多數人的身量來看,人都是對生命根本不注重,而是注重一些外表無關緊要的事,或各處奔走,毫無目標、漫無天際地作工,不知要走向何方,更不知為的是誰,只是在「卑微隱藏着自己」。其實,在你們中間很少有人知道神末世…

附篇一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已到尾聲,國度大門已向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人打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們現在正在等待着什麽?正在尋求着什麽?是不是都在等待着神的顯現?是不是都在尋找神的脚踪?神的顯現多麽令人渴慕!神的脚踪又是多麽的難尋!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我們怎麽做才能看到神顯現的日子,怎麽…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