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

當萬物復苏之日,我來在了人間,與人一同度過美好的日日夜夜,此時,人才稍覺我的可親可近,人與我的來往日漸頻繁,對我的所有、所是有所看見,因此,對我有所認識。我在所有的人中間舉頭觀望,人都看見了我,但當灾難臨到人間時,人的心中頓覺緊張,我的形像在其心中消失,所有的人都因着「灾」的來到而驚慌失措,并不顧惜我的囑咐。我來在人世間多少年,但人一直未發覺,一直不曾認識我,今天我親口告訴給人,讓所有的人都來在我前,從我得着什麽,但人仍是遠遠地避開我,因此,人并不認識我。當我脚踏遍宇宙地極之時,人就都開始反省了,所有的人都能來在我前俯伏敬拜于我,這時正是我得榮之日,正是我歸來之日,也是我離去之日。如今,我在全人類中間開展了我的工作,在全宇之下正式展開了我經營計劃的尾聲部分,若是有誰再不謹慎,那隨時都會落入「無情的刑罰」之中的。這并不是我無情無義,而是我的經營計劃的步驟,必須得按照我計劃的步驟來,這個誰也改變不了。當我正式開始作工之時,所有的人都隨着我的轉動而轉動,以至于全宇之下的人都隨着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歡騰」,人都被我帶動了。因此,就是大紅龍也被我折騰得手忙脚亂、不知所措,在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雖不願意,但又不能隨從己意,只好是「任我擺布」。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所以,最後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它的家」裏完成,這樣,更有利于它能為我好好效力,就藉此來征服它,來完成我的計劃。在我作工的同時,所有的天使也與我展開了「决戰」,要在最後一步滿足我的心意,使在地之人猶如天使一樣都歸服在我前,不存有抵我之心,不存有背叛我的活動,這是在全宇工作的動態。

我來在人間的目的、意義就是來拯救全人類,使全人類都歸復我的家中,使天與地不再分離,讓人來「傳送」天地之間的「信號」,因人的功能本是此。當我造人類之時,我已將萬物都給人預備齊全,之後讓人按照我的要求來獲得我給人的「豐富」,因此,我説全人類在我的帶領之下走到了今天,這都是我的計劃。在全人類當中,不知有多少人在我愛的保守之下,不知有多少人在我恨的刑罰之下生活,雖然人都祈求我,但仍不能改變現狀,在人失望之後,只好是順其自然,不再悖逆了,因為人能做到的只有這一點了。就現在人類生活的狀况來看,人仍未找到真正的人生,仍未看透世間的不平、世間的凄凉、世間的慘狀,因此,若無「灾」的臨及,那多數人仍是在擁抱大自然,仍在仔細體嘗「人生」的滋味,這難道不是人間的實情嗎?這難道不是我對人發出的拯救之聲嗎?為什麽人類之中不曾有人真心愛我?為什麽總是在刑罰中愛我、在試煉中愛我,却無人在我的保守之下愛我?我曾多少次將刑罰「賜給」人類,人都是看看,却并不去搭理,并不去在此時來「研究、考慮」,所以,臨到人身上的只是無情的審判,這只是我作工的一種方式,但仍是為了將人變化,使人都來愛我。

我在國度之中執掌王權,更是在全宇之下執掌王權,我既是國度君王,也是宇宙之首,從此之時,我要將所有選民之外的人都召集在一起,開始我在「外邦」的工作,向全宇公開我的行政,以便順利開展我的下一步工作。我要以刑罰的方式在外邦中擴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對待所有的外邦之人,當然,這個工作與我在選民中的工作同步進行。當我民在地作王掌權之時,也正是所有的在地之人被征服之日,更是我安息之時,此時,我才能向所有的被征服之人顯現。我是向聖潔之國顯現,向污穢之地隱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順服在我前的,都能親眼看見我的面,親耳聆聽我的音,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誰也改變不了。現在我這樣作工,是為了將來的工作,在我所有的工作之中,都是前呼後應互相結合的,不曾有哪一步工作突然中止,不曾有哪一步工作是在搞「獨立」的,不是嗎?以往的工作不是今天的根基嗎?以往的話語不是今天的起步嗎?以往的步驟不是今天的起源嗎?當我正式展開書卷之時,也正是全宇之人受刑罰之時,是普天下之人受試煉之時,是我工作的高潮之時,所有的人都在無光之地生存,所有的人又都在環境的威脅之中生存。即從創世到如今,是人未曾體驗過的生活,歷代之人無人「享受」這樣的生活,所以我説我作了前所未有的工作,這是實際情形,是内涵之意。因為我的日子已經逼近了全人類,不是在天邊,而是在眼前,誰能不為此而害怕?誰能不為此而高興呢?污穢的巴比倫城終于等來了其末日,嶄新的新世界與人重逢了,天上、地下都變化更新了。

在我向萬國萬民顯現之時,天上的白雲在翻騰,為我作掩護之物,地上的百鳥在鳴叫,為我歡然起舞,襯托在地的氣氛,使在地的萬物都活起來,不再「沉澱」,而是在活躍的氣氛之中生存。當我在雲霧之中時,人都隱約看見我的面容,看見我的雙眼,在此之時,人都感覺幾分害怕。以往在傳説中曾聽過我的「歷史記載」,因此人對我只是半信半疑,不知我到底在何處,面容到底有多大,是像海面一樣廣闊,還是像緑色草原一樣無邊無垠?這個誰也不知。當今天人看見我在雲霧之中的面容之時,人才覺着傳説中的我是「實物」,所以人對我才稍有好感,因着我的「事迹」,所以人才對我加了幾分「佩服」,但人仍不認識我,只是在雲中看見了我的一部分。隨之,我伸出膀臂顯給人看,人又因此而驚訝了,雙手捂口,深怕被我的手擊殺,所以人在「佩服」之中加添了幾分「敬畏」。人都睁着雙眼觀看我的一舉一動,深怕在不注意之時被我擊殺,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觀看」而受其轄制,我仍在作着我手中的工作。在我所有的作為當中,人才對我稍有好感,人便逐漸來在我前與我來往。當我的全部向人公開之時,人便看見了我的面容了,從此我不會再向人隱藏,不向人遮蔽,我要在全宇之下向所有的人公開顯現,凡有血氣的都能看見我的所有作為。凡屬靈之人,必在我的家中安然起居,必與我同享美福,所有我看顧之人,必從刑罰中逃脱,必不經靈中之苦,必不受肉體之痛,我要在萬民中公開顯現,作王掌權,使全宇上下不再有死尸之氣,而是我的清香之氣遍滿全球,因我的日子近了,人都在苏醒的過程之中了,地上的一切都已就緒了,再也没有地的「生存」之日了,因我已來到!

一九九二年四月六日

上一篇: 第二十八篇

下一篇: 第三十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于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

第二十八篇

人的情形都是:對神的話越看不懂,對此次作工方式越懷疑,但這并不影響作工,當神的話説到一個地步之時,人的心自然就會回轉的。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都在注目神的話了,對神的話也開始渴慕了,因着神一直揭示,所以人都開始恨惡自己。但神所説的「當人將我所有的話語都吃透之時,人的身量便達到我的心…

中國選民不能代表以色列的任意一個支派

大衛家本是接受耶和華應許,而且承受耶和華産業的家族,原本是以色列的一個支派,即屬選民。當時耶和華給以色列人制定一條律法,就是凡屬于大衛家的猶太家族的人,凡從這個家族出生的都承受産業,是承受百倍的人、得長子名分的人,是當時以色列中最高級的人,是整個以色列家族中最有地位的上層人物,他…

第一百零八篇

在我的裏面一切得以安息,一切得以自由,凡是在我以外的都不能得以自由、得以喜樂,因我的靈不在這些人身上,這些人稱之為無靈的死人。而在我裏面的我稱之為有靈的活人,是屬于我的,必歸于我的寶座。凡是效力的、凡是屬魔鬼的都是無靈的死人,都得廢去歸于烏有,這個是我經營計劃的奥秘,是我經營計劃…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