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所有看見我話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話語?你們對我是否真有認識?是否真學會了順服?是否是真心為我花費?是否真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了剛强有力的見證?你們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紅龍的?正是我話語的試煉,才能達到我潔净教會、揀選真心愛我的人的目的。若我不這樣作工,能有誰認識我呢?有誰能從我的話中認識我的威嚴、烈怒,認識我的智慧呢?我既開工,也必完工,但測人肺腑時仍是我。説實在話,在人没有一個完全認識我的,所以我用話語來引導所有的人,用話語來帶領所有的人進入新的時代,最終我要用話語來成就我所有的工作,使所有真心愛我的人歸服我國,存活在我的寶座之前。現在已不是以往的景况,我的工作又進入一個新的起點。既説進入新的起點,便有新的方式:看見我話而且接受我話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國中的人,既在我國中,便是我國中的子民,因着接受我話語的帶領,所以雖稱子民,却并不亞于「兒子」這一稱呼。既是做子民的,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國中盡忠,在我國中盡本分,凡觸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懲罰,這是我對所有人的忠告。

今天進入新的方式,那些以往的事就不便再提,但我説過這樣的話,我既説必算,既算必成,誰也改變不了,這是絶對的。不管以往説過的話還是以後説的話都得一一應驗,而且讓所有的人都看見,這是我説話作工的原則。教會建造的工作既已成就,那現在就不是教會建造時代,而是國度建造成功之時,但因着你們仍在地,所以在地之人的集合仍稱之為「教會」。但説其本質已不同以往,是建造成功的教會,因此我説國度已降臨在地上。我的話語誰也摸不着根源,誰也不知我説話的目的,今天我這麽一説,你們會恍然大悟的,或許有的人會失聲痛哭的;或許有的人害怕是我的説話方式;或許有的人仍持守舊的觀點來觀看着我的一舉一動;或許有的人後悔當時不該對我發怨言,或是對我抵擋;或許有的人為自己没有離開我名,今日又重得復苏而暗自慶幸;或許有的人早已被我話「折騰」得死去活來、無精打采,再没有心思理會我的話,即使是我改變方式説話;或許有的人忠心到一個地步,從未發過怨言,從未有過疑惑的心,今天有幸得以釋放,心裏有説不出對我的感激之情。以上這些情况,所有的人不同程度地都具備,但過去畢竟是過去,既然今天已到,便不必再留戀昨天,也不必再為以後着想。作為人,誰若違背現實,不按照我的引領行事,便不會有好果子吃的,只會是自尋煩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麽説就怎麽成,人,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難道是我在地立的約嗎?什麽也攔阻不了我的計劃的前進,我無時不在作我的工,無時不在計劃我的經營,人,誰能插上手呢?還不是我在親自擺布一切嗎?今天進入這個境地,仍不出我的計劃,不出我的預料,是我早就預定好的,你們誰能測透這一步呢?我民必聽我音,凡是真心愛我的人必會回歸我的寶座之前的!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日

上一篇: 内容簡介

下一篇: 第二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四十三篇

或許是因着我的行政,人對我的話才「頗感興趣」,若無行政的治理,人都會猶如被驚動的猛虎一般大聲吼叫的。我天天在雲霧之間游蕩,看着布滿全地的人類都在忙碌,因着行政而受着我的拘禁,這才使得全人類有層有次,我便繼續着我的行政。從此之後,地之上便因我的行政而受着各種各樣的刑罰,人都因着刑罰…

第四十二篇

不知人是否看出來,在今日的説話中有無變化,可能有的人看出來點,但又不敢確定,或許有的人毫不覺察,為什麽從十二日到十五日之間的差别就這麽大?這個揣摩過嗎?對此有何看法?從神的所有説話當中摸着點什麽没有?在四月二日到五月十五日之間主要作哪些工作?為什麽到今天却摸不着頭緒,人都猶如被當…

第二十三篇

在我口中發出聲音時,在我眼中發出火焰時,我在鑒察全地,我在觀望全宇,所有的人在向我祈禱,在向我仰望,求告我不再發怒,向我起誓不再悖逆我。但已不是過去,而是現時。誰能扭轉我的心志呢?難道是人心中的祈求嗎?是人口中的言語嗎?誰能不因我而存活至今呢?誰不在我口中之話中生存?誰不在我眼目…

第一百二十篇

錫安哪!歡呼吧!錫安哪!歌唱吧!我已凱旋歸來,我已勝利歸來!萬民哪!趕快排列整齊!萬物啊!都要静止下來,因我的本體面向全宇宙,我的本體出現在世界的東方!誰敢不跪下來敬拜?誰敢不口稱真神?誰敢不存敬畏的心仰望?誰敢不贊美?誰敢不歡呼?我民必聽我音,我國必存我兒!山河萬物都得歡呼不止…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