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篇

我天天在發聲,天天在説話,天天在顯明我莫大的神迹奇事,都是我的靈在作工,在人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個人,但我就在這個人身上顯明我的一切,顯明我的大能。

因人都忽略我這個人,忽略我的所作所為,都認為是人做的事,但你不想一想在人能做到我作的事嗎?人都是這樣不認識我,不明白我的説話,不理解我的作為。邪惡、敗壞的人類啊!我何時把你吞滅呢?何時把你葬于硫磺火湖呢?多少次我從你們中間被趕出去,多少次人把我侮辱、譏笑、毁謗,多少次公開論斷、抵擋我,瞎眼的人類啊!不知道你們是我手中的一把泥?不知道你們是受造之物嗎?如今,我的烈怒發出,無人能招架住,只是連連求饒,但我的工作既運行到這一步,就無人能改變,受造的必須還都得歸回泥土之中去,不是我不公義,而是你們太敗壞、太猖狂,因你們被撒但擄去,做了撒但的工具,我是聖潔的神自己,我不能沾染污穢,我不能占有污穢的殿宇。從今以後,我的震怒(比烈怒更嚴重)開始向列國列民倒下,開始刑罰每一個從我來又不認識我的敗類,我對人類恨惡到極點,再不寬容下去,而是使我的全部咒詛都傾倒下來,絶對再没有憐憫、慈愛,全部焚燒净盡,只讓我的國度存留,讓我的子民在我的家中對我贊美,向我歸榮耀,向我永遠歡呼不止(指子民的功用)。我的手開始正式刑罰在我家中的、在我家外的,凡是作惡的一個也逃不出我的手心,逃不出我的審判,必須人人都過關,都向我敬拜,這是我的威嚴,更是我宣告給作惡的人的一條行政。誰也救不了誰,只能是各顧其身,但怎麽也逃不出我刑罰人的手,之所以説我的行政嚴厲,就在此處顯明,這是人都能親眼看見的事實。

當我開始發怒之時,大鬼小鬼都抱頭到處逃竄,深怕我的手擊殺了它,但誰也難逃我的手,我的手拿一切刑具,我的手控制一切,我的手掌握一切,無人能擺脱,這是我的智慧。當我來在人間時,我就作好了各項準備工作,為我在人類中開展工作打下了基礎(因我是智慧的神,該作什麽,不該作什麽,我都合適地處理),當一切安排妥當之後,我就道成肉身來在人世,但没有一個人認識我,除我開啓的人以外,那些悖逆之子都對我抵擋,都羞辱我,都給我冷眼,但最終都讓他們規規矩矩、老老實實。雖然在人看我没作什麽,但我的大功早已告成(人都對我這個人心服口服,這是標志)。我今天起來刑罰一切抵擋我的各種各樣的邪靈,跟從我多長時間也不行,必須得從我身邊退去,凡是敵我的,我都不要(都是不通靈的、被邪靈占有一時的、不認識我的),一個不要!都廢去,做沉淪之子!在今天為我效力之後,就都退去!不要總賴在我的家裏,不要總是厚着臉皮混飯吃,凡是屬撒但的,就都是魔鬼之子,是永遠滅亡的。一切抵擋我的都悄悄地從我身邊退去,所以我的工作運行步伐更加暢通無阻,再没有一點攪擾,我一下令,一切都成,没有一點障礙,没有一點攔阻,都在我的目光中倒下,都毁于我的焚燒之中,足見我的全能,足見我的全備的智慧(在衆長子身上所作的),從中更加榮耀我名,更加給我加添榮光。從我的作事當中,從我説話的口氣當中,你們都看見,在我家中我把我的工作徹底完成,我開始轉向外邦,從外邦之中開展我的工作,執行我的下一步工作。

在我的話語當中,多數都不符合你們的觀念,但我兒你不要離開,不符合人的觀念不等于不是我的發聲,就是因為不符合人的觀念,才足以證明是我的發聲,若符合人的觀念便是邪靈作工了,所以在我的話上要多下功夫,作我所作,愛我所愛。在這末了時代,也是一切灾難重新起頭的時代,更是我顯明我的全部性情的時代,當我那神聖的號角全部吹響之時,人就真正害怕了,就誰也不敢作惡了,而是俯伏在我面前領略我的智慧,領略我的全能。我畢竟是智慧的神自己!誰能駁倒我?又有誰敢起來與我對抗?有誰敢不承認我的智慧?誰敢不認識我的全能?當我的靈在各處大作工的時候,人都認識我的全能了,但并未達到我的目的,我是要讓人因着我的烈怒看見我的全能,看見我的智慧,看見我本體的榮耀(全在衆長子身上,一點不差,除衆長子之外,無人能作我的本體的一部分,這是我命定的)。在我的家中就有無窮無盡的、人測不透的奥秘,當我發聲説話時,人都説我太無情,説那麽多的人已愛我到一個程度,為什麽我説是大紅龍的子孫?而且我要一個一個地撇弃?難道在我的家中,人再多一些不是更好嗎?但我仍然這樣作,我預定的數目不能多一個,不能少一個(這是我的行政,不僅是人不能改動,就連我自己也不能改動,因我不能在撒但面前屈服,足見我的智慧,足見我的威嚴,我是獨一的神自己,只有人在我前跪拜,没有我在人前屈服),正是這一點最羞辱撒但。在我揀選的人當中,都是謙卑、順服、聽話而且誠實能卑微隱藏地事奉我的(撒但想用這來羞辱我,但被我打了回去),從這些人身上足見我的性情。當我打了勝仗歸回之時,我就膏立了我的衆長子在我的國中作王,我才開始安息了,因有我的衆長子與我一同作王,我的衆長子就代表我,是我的發表。在他的卑微隱藏的事奉中順服我,在他的誠實當中執行我話,在他的誠實當中説我所説,在他的謙卑當中來榮耀我名(不張狂,没有野性,但帶着威嚴、帶着烈怒)。我的衆長子們!審判宇宙世界的時候到了!我賜給你們祝福,我加給你們權柄,我賞給你們福分!一切一切都已成功,都由你們來操縱,由你們來擺布,因我是你們的父,我是你們的堅固台,我是你們的避難所,我是你們的後盾,我更是你們的全能者,而且是你們的一切!一切在我的手中,一切又在你們的手中,不僅是在今天,也是在昨天,更是在明天!不值得慶幸嗎?不值得你們歡呼嗎?你們都從我接受你們應得的一份吧!我的一切都給你們,不存留一點兒,因我的財産都是你們的,我的豐富在你們身上,這是我造你們之後説「甚好」的原因。

今天你們在做的,你們在想的、説的,你們知道是誰支配的嗎?你們做的一切又都是為了什麽呢?我問你們,你們怎樣赴羔羊婚娶的筵席呢?是在今天嗎?還是在以後呢?什麽是羔羊婚娶的筵席呢?你們不知道吧!那我就給你們解釋:當我來在人世的時候,我就布置了各種各樣的人、事、物為今天我這個人效力,如今一切都成了,我就把效力者都甩到一邊去,這些與婚娶的筵席又有什麽聯繫呢?當這些人為我效力之時,也就是我被成全為羔羊之時,我就體嘗了婚娶的筵席的滋味。就是説,在我人生中所受的苦、所作的事、所説的話、所處的人、所作的一切都是婚娶的筵席。在我這個人受膏之後,你們跟從了我(這時我是羔羊),所以你們在我的帶領之下,領會了各種各樣的痛苦、灾難,世人的弃絶、毁謗,家庭的弃絶,而且在我的祝福之中生活,這些都是羔羊婚娶的筵席,因我帶領你們所作的,都是為了得着你們,所以用「婚娶的筵席」。但這些都是筵席的一部分,在以後,也可説成是在今天,你們所享受的、你們所得到的、你們與我同掌王權都是筵席。我的愛臨到一切愛我的人身上,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永不廢去,永遠在我的愛中,是永遠!

上一篇: 第一百零八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第三十篇

在人的中間,我曾總結人的悖逆,也曾總結人的軟弱,因此,人的軟弱我曾體察,人的悖逆我曾知曉。當我來在人間以先,我早已了解人間的酸甜苦辣,因此,在人做不到的我却能作到,在人説不了的我却能説出口,而且運用自如,這不正是我與人的不同之處嗎?這不是明顯的區别嗎?難道我的工是屬血氣的人能做到…

蒙拯救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

在講道裏常講要有正當的教會生活,那麽為什麽到這個時候教會生活仍没有改進,還是老調重唱?為什麽就没有一個别出心裁的生活方式呢?九十年代的人再過以往時代皇帝的生活能是正常的嗎?雖然吃喝的東西甚是佳美,歷代稀有,但是教會生活却没有多大轉機,似乎是换湯不换藥,那神説這麽多話有什麽用?多數…

第一百一十四篇

我創造了宇宙世界,創造了山河萬物,創造了宇宙地極,我帶領了我的衆子、子民,我指揮了萬事萬物。如今,我要帶着衆長子回到我的錫安山,回到我的居所,這是我最後一步工作,我所作的一切(從創世到現在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的這一步工作,更是為了明天的作王掌權,為了明天的國度,為了我與衆長子…

第九十九篇

因着我工作的步伐加快,無人能跟上我的脚踪,無人能看透我的心思,但這是必經之路,這就是所説的從死裏復活的「死」(是指不能摸透我的心意,不能從我的話中領會我的意思,這是另一種死的解釋,并不是我的靈離弃),當你們與我都從這個階段過渡到身體裏的時候,便應驗了從死裏復活的本意了(也就是説,…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