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朗誦專輯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義性情

你們聽完了以上對神權柄的交通,相信你們在心裡裝備了不少關於這方面的話語,至於你們能接受多少,能領會多少,能認識到多少,就在乎你們個人在這上面下多少功夫了。希望你們能認真對待此事,不要應付了事!那麼,認識了神的權柄是不是就等於認識了神的全部了呢?可以說,認識神的權柄是人認識獨一無二的神自己的開端,也可以說,人認識了神的權柄就已經邁進了認識獨一無二神自己實質的大門了,這一部分的認識是人認識神其中的一個項目,那另一個項目是什麼呢?這就是我今天要交通的題目——神的公義性情。

我從聖經摘錄了兩部分內容來交通今天的題目:第一部分是關於神毀滅所多瑪的內容,具體經文是(創19:1-11)與(創19:24-25);第二部分是關於神拯救尼尼微的內容,具體經文是(拿1:1-2)與(拿3、4章)。我想你們很期待在這兩部分內容當中我要說什麼,我要說的當然不能超出認識神自己、認識神的實質這個範圍,但是今天我所要說的主要突出什麼內容呢?你們知不知道?在關於「神的權柄」的交通中,我說的哪些話引起了你們的注意?為什麼說有這樣權柄、有這樣能力的那一位才是神自己?我說這話是要說明什麼?是要讓你們知道什麼?神的權柄與他的能力是不是他實質的一方面表現呢?是不是證明他身分與地位的一方面實質呢?根據這幾個問題你們知不知道我要說什麼?我要讓你們明白什麼?你們都仔細揣摩揣摩。

(一)人類因著頑固地與神敵對而被毀滅在神的烈怒之下

首先來看「神毀滅所多瑪」這一事件中的經文。

(創19:1-11)那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看見他們,就起來迎接,臉伏於地下拜,說:「我主啊,請你們到僕人家裡洗洗腳,住一夜,清早起來再走。」他們說:「不!我們要在街上過夜。」羅得切切地請他們,他們這才進去到他屋裡。羅得為他們預備筵席,烤無酵餅,他們就吃了。他們還沒有躺下,所多瑪城裡各處的人,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呼叫羅得說:「今日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羅得出來,把門關上,到眾人那裡,說:「眾弟兄,請你們不要作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們作什麼。」眾人說:「退去吧!」又說:「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做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眾人就向前擁擠羅得,要攻破房門。只是那二人伸出手來,將羅得拉進屋去,把門關上,並且使門外的人,無論老少,眼都昏迷;他們摸來摸去,總尋不著房門。

(創19:24-25)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裡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

通過這段記載不難看出,所多瑪城的邪惡與敗壞到了人神共憤的程度,所以它在神的眼中是應該被毀滅的對象。那麼,在毀滅這座城之前城中發生了哪些事?這些事情的發生給人的啟示是什麼?透過神對待這些事情的態度讓人看到神怎樣的性情呢?讓我們詳細閱讀記載的內容,以達到了解事情發生的始末……

所多瑪城的敗壞程度令人髮指,讓神忿怒

那一晚,羅得接待了兩個神的使者,羅得為他們預備了筵席,用餐之後,他們還未躺下,城裡各處的人都來圍住羅得的住所,呼叫羅得,原文這樣記載:「今日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這是誰說的話?這話是對誰說的?這些話是所多瑪城的眾人在羅得的住所外對羅得喊的話。這些話聽著感覺怎麼樣?你是否感覺氣憤?聽起來噁不噁心?是否讓你滿腔怒火呢?這幫人的喊話帶不帶有撒但做事的意味呢?在這句話中你是否感覺到了這座城的邪惡與黑暗呢?透過這幫人的喊話,你是否感覺到了他們行為的殘暴與野蠻?透過這幫人的行為,你是否感覺到了他們被敗壞的程度?從他們的說話內容中不難看出他們本性邪惡、性情凶殘,到了難以自控的地步。在這座城裡的人,除了羅得之外,個個都與撒但一模一樣,看著人就想殘害,就想吞吃……講到這兒,不禁讓人感覺到了這座城的陰森、恐怖,感覺到了它的死亡之氣,也感覺到了它的邪惡與血腥。

面對一幫毫無人性充滿了吞吃人靈魂之野心的暴徒,羅得對他們說了什麼?文中記載道:「『請你們不要作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們作什麼。』」羅得說此番話的用意是:為了保護使者,他寧願捨掉他的兩個女兒。於情於理,對於羅得提出的條件,這幫人當作出讓步,放過這兩個使者,畢竟這兩個使者與他們素不相識,毫無瓜葛,不曾傷害過他們的利益,但他們在邪惡本性的驅使之下,並沒有就此罷手,反而變本加厲。在此,他們的另外一番對話不得不讓人對他們的惡毒本相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同時,也了解、理解了神為什麼要毀滅這座城的緣由。

那麼,然後他們又說了什麼呢?原文道:「『退去吧!』又說:『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做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眾人就向前擁擠羅得,要攻破房門。」他們為什麼要攻破房門呢?原因是他們迫不及待地想害那兩個使者。那兩個使者到所多瑪幹什麼去了?他們來的目的是為了救羅得一家人,而城中的人誤認為他們來此地是為了做官,不問緣由,只是因著猜測便想動手殘害這兩個使者,他們想殘害的是與他們毫不相干的兩個人。可見,這城中的人已完全喪失了人性,喪失了理智,他們的瘋狂程度、猖獗程度與撒但殘害人、吞吃人的惡毒本性已無異樣。

他們向羅得來要人,羅得是怎麼做的呢?從原文中得知,羅得並沒有把他們交出來。羅得認識這兩個神的使者嗎?肯定不認識!但是他為什麼能救這兩個人呢?他知道這兩個人是來幹什麼的嗎?他雖不知道這兩個使者的來意,但他認得出這兩個人是神的僕人,所以他接待了他們。他能稱神的僕人為主就可見羅得平時是跟隨神的人,與所多瑪城中的其他人不同,所以當神的使者臨到他的時候,他能冒著生命危險接待了這兩個僕人,同時,他又以兩個女兒來作交換保護了這兩個僕人,這是羅得的義行,這也是羅得此人的本性實質的具體表現,也是神打發僕人救他的原因。當危難臨到的時候,羅得不顧一切地保護了這兩個僕人,甚至想用他的兩個女兒換取這兩個僕人的安全。在那城中除了羅得能做這樣的事之外,還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樣的事嗎?事實證明了:沒有!所以,除了羅得以外,所多瑪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毀滅的對象,都是應該被毀滅的對象,這是不言而喻的。

所多瑪觸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毀滅不留一絲痕跡

所多瑪城的人看到這兩個僕人的時候,他們沒有人詢問他們來此的緣由,也沒有人詢問他們是否是來傳達神的旨意。相反,他們眾人合起夥來不容分說,就如瘋狗、如惡狼一樣來抓這兩個僕人。對於當時發生的事神是不是看在眼中?對待人這樣的行為、對待這樣的事,神的心是怎麼想的呢?神定意要毀滅這座城,他不會猶豫,不會等待,也不再忍耐,他的日子來到,他便著手作他要作的工作。所以《創世記》十九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說:「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裡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這兩節經文告訴給人神用什麼方式毀滅了這座城,也告訴給人神毀滅了什麼。首先,經文記述了神是用火燒了這座城,而火燒這座城的程度就是連人帶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也就是說,從天上所降之火不但要毀滅這座城,而且城裡的人與活物都一併被毀滅,不留一絲痕跡。在這座城被毀滅之後,地上不再有活物,不再有生機,不再有生命的跡象,它從一座城變成了一片荒場,一片死寂的空場。在這片土地上,不再有悖逆神的惡行出現,不再有殺戮,不再有血腥。

神為什麼要把這座城燒得這麼乾淨呢?你們在這兒看到了什麼?難道神忍心看著他所造的人類與他造的萬物就這樣被毀嗎?如果你從天上所降之火看到了耶和華神的怒氣,那你從神所毀滅的對象與這座城被毀的程度,便不難看出耶和華神發怒的程度。當神恨惡一座城的時候,他會給予懲罰;當神厭煩一座城的時候,他會一再給出警示,讓人得知他的怒氣。但是,當神定意要取締、毀滅一座城的時候,也就是神的烈怒與威嚴被觸犯的時候,這個時候,他不再懲罰、不再警示,而是直接毀滅,讓其完全徹底地消失,這就是神的公義性情。

所多瑪城一味地仇視神與神對抗,被神徹底剪除

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大致的了解之後,我們再回過頭來了解一下所多瑪城——神眼中的罪惡之城。通過了解它的實質來了解神為什麼要毀滅它,為什麼要將它毀滅得如此徹底,藉此來認識神的公義性情。

所多瑪城在人的眼中是讓人的慾望、讓人的邪惡能得到完全飽足的一座城,它夜夜笙歌、嫵媚妖嬈,它的繁華讓人沉迷、癲狂,它的邪惡侵蝕人的心靈,迷惑人墮落。這是一座污鬼邪靈橫行的城,它充滿罪惡,充滿殺戮,充滿血腥與腐臭的味道,它是一座令人毛骨悚然的城,是一座令人卻步的城。在這樣的城中,無論男女老少,沒有人尋找真道,沒有人嚮往光明,沒有人企盼走出罪惡,人活在撒但的掌控之中,活在撒但的敗壞之下,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喪失了人性,喪失了理智,喪失了人原有的生存目標,他們抵擋神的惡行累累,他們拒絕神的引導、對抗神的旨意,是他們的惡行將他們與這座城,還有城中所有的活物一步一步帶向滅亡之路。

在這兩段話裡雖然沒有記載所多瑪城的人敗壞到什麼程度的細節,只是把神的兩個僕人到了所多瑪城之後眾人對他們的所作所為記載了下來,但是一個簡單的事實就把所多瑪城的人敗壞到什麼程度、邪惡到什麼程度、抵擋神到什麼程度給揭示出來了,隨之城中之人的本相實質也都暴露出來。他們不但不接受神給他們的警示,也不害怕神對他們的懲罰,反而蔑視神的怒氣。他們只是一味地與神對抗,無論神作什麼,無論神怎樣作,他們的惡毒本性只是變本加厲,一味地與神敵對。他們仇視神的存在,他們仇視神的到來,他們仇視神的懲罰,更仇視神給他們的警示。他們目空一切,除了吞吃、殘害一切他們可吞吃、可殘害的人之外,對神的僕人也不例外。所多瑪城中之人殘害神的僕人一事只是他們所有惡行的冰山一角,而他們邪惡的本性在此所暴露出來的只是海水中的一滴,因此,神選擇用火毀滅他們。神不是用洪水,也不是用颶風、地震、海嘯,更不是用其他方式毀滅這座城。用火燒的方式毀滅了這座城,這意味著什麼?火燒意味著這座城的完全被毀滅,意味著這座城已從地球上徹底消失,不復存在。這裡的「毀滅」不是指形體上的消失,不是外觀上的消失,而是城中所有人的靈魂也都不復存在了,被徹底取締。總而言之,與這座城有關的所有人、事、物都被毀滅,他們不再有來世,不再有輪迴,他們被神一次而永久地從受造人類中剪除。「火燒」意味著罪惡在此被制止,意味著罪惡在此結束,在此不復存在、不得衍生,意味著撒但的邪惡失去了滋生的土壤,失去了可停留、居住的墳塋,它是神與撒但爭戰在撒但身上所留下的神得勝的烙印。所多瑪城的被毀是撒但藉敗壞人、吞吃人來與神對抗的野心的一大敗筆,也是人類發展史上人類拒絕神的引導、自甘墮落的一個恥辱的記號,同時也是神公義性情真實流露的一次紀實。

當所多瑪城被神從天上降下的火燒得只剩下灰燼的時候,它意味著以「所多瑪」命名的城從此不再出現,意味著城中的一切都不再出現。它被神的怒氣毀滅,它消失在神的烈怒之中,消失在神的威嚴之中,它因著神的公義性情而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因著神的公義性情得到了它應有的下場。它的不復存在是因著它的邪惡,也是因著在神的眼中不想再看到這座城,不想再看到任何一個在這座城中生活過的人,與在這座城中生長的萬物。神的「不想再看到」是神的烈怒也是神的威嚴,因著這座城的邪惡、罪惡,讓神對這座城發怒、恨惡、厭憎,導致了神不想再看到這座城,不想再看到這座城的人與所有活物,所以神才用火來燒這座城。當被火燒完的城剩下的只是灰燼的時候,它在神的眼中就真的不復存在了,甚至對它的記憶都沒有了,都抹煞了。這就是說,從天所降之火燒掉的不僅是所多瑪整座城,不僅是城中充滿罪惡的人,也不僅是城中被罪惡玷污過的萬物,燒掉的更是人類的邪惡與對神的抵擋所留下來的記憶,這就是神火燒這座城的目的。

一個人類敗壞到了極處,不知道誰是神,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當你提到神的時候,他會攻擊,他會毀謗,他會褻瀆,更甚者是當神的僕人去傳達神的警示的時候,這些敗壞的人不但沒有絲毫悔改的表現,也不棄掉所行的惡,反而將肆意殘害神的僕人,他們表示、流露出來的是他們對神極度仇恨的本性實質。可見,這些敗壞的人對神的抵擋不僅僅是敗壞性情的流露了,也不僅僅是不明白真相的毀謗或譏笑,他們的惡行不是因著愚昧、無知,也不是因著受蒙蔽,更不是因著被迷惑,而是到了公開地肆意與神對立、對抗、叫囂的程度。無疑,人這樣的表現必將觸怒神,觸怒神的性情,觸怒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所以神的烈怒、神的威嚴便會直接地、公開地向他們發出來,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真實流露。對於這座充滿罪惡的城,神想用最快的辦法滅掉它,用最徹底的方式滅掉其中的人,滅掉所有的罪惡,讓這裡的人不復存在,讓這裡的罪惡也從此不再滋生,這個最快最徹底的方式就是用火燒。神對待所多瑪城之人的態度不是放棄,不是置之不理,而是要以他的烈怒、以他的威嚴與權柄來懲罰這些人,來擊殺這些人,將這些人完全滅掉。神對他們的態度不只是肉體上的毀滅,更是靈魂上的毀滅,是永久的消除,這就是在神那兒「不復存在」的真實含義。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