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朗誦專輯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權柄(一)

第四日,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權柄中誕生了

造物主以他的話語成就著他的計劃,就這樣他度過了他計劃中的頭三日。在這三日中並未見他行色匆匆,也未見他精疲力竭,相反,他度過了他計劃中精彩的頭三日,成就了滄海桑田、桑田滄海的偉作,一個嶄新的世界呈現在神的眼前,一個在神的意念中封存著的美好畫面終於在神的話語中一點一點地被打開來。每一個新生物的出現就如一個新生的嬰兒誕生一樣,造物主欣賞著曾在他意念中如今已成為現實的這幅畫面,此時,他的心得到了一絲的欣慰,但他的計劃才剛剛開始。轉眼新的一日來到,造物主新一頁的計劃又是什麼呢?他又說了什麼?他的權柄又是怎樣得以施行的?同時,又有什麼新生物來到了這個新的世界之中呢?隨著造物主的指引,我們的目光停留在了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這一日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當然,對造物主來說,無疑又是一個精彩的一日,又是一個對現在的人類至關重要的一日,這一日當然也是一個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的一日。它是怎樣的精彩,如何的至關重要,它又是怎樣的不可估量呢?讓我們先來聽聽造物主說的話……

(創1:14-15)「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這是繼神造了旱地與其中的植物之後又一受造之物所彰顯的神權柄的施行。對神來說作一件這樣的事同樣是很容易的,因為神有這樣的能力,神說了就算,算了就成。神命令天上的光體出現,這光體不但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而且要為晝夜、節令、日子、年歲作記號,這樣,在神說話的同時,神所要作成的每一件事都按著神的意思、按著神指定的方式在應驗著。

「天上的光體」即在上空可發出光亮的物體,它可照亮天空,也可照亮陸地和海洋。它隨著神所吩咐的節奏與頻率而旋轉,為陸地的不同時間段而照明,這樣,陸地之上東西的晝夜便因著這個光體的旋轉週期而產生,它不但為晝夜作標記,也以它不同的旋轉週期而為人類的節期與各種日子作記號,它與神所頒布的四季——春夏秋冬相輔相成、交相呼應而和諧地為人類的節令、日子、年歲作出規律的、準確的記號。雖然人類自有了耕作以來才開始了解或接觸到神所造的光體所劃分的節令、日子、年歲,但其實人類今天所了解到的節令、日子與年歲早在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便開始產生了,人類歷經的春夏秋冬的交替週期也早在神創造萬物的第四日便開始了。因著神所造的光體能規律地、準確地、清晰地讓人辨識晝夜,數算日子,讓人很明朗地掌握節令與年歲(月圓之日即滿月之日,人便得知光體普照的新的週期開始了,月缺之日即月半之日,人便得知一個新的節令開始了,以此類推,多少個晝夜為一個節令,多少個節令為一個季節,多少個季節為一個年歲,便很規律地顯示出來)。所以,人類便輕而易舉地掌握了光體的運轉所標記的節令、日子、年歲。從此,人類與萬物便都不自覺地活在光體的運轉所產生的晝夜交替、四季轉換這樣的規律之中,這也就是造物主在第四日所造光體的意義。同樣,造物主作這件事所達到的目標與意義仍然離不開他的權柄與能力。所以,就神所造的光體與光體即將為人類帶來的價值也是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又一力作。

在這個人類還未「拋頭露面」的新世界中,造物主已經為他即將要造的新生命預備了「晚上與早晨」,「空氣」,「陸地和海」,「青草、蔬菜和各樣樹木」與「光體和節令、日子、年歲」。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在他創造的每一件新生物上得以發表,他的話與實並行,絲毫沒有誤差,也沒有絲毫間隔。這一切新生事物的出現與誕生都在證實著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既說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遠。這一事實從未更改過,以往是這樣,現在是這樣,以後永遠都會是這樣。現在再看經文中的這些話,你們是不是覺得很新鮮呢?你們是不是看見了新的內容、有了新的發現呢?那是因為造物主的作為打動了你們的心,指引了你們認識他權柄與能力的方向,開啟了你們了解造物主的大門,是他的作為、他的權柄賦予了這些話語生命,所以在這些話當中人看到了造物主權柄的活靈活現,真正地看到了造物主的至高無上、看到了造物主權柄與能力的超凡。

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在創造著一個又一個的奇蹟,他吸引著人的目光,讓人不得不矚目他權柄施行下的一個個驚人的作為。他超凡的能力給人類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驚喜,讓人目不暇接,讓人欣喜若狂,也讓人為之讚嘆、稱奇、喝彩,更讓人為之動容,為之生發仰慕、敬畏與依戀之情。造物主的權柄與作為讓人的心靈震撼,也滌蕩人的心靈,更讓人的心靈得以飽足。他的每一個意念、每一次發聲、他權柄的每一次流露都是在萬物之中的傑作,都是受造人類最值得深入了解與認識的驚天偉作。數算著造物主話語中誕生的每一樣受造之物,我們的心靈被神的能力之奇妙牽引著,不由自主地跟隨著造物主的腳蹤來到了下一日——神創造萬物的第五日。

我們來一點一點地往下看經文,看看造物主又作了哪些事情。

第五日,一個個形態各異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權柄

經文是這樣的(創1:20-21)「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經文中說得很明白,在這一日神造了各樣水中的生物,造了各樣飛鳥在地面以上,就是造了各種魚類還有各種飛禽,並且神讓牠們各從其類,這樣地面上、空中、水裡便因著神的創造而豐富了起來……

隨著神話語的發出,剎那間一個個形態各異鮮活的生命在造物主的話語中活靈活現,牠們爭先恐後、活蹦亂跳、雀躍歡呼地來到這個世界上……水裡,各類魚兒游動著,各種貝類在水中的沙土裡滋生出來,各種帶鱗片的、帶殼的、軟體的生物在水中以各種形式爭先生長出來,牠們的體積有大有小,有長有短,同時,各類海藻也爭相生發,隨著各類水中生物的游動而搖曳著,擺動著身軀,催促著這片死寂的水域,似乎在告訴它:奔騰吧!帶著你的夥伴,因你不再孤獨!當神所造的各類水中的生物出現在水中的那一刻開始,這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便給這沉寂了許久的水帶來了活力,也帶來了新的紀元……從此,它們相依相偎,相互陪伴,不分彼此。水為著其中的生物而存活,它滋養著所有存活在它懷抱中的每一個生命,每一個生命也將因著它的滋養而為它存活。它們互相奉獻彼此的生命,同時,也都在以同樣的方式見證造物主的造物之奇妙與偉大,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不可超越的力量……

在海水不再沉寂的同時,空氣中也活躍起來。一隻隻大大小小的雀鳥從地面上騰空而起,牠們與水中各樣生物不同的是牠們長滿羽毛,擁有雙翅,牠們體態豐韻,身姿輕盈。牠們抖動雙翅,驕縱地、自豪地展示著造物主所賦予牠們的華麗外衣與特殊功能和本領。牠們自由地翱翔,嫺熟地穿梭在天地間,穿梭在草原上、樹林裡……牠們是天空的寵兒,牠們是萬物的寵兒,牠們即將成為天與地的紐帶,牠們即將為萬物傳遞信息……牠們唱著歌,歡舞著飛來飛去,為這片曾經空洞的世界增添了歡聲、帶來了笑語,也帶來了朝氣活力……牠們用嘹亮、清脆的歌喉,用牠們的心聲讚美造物主賜予牠們的生命,牠們用歡快的舞姿展示造物主造物的完美與奇特,牠們將以造物主賦予牠們特殊的生命為見證造物主的權柄而奉獻牠們的畢生……

無論水中的各樣生物,還是飛翔在空中的各樣生物,牠們都按著造物主的吩咐活在不同構造的生命體之中,並且按著造物主的吩咐成群結隊地存活在牠們各自的類別之中,這個規律、這個法則沒有一個受造之物能改變。牠們從不敢超越造物主給牠們制定的範圍,牠們也不能超越這個範圍。在造物主的命定之下,牠們繁衍生息,牠們嚴格地遵守著造物主給牠們制定的生命軌跡與生命規律,牠們自覺地遵守著造物主對牠們無聲的吩咐與造物主給牠們的天條、戒律,一直到今天。牠們用特殊的方式與造物主對話,領會造物主的意思,聽命造物主的吩咐,沒有一物曾超越造物主的權柄,而造物主對牠們的主宰與掌管都在意念中進行著,雖沒有話語的發出,但造物主獨有的權柄在無聲無息中掌管著這一切的沒有言語功能的與人類不同的萬物。這種特殊方式的權柄的施行不得不讓人對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得出新的認識,作出新的解讀。在這裡,我不得不說,在新的一日裡造物主權柄的施行又一次將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展示出來。

接著來看在這段經文中的最後一句話:「神看著是好的。」對這句話你們怎麼理解?這句話中有神的心情在其中。神看著他創造的萬物已經因著他的話而立而成,一切都在逐步發生著變化,這個時候神對他用話語造的各樣東西、成就的各樣事是不是很滿意呢?這個答案就是「神看著是好的」。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看著是好的」代表什麼?象徵什麼呢?這就是說,神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智慧來成就他計劃好的事、他定好的事,成就他要達到的目標。當神作完一件事之後在他那兒有沒有後悔呢?答案依然是「神看著是好的」。也就是說,神不但不後悔,反而很滿意。沒有後悔說明什麼?說明神的計劃是完美的,神的能力與智慧是完美的,而他的權柄是他能成就完美的唯一源頭。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說也像神這樣看著是好的呢?人做的每件事能不能都達到完美呢?人能不能一次而永遠地成就一件事呢?就如人說的「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樣,人做事永遠不能達到完美。當神看著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是好的的時候,神所造的每一樣東西便因著神的話而被定格,也就是說,當「神看著是好的」時候,神所創造的東西便一次而永遠地被定了型、被劃分了類別、被固定了方位與其用途和功能,同時,它在萬物中的角色與在神經營萬物期間它所要走過的歷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這就是來自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天規」。

「神看著是好的」這一句簡樸而很難令人關注的話,一句很難引起人足夠重視的話,卻是一句神給所有受造之物下達天規、天條的話,在這一句話中造物主的權柄又一次得到了更實際更深入的體現。造物主不但能因著話語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著話語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著話語將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將他所造的萬物主宰在他的權柄之下,並且有條不紊,同時,萬物也將因著他的話語而生而滅,更因著他的權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規律之中,沒有一物能僭越!這個規律從「神看著是好的」那一刻便開始了,它將為神的經營計劃而存在、而持續、而運作,直到造物主廢掉它的那一日!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不僅體現在他能創造萬物、命立就立,同時也體現在他能管理主宰著萬物,賦予萬物生機活力,更體現在造物主能一次而永久地給他計劃中要創造的萬物以完美的形式、完美的生命構造、完美的角色出現存活在他所造的世界之中,體現在造物主所思所想不受任何條件的局限,不受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獨一無二的身分就如他的權柄一樣從亙古到永遠都不會改變,他的權柄永遠都是他獨一無二身分的代言與象徵,他的權柄將永遠與他的身分共存!

第六日,造物主話語一出,他意念中的各類活物陸續登場

不知不覺造物主創造萬物的工作已持續了五日,緊接著造物主迎來了他創造萬物的第六日,這一日又是一個新的開端,又是一個不同凡響的一日。在新的一日來到之際,造物主又有怎樣的計劃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產生、被造呢?你聽,那是造物主的聲音……

(創1:24-25)「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這些活物都包括什麼?經文中記述道: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這就是說,在這一日裡地上不但有了各樣活物,而且都被劃分了類別,同樣,「神看著是好的」。

與前五日一樣,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來,出現在地上,並各從其類。在造物主權柄施行的同時,他的話語從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計劃要造的每一樣活物都如期出現。在造物主說了一句「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這話之後,陸地上便活躍起來,地之上空頓時散發出各種活物的氣息……在綠草青青的原野上,一隻隻壯碩的肥牛甩動著尾巴相繼出現,咩咩叫著的羊兒成群結隊,嘶吼著的馬匹奔騰而來……頃刻間,寂靜遼闊的草原上一片沸騰……各類牲畜的出現給萬籟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麗的風景線,帶來了無限的生機……牠們將與草原為伴,牠們將作為草原的主人而與草原相互依存,牠們也將成為草原的守望者與看護者,而草原也即將作為牠們永久的棲息地為牠們貢獻一切,作為牠們生存永久的滋養者……

與各類牲畜同日誕生的各類昆蟲在造物主的話語發出之時也相繼出現,雖然牠們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類生命體,但牠們的生命力依然來自造物主的奇妙創造,牠們並未遲到……牠們有的搧動著小翅膀,有的緩緩爬行,有的一躍一跳,有的步履蹣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後退迅速,有的橫行,有的縱躍……牠們各自忙著尋找自己的家:有的鑽入草叢,有的忙著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飛上大樹,隱祕在叢林裡……牠們雖體型微小,但牠們卻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後便急不可待地搜尋可果腹之物:牠們有的爬在嫩草葉上吃起來,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樂(這泥土倒成了牠們的美餐),有的雖隱祕在叢林裡,但也並未歇息下來,樹上油綠的一片片樹葉的汁液成了牠們口中的美味、佳餚……在餵飽了肚腹之後,牠們也並未停止牠們的活動,牠們雖小,但牠們卻能量巨大,活力無限,所以,牠們都是萬物中活動最頻繁、最勤勞的一類受造之物。牠們從不慵懶,從不貪享安逸。當牠們肚腹飽足之後,牠們依然辛勤耕耘著牠們的將來,為牠們的明天、為牠們的生存而忙碌著、奔跑著……牠們輕輕哼唱著各種旋律的不同節奏的歌謠,為自己打氣、加油,也為草叢、為樹林、為一片片土壤平添歡樂,帶來與眾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牠們用牠們各自的語言、各自的方式為地上各種生物傳遞信息,也以牠們各自特殊的生存軌跡為萬物作出標誌,留下印跡……牠們與土壤、與綠草、與叢林親密無間,牠們為土壤、為綠草、為叢林帶來活力、帶來生機,也帶來造物主對各樣生物的囑託與問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視著他所造的萬物,這一刻,他的雙目停留在了叢林裡、停留在了大山間,他的意念在轉動。隨著他話語的發出,在茂密的叢林裡、大山間出現了各樣不同於之前所有受造之物類別的一類受造之物,牠們就是神口中所說的「野獸」。牠們姍姍來遲,牠們搖頭擺尾,帶著一副副不同尋常的面孔,你看牠們有的披毛,有的帶甲,有的齜牙,有的咧嘴,有的長頸,有的短尾,有的雙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滿血腥,有的雙足彈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動,有的爬上樹木遠眺,有的隱身叢林之中等候,有的尋找洞澗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戲,有的穿行在叢林裡……牠們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牠們的聲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牠們有的面目猙獰,有的模樣俊俏,有的令人厭惡,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懼,有的憨態可掬……牠們一個個陸續走出來,你瞧瞧,牠們個個都趾高氣揚,沒規沒矩,誰都懶得搭理誰,誰都懶得看上誰一眼……牠們各自都帶著造物主賦予牠們各自的特殊生命,帶著野性、帶著蠻橫出現在叢林裡,出現在大山間。牠們如此「目空一切」,霸氣十足,誰讓人家都是大山、叢林真正的主人呢?從造物主命牠們出現的那一刻開始,牠們便要「霸佔」叢林,「霸佔」大山,因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牠們的界線,給牠們制定好了牠們的生存範圍,牠們才是大山、叢林真正的霸主,所以牠們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不可一世」。而牠們之所以被稱為「野獸」,那只是因為在萬物中牠們是真正的帶有野性的、蠻橫的、難以馴服的受造之物。因為牠們不能被馴化,所以牠們不能被飼養,不能與人類和睦同居,不能為人類勞作;正是因為牠們不能被飼養,不能為人類勞作,所以牠們必須要遠離人類,人類也不得靠近牠們;因為牠們遠離人類,人類不得靠近牠們,牠們才能完成造物主賦予牠們的責任——守護大山、守護叢林。牠們的野性是保護大山、守護叢林,是讓牠們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護與保障,同時,牠們的野性也將維護和保障著萬物的平衡。牠們的到來,讓大山、讓叢林有了依靠,有了寄託;牠們的到來,給寂寞空寥的大山、叢林注入了無限的生機與活力。從此,大山、叢林成了牠們永久的棲息地,牠們永不會失去牠們的家園,因為大山、叢林為牠們而生而存,牠們將為守護大山與叢林而盡職盡責,盡心盡力,牠們也將嚴格地遵照造物主囑託牠們的——守住牠們的領地、持續牠們的野獸本性來維護造物主制定下的萬物的平衡,彰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

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都盡善盡美

神所造的萬物,包括能動的也包括不能動的,像飛鳥、魚類,像樹木、花草,包括在第六日造的牲畜、昆蟲、野獸,在神看都是好的,而且在神眼中這些事情都按著神的計劃達到了盡善盡美,達到了神要達到的標準。造物主按著他的計劃按部就班地作著他要作的工作。他要創造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出現,每一樣東西的出現都是造物主權柄的體現,也是他權柄帶來的結晶,這些結晶不得不讓所有的受造之物感謝造物主的恩澤,感謝造物主的供應。在神奇妙作為的彰顯之下,這個世界一點一點地被神所造的萬物豐腴了,它由混沌、黑暗變得清澈透亮,由死寂變得生機勃勃、活力無限,受造的萬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無一不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所創造出來的,每一樣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與價值,不管它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麼不同,總之,只要是出自於造物主的創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存活。有時候人看到一種昆蟲,這種昆蟲很難看,人就說這隻蟲怎麼這麼難看,這麼難看的蟲絕對不是神造的,神絕對不能造出這麼難看的東西來。這觀點太愚昧!應該說「這個昆蟲雖然特別難看,但牠是神造的,牠肯定有牠獨特的用處」。在神的意念當中,神要讓他造的各種活物有各種各樣的長相,各種各樣的功能與用途,所以神造的萬物沒有千篇一律的,從外形到內裡的構造,從生活習性到各自佔據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長相,驢有驢的長相,鹿有鹿的長相,大象有大象的長相。你說誰最好看,誰最不好看?你說誰最有用,誰最沒必要存在?有的人喜歡大象的長相,但沒有人用大象種田的;有的人喜歡獅子、老虎的長相,因為牠們在萬物中長得最威風,但你能把牠們當寵物養嗎?總之,對待萬物人都應存著順服造物主的權柄,也就是順應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規律這樣的態度,才是最明智的,存著尋求與順服造物主的初衷這樣的態度,才是真正的對造物主權柄的接納與肯定。因為神看著是好的,所以人還有什麼理由挑剔呢?

至此,造物主權柄之下的萬物將為造物主的主宰奏起新的樂章,將為造物主新一日的工作拉開輝煌的序幕,造物主也將在此刻為他自己的經營工作翻開新的一頁!萬物將按著造物主所制定的春發、夏興、秋收、冬藏這一規律與造物主的經營計劃遙相呼應,它們將迎來它們各自新的一日、新的開端與新的生命歷程,它們也即將為迎接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每一日而生生不息……

所有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分

從開始創造萬物,神的能力就開始發表了,開始流露了,因為神以話語創造了萬有,不管他以什麼方式創造萬有,不管他為什麼創造了萬有,總之,萬有是因著神的話語而生而立而存的,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權柄為人類創造了萬有,以他特有的方式為人類預備了合適的生存環境,他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得到他氣息的人類而預備的。就是說,在人類還未被造的時候,神的權柄就彰顯在不同於人類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體、光體、海洋、陸地,小到飛禽走獸以及各類昆蟲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種菌類,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得以存活,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繁衍,無一不是因著造物主的話語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們雖沒有得到造物主的氣息,但它們仍舊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構造彰顯著造物主所賦予它們的生命活力;它們雖沒有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語言的能力,但它們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們各自不同於人類語言的表達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權柄不但能賦予外表看似靜止的物質以生命的活力,讓它們永不消逝,更能賦予各種生靈繁衍生息的本能,讓牠們永遠不會銷聲匿跡,一代又一代地傳遞著造物主賦予牠們的生存法則與規律。造物主的權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於宏觀與微觀,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運行,也能主宰萬物的存亡,更能調動萬物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運轉,也能主宰其中的萬物,更能供應萬物的所需。這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在人類以外的萬物中的彰顯。這樣的彰顯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從不歇息,沒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壞,也沒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刪減,因為造物主的身分是無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夠達到的。比如神的使者或者天使,他們不具備神的能力,他們更不具備造物主的權柄;他們之所以沒有神的能力,沒有神的權柄,是因為他們不具備造物主的實質。在非受造之物中,比如神的使者、天使他們雖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但他們並不能代表神,雖然他們具備點人類不具備的能力,但他們並不具備神的權柄,他們並不具備神一樣的創造萬有、掌管萬有、主宰萬有的權柄,所以神的獨一無二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同樣,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也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在聖經當中你有沒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來創造萬物呢?神為什麼不差遣他的使者與天使來創造萬物呢?因為他們沒有神的權柄,所以他們不具備施行神權柄的能力。與所有的受造之物一樣,他們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造物主同樣也是他們的神,也是他們的主宰者。在他們中的任何一員,無論高低貴賤、能力大小都不能超越造物主的權柄,所以,在他們中的任意一個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分,他們永遠不可能被稱為神,也永遠不可能成為造物主,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與事實!

通過以上的交通我們可不可以這麼定義:只有具備獨一無二之權柄、具備獨一無二之能力的萬物的創造者與主宰者才可以稱為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在這兒你們可能覺得我的問題太深奧,你們暫時不能理解,也看不透其中的實質,所以你們現在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那我就繼續往下交通。接下來我將會讓你們看到神自己所獨有的權柄與能力的諸多方面的實際作為,從而讓你們真正地了解、領會與認識什麼是神的獨一無二,什麼是神獨一無二的權柄。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