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類書籍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神的聖潔(一)

今天對「神的權柄」又作了一些補充交通,對「神的公義」我們先不說,今天說一個全新的話題——神的聖潔,神的聖潔這也是神的獨一無二的實質的一個方面,所以我們在這裡很有必要交通。我交通的關於神的實質的這一方面與以上交通的神的公義性情、神的權柄那兩方面是不是都是獨一無二的?(是。)神的聖潔也是獨一無二的,那這個獨一無二的根據是什麼,根源是什麼,這是我們今天交通的主題,聽明白了嗎?你們跟著我說一遍,神的獨一無二的實質——「神的聖潔」。(神的獨一無二的實質——「神的聖潔」。)你們重複完這話心裡感覺怎麼樣?也可能有些人有一些疑問:為什麼交通神的聖潔呢?別著急,我跟你們慢慢講,你們一聽就知道我交通這個話題的必要性了。

首先,我們對「聖潔」這個詞來下一個定義。在你們的思想觀念當中,在你們所學的知識裡,你們所能領會的「聖潔」是一個什麼樣的定義,你們定義一下。(「聖潔」就是沒有污點,沒有人類的任何敗壞、瑕疵,所流露的無論是心思還是言行舉止、所作所為全是正面的事物。)很好。(「聖潔」就是神聖的,沒有污穢,是不容人觸犯的,是獨一無二的,是神特有的象徵。)(「聖潔」就是無污點、神聖不可觸犯的一方面性情。)這是你的定義,是吧!「聖潔」這個詞在各人心裡都有一個範圍,都有一個定義,也有一個說辭,最起碼你們在看到「聖潔」這個詞的時候腦袋裡不是空的,對這個詞有一定的定義範圍,而且有一些人對這個定義的說法有點接近用這個詞來定義神的性情的實質的一個說法,這很好。大部分人認為「聖潔」這個詞是正面的,這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今天咱們要交通的「神的聖潔」不是光定義,也不是光解釋,而是用一些事實證實,讓你看見為什麼說神是聖潔的,為什麼用「聖潔」這個詞來形容神的實質。當咱們交通完之後,你就會感覺用「聖潔」這個詞來定義神的實質,把這個詞用在神身上那是當之無愧,最恰當不過的。最起碼就人類現在的語言來說,這個詞用在神身上特別貼切,這是人類語言僅有的用在神身上最合適的一個詞,這個詞用在神身上那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一個讚美,不是虛誇。我們交通的目的就是讓每一個人認識神這方面實質的存在的真實性,神不怕人了解,就怕人誤解,神希望每一個人都知道他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所以每說到神的一方面實質的時候,我們都有許多事實讓人看見神這方面的實質是確實存在的,是很真實、很實際的。

首先我們對「聖潔」這個詞有了定義之後,我們再作一些舉例。在人的觀念當中,人很容易想像到很多「聖潔」的事物與人,比如說童男童女,在人類的字典裡是不是聖潔的?那事實上他們是聖潔的嗎?(不是。)那這個所謂的「聖潔」跟我們今天要交通的「聖潔」是不是一碼事呢?(不是。)再看在人中間品德高尚,言語溫文爾雅、從來不傷害人、讓人聽了很舒服很贊成的人是不是聖潔的呢?品德高尚、言行舉止文雅的儒生或者是君子是不是聖潔的?經常做善事、施捨給人、對其他人有很大幫助的人,給人的生活帶來了極好享受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不是。)那對人沒有私心雜念、對人沒有苛刻要求、對任何人都寬容的人,是不是聖潔的?從來不與人爭執、從來不佔人便宜的人,是不是聖潔的?那與人為善,處處讓人得益處、讓人得造就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一輩子把自己的積蓄都給了他人而自己卻生活簡樸的人,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不是。)那在你們的心目中,你們的母親對你們無微不至地關心、照顧、呵護,她們是不是聖潔的?你們心中的偶像,無論是名人、明星或者是偉人,是不是聖潔的?(不是。)這都是肯定的。咱們再來看,在聖經當中那些先知能說出許多人不知道的未來的事情,這樣的人是不是聖潔的?能把神的話、神作工的事實記載在聖經當中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不是。)摩西是不是聖潔的?亞伯拉罕是不是聖潔的?約伯是不是?(不是。)為什麼這麼說?(「聖潔」這個詞只能用在神身上。)約伯被神稱為義人,為什麼說他也不是聖潔的?這個有點懸念,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居然不是聖潔的?到底是不是?(不是。)你們的回答是否定的,是吧!那你們這個否定的回答是根據什麼呢?(神是獨一無二的。)這根據找得真好,這根據找得太好了!我發現你們現學現賣這個本領很高啊,都有這個特長。你們有點懸念,不太肯定,不敢說「不是」,也不敢說「是」,勉強說「不是」。我再問你們,神的使者,神差派到人間的使者是不是聖潔的?(不是。)好好琢磨琢磨,琢磨好了再回答。天使是不是聖潔的?(不是。)沒有經過撒但敗壞的人類是不是聖潔的?(不是。)你們都一個勁兒說「不是」,有什麼根據啊?就我剛才說的那一句話成為你們說「不是」的根據了?糊塗了吧!那為什麼說天使也不是聖潔的呢?這裡有懸念吧?你們能不能找出以上所說的這些人、物或者非受造之物不是聖潔的根據呢?我想你們肯定是找不出來,是吧!那你們說「不是」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哪?是不是有點瞎套啊?有的人心裡琢磨:「你那麼問,肯定不是。」別瞎套,琢磨琢磨到底是不是。我們交通以下的話題你們就知道為什麼說「不是」了,一會兒給你們答案。咱們先讀經文。

1.耶和華神對人的吩咐

(創2:15-17)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2.蛇對女人的引誘

(創3:1-5)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這兩段話是從聖經哪一部分裡摘錄出來的?(《創世記》。)這兩段話你們是不是都熟悉?這是起初人類剛剛被造的時候發生的事情,是一件真實的事情。首先我們看耶和華神對亞當與夏娃作了什麼樣的吩咐,這個吩咐的內容對我們今天交通這個話題很重要。「耶和華神吩咐他說」下面那一段話你們讀讀。(「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那神對人的吩咐,在這一段話當中有幾個內容?首先神告訴人能吃的東西是什麼,就是各種樹上的果子都可以吃,沒有危險也沒有毒,都可以作為人的食物,可以隨意吃,不要顧忌,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一個警告,這個警告的部分就是告訴人,什麼樹上的果子不可以吃?(善惡樹。)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不要吃。那如果人吃了,後果是什麼?(必定死。)神告訴了,你如果吃了你就必定死,這話直不直接?(直接。)如果神告訴你這句話,你不明白原因,你聽完了能不能當成一個規條或者命令去守著呢?應當守著,是吧!但是不管人能不能守住,神的話很明確,能吃的與不能吃的是什麼,不能吃的東西吃了之後後果是什麼,神告訴得很清楚。在神的這一段簡短的話當中,你看沒看到神的什麼性情?神的這段話是不是真實的?(是。)有沒有欺騙?(沒有。)有沒有虛假?(沒有。)那有沒有恐嚇呢?(沒有。)神是誠實地、真實地、懇切地告訴人什麼可以吃,什麼不可以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話裡有沒有隱含的意思啊?這話是不是很直接?一目了然,一看就明白。用不用你揣測呀?(不用。)不用猜,是吧!讓人感覺很明瞭。就是神的心思裡他要說的、他要表達的是從他的心裡出來的,他表達出來的東西很乾淨,很直接,很明顯,不是夾槍帶棒,也沒有任何隱含的意思,直接地說,直接地告訴人什麼可以吃、什麼不可以吃。就是說通過神的這一句話讓人能看見神的心是透明的,神的心是真實的,這裡可沒有一丁點兒的虛假,能吃的告訴你不讓你吃,不能吃的還告訴你「你看著辦吧」,有這意思嗎?(沒有。)沒有,神心裡怎麼想的就是怎麼說的。也可能在這幾句話當中,如果我說是因著神有這樣的表現與流露說神是聖潔的你覺得有點小題大作,你覺得有一點牽強附會,那不要著急,我們往下看。

再講「蛇對女人的引誘」。蛇是誰呀?(撒但。)撒但,這是在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扮演襯托物的一個角色,是當我們交通神的聖潔的時候不得不提的一個角色。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撒但是一切污穢敗壞的代表、發出者。)人不知道撒但的邪惡敗壞、撒但的本性,你就沒法承認,你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聖潔。人稀裡糊塗的,還以為撒但做得很正當,因為人就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裡,沒有襯托、沒有對比你就不知道什麼是聖潔,所以在這兒我們必須要提。必須要提也不是憑空談,而是通過撒但的言行舉止來看它是怎麼做的,它是怎麼敗壞人類的,它有什麼樣的本性,它的嘴臉是什麼樣的。那這個女人對蛇說了一句什麼樣的話呢?女人把耶和華神對她說的話告訴了蛇,從女人說的這一句話可以看出,她有沒有確定神對她所說的話的正確性呢?確定不了,是吧!對於一個剛剛被造的人來說,她沒有分辨善惡的能力,也沒有對任何事物的認知能力,從她與蛇說的一句話就能得知,在她心裡就沒有肯定神的話是正確的,她是一個懷疑的態度。所以當蛇看到女人對神話沒有確定的態度的時候,蛇說了:「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這話有沒有毛病?(有。)什麼毛病?你們把這一句話讀一讀。(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讀完了有沒有點感覺呢?當你們讀完這一句話,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蛇的存心哪?(感覺到了。)蛇有什麼樣的存心?(誘惑人,讓人犯罪。)它想誘惑這個女人,讓她別聽神的話,但是它直接說了嗎?(沒有。)它沒直接說,所以說它很狡猾。它用一種圓滑的方式表達它的意思,然後達到它內心人看不到的存心目的,這就是蛇的狡猾之處。撒但向來都是這麼說話,這麼做事。它說「不一定」,它這話也不肯定,但是對於這個無知的女人來說,聽完這話她的心是不是就動了?(是。)蛇就高興了,它這句話起到作用了,這就是蛇的狡猾用心。而且它用一個人認為很好的結果來引誘她,說「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那人一琢磨:「眼睛明亮那是好事啊!」蛇還有一句更好的,人不知道的,而且人聽完之後對人有很大誘惑力的話,說「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這句話對她的引誘大不大?(大。)就如一個人對你說:「你的這個長相啊,臉盤這個模子挺好,就差在鼻梁矮一點,如果填一填,你就是世界上的美女了!」對於一個從來不想整容的人來說,聽了這話心是不是會動呢?(是。)那這話是不是引誘啊?這個引誘對你來說是不是誘惑呢?又是不是試探呢?(是。)你看神是不是這麼說話?(不是。)剛才看到的那句神的話有沒有一丁點兒這樣的意味呢?(沒有。)為什麼?神是不是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人通過神的話能不能看到神的心?(能。)但是當蛇對人說完那堆話,你能看到它的心嗎?(看不到。)而且因著人的無知,人就很容易被它這一堆話所引誘,人就很容易上鉤,很容易上道。那撒但的那個存心你能不能看到啊?它說這話的目的你能不能看到?它的這個陰謀與詭計你能不能看到?(看不到。)撒但說話的這個方式代表撒但什麼樣的性情呢?通過撒但這樣的一句話,你看到了撒但什麼樣的實質啊?(邪惡。)邪惡,是不是陰險哪?也可能它表面對你笑或者不流露任何的表情,但是它在心裡盤算著要達到一個目的,這個目的是你看不到的。然後它所說的對你的承諾、它所說的那個好處對你來說形成了引誘,你看著是好的,讓你感覺它說的話比神說的話更有用,更實惠,這個時候人是不是被俘就範了?(是。)那撒但的這個手段是不是很毒辣?讓你自甘墮落。它不動一手一腳,就這兩句話就讓你跟著它走了,就讓你隨從它了,它的目的就達到了,是不是這樣?(是。)這個用心是不是險惡呀?這是不是撒但最原始的嘴臉哪?(是。)在撒但的話中人看到了它的險惡用心,看到了它的醜惡嘴臉,也看到了它的實質,是不是這樣?(是。)那對比這幾句話,如果不分析的話,你也可能覺得耶和華說的那幾句話很平淡、很普通、很通俗,不值得在這裡大做文章來讚美神的誠實,但是如果用撒但的話語、撒但的醜惡嘴臉來襯托的話,神所說的這一句話對今天的人來說是不是很有分量?(是。)這一襯托人就感覺到神的純真無瑕了,我說這話對不對?(對。)撒但的字字句句都有摻雜,包括它的用心、它的存心以及它的說話方式。它的說話方式主要是什麼?拐彎抹角地引誘,還讓你看不出來,讓你也聽不出來它有什麼目的,讓你主動地上鉤,你還得讚美它,還得對它歌功頌德,是不是這樣?(是。)這是不是撒但一貫的手法呀?(是。)我們再看看還有哪些撒但的說話與流露讓人看見撒但的醜惡嘴臉。咱們接著讀經文。

3.撒但與耶和華神的對話

(伯1:6-11)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

(伯2:1-5)又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

這兩段話是神與撒但的對話,在這兩段話中記載了神說了什麼、撒但說了什麼。神說的話多不多?(不多。)不多,很簡單。我們能不能從神簡單的話當中看見神的聖潔呢?有的人會說「這不容易」。那我們從撒但的回答當中能不能看見撒但的醜惡呢?(能。)那我們就先看耶和華神問了撒但一句什麼樣的話?(「你從哪裡來?」)這話直不直接?(直接。)有沒有隱含的意思啊?(沒有。)就是一句問話,沒有任何的存心與摻雜。如果我問你們:「你從哪裡來呀?」你們會怎麼回答呢?很難回答嗎?你們會不會說「我走來走去,往返而來」呢?(不會。)你們不會這麼回答,那當你們看到撒但這樣回答神的話,你們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感覺撒但很荒唐,很詭詐。)有這樣的感覺?你說我的感覺是什麼?我每次看到這句話我就感覺噁心,你們噁不噁心?(噁心。)為什麼噁心呢?因為這話不是話啊!它回答神的問話了嗎?(沒有。)為什麼呢?它這話不是回答,沒結果,是吧!不是針對神的問話的回答。你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這一句話你聽明白什麼了?聽明白了嗎?那到底從哪兒來呀?撒但從哪兒來的你們得著答案了嗎?(沒有。)這就是撒但詭計的「高明」之處,讓誰也聽不出來它說的是什麼。你聽完這句話都聽不出來它說的是什麼它就回答完了,它可能還認為它回答得很完美,那你感覺怎麼樣呢?噁不噁心呢?(噁心。)噁心吧!現在開始噁心這句話了。撒但說話它不直說,讓你摸不著頭腦,摸不著根源,它是帶著存心、帶著詭計說話,就是受它的實質、它的本性的支配,撒但這話不是它考慮多長時間說的,它是自然流露的。你一問它從哪兒來,它就用這一堆話答對你,「它到底從哪兒來的呢?」讓你感覺百思不得其解,總也不知道它從哪兒來。你們中間有沒有人這樣說話啊?(有。)這是什麼樣的說話方式呢?(模棱兩可,不給一個準確的答案。)該用什麼樣的詞來形容這樣的說話方式呢?聲東擊西,混淆視聽,是吧!有些人說話就是這樣,你問他:「你昨天去哪兒了?我昨天看見你了。」他也不直接回答你說昨天去哪兒了,他說「昨天一天啊,可累了!」他回答你的話了嗎?那不是你要的答案,是不是啊?這就是人說話技巧的「高明」之處,你總也摸不著他的意思,摸不著他說話的根源、存心,你不知道他的心,因為他自己心裡有故事,這就是陰險。你們是不是也常常這麼說話呀?(是。)那你們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有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有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形象、自己私生活的祕密、自己的臉面?反正都與利益分不開,都與利益掛鉤,是不是啊?這是不是本性啊?(是。)那凡是有這樣本性的人是不是與撒但就是近親哪?可以這麼說,是吧!總的來說這是讓人很反感、很厭惡的表現,你們現在也覺得噁心了,是不是?(是。)這就代表撒但的詭詐邪惡。

再看下一段,撒但又回答耶和華一句話,它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它開始攻擊耶和華對約伯的評價了,這個攻擊是帶有敵意的。「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這是撒但對耶和華在約伯身上作事的一個認識、評價,它是這麼評價的,它說:「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向來說話模棱兩可,但是在這兒它說了一句肯定的話,這句肯定的話是對耶和華神、是對神自己的一個攻擊、褻瀆與對抗,它這堆話你們聽了怎麼樣?有沒有反感?(有。)能不能看見它的存心?首先,它否認耶和華對約伯的評價——敬畏神遠離惡,然後,它對約伯所說所做的對耶和華的敬畏提出了否認。這是不是它在控告啊?撒但在控告,在否認,在懷疑耶和華所作的、所說的,它就是不相信,說「你說是那麼回事,我怎麼沒看見呢?你那麼賜福給他,他能不敬畏你嗎?」這是不是對神所作的一個否認呢?控告,否認,褻瀆,這話帶不帶有攻擊性啊?這話是不是撒但心裡所想的一個真實的表達呢?(是。)這些話可不是剛才「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那句話的實情了,跟那句話完全不一樣了,通過這一句話,撒但把它心裡所想的對神的態度、對約伯敬畏神的恨惡完全表現出來了,這個時候它的惡毒、它的邪惡本性完全暴露出來了。它恨惡敬畏神的人,恨惡遠離惡的人,更恨惡耶和華賜福給人,它想藉著這個機會來毀壞神一手帶領大的約伯,想毀了他,就說「你說約伯是敬畏你、遠離惡,我看不然」。它用各種方式來激怒耶和華,來試探耶和華,也用各種方式讓耶和華神把約伯交在它手中,讓它任意擺弄,讓它任意殘害,也讓它任意對待,它想趁這個機會滅掉神眼中的這個義人、完全人。那它有這樣的心是不是一時的衝動呢?不是,而是由來已久的。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平時你們常常說撒但多麼邪惡、多麼壞,你們看見了嗎?人只看見人多壞了,沒看見真的實實際際的撒但多壞,但是在約伯的這個事上有沒有看見?(看見了。)這就把撒但的醜惡嘴臉與它的實質看得清清楚楚了。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而神是怎麼作的呢?在這一段話裡,神只是說了一句簡單的話,沒有神怎麼作事的更多的記載,但是我們看到了更多的撒但做事與說話的記載。在下面這一段經文裡,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的回答是什麼?(還是那樣。「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還是那一句,你說這話怎麼成了它的座右銘、代表作了呢?這撒但可不可惡啊?這噁心的話說一遍就行了,它怎麼來來回回總是這一句呢?這就證實了一件事情,撒但這個本性它是不改的,它的醜惡面目那不是它自己能裝得住的,神問它它都這麼說,更何況它對待人呢!它不怕神,它不敬畏神,它也不服神,所以它敢肆無忌憚地在神面前這麼放肆,用同樣的話敷衍神的問話,用同樣的回答來應對神的問話,它試圖用這樣的回答來迷惑神,這就是撒但的醜陋面目。它不相信神的全能,不相信神的權柄,更不甘心順服在神的權下,它一直與神對抗,一直攻擊神所作的,試圖摧毀神所作的,這就是它的邪惡目的。

在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尤其在《約伯記》當中,撒但所說的這兩段話、撒但做的這些事就是撒但在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抵擋神的代表作,可不可以這麼說?(可以。)這就是撒但的本來面目。在現在的生活當中你看見過撒但的作為嗎?你看到你也不會認為是撒但說的,你認為是人說的,是吧!人說的代表什麼?代表撒但。你即便是認識到了,你也感覺不到真是撒但說的,但是現在在這兒是明確地看見了撒但自己說的話,你就對撒但的醜惡嘴臉、撒但的邪惡有了一個明確、清楚的了解。那撒但說的這兩段話對現在的人認識撒但的本性是不是很「珍貴」啊?對於現在的人類來說,認識撒但的醜惡面目,認識撒但原來的真實面目,這兩段話是不是很值得「珍藏」?這話雖然說得有點不太貼切,但是這話這麼表達也算是準確,也只能這麼說,你們知道是什麼意思就行。撒但一而再再而三地攻擊耶和華作的事,控告約伯對耶和華神的敬畏,它試圖以各種方式來激怒耶和華,好讓耶和華允許它去試探約伯,所以它的話很帶有挑釁的性質。那你們說,撒但說完這一堆話,神清不清楚它要做什麼?(清楚。)神明不明白它要做什麼?(明白。)在神的心裡,神所鑒察的約伯——神的僕人,神所認為的義人、完全人,約伯能不能經得住這樣的試探呢?(能。)神為什麼肯定地說「能」呢?神是不是一直在鑒察人心呢?(是。)那撒但會不會鑒察人心呢?(不會。)撒但不會。它即便是看到了人有敬畏神的心,但是以它邪惡的本性來說,它永遠不會認為聖潔的就是聖潔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邪惡的撒但永遠不會寶貴聖潔與正義、光明的事物,它就是不厭其煩地、不由自主地在以它的本性,以它的邪惡,以這樣的方式來做事,它甚至不惜以自己被懲罰、被神毀滅這樣的代價與神頑固地對抗,這就是邪惡,這就是撒但的本性。所以撒但在這段話裡又說了:「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它認為什麼呢?人對神的敬畏是因著人得著神太多的好處了。人從神得了好處了就說神好,不是因為神好,而是他得了太多的好處,他才這樣敬畏神;你一旦剝奪他這些好處,他就棄絕你了。在撒但的邪惡本性裡它不相信人的心能真實地敬畏神,為什麼?因為它邪惡的本性,它不知道什麼是聖潔,更不知道什麼是敬畏,它不知道什麼是順服神,什麼是敬畏神,它自己不敬畏神就認為「人也不可能敬畏神,那是不可能的」。是不是這樣?(是。)你說撒但邪不邪?(邪!)撒但邪。所以在我們教會以外,各宗各派也好,或者是宗教團體也好,或者是社會團體也好,它不相信神的存在,也不相信神能作工作,它不相信有神,所以它就認為「那你信的也不是神」。你看那個搞淫亂的人,他看誰都淫亂,跟他一樣;好撒謊的人,他看誰也不老實,都撒謊;那個惡人呢,看誰都惡,見誰都想鬥;那些有點老實的人他看誰都老實,他就總上當,總受騙,總也防備不了人。是不是這樣?這是幾個例子,我說這話就是讓你們更確定,撒但的這個邪惡本性不是一時的迫不得已或者環境所迫,或者是有任何原因、有背景的一時表現,絕對不是!它都不由自己呀!它什麼好事都幹不出來,即便它說了好聽的話那也是在引誘你,它的話語越好聽,越委婉,越柔和,那背後險惡的存心越惡毒。從撒但的這兩段話當中你看見了撒但什麼樣的面目、什麼樣的本性呢?(陰險,惡毒,邪惡。)它的主要特徵就是邪惡,特別邪惡、惡毒,就是惡毒與邪惡。

我們說完撒但之後再回來說說我們的神。在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聖經裡記載的神直接說的話語很少,很簡單,那我們就從開始說。從神造了人類之後,神就一直引領著人類生活,給人類祝福也好,給人類規定律法、誡命也好,規定各種生活條例也好,神作這些事他的存心目的是什麼,你們知不知道?首先能不能肯定神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人好?(能肯定。)這句話也可能對你們來說比較大也比較空,但是從細節具體來說,神所作的這一切都是在引領人、帶領人過人正常的生活,這個目的就是讓人不論是守規條也好還是守律法也好,人不至於敬拜撒但,不至於被撒但苦害,這是最基本的、最起初的。最起初在人還不明白神的心意的情況下,神就作了一些簡單的律法、條例這樣的方方面面的規定,這些規定話很簡單,但是這裡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對人類是珍惜的,是愛惜的,是疼愛的,是不是這樣?(是。)那他的這份心能不能說是聖潔的,是乾淨的?(能。)有沒有其他意圖呢?(沒有。)那他的這個目的是不是正當的、正面的?(是。)是正面的。無論神作了什麼樣的規定,所有神的這些規定在神作工期間要達到的果效對人來說都是正面的,都是引領人的。那在神的心思裡有沒有一點私心雜念呢?對人有沒有什麼額外的目的,或者想利用人什麼呢?沒有一丁點兒。神這樣說了也這樣作了,而且他的心也是這樣想的,沒有摻雜,沒有私心雜念,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完完全全地為了人,沒有自己的目的。他雖然在人身上有計劃,有心意,但並不是為了他自己,他所作的這一切就是純粹地為了人類,他所作的這一切是為了保護人類,為了保守人類不誤入歧途。那這份心是不是可貴的?(是。)他的這份可貴的心在撒但那兒你看到一丁點兒了嗎?(沒有。)看到了嗎?看沒看到?在撒但那兒沒有看到任何的一丁一點兒。神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神的自然流露,那從神的作工方式來看,神是怎麼作的呢?神是不是把這些律法與神的話語都像緊箍咒一樣箍在每一個人的頭上,強加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呢?有沒有這樣的方式?(沒有。)那神是以什麼樣的方式作的呢?(引導。)哎,這是一方面,還有呢?神在你們身上作工作的方式多了,你們怎麼一說到這個就詞窮呢?(勸勉。)兩句了,還有呢?有沒有恐嚇呀?有沒有兜圈子跟你們說話呀?(沒有。)當你不明白真理的時候,神是怎麼引導你的呢?(開啟光照。)哎,開啟光照,明告訴你這個不合真理,你應該怎麼做。那神的這些作工方式讓你感覺到神跟你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呢?是否讓你感覺到神高不可攀呢?(沒有。)而是感覺到什麼?神與你特別親密,沒有距離。當神引導你的時候,供應、幫助、扶持你的時候,讓你感覺到神的可親、可敬,讓你感覺到神的可愛、神的溫暖,但是當神責備你的敗壞或者審判、管教你的悖逆的時候,神又用什麼樣的方式呢?有沒有話語的責備?(有。)有沒有環境或者是人事物的管教?(有。)那這個管教到什麼程度?(人能承受得住的程度。)管教的程度有沒有達到撒但殘害人的地步呢?(沒有。)神的作工方式柔和、有愛、細膩而且有牽掛,特別有尺度,有分寸,不會讓你有強烈的感覺,說神非讓我這麼做,神非得讓我那麼做,神從來不會那樣給你強烈的意識或者強烈的感覺讓你的心承受不了,是不是這樣?(是。)甚至於當你接受神審判刑罰的話語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感覺呢?當你感覺到神的權柄、威力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感覺呢?你是不是感覺神的神聖不可侵犯呢?(是。)這個時候讓你感覺到你與神的距離了嗎?感覺到神的可怕了嗎?(沒有。)而是你對神的敬畏。所有人感受到的這些是不是都是因著神作,人才得到的感覺?(是。)那如果撒但作,人會有這樣的感覺嗎?(不會。)神用他的話語,用真理,用他的生命在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扶持著人。當人軟弱的時候,當人消極的時候,神也沒有強行地告訴你:「不要消極,消極什麼?軟弱什麼?有什麼可軟弱的?你這麼軟弱,死了得了,總這麼消極,活著幹什麼呀?死了得了!」神會這樣作工作嗎?(不會。)那神有沒有這個權柄這樣作呢?(有。)但神這樣作了嗎?(沒有。)神沒有這樣作是因為神的實質,神的聖潔的實質。他對人的愛、對人的愛惜與珍惜那不是人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表達得清楚的,不是人誇耀出來的,而是神自己實實際際作出來的,是神的實質的流露。所有神的這些作工方式能不能讓人看見神的聖潔呢?在神所有的這些作工方式裡,包括神的良苦用心,包括神在人身上要達到的果效,包括神在人身上採取的不同的方式,作什麼樣的工作,讓人明白什麼,你看沒看到神的這些良苦用心裡有任何的邪惡與詭詐?(沒有。)沒有看到邪惡吧?(是。)那神所作的,神所說的,神心裡所想的,包括神所有流露出來的神的實質,我們能不能把神說成是聖潔的?(能。)那這個聖潔人在人世間、在自己身上有沒有看到過?除了神以外,你在任何人身上、在撒但身上看到過嗎?(沒有。)說到現在為止,我們能不能把神說成是獨一無二的聖潔的神自己呢?(能。)所有神給人的,包括神的話語,神用各種方式作在人身上的,神告訴人的,神提醒、勸勉人的,都來源於一個實質,都是來源於神的聖潔;如果不是這樣一位聖潔的神,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代替他作這個工作。如果把這些人完完全全交給撒但,你們想過沒有,現在在座的你們這些人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境地?會完完整整地在這兒坐著嗎?(不能。)那你們會是什麼樣的呢?你們會不會也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能不能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肆無忌憚地,大言不慚地在神面前晃來晃去地這樣說話?(能。)能,百分之百能,太能了!撒但對人的一個態度讓人看見撒但的本性是與神完全不同的,它的實質是與神完全不同的。它的什麼實質與神的聖潔是相對的呢?(邪惡。)撒但的邪惡本性與神的聖潔是相對的。多數人之所以認識不到神這樣的流露代表神聖潔的實質,完全是因為人活在撒但的權下,人活在撒但的敗壞裡,人活在撒但的生活圈裡,人已經不知道什麼是聖潔了,不知道怎麼定義聖潔了,即便當你感受到神的聖潔的時候,你也不會肯定地把它定義為這就是神的聖潔。這就是人對神的聖潔的認識的一個差距。

撒但在人身上作工作有一個什麼樣的代表性特徵呢?在你們的經歷當中應該能體會到一些,就是撒但最有代表性的特徵,它常常這麼作,它在每一個人身上都試圖這麼作,它有一個特徵你們可能看不到,所以你們不覺得撒但的可怕與撒但的可惡。有沒有人知道這個特徵是什麼?你們說說。(它所作的一切就是殘害人。)就是它做事殘害人,它怎麼殘害人呢?有沒有具體表現與細節呢?(引誘,誘惑,試探。)對,這是幾方面的表現,還有嗎?(迷惑。)迷惑,攻擊,控告,這都是。還有沒有了?(謊言。)欺騙,撒謊,這是撒但最成性的東西,它常常這麼做,出口成章,都不假思索。還有嗎?(挑撥離間。)這個就不太重要了。我給你們形容形容,你們就會感覺毛骨悚然哪!這可不是嚇唬你們。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神的態度、神的心是愛惜人的;相反,撒但愛不愛惜人哪?它不愛惜人,它想在人身上作什麼?它想害人,它就琢磨害人,是不是這樣?那它琢磨害人的時候,它那個心情是不是急迫的?(是。)所以說撒但在人身上作工作,這裡有兩個很能形容撒但這個惡毒、邪惡本性的詞,能讓你們真實地體會撒但的可惡,那就是撒但對待每一個人它都想強行佔有與附著,以至於能夠達到它完全控制人、殘害人的地步,達到它的這個目的與野心。強行佔有是什麼意思?是在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的情況下?是在你知道還是不知道的情況下?你都不知道啊!在你不清楚的情況下,也可能它不跟你說什麼,也可能它沒做什麼,沒什麼前提,也沒什麼背景,它就在你身邊轉,圍著你,找個可乘之機,然後強行地佔有、附著,達到它完全控制你、殘害你的目的,這就是撒但與神爭奪人類的一個最典型的存心與表現。這話你們聽了有什麼感覺?(毛骨悚然,心裡害怕。)感不感覺噁心呀?(感覺噁心。)那你們感覺噁心的時候,你們覺不覺得撒但無恥啊?(無恥。)當你們覺得撒但無恥的時候,你們對於身邊總想控制你們的那些人,對地位、對利益極有野心的這些人噁不噁心呢?(噁心。)那撒但用哪些方式來強行地附著與佔有人,這個你們清不清楚?一說到強行「佔有」與「附著」這兩個詞,聽著感覺怪怪的又噁心,是吧!有沒有感覺到一股邪惡的意味?你還沒同意呢,你還不知道呢,它就把你附上了,它就把你佔有了,它就把你敗壞了。你心裡什麼滋味?恨不恨惡呀?(恨惡!)噁不噁心呢?(噁心!)那當你對撒但的這個作法有這樣的恨惡與噁心的時候,反過來你對神有一個什麼樣的感情呢?(感激。)感激神救了你。那現在這個時刻你有沒有意願或者心志讓神來掌管你的一切,主宰你的一切呢?(有。)那是在什麼背景之下呢?是不是在害怕被撒但強行佔有與附著的背景之下有的呢?也不能有這樣的心態,這樣也不對。別害怕,有神在,我們沒什麼可怕的,是吧!當你了解了撒但邪惡的實質的時候,應當對神的愛,對神的良苦用心,對神在人身上的憐憫、寬容、神的公義性情有一個更準確的了解或者是寶愛。撒但這麼可恨還不能激發你對神的愛與對神的依靠、信靠,那你是什麼人哪?你願意讓撒但這麼害你嗎?看見撒但的邪惡、醜惡之後,反過來我們再看神,你現在對神的認識有沒有一點改變了呢?(有。)有什麼樣的改變了呢?能不能說神是聖潔的?能不能說神是沒有瑕疵的?(能。)「神是獨一無二的聖潔」,神能不能擔得起這個稱號呢?(能。)那是不是在世界上、在萬物當中只有神自己能擔得起人這樣的認識呢?還有其他嗎?(沒有。)那神給人的到底是什麼呢?僅僅是在你不留意的時候給你一點呵護與關心、照顧嗎?神給了人什麼?神給了人生命,給了人全部,是沒有任何索取地、沒有任何存心地、無條件地賜給人,用真理,用話語,用他的生命在帶領、引導著人,讓人遠離撒但的殘害,遠離撒但的試探,遠離撒但的引誘,讓人識破、看清撒但的邪惡本性與醜惡面目。那神對人類的愛與牽掛是不是真實的?是不是在你們每一個人身上都能體會得到的?(是。)

到現在為止,你們再回顧回顧,信神這麼多年來神在你身上作的,無論你感受深也好,或感受淺也好,對你來說是不是你最需要的?是不是你最應該得到的?(是。)這是不是真理呢?是不是生命呢?(是。)那神在你身上是否曾經開啟過你,神給了你這些東西之後讓你還報什麼,償還什麼呢?(沒有。)那神的目的是什麼?神為什麼要這樣作呢?神是不是也有一個目的想佔有你呀?(不是。)神是不是想在人的心中登寶座呢?(是。)那這種登寶座與撒但的強行佔有有什麼區別呢?神要得著人的心,神要佔有人的心,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想把人變成神的木偶、神的機器呢?(不是。)那神的目的是什麼?神要佔有人的心與撒但強行地佔有與附著有沒有區別?(有。)什麼區別,能不能說清楚?(撒但是強迫,神是讓人自願。)撒但是強迫,神是讓你自願,是不是這個區別?那你要不自願怎麼辦哪?你要不自願,神作不作什麼事啊?(也作一些引導開啟,但是最後人如果不願意,那神也不強迫。)神要你的心有什麼用啊?再說神佔有你有什麼用啊?「神佔有人的心」在你們心裡是怎麼理解的?這得還神一個公道啊,要不人總有誤解,還會說:「神總要佔有我,佔有我幹什麼呀?我就不想被佔有,我就想自己說了算。說撒但佔有人,神也佔有人哪,這不一樣嘛!我才不想讓任何人佔有我呢,我就是我。」這裡有什麼區別?好好琢磨琢磨。(我想神要得著人的心、佔有人的心就是為了拯救人、成全人。)你說的是神經營人的宗旨——成全人。那這裡說的「佔有」指什麼明不明白?(不讓撒但侵佔,因為被神佔有的話,撒但就無法去侵佔。)就是神先佔上,就像一個空房子,先入為主,先進來的那個人成主人了,後來那個人就不能成主人了,就成僕人了,或者他根本就進不來,是不是這個意思?(有這樣的一個意思。)還有人有不同的看法嗎?(「神佔有人的心」,我自己的理解是,神把我們當作是自己家裡的人,他對人是呵護,是愛。撒但佔有人的心是想苦害人,殘害人。)這是你理解的「神佔有人」的意思,是吧!還有不同的認識與看見嗎?(神佔有人是用他的話,希望人能夠接受神的話語成為他的生命,使人都能夠按著神的話去生活。)這是「神佔有人」的真實的含義,是不是?還有不同的看見嗎?(我的看法就是,因為神是真理的化身,所以神想供應我們所有的真理,讓我們能因著得著真理蒙神的看顧保守,免得中了撒但的詭計讓撒但殘害。神想得著人的心實際上是讓人能夠在地上正常地生活,得著神的祝福。)還是沒講到「神佔有人的心」這個實際的內容。(人本來就是神造的,所以人就應該敬拜神,應該歸還給神,人本身就是屬神的。)我先問你們,「神佔有人」是不是一句空話呀?神佔有人就是神住進你的心裡?神支配你的一言一行?讓你舉左胳膊你不敢舉右胳膊?讓你坐你不敢站?讓你往東你不敢朝西?是不是一個這樣的意義上的佔有?(不是。)那是什麼?(就是讓人活出神的所有所是。)神經營人這些年,在人身上作的工作以至於到現在最後這一步,神所說的所有這些話語要在人身上達到一個什麼果效?是活出神的所有所是嗎?「神佔有人的心」從字面意思來看就好像神把人的心佔了,神住在人心裡了,不出來了,就住在裡面了,成為人心的主人了,能任意支配人的心,任意擺佈人的心,讓人往哪兒人就得往哪兒。從這層意義上來看,就好像每一個人都成為神了,具備神的實質了,具備神的性情了,那這樣說人是不是也可以施行神的行為、神的作為呢?是不是就有這樣一個說法的「佔有」呢?(不是。)那是什麼?(神要的人不是一個木偶,他是有思想的,他的心是活的,所以神佔有人是希望人能夠有思想,也能夠去感覺神的喜怒哀樂,人與神是互動的。)我問你們這話,神所供應給人的所有這些話語、真理是不是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的一個流露?(是。)這是肯定的,是吧!但是神所供應給人的這些話語是不是神自己必須實行、具備的?好好琢磨琢磨。當神審判人的時候,他是因著什麼審判人的?這些話語是怎麼來的?神審判人這些話語的內容是什麼?是根據什麼?是不是根據人的敗壞性情?(是。)那神審判人達到的果效是不是根據神的實質啊?(是。)那神要佔有人是不是一句空話?肯定不是。那麼神為什麼對人說這些話呢?他說這些話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要用這些話作人的生命呢?(是。)神要用他所說的所有這些真理作人的生命,那當人把神的所有這些真理與神的話語變成人自己的生命的時候,這個時候人能不能順服神了?能不能敬畏神了?能不能遠離惡了?當人走到這個地步的時候,人是不是已經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了呢?人是不是已經能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了呢?就如約伯一樣的人,就如彼得一樣的人,在他們走到路終的時候,在他們的生命可以說是成熟的時候,對神有了真正認識的時候,撒但還能把他們領走嗎?還能佔有他們嗎?還能強行地附著他們嗎?(不能。)那這樣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是不是完全被神得著的人呢?(是。)從這層意義上來說,你們怎麼看這樣的一個被神完全得著的人?在神那兒說,在這種情況下神已經佔有人的心了,但在人這兒,人的感覺是什麼?是不是神的話語、神的權柄、神的道在人裡面作了生命,這個生命佔有了人的全部,讓人的活出、讓人的實質能夠達到滿足神?那從神來說,此時此刻人類的心是不是被神佔有了?(是。)那現在你們怎麼理解這一層意思?是不是神的靈佔有你了?(不是。)那到底是什麼佔有你了?(神的話語。)哎,神的話語、神的道,是真理作了你的生命了,是神的話語作了你的生命了。在這個時候,人有了從神來的生命,這個生命啊,不能說是神的生命。就是從神的話語中人該具備的生命,這個生命能不能說成是神的生命?(不能。)所以人無論跟隨神多久,無論得著多少從神來的話語,人永遠不可能變成神。這話對不對?(對。)即便有一天神說「你的心被我佔有了,你具備我的生命了」,那你能不能感覺你就是神了呢?(不能。)那時候你會變成什麼樣呢?你是不是對神有了絕對的順服呢?你的身體裡、你的心裡是不是充滿了神賜給你的生命了?這就是神佔有人的心的一個很正常的表現,這就是事實。所以從這方面意義上來說,人能不能變成神哪?(不能。)當人得著神的所有話語的時候,人能夠敬畏神遠離惡的時候,人能不能具備神的身分哪?(不能。)那人能不能具備神的實質啊?(不能。)無論到什麼時候,人畢竟是人,你是受造之物,你從神接受了神的話語,接受了神的道,你僅僅是具備了神話語的生命,但你永遠不會變成神。

回到剛才的話題,前面我問你們,亞伯拉罕是不是聖潔的,他不是,現在明白了吧!約伯是不是聖潔的?(不是。)這個聖潔裡具備神的實質,人沒有神的實質與神的性情,即便人把神所有的話語都經歷過了,都具備神話語的實質了,人也永遠不可能稱為是聖潔的,人就是人。明白了吧?(明白了。)那現在你們對於「神佔有人的心」這句話怎麼理解?(是神的話、神的道、真理作了人的生命。)這話記住了,是吧!希望你們明白更深。有的人說了:「那為什麼說神的使者、天使不是聖潔的呢?」對於這個問題你們怎麼看?可能你們腦袋裡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一個機器人,當你開動它的開關的時候,它又會跳舞又會說話,你也能聽懂它說什麼,你能不能說它可愛?你能不能說它活潑?你可以這麼說,但是機器人聽不懂,因為它沒有生命。當你關掉電源的時候,它還會有這些動作嗎?(沒有。)當這個機器人活動的時候,你能看見它活潑、可愛,你給它一個評價,不管這個評價是實質性的評價也好或者是外表的評價也好,總的來說,你的眼睛看見它在動。但是當你關掉電源的時候,你能不能看見它是一個什麼樣的性格呢?能不能看見它具備什麼樣的實質呢?明不明白我說這話的意思?(明白。)明白了吧?就是說這個機器人,即便是它會動,它也會停止,但是你永遠不可能用「有什麼實質」這樣的話去描繪它。這話是不是事實?這話我們不多說了,你們大概明白這意思就行了。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再見!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一十七日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