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目錄

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其實,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的人類。越是這樣的刑罰、審判,越能刺傷人的心,也能喚起人的靈,這樣的審判,目的就是為了喚醒這些敗壞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靈。人沒有靈,就是人的靈早死了,不知有天,也不知有神,更不知自己是在死亡的深淵中掙扎,人哪能知道自己就活在這罪惡的人間地獄之中?人哪能知道自己這腐爛的屍體就是經撒但敗壞後又落入了死亡的陰間中的?人怎麼能知道地上的萬物早已叫人類敗壞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人又怎麼能知道造物的主今天來在地上正在尋找一班他可拯救的被敗壞的人呢?人雖經百般熬煉、審判,但人那麻木的知覺始終是一動不動,幾乎沒有一點反應,人太墮落了!這樣的審判雖然猶如從天而降的無情的冰雹,但對人卻是最有益處的。不這樣審判人就達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將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淵,不這樣作工,人很難從陰間中出來,因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靈早叫撒但踐踏了。要想拯救你們這些墮落到極處的人,必須得竭力地呼喚、竭力地審判才能喚醒你們那顆冰涼的心。你們的肉體、你們的奢侈慾望、你們的貪心、你們的情慾在你們的身上扎根太深了,這些東西一直控制著你們的心,以至於你們都無法擺脫這些封建而又墮落的思想的束縛,你們沒有改變現狀的嚮往,也沒有擺脫黑暗權勢的嚮往,只是被這些東西捆綁著。儘管你們都知道這樣的人生太痛苦了,這樣的人間太黑暗了,但你們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有改變這種生活的勇氣,只是嚮往著能夠脫離這樣的現實生活,超度你們的靈魂,生活在一個和平美好的天堂一樣的環境中。你們並不願吃苦來改變自己現在的生活,也不願在這審判、刑罰中尋找自己該進入的人生,而是沒有一點實際地來空想那脫離肉體的美好世界。你們嚮往的生活都是不受任何苦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得著的,太不現實了!因為你們所盼望的並不是在肉體之中能夠活出有意義的一生,能夠在一生之中得著真理,就是能為真理活著,能為正義而站立,這不是你們所認為的光輝燦爛的一生,你們認為這樣的人生不是閃光的一生,也不是有意義的一生。在你們來看,這樣過一生簡直太委屈了!雖然今天你們能接受這刑罰,但你們的追求仍不是為了今天能夠得著真理、活出真理,而是為了以後能如何進入美好的、脫離肉體的生活之中,你們不是為真理而尋求,也不是為真理而站立,更不是為真理而存活。你們不為今天的進入而追求,而是總想著「有朝一日」,雙眼望著藍藍的天,流下酸澀的淚水,期待著有一天能歸到天上。你們不知道你們這樣的想法早已脫離現實了嗎?你們總想著救主大慈大悲,有朝一日定會將你這在世上受苦受難的人接走的,定會為你這受欺、受壓的人伸冤報仇的,你的罪還少嗎?天下受苦的人何止你一個呢?你自己落在了撒但權下受了苦,難道還得需要神為你伸冤嗎?不能滿足神的要求的人不都是神的仇敵嗎?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不都是敵基督嗎?你的好行為算什麼?還能代替你敬拜神的心嗎?不是你做點好事就能接受神的賜福的,也不是你受欺、受壓就足可讓神為你伸冤報仇的。那些信神卻不認識神而又行善的人不也都遭受刑罰了嗎?你只是信神,只是讓神為你伸冤、為你報仇,讓神給你個出頭之日,而你卻不搭理真理,也不渴慕活出真理,更不能脫離這苦難、虛空的人生,而是活在肉體之中、活在罪中來盼望神為你伸冤,為你撥開迷霧,可能嗎?你有真理可以跟隨神,你有活出可以作神的話語的彰顯,你有生命可以享受神的祝福,有真理的人可以享受神的祝福。神為那些專心愛他而又受苦、受難的人伸冤,不是為那些專愛自己而遭受撒但蒙蔽的人伸冤。不愛真理的人哪有善?專愛肉體的人哪有義?義、善不都是為著真理而說的嗎?不都是為那些專心愛神的人而預備的嗎?不愛真理、屍體腐爛的人不都存著惡嗎?不能活出真理的人不都是真理的仇敵嗎?你們這些人又如何呢?

你能脫離這些黑暗權勢,脫離那些不潔淨的東西,能夠變得聖潔,這樣你就有真理了,不是你的本性變了,只不過是你能實行出真理來了,能背叛肉體了,這就是被潔淨以後的人所具備的。作征服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潔淨人,使人有真理,因人的真理太少了!在這些人身上作征服的工作是意義最深的。你們都落在了黑暗的權勢之下,而且受害至深,作這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認識人的本性,從而活出真理來。被成全是所有受造之物都該接受的,假如這一步只作了成全的工作,那就可以在英國作,也可以在美國作,也可以在以色列作,可以在任何一個國家之中的人身上作,但作征服的工作就有選擇了。征服工作的起步工作是在短期內的工作,而且要藉此來羞辱撒但,來征服全宇,這是起首的征服工作。可以說,凡是相信神的所有受造之物都可以被成全,因為被成全是藉著長期的變化之後人才能達到的,但被征服就不相同了,被征服的標本模型必須是最落後、活在最黑暗之中的人,也是最低賤的、最不承認神的人,是最悖逆神的人,就這樣的人能作被征服的見證。作征服的工作主要就是為了打敗撒但,但成全人則是為了得著人,為了達到被征服以後有見證,才把征服工作落在了這個地方,落在你們這些人身上,這是為了達到作被征服以後的見證,就藉著被征服的人來達到羞辱撒但的目的。征服的主要方式是什麼呢?刑罰、審判、咒詛、顯明,以公義的性情來把人征服,達到使人心服口服,讓人都因著神的公義性情而心服口服。用話語的實際、用話語的權柄來將人征服,使人心服口服,這就是被征服。被成全的人不僅是被征服以後能夠達到順服,而且能夠有認識、性情變化,對神有所認識,經歷愛神之路,滿有真理,會經歷神的作工,能為神受苦,有自己的心志。被成全的人是藉著經歷真理對真理有了實際認識的人,被征服的人是知道真理卻沒有領受真理的真意的人。被征服以後,人雖然順服了,但這順服都是因著審判達到的果效,對於許多真理的真意人根本就不明白,口裡也承認了,但就是在真理上沒有進入,只是明白真理,卻沒有真理的經歷。作在被成全之人身上的工作,也有刑罰,也有審判,還有生命供應隨著。注重進入真理的人就是被成全的人,被成全的人與被征服的人的區別就在於有無真理的進入。明白真理、進入真理、活出真理的人是被成全的人;不明白真理的人,不進入真理的人,也就是沒有活出真理的人,就是不能被成全的人,這樣的人若現在能完全順服下來那就是被征服的人。被征服的人若是不尋求真理,雖然是跟隨,但沒有真理的活出,只看見真理、聽說了真理,並不注重真理的活出,這樣的人不能被成全。被成全的人是按著成全的途徑而實行真理的,就是實行被成全的路之中的真理,藉此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達到被成全。凡是在征服工作結束以先跟隨到底的都是被征服的對象,但並不能說成是被成全的對象。被成全的人是指在征服工作結束以後能追求真理、被神得著的人,是在征服的工作結束之後在患難中站立住的、活出真理的人。被征服與被成全是根據工作步驟的不同,也是根據持守真理的程度來劃分的,凡是沒走上成全之路的人,也就是沒有真理的人到最終也得被淘汰。有真理的人、活出真理的人才能被完全得著,也就是活出彼得形象的人都是被成全的人,其餘都是被征服的人。作在所有被征服之人身上的工作,就是咒詛、刑罰、烈怒,臨到這些人身上的就是公義、咒詛,在這樣的人身上作工就是毫不客氣地揭示,揭示他裡面的敗壞性情,讓他自己認識,達到心服口服。當人完全順服下來了,便是征服工作結束了,即使有多數人仍不追求明白真理,但征服工作已結束了。

被成全是有條件的,藉著你的心志、你的毅力、你的良心,藉著你的追求,在生命上能夠有所經歷,滿足神的心意,這是你自己的進入,是成全的路之中所要求的。被成全的工作在所有的人身上都能作,凡是一個追求神的人都能達到被成全,也都有機會、都有條件被成全,這並沒有定規。是否能被成全主要看人的追求。喜愛真理的人、能活出真理的人必定能被成全;不喜愛真理的人、不是神所稱許的人,沒有神所要求的生命,也就是不能被成全的人。成全工作只是為了得人,並不是與撒但爭戰的一步工作;征服工作只是為了與撒但爭戰,也就是以征服人來打敗撒但,這是主要的工作,是歷代以來沒作過的最新的工作。可以說這步工作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征服所有的人、為了打敗撒但。成全人的工作這不是新的工作,在肉身作工期間所有工作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征服。就如在恩典時代,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這是主要的工作,「得人」這是肉身中的額外工作,是在釘完十字架以後才作的一項工作。耶穌來了作工,其目的主要是以釘十字架來勝過死陰的轄制,勝過撒但的權勢,就是為了打敗撒但。彼得是在耶穌釘完十字架之後才一步一步走上被成全的路的,當然,耶穌作工期間他也是跟隨者中的一員,但他並不是在耶穌作工之時就被成全了,只是在耶穌作完工作之後才逐步明白真理而後被成全的。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只是在短期內完成一步關鍵、重要的工作,並不與人長期地居住在地上來有意成全人,他不作這工作。他並不是等到什麼時候人完全被成全他就什麼時候完成工作,這不是他道成肉身的目的、意義。他只是來作拯救人的短期工作,並不是作成全人的漫長工作。拯救人的工作具有代表性,可以開展一個新的時代,在短期內就可結束,但成全人得把人作到一個地步,是漫長的工作。這工作需神的靈來作,但是在肉身作工期間所說真理的基礎上來作的,或另外興起使徒來作長期的牧養工作,達到他成全人的目的。神道成肉身不作這工作,他只說生命的道讓人明白,只供應人真理,並不是一直陪著人實行真理,因這不是他分內的工作。所以,他不會陪著人一直到人完全明白真理、完全得著真理的那一天。當人正式進入生命真理的正軌的時候,當人走上被成全的正軌的時候,是他在肉身的工作結束之時,當然,也是他徹底打敗撒但、勝過世界的時候。他不管人在那時到底是否進入真理,也不管人的生命大小,那些都不是他肉身該管的事,不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分內的工作,他只將他該作的工作作完之後便結束在肉身中的工作。所以,神所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只是神的靈不能直接作的,而且是短暫的拯救的工作,並不是長期在地的工作。

提高你們的素質這不屬我作工的範圍,對你們這樣要求,只是因為你們的素質太差了,其實這並不屬於成全之中的工作,這是在你們身上作的額外的工作。今天對你們所作的工作是按照你們的所需作,是因人而異,並不是所有被成全之人該進入的路,只因你們的素質比以往任何一個被成全之人的素質都差,這工作在你們身上太受攔阻,因著所要成全的對象不同,所以在你們中間作些額外的工作。本來,神來在地上是安分守己地作他的工作來了,並不管太多的閒事,並不參與人的家事、參與人的生活,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他根本不管,不是他分內的工作。但是你們的素質與我原來要求的素質相差太遠了,簡直沒法比擬,給工作帶來極大的攔阻,而且這工作務必得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人中間作,你們的文化素質又太低,迫不得已才開口要求你們學文化。我原來就告訴你們,這是額外的工作,但又是你們務必得達到的,這對你們被成全有益處。其實,你們的文化素質、做人的常識、生活的常識是你們先天該具備的,本來不該讓我說的,就這些你們也不具備,我就只好作個後天加添的工作,儘管你們對我觀念重重,但我還是對你們提出了這樣的要求,要求你們提高素質。並不是我有意來作這個工作來了,因我的工作就是征服你們,就是以審判來使你們心服口服,藉此來指明你們當進入的生命之道。可以說,若不是為了用話語來征服你們,你們文化素質的高低、生活有無見識與我根本沒有關係,這一切都是為了征服工作的果效與以後的被成全而附加的,然而並不是征服工作的一個步驟。因著你們現在的素質差,又懶惰、又疲塌、又傻、又呆、又木、又痴,太不正常,所以要求你們先提高素質。要被成全都是有條件的,被成全得需要人心思清明,願意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你若是不願意虛空活著的一個人,是追求真理的一個人,是做什麼事都求真的一個人,是人性特別正常的一個人,那你就具備了被成全的條件。

在你們中間作的這些工作,是隨著工作的需要作在你們身上的,把這些人征服之後還要成全一批人,所以現在的許多工作也是為成全你們而預備的,因為有許多渴慕真理的人能被成全。假如在你們身上就作一步征服的工作,以後就不作工了,那樣,一些渴慕真理的人不就得不著了嗎?現在的工作是為以後成全人開闢出路,雖然我作的工作只是征服,但我說的生命的道仍是為以後成全人而預備的,征服以後的工作中心就是成全人,征服也是為了成全而打基礎的。人被征服以後才能被成全,現在主要是征服,以後要成全那些尋求、渴慕真理的人。被成全涉及到人積極方面的進入:你有沒有愛神的心,你走這條路經歷到什麼程度了,你愛神的純潔度到什麼程度了,實行真理的準確度如何。要被成全各方面的人性常識得具備,這是個基本條件。被征服以後不能被成全的都是效力品,最後還得下硫磺火湖去,還得下無底深坑,因你的性情沒有變化,還是屬於撒但。人不具備被成全的條件,就沒有使用價值,就是廢物,是工具,經不起火的試煉!現在你愛神的心有多大?恨惡自己的心有多大?認識撒但的程度到底多深?你們的心志加強了沒有?人性生活是不是有規律?生活有變化了嗎?有新的生活了嗎?你們的人生觀是否變化?如果這些沒變,即使你不退去,也不能被成全的,你只是達到被征服了,到檢驗你的時候,你真理也不具備,人性不正常,低賤得像畜生,你只達到被征服了,只是我征服的對象。就像主人家的驢一樣,經過主人的鞭打以後一見主人就害怕了,不敢發作了,你就是這被征服以後的驢。如果積極方面沒有,只是消極害怕,凡事都縮手縮腳,什麼事還看不透,對真理還領受不了,仍然沒有實行的路,更沒有愛神的心,對於怎麼愛神、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怎麼做一個真正的人,這些都不明白,這樣的人怎麼能作神的見證呢?這就證明你活著沒有什麼價值,只是一個被征服以後的驢。你被征服了,只能說你背叛大紅龍了,你不願意服在它的權下,你相信有神,願意順服神的一切安排,沒有一點怨言。在積極方面呢,是不是能活出神話,是不是能彰顯神,這些你都沒有,那就說明你沒有被神得著,你只是被征服以後的一頭驢。在你身上沒有可取的部分,沒有聖靈作工,人性方面太缺乏,沒法被神使用。你得達到叫神驗中你,比外邦畜生、比行屍走肉強百倍,達到這個程度,這樣的人才有資格被成全。達到有人性、有良心,才合神用。你們什麼時候達到被成全了,什麼時候才屬於人。被成全的人才是活出有意義的人生的人,這樣的人才能為神作出更響亮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