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話在肉身顯現(選編)稱 呼 與 身 分 的 說 法

稱 呼 與 身 分 的 說 法

要想合神使用,對神的作工得有認識,對神以前的作工(舊約、新約)也得有認識,對今天的作工更得有認識,就是對六千年的三步工作都得有認識。若讓你傳福音,你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就沒法傳。他們問你聖經是怎麼回事,舊約是怎麼回事,耶穌當時作的工、說的話是怎麼回事,你們的神沒說嗎?他(神)如果說不出聖經的內幕,他就不是神,他如果能說出來我們就服氣。當初耶穌跟他的門徒也談了許多舊約的事,他們看的都是舊約,在耶穌釘十字架以後幾十年,人才寫出聖經的新約。你們傳福音主要是掌握聖經的內幕及神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就是耶和華作的工作,還得了解耶穌作的工作,這都是所有的人最關心的問題,這兩步作工都是他們沒有的。傳福音時先不談現在的聖靈作工,這步工作他們夠不上,因你們追求的是最高的,就是認識神,也就是認識聖靈作工,除了這兩方面再也沒有比這個更高的了。你如果先談高的,他夠不上,因為誰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聖靈作工,這樣的作工史無前例,人不容易接受。他們所經歷的都是以前老舊的東西,偶爾有點聖靈作工,他們經歷的不是聖靈現時的作工,經歷的也不是神現時的心意,他們還是按著那些老舊的實行法實行,沒有一點新亮光、新的東西。

在耶穌那個時代,聖靈主要是在耶穌身上作工,那些在聖殿裡穿祭司袍事奉耶和華的人,他們一心一意忠心地事奉耶和華,也有聖靈作工,只不過他們摸不著神現時的心意,只是按著以前老舊的實行法來忠於耶和華,但他們沒有新的帶領。耶穌來了帶來了新的工作,那些在聖殿裡的人他們沒有新的帶領,沒有新的工作,在聖殿裡事奉只能維持以往那些老舊的實行法,他們不出聖殿根本不會有新的進入,新的工作是耶穌帶來的,而且耶穌並沒有進聖殿裡作工,只是在聖殿以外作工,因為神的作工範圍早已改變了,不再在聖殿裡作工,人在聖殿裡事奉只能是維持現狀,帶不來新的工作。同樣,今天那些宗教人士也照常崇拜聖經,你若給他傳福音,他就要和你扳聖經,如果他談起聖經你目瞪口呆,你談不出來,他認為你們是糊塗信,連聖經——「神的說話」你都不知道,還信什麼神?他就瞧不起你了,還會說,你們既然信的是神,他為什麼不與你們交通舊約是怎麼回事,新約是怎麼回事?既然他把榮耀從以色列帶到東方,他為什麼不知道在以色列作的工作?為什麼不知道耶穌作的工作?你們不知道就證明他並沒有告訴你們,他既然是耶穌又一次道成肉身他怎麼不知道這些呢?耶穌知道耶和華作的工作,他怎麼不知道呢?到時候他們都要問你這些,他們頭腦裡裝的就是這些,能不問這些問題嗎?在這道流裡的人現在不注重聖經了,因為神今天這一步一步的工作你們都跟上來了,對這一步一步的工作你們都親眼目睹,已看清楚了三步工作,就只好放下來不研究了。但是他們不可能不研究,因他們對這一步一步的作工並不知道。有人會問: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與以前那些先知、使徒作的工作有什麼區別呢?大衛也被稱為主,耶穌也被稱為主,他們作的工作雖不相同,但稱呼相同,你說為什麼他們的身分不相同呢?約翰看見的是異象,也是出於聖靈的,他能說出聖靈要說的話,為什麼約翰的身分跟耶穌的身分不一樣呢?耶穌說的話能完全代表神,是完全代表神作工,約翰看見的是屬於異象,他不能完全代表神作工。為什麼約翰、彼得、保羅說了很多的話,而耶穌說的話也很多,他們的身分卻有區別呢?主要是因為他們作的工作不一樣。耶穌代表的是神的靈,是神的靈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時代的工作,是無人作過的工作,他開闢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華,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羅或大衛不論他們被稱為什麼,他們僅僅代表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或是奉耶穌或耶和華的差遣。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再多,行的異能再大,也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靈,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穌或耶和華開展的時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畢竟他們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在舊約許多先知說預言,寫預言書,沒有人說他們是神,而耶穌一出來,沒等他說話,神的靈就見證他是神,這是為什麼?現在你該知道了吧!以前那些使徒、先知寫了各種書信,說了很多的預言,後人只選一部分放在聖經裡,又有一些都失傳了,既然有人說他們所說的完全出於聖靈,為什麼還有好的還有不好的?還有選上的還有沒選上的?真是聖靈的說話還需要人去摘選嗎?耶穌所說的話、所作的工作為什麼四福音裡所記載的不一樣呢?這不是記載的人出差了嗎?有人會問:既然保羅或新約其他作者所寫的書信、所作的工作有出於人意的,摻雜人的觀念,那你(神)今天所說的就沒有一點人的摻雜嗎?就沒有一點人的觀念嗎?這步神作的工作跟保羅與眾使徒、先知作的工作完全不一樣,不僅是身分不一樣,最主要的是因為作的工作不相同。保羅是被擊殺仆倒在主面前後被聖靈帶領作工的人,他是奉差遣的人,所以他給眾教會寫信,這信都是接續耶穌的教導。他是奉著主耶穌的名、奉著主的差遣作工,而神自己來了不是奉任何一個名來作工,只是代表神靈作工。神來了是直接作工,不經人的成全,不是在任何一個人的教導的基礎上作工。這步工作所帶領的不是談個人的經歷,而是直接按他的所有來作工,如效力者、刑罰時代、死、愛神……作了這些工作,都是以前未作過的工作,都是本時代的工作,並不是人的經歷。在我的說話中哪些話是人經歷的?不都是直接來自於靈、是靈的發表嗎?只不過是你素質太差看不透!我所談的實際的生命之道是帶路的,是以前誰都沒談過的,在這以先從沒有人經歷過這路,再沒有人知道這個實際。在我說這話以前從來沒有人說出這話,沒有人談過這經歷,也沒有人說過這細節,更沒有人點過這情形來揭示這些東西,今天我所帶出的這些路是前人未帶過的路,若出於人不會有更新的路。就如保羅或彼得,他們在耶穌帶領的路以前沒有他們個人的經歷,等耶穌把這路帶出來之後,他們才在耶穌所說的話、所帶的路的基礎上經歷,從而有了許多經歷,寫了這些書信。所以說,人的經歷與神的作工並不相同,神的作工與人的觀念、人的經歷所談出的認識並不一樣。我一再談現在我是帶新路、作新工作的,跟約翰與眾先知說的話都不一樣,作的也並不一樣。我從來不是先經歷然後再給你們談,完全不是那樣,如果那樣作不早就給你們耽誤了嗎?以往許多人談出的認識也很高,但他們說的都是在一些所謂屬靈人的基礎上才談出來的,不是領路的,是出於人的經歷,出於人的看見、人的認識,有些是人的觀念,有的是人總結出來的經驗。現在我作工的性質與他們完全不一樣,我沒經歷過別人的帶領,也沒接受別人的成全,並且我所講的、所交通的跟誰也不一樣,是從來沒人說過的。今天無論你們誰作工都是在我說出的話的基礎上,若沒有這些說話、作工,誰能經歷這些(效力者、刑罰時代……),誰能談出認識呢?難道這些你還看不透嗎?無論哪步工作,在我這兒話一出來,你們就按我的話開始交通,都是隨著我說的話作工的,並不是你們哪個人想出來的路,走到今天你還看不透這麼簡單明瞭的問題嗎?不是哪個人想出來的路,也不在哪個屬靈人的基礎上,而是另闢蹊徑,甚至耶穌說的許多過時的話都廢了。我所說的話都是開天闢地的工作,全是另立家業,作的工作、說的話都是新的,這不是今天新的作工嗎?耶穌當時作工也是這樣,他作的與聖殿裡的人作的也不一樣,與法利賽人作的還不一樣,跟整個以色列民作的都不一樣,人看了之後就不敢定準了,到底是不是出於神的呢?耶穌並不守耶和華的律法,他來了教訓人所講的都是新的,與舊約那些古聖先知說的都不一樣,就因為這些人就定不準了,這都是人的難辦之處。沒接受這步新的作工以前,你們多數人所走的路,都是在以往那些屬靈人的基礎上實行進入,而今天我作的工作就大不相同了,所以你們就定不準到底對不對了。我不管你以前所走的路是什麼,也不管你以前吃誰的飯,或認誰為你的「父」,我既然來了作新的工作來帶領人,凡是跟隨我的都得按我說的來,不管你是哪一級的「豪門之子」,你都得跟著我走,不許你按你以前的實行法再實行,你的「乾爹」該退位了,你該到你的神面前尋求你該得的一份了!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手裡,你不要太迷信你的「乾爹」了,他不能將你完全掌握。今天作的工作全是另立家業,今天所講的很明顯不是在以前的基礎上,乃是重新起頭,你若說是人一手建立起來的,那你就是瞎得不可救藥的人嘍!

以賽亞、以西結、摩西、大衛、亞伯拉罕、但以理他們這些人屬於以色列選民中的領袖或先知,為什麼不稱為神呢?聖靈為什麼不見證他們呢?耶穌一作工、說話聖靈就見證他呢?為什麼不見證別人呢?同樣是人,是肉身,也都稱為主,不論對其怎麼稱呼,他的作工代表他的所是與他的實質,他的所是、他的實質代表他的身分。一個稱呼並不關乎他的實質,而是以他所發表、所活出的來代表他的實質。被稱為「主」,這是舊約中極其平凡的事,隨便怎麼稱呼都可以,但他的實質與原有的身分永遠也不能改變。在那些假基督、假先知、迷惑人的人中間,不也有稱為神的人嗎?為什麼他們不是神呢?因為他們作不了神的工作,他們本是人,是迷惑人的,本不是神,所以,沒有神的身分。大衛不也在十二支派中被稱為主嗎?耶穌也被稱為主,為什麼只有耶穌被稱為是神道成的肉身呢?耶利米不也被稱為「人子」嗎?耶穌不也被稱為「人子」嗎?為什麼耶穌能代表神「釘十字架」,還不是因為「實質」不一樣嗎?還不是因為所作的工作不一樣嗎?還在乎一個稱呼嗎?耶穌雖然也被稱為「人子」,但他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來擔當政權、完成救贖工作的,就這一點就證明耶穌的身分、實質與同樣被稱為「人子」的人並不相同。今天你們誰敢說凡是被聖靈使用的人說出的話都是出於聖靈的?誰敢這麼說?你如果這麼說,那為什麼把以斯拉的預言書給刪掉了,還有那些古聖先知寫的書都給刪掉了?既然都是出於聖靈的,那為什麼你們還敢隨意選擇呢?你有這個資格選擇聖靈作工嗎?還有在以色列當中的許多故事他們也都給刪了,如果你認為這些以往記載的書都出於聖靈,為什麼把一部分書給刪了?既然都出於聖靈,那就都留著,發給眾教會弟兄姊妹看,不要摻雜人意來隨便刪選,這樣做才對。說保羅、約翰他們這些人的經歷中摻雜個人的看見,並不是說他們的經歷認識是出於撒但的,只是說他們有出於個人的經歷和個人所看見的東西。他們是根據當時現實的經歷背景而認識的,誰敢有把握說那些是完全出於聖靈的?若說四福音完全出於聖靈,那為什麼馬太、馬可、路加、約翰他們四個人對當時耶穌作的工作所談的都不一樣呢?不信你們看看聖經所記載的彼得三次不認識主都不相同,各有「特色」。有很多沒見識的人說:道成肉身的神也是人,他說的話能完全出於聖靈嗎?說保羅、約翰有人意的摻雜,難道他說的就沒有人意的摻雜嗎?說這話的人都是瞎眼、沒見識!你們好好看看四福音,耶穌作完的事、說完的話,你看看他們所記載的,簡直是一個人一個樣,各人有各人的看見。若說寫書的人所寫的完全出於聖靈,那就應該一樣,是統一的,那為什麼還有不同的地方呢?人對這些看不透不是太糊塗了嗎?讓你為神作見證,你怎麼見證啊!就你這個認識法能見證神嗎?如果別人問你,說約翰、路加他們的記載有人意的摻雜,那你們的神說的話就沒有人意的摻雜嗎?你能說清楚嗎?路加、馬太他們聽完耶穌說的話,看完耶穌作的工作之後,談出個人的認識,就像是回憶錄似的,記載一些耶穌作工的事實,你能說他們的認識是完全屬於聖靈的啟示嗎?聖經以外不也有很多屬靈人的認識高於他們,為什麼不被後人採納呢?他們不也是被聖靈使用嗎?你應知道今天作的工作,不是在耶穌作工的基礎上加上我自己的看見,也不是把耶穌的工作背景拿來,然後再談我的認識,耶穌那時是作什麼工作?我今天又作什麼工作?我作的、說的都是前所未有的,今天所走的路都是前人未走過的路,是歷世歷代人未走過的路,今天開闢出來了,這不是靈的作工嗎?以往做帶領的人,即使是聖靈作工,但都是在別人的基礎上作的。而神自己的作工就不同了,耶穌那步工作也是如此,都是自己開闢新的出路,來了之後就講天國的福音,說人應當悔改、認罪,耶穌作完工作以後,彼得、保羅他們開始接續耶穌的工作。耶穌釘完十字架升天之後,他們奉那靈的差遣開始傳十字架的道,即使保羅談得很高也是在耶穌的基礎上作的,如忍耐、愛心、受苦或蒙頭、受浸,或講別的該守的規條等等,都是在耶穌的話的基礎上作的,他們開闢不出新的出路,因為他們都是被神使用的人。

耶穌當時說話、作工並不守規條,不是按聖經舊約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時代該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著他所帶來的工作作的,按著他自己的計劃作的,按著他的職分作工,並不是按舊約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沒按舊約律法作,他來作工不是為了應驗先知的話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並不是來專門應驗古先知的預言,他不是來守規條或是來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預言的,但他所作的又並不打岔古先知的預言,也並不攪擾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點就是不守任何規條,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他不是先知,也不是預言家,而是「實幹家」,實實際際來作他該作的工作,來開闢他新的紀元,開展他的新工作。當然,耶穌來了作工作也應驗了不少舊約古先知說的話,那現在作的工作也應驗了舊約古先知的預言,只不過今天不與你翻那「老黃曆」罷了。因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話需對你們講,這些工作、這些說話比起解釋那些聖經章節重要多了,因為那工作對你們來說沒有多大的意義、多大的價值,不能幫助你們、變化你們,我要作新的工作,並不是為了應驗聖經的任何一個章節。假如神來在地上作工單是為了應驗聖經古先知的話,那你說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還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還是神支配古先知呢?這話你當怎樣解釋呢?

當初耶穌沒正式盡職分時,就像跟隨他的門徒一樣,他也有時在聖殿裡聚會、唱詩、讚美、看舊約聖經,當他受浸起來之後,靈正式「降在他身上」開始作工,顯明了他的身分與他該盡的職分。在這以先沒有人知道他的身分,除了馬利亞以外,約翰也不知道。他受浸時是二十九歲,受完浸之後,天開了,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是我所喜悅的。」從他受浸以後,聖靈開始這樣見證他,在他沒受浸二十九歲以前都過著正常人的生活,該吃飯的時候吃飯,該睡覺、該穿衣服這些都照常,沒有一點與他人不同的地方,當然這是在人肉眼來看。有時也有軟弱,有時有些事也看不透,正如聖經記載的「他的年齡與他的聰明智慧一起增長」。這話僅僅說明他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性,與正常人沒有什麼特殊的區別,他也有正常人的生長過程,並沒有一點特殊。但在他身上卻有神的看顧,有神的保守,受完浸之後他開始受試探,接著便開始盡職分,開始作工,並且有能力、有智慧、有權柄。這樣,並不是說沒受浸聖靈就不在他身上作工,或聖靈並沒在他身上,在他沒受浸以先聖靈也住在他裡面,只不過沒正式作工,因為神作工有時間限度,更何況正常人都有正常人的生長過程。聖靈一直住在他裡面,當他降生時就與別人不一樣,有晨星顯現,當他未降生以先,還有使者在夢中向約瑟顯現,告訴約瑟說,馬利亞要生下一個男嬰,是聖靈感孕。當耶穌受完浸的時候,也是聖靈開始作工的時候,並不是聖靈剛降在他身上,所說的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是針對他開始盡職分說的。他以前就有神的靈,但沒開始作工,是因時候未到,靈並不輕易作工,藉著受浸這個方式見證他,從水裡一上來,靈就開始正式在他身上作工了,就是預表神所道成的肉身開始盡職分,開始作救贖的工作了,也就是恩典時代正式開始了。所以說,神無論作什麼工作都是有時候的。耶穌在受浸之後也沒什麼特殊的變化,還是他原來的肉身,只不過是開始作工顯明他的身分了,而且他滿有權柄與能力,就這點跟以前不一樣了,身分不一樣了,即地位有明顯的變化,這屬於聖靈見證,並不是人作的工作。開始人不知道,聖靈這麼一見證人才略知一二。若在聖靈沒見證以前,耶穌就作了很大的工作,但是如果沒有神自己的見證,他作的工再大人也無從知道他的身分,因為人的肉眼望不穿,非得經過聖靈見證這一步,否則,神道成肉身沒有人認識。若聖靈見證以後,他還像以往那樣作工,沒什麼區別,這還達不到果效,這裡主要也是要顯明聖靈的作工部分。聖靈見證之後非得讓聖靈顯出來,讓你明顯看見他就是神,他身上就有神的靈,神所見證的沒有錯,這也能證實見證是正確的。如果以前作的工作與以後作的工作都一樣,這就不能突出他道成肉身的職分,不能突出聖靈作工部分,這樣,人就認不出是聖靈作工了,因為沒有明顯區別。見證以後聖靈要維護聖靈的見證,所以必須在他身上作智慧、作權柄,而且不同於以往,當然,這並不是受浸的效力,受浸僅僅是一個儀式,只不過用受浸這種方式來顯明他盡職分的時間。這樣的工作是為了顯明神的大能,顯明聖靈的見證,聖靈見證聖靈就負責到底。耶穌在盡職分以前他也各處聽道、講道、傳福音,並沒作什麼大的工作,是因為沒到他盡職分的時候,也是因為神自己卑微隱藏在肉身中,不到時候他根本就不作工。在受浸以先,他不作工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為聖靈沒有正式「降在他身上作工」(就是還沒有賜給他作工的能力與權柄),即使他知道自己的身分也沒法作他以後要作的工作,務必得等到受浸之日,這是神的時間,誰也違背不了,甚至連耶穌本人也不例外,他自己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當然,這是神卑微的一面,也是神作工有規律的一面,他的靈不作工,任何人沒法插手他的工作;另一方面,在他未受浸以先,他僅僅是一個極其平常普通的人,與正常普通的人並沒有什麼區別,這也是神道成肉身不超然的一個方面。神道成的肉身並不違背神靈的安排,都是有層有次,特別正常地作工,他作工有權柄、有能力僅僅是從受浸以後。就是說,即使是道成肉身也沒有任何超然的舉動,沒有不合乎正常人的生長規律。若耶穌早已知道他本人的身分,而且在未受浸以先就各處大作工,不同於所有的正常人,顯得非凡,那樣,不僅約翰的工作沒法作,而且神的下一步作工也沒法開展,這樣,就證明神所作的出了差錯,在人看,神的靈與神所道成的肉身就不是出於一個源頭了。所以,聖經記載的耶穌的工作都是受完浸以後作的工作,也就是三年當中的工作。聖經並沒記載他沒受浸以前作什麼工作,就是因為他沒受浸以前沒作這個工作,他僅僅是一個普通的人,代表一個普通的人,他沒盡職分時,乃是跟正常人一模一樣,人看不出什麼,到二十九歲以後耶穌才知道自己是來完成一步工作的,以前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是因為神作的工作並不超然。當他十二歲在禮拜堂裡聚會時,馬利亞找他,他只不過是像小孩似的說出了一句話:「母親!你不知道我該以父的旨意為重嗎?」當然,他是聖靈感孕能說一點不特殊嗎?但他的特殊並不代表超然,只不過比任何一個幼稚的兒童愛神罷了。雖然外表看他是人,但他的實質還是特殊、與眾不同,然而真正感覺到聖靈作工在他身上,感覺到他是神自己,還是在受浸以後。到三十三歲那一年,他才真正知道聖靈在他身上要作釘十字架的工作,三十二歲時稍稍知道一些內情,正如《馬太福音》記載的「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從此耶穌才指示門徒,他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他不是早已知道自己要作的工作是什麼,而是有特定的時間的,並不是一生下來就完全知道,聖靈在他身上作工都是逐步的,是有過程的。如果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是神,是基督,是道成肉身的人子,要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那為什麼以前他不作工?為什麼自從耶穌告訴門徒他要盡的職分之後,他才有了憂愁之感,而且為此懇切禱告呢?為什麼讓約翰為他開路,給他受浸之後他才明白許多以往不明白的事呢?這一切都證明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所以他能明白、能達到的都是有過程的,因他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與靈直接的作工並不一樣。

神的每步作工都是一道流下來的,所以說神六千年經營計劃,從創世到現在都是一步緊接一步貫穿到現在的。如果沒有鋪路的就沒有後來人,既然有後來人,那就有鋪路的,工作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傳下來的。一步接續一步,如果沒有開路的,工作沒法開展,神沒法向前作工,哪步都不打岔,都是按著順序接續下來形成的一道流,是一位靈作的。但不管是開路的,還是接續的,並不能決定身分,你說對嗎?約翰是開路的,而耶穌是接續的,這就能證明耶穌的身分比約翰的身分低嗎?你說耶和華是在耶穌以先作工的,那你還能說耶和華比耶穌大嗎?鋪路與接續並不重要,最主要的還是作工的實質與代表的身分,你說這話對嗎?既然神要在人中間作工,那他必須興起鋪路的人來作工。約翰剛開始傳道就是「預備主的道,修直主的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一開始他就講這道,為什麼他能說這話呢?若按說話的先後,是約翰先說這天國的福音而耶穌後說的,按人的觀念來說,是約翰開闢新出路,當然是約翰比耶穌大了。但是約翰並未說他是基督,而且神也未見證他是神的愛子,僅借用他來開闢出路,來預備主的道。他是為耶穌鋪路的,並不能代替耶穌的工作,人的工作也都是聖靈維護下來的。

在舊約時代屬於耶和華帶路,耶和華作工代表舊約整個時代,代表整個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摩西只不過是在地上維護維護,他的作工屬於人性配合。當時是耶和華發聲說話,呼召摩西,在以色列民當中興起摩西,讓摩西把這些人帶到曠野,進到迦南,並不是摩西自己作,都是耶和華親自指示的,所以他不可稱為神。他也定了律法,但這律法是耶和華自己頒布的,讓摩西說出來。同樣,耶穌也定了誡命,並且廢掉了舊約律法,定了新時代的誡命,為什麼耶穌就是神自己呢?因為這不是一回事,當時摩西所作的工作不是代表時代,也不是開闢新的出路,是耶和華在前面帶路指示他作的,只不過他屬於被使用的人罷了。耶穌來的時候,約翰已作了一步鋪路的工作,開始傳天國福音(是聖靈開始這麼作),等耶穌一出來就直接作他自己的工作了,但他的工作跟摩西的說話作工有很大區別。同樣以賽亞說了那麼多預言,為什麼他不是神自己呢?耶穌沒說那麼多預言,為什麼他就是神自己呢?就耶穌當時作的工作,誰也不敢說是完全出於聖靈的,也不敢說是完全出於人意的,誰也不敢說這完全是神自己作的,這些事人都沒法分析。可以說以賽亞作那些工作,說那些預言,也都是出於聖靈的,並不是直接來自於他自己,是出於耶和華的默示。耶穌還沒作多少工作,沒說那麼多話,也沒說太多的預言,在人看他沒講多高的道,但他卻是神的自己,這是人沒法解釋的事。從來沒有一個人信約翰,也沒有一個人信以賽亞,也沒有一個人信大衛,也沒有人稱他們為神,或大衛神、約翰神,沒有一個人這麼說,只稱耶穌為基督。這就根據神的見證、他擔當的工作與他盡的職分來劃分了。聖經裡面這些大人物:亞伯拉罕、大衛、約書亞、但以理、以賽亞,以至於約翰、耶穌,就這些人所作的工作你就可以分辨出來,到底誰是神自己,哪類人屬於先知,哪類人屬於使徒。誰是被神使用的,誰是神自己,這就根據他們所作工作的實質與類別來分辨確定,這些你如果都分辨不清楚,證明你不知道信神是怎麼回事。耶穌是神,是因他說了那麼多話,作了那麼多工作,尤其是他顯了許多神蹟,同樣,約翰也作了那麼多工,說了那麼多話,摩西也是如此,他們怎麼不能稱為神呢?亞當是神直接造的,為什麼不稱他為神,只稱他是一個受造之物呢?別人如果這樣問你:「神今天作了那麼多工作,說了那麼多話,他是神自己,那摩西說那麼多話也應該是神自己呀!」這時你反問他:「為什麼當時見證耶穌是神自己,而神卻沒見證約翰是神自己呢?約翰不是在耶穌前面嗎?約翰作的工作大,還是耶穌作的工作大?在人來看約翰大耶穌小,那為什麼聖靈見證耶穌呢?而不見證約翰呢?」這與今天是一樣的事!當初摩西帶領以色列民時,是耶和華在雲中向他說話,不是他直接說話,乃是耶和華直接帶領,這是在舊約以色列作的工作。摩西身上沒有那個靈,沒有那個所是,他作不了那個工作,所以他與耶穌所作大不相同。就是因為作的工作不一樣!到底是被神使用的,還是先知、使徒,還是神自己,從作工的性質上來分辨,你就沒有疑問了。聖經記載只有羔羊能揭開七印,歷代以來,那些大人物中解經的人不少,那你能說他們都是羔羊嗎?你能說他們解釋的完全是出於神的嗎?他們僅是個「解經家」,他們沒有羔羊的身分,怎麼配揭七印呢?「只有羔羊能揭開七印」這不假,但他來了並不單單是為了揭七印來了,這工作沒什麼必要,只不過捎帶著就把工作作了,他自己作的工作他自己一清二楚,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來解經嗎?六千年的工作中還會加添一個「羔羊解經時代」嗎?他是來作新的工作的,只不過對以往的工作稍加揭示,讓人明白六千年工作的實情就可以了,不必解釋太多的聖經章節,關鍵還是現時的工作重要,你該知道神來了不是專門來揭七印的,乃是來作拯救工作的。

你只知道耶穌末世要降臨,到底他如何降臨?就你們這樣一個罪人,剛被救贖回來,不經變化,不經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嗎?就你現在的老舊人,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

若沒有這步新工作的開始,你們這些大佈道家、講道家、解經家以及所謂屬靈偉人說不定要發展到什麼地步呢!沒有這步新工作的開始,你們講的還不都是那些老掉牙的東西嗎?除了登寶座就是預備作王的身量,除了捨己就是攻克己身,除了忍耐就是凡事學功課,除了謙卑就是愛心,還不是老調重唱嗎?都是換湯不換藥!除了蒙頭、掰餅就是按手禱告、醫病趕鬼,還能有什麼新的工作?還能有什麼發展前途?讓你這樣帶下去不是死守規條,就是按部就班,你們以為你們的工作都高得了不得,豈不知都是那些古代「老人」遺留下來的遺傳、遺教嗎?你們所說、所做的還不都是老人的遺囑嗎?還不都是老人臨終前的囑託嗎?你以為你們做的超過歷代使徒、先知,甚至超乎萬有了嗎?這步工作一開始就把你們崇拜常受「追求作王登寶座」的工作給制止住了,把這些人的囂張氣焰給剎住了,讓人無法插手這步工作。如果沒有這步工作,你們將會越陷越深,不可挽救。在你們中間的老舊的東西太多了!幸虧現在的工作將你們拉回來了,不然的話,你們說不定要走向何方呢!既然神是常新不舊的神,那你為什麼不尋求新的東西?為什麼總持守那些老舊的東西?所以認識聖靈今天的作工最關鍵!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