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目錄

第 十 二 篇 說 話

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也正是我開始發聲說話之時,當閃電發出之時,整個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眾星都發生變化。全人類猶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這道來自東方的光柱照得原形畢露,兩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蓋自己醜惡的嘴臉,又猶如動物一樣從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難,但不曾有一物能從我的光中被抹煞。所有的人都在驚訝,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所有的人都在觀望,所有的人都因我光的來到而慶幸自己的生日,所有的人又都在咒詛自己的生日,矛盾的心理難以表達,自責的淚水湧流成河,被陣陣急流沖走,片刻便不見蹤影。我的日子又一次逼近了全人類,又一次將人類喚起,使人類又有了一個新的起點。我的心在波動,山隨著我心也在有節奏地歡跳,水在歡舞,浪花拍打著礁石,我心難以表達,我要讓所有的不潔之物在我的眼中化為灰燼,我要讓所有的悖逆之子從我的眼前消逝,永不存留。我不僅在大紅龍居住之處有了新的起頭,更在全宇之下開展了新的工作,很快,地上之國便會成為我的國,地上的國將永遠因著我的國而不存在,因我已得勝,我已凱旋歸來。大紅龍千方百計來破壞我的計劃,想將我在地的工作取消,但我能因著它的詭計而洩氣嗎?我能被它的威脅而嚇得失去信心嗎?天地之中,不曾有一物不在我的手中掌握,更何況大紅龍這一襯托物呢?不也在我手中受我的擺弄嗎?

當我道成肉身來在人間時,人不知不覺便都在我的引領之下來在了今天,不知不覺中都認識了我,但以後的路程究竟怎麼走,誰也不知,誰也不曉,以後的路指向何方更無人知曉,只有在全能者的看顧之下方能走到路終,只有在東方閃電的引導之下方能邁進我國之門。人不曾有誰見過我的面貌,不曾有人看見東方的閃電,更何況來自寶座的發聲呢?實際上,從古以來,沒有一個人直接接觸我的本體,今天來到世上,人才有機會看見我,但是到如今人卻仍然不認識我,正如只見我面、只聽我聲卻不明我意一樣,人都是這樣。作為子民中的一員,你們不因著見我面而甚感自豪嗎?不因著不認識我而自覺羞愧嗎?我在人中間行走,在人中間生活,因我道成在肉身,我來在人世,我的目的不只限於只讓人看見我的肉身,更重要的是讓人認識我,而且我要因著道成的肉身來定人的罪,要因著道成的肉身來打敗大紅龍,來毀滅大紅龍的巢穴。

在地之人雖繁如星星,但在我卻瞭如指掌,而「愛」我之人又多如海沙,但被我選中之人卻並不見多,只是「愛」我之人以外的追求明光之人。我不高估人,我也不低看人,而是按著人的屬性來要求人,所以我所要的是真心尋求我的人,以達到我揀選人的目的。山之中,有不計其數的猛獸,但在我面前卻都馴服如羊;海之下,有人測不盡的海中奧祕,但在我卻猶如地上的萬物,全部顯明出來;天宇之中,有人達不到的境地,但我卻在人達不到的境地到處走動。人不曾在光中認識我,而是在黑暗的世界當中看見我,你們今天不正是在這種境況之中嗎?我是在大紅龍瘋狂專橫最頂峰時開始正式在肉身作我的工的,正是在大紅龍第一次顯露出原形之時見證我的名。當我行走在人間之路時,不曾有一物、一人被驚醒,所以在我道成肉身來在人世之時,誰也不知。但當我在道成的肉身開始作工時,人才被喚醒,從夢中被我震耳欲聾的發聲而驚醒,從此人才開始了在我帶領下的生活。在子民當中,我又一次開始了新的工作,既說我在地的工作未結束,那足以說明,所說的子民並不是我心目中所需的,而是仍然在這些人中選一部分。足見,我不僅是讓子民來認識道成肉身的神,而且是來潔淨眾子民的,因著我行政的嚴厲,所以多數人仍有被我淘汰的危險。若不竭力對付自己、攻克己身,那樣,必會成為我厭棄的對象,被打入地獄,猶如保羅一樣直接刑罰在我手中,不得釋放。你們從我的話中摸著什麼沒有?我仍要潔淨教會,繼續純潔我所需的人,因我是全聖無污點的神自己。我要讓我的殿宇不僅是五彩斑斕,更是一塵不染,不僅有其外表,更有其內裡,你們應人人在我前回想以往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在今天立下心志來使我心全然滿足。

人不僅不認識在肉身的我,而且更不了解活在肉體之中的自己。多少年來,人一直欺騙我,一直把我當作門外客,多少次把我關在「家門」之外;多少次在我面前站立卻不理會我;多少次在人中間棄絕我;多少次在魔鬼面前否認我;多少次互相以嘴相爭來攻擊我。但我不記念人的「軟弱點」,不因著人的悖逆而以牙還牙,只是在人的病上給人以良藥,以醫治人的不治之症,從而使人康復,以達到認識我。難道我所作的不都是為了人的生存嗎?不都是給人生活的機會嗎?我多次來在人間,人卻並未因我親臨人間而對我理會,只是各行其事、各找出路,豈不知天下之路都來自於我手?豈不知天下之事都在我的安排之中?你們有誰敢生發埋怨的心?有誰輕易下斷案?我只是在人中間悄悄作我的工罷了,若是當我道成肉身之時,我不體貼人的軟弱,那所有的人都會因著我道成肉身一事而魂不附體,因而都墜落在陰間的。因著我的卑微隱藏,所以人才免遭一難,幸而從我的刑罰之中脫險,這才有了今天,你們不因今天的來之不易而更加珍惜明天嗎?

一九九二年三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