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

目錄

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於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說不完,因為人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著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之後還在背叛著神。因此我說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獸、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裝出一副可憐相,我都不會向人發出憐憫之心,因為人根本不懂得黑與白的區別,人都不懂得真理與非真理的區別,人的理智如此麻木還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還想作王掌權,這樣的理智給誰去作王?這樣的人性怎麼能登寶座?實在是不知羞恥!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勸你們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個鏡子照照自己的醜相,你是作王的料嗎?你長了得福的五官了嗎?性情一點不變化、一點真理都行不出來還想著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

變化人的性情應該從認識人的實質來變化,從人的思想、人的本性、人的精神面貌這些來改變,從根本上來變化,這樣人的性情才能達到真正的變化。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著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人之所以抵擋神不明白真理就是因為人根源的東西都已經撒但的敗壞,根本不是神原來造成的那樣。所以要變化人的性情應先從人的思想、人的見識、人的理智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也改變人對真理的認識。生在經敗壞最深之地的人更是不知什麼叫神,什麼叫信神,敗壞越深的人越不認識神的存在,敗壞越深的人的理智、見識越差。人抵擋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著人被撒但敗壞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的良心麻木,道德敗壞,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後。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人的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見識、良心的發表,因著人的理智、見識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極處,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不能改變人的理智、見識就談不上性情變化,也談不上合神心意。人的理智不健全就不能事奉神,理智不健全就不能合神使用。正常的理智是指對神有順服、有忠心,對神有渴慕,對神能絕對,對神有良心,是指對神一心一意而不故意抵擋。不正常的理智就不是這樣了,人經撒但敗壞之後就對神產生觀念,對神無忠心、不渴慕,更談不上良心,故意抵擋神、論斷神而且還背後謾罵神,明知是神還背後論斷,根本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只是一味地向神索取、向神要求。這樣的理智不正常的人還不能認識自己的卑鄙行為,還不能懊悔自己的悖逆行為。若能認識自己的人還是理智稍稍恢復一點的人,越是悖逆神但還不能認識自己的人越是理智不健全的人。

人敗壞性情的流露的根源無非就是人麻木的良心、人惡毒的本性與人不健全的理智,若是人的良心與人的理智能恢復正常,在神面前就能成為神合用的人了。只是因著人的良心一直處在麻木之中,人的理智從未健全而且越來越麻木,因此人悖逆神的行為越來越多,甚至將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又將神末世道成的肉身棄絕在家門之外,將神的肉身定為罪,又將神的肉身看為卑賤。人若能有一點人性就不能這麼殘酷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有一點理智也不能這樣狠毒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真有一點良心也不能如此這樣地「感謝」道成肉身的神。人活在神道成肉身的時代卻不能感謝神賜給其這樣好的機會,反而咒罵神的來到,或是對神道成肉身的事實一點不理會,似乎表示反對,似乎表示厭煩。不管人如何對待神的到來,總之,神一直在不厭其煩地作著他的工作,儘管人對他一點不歡迎,儘管人對他一味地提出要求。人的性情已惡毒到極處,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極處,人的良心已經全部被那惡者踐踏,早已不是原來的良心了。人不僅不能感謝道成肉身的神賜給人類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著神賜給人的真理而對神產生厭憎,因著人對真理並不感興趣,所以人對神也產生了厭憎之感。人不僅不能為道成肉身的神捨命,反而從他身上「擠」油水,向神索取高於人自己給神幾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還不以為然,還認為自己為神花費得太多,而神賜給他的太少。有的人給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兩碗牛奶的金幣,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過這幾倍的住宿費,就你們這樣的人性、就你們這樣的良心還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這樣的人性、這樣的良心才導致道成肉身的神各處飄零,無有寄居之處,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別說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就是他不作什麼工作人也該敬拜他,也該一心一意地事奉他,這是理智健全的人該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數人事奉神還講條件,他不管是神還是人,他只管講自己的條件,只管追求達到自己的慾望。你們給我做飯要廚師費,給我跑路要跑路費,為我作工要作工費,給我洗衣要洗衣費,供應教會要補身體的營養費,說話的要說話費,發書的要發書費,寫字的要寫字費,甚至我對付過的人還衝我要補償費,打發回家的人還要名譽費,不結婚的人還衝我要嫁妝費、年輕費,殺雞的要殺雞費,炒菜的要炒菜費,燒湯的要燒湯費……這些就是你們高尚而又偉大的人性,是你們那溫暖的良心支配你們做的事,你們的理智在哪裡?你們的人性在哪裡?告訴你們!若你們這樣下去我是不會再作工在你們中間的,我是不會對著一班衣冠禽獸作工作的,我是不會就這樣為著你們這樣一班人面獸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會為著這樣一班毫無拯救餘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們背轉之日就是你們死亡之日,是黑暗臨到你們之日,是光明棄絕你們之日,告訴你們!我是不會向你們這樣一班連畜生都不如的人大發慈悲的,我說話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們如此的人性、就你們如此的良心我是不會作更多的工作的,因為你們太沒有良心了,你們傷我心太多了,你們的卑鄙行為太叫我噁心了!如此沒有人性的人、如此沒有良心的人是永遠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我是不會拯救這樣的狼心狗肺的人的。當我的日子來到之時,我要將我那焚燒之火永遠地傾倒在這些曾經惹我大發烈怒的悖逆之子的身上,將我永遠的懲罰降在這些曾經謾罵我、曾經棄絕我的畜生身上,將我的忿怒之火永遠地焚燒在那些曾與我同吃、同住但又不相信我、污辱我、背叛我的逆子身上。我要將所有的觸及我忿怒的人都扔在我的懲罰之中,將我全部的忿怒都傾倒給這些曾想與我平起平坐但從未敬拜我、順服我的獸身上,將我擊打人的杖放在那些曾享受我口之言的奧祕、曾享受我看顧、曾與我爭奪物質享受的畜類身上,我是不會饒恕任何一個爭奪我地位的人的,我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與我爭吃爭穿的人的。你們現在都平安無事,你們現在都得寸進尺地向我索取,當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你們就再也不會向我索取了,那時我讓你們都盡情地「享受」,我讓你們都嘴巴啃泥,你們永世都不得翻身!這些賬我遲早都要「償還」與你們的,我希望你們都能耐心地等待這一天的到來。

這些卑鄙的人類若真能放下這些奢侈的慾望能向神回轉,那還會得著拯救的機會,人若真有渴慕神的心,神是不會丟棄人的。人得不著神不是因為神有情感,不是因為神不願讓人得著,乃是因為人不願意得著神,人沒有迫切尋求神的心。哪有一個真心尋求神的人得到神的咒詛了?哪有一個理智健全、良心敏感的人得著神的咒詛了?哪有一個真心敬拜神、事奉神的人被神烈怒之火焚燒了呢?哪有一個甘心順服神的人被神踢出神家之外了呢?哪有一個愛神愛不夠的人活在了神的懲罰之中了呢?哪有一個甘心為神捨棄一切的人而一無所有了呢?人不願追求神,不願為神花費自己的財物,不願為神花費自己畢生的精力,反而說神作得太過分了,說神不合人觀念的地方太多了,就你們這樣的人性別說是不尋求神,就是使上你們渾身的力量也不能得著神的稱許,你們不知道你們都是人類之中的殘品嗎?不知道你們的人性是最低賤的人性嗎?你們不知道你們的「尊稱」是什麼嗎?真正的愛神的人都叫你們是狼爹、狼娘、狼子、狼孫,你們是狼的後裔,你們是狼的民族,你們應知道自己的身分,時時記在心上,別認為自己是什麼上等的人物,你們是人類中最毒辣的一班非人類,這些你們都不知道嗎?我在你們中間作工擔當多大的風險你們知道嗎?若是你們的理智不能恢復正常,你們的良心不能正常工作,那你們就永遠擺脫不了「狼」的稱呼,永遠擺脫不了咒詛的日子,永遠擺脫不了懲罰你們的日子。你們出生低賤,本來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本是一群餓狼,本是一堆雜物、一堆垃圾,我在你們身上作工不是像你們一樣是為了撈油水,而是工作的需要,若你們仍是這樣的悖逆,那我就停止我的作工,而且我永遠不會再作工在你們身上,相反,我將我的工作轉移到我所喜歡的另外一班人身上,那樣我就永遠地離開你們了,因我不願看見與我為敵的人。你們願與我相合,還是願與我為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