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我信神遭受的迫害

中國黑龍江 趙明恩

2003年5月的一天,晚上8點多,我盡本分剛回到家,三個警察突然衝過來,抓住我的胳膊給我戴上手銬。我嚇得心怦怦直跳。這時,一個警察搜走了我身上的傳呼機。我説:「我犯什麽法了?你們為什麽抓我?」他鐵青着臉説:「你信全能神是國家不允許的,違反了共産黨的政策,抓的就是你!」説完,他們就不由分説地把我推上車。坐在車裏,我心裏很緊張、害怕,不知道接下來警察會用什麽酷刑折磨我,我擔心自己身量小受不了酷刑,出賣弟兄姊妹做猶大,就在心裏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力量。這時,我想到一段神的話:「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裏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膽量,臨到被抓捕有神的許可,警察也在神手中,有神作我的後盾,没什麽好怕的。想到這兒,我心裏不那麽緊張害怕了,暗立心志:不管接下來警察怎麽折磨,我决不出賣弟兄姊妹,不背叛神!

到了派出所,一個女警給我脱光衣服搜身,然後帶我到一個屋裏,用手銬把我的雙手反銬在暖氣管上。大概晚上11點多,警察又從我家搜出幾本神話語書籍,還有幾部傳呼機。刑警隊長李某拿着傳呼機逼問我:「這東西是誰給你的?你都跟誰聯繫?」我不説,他氣得狠扇了我兩耳光,我被打得眼冒金星,臉火辣辣地疼。接着,他又用脚使勁碾壓我的大脚趾,脚趾頓時像針扎一樣,疼得我渾身直冒汗。我心裏特别氣憤,對他説:「我信神走人生正道,犯哪條法了?國家不是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嗎?你們憑什麽抓我、打我?」一個警察説:「你太天真了,信仰自由那是給外國人看的,共産黨是無神論,你信神國家就要鎮壓、取締你!你要是不交代,明天就讓你變成死魚,讓你豎着進來横着出去!」説完,他們就走了。我心想:「警察從我家搜出這麽多東西,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的,我要是什麽都不説,不知道他們會怎麽折磨我,還説要把我變成死魚,這是要把我往死裏整啊!」想到這兒,我越發地緊張,就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力量。第二天上午,四個警察抬進來一張老虎凳。李某凶神惡煞地説:「我叫你不交代!今天就讓你嘗嘗坐老虎凳的滋味!」説完,他們就把我摁到老虎凳裏,并把我的雙手反銬在老虎凳上。我坐在老虎凳上,身子向後傾斜,脚往下蹬,手銬卡在手腕處疼痛難忍。不一會兒,我的手就腫得像饅頭一樣,兩隻手都紫了,一點兒知覺都没有。一天過去了,我渾身凍得冰凉,手也腫得越來越高,我有些擔心、害怕:再這樣折磨下去,我的手會不會殘廢呀?要是真殘廢了,以後還怎麽生活呀?我越想心裏越難受,不知道這苦日子什麽時候是個頭。我向神禱告:「神哪,我心裏很痛苦,願你加給我力量,帶領我能站立住。」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裏面消極也好,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説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人受痛苦時需要有信心,熬煉時需要有信心,有信心了隨之就有熬煉,這兩個是不可分割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神的話使我剛强起來,經受這些痛苦折磨,需要我對神有信心。警察酷刑折磨我,就是想利用我肉體的軟弱來擊垮我,讓我背叛神,神也藉着這樣的環境成全我的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是神在主宰,我的手會不會殘廢也在神手中,我得對神有信心,依靠神站住見證。想到這兒,我感覺有了力量,不知不覺手也不那麽疼了。我從心裏感謝神!

第三天上午,警察又開始審訊我。一個男警指着我説:「你别以為我們什麽都不知道,我們監視你家已經兩個多月了,你家進進出出的人可真不少!」接着,他們把去過我家的人穿什麽衣服、多高個兒、騎什麽自行車都説了一遍。我心裏一驚,原來他們早就把我家監控了,他們説的這幾個可都是教會帶領和執事,我决不能出賣弟兄姊妹。可警察已經掌握情况了,我要是什麽都不説,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的,不知道還會怎麽折磨我,要不我還是多少説點吧?想到我已經被抓三天了,我妹妹她們應該早就知道,都離家躲藏了,警察應該抓不着她們。我就説:「去我家的都是我妹妹。」警察緊接着問:「她們信神嗎?」我没多想就説:「她們不是真心信的。」我説完警察就去抓我妹妹了。看到這一幕,我心裏很受責備,「我怎麽能承認妹妹是信的呢?我為了自己少受苦就出賣妹妹,這不是做猶大了嗎?要是妹妹被抓,再牽連其他弟兄姊妹,不就給教會工作帶來更大的虧損嗎?就算這次没被抓,警察也不會輕易放過她們,以後她們就得過逃亡的生活了。」我越想心裏越難受自責,想到神的話説:「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神審判的話語讓我心裏更加受煎熬。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神恨惡、厭弃背叛他的人。我出賣了兩個妹妹,做了可耻的猶大,失去了見證。我恨自己太自私卑鄙,没有人性。我在心裏向神禱告悔改,不管接下來警察怎麽審訊折磨,我决不出賣弟兄姊妹。晚上,李某拿着十三張照片讓我指認,我都説不認識。他又拿出一張姊妹的照片,説:「這個人你應該認識吧?她都説認識你了。」我心想即使姊妹説認識我,我也不能説認識她,我已經説出了兩個妹妹,决不能再出賣弟兄姊妹,讓他們跟我一樣再遭受這樣的折磨。我堅定地説:「不認識!」李某大聲吼道:「你不説,明天有你好受的!」

第四天下午,一個男警拿了四根一寸多寬、一尺多長的方楞,然後把窗户的栅板都關上,在屋裏什麽也看不見了。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兒,心跳加速,腿也發軟,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麽手段折磨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承受得了,我就在心裏不住地呼求神保守我能站立得住。不一會兒,來了六個警察,他們把我從老虎凳上放下來,又把我的雙手銬到背後。兩個警察站到桌子上,然後使勁往上提我的手銬,邊提邊大聲吼道:「説!你們的帶領是誰?」我兩脚離地,頭朝下,身體被騰空吊了起來,疼得我直咬牙。見我不説,兩個警察拿着方楞使勁地刮我兩側的肋骨,還有兩個警察拿着方楞使勁打我的腿和胳膊,我感覺肋骨兩側的肉像被撕下來一樣,腿也像被卸了下來,疼得我直冒汗。他們邊打邊説:「不説就狠打!」我還是咬牙堅持不説。兩個警察就拿堅硬的東西往我兩隻脚趾甲裏扎,扎得我鑽心的疼。同時,他們又在上面用强光燈烤我的手,我的手像被火燒一樣,火辣辣的疼。我感覺身體承受不住了,一個勁兒地呼求神,求神加給我力量。他們又使勁往上提我的手銬,就聽我的胳膊嘎巴一聲,疼得我大聲尖叫,他們這才把我放了下來。他們吊了我大概有一個多小時。放下來後,我的腿一點兒知覺都没有,怎麽也站不住,腿、胳膊都成了黑紫色,像火燒一樣疼,肋骨上的肉也像冒火似的,鑽心的疼。我癱倒在地,渾身像散了架一樣,一點兒力氣都没有,特别的痛苦難受。想到警察不知道還會用什麽酷刑折磨我,不知我能不能承受得了,我心裏就很痛苦、很軟弱。我想咬舌自盡,這樣就不會出賣弟兄姊妹了。我使勁咬舌頭,但很疼,我實在狠不下心。我又想:要不我把小舌頭摳掉,這樣我就不能説話了。我就提出要上衛生間。到了衛生間,看守的警察聽到我摳舌頭嘔吐的聲音,對我説:「别想不開。」説完把我帶回來又銬在老虎凳上。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差點做了傻事,想到神的話説:「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麽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强,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臨到魔鬼的殘害,神的心意是成全我們的信心、忠心,也讓我們看清大紅龍是怎樣抵擋神、殘害人的,能從心裏恨惡它、弃絶它,在撒但面前為神站住見證。可我對神的信心太小,受些折磨就想以死擺脱,這哪有見證?想到這兒,我心裏不那麽痛苦難受了,也有了信心,不管接下來警察怎麽折磨我,哪怕最後只有一口氣,我也要依靠神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决不出賣弟兄姊妹,不背叛神!當我有了這樣的心志,這些警察再也没來審問我。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大紅龍只是神手中的棋子,是為神成全神選民效力的工具,也看到在苦境中神就在我的身邊,一直與我同在,用他的話語隨時帶領我、幫助我,加給我信心、力量,我感受到了神的愛與保守,從心裏感謝神。

共産黨以「擾亂社會治安」判了我三年勞教。在勞教所,每天都是十二到十四個小時的超負荷勞動,完不成任務還要加時間。當時,我被分配到農藥廠幹活,因為我聞不了農藥味,每天都頭疼、噁心嘔吐,吃不下飯也睡不好覺,我就申請調换車間,可警察不給調。當時,我心裏特别痛苦煎熬,一想到還有三年時間,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這日子可怎麽熬呀?特别是去幹活的路上,看到外面的人自由自在的,自己就像籠子裏的小鳥,我就越發地痛苦難受,總想哭。同一車間的姊妹就和我交通,還帶着我一起小聲哼唱神話語詩歌《得勝者之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九篇》唱着這首詩歌,我心裏特别受激勵。經歷這些迫害,能有機會為神作見證,這是我的榮幸。共産黨想用繁重的體力勞動摧殘我的身心,讓我因受不了苦背叛神,我不能中它的詭計,再苦再難我也得依靠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之後,晚上一有機會我就和姊妹在一起偷偷地哼唱神話語詩歌、交通神的話。慢慢地,我心裏也不覺得那麽苦了。

後來,丈夫來探監,我看他腿脚不利索才知道他病了。我被抓後不久,丈夫擔心我受酷刑折磨,整天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後來患上腦血管病,去醫院檢查,説是小腦萎縮導致半身不遂。當時,我揪心般地難受,心裏恨透了共産黨這夥惡魔,要不是他們抓捕、迫害信神的人,我也不會被抓,丈夫也不會得病。没過多長時間,妹夫來探監,告訴我丈夫病重了,大小便都失禁了。我當時特别難受,就想着什麽時候能出獄回家照顧丈夫。没想到2004年年底,我收到家人來信,説丈夫的病情惡化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感覺天像塌下來一樣,心裏很煎熬。家裏的頂梁柱没了,孩子還在上大學,不知道他怎麽樣了。我好端端的家被共産黨迫害得家破人亡,我很軟弱,不知不覺心裏有了怨言,我怎麽總是臨到禍患?為什麽没有神的保守呢?痛苦中,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如果體貼肉體軟弱,説神作得太過分,那你就覺着你總在痛苦之中,總有憂傷,而且對神所作的一切工作也都模糊,似乎神根本不體恤人的軟弱,不知道人的難處,你就總覺着你一個人孤苦伶仃,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這時你就發怨言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丈夫去世,我不尋求神的心意,而是體貼自己的肉體,覺得丈夫没了,孩子没人照顧,就埋怨神,我真是太没良心了!明明是共産黨迫害我,導致我家破人亡,我却把一切推到神頭上,我這不是歪嘴説話,不可理喻嗎?這時,我才看到自己的身量實在是太小了,對神没有真實的信,也没有真實的順服。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哪,臨到這樣的顯明,看到自己太悖逆,所思所想都是為了自己的肉體,不理解你的心。神哪,求你帶領我能順服這個環境,明白你的心意。」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穢的肉體之中,不就成了衣冠禽獸了嗎?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裏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實行 二》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我今天因着信神被抓,遭受這些痛苦,這是為義受逼迫,這苦受得有意義。藉着這些逼迫患難,我認識了自己的悖逆敗壞,看清了自己的真實身量,對大紅龍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實質有了分辨,這是神對我的愛。想到約伯臨到那麽大的試煉,滿山牛羊、萬貫的家産都被强盗搶走,兒女也都死了,他自己還渾身長毒瘡,但他不埋怨神,不以口犯罪,最後説出了「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約伯為神作出了響亮的見證。我很受激勵,立定心志願意效法約伯,受苦再大也要為神站住見證。認識到這些,我來到神面前作了個順服的禱告,願意把家裏的一切都交在神手中,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2005年12月末,我被釋放了。當時,孩子還在上大學,生活很拮据,我就找了一份工作。可一個多月後,雇主對我説:「警察找我,説你是信神的,讓我把你解雇了。」我聽後特别氣憤,我都被釋放了,共産黨還不放過我,還要剥奪我的生存權,真是太卑鄙、惡毒了!按理説,我兒子2006年就該畢業了,可因着我信神勞教,學校就以一門學科差幾分不及格為由不給孩子發畢業證,孩子只好復讀一年,可第二年畢業時學校還是以同樣的理由不給發畢業證。孩子看到有些同學兩三科不及格都給發畢業證了,就去問老師,老師説:「你不知道你媽信神嗎?」我們這才知道,是因為我信神,學校就找藉口不給孩子畢業證。最後,學校給孩子發了個肄業證。由于没有畢業證不好找工作,孩子每天情緒都很低落,在家呆着哪兒也不想去,也不願意説話。看到孩子這麽痛苦,我心裏也不是滋味。想到孩子讀了那麽多年書,因着我坐監受牽連,最後連畢業證都拿不到,找份工作都這麽難,我心裏也有些軟弱。那時孩子也信神了,我就和孩子一起禱告、讀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説:「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脚,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于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八》因着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丈夫死了,兒子也找不到工作,共産黨斷了我們一家的生活來源,就是想藉着這些環境讓我埋怨神、背叛神,但神也是藉着這樣的環境成全我的信心。在受許多痛苦的時候,還能跟隨神、順服神,這才是真實的信心。共産黨要斷我們的生活出路,但我們今天依靠神生活,靠着神往前走,有神的供應帶領,我們照樣生存。之後,我和兒子經常一起吃喝、交通神的話,慢慢地,他也從痛苦中走了出來,還説他現在也看清這些苦都是共産黨造成的,共産黨是殘害人的罪魁禍首,而神憐憫人、拯救人,只有神能給人帶來光明,跟隨神才是人生正道,他也願意好好信神、跟隨神。後來,為了方便聚會、盡本分,兒子就跟我一起挖野菜、采蘑菇,拿去市場上賣,這樣只是出點力,也不需要本錢,就够我們娘倆生活了。

經歷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實質。它口口聲聲喊着信仰自由,背地裏却大肆抓捕基督徒,酷刑折磨、判刑坐監,還要打壓、迫害基督徒的家人,害得無數基督徒家破人亡,我從心裏恨惡它、背叛它,與它勢不兩立。我也體嘗到了神的愛與神話語的權柄。我被警察抓捕判刑坐監,丈夫去世,兒子拿不到大學畢業證,我活在痛苦中無路可走時,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力量,帶領我勝過肉體的軟弱。如果没有神的看顧保守,我根本走不到今天,我從心裏感謝神的愛與拯救。不管以後還會遭受什麽樣的逼迫患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上一篇: 97 傲慢的我是怎麽改變的

下一篇: 99 被精神病的日子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中國 丘珍一天,妹妹來電話説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説,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麽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裏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説:「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聽後一…

12 「三位一體」之謎打開了

馬來西亞 靜默1997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我受洗時,牧師是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為我禱告受洗的,此後,我每次也是奉慈愛的天父、救主耶穌還有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禱告。但我心裏總有一個疑問:既是三位又怎能成為一體呢?我説不透也想不通「三位一體的神」到底是怎麽回事。兩…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