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嗎

中國山東 趙光

1998年,我表弟小楊來傳我信主耶穌,還給我帶來了一本《聖經》,并告訴我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聖經裏的話都是神的話,而且裏面還有進天國得永生的路。聽到能得永生,立刻激發了我的興趣,之後我有空就讀聖經,很快我知道了主耶穌是人類的救贖主,就接受了主耶穌。因着我熱心追求,後來成了一名同工,開始傳福音、講道牧養教會。我堅信聖經就是我信神的根基和嚮導。

幾年後,教會漸漸荒凉,越來越感覺不到聖靈作工,多數信徒都消極軟弱、信心冷淡,許多人甚至回世界不信了。面對這一切,我既焦急又無奈,心裏也有些軟弱,難道主離弃我們了?但每當想起主的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10:22),心裏就踏實一些,我相信主不會虧待真心跟隨他的人,就仍然堅持為主花費,心裏也常常禱告,求主堅固我們的信心。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個叫「東方閃電」的教會,他們見證主已經回來了,發表真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有不少主内的弟兄姊妹都信了「東方閃電」,這讓我很痛心。尤其「東方閃電」的人説聖經裏有神的話還有人的話,我怎麽也接受不了。聖經裏明確記載「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裏面都是神的話,牧師長老也常常這麽講,他們這麽説不是否認聖經背叛主嗎?因此我對「東方閃電」充滿抵觸、防備。從那以後,我們聚會時多數時間都是討論如何防範、抵制「東方閃電」,如何保護教會不讓群羊丢失。為了防止「東方閃電」的人來偷羊,我多次對弟兄姊妹説「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神的話都在聖經裏,我們信神不能離開聖經,離開聖經就是异端」,就想藉此攔阻弟兄姊妹尋求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還是不斷有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

一次,聚完會回家,我一進屋見我妻子在和麵,旁邊坐了一位六十多歲的大嬸正在和她交通。我知道她就是信全能神的人,就立馬沉下臉説:「你們否認、丢弃了聖經,還稱得上是信主的人嗎?你趕緊走!」姊妹耐心地勸我:「弟兄,請不要發火,不要盲目下結論,我們以前也讀聖經,按照經文『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認為聖經裏的話都是神的話,後來才明白這麽認識并不準確。」我就藐視地説:「有什麽證據啊?」姊妹説:「比如,《路加福音》開頭説:『提阿非羅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筆作書,述説在我們中間所成就的事,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路1:1-2)這是不是説明《路加福音》是路加經歷考察後寫出來的?路加只是記下了自己當時所見所聞的一些事實,這是人寫的書,怎麽能説都是神的話呢?是神默示的,那就不需要人去經歷,也不會摻有人的意思,這兩者是有明顯區别的。」姊妹的一番話聽着也有些道理。我吸了口氣,用眼睛的餘光掃了姊妹一眼,心想:「這麽大年齡了,看上去没多少知識文化,還能有這些認識,不可思議!」聽姊妹這麽談,我一時答不上話,臉上一陣發熱,又怕再聽會受迷惑,就乾咳一聲説:「好了,你信的跟我信的不一樣,以後不要再來了!」邊説邊把姊妹推了出去。姊妹再三勸我讀讀全能神的話才能確定是不是主回來了,可我封閉心門不想聽。姊妹眼含泪花語重心長地説:「弟兄,請三思啊!……」聽着姊妹語重心長的話語,看着她誠摯真切的眼神和寒風中單薄的身影,我的心像被針猛扎了一下,不知是什麽滋味。但又一想,聖經都是神的話,離開聖經就不是信神,他們講的道超出了聖經,還來教會偷羊,我不能聽他們的道,這立場我可得站穩。之後,我依然心安理得、不辭勞苦地「保護」着群羊。雖然這樣,可一提到全能神教會的人我就從心裏打怵,他們的交通有理有據讓人不好反駁,没辦法,我們只好制定保守對策,對全能神教會的人實行不聽、不看、不接觸。

轉眼到了2004年初秋,表弟小楊打電話説有急事找我,我急忙趕了過去。表弟介紹王傳揚弟兄給我認識,説王傳揚是傳道人,讓我們一起交流對主的認識,我心裏挺高興。互相打過招呼後,表弟遞給我一本《聖經》,又拿出兩本厚厚的硬皮書,我一看,封面上寫着《話在肉身顯現》,這是「東方閃電」的書啊!我忽地站了起來,説:「小楊,你接受『東方閃電』了?」表弟笑了笑説:「是的。表哥,今天把你約來就是想給你交通交通,希望你能考察一下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時,我想起牧師長老常説,「聖經都是神默示的,神的話都在聖經裏,『東方閃電』的道超出了聖經,這偏離了主的道,千萬不能聽,對付『東方閃電』的高招就是躲避」,我就推托説家裏有事要回去。表弟不緊不慢地説:「表哥,你怎麽見了信全能神的人就躲避呢?有真理還怕被迷惑嗎?既來之則安之,你是不是先静下心來尋求一下?」没辦法,我只好坐回了原位,但心裏折騰開了:「今天這局面我該怎麽應對啊?」我心裏默默禱告主:「主啊!我向你交托,求你保守帶領我。」這時,表弟拿起《話在肉身顯現》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却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没有資格咒詛定罪别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我坐在那裏,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其實書上的話我都聽進去了,這些要求都符合主耶穌的話。主説:「虚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人信神就該具備虚心尋求的態度。我没有尋求考察就盲目地定罪、論斷「東方閃電」,確實是狂妄自是。我心裏有些受責備,心想:「這些話可真不一般,與主的教訓相似,莫非這真是主再來的發聲説話?」我又想起與全能神教會的人接觸時的一幕幕,他們端莊正派,傳福音有愛心、有耐心,特别是解答問題有根有據,讓人心服口服。「要是没有聖靈的作工,憑人自己怎麽能達到呢?這就説明全能神的道確實不一般。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回來了,我不尋求考察,不就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被主撇弃了嗎?我還是别再執拗了,今天何不尋求一下主到底來没來,這樣自己心裏也清楚了。」我想了想鎮定地説:「你讀的這些話的確挺好,不一般,可我不明白,聖經是基督教的經典,兩千年來,宗教界一直認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凡是記載在聖經裏的話都是神的話,所以聖經就代表主』,我信主這些年也是這麽領受的,你們却説聖經裏有神的話還有人的話,這不是否認聖經嗎?這可是否認主、背叛主,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啊!」王傳揚耐心地説:「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這話符合事實嗎?有没有主的話作根據呀?主耶穌從來没有説過聖經都是神默示的,聖靈也没有這樣見證過,保羅這樣説只是代表他個人對聖經的認識,根本不代表神。」我一愣,他説的有道理呀,我怎麽從來都没意識到呢?王傳揚又問:「保羅説『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這裏的『聖經』到底是指整本聖經,還是指其中一部分呢?」我理直氣壯地説:「不就指整本聖經嗎?」王傳揚又説:「其實,保羅寫《提摩太後書》是在主後六十多年,那時候新約聖經還没有成書,只有舊約聖經。主後九十多年,約翰把在拔摩海島看到的异象記了下來,就是後來的《啓示録》。主後三百多年,在尼西亞的一次會議上,各國宗教首領從衆多門徒的書信中選出了四福音和其他一部分書信,與約翰的《啓示録》編排在一起,就形成了新約聖經。再後來,他們又把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合訂在一起,就是今天咱們讀的新舊約全書。新約聖經成書于主後三百多年,而保羅寫《提摩太後書》是在主後六十多年,比新約聖經成書的時間早二百多年,由此可見,保羅説的『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這裏的聖經并不包括新約。」我聽了不由自主地點點頭説:「既然保羅説的聖經并不包括新約,那麽僅指舊約了。」王傳揚説:「是的,但是舊約聖經的話也不完全是神的默示。咱們讀讀全能神的話就清楚了。」

全能神説:「聖經包括幾部分你得知道,舊約包括《創世記》《出埃及記》……還有先知所寫的那些預言書,到最後以《瑪拉基書》結束整個聖經舊約。……這些預言書與聖經其他的書大不相同,預言書是得着預言的靈的人,也就是得着耶和華异象或聲音的人所説或所記載的話,除了預言書以外則都是在耶和華作完工作之後人作的記載的書。這些書并不能代替耶和華所興起的先知所説的預言,就如《創世記》《出埃及記》并不能與《以賽亞書》《但以理書》相比。預言是在未作工作以先説出來的話,預言以外的其他書是在作完工作之後記載下來的,這是人能達到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聖經的説法 一》聖經并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録,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于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于聖靈開啓光照的,屬于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説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他們對某些事的看法只不過是個人經歷的認識或是聖靈的開啓。先知的預言是神親自指示的,當時像以賽亞説的預言,但以理、以斯拉、耶利米、以西結他們説的預言,這是出于聖靈直接指示的,他們屬于預言家,是得了預言之靈的人,他們都是舊約的先知。在律法時代,他們這些得着耶和華默示的人説了許多預言,這屬于耶和華直接指示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聖經的説法 三》王傳揚接着交通:「全能神的話説得很清楚,聖經中先知寫的預言書都是聖靈親自指示的,由先知傳達,這些都是神的話,完全是神的意思。聖經中凡是神默示的話都有明顯的標志,比如,《以賽亞書》開頭説『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賽1:1),《耶利米書》開頭説『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耶1:2),人只要留意就完全可以確認哪些話是神默示的了。聖經中除了先知書以外,其餘就是人經歷神作工後所見所聞的記載,大多數都屬于回憶録性質,這些都是人的經歷、人的話,不能説成是神的話,所以難免摻有人的意思。就如《撒母耳記下》二十四章一節中説:『耶和華又向以色列人發怒,就激動大衛,使他吩咐人去數點以色列人和猶大人。』而在《歷代志上》二十一章一節中却説:『撒但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激動大衛數點他們。』這兩處經文都是記載大衛數點百姓的事,一處是説耶和華神激動大衛數點百姓,一處是説撒但激動大衛數點百姓,若是出于神的默示,怎麽會出現這麽大的差别呢?如果整本舊約聖經都是神默示的,那神對同一件事的默示還會出現錯誤嗎?」聽了王傳揚的話,我心裏敞亮了很多,心裏那道牢固的防綫開始坍塌了,我説:「既然舊約聖經不完全是神的默示,那新約聖經的記載也不能都看為是神的話了,因為這些都是使徒的記載。」王傳揚高興地説:「感謝神,你這麽理解是準確的。其實,新約聖經裏只有主耶穌的話和《啓示録》的預言是神的話,其餘還有門徒的話、法利賽人的話、百姓的話、兵丁的話以及魔鬼的話,如果把聖經裏的話都説成是神的話,這是不是太荒唐了?這不是褻瀆神嗎?」

接下來,王傳揚又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現在的人總認為聖經是神,神也就是聖經,并且認為神就説了聖經中那麽多話,聖經那麽多話都是神説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這樣認為:所有新舊約六十六卷書雖然是人寫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聖靈説話的記録。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其實,舊約裏除了預言書以外,多數都屬于歷史記載,新約書信有些是出于人的經歷,有些是出于聖靈開啓的,就如保羅寫的書信是出于人作的工,這都是聖靈開啓的,是寫給衆教會的書信,是他對衆教會弟兄姊妹的勸勉與鼓勵,并不是聖靈説的話,他不能代表聖靈説話,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没有看見約翰所看見的异象,這信是寫給當時的以弗所、哥林多、加拉太等等教會的。……人若把類似保羅的書信或説話看為聖靈的發聲,而且當作神來敬拜,那就只能説人太没有分辨了。説得嚴重點,人不純屬褻瀆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人怎麽能把人的説話、人的書信的記載當作『聖書』、當作『天書』來俯伏呢?神的話是人能隨便説的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聖經的説法 三》我越聽越明白,感慨地説:「我以前不了解保羅説這話的背景,就認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聖經裏的話都是神的話,信聖經就等于信神,這麽領受確實偏謬呀!我硬把聖經中人的話當成神的話,當作信神的根據,這不是偏離了主的道嗎?」

王傳揚接着交通説:「聖經只是神作工的見證,是一本歷史書籍,是神在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作工的記載,怎麽能與神相提并論呢?所以,主耶穌斥責法利賽人説:『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内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裏來得生命。(約5:39-40)聖經只是給神作見證的,根本没有永生,只有神才能賜給人永生啊!」記得當時表弟還交通:「我們通過讀聖經了解了神在律法時代、恩典時代的工作,知道了天地萬物是神創造的,神是怎樣頒布律法帶領人類的,人該如何在地上生活、如何敬拜神,知道了什麽是罪,神祝福什麽人、咒詛什麽人,也知道了我們該如何向主認罪悔改,如何謙卑、忍耐、饒恕人,當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看到了主耶穌對人不盡的憐憫、慈愛,明白了只有信主耶穌來到主面前才能享受神豐富的恩典和真理。但是,對于神在末世都發表了哪些真理,神是如何審判潔净人的敗壞、解决人犯罪的根源,人絲毫不知,因為這些真理没有記載在聖經裏。末世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潔净人類的一切真理,揭示了敗壞人類的撒但性情、撒但本性,使人的敗壞得潔净,成為愛神、順服神的人,同時也使人認識了神聖潔、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這些話語才是真正的永生之道,完全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16:12-13)這本《話在肉身顯現》就是《啓示録》預言的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就是羔羊展開的書卷,各宗各派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是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認出神的聲音,歸向了全能神,跟上了羔羊的脚踪。」

表弟説完,王傳揚又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着耶穌的稱許,永遠没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尸,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却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汹涌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却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麽能算是跟隨羔羊脚踪的人呢?怎麽能説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經發了黄的書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帶你跨越時代呢?又怎能帶你尋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帶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暫時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念的字句經文只是讓你充實你舌頭的經文,不是使你認識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這樣的差别難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嗎?就不能使你領悟出其中的奥秘嗎?你能自己將自己送到天上去見神嗎?没有神的來到你能將自己帶入天堂與神同享天倫之樂嗎?現在你還在做夢嗎?那我勸你,你這夢該停止了,你該看看現在是誰在作工,現在是誰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則你就永遠不能得着真理,永遠不能得着生命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聽完這些話,我感到很震撼。神的作工是不斷向前發展的,神的説話也是源源不斷的,神的説話、作工不會局限在聖經中,如果我還抱着自己的宗教觀念不放,最後受虧損的是自己。想想我信主這些年,裝備了那麽多聖經知識,絲毫不明白真理,對神也没什麽認識,反而是越來越囂張、狂妄,主回來了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用聖經字句抵擋、論斷全能神的顯現作工,與當初的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如出一轍,我真是瞎眼不認識神哪!我不但自己持守觀念,還攔阻弟兄姊妹尋求考察,我這不是打岔攪擾嗎?弟兄姊妹迎接不到主,跟不上神的新工作,就等于失去了進天國的機會,我這是拖人下地獄,是抵擋神呀!我作了這麽大的惡,神還憐憫我,讓我有幸聽見神的聲音,這真是神的拯救啊!隨後,我們又繼續圍繞聖經作了交通,還談了恩典時代的教會為什麽荒凉,神是怎麽作三步工作拯救人類的,等等話題。

之後,我又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越讀我越確信這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就是末後的基督,進天國的路的確不在聖經裏,只有全能神能賜給人永生之道。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接着,我妻子也接受了全能神。我們又一起傳福音,把教會裏一些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帶到了神的家中。感謝神!

上一篇: 63 檢舉中的收穫

下一篇: 65 盡本分不是得福的籌碼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2 「三位一體」之謎打開了

馬來西亞 靜默1997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我受洗時,牧師是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為我禱告受洗的,此後,我每次也是奉慈愛的天父、救主耶穌還有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禱告。但我心裏總有一個疑問:既是三位又怎能成為一體呢?我説不透也想不通「三位一體的神」到底是怎麽回事。兩…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中國 丘珍一天,妹妹來電話説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説,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麽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裏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説:「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聽後一…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