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枷鎖

中國福建 李默

2004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没多久就因為傳福音被人舉報了。那天,我正在醫院上班,同事突然跟我説院長找我。我一走進院長辦公室,就看到兩個人高馬大、身穿制服的警察站在那兒。他們衝我説:「有人舉報你信『東方閃電』,還到處給人傳道。『東方閃電』是國家重點打擊的對象,信『東方閃電』屬于政治犯,是要判刑坐牢的!」他們還威脅我説,如果我繼續信,他們隨時可以取締我的工作,就算我上班,也不一定能拿到工資,連我丈夫的工作,孩子上大學、當兵、出國,都會受牽連,還説要是哪天我信神傳教被他們抓到,就要讓我坐牢。當時,我有些擔心,心想:「我要是堅持信神,警察肯定不會放過我。以後我的工作没了,丈夫做生意也受影響,日子還怎麽過啊?要是我被抓坐牢了,孩子還這麽小,誰照顧啊?再因着我信神影響孩子前途,那我就太虧欠他了。」我越想心裏就越亂,趕緊在心裏呼求神保守我的心。這時,我想到一段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着神的計劃、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麽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麽樣,總之,没有一個人能逃脱上天的擺布與安排,没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每個人的命運都在神的主宰之中,我們一家人以後會怎樣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個人可以决定的。神是造物的主,人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可警察却利用我和丈夫的工作還有孩子的前途來威脅我,逼我放弃真道背叛神,真是太卑鄙了!我下定决心,不管接下來我的生活會怎樣,我决不向撒但妥協。後來,警察又要求我舉報弟兄姊妹,我没搭理他們,他們只好走了。

從那以後,他們就經常開着警車到醫院來盤問我是不是還在信神、傳福音,有時我正在給病人做手術,不管手術多緊急,都得被迫中斷。我很氣憤,我信神走正道,没幹一點壞事,警察為什麽總是來騷擾我,連上班都不得安寧?因為我總是被調查,整個醫院都轟動了。同事們都把我當作危險分子,有的在背後議論,有的當面就問我:「你信神幹什麽了,為什麽警察一直來調查你?你信神把警察都惹上門來了,這事嚴重了。」院長對我的態度也變了,以前他挺器重我的,現在每次見到我就問「有没有去傳教?」還讓我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隨叫隨到。有一次,院長對我説:「警察因為信神的事到單位找了你那麽多次,你就不要再信神了。你在單位盡職盡責的,大家對你評價都不錯,不要因為信神影響前途,不划算,到時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做領導的也不好交代!」那段時間,我每天都要面對領導的監視還有同事們异樣的眼光,我感覺特别壓抑,心裏也挺痛苦。我就向神禱告,願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能站立住。後來,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因着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中國是共産黨掌權的國家,是抵擋神最嚴重的地方,所以在中國信神必然受到迫害、羞辱,但神就是利用共産黨的逼迫效力,來成全我們的信心,藉此作成一班得勝者,這是神的智慧。今天,我因着信神走正道,受到警察的騷擾、監視,還有同事、朋友的羞辱、非議,受這些苦都是有意義的。想到這兒,我心裏就没那麽痛苦了。我立下心志,不管共産黨怎麽逼迫攔阻,我都要跟隨神到底。

那段時間,我丈夫一直都在外地做生意,因為怕他擔心我,所以我就一直没把警察調查我的事跟他説。2005年1月,他從外地回來。知道了這事後,他特别地驚慌,一臉嚴肅地跟我説,他已經打聽過了,信全能神的人是政治犯,隨時都會被抓去坐牢,抓到就往死裏打,而且孩子的前途、親屬的工作都會受影響,讓我不要再信全能神了。我心想:「丈夫信天主也只是挂名,實際上他什麽都不明白,有這個擔心也正常。共産黨這麽迫害信神的人,連家人都不放過,誰能不怕呢?」又想到他一直在外地做生意,我也没來得及跟他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要不就趁這個機會好好跟他談談。于是,我就跟他交通了挺多。可他一點兒都聽不進去,還敷衍我説,家裏日子過得挺好,只享受主耶穌的恩典就行了,不用接受審判工作。他害怕我信神被抓家人受牽連,就開始攔阻我信神。從那以後,他把我看得很緊。有時我下班没有按時回家,他就打電話問我在哪兒,催我回去;晚上也一反常態不出去玩了,就呆在家裏看着我;只要到了聚會時間,他就故意讓我幫他做事。總之,就是想方設法攔阻我信神、盡本分。一開始我挺受轄制的,後來我想到一段神的話:「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裏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揣摩着神的話我看清了,表面上是丈夫攔阻我信神,實際上這背後都是撒但在操控、攪擾,是撒但施行的詭計,是想讓我背叛神、否認神,我决不能隨從他。于是,我就找藉口避開丈夫的監視,偷着聚會、盡本分。同時,我也找機會跟丈夫談,希望他不要懼怕共産黨的逼迫,能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可丈夫却一再推托,説要等神父、修女都信了他再信,還讓我不要經常聚會,更不要給人傳福音,免得被抓坐牢。我看丈夫對真理、對迎接主來的事絲毫不感興趣,就不再跟他講了。心想:不管怎麽樣,我得信神盡本分,不能受他轄制。

過完年,丈夫没有再去外地做生意,而是一直留在家裏看着我。有一天,他突然跪在地上帶着哭腔哀求我:「你經常出去聚會、傳福音,萬一被抓坐牢,我們以後的日子還怎麽過?這個家怎麽辦?孩子怎麽辦?你得為這個家着想,為孩子的前途考慮啊!」説實話,這麽多年我没有見丈夫哭過,看到他帶着哭腔跪着哀求我,我心裏特别難受,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來。我安慰他説:「一切都在神手中,我會不會被抓,孩子將來會怎樣,都是神命定好的,我們只管依靠神去經歷,不要太擔心顧慮了。」丈夫却哭着摇摇頭説:「警察已經找上你了,你要再這樣信下去,遲早要被抓的,到時候一切就都没了。」看到丈夫這樣痛苦,我心裏特别憤恨:「這都是共産黨給逼的!我們信神傳福音,讓人能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在灾難中剩存下來,這是在救人,是最正義的事。可共産黨却瘋狂地攔阻、攪擾,真是一群抵擋神的撒但、惡魔!」神的話説:「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共産黨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迷惑人,實際上却鎮壓抓捕信神的人,甚至利用工作、家庭來威逼人否認神、背叛神,真是太卑鄙了!要不是共産黨的迫害,我們夫妻倆也不會鬧到這個地步,丈夫也不會因此擔心害怕。真是共産黨的黑手伸到哪兒就給哪兒帶來灾難。雖然現在丈夫膽怯害怕,為了保全工作、家庭,隨從共産黨逼我放弃信神,但我不能聽他的,我得堅定信心跟隨神。

之後,丈夫又從網上看到很多共産黨毁謗全能神教會的謡言,乾脆放下外地的生意專門在家看着我。他還背後打聽我信神都跟誰接觸、跟誰打電話,甚至到電信局把我半年的通話記録都打出清單來,指着上面的電話號碼挨個問我。為了監視我,他每天接送我上下班,我走到哪兒他都要跟着,不讓我單獨出門。我感覺自己就像被套上了枷鎖一樣,没有一點兒自由。過不上教會生活也盡不上本分,我心裏特别地難受,就趁丈夫不注意偷着出去傳福音。有一次,丈夫氣憤地説:「我這樣盯着你,你還能出去傳福音,我真是拿你没辦法了。現在是共産黨掌權,它是不會讓你信神的,你要再這樣信下去,早晚會被抓,這個家早晚得散。不如我們離婚吧,離了你自己信神,也不會連累孩子和其他人。」聽到他提出離婚,我簡直不敢相信,「我不就是信神嗎?怎麽就到了要跟我離婚的地步呢?難道這麽多年的感情他都不顧了嗎?」想到自己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麽被共産黨給拆散了,我心裏特别地難受,怎麽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我向神禱告:「神哪,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站立得住。」禱告後,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脚,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于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八》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末世的工作就是藉着話語和各種試煉熬煉來成全人的信心、愛心。我想到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一夜之間失去兒女、家産,還渾身長滿毒瘡,臨到那麽大的試煉,約伯没有埋怨神,還能稱頌神的名,在試煉中為神站住了見證。再想想我自己,因着共産黨的逼迫,臨到家庭破裂就心生怨言,我的身量真是太小了,哪有一點兒見證?我很懊悔,就向神禱告,就算丈夫跟我離婚,我也不能為了肉體、家庭而放弃真理。

没想到過了幾天,丈夫竟然跟我道歉説他錯了,不該跟我提離婚的事,説這都是共産黨逼人太狠了他才這樣説的。又過了一段時間,丈夫突然跟我説:「我勸不動你,那就跟你一起信全能神吧。」丈夫的態度突然有這麽大的轉變,讓我挺意外的,我還以為他真的想通了,就和他一起在家看神的話。大約一個星期後,他讓我帶他出去聚會,我覺得他表現有些异常,就没答應。没想到,他竟然跟我翻臉,説「不帶我出去聚會我就不信了」,還説「我這樣做都是為了勸你回頭」。我這才知道,丈夫是假裝信全能神,想藉機找到聚會點,好監視控制我。我真没想到丈夫竟然幹出這些荒唐事。從那天以後,我們就開始冷戰了。一天,我正在房間裏看神的話,丈夫突然使勁拍門,邊拍邊説:「這日子没法過了。」我把門打開,他就像瘋了一樣衝過來掐住我的脖子,衝我吼道:「你為什麽一定要信全能神呢?這個家、孩子難道都比不上你信的神重要嗎?」我被掐得特别疼,氣都喘不過來,拼命地呼求神救我。挣扎中,他放手了。當時,我特别傷心,心也凉透了。後來,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丈夫愛妻子為了什麽?妻子愛丈夫又是為了什麽?兒女孝順父母是為了什麽?父母疼兒女又是為了什麽?人的存心都是為了什麽?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打算與自己的私欲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我一邊揣摩着神的話一邊問自己,丈夫是真的愛我嗎?回想結婚這些年,我為這個家付出的代價其實丈夫是最清楚的,而且他也知道我從小信主就盼着主來,可是當我迎接到了主,他不但不支持我,還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站在共産黨一邊反對我,用離婚威脅我,甚至還能下狠手掐我,連夫妻之間起碼的尊重都没有,這哪有什麽愛啊?我又想到丈夫雖然信了天主耶穌,可他只是吃餅得飽求恩典,根本不盼望主來,當神末世來發表真理作工拯救人時,他怕被共産黨抓捕,懼怕撒但政權,不但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還隨從共産黨逼我放弃信神。看到丈夫根本就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就是個不信派。神的話説:「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丈夫跟我走的不是一條路,我不能受他的轄制。之後,丈夫看我始終不放弃信神,又幾次用離婚要挾我。一想到要失去這個家,我心裏還是有些捨不得。我就天天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

有一天,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作為一個正常的人來説,作為一個追求愛神的人來説,進入國度做子民就是你們的真實前途,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誰也比不上你們有福氣。為什麽這樣説呢?因為不信神的人都是為肉體活着,為撒但活着,你們今天是為神活着,是為遵行神的旨意而活着,所以説你們的人生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只有這班被神揀選的人才能活出最有意義的人生,其餘在世上的任何一個人也不能活出像你們這樣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以往我一直認為有個美滿的家庭,夫妻恩愛,物質生活不短缺,這就是幸福,這樣活着才有意義,現在我才看清,所謂的夫妻恩愛實在是不堪一擊,太脆弱了,就像俗話説的「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以往當我為這個家、為丈夫勞累付出時,丈夫對我關心照顧,現在我信神了,他看到共産黨逼迫信神的,危及到了他的利益,就開始逼迫我,要跟我離婚。夫妻之間所謂的愛説白了就是互相利用,這樣的生活還有什麽幸福可言?我又想到這幾個月丈夫監控我,不許我聚會、盡本分,我不能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真理,自己在家讀神的話心也不安静,傳福音回來還得想辦法應對丈夫,信神没有一點兒自由,就像被無形的繩索捆綁得喘不過氣來。這樣下去,我不但生命受虧損,還會失去得着真理蒙拯救的機會,那就太不值得了。這時,我心裏越來越清晰,享受夫妻恩愛的家庭生活不是真正的幸福,只有追求真理、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我又想到主耶穌的話説:「愛父母過于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愛兒女過于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做我的門徒。(太10:37-38)我想到歷世歷代許多聖徒為了完成神的托付撇家捨業,遠渡重洋傳福音見證神,受了許多苦,甚至獻出了生命,他們的見證蒙神稱許。今天神恩待我,使我來到神面前,讓我能接受神末世的救恩,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如果受丈夫的轄制不盡本分,那就太没良心、太虧欠神了。想到這兒,我就立下心志要效法歷代聖徒,撇下一切跟隨神,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有意義的人生。

一天晚上,我聚完會剛回到家,一開門就愣住了,家裏來了很多人,有我的同事,還有丈夫的朋友、親戚。他們看到我回來了,就七嘴八舌地勸我不要信神。有的説:「新聞裏播了,共産黨又抓了不少信全能神的人,一判就是十多年。」有的説:「信全能神一旦被抓,判刑坐監不説,還有不少被打殘打死的,家人還得受牽連。」有的還搬出共産黨毁謗教會的謬論、謡言,説什麽信神的人不要家。我聽後特别氣憤:「要不是共産黨的逼迫,家人也不會這麽反對、攻擊我!共産黨歪曲事實、散布謡言,目的就是讓不明白真相的人跟它一起抵擋神,被神定罪,最終跟它一起滅亡,真是太邪惡了!」我反駁他們説:「你們不明白信神是怎麽回事别亂説。我為什麽冒着危險也要堅持信神?因為救世主降臨了,發表了那麽多真理來拯救人脱離撒但權勢、脱離灾難,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可共産黨却不許人信神,還瘋狂地鎮壓、迫害信神的人,把那麽多人都抓到監獄裏。多少人有家難歸,多少人被打殘打死,那麽多基督徒家庭破裂,這不都是共産黨造的孽嗎?明明是共産黨迫害信神的人,拆散基督徒的家庭,可它却倒打一耙,説是信神的人不要家,這不是顛倒黑白嗎?你們不恨共産黨,反倒攔阻我信神,這是不是是非不分哪?信神這條路是我自己選擇的,就算被抓坐牢,我也跟定全能神了。」他們看説不動我,只好各自回家了。丈夫很無奈地説:「看來什麽人都勸不了你了,那我們只能離婚。你信全能神,國家就要打擊你、抓捕你,到時候你工作没了,家也散了,恐怕連命都保不住。可我們還要活着,我跟你離婚也是没有辦法,是共産黨把人逼得没有路走!」我聽後有些心酸,但也很清楚是該作出抉擇的時候了。我選擇信神跟隨神,追求真理生命,丈夫選擇跟隨共産黨,保住飯碗、前途,那我們只能各走各的路了。當時,我就向神禱告:「神哪,不管臨到什麽樣的環境,我都跟隨你走到底。」第二天早上,我就和丈夫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結束了十二年的婚姻生活。從那以後,我終于能正常地聚會、盡本分,心裏感覺特别的踏實,覺得只有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人活着才有意義。

上一篇: 39 付出背後的交易

下一篇: 41 嫉賢妒能太卑鄙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2 「三位一體」之謎打開了

馬來西亞 靜默1997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我受洗時,牧師是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為我禱告受洗的,此後,我每次也是奉慈愛的天父、救主耶穌還有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禱告。但我心裏總有一個疑問:既是三位又怎能成為一體呢?我説不透也想不通「三位一體的神」到底是怎麽回事。兩…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中國 丘珍一天,妹妹來電話説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説,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麽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裏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説:「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聽後一…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