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接受對付使我收穫到的

意大利 文岩

我在教會負責視頻工作。由于工作量大,我每天都緊綳着神經,忙着解决工作中出現的各類問題,跟進弟兄姊妹的工作,絲毫不敢放鬆。一段時間後,鄭言姊妹經常給我們做的視頻提一些建議,還説出現這些問題都是我們盡本分不用心導致的。看到這些消息,我心裏很抵觸:「我已經盡力把失誤降到最低了,現在能達到這樣的工作果效已經很不錯了,你在這些鷄毛蒜皮的小問題上細摳,這不是耽誤事嗎?」我對這些建議壓根兒就没放在心上,覺得她是在吹毛求疵,耽誤工作的進度。一天,我約鄭言一起溝通,結合原則着重交通了摳細節會影響工作進度。没想到剛交通完,鄭言口氣嚴厲地説:「你交通的是一方面原則,但我也要提醒一下,不要以為拿着原則做擋箭牌,就可以盡本分應付糊弄、不負責任,這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聽了鄭言的話,我雖然嘴上没説什麽,但心裏氣不打一處來:「你的意思不就是説我盡本分應付糊弄、不負責任嗎?明明是你摳細節耽誤進度,還反過來説我。有點小問題、小瑕疵怎麽了?根本不影響視頻的質量,工作能作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錯了,你不知道我們的工作量有多大,就知道摳一些小問題,還這樣對付我,真是太狂妄了!」從那之後,我就不願意跟鄭言接觸了,只要是她提的問題,我心裏就抵觸,處理問題也是帶着情緒。

之後,幾乎每隔半個月,鄭言就會總結出一些問題反饋給我們。一次,她還把問題反饋給了帶領。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很生氣:「我們是有一些出錯的地方,可每個月工作量那麽大,偶爾有些小細節没做好不是很正常嗎?你至于反饋給帶領嗎?一點兒小問題你都盯着不放,你要求也太高了吧!你當我們組弟兄姊妹都是機器人啊,不能出一點兒錯?」我越想心裏越堵得慌。當帶領找我交通時,我直接把矛頭指向了鄭言,説她太狂妄了,遇到事不認識自己,就知道找别人的毛病。帶領看我一點兒都不認識自己,就和我交通要正確對待鄭言,并且讓我反省自己學功課。我對帶領的指點絲毫聽不進去,對于鄭言反饋的問題我也是拖拖拉拉,根本就不用心琢磨怎麽避免再出現這類問題。我隱約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向神禱告尋求,願神帶領我在這個事上認識自己學功課。

一天靈修,我看到一段神的話,對自己的情形有了點認識。神的話説:「好講是非就是什麽事都要講清楚是非對錯,不把事情講清楚、不弄明白誰對誰錯就没完没了,非得鑽這個牛角尖。這麽做到底有什麽意義呢?講是非到底對不對?(不對。)錯在哪兒?這與實行真理有没有關係?(没有關係。)為什麽説没有關係?講是非不是堅持真理原則,不是在探討、交通真理原則,而是總講誰是誰非、誰對誰錯,誰有理誰没理、誰的藉口充足誰的理由不充足,誰講的道理高誰講的道理低,就追究這些。神試煉人的時候人就總跟神講理,總講這個理由那個原因,神跟你講這些嗎?神問不問你當時的背景是什麽?神問不問你的原因、理由是什麽?神不問這些。神就問你,當神試煉你的時候你的態度是順服還是反抗?神就問你,你到底明不明白真理、有没有順服?神就問這些,别的不問。神不會問你没有順服的理由是什麽,神也不會看你的理由充不充分,神絶對不看這些,神就看你有没有順服。不管你生活的環境、當時所處的背景是什麽,神就鑒察你心裏有没有順服、你的態度有没有順服。神不跟你辯論是非,神也不關心你的理由是什麽,神就關心你有没有真實的順服,神就問你這一句話。這是不是真理原則?好講是非、好打口水仗的這類人他們心裏有没有真理原則?(没有。)没有的原因是什麽?他們對真理原則注重過嗎?他們追求過嗎?他們尋求過嗎?他們没有注重、没有追求、没有尋求,他們心裏根本就没有真理原則,所以他們只能活在人的觀念裏,他們心裏有的就是是非對錯、藉口理由、詭辯争論,緊接着就是互相攻擊、論斷、定罪了。這類人的性情就是喜歡争論是非,喜歡論斷、定罪。這類人絲毫不喜愛真理,絲毫不接受真理,還能跟神講理,甚至能論斷神、抵擋神,最終只能落得個受懲罰的下場。《話・卷五 帶領工人的職責・帶領工人的職責(十五)》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看到,臨到事好講是非對錯的人,首先會研究事情的來龍去脉,誰是誰非,誰的理由充分,如果自己的理占上風,就開始辯解表白,把眼光都盯在别人身上,對人不服、抵觸,甚至攻擊,絲毫不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的問題,對神擺設的環境没有一點兒順服。想想我的表現就是這樣。當鄭言給我們工作提出一些問題時,我也知道這些問題是我們存在的,但我却找理由、藉口遷就自己,覺得我們工作量大,工作能作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錯了,出現點小問題也在所難免。為了不讓她再提這類問題,我還拿原則為依據來反駁她,覺得她對我們要求太高了,那些都是鷄毛蒜皮的問題,不解决也没事。當鄭言指責我盡本分應付糊弄不負責任時,我不但不從神領受,反而對她産生成見,認為她是在吹毛求疵。姊妹口氣生硬一些,説話觸及到我的臉面了,我就定規她性情狂妄,甚至還在帶領面前論斷她,企圖讓帶領站在我一邊對她有看法。帶領指點幫助我,我也絲毫聽不進去。我臨到事不從神領受,也不反省自己的問題,而是講理、辯解,論是非對錯,流露的全是血氣,没有一點兒順服的態度,我這哪是個信神的人啊,就像個不信派。

之後,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對神的心意明白一些了。神的話説:「做什麽事都涉及到尋求真理,涉及到實行真理,涉及到真理的事就涉及到人的人性品質,涉及到人做事的態度。很多時候人做事没有原則是因為不明白原則,但也有很多時候人在不明白原則的同時又不想明白原則,就是知道一點也不想往好了做,心裏没有這個標準,也没有這個要求,所以做事就很難達到做好,很難達到合乎真理讓神滿意。人能否達到合格的盡本分關鍵就看一個人追求什麽,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不是喜歡正面事物。如果人不喜歡正面事物,就不容易接受真理了,這就很麻煩,即使盡本分也是效力。不管你是否明白真理、能不能掌握原則,如果你能憑着良心盡本分,起碼也得達到一般果效,這樣才能過得去,如果再能尋求真理,達到按真理原則辦事,就能完全達到神的要求,達到合神心意了。神的要求是什麽?(盡心、盡力盡好本分。)盡心、盡力怎麽理解?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盡本分上,這叫盡心;把全部的力量都用在盡本分上,這叫盡力。盡心、盡力容不容易達到?如果没有良心理智也不容易達到。人如果没心,他没有思想,不會琢磨,遇到問題也不會尋求真理,什麽辦法也没有,這能不能達到盡心?肯定達不到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人是神經營計劃當中最大的受益者》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神的心意了,神不是要求人盡本分達到完美,一點兒不能出錯,而是看人盡本分是不是盡上全力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有没有想把本分往好了做的態度,神察看的是人的心。對照神的話反省自己對待本分的態度,我總覺得工作量大,需要考慮、兼顧的事情多,在工作中出現點小問題這都是正常的,有時候明知道這些問題是可以避免的,但我也不想用心往好了做,導致問題遲遲得不到解决。其實,神并没有要求我盡本分一點兒錯誤不犯,而是厭憎我盡本分應付糊弄、不負責任的態度,姊妹指點我的問題這是對我的提醒,讓我能及時扭轉,把本分盡好。認識到這兒,我的情形扭轉一些了。之後,我就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總結,想辦法扭轉,再有人提出問題時,我心裏也不那麽抵觸、應付了事了,而是和大家一起去解决。

過後,我也反省自己,為什麽我對鄭言提出的建議這麽抵觸呢?我看了一段神的話,對自己有了點認識。神説:「敵基督對待對付修理典型的態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認,他無論作多少惡,無論給神家工作、給神選民的生命進入帶來多大的虧損,心裏都没有絲毫的懊悔虧欠。從這一點來看,敵基督有没有人性?絶對没有。他給神選民帶來的種種危害,給教會工作帶來的虧損,神選民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看見敵基督惡行累累,但敵基督就不接受這個事實,也不承認這個事實,還死犟到底,就不承認這是他的錯,不承認有他的責任,這是不是敵基督厭煩真理的表現?敵基督能這麽厭煩真理,做了許多壞事還能死不認錯,還能頑固到底,這足以證明敵基督從來不把神家的工作當一回事,也從來不接受真理。他不是來信神的,他是撒但的差役,是來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的。在敵基督心裏只有名譽地位,他認為如果他承認了錯誤就要承擔責任,這樣他的名譽與地位就要受到極大的損害,所以他就采取死不承認的態度來對抗,不管别人怎麽揭露解剖,他都竭力地否認。不管他是有意否認的還是無意否認的,總之,這些表現一方面是暴露了敵基督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實質,另一方面説明敵基督對自己的名譽地位與自己的利益特别寶愛,而對待教會工作、對待教會的利益他是什麽態度?就是一種不負責任、輕慢的態度,他絲毫没有良心理智。敵基督推卸責任是不是能説明這些問題?推卸責任一方面説明他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實質,另一方面説明他没有良心理智,不具備人性。無論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因為他的攪擾作惡受到了多大的虧損,他心裏都没有責備,也不會難過,這是什麽東西?他哪怕承認一點錯誤也算他有點良心理智,可敵基督連這點人性都没有,你們説這類人是什麽東西?敵基督這類人的實質就是魔鬼。《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三)》神的話揭示敵基督絲毫不接受真理,他們本性厭煩真理、仇恨真理,臨到對付、揭露一個勁兒地辯解表白,就是給工作帶來嚴重虧損也不懊悔,連承認錯誤的態度都没有,特别的剛硬。對照神的話,我也反省自己,我盡本分明明應付糊弄,存在很多漏洞與問題,可我心裏没有自責懊悔,面對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提醒指點還不接受,總找理由藉口遷就自己,為自己開脱,就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認為承認錯誤就會顯得我很差勁,有損自己的名譽、地位與形象,讓人小瞧。我真是一點兒理智都没有,這流露的就是厭煩真理的性情啊。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是為了讓我看到本分上的缺少與不足,能够及時扭轉偏差問題,把本分盡得更好。可我不從神領受,也絲毫不反省自己,盡本分應付糊弄的問題始終没有得到解决,我也没有真正地起到把關的作用,導致弟兄姊妹盡本分也是應付糊弄,總出錯。這時我才看到,厭煩真理的撒但性情不解决就使我很難接受真理、接受别人對的建議。我要是總這樣不悔改,敗壞性情得不着解决,本分上的問題、偏差也會越積越多,最後作惡抵擋神,被神厭憎淘汰啊。認識到這兒,我心裏很難過,就向神禱告悔改,願意在接下來的盡本分中實行真理,不憑敗壞性情活着。

後來,我又讀到一段神的話,找到了解决厭煩真理該實行進入的路途。神的話説:「如果在不明白真理的時候有人給你提了一個建議,告訴你該怎麽做合乎真理,你就應該先接受過來,讓大家交通交通,看看這個路途對不對,合不合乎真理原則。如果確定合乎真理,那就這樣實行,如果確定不符合真理,就不這樣實行,事情就這麽簡單。尋求真理時就應該多方尋求,誰説的話都得聽一聽,都得認真對待,别置之不理,别怠慢人家,這涉及到你本分範圍内的事了,你就得認真對待,這個態度是對的,情形是對的。你的情形對了,你没有流露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性情,這樣實行就取代人的敗壞性情了,這就是實行真理了。這樣實行真理達到的果效是什麽?(有聖靈引導。)有聖靈引導這是一方面,有時候那件事很簡單,是你憑頭腦能達到的,别人給你提完建議,你明白後就改正過來,按原則去做就可以了,這在人看是小事,但在神那兒看就是大事了。為什麽這麽説呢?就是你這樣實行,在神那兒看,你這個人能實行真理,是喜愛真理的,你不是厭煩真理的人,神看到你的心的同時也看到了你的性情,這是大事。就是你在神面前盡本分、做事,活出來的、流露出來的都是人該具備的真理實際,你做每件事的態度、心思、情形,這些在神面前都是最重要的,神就鑒察這些。《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常常活在神面前才能與神有正常關係》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當弟兄姊妹提建議或對付指點時,首先應該有個接受順服的態度,在不明白怎麽實行的時候,不應該厭煩抵觸,能先接受過來找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尋求交通,準確地掌握原則後再去實行,這樣盡本分才合神的心意。想想姊妹發現工作中的問題、偏差能給我提出來,對我實行指點幫助、修理對付,這完全是對教會工作負責,并不是有意針對我,也不是跟我過不去,我應該從神領受,順服接受過來,反省自己的問題,及時扭轉、解决,這樣工作才能越作越好,也避免我憑着敗壞性情打岔攪擾教會工作。

一天,鄭言發消息,又指出視頻中存在的一些問題。看到這些消息,我心裏一陣抵觸:「這些問題我已經和弟兄姊妹溝通扭轉了,你怎麽還提啊?」我剛想講理辯解,但轉念一想,既然姊妹提出來了,説明這項工作還存在漏洞、偏差,于是我就主動詢問鄭言。通過細節了解,我才發現我只是把這些問題跟弟兄姊妹溝通了,但過後并没有及時跟進,問題没有完全解决。這時,我也意識到我對待工作没有積極主動負責任的態度,只是被動地等到别人提出問題了才去解决。于是,我就主動詢問其他弟兄姊妹視頻中還存在哪些問題,發現問題了就及時交通扭轉。一段時間後,問題明顯减少了很多,這樣盡本分就覺得心裏平安、踏實。我也從心裏感受到,能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問題,才能盡好本分啊。感謝神!

上一篇: 26 傳福音盡到責任才有果效

下一篇: 28 别讓嫉妒蒙了心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中國 丘珍一天,妹妹來電話説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説,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麽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裏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説:「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聽後一…

12 「三位一體」之謎打開了

馬來西亞 靜默1997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我受洗時,牧師是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為我禱告受洗的,此後,我每次也是奉慈愛的天父、救主耶穌還有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禱告。但我心裏總有一個疑問:既是三位又怎能成為一體呢?我説不透也想不通「三位一體的神」到底是怎麽回事。兩…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