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偽裝的痛苦

中國吉林 慕晨

2018年的一天,帶領安排我去扶持一處剛成立的教會。我聽到這個消息,既意外又緊張,看來帶領應該覺得我還不錯,可我要是作不了實際工作,弟兄姊妹會怎麽看我呢?會不會覺得我這個帶領也不怎麽樣?到時候,我這臉往哪兒擱呀?一想到這些,我就有些焦慮,盡本分時心也静不下來。一周後,我懷着忐忑的心去了那處教會。剛開始,弟兄姊妹提出一些問題,我還能找到相關神話語、原則結合自己的經歷去交通解决,可後來遇到一些難處,我也看不透,不知道怎麽解决,就開始緊張起來。

記得一次聚會時,弟兄姊妹提出一些盡本分中遇到的問題、難處,我一時也想不出交通哪方面的真理解决,很怕被弟兄姊妹小瞧,心裏特别地着急。我腦子不停地轉着,想趕緊找到合適的神話語、原則交通,可我越着急,腦袋越是一片空白。看着弟兄姊妹都在静静地等着我答覆,我心裏就更慌了,「要是解决不了問題,那不就説明我不明白真理作不了實際工作嗎?弟兄姊妹會怎麽看我呢?這太丢臉了。」于是,我就硬着頭皮找了一段神的話交通了起來。其實,我心裏清楚我講的是字句道理,不能解决問題,可看着弟兄姊妹邊聽邊點頭,也没再説什麽,我也就没多想。還有一次,一個姊妹提了個問題,説她女兒上班比較忙,不能正常聚會,她怕女兒不追求真理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就常常提醒孩子要多讀神的話、多聚會,但又怕催得緊了她女兒不高興,她常常受這事的轄制,不知道怎麽實行好。我當時不知道怎麽交通能解决姊妹的問題,心想:「當着弟兄姊妹的面,我要是一點兒也不交通,這也説不過去呀。我今天第一次來這個小組聚會,要是啥問題也解决不了,弟兄姊妹不得小瞧我,説我不會交通真理解决問題嗎?不管怎麽樣,我得把這個場面圓過去啊。」于是,我就交通説:「在這個事上,咱們得尋求真理,摸神的心意。神拯救的是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神從來不勉强人聚會、盡本分,女兒不追求也不能强求,得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不能憑情感做事。」我交通完,姊妹没説什麽,但還是愁眉不展。帶領看問題没有解决,接着交通説:「對女兒還是得憑愛心多交通幫助,一段時間後,女兒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自然就顯明了。如果是真心信神的人,剛開始信神貪戀世界,不追求真理,你就得忍耐、包容,憑愛心扶持,等她明白一些真理了,自然就會往真理上注重了;如果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只是為了得福口頭信神,那再幫助、再為她禱告也没有用,因為神不拯救不信派。所以,我們先憑愛心幫助扶持,一段時間後對她是什麽樣的人看清楚了,就能按原則區别對待了。」姊妹聽了連連點頭,我心裏也亮堂了,覺得帶領交通得有路途,有實行原則,但我嘴上却不願承認,覺得如果我承認了,弟兄姊妹更加分辨出我交通的是道理,那我這張臉可就丢盡了。接下來盡本分中,我心裏的壓力越來越大,生怕弟兄姊妹提出的問題我解决不了。有時候遇到難處,我也想和弟兄姊妹一起尋求交通,問問他們的觀點、看法,可一想到我是來澆灌扶持他們的,結果還反過來向他們尋求,弟兄姊妹肯定會小瞧我,心裏就來回地争戰,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有時候遇到棘手的問題,我就故意去趟洗手間或者找個藉口去處理别的問題,讓弟兄姊妹先討論,這樣弟兄姊妹就看不出我半斤八兩了。這麽做的時候,我心裏也受責備。我知道有的問題我看不透,敞開和弟兄姊妹尋求交通肯定能更明白透亮,心想下次不能再躲了,可一遇到難處,我還會身不由己地想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要麽講講字句道理搪塞過去,要麽就是想辦法逃避。那段時間,我的情形越來越不好,聚會交通没有亮光,做事總碰壁,盡本分越來越吃力。我總這麽包裹、偽裝,心裏也壓抑痛苦,甚至覺得在這裏盡本分太累,還不如回去盡以前的本分。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向神禱告:「神哪!我盡本分感覺特别累,心思也不清明,感覺你向我掩面了,可我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兒了。神哪,願你帶領我認識自己。」

後來,我看到神説:「敗壞人類都有這種通病:没有地位的時候,跟誰接觸、説話也没有什麽架子,不講究什麽方式,也不帶什麽語氣,就是普通、正常,不用包裝,没有任何心理壓力,也能跟人敞開交通、談心,平易近人,人容易接觸,覺得這人挺好;一旦有了地位,就高高在上,一般人也不搭理了,誰也靠近不了他了,他就覺得自己尊貴了,與普通人不一樣了,瞧不起一般人,説話總拿腔作調,也不跟人敞開交通了。為什麽不跟人敞開交通了呢?他覺得自己有地位,是帶領,帶領就得有形象,就得比一般人高點兒,比一般人有身量、有承擔能力,比一般人能忍耐、能受苦、能花費,能經得住任何的撒但試探,甚至爹媽死了、親人死了都能控制不哭,或者當面不哭背後偷着哭,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短處、缺陷與任何的軟弱,消極了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都得掩蓋着,他覺得這是有地位以後該做到的。他把自己控制到這個程度,地位是不是成了他的神、成了他的主了?那他還有正常人性嗎?人一旦有這種想法,把自己定規到這樣一個範圍裏,把自己包裝成這樣一個人物,他是不是就特别寶愛地位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怎樣解决地位的試探捆綁》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才認識到,我盡本分這麽累、這麽痛苦都是因為我的名譽地位心太重了。没來這處教會之前,我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挺釋放的,心裏没有什麽壓力,有不明白的問題也能拿出來尋求交通,可自從來這裏扶持教會,我就把自己端到地位上了,認為自己既然來扶持他們,那就應該比他們高、比他們强,只要弟兄姊妹提出問題,我都得能解答,這樣才符合我的身份地位。為了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贊同,我就處處偽裝自己、包裹自己,明明看不透事也不願意敞開尋求,硬着頭皮講字句道理糊弄弟兄姊妹,有時候還找藉口逃避,絲毫不考慮弟兄姊妹的問題能不能得到解决,就連説一句「這個問題我不明白」都很難。我這才看到自己太注重地位了,説話做事全是為了維護地位。教會安排我來這兒盡本分,是讓我跟弟兄姊妹好好配搭,解决教會中存在的問題、難處,可我絲毫不考慮怎麽盡好本分作實際工作,只考慮弟兄姊妹怎麽看我、怎麽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甚至為了自己的地位臉面耍手段欺騙弟兄姊妹。我盡本分不務正業,不但自己痛苦,也坑害弟兄姊妹,耽誤教會工作,真是讓神厭憎、恨惡。我落在黑暗中,這顯明了神的公義,我得好好反省自己向神悔改。

第二天,我敞開跟弟兄姊妹聊了自己這幾天的情形,又把之前看不太透的問題拿出來尋求交通。大家你交通一點兒,我交通一點兒,在神的開啓帶領下,慢慢地就明白一些了,也找到了實行的路途。接下來盡本分遇到難處或有看不透的問題時,我還會身不由己地想偽裝自己,不想讓弟兄姊妹看到我的缺少,我就禱告神,求神帶領我,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有了實行的路途。全能神説:「要擺脱地位對你的控制,你首先得怎麽做?首先得在存心、思想、心靈裏把它清除出去。怎麽清除呢?原來没地位的時候,你看有些人不順眼就不搭理他,現在有地位了,你看誰不順眼、有問題,就感覺有責任幫助他,就跟他多交通,解决點實際問題,這樣實行心裏是什麽感覺?是喜樂平安的感覺。你有了難處或者失敗也應該跟人交心,多跟人敞開亮相,交通自己的難處、自己的軟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後怎麽從這裏走出來的,怎麽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這樣交心的效果怎麽樣?肯定挺好,人絶不會小看你,還會羡慕你會經歷。有些人總認為,人有地位就應該有點當官的樣式,説話得有腔調,才能得到人的重視、高看,這想法對嗎?如果你現在能意識到這個想法不對,你就應該禱告神,背叛肉體的東西,别裝腔作勢,别走假冒為善這條路。你一旦産生了這樣的想法,你就應該尋求真理解决,如果不尋求真理,這個思想、觀點在你裏面成形了、扎根了,就該支配你了,你就會偽裝、包裝自己了,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誰也看不透你,誰也摸不着你的心思,你跟人是隔着假面具説話,别人看不到你的心。你得學會讓别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得背叛肉體的喜好,按照神所要求的來實行,這樣你心裏就感覺平安,裏面有享受。《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怎樣解决地位的試探捆綁》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要擺脱名譽地位的捆綁,得學會從心裏放下地位。其實,不管盡什麽本分,有没有地位,我都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有很多缺少、不足,這是很正常的事,并不是一做帶領、一有地位就高人一等,就有身量了,就能明白真理,什麽事都能看透,都能解决了,我得正確對待自己。後來,當我想維護自己的地位掩蓋自己的缺少時,我就反其道而行,主動地敞開、亮相,不包裹自己,讓弟兄姊妹看到我的真實身量;遇到解决不了的問題時,我也實事求是地承認自己不明白,和弟兄姊妹一起尋求真理,互相補足。這樣實行,我心裏也輕鬆釋放了很多,盡本分也不覺得那麽累了。

但我也有實行不出來的時候。有一次,我到一個聚會點聚會,帶領早早就來了。我心想:「上次交通,我談的都是字句道理,她已經看出我的缺少、不足了,我要是再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問題,她肯定更瞧不起我了,到時候我這臉往哪兒擱呀?」一想到這些,我就有些打怵,覺得跟她一起聚會壓力挺大的,我就跟帶領説:「你要是其他本分忙就先去忙吧,這裏有我在就可以了。」姊妹没説什麽就走了。没想到幾天後,帶領跟我説:「那天,我本來打算聚完會跟大家總結一下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偏差,可没想到我剛到聚會點,你就把我支走了。我想了想,還是得跟你説説你身上存在的問題,這樣對你、對教會工作都有益處。」帶領説我處處維護地位臉面,對自己的缺少總是掩蓋、偽裝,跟弟兄姊妹也没有真實的配搭,這樣盡本分存心不對,很難獲得聖靈作工,盡本分也不可能達到好的果效。聽帶領這麽説,我的臉就開始發燒,心裏也很難受自責。姊妹説得没錯,我本來是來扶持教會的,姊妹有負擔想和我配搭盡快發現問題、解决問題,可我怕被看透丢醜,就把她支走了。她對教會工作比較熟悉,没有她配搭,我盡本分怎麽能達到好的果效呢?現在帶領不僅看出我没實際,解决不了問題,還看透我名譽地位心重,這回我的臉算是丢盡了。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姊妹指出我身上的問題和缺少,這有我要學的功課,求你帶領我認識自己,能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有真實的變化。」之後,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全能神説:「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達到無所不能?能不能達到完美?能不能達到没有瑕疵?能不能達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看透、凡事都能做到呢?不能。但是,人裏面有敗壞性情,有致命弱點,就是人一旦學一門技術或者一項業務,就覺得自己有本事了,是有身份、有身價的人,是專業人士。不管自己半斤八兩,人都想把自己包裝成名人、高人,讓自己變成小有名氣的人物,讓人覺得他完美無瑕,没有任何缺陷,在别人眼中成為名人、成為强人、成為偉人,變得高大,什麽都能做,没有做不到的事。他覺得如果有求于别人,那就顯得自己無能、顯得自己弱勢,不如别人,會讓别人看不起,所以就總想偽裝。……這是什麽性情?狂妄得没邊兒了,失去理智了。他不想做凡人,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而是想做超人、想做高人、想做能人,這就太麻煩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點、缺陷、無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着裹着不讓别人看見,一個勁兒地偽裝。……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怎麽做是活出正常人性,從來没有踏踏實實地做一回人。總活在雲裏霧裏,渾渾噩噩的,不是脚踏實地地做事,總憑想象活着,這就很麻煩,你選擇的人生道路不對。你如果這麽做,那你怎麽信也不會明白真理,怎麽信也得不着真理。跟你説實話,你不會得着真理的,因為你起步的源頭不對。《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必須具備的五個條件》神話語的揭示讓我明白了,我總身不由己地偽裝自己讓人高看,是受狂妄性情支配的。我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不可能什麽事都明白、都精通,盡本分中遇到問題、難處這是很正常的。可我有點地位就覺得自己與衆不同,不認識自己半斤八兩,也不能正視自己的缺少,總追求做高大的人、完美的人,處處偽裝、包裹自己,維護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地位。我受「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等等這些撒但哲學的敗壞、薰陶,不管在哪個人群中,我總想在人心中留下好的印象,得到人的高看、崇拜,覺得這樣活着才有尊嚴、有人格。當自己的缺少、不足暴露在人前,我就想辦法彌補、掩蓋、偽裝,心裏痛苦受熬。就像這次,我怕帶領看漏我,就故意支走她,來掩蓋自己不明白真理的事實真相。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絲毫不考慮教會工作,也不考慮自己的本分,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想想教會中還有很多實際問題,如果我和姊妹没有配搭,問題得不到解决,耽誤的是整個教會的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也會受到虧損,我維護自己的形象是以犧牲教會利益為代價的,這不是作惡嗎?神要求我們做一個正常的人,脚踏實地地在地上生活,能够敬拜神、順服神,按着神的要求本本分分地做人、盡本分。可我呢,狂妄得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理性,總想樹立完美的形象讓人高看,走的就是抵擋神的道路,如果不悔改,最終的結局就是下地獄受懲罰。認識到這些,我從心裏恨惡、懊悔自己,向神禱告願意悔改,老老實實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

認識到這些之後,我就針對自己的問題找實行進入的路途。我看到神的話説:「在神面前,你無論怎麽偽裝、怎麽遮蓋、怎麽編造,你最真實的想法、内心深處最隱藏的東西在神那兒都掌握得清清楚楚,没有一個人内心隱藏的東西能逃脱神的鑒察。《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生命長進的六個指標》不管臨到什麽問題,必須得尋求真理解决,千萬别偽裝,别給人假象,無論是自己的缺少、不足,自己身上的毛病,還是敗壞性情,都要敞開交通,别包着裹着。學會敞開自己,這是生命進入的第一步,是最難攻克的第一關,你把這一關攻克了,進入真理就容易了。邁出這一步意味着什麽?就是你把一顆心打開,把你自己所有的,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正面的還是反面的,都赤露敞開,亮給人看,也亮給神看,對神没有隱藏、没有掩蓋、没有偽裝、没有詭詐、没有欺騙,對人同樣也是坦誠相待,這樣你就活在了光明中,不單神鑒察,人也能看見你做事有原則、有透明度。你不需要為維護自己的名譽、臉面、地位使什麽手段,或者為自己做錯的事作任何的掩蓋、修飾,不需要做這些無用功,你能放下這些你活得就很輕鬆,没有轄制、没有痛苦,完全是活在光明中。《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神鑒察人心肺腑,我的敗壞性情、存心摻雜神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再怎麽偽裝、包裹,敗壞性情還存在,身量還是那麽大,還是不明白真理,没有真理實際。其實,我的偽裝不光神鑒察,弟兄姊妹明白真理了也能看透,我想偽裝成完美的人只是自作聰明,自己愚弄自己罷了。這時我才看到,為地位臉面偽裝、包裹自己没有一點兒意義,越裹越露醜,這樣活着太愚蠢了。認識到這些,我就有意識地接受神鑒察,想維護地位臉面的時候就主動地敞開自己,實行真理。

離開那處教會的前一天,我想問一個姊妹有没有什麽問題、難處,但心裏還會有些顧慮,怕解决不了問題在姊妹面前丢醜,心想:「反正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裏了,下次再實行真理吧。」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如果臨到一些特别的難處、特别的環境,你都是一種態度——迴避或者逃跑,竭力地拒絶、擺脱,不想任神擺布,不想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也不想讓真理當家,總想自己説了算,總想憑着撒但性情來掌控自己的一切,那後果就是神肯定把你放到一邊或者把你交給撒但,這是早晚的事。如果人看明白了這事,就得趕緊回頭,必須得按照神要求的正確路途走自己的人生道路,這路就對了,路對了就是方向對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雖然事情不大,只是問問姊妹有没有什麽問題、難處,但這是我放下地位臉面實行真理的一次機會,如果我還偽裝自己,用假象迷惑人來保住自己的地位臉面,就始終擺脱不了敗壞性情的捆綁、轄制。我不能再遷就自己了,得實行真理活出點人樣,讓撒但蒙羞。于是,走之前我就主動詢問姊妹有没有什麽問題、難處,能明白的我就交通,有不明白的我就直接説「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麽處理,我們一起再尋求尋求」,這樣實行後,心裏特别地踏實、平安。

經歷過來,我有了一些實際的收穫。要不是來這兒盡本分,没有實際環境的顯明,我認識不到自己地位心這麽重,也認識不到維護地位臉面走的就是抵擋神的道路。是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使我從地位臉面的捆綁中走出來,不再偽裝自己了。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

上一篇: 99 被精神病的日子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中國 丘珍一天,妹妹來電話説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説,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麽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裏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説:「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聽後一…

12 「三位一體」之謎打開了

馬來西亞 靜默1997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我受洗時,牧師是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為我禱告受洗的,此後,我每次也是奉慈愛的天父、救主耶穌還有聖靈三位一體的神禱告。但我心裏總有一個疑問:既是三位又怎能成為一體呢?我説不透也想不通「三位一體的神」到底是怎麽回事。兩…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