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你們見證神末世作審判工作是為徹底潔净人、拯救人,可我看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有些話比較嚴厲,對人是定罪、咒詛,神定罪人、咒詛人,人不就受懲罰了嗎?怎麽能説是潔净、拯救人呢?

相關神話語: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着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别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没法顯露出來。只有藉着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于惡,善歸于善,人都各從其類,藉着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着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説,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并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没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麽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麽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麽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异象 三》

我説的話雖嚴厲但對人都是拯救,因我只是説話,并未懲罰人的肉體,這話使人都活在了光中,認識了光的存在,知道了光的寶貴,更認識了這些話語對人太有益處,認識了神就是拯救。我雖然説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并没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説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并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脱離悖逆性情。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神成全人是藉着什麽達到的?是藉着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着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説為什麽是藉着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説「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麽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説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説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裏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着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裏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着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人的肉體就屬于罪、屬于撒但,肉體就屬于悖逆的東西,是神刑罰的對象,所以説,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着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神是用他的審判來成全人,神愛了人,也拯救了人,但是他的愛裏包含多少東西?有審判、威嚴、烈怒、咒詛,在以往雖然神咒詛人,但他并未把人完全放在無底深坑裏,他藉着那種方式熬煉人的信心,他并没有把人都治于死地,而是為了成全。肉體的本質就屬于撒但的東西,神説得一點不差,但神所作的事實并没有按着他的話語去成全,他咒詛你是為讓你愛他,是為了讓你認識肉體的本質;他刑罰你是為了讓你醒悟,認識自己裏面的不足,認識到人的不堪不配。所以説,神的咒詛,神的審判,神的威嚴、烈怒,都是為了成全人。神現在所作的,在你們身上所顯明的公義性情,都是為了成全人,這就是神的愛。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刑罰與審判對人來説雖然就是熬煉,是無情的揭示,是為了懲罰人的罪,懲罰人的肉體,但這一切的工作并不是要將人的肉體定罪而滅絶。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這麽多作工你們也都親自體嘗到了,没有把你們都帶到邪道上吧!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活出正常人性,都是你的正常人性能够達到的。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據你的需要,按着你的軟弱,按着你的實際身量作,并不把難擔的擔子强壓在你們身上。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着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如果你認識不到這步工作的更深意義,你根本經歷不上去。你應該因着這樣的拯救而得着安慰,不要執迷不悟,走到現在,對這征服工作的意義你也該看清了,不該再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了!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

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這個人敗壞、悖逆,却不知道神要藉着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審判與刑罰來顯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這些就没法經歷,更没法走下去。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毁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神無論怎麽拯救人,都是藉着讓人脱離撒但的舊性,即讓人追求生命來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該具備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着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争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决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于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换取全人類,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裏并没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麽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没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并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并無意思要將你們治于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説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净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净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净,都是為了拯救。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上一篇: 6 你們説神末世發表真理來審判潔净人,在舊約和新約裏,神對人類都有審判的話語,神的審判也一直没有離開人,難道這些話語還不能審判人、潔净人嗎?末世神發表的審判的話語與聖經上記載的神審判人的話語有什麽區别呢?

下一篇: 8 你們見證全能神是末世的基督,是救世主的顯現,發表真理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徹底潔净、拯救人類,使人類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請問全能神是怎麽徹底潔净、拯救人類的呢?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先知以利亞

以利亞警告亞哈王以色列國分裂成南、北兩國,南王國稱為猶大國,北王國仍稱為以色列國。統治北王國的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築示劍,就住在其中。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

大衛王

只有大衛王最理解神的心、最體貼神的心意,他一生的願望就是為耶和華神建造聖殿,使百姓都來到神的面前敬拜神,不再犯罪敬拜撒但、偶像。大衛王有一顆敬畏神、愛神的心,他體貼神的心意,能夠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並且真實地付代價。從中看到,大衛王是盡心、盡力地為建造聖殿籌備所需的一切,並把自己所有的積蓄都獻上。

雅各書(選段)

神成全人的信心神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向散居各地的十二個支派問安。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只要憑著…

問題(1)使徒保羅説:「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所以,我們按着保羅的話去行,就是遵行神旨意,肯定能進天國得賞賜。

解答:對于什麽樣的人才能進天國,主耶穌早已説過「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這完全顯明了神公義、聖潔的實質,屬撒但的污穢敗壞之人不能進天國。保羅却説當打的仗打過了、當跑的路跑盡了、當守的道守住了,就能進天國得賞賜,按照保羅的説法,人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即使不遵行…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