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

一、主耶穌作完救贖工作為什麼末世再來還要作審判工作?

01

主耶穌作完救贖工作,神拯救人類的工作結束了嗎?

恩典時代主耶穌作了救贖工作,在十字架上說「成了」,很多信主的人便認為,神拯救人類的工作已經全部完成了,等主再來時我們就能直接被提進天國了,不需要神再來作拯救工作了。可是,人受犯罪本性的驅使,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而且越來越墮落,聖經記載「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未記11:45)「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可見,主耶穌作的只是救贖工作,並不是徹底潔淨人罪性的工作,人要想蒙拯救進天國還需要神更進一步地來作拯救的工作。

參考聖經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
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
約翰福音16:12-13 希伯來書9:28 彼得前書1:5 約翰福音8:34-35 約翰福音12:47-48

相關神話語

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抵擋的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

摘自《作工異象 二》

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工作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人雖然都經過了救贖,人的罪都得著了赦免,這只能說神不記念人的過犯,不按著人的過犯來對待人,但人活在肉體之中沒有脫離罪,只能是繼續犯罪,不斷地顯露撒但的敗壞性情,這就是人所過的不斷地犯罪也不斷地得著赦免的生活。多數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樣,即使贖罪祭對人來說永遠有效,也不能將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還有敗壞性情……是比罪更深的、撒但種到人裡面的、根深蒂固的東西。人的罪不容易發現,就人這些根深蒂固的本性人就沒法發現,非得藉著話語的審判來達到果效,這樣,人才能從此起頭逐步達到變化。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就你們這樣一個罪人,剛被救贖回來,不經變化,不經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嗎?就你現在的老舊人,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

摘自《稱呼與身分的說法》

在人看,神釘在十字架上已將神道成肉身的工作結束了,將全人類都救贖了回來,而且掌握了陰間的鑰匙,人都認為神的工作已徹底告成了,其實,在神來看,他的工作只完成了一小部分,他只是救贖了人類,並沒有將人類征服,更沒有將人的撒但醜相改變,所以,神說:『道成的肉身雖經死亡之苦,但並不是我道成肉身的所有目的,耶穌是我的愛子,為我釘十字架,但他並沒將我的工作徹底結束,只作了一部分。』就這樣,神又開始了接續道成肉身的工作的第二次計劃,神最終的心意是將從撒但手裡拯救出來的人都成全、得著,所以神便準備再次冒險來在肉身。

摘自《作工與進入 六》

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分為三步,這三步工作即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這三步工作都是為了拯救全人類,也就是拯救經撒但嚴重敗壞的人類,但同時又與撒但爭戰。這樣,拯救工作分三步,與撒但的爭戰也就分三步,這兩方面工作是同時進行的。其實,與撒但的爭戰就是為了拯救人,因著拯救人不是一步工作即可成功的事,所以,與撒但的爭戰也就分階段、分時期來作,按著人類的需要、按著撒但敗壞人的程度來與撒但展開爭戰。……拯救人的工作作了三步,也就是與撒但爭戰共分三個步驟就徹底把撒但打敗了,但與撒但爭戰的全部工作的內幕就是藉著賜給人恩典、作人的贖罪祭、赦免人的罪、征服人、成全人這幾步工作而達到果效的。說穿了,與撒但爭戰並不是與撒但打仗,而是藉著拯救人作人的生命改變人的性情來為神作見證,以此來打敗撒但,就藉著改變人的敗壞性情來打敗撒但。當打敗撒但之後,即人徹底被拯救之後,就將蒙羞的撒但徹底捆綁起來,這樣人就徹底被拯救了。所以說,拯救人的實質就是與撒但爭戰,而與撒但爭戰主要就表現為拯救人。末了一步將人征服就是與撒但爭戰的最後一步工作,也就是將人從撒但的權下徹底拯救出來的工作。征服人的內涵之意就是將被撒但敗壞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後歸向造物的主,從而背叛撒但,完全歸向神,這樣人就徹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與撒但爭戰的結尾的工作,是打敗撒但的最後一步經營。若沒有這一步工作,最終也不能將人完全拯救出來,也就不能將撒但徹底打敗,人類永遠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永遠不能擺脫撒但的權勢。所以說,與撒但的爭戰不結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結束,因為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為了拯救全人類。最起初的人類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著撒但的引誘、敗壞,人都被撒但捆綁落在了惡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經營工作中被打敗的對象,因著它佔有了人,而人又是整個經營的本錢,這樣,要拯救人就得從撒但手裡把人奪回來,也就是把被撒但擄去的人再重新奪回來,這就藉著改變人的舊性讓人恢復人原有的理智來打敗撒但,這樣就可把被擄去的人從撒但手裡奪回來。人若脫離撒但的權勢與捆綁,撒但就蒙羞了,最終,人被奪了回來,撒但也被打敗。因著人脫離了撒但的黑暗權勢,人成了所有爭戰的戰利品,而撒但卻成了爭戰結束後被懲罰的對象,這就結束了全部拯救人類的工作。

摘自《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02

為什麼說神的末世審判工作才是徹底拯救人類的工作?

恩典時代,人雖經主的救贖罪得著了赦免,但人的犯罪本性並沒有被潔淨,人都活在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往複式生活中痛苦掙扎。聖經預言:「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得前書4:17)「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翰福音12:47-48)末世,全能神作了一步審判工作,發表真理潔淨所有來到神寶座前的人,將人各從其類,最終把得著潔淨的人帶入神的國中,從而結束整個時代。可見,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工作完全應驗、成就了聖經預言,正是徹底拯救人類的工作。

參考聖經
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
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
當收割的時候,我要對收割的人說,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裡。
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天使要出來,從義人中把惡人分別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耶和華說:「這全地的人,三分之二必剪除而死,三分之一仍必存留。我要使這三分之一經火,熬煉他們,如熬煉銀子;試煉他們,如試煉金子。他們必求告我的名,我必應允他們。我要說:『這是我的子民。』他們也要說:『耶和華是我們的神。』」
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啟示錄14:7 約翰福音12:48 彼得前書4:17 馬太福音13:30 馬太福音13:49-50 啟示錄22:11-12 撒迦利亞書13:8-9 啟示錄22:14

相關神話語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末了的工作就是說話,藉著說話人就能達到很大的變化。現在這些人接受這些話語之後所得著的變化,就比恩典時代人接受那些神蹟奇事之後所得的變化大得多。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工作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末世的工作中話語的威力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話語的權柄勝過神蹟奇事的權柄。話語把人心底裡所有的敗壞性情都給揭露出來了,你自己沒法發現,話語揭示出來你就自然發現了,你不得不承認,讓你心服口服,這不都是話語的權柄嗎?這都是今天話語工作達到的果效。所以說,不是醫病趕鬼能把人從罪中完全拯救出來,也不是顯神蹟奇事能夠把人完全作成,醫病趕鬼的權柄只是給人恩典,但人的肉體還屬於撒但,人裡面還有撒但敗壞性情,就是沒得潔淨的還屬於罪,還屬於污穢,只有藉著話語得著潔淨之後人才能被神得著,成為一個聖潔的人。只把人身上的鬼趕出去了,把人救贖回來了,只是從撒但手中奪回來歸給神了,但人還沒經神的潔淨,沒經神的變化,還是敗壞的人。人裡面還存著污穢,還存著抵擋,還存著悖逆,只是經神的救贖回到了神的面前,但人對神根本不認識,還能抵擋神、背叛神。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夠得潔淨,讓人能夠有變化,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熬煉,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這步工作與其說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說是潔淨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提到『審判』的字眼,你就會想到耶和華曉諭各方的言語,想到耶穌斥責法利賽人的言語,這些言語雖然嚴厲但並不是神在審判人,只是那時環境也就是背景的不同神說的話語,這些話語並不同於末世基督審判人的言語。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作工異象 三》

在末世的審判、刑罰工作中,即在最後的潔淨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中的,所以進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經過最後一步潔淨的工作才達到脫離撒但的權勢而被神得著的,這些最後被得著的人將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淨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淨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工作結束之時,可存留的人都蒙潔淨將進入人類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類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將進入人類的安息之日中與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經刑罰、審判之後徹底顯露出原形,之後都被毀滅與撒但一樣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後的人類中就不再存有這類人,這類人並沒資格進入最後的安息之地,也並沒有資格進入神與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們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惡者,並不是義人。他們曾經過救贖,又經審判、刑罰,他們也曾經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們還是因著自己的惡、因著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毀滅,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人類之中。……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淨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毀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並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二、神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與國度時代的審判工作有什麼區別?

恩典時代,神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的形像作了救贖的工作,發表了以慈愛、憐憫為主的性情,給人類帶來了悔改的道;國度時代,神再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這個名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人類得潔淨、蒙拯救所需的一切真理,顯明了神公義、威嚴、烈怒的性情,人都看見神的性情不容觸犯,產生了敬畏神的心,最終達到脫離撒但權勢,蒙神潔淨拯救,得著神賜給人類的永生之道。那麼,怎麼認識神的救贖工作與末世審判工作的區別呢?

01

神恩典時代的作工方式與國度時代的作工方式有什麼區別?

參考聖經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
馬太福音4:17 約翰福音12:47-48

相關神話語

第一次道成肉身需要為人醫病趕鬼,因他所作的工作是救贖,為了救贖整個人類,他務必得對人有憐憫、有寬容,未釘十字架以先他作的工作就是為人醫病趕鬼,這工作就預示著他要將人從罪中、從污穢中拯救出來。因著是恩典時代,所以說他得為人醫病,以此顯一些神蹟奇事,這些神蹟奇事是恩典時代恩典的代表,因為恩典時代主要以賜給人恩典為主,以平安、喜樂或物質的祝福作為恩典時代的標誌,作為人信耶穌的標誌。就是說,給人醫病趕鬼,賜給人恩典,這是恩典時代耶穌的肉身的本能,靈所實化在肉身的就是這些工作……

摘自《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恩典時代耶穌沒少作那些工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給人祝福,今天再那樣作就沒有意義了。聖靈當時就是那麼作的,因為是恩典時代,人有足夠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價,只要信就可得著恩典,對任何人都特別恩待。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現在是藉著刑罰、審判脫去人的悖逆,脫去人裡面不潔淨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著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著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裡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夠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著我說出的這些話嗎?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著全人類的發展情況來作的,都是根據時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義,都是為了最終的拯救,都是為了以後人類能有美好的歸宿,為了人最終的各從其類。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神來在地上主要是說話,你接觸的是神的話語,你看的是神的話語,聽的是神的話語,守的是神的話語,經歷的是神的話語,神這次道成肉身主要是藉著話語來成全人。他不顯神蹟奇事,尤其是不作耶穌作過的工作,雖然都是神,都是肉身,但他們的職分並不相同。耶穌來的時候也作了一部分工作,也說了一些話,但他主要完成哪個工作呢?他主要完成的是釘十字架的工作,成為一個罪身的形像來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救贖全人類,為了全人類的罪而作了贖罪祭,他主要完成這個工作了,最終把十字架的道路給以後的人指明。耶穌來了主要是為了完成救贖的工作,救贖全人類,把天國的福音給人帶來,而且帶來了進天國的路,所以在他以後人都說『我們應當走十字架的道路,為十字架犧牲』。當然,他起初也作了一些別的工作,也說了一些話,讓人悔改、認罪,但他的職分還是釘十字架,他傳道三年半還是為以後釘十字架預備的。耶穌的幾次禱告也是為釘十字架,他過正常人的生活,他生活在地上三十三年半,主要是為了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使他有力量能擔得起這個工作,所以說,神把釘十字架的工作都託付在他身上。今天神道成肉身完成什麼工作呢?今天神道成肉身主要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這工作,用話語來成全人,讓人接受話語的對付,接受話語的熬煉,在他的話中讓你得著供應、得著生命,在他的話裡讓你看見他的作工、他的作為。神用話來刑罰你,來熬煉你,所以,就是你受痛苦也是因著神的話而受的。今天神作工不是用事實,而是用話語,話語臨到你之後,聖靈才能作工在你身上讓你受痛苦或讓你感覺甘甜,只有神的話語才能把你帶進實際,只有神的話語才能成全你。所以說,你最起碼該明白的就是:神在末世作的工作主要就是用話語來成全每一個人,用話語來帶領人,他作的全部工作都是藉著話語作的,不用事實來刑罰你。

摘自《話語成就一切》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摘自《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末世神主要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他不是用神蹟奇事來壓制人,使人信服,這不能顯明神的大能,如果只顯神蹟奇事就不能顯明神的實際,就不能成全人。神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乃是用話語來澆灌人、牧養人,之後達到讓人百依百順,使人認識神,這是作工說話的目的。神不用顯神蹟奇事的方式來成全人,乃是用話語來成全人,用多種作工方式來成全人,話語熬煉也好、對付修理也好、供應也好,用多種不同角度的說話來成全人,使人對神的作工更有認識,對神的智慧、奇妙更有認識。

摘自《話語成就一切》

神成全人有多種方式,藉著各種各樣的環境對付人的敗壞性情,又藉著各種各樣的事來顯明人,一方面對付人,一方面顯明人,一方面揭示人,把人內心深處的「奧祕」都挖掘出來,都給揭示出來,通過揭示許多情形,讓人看見人的本性。神成全人藉著揭示,也藉著對付,藉著熬煉,也藉著刑罰,有多種方式,讓人認識到神就是實際。

摘自《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說為什麼是藉著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說「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麼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說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人的肉體就屬於罪、屬於撒但,肉體就屬於悖逆的東西,是神刑罰的對象,所以說,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著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

摘自《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爭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 我說的話雖嚴厲但對人都是拯救,因我只是說話,並未懲罰人的肉體,這話使人都活在了光中,認識了光的存在,知道了光的寶貴,更認識了這些話語對人太有益處,認識了神就是拯救。我雖然說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並沒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說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話語工作的最大意義就是使人在明白真理的前提下來實行真理,達到性情變化,達到認識自己,認識神的作工。只有說話的作工方式能溝通神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有話語能闡明真理,這樣作是征服人的最好的方式,除了說話,任何一種方式都不能使人能更清楚地明白真理,明白神的作工,所以最後一步工作神採用了與人說話的方式來將所有人不明白的真理、人不明白的奧祕都向人打開,讓人都從神得著真道,得著生命,因此達到滿足神的心意。

摘自《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02

神恩典時代發表的話語與國度時代發表的話語有什麼區別?

參考聖經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並且人要奉他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
馬太福音4:17 路加福音24:47 約翰福音16:12-13 約翰福音12:47-48

相關神話語

耶穌當時作工有一部分工作是根據舊約聖經,或者耶和華律法時代的說話、摩西的律法,藉著這些作了一部分工。當時他在會堂裡講道、教訓人,以舊約先知預言來教訓那些以他為敵的法利賽人,以聖經的話來揭示他們的悖逆,以此來定他們的罪。因為他們都厭憎耶穌所作的,尤其是耶穌的許多工作不是按著聖經裡的律法去作,而且他的教訓又高於他們的言語,甚至高於聖經先知的預言。耶穌作的工作只是為了救贖、釘十字架,所以,他不必說更多的話來征服任何人,他教訓人有很多都是引用聖經裡的話,他作工作即使不出聖經也能將釘十字架的工作完成,他作的工作不是話語的工作,不是為了征服人類,而是為了救贖人類,他只作人類的贖罪祭,並不作人類話語的源泉。他不是作外邦的工作——將人征服,而是作釘十字架的工作,是在相信有神的人中間作工。即使他作工是在聖經的基礎上作,以古先知的預言來定罪法利賽人,這樣也足可以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

摘自《作工異象 一》

耶穌當時只說在恩典時代門徒該怎麼實行、該怎麼聚會、怎樣禱告祈求、怎樣對待人等等一系列在恩典時代的道,他作的是恩典時代的工作,他只論到當時門徒當怎麼實行,當時跟隨他的人該怎麼實行,他當時只作恩典時代的工作,並不作末世的工作。……神作每一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相當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時代的工作,並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這樣才能突出他在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穌當時只說了末世有什麼預兆,只說當時人該怎麼忍耐,怎麼得救,該怎麼悔改、認罪、背十字架、受苦,並沒有說末世的人該怎麼進入,怎麼追求能滿足神的心意……

摘自《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首先來看「山上寶訓」中所包含的各個項目。這些內容都涉及到了什麼?肯定地說,這些內容比律法時代的條例中的那些內容更拔高了、更具體了、更貼近人的生活了,用現在的話來說,更貼近人實際的實行了。

我們來閱讀以下具體內容:「論福」你怎麼認識;「論律法」你怎麼認識;對「發怒」你有什麼樣的定義;怎麼對待犯姦淫的人;對待離婚有什麼樣的說法與規定,什麼樣的人可以離婚,什麼樣的人不可以離婚……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神在這個時代說的話和在律法時代說的話並不一樣,與神在恩典時代說的話也不一樣,恩典時代不是作話語工作,只提到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聖經裡只提到耶穌為什麼要釘十字架,釘十字架都受哪些苦,人當如何為神釘十字架,在那個時代神作的都圍繞釘十字架的工作。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說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麼,以後作的是什麼,神成全的是什麼,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於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說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於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些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兒,沒預定的人歸哪兒,子民、眾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麼樣,埃及怎麼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說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語成就一切》

提到「審判」的字眼,你就會想到耶和華曉諭各方的言語,想到耶穌斥責法利賽人的言語,這些言語雖然嚴厲但並不是神在審判人,只是那時環境也就是背景的不同神說的話語,這些話語並不同於末世基督審判人的言語。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今天我所說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得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就是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說話,藉著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

摘自《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現在這個時代神作的工,主要是供應人生命的話語,揭示人的本性實質及敗壞性情,除去人的宗教觀念、封建思想、老舊的思想,人的知識、文化,這些都得經過神話語的揭示得著潔淨。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

摘自《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在整個國度時代神都用話語來作工,以話語來達到作工果效,他不顯神蹟也不顯異能,只用話語來作工。人都因著話語而得著滋補,得著供應,都因著話語得著認識,有真實的經歷。

摘自《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耶穌當時作了許多工作門徒也不了解,他說了許多的話人都不明白,因當時他自己並未解釋,所以,在他走後幾年,馬太給他列出一個家譜,還有別人作了許多人意的工作。因為那時也不是成全人、得著人,就為作一步工作,帶來天國的福音,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釘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而這步征服的工作務必得說更多的話,得作更多的工作,還得有許多過程,而且把耶穌以前作的工作或耶和華作的工作的奧祕都打開,讓所有的人都信個明白,信個透亮,因為這是末世的工作,末世是收尾的工作,是結束工作的時候。這步工作要讓你把耶和華的律法、耶穌的救贖都明白透亮,主要是為了明白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工作,讓你領受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意義與實質,讓你明白耶穌作的許多工作,說的許多話的用意,以至於你對聖經的迷信崇拜,這些都讓你看透。耶穌那時作的與今天神作的都讓你明白,一切真理、生命、道路都讓你明白,都讓你看見。耶穌那步作的工作為什麼不收尾就走了呢?因他那一步工作不是收尾的工作,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他的說話也結束了,他釘完十字架以後,他的工作也隨之全部結束,不像這一步非得把話都說完了,全部工作都結尾了,才將工作結束。他那一步工作許多話沒說盡、沒說透,但他並不管話說沒說到,因他不是盡話語職分的,他就這樣釘完十字架就走了。那步主要為了釘十字架,跟這步不一樣,這步工作主要是為了收尾,打掃場地,結束所有的工作,話沒說到盡頭沒法結束工作,因這步是用話語結束、成就一切工作。當時耶穌作了許多工作人都不明白,他悄悄走了,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對他的話不明白,謬解了還認為很對,還不知道錯。最後這一步將工作徹底結束了,都收尾了,讓人都明白、都知道神的經營計劃,將人裡面的觀念、人裡面的存心、人錯謬的領受法、對耶和華作工的觀念、對耶穌作工的觀念、對外邦人的看法等等所有的偏謬之處都給扭轉過來,讓人明白所有人生的正道,明白神作的一切工作,明白一切真理,這步工作就結束了。

摘自《作工異象 二》
03

神作救贖工作發表的性情與作末世審判工作發表的性情有什麼區別?

參考聖經
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或作:他受欺壓,卻自卑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
因為他來了,他來要審判全地。他要按公義審判世界,按他的信實審判萬民。
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以賽亞書53:7 啟示錄5:5 詩篇96:13 啟示錄22:12

相關神話語

耶穌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愛、憐憫、包容、忍耐、謙卑、愛心、寬容,他來作這麼多工作就是為了救贖人類。他的性情呢,他的性情是憐憫、慈愛,就按照他的憐憫慈愛,他務必得為人釘十字架,以此來說明神愛人如己,以至於將自己全部獻出來。撒但說:你既然愛人就當愛到底,得釘十字架,將人從十字架上就是從罪中救出來,將你自己獻出來,換取全人類。撒但就這麼打賭:『你既然是憐憫慈愛的神,你要愛人到底,就應把你自己獻在十字架上。』耶穌就說:『只要是為了人類,我願將自己全部交出來。』之後便毫不顧惜地上了十字架,救贖了整個人類。在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也就是說,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神與人同在,他的愛、他的憐憫、他的拯救伴隨著每一個人,人只有接受耶穌的名,接受與他的同在,才能得著平安喜樂,才能得著他的祝福,得著他極大極多的恩典,得著他的拯救。藉著耶穌釘十字架,凡是跟隨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

摘自《作工異象 三》

「神來在肉身也作了一步恩典的工作,在人身上確實給人一些物質的祝福,但僅有恩典,僅有慈愛憐憫,不能把人成全。在人的經歷當中,也體驗到一些神的愛,也看到了神的慈愛、憐憫,但經歷一段時間一看,他的恩典、他的慈愛憐憫不能把人成全,不能把人裡面敗壞的東西揭露出來,敗壞的性情也不能脫去,不能成全人的愛心,也不能成全人的信心。神的恩典工作是一個階段的工作,人不能靠享受神的恩典來認識神。
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說為什麼是藉著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說『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麼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說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人的肉體就屬於罪、屬於撒但,肉體就屬於悖逆的東西,是神刑罰的對象,所以說,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著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

摘自《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你們既看見了神所道成的肉身,也領略了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更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擊打、管教,但你們不也得著了極大的恩典嗎?你們的福分不比誰的都大嗎?你們的恩典比那所羅門所享受的榮華富貴還豐盛呢!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工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

摘自《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耶穌來了釘十字架,為所有的罪人犧牲,把自己獻在祭壇上,已經完成了救贖的工作,他已結束了恩典時代,若末世還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那有什麼意義?若仍這樣作不是否認耶穌的工作嗎?若神這步來了沒作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他還是憐憫慈愛,那他能結束時代嗎?就憐憫慈愛的神能結束時代嗎?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麼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神在整個經營中作的工作都一清二楚,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末世是末世,哪個時代都有明顯的區別,因為每個時代都有他代表時代的工作。要作末世的工作務必得帶著焚燒、審判、刑罰、烈怒、毀滅來結束時代。一說末世就是末了的時代,末了還不是要結束時代嗎?一說要結束時代,非得帶著刑罰、審判,這樣才能結束時代。耶穌是為了讓人繼續生存下去、繼續活下去,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不讓人一直墮落下去活在陰間、活在地獄裡,把人從陰間地獄裡拯救出來,讓人繼續活著。現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滅絕,徹底毀滅人類,就是改變人類的悖逆,所以,還按照以前憐憫慈愛的性情不能結束時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經營計劃。

摘自《作工異象 三》

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更是唯一的神的本體,我——肉身的整體更是神的完滿的彰顯,誰敢不敬畏我,誰敢用目光抵擋我,誰敢用嘴唇抵擋我,必死於我的咒詛烈怒之下(因著有烈怒而咒詛)。又有誰敢對我不忠不孝,誰敢對我耍花招兒,這些人必死於我的恨惡之中。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將永遠長存,直到永遠,因我開始是慈愛、憐憫,但這並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義、威嚴、審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時代,我是慈愛、憐憫,那是因著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愛、憐憫,但在這之後就不需要什麼慈愛、憐憫(從此以後再沒有),全是公義、威嚴、審判,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九篇》

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二十六篇》

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並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脫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別人打、罵、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家族,乃是帶領全宇宙。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麼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說話是對全宇之人說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著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

摘自《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三、怎麼認識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與末世的審判工作是一位神作的?

恩典時代主耶穌作了救贖工作,使人罪得赦免,但人裡面的罪性並沒有徹底得著潔淨,人仍然活在罪中不能自拔。末世,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發表真理作了審判工作,徹底解決人的犯罪本性,潔淨人的敗壞性情,使人達到蒙拯救。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完全應驗了聖經預言:「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希伯來書9:28)可見,神拯救人類的工作是一步接續一步,步步進深,最終達到徹底拯救人的目的,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與末世的審判工作的確是一位神作的。

參考聖經
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
啟示錄1:8 希伯來書9:28 啟示錄14:6-7

相關神話語

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神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著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又另外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工作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是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有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

摘自《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工作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神繼續著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著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著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麼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說話語氣、說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沒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沒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沒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沒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沒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說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沒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沒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沒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奧祕;除了他,沒有人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著神的心聲、神的囑託、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著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甦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棄絕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與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們倆沒有一點相同之處,第一次作的工作在這次根本看不到一點。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於第一次作的工作,但這並不能證明他們的源頭不是一,他們的源頭是否是一根據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質而決定,不是根據肉身的外殼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兩次道成肉身,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來開展時代,都是作新的工作,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兩個肉身竟是一個源頭,當然,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維所達不到的,但其實質原本就是一,因為他們作的工作的來源本是一靈。看兩次道成肉身的源頭是否是一,並不能根據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點,或肉身的其他條件來決定,而是根據肉身所發表的神性的工作而決定的。耶穌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絲毫不作,因為神每次作工並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闢蹊徑。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為了加深或鞏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為了補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為了加深人對神的認識,也是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規條,取締人心中之神的錯謬形像。可以說,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讓人對他有完全的認識,只是有一部分,但並不完全。因著人的領受能力有限,雖然他將他全部的性情都發表出來,但人對他的認識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無法用人的言語盡都說透的,更何況僅一步作工怎麼能將神盡都說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蓋,人只能從他的神性發表來認識他,並不能從他肉身的外殼來認識他。他來在肉身藉著不同的作工來讓人認識,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這樣,人對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認識全面,而不定規在一個範圍之內。雖然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並不相同,但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工作的源頭是相同的,只不過兩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作兩步不同的工作,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是在兩個時代產生的,但不管怎麼樣,神道成的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他們的來源是相同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四、只接受神恩典時代的救贖卻不接受末世的審判意味著什麼?

末世,全能神在恩典時代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使人都各從其類,最終將被潔淨的人帶入神的國中,凡不被潔淨的人都將落在末世的大災難中被神毀滅,完全應驗了啟示錄的預言:「『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示錄22:11-12)那麼,只接受神的救贖卻不接受末世審判將意味著什麼呢?

參考聖經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
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
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天使要出來,從義人中把惡人分別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份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
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
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
馬太福音7:21-23 啟示錄21:27 希伯來書10:26-27 馬太福音13:49-50 啟示錄21:8 啟示錄1:7 以賽亞書13:6

相關神話語

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如果你並不看重這些真理,如果你總想迴避這些真理,總想在這些真理以外尋找新的出路,那我說你是罪大惡極的人。你信神卻不尋找真理,不尋求神的心意,不喜愛使你與神更相近的道,那我說你是逃避審判的人,你是從白色大寶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神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從他眼中逃走的叛逆者的,這樣的人將會受到更重的懲罰。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著耶穌的稱許,永遠沒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著生命,永不能得著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著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沒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屍,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卻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洶湧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卻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麼能算是跟隨羔羊腳蹤的人呢?怎麼能說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經發了黃的書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帶你跨越時代呢?又怎能帶你尋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帶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暫時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唸的字句經文只是讓你充實你舌頭的經文,不是使你認識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這樣的差別難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嗎?就不能使你領悟出其中的奧祕嗎?你能自己將自己送到天上去見神嗎?沒有神的來到你能將自己帶入天堂與神同享天倫之樂嗎?現在你還在做夢嗎?那我勸你,你這夢該停止了,你該看看現在是誰在作工,現在是誰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則你就永遠不能得著真理,永遠不能得著生命了。

摘自《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不憑著基督口中的真理而想得著生命的人是世上最荒謬的人,不接受基督所帶來的生命之道的人是異想天開的人,所以我說,不接納末世基督的人永遠是神厭憎的對象。基督是末世人進入國度的大門,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過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著得福卻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託付者,所以我說,你若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我還要告訴你,你若是抵擋了末世的基督,棄絕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後果是無人能替你承擔的,而且從此以後你就再也沒有機會獲得神的稱許了,甚至你想挽回時也不能使你再見到神的面,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棄絕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個小錯誤,而是犯了彌天大罪。所以,我勸每一個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張牙舞爪,信口雌黃,因為只有真理才能將生命帶給你,除此以外沒有什麼能使你得以復生再見神面的。

摘自《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很多人對於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感覺很不是滋味,因為人都是難以相信神會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的。不過我還是告訴你,往往神作的工作都大大出乎人的預料,都是人的大腦難以接受的。因為人只是地上的蛆蟲,而神則是充滿天宇之間的至高無上者;人的大腦好比是一坑臭水,生出來的只是蛆蟲,而神的意念所指揮的每一步作工則都是神智慧的結晶。人總想與神較量,那我說最終吃虧的會是哪一方這是不言而喻的。我勸各位不要把自己看得比金子還重要,別人能接受神的審判你為什麼就不能呢?你比別人高多少呢?別人能在真理面前低頭你為什麼就不能做到呢?神的工作是大勢所趨,他不會因為你的「功勞」而重複作兩次審判工作的,失掉這樣的良機你會悔斷肝腸的,若你不相信我說的話,那你就等待天空那張白色的大寶座來「審判」你吧!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棄絕耶穌,都否認耶穌,但耶穌救贖人類的事實還是傳遍了宇宙地極,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實嗎?若你還在等待耶穌來接你上天堂,那我說你是一個頑固不化的朽木了。耶穌是不會承認你這樣一個不忠心於真理而只想得福的假信徒的,相反,他會毫不留情地將你扔在火湖裡焚燒萬年的。

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緊跟神的腳蹤,應做到『羔羊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跟上去』,這才是真尋求真道的人,才是認識聖靈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聖靈的作工淘汰的人。神在每一個時期都要開展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期都在人中間有新的開端,人若只守住『耶和華是神』或『耶穌是基督』這些僅在一個時代適應的真理,那人永遠都不會跟上聖靈的作工,永遠不會得到聖靈的作工。無論神怎麼作工人都毫不疑惑地跟上去,而且緊追不捨,這樣,人又怎麼能被聖靈淘汰呢?無論神如何作,只要人看準是聖靈的作工,都一無掛慮地去配合聖靈的作工,去達到神的要求,這樣,人又怎麼能受到懲罰呢?神的工作一直不停止,他的腳步從來也不停止,他在未完成經營工作以先總是在忙碌著,從不止步。而人就不同了:得著一點點聖靈的作工就作為是永恆不變的;得著一點點認識就不向前『追蹤』神更新的作工了;看到一點神的作工就急忙把神定規成一個特定的木頭人,認為神永遠就是他所看到的這個形像,以往是這樣以後也永遠是這樣;得著一點點淺薄的認識就得意忘形,開始大肆宣揚並不存在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是;認準一步聖靈的作工以後,無論什麼樣的人再宣傳神新的作工他都不會接受。這些人都是不能接受聖靈新工作的人,都是太守舊的、不能接受新事物的人,這些人都是信神而又棄絕神的人。人都認為『以色列人只相信耶和華而不相信耶穌』這是錯誤的,但絕大多數的人又都充當著『只信耶和華卻棄絕耶穌』的這個角色,充當著『盼望彌賽亞歸來卻抵擋稱為耶穌的彌賽亞』的這個角色,難怪人都在接受一步聖靈作工之後仍舊活在撒但的權下,仍舊得不到神的祝福,這不都是人的悖逆而造成的嗎?在世界各地落後於今天新工作的基督教的人,都抱著僥倖的心理認為神會成全他們各自的心願,但他們並沒有絕對的把握說透神提取他們上三層天的理由,他們也並沒有絕對的把握說透耶穌到底是如何駕著白雲來接取他們,更沒有絕對的把握定準耶穌到底是否真是駕著白雲在他們想像的那個日子來到。他們各自都惶恐不安,各自都不知所措,究竟神能否提取他們這些五花八門的各個宗族的一個一個的『一小撮人』,這些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現在神正在作什麼工作,究竟現在是什麼時代,神的心意如何,這些他們都不能說清楚,他們只是扳著手指頭度日。跟隨著羔羊的腳蹤到最終的人才能得著最終的祝福,那些未能跟隨到路終卻認為自己已得著全部的『聰明人』都不能看見神的顯現,他們都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他們把繼續發展的神的作工無緣無故地中斷,而且還似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認為神要提取他們這些『對神忠心無二的跟隨神持守神話的人』。儘管他們對神所說的話『忠心無二』,但對於他們的言行仍是感覺實在太令人噁心,因他們都是抵擋聖靈作工的人,都是在行詭詐、作惡的人。不能跟隨到路終、不能跟上聖靈作工的僅持守舊工作的人,不僅沒有做到對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擋神的人,成了被新時代棄絕的人,成了被懲罰的人,這些人不是最可憐的人嗎?許多人還認為凡是棄絕舊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沒有良心的人,這些只講『良心』卻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在最終將自己的前途斷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規條,儘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還不留戀,該否的則否,該淘汰的淘汰,而人卻持守住經營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來與神敵對,這不是人的謬妄嗎?不是人的無知嗎?越是害怕自己得不著福氣而謹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著更多的祝福,得不著最終的福氣。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對律法忠心無二,他們越是這樣對律法忠心越是抵擋神的悖逆者,因為現在是國度時代不是律法時代,現在的工作不能與以往的工作相提並論,以往的工作不能與今天的工作相對比,神的工作變了,人的實行也改變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對律法與十字架的忠心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了。

摘自《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三步工作是拯救人類工作的全部發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聖靈作工的各種方式與各種原則,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遺留下來的規條的人,都是將神限制在規條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得不著神救恩的人。神的三步工作才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得完全,將神拯救全人類的心意發表得完全,將拯救全人類的全過程都發表出來,這是打敗撒但得著人類的證據,是神得勝的證據,也是神所有性情的發表。了解三步作工中的一步作工的人就只知道神的一部分性情,這僅有的一步作工在人的觀念中又容易形成規條,容易將神定規,只用一部分神的性情來代替神的全部性情,而且摻雜不少人的想像,將神的性情、所是、智慧、作工原則死死地限制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認為神一次是這樣就永遠是這樣,而且到永世也不可能改變。只有認識而且也領受了三步工作的人才會準確地、全面地認識神,最起碼不會將神定為是以色列人的神或猶太人的神,起碼不會將神看為永遠為人類釘十字架的神。若只從一步工作中來認識神,那認識就太少太少了,簡直是大海中的一滴,不然為什麼會有許多老宗教家將神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不就因為人將神定規在一個範圍中的緣故嗎?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並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的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橫天下『學術界』,僅有的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著他大腦的運行軌跡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麼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並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沒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著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裡,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著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

摘自《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神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受懲罰,而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得救,更多的人跟上他的腳蹤,進入他的國度。但人若執迷不悟,在真理面前不能虛心接受,而是挑毛揀刺,雞蛋裡找骨頭,不懂裝懂,那最後吃虧受損失的還是人自己。神的作工是不等人的,他的救恩不是像垃圾一樣隨意丟給任何一個人,而是有對象、有目標、有選擇的,你若不知道珍惜,那等待你的只有神公義的審判與懲罰。神對待任何一個人都是公義的,無論你的年紀多大,資格多老,甚至你曾經受過多少苦,神的公義性情是永遠都不會因著這些而改變的。神不會高看任何一個人,也不會偏待任何一個人,他對待人的態度是根據人能否放下一切地來接受真理,接受他新的工作。你若能領受他新的作工,領受他所發表的真理,那你就能得到神的救恩,若你倚老賣老、擺老資格,與神講條件,那神的救恩就會離你而去。就如猶太人一樣,不能接受耶穌基督,只等待彌賽亞,最後臨到他們的是神的咒詛與忿怒,這是我們有目共睹的事實。…………法利賽人的知識與外表的行為並沒有挽救他們與耶穌基督的關係,反而卻害了他們,是他們的知識觀念與他們心中神的形像促使他們定罪主耶穌,是他們的想像與頭腦誤導了他們,蒙住了他們的靈眼,使他們不認識已經來到的彌賽亞,極力地找證據、抓把柄來定罪主耶穌,這就是他們的醜惡面目——以維護神原有作工為理由來定罪神今天現實的作工。當然,這也是每個時代的人都容易犯的錯誤——用舊的道理、規條來衡量定罪他們從未聽過的真理就以為守住了真道,就以為持守住了在神面前的貞潔,對神有了忠心。但事實怎麼樣呢?神在不停地作著新的工作,繼續著他的經營,常新不舊。而人呢?總是持守著一點點自認為是神的全部發表的老掉牙的東西,沾沾自喜,不可一世,抱著神永遠都不會丟棄他、永遠都不虧待他的態度等待著神賜給獎賞。結果怎麼樣呢?神的作工從未間斷,有更多的新時代的人跟隨他,接受了他新的作工,而那些等待著神賜給獎賞的人卻被神新的作工淘汰,甚至更多的人落入了神的懲罰之中,在他們被懲罰的那一刻開始,他們信神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他們的結局、歸宿就這樣被劃上了句號。這樣的事實是任何一個人都不想看到的,但卻不知不覺地發生在我們的眼前,是神的性情太無情,還是人追求的失誤呢?難道就不值得人類好好省察嗎?

摘自《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後記》
?

如果我們不接受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到底能不能成為遵行天父旨意的人,能不能進天國呢?

閱讀解答

更多內容

主已重歸

進入專題

迎接主的顯現

進入專題

聰明童女迎新郎

進入專題

災前被提

進入專題

得勝者

進入專題

到底什麼是信神

進入專題

道成肉身(上)

進入專題

道成肉身(下)

進入專題

三步作工

進入專題

審判從神家起首

進入專題

得救與蒙拯救

進入專題

審判從神家起首

進入專題

審判從神家起首

進入專題

審判從神家起首

進入專題

審判從神家起首

進入專題

審判從神家起首

進入專題

你想知道

進天國得永生

的路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