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二 中國大陸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因抵擋全能神受懲罰而歸向全能神的……

二 中國大陸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因抵擋全能神受懲罰而歸向全能神的典型見證事例

(僅選111例)

1 河南省姚××,女,42歲,原因信稱義派同工。1998年10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當時看書後,就和原派別的弟兄姊妹商量說:「這末後的教派太多,咱們不能亂接。」於是就把書退還給人家。後來又有人多次給我談神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還說了許多褻瀆、譭謗的話。1999年9月份,我的孩子得了一種怪病,前後經過4個醫院的治療花了幾千元,我沒反省。2000年1月我丈夫又得了坐骨神經痛,20多天臥床不起,我依然未覺察到是神的管教。2000年7月8日,我自己從樹上掉下來,把腰骨摔斷,又花了不少錢,我還沒醒悟。直到9月份,有人給我送來一本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小冊子,我看完後,想想自己的所作所行和家裏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才明白自己因著抵擋神遭神懲罰了。後經過考察定真了我所抵擋的正是獨一的神自己,我後悔莫及,趕緊跟上了神的末後作工。

2 河南省麥××,女,73歲,原呼喊派小帶領。2001年11月有人給我傳神末後的福音,我不但不接受反而褻瀆、抵擋,並攔阻別人接受。2002年3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吃東西難以下嚥,肚子疼痛難忍。經醫生檢查是患了肝囊腫,但我並未因此醒悟。同年5月的一天,又來人給我傳,我還是不接受,並且說:「就是受懲罰讓主直接找我算賬,與你們沒關係。」同年10月,我的病情一直未見好轉,妹妹看我疼得太厲害,實在難受,就說:「你這是因著抵擋神遭到的懲罰。」聽了這話,我不敢再抵擋,並開始看書,這時才醒悟,的確是神的懲罰臨到了我,此時我悔恨不已,俯伏全能神前接受真道。不久,我的病奇跡般地好了。

3 河南省任××,女,43歲,原大讚美派講道人。1999年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定罪不聽。2002年4月21日,有人給我送了本神話語書,我一直不看。同年6月5日,我上山時腿摔骨折,不能起床,再加上嘴爛、頭痛、心煩,我不由得開始看神話語書,不看時痛苦就加重。6月8日又有人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就毫不猶豫地接受了。

4 河南省張××,男,59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0月就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不但不接受還抵擋。1999年8月的一天,我正站在水池中間洗腳,突然滑倒,渾身疼痛難忍,一連好幾天都呼吸困難,睡覺時幾乎不能翻身。2000年4月,我在外地工作的二兒子突然患了敗血症,我恒切地為他禱告,沒想到不到3天他就死了,我悲痛萬分。這事後,傳神末世工作的人又來了,我想起以往,自從我把他們攆走後家裏就一直不平安,難道我抵擋的是真神?莫非他們所傳的是真神的工作?這次,我對他們沒敢再說什麼,便試著看神話。我看到《新時代的誡命》這篇神話中說:「有許多人也許與神較量過,抵擋神的滋味到底怎麼樣,是甜還是苦?這個你應明白,不要假裝不知。或許有些人心裏不服氣,但我勸你最好還是試試看,到底是什麼滋味,免得有許多人對此事總是犯疑惑。有許多人看著神的話卻暗自在心裏抵擋,那樣抵擋過之後心中是不是如同刀絞一樣?不是家庭不平安就是肉體不舒服,要不就是兒女遭殃,雖然你的肉體倖免一死,但神的手卻總也不離開你,你以為這是簡單的事嗎?」從神的話中我才明白,我棄絕的不是人,而是全能真神,我因此而遭到了懲罰。感謝神!是神愛了我,借此拯救了我,我要堅定不移地跟神走到底!

5 河南省王××,男,65歲,原安息日派小帶領。從1995年開始,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的末世救恩,我一直抵擋不接受。2002年6月,我突然得了腦血栓,兩個月後又得了心臟病,我還看到各宗派好多人得病,可我認識的那些信全能神的人都很健康。我想:莫非是我抵擋了神?同年11月,又有姊妹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就接受了。

(僅選111例)

6 河南省王××,男,43歲,原破碎派帶領。1997年7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當時我接受並看了神話語書。同年9月,因帶領攪擾我又否認了。之後,弟兄姊妹又多次給我傳我都不接受。2001年10月,又有人給我傳,我不但不接受還封鎖教會,說:「以後若有人來傳『神來了』,千萬不要相信,他們是迷惑人的,是魔鬼,是假基督……」等褻瀆神的話說完,我就牙根疼得張不開嘴,舌頭像針紮似的,但我仍不醒悟,繼續攪擾攔阻。2001年10月底,我得了腦瘤,疼得死去活來,治療花費近萬元。我出院後,弟兄姊妹又一次將末世救恩傳給我,並給我交通神的性情,我開始醒悟,接著,神又開啟我一句話:「神來如賊,半夜有人聲喊著說新郎來了!」這時,我真正看見了神的新救恩,於2002年2月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7 河南省張××,女,48歲,原因信稱義派小帶領。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都不接受。2002年10月初,弟兄姊妹給我送了一封轉變觀念的信,我看後表示願意接受。後因原派別帶領(我的姐姐)的竭力攔阻,我又不願接受。幾天後姐姐死了,死時張著嘴,瞪著眼,樣子很可怕,屍體非常僵硬,原派別的人無論怎麼禱告,身體也不會變軟。看到這一切,我的心靈受到很大震動,我認為姐姐沒有得救。一天,我做了個夢:信全能神的姊妹腳前有一盞燈,很亮,而自己眼前漆黑一片,什麼也沒有。醒後我琢磨:我這樣信是不是不行了?是不是沒神帶領了?為啥信全能神的姊妹前面那麼亮,而我面前卻漆黑一片呢?後來,又有人來傳,通過交通,我知道姐姐是遭懲罰了,這才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8 河南省張××,男,50歲,原華雪和派工人。2002年12月31日,兩位弟兄到我家傳神的新工作,因不合我的觀念,我不接受,並用左手指著他們說:「你們倆給我滾!我是不會相信你們這些鬼話的!就算你們傳的是真神的作工,他作的不合我意,我也要把他推翻!」之後,不到半小時,我的左手突然麻木,疼痛不止,五指抽成一團,胳膊也抬不起來。家人見狀趕緊把我送到醫院,經醫生檢查是腦血栓。這時妻子提醒我:「是不是你今天趕走傳福音的兩個弟兄抵擋了真神,才落此下場?如果是這樣,我們趕緊禱告全能神赦免我們的罪,明天趕快去找他們……」第二天,我找到給我傳福音的弟兄,借著吃喝神話,我明白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逐漸放下了觀念,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9 河南省陳××,男,47歲,原三班僕人派工人。1999年8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當時我承認是真道,但因放不下地位,仍參加原派別同工聚會,並看抵擋全能神的小冊子。同年12月17日,傳真道的弟兄姊妹來找我交通神話,我就定罪:「這是人的作為,迷惑人的,你們把書拿走,我不信了。」說完硬把神話書塞給他們。當晚我的小女兒突然肚子疼,連夜送到醫院。第二天早晨,兩個兒子也因肚子疼被送到醫院。女兒因搶救無效死亡,醫療費共花去5000多元。此時,我沒認識到是神的懲罰臨到,還到處封教會,定罪、褻瀆神的末世作工。

2000年3月底,我父親患肝腹水,我仍未醒悟,繼續瘋狂地封鎖教會。2002年1月2日,我開同工會時,被派出所抓捕,拘留13天,罰款3800元。在我拘留期間,父親病情惡化死亡,又花去3000多元。不久,妻子也患肝硬化。一連串的災禍使我有所反省:難道我抵擋、定罪的是真神?否則,誰能這樣懲罰我呢?2002年6月25日,傳福音的弟兄再次給我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與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我才徹底醒悟:我抵擋定罪的不是人而是真神!若再不接受神末世作工,就是死路一條。於是我和妻子都跟隨了全能神,後來妻子的病也完全好了。

(僅選111例)

10 河南省胡××,女,37歲,原三自小排負責人兼會計。2001年以來,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我不接受還說:「除聖經之外我什麼也不信!」並說了些定罪、抵擋神的話。同年8月下旬又有姊妹來傳我,我仍不接受。時隔不久,丈夫的胸部疼痛加重,四處求醫,始終無療效,接著家中的豬、羊也都死了,我仍不醒悟。

2002年3月21日,我面部突然神經麻木,嘴歪眼斜,眼腫得只剩一條縫,嘴歪得吃飯都往外漏飯,右邊臉脫落一層皮,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敢看我。醫生用銀針從嘴裏往外紮,流出許多紫黑的血水。治療花光所有的積蓄,仍不見好轉。禱告神也不見減輕,終日羞於見人,在痛苦中煎熬。2002年4月16日,姊妹再次給我傳,我才如夢方醒,立即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的病也漸漸地好轉,5月13日完全恢復了正常。

11 河南省於××,女,40歲,原華雪和派小帶領。1998年春,原教會的8位姊妹接受了神末世作工,我得知後就將傳福音的姊妹趕走,並封教會說:「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准接待!」1999年初,我騎自行車為教會辦事時摔倒,左腿骨摔傷,落下病痛。當時,我沒有認識到這是神的懲罰。後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都被我拒之門外。同年9月,我的左腿疼痛加劇,從此臥床不起。傳福音的姊妹再次來提醒我:「不要再抵擋神了,免得懲罰更重!」我仍不相信。幾年來,我治病花去近兩萬元,但病情日漸惡化。2002年7月,醫生確診是骨癌,看到診斷書,我猶如五雷轟頂,絕望中我苦苦祈求神。不久,傳福音的姊妹給我送來一本《中國大陸基督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看後,我終於醒悟:神早已作了新工作,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再不跟隨就是死路一條!於是我趕緊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的病也奇跡般地逐漸好轉,現已能幹活了。

12 河南省王××,女,38歲,原華雪和派中層帶領。自1998年以來,不知有多少人來給我傳神末世的新工作,我不但不接受還極力抵擋、定罪、辱駡他們,並且捆綁弟兄姊妹、封鎖教會,致使那一帶的福音工作無法開展。1999年2月9日,又有幾個人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並讓我看神話,我當場就用極其藐視的態度褻瀆道:「這不是神的話,通俗易懂,一個不咋樣的神學生或信幾年神的人都會寫……」我狂妄至極失去了理智,故意把當時的場面攪得一團糟。正在當天,一個電話打來說我丈夫出車禍身亡。事後,我非但沒醒悟,反而更加瘋狂地抵擋神,從而迎來的是一個又一個沉重的打擊。

我回想起自1998年以來,我家便無安寧之日,債主天天圍住家門哭鬧,我也被推上了法庭,20多萬元的房子被法院作債權抵押……這期間,我一度也曾想過:是否是自己抵擋神遭了懲罰?可我心裏又故意避開這種想法。後來,我家近百萬元的生意僅僅在兩天的時間就宣告破產,家產被洗劫一空,為此,我大病了一場,此時,心裏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恐懼感。2001年7月底的一天,在母親的引見下,我有機會聽了神末後的工作。終於在神的開啟下,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今天,我雖然落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但這是我抵擋神該得的報應,我更覺得是全能神愛了我,也知道了神的性情威嚴不可觸犯!

13 河南省馬××,男,49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1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不相信並說些難聽的話,還去攪擾已經接受的人。6月下旬,我的右手大拇指無緣無故起了一圈泡,疼痛難忍,慢慢指甲就掉了,當時我沒什麼認識。隨後左腳拇指指甲也同樣爛掉了,下不了床,一連十幾天也不見好轉,我心中害怕才琢磨:這難道是因我抵擋神遭了懲罰?想到此才有所醒悟。弟兄姊妹又來見證時,我不敢再抵擋,就跟隨了全能神。

14 河南省陳××,女,48歲,原大讚美派執事。1996年12月我的兒子結婚時,我姨借此機會來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卻唆使兒媳將其趕走。12月以後,弟兄姊妹在我們派別傳福音,我不但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還將傳過來的人都攪了回去。1997年1月,我丈夫得了胃穿孔,一月內做了3次手術,花了兩萬餘元。1999年8月兒子又離婚。2000年8月我得了腦出血,治病又花了兩萬多元,還留個後遺症——偏癱。屢次出事之後,我才認識到自己是因著抵擋神而遭了懲罰。2001年10月又有人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不敢再抵擋,就接受了。

(僅選111例)

15 河南省趙××,女,39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5年就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一直棄絕抵擋。2000年8月16日早上,我去廚房做飯時,鍋臺上一盒(100個)雷管突然爆炸,將我從屋裏崩到門外4米處,昏迷了1天。事後我不但不醒悟,反而更加抵擋。兩個月後我去山上幹活,別人要點炮崩山,我和其他人都躲到了山洞裏,突然飛過來一個石子,正砸在我的腳上,頓時血流不止。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洞口那麼多人,石子為何不偏不倚地落在我的腳上呢?兩次事故的發生,使我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人傳的可能是真道,因我抵擋才遭了懲罰。幾天後,給我傳末世福音的人又來了,我這次不敢再拒絕,聽了他的交通,明白了一切,就接受了這步工作。

16 河南省景××,男,60歲,原召會信徒。從1995年9月以來,弟兄姊妹多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我不但不相信而且每次都抵擋、褻瀆、定罪,並將他們趕走。2001年6月24日,我突然渾身起泡,如同火燎一樣疼痛難忍,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禱告不見輕,醫治又無效,以至於一段時間失去正常人的理智。在這種情況下,我才開始省察:為什麼我多次祈求神,神不垂聽?是不是我褻瀆定罪、抵擋了真神才遭到了如此重的懲罰?想到此,我趕緊去找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交通,慢慢明白過來。2001年1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一切也都恢復了正常。

17 河南省王×,女,42歲;丈夫高×,50歲,原召會信徒。2002年11月,我們夫妻倆接受了國度福音,後來我又被本派別的人拉走,之後,我開始與丈夫為敵。12月的一天,我看見丈夫正在讀神話語,便故意拿著召會的信息在旁邊大聲讀,邊讀邊說:「可享受!可享受!」誰知話音剛落,便開始牙疼、嘴腫,一會兒臉也腫了,一連5天連飯也吃不成,丈夫說:「看你還說享受不享受了?再說比這還狠!」這時我才知道是報應臨到了,便再也不敢抵擋神了。從此之後徹底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18 河南省王××,女,32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2年初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真道,我都不相信,還褻瀆、論斷,並攔阻別人接受真道。4月6日,我突然口吐鮮血,連續輸液7天才好。5月的一天,我又褻瀆神,話音剛落,頓覺渾身癱軟無力,且不能吃飯。這時,我才知道是神的懲罰臨到了我,從此,我再也不敢說褻瀆神的話了。不久,又有人來傳神的末世作工,我趕緊接受了。

19 河南省楊××,女,59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1年7月底至11月上旬,我女兒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不聽還說了許多抵擋、褻瀆神的話,並將女兒趕走。11月21日中午12時許,我的鼻子突然出血,鼻孔塞住後,血又從嘴裏往外流,在當地醫院治療3天仍是血流不止。11月23日淩晨3時急轉縣人民醫院,途中我休克幾次,家人哭成一團。在這生死關頭,我在心裏不停地喊:「我女兒信的神啊!救救我吧!趕緊救救我吧!」一會兒鼻血流量減少。到醫院檢查是鼻血管破裂,住院9天,花了四五千元。這期間,我知道是自己抵擋全能神遭懲罰了,我懊悔不已,就向神認罪。12月2日出院後,我急切地找來女兒,通過吃喝神話,明白了神末世的心意,更認識了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從今後我願意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安慰神心。

20 河南省胡××,男,58歲,原華雪和派信徒。1998年10月至1999年1月,神的末世救恩多次臨到我,我都不接受還定罪、褻瀆。1999年7月我妻子患子宮癌,手術幾天後,刀口還一直流血,又動了第二次手術,醫療費花了3000多元。不久,我胃部疼痛,噁心嘔吐,終日寢食不安。2002年9月25日,醫生確診是胃癌,做手術將胃切除一部分,又花去8000多元。2002年12月,一位弟兄再次給我見證神末世作工,當談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時,我才如夢方醒,趕緊接受了真道。真恨惡自己瞎眼、愚昧,觸犯了真神還不知道。

(僅選111例)

21 河南省郭××,男,61歲,原讚美派信徒。1999年8月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自恃信神時間長、資格老,不相信神會先向他們顯現,就一直抵擋不接受。對他們的提醒、警告,我根本沒放在心上,並對他們說:「你們不要來了,我認命了,懲罰就懲罰吧!」2000年5月8日下午,我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栽倒在地,不省人事。醒後,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裏,不能說話,胳膊、腿也不聽使喚,經確診是高血壓引起的偏癱。從此,我臥床不起,整天輸液、吃藥,花去2000多元也不見好轉,但我沒認識到這是神的懲罰。2001年10月,又有一位弟兄來給我傳末世福音,當他談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時,我才知道自己是因抵擋神遭到了懲罰,我懊悔不已,於是我們全家人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之後,我的病也漸漸好轉,現已能走路了。

22 河南省韓××,男,41歲,原華雪和派信徒。自1998年以來,不斷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都被我拒絕。2002年8月下旬,神末世救恩再次臨到我,我仍未接受。10月21日,我到浙江打工,27日下午4點左右(去後第六天),我在工地拆牆,牆突然倒塌,我被埋在下面,工友把我扒出來送到醫院搶救,直到第二天上午9點我才蘇醒過來。診斷結果:左肩鎖骨骨折,右眼眶骨折,眼神經中斷一根,右眼失明,左耳僅連一點皮。當時我頭皮腫、腦發脹,嘴也疼得張不開,住院20多天,醫療費花6000多元,至今嘴仍張不大,聽力明顯下降。通過這件事,我反省自己:是不是因我拒絕神末世工作遭到了神的懲罰?事後,有人再來傳福音給我時,我沒有拒絕,通過交通,我接受了神末世作工。

23 河南省郭××,女,53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1年8月,妹妹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說:「你別再給我說這事了,我的死活與你無關。」之後,妹妹又多次帶姊妹來給我傳。為了把我帶到神面前,她們幫我摘棉花、賣菜,白天來晚上去,從不在我家吃飯,就這樣直到棉花摘完。可我卻想:你們願幹就幹吧,我正缺人幫忙呢!就是幫我幹完活,我也不接受你們的道。2001年11月15日,我和丈夫還有同村的兩個人,一同坐三輪車去賣棉花。快到漯河時,三輪車突然與一輛貨車相撞,我被彈起一丈多高,又重重地摔在地上,正在這時,一輛大卡車「刷」地從我身邊駛過,我想:完了!許久,我慢慢睜開眼,動了一下胳膊,疼痛難忍,胸口悶得發慌,腿被摔壞。經醫生檢查,幾人當中我的傷勢最重。住院期間,妹妹多次來看我並提醒我,說臨到這事是神的管教!當時,我沒醒悟,心想:你是借機讓我信你所傳的道,我才不上你的當呢!儘管妹妹百般勸說,我這剛硬的心仍不得軟化。直到2002年12月9日夜,我忽覺頭發蒙,手腳不聽使喚,嘴歪,舌頭僵硬,經醫生確診是偏癱。這時,我才想起妹妹說的話,難道真是我抵擋了神才遭此報應?當妹妹再次與我交通時,我才徹底醒悟,就哭著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的心太麻木、太剛硬,一次次拒絕你的拯救而得罪你。今天,我才認識到你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更看見你對我的愛。神啊!從今後我願死心踏地地跟隨你!」願弟兄姊妹千萬別像我一樣,等懲罰臨到時才醒悟。

24 河南省梁××,男,42歲,原天主教信徒,全家信。2002年6月,我妻子接受了神末世的工作,我卻抵擋並譭謗褻瀆說:「這是邪教,是邪靈來迷惑人的!」那時,我們孩子患急性腦炎剛出院,沒多久就又復發了,而且是接二連三。我因此更加反對妻子的選擇,並斥責她:「我說這是邪教,你不聽,看看,孩子病又犯了,這都是你走邪的結果!」以後,妻子每次聚會回來,我都要說些褻瀆的話。她聽歌時,我更加惱恨,沖她發脾氣攔阻她。後來,也有人給我傳,我又說了很多褻瀆抵擋的話。幾天後,我的嘴上長滿了水泡,疼得我吃不成飯,只能喝一點稀湯。十幾天過去了,吃藥打針不但無效反而又加重了,緊接著,我的雙腿也不能動了,經醫院多方檢查,結果一切正常。萬般無奈之下,我找來了巫婆,她卻說我中邪了,看不了。我只好找來聖水,求助於天主。誰知,喝了半壺也無濟於事,弄得我哭笑不得,嘴裏不住地叨咕:「喝了這麼多都不管用,以前喝一點就挺靈的,咋回事呢?」妻子卻對我說:「你省察一下吧!看你說的那些抵擋褻瀆的話對不對?」此時,我才若有所悟,想想自己說了那麼多褻瀆、抵擋、定罪全能神的話,如今,報應臨到了我,我對全能神產生了懼怕的心,再也不敢隨意抵擋、論斷了。同年7月,我也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慢慢地我嘴上的泡消失了,腿也好了。我真感謝神,是神借著管教拯救了我。在此,我由衷地奉勸所有沒有歸向全能神的人,要以我為警戒,對神和神的作工千萬別隨意論斷、信口開河,因為全能神的性情是不容任何人觸犯的!

(僅選111例)

25 河南省郭××,女,48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0年1月,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的福音,我因受帶領的捆綁糊塗沒分辨,一直不接受。而傳福音的姊妹總對我說:「你是神家人,不管跑到哪兒,神也會把你找回來。」我卻說:「我非跑,看他會把我怎麼樣。」轉眼到了2001年11月,又有人給我送神話書,我接過書不假思索地就去找帶領,但不知怎麼回事,本來40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程,我卻花了近4個小時,一路上儘是翻溝越嶺,繞了一大圈才來到帶領家。這時本該有所醒悟的我卻依然執迷不悟,硬是把書交給了帶領。2002年5月不知為何我的腿突然腫了,一檢查是肝炎、腎炎。短短3個月,光醫藥費就花了1000多元,也不見一點好轉。接著,多年未犯的痔瘡又發作了,疼得我坐臥不安。這時我才意識到:莫非我抵擋的是真神才落此下場?……手術後的一天,傳神新工作的人又來到我家,帶著我一起吃喝神話,這次我不敢貿然行事了,因著那一次次教訓,只得乖乖地跟著吃喝神話。通過吃喝神話,我終於恍然大悟,原來我一直極力抵擋的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是耶穌的再來!我此時真恨自己的愚昧、瞎眼,對自己的悖逆抵擋也懊悔萬分。若不是神的刑罰、管教,我還不知要悖逆神到何時。感謝全能的神,借著對我的懲罰使我回到了神的家中,而且我的病也在不知不覺中沒再吃藥就全好了。

26 河南省孫××,男,48歲,原華雪和派工人。自1999年以來,多次有人來我家傳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2002年3月,我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但因她不識字,便常常讓我讀神話給她聽。漸漸地我也覺得這話像是神的發表,但我仍心存疑惑,就想到全能神教會裏去探個究竟,於是,我就隨妻子參加了聚會。然而,當別人禱告時,我卻蹺著二郎腿坐在一邊不屑一顧。同年12月2日,我拆房子時,從房頂上掉下來,腕關節被摔裂,打上夾板後,兩個月才好。妻子說這是神的管教,而我卻不以為然,繼續我行我素。轉眼到了2003年3月3日,我幫人家蓋樓房,突然從二樓上摔下來,腰部被扭傷。但我仍不醒悟,又和一個弟兄(對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疑惑)開著三輪車,帶著神話書去找原教會的帶領研討是真是假。途中,突然翻車,我被甩出好遠,頓時血流滿面,頭頂被撞開一條約10釐米長的口子,深至顱骨,右眼眉梢也被劃破一個大口子,到醫院,醫生給我分別縫了11針、5針。後來,又有人來傳我,通過吃喝神話,我才醒悟,原來短短3個月內發生的3起事故,都是因我試探神的性情而遭到的懲罰。於是,我趕緊俯伏在全能神的面前,接受了神對我的拯救。

27 河南省李××,男,35歲,原華雪和派信徒。自1999年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都不接受,甚至定罪、褻瀆,並把他們送來的傳福音資料全部燒毀,還多次攔阻別人接受真道。2002年11月26日上午10點左右,我正在幫別人粉刷牆,突然,從3米多高的架子上摔了下來,疼得我在地上翻滾慘叫。經醫生拍片診斷:右腳跟骨粉碎性骨折;第一、第二腰椎壓縮性骨折,還說,如果腰椎骨一突出壓住神經就會癱瘓。當時,我只能仰面躺著,小腿腫得像要裂開似的,打針吃藥都不見效,疼得我真想一死了之。住院40天,花去醫療費5000多元仍未痊癒,但我並沒有認識到這是神的懲罰。直到2003年2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又有一位弟兄來給我傳末世福音,通過交通,我才認識到是因自己抵擋神觸犯了神的性情而遭到了神的懲罰。感謝神的再次寬容,給了我悔過自新的機會!於是,我和妻子立即接受了神的新工作。為了彌補我以往的過犯,接受後,我便開始配合傳福音,不久,我的腰、腿也逐漸好了。

(僅選111例)

28 江蘇省楊××,女,50歲,原蒙頭派帶領。1997年,我得知本派別的一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將她拉回原派別,並把她的全能神話語的書、詩歌本、磁帶全部沒收,還將傳真道的姊妹趕走,隨即又安排各個聚會點不許接待陌生人。之後不久的一天,在聚會中我突然從講臺上倒下,跌得鼻青臉腫。1998年11月下旬,我在家打掃衛生時將收來的神話書扔進了垃圾堆裏。1999年1月中旬,我患了癌症,住院開刀時,麻藥對我沒有效果,痛得我死去活來,但這些並沒有喚醒我。

2000年6月2日,有姊妹將神的新工作傳給我,我聽後疑惑不敢定真。當晚我住在姊妹家,臨睡前蚊帳都已關好,剛睡下一會兒,渾身上下癢得很難受,兩手抓個不停,兩眼腫脹,起來後發現有很多小黑蟲在叮我,我身上全是小紅點,就這樣連續3天我都癢得不能睡覺。後來突然聖靈開啟,使我認識到是我得罪了神,我趕緊向神禱告:「主耶穌啊!我知道錯了,現在我認定你就是全能神,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兩小時後,我的眼睛就不腫了,全身的小紅點也消失了。從那時起,我再也不懷疑了,並且堅定信心跟隨全能神。

29 江蘇省袁××,女,43歲,原三自教堂講道員。2001年1月,有姊妹把神末世福音見證給我,我聽後疑惑定不真。沒過幾天,我的腰就痛得直不起來,連路也不能走,吃藥針灸均無效。之後的一天晚上,我剛睡下就做了一個夢,夢中有聲音對我說:「我以前對你說的話,你忘了嗎?我要將世上的國砸碎,必另建一國直到永遠!你要跟上我的腳蹤,否則你以前所做的都歸徒勞。」聽完這話我就醒了,睜眼一看什麼也沒有。不知不覺我又睡著了,接著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穿白衣的人站在我面前對我說:「快醒悟吧!」醒後我睜眼看看什麼也沒有,於是我跪下禱告:「神啊!倘若我聽的是真道,願你在我身上顯神跡,讓我腰不痛,我就相信,跟隨神到底。」到了第二天,我的腰真的不痛了。從那以後,我便定真了神的新工作,再也不敢疑惑了。

30 江蘇省許××,男,56歲,原華雪和派講道人。從2000年10月至2002年2月期間,全能神的福音曾無數次地臨到我,都被我拒之門外,還說那道是假的。2002年2月27日晚約9點,我聚完會騎著摩托車回家,突然從車上摔了下來,只聽「哢嚓」一聲,我的左臂就不能動了。經醫院檢查左臂骨斷了,做接骨手術花了2000多元。手術後疼痛卻一天比一天厲害,經復查不但沒有好轉,反而骨頭與骨頭之間分得更遠。無奈我又做了一次疼痛難忍的接骨手術。不久,我和原派別的弟兄姊妹在家聚會,當我打開《聖經》時,映入眼簾的是我經常看的但又好像從沒注重過的一節經文:「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將榮耀歸給他……」這時我豁然開朗,馬上意識到這是神的開啟: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因我多次拒絕,抵擋神的工作,才遭到懲罰。之後,我帶著太多的內疚與懊悔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31 江蘇省蔡××,女,63歲,原天主教帶領。2000年3月的一天,有一姊妹來到我家對我說現在神作第三步工作了,我聽後不僅不信反而在聚會時對教友說:「現在有人說神作第三步工作了,你們不要信,那是邪教!」就在聚完會回家的路上,我的喉嚨突然啞了,連續一個星期都說不出話來。4月4日,我去弟弟家遇見二妹(已接受真道)就對她說:「我們教堂有兩個姊妹信邪教了。」二妹說:「你不能這麼說,她們信的是真道。」我剛想說不是真的,喉嚨就像被堵住一般,臉漲得通紅也說不出話來,這時我意識到是神在管教我。當天我心裏不安,就回到家看聖經,當看到經上說耶穌打發門徒去傳道,如羊進入狼群,被人棄絕時,我心裏亮堂,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懊悔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時隔1天,就有姊妹來傳神的末世福音給我,我激動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11例)

32 江蘇省蔣××,女,35歲,原華雪和派工人。2001年12月,原派別帶領接受了全能神,可我卻說他走偏了,並立即將其趕出教會。2002年1月22日晚,我突然感覺心裏難受,口吐鮮血,之後每隔十幾分鐘吐一口,連續吐了一天一夜,打止血針、掛吊瓶都沒有用,次日夜裏,我被轉到縣醫院治療。幾天後本派別的一姊妹(已接受全能神)來給我交通神的新工作,我聽不進去,並說:「這神不能信,是假的,聽說信了就不平安。」那姊妹說:「你不是一直在本教會嗎?為什麼也不平安呢?」姊妹的話提醒了我,當時我意識到自己的病可能是神對我的懲罰,於是我答應姊妹等身體恢復就到她家去聽道。同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

33 江蘇省張××,男,56歲,原華雪和派工人。1999年11月,一弟兄將神末世福音傳給我,我聽後雖覺是真道,但因放不下地位,再加上別人攪擾,就沒接受。後來我就和帶領一起到處封鎖教會,並說這道是假的,是邪道、魔道……又說了許多褻瀆、譭謗神的話。2000年6月,我家拆房子,突然牆倒塌,我被砸在牆下,當時我的眼睛就什麼也看不見了,後經醫生檢查,臀部三岔骨及尿道小腸都被砸斷。我因此住院17天,花去4000多元錢,後來因無錢醫治,傷還未好就回到了家。住院期間,我曾反省:是不是我抵擋神遭懲罰了?如果有人再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一定接受。2001年2月,一弟兄又給我傳,我再也不敢錯過這個機會,立即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感謝神!半年後,我的身體就完全康復了。

34 江蘇省湯××,女,56歲,原華雪和派講道人。1998年6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因觀念重重,又怕失去地位就竭力反對,並譭謗、褻瀆、封鎖教會,說:「小書卷是假的,純是騙人的……」如此捏造、譭謗,害得弟兄姊妹都不敢接受真道。同年10月15日,又有兩個姊妹上門給我傳,沒等她們開口,我就說了很多難聽的話侮辱她們,之後將她們轟了出去。誰知,她們剛走,我突然暈倒,而且一連幾天一睜眼就感覺天旋地轉,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還不住地嘔吐,住院治療10天,花去3000多元。回家後,我的眩暈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加重。這期間,家裏的19頭豬(價值6000元)在一天之間也全部死光,但這些並未使我醒悟。1999年8月的一天,小孩姑來給我和丈夫傳福音,我倆又一起瘋狂定罪神的作工。當天夜裏,我丈夫突然不省人事,送進醫院,醫生就讓我準備後事。聞此噩耗我心如刀絞,絕望中我開始深刻反省:為什麼耶穌不保守我們呢?難道全能神真的是耶穌的二次再來嗎?如果是這樣,那我們不就犯下滔天大罪了嗎?我越想越害怕,便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們犯了不可饒恕的罪,今天所臨到我們的一切都是罪有應得,只要我們有一口氣,也要悔改跟隨你,認定你就是獨一真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就在這時,丈夫突然醒過來了,並對自己的行為也有所醒悟。感謝全能神!時隔一個月,又有姊妹再次上門給我們夫婦傳福音,面對全能神長闊高深的愛,我們無顏面對,泣不成聲……接受真道10天后,我的眩暈病也好了。

35 江蘇省趙××,女,37歲,原約瑟派工人。自2001年12月以來,有姊妹多次來我家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一直拒絕接受,還說了許多譭謗、論斷、定罪神作工的話。2002年9月的一天,我發現舌頭上長了一個小疙瘩,到醫院一檢查是舌癌,住院手術後,舌頭腫痛難忍,不能說話、吃飯。僅相隔10天,我又得了淋巴癌,在脖子右邊又開了一刀,前後花去醫療費8000多元。就在這時,我姑姑來看我,再次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聽後,我才醒悟,原來自己的病是因抵擋全能神遭到的懲罰,認識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我立即來到神前悔改認罪,求神憐憫。之後,我的病逐漸地好轉,出院後我就參加了聚會,從此跟隨了全能神。

36 江蘇省顧××,男,69歲,原吳江派小帶領。2000年11月下旬,我和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個月後,我因沒有主見,被上面大帶領攪了下去,之後,我又逼妻子回頭。2001年9月中旬,我的闌尾炎再次發作,開刀後轉為敗血症;老病未愈新病又來,不久,我又得了腰椎間盤突出,從此癱臥在床,苦不堪言,直到2002年4月,醫療費已花了1萬多元,但仍不見好轉。極度痛苦中我才醒悟,認識到是自己觸犯了神的性情,所受之苦都是神對我的懲罰,也是我罪有應得,更是神對我極大的愛,於是我又重新回到全能神的面前。不久,我的病竟奇跡般地好轉了,現已痊癒。

(僅選111例)

37 江蘇省馬××,女,49歲,原安息日派信徒。2001年5月上旬,我接受了全能神,3個月後,因別人的攪擾我便離棄了真道。當傳真道的姊妹再次跟我交通時,我不僅不聽,反而說了許多誹謗、褻瀆神的話,當時那姊妹就急忙制止我,並對我說曾有人因褻瀆神遭神懲罰,舌頭變短說不出話來。我一聽就說她騙人並將她趕走了。

2002年3月,我真的感到說話和從前不一樣了,舌頭發木,講話不靈便。特別是有一天,我覺得舌頭越來越短,頭部也像針紮似的疼痛,當我跑到教會找人禱告時,四肢早已麻木,右手怎麼也分不開,連話也不能說了……自那以後,我的病時好時犯,而且每次犯病都是在我褻瀆、論斷全能神之後。

8月的一天,我將自己身上發生的事講給已接受真道的趙××聽,她聽後說我觸犯了神的性情,並把神的新工作講給我聽,我聽著聽著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認識到是我褻瀆神遭到了神的懲罰。明白後我不敢怠慢,立刻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從此我的病也好了。

38 江蘇省趙××,女,56歲,原家庭教會信徒。2001年12月至2002年1月,曾有人兩次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我都沒接受。沒過幾天我就得了重病——子宮大出血,經醫治也不見好轉。回到家後我天天向神禱告:「神哪!求你告訴我哪是真道……」半個月後的一天夜裏,我在夢中聽見有聲音對我說:「你要走出那城。」醒後,我因不明白那話的意思,又禱告求神開啟我。4天后,我在夢中聽見有聲音對我說:「你天天找真道,有人去你家傳,你又不接受,你還到哪里找真道?」時隔3天,又有一姊妹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聽後我痛哭流淚,懊悔自己以往太瞎眼。自從接受真道後我的病也好了。

39 江蘇省薑××,女,32歲,原三自教堂領唱詩的。2001年2月,有人兩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工作,我都是抱著試探的心去聽,並且還想抓把柄抵擋。從此我便屢遭不幸,右腳的大腳趾蓋曾兩次被絆掉,而且體溫忽高忽低,活在痛苦中。7月23日,我又從自行車上栽下來,右胳膊胛骨被摔斷,並且兩塊碎骨刺在肉中,在醫院5個多小時的接骨手術中,疼得我死去活來。回家後,又有姊妹給我傳,我仍不理睬。誰知,在這之後的兩個多月裏,我那接好的骨頭一點不長,並且醫生也不知怎麼回事。極度痛苦之時,我默默看起了弟兄姊妹給我的全能神話語的書,當我看到《論到「神」,你怎麼認識?》時,我暗暗揣摩:是啊,神是造物主,無論神怎麼作工誰又能定規呢?當時我如夢方醒:一次次的遭遇都是因我抵擋神造成的。從此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

40 江蘇省曹××,女,33歲,原三自教堂小帶領。1999年3月,有兩個姊妹到我家給我傳神末世作工都被我趕走,之後我又將此事報告給三自教堂講道人,還在聚會點罵傳真道的姊妹。從那以後,我家就屢遭不幸:小孩有病;丈夫手指被磨面機截掉半節;同年8月,我又從三輪車上摔下來,當場腿被軋斷。2000年3月,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聽後我才明白,我家的不幸都是因我抵擋神遭到了神的懲罰,於是我趕緊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41 江蘇省張××,女,48歲,原天主教信徒。2001年12月中旬,我聽了神末世福音,但一直不敢定真。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渾身發抖,臉部浮腫,口吐白沫,躺在床上不能動。我丈夫叫來一姊妹先照顧我,他便去找醫生了。這時,那姊妹對我說:「你喊全能神來救你。」「全……能……神你來救我。」我斷斷續續剛喊完,病立即好了,等丈夫和醫生來到時,我已經從床上下來了,完全和平常一樣。通過這件事,我再也不敢疑惑了,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

(僅選111例)

42 江蘇省應××,女,36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9月下旬,有一老姊妹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我,我不接受,並說:「老姊妹你不要亂跑亂信。」

10月上旬,我去聚會,突然眼睛紅腫得幾乎合縫,腳上也起了泡,路都不能走,而且越來越嚴重,但我並不知道是咋回事。11月2日,那老姊妹又來到我家,她放讚美全能神的詩歌給我聽,我只聽了兩首,紅腫得幾乎快瞎的眼睛一下子好了,當時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沒過幾天,腳上的泡也好了。真要感謝全能神給了我悔改的機會。

43 江蘇省於××,男,45歲,原真耶穌教信徒。2000年10月28日,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我沒接受,3天后我去攪擾別人說:「這不是真道,是人家瞎說的,是謬解聖經,騙人的……」之後在回家的路上我又遇見了已接受真道的劉姊妹,並且說了一些攪擾的話。劉姊妹說:「你不能瞎說,抵擋神神會懲罰你的,你反省反省,如果是真道來找我。」

當天中午回到家,我就頭痛得支撐不住,不能吃飯,也不能睡覺,這時我忽然想起劉姊妹的話,肯定是神懲罰我了,我趕緊跪下向神禱告,求神赦免我的罪。一直痛到下午4點左右,我突然不由自主地念叨:「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神作王了!」頓時感覺渾身輕鬆,頭也不痛了。此時我恍然大悟,立即去找劉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44 江蘇省朱××,女,60歲,原安息複臨會信徒。1999年3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聽後我不接受,還攪擾別人。同年9月10日,我就得病,高燒不退,心裏難受;10多天后,我的小兒子在修車時,手指被黃油槍夾傷,花了2000元才治好;沒過幾天,我丈夫又得了心臟病;同時我的病也越來越重,經醫生檢查,我和丈夫得的是一樣的病。我夫妻倆花了9000多元,但醫治無效,病痛把我們折磨得像死人一樣。2002年2月上旬,我女兒又給我傳神的末世工作,聽後我便接受了。之後剛聚3個會,我和丈夫的病就奇跡般地好轉了。從那以後,我才知道我們全家的不幸都是因我抵擋全能神造成的。

45 江蘇省陳××,女,50歲,原靈靈教信徒。2000年12月中旬,有弟兄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我,我不接受還懷疑是假的。之後我原有的頭暈病一天比一天重,後經醫院檢查我竟得了好幾種病:肝硬化、膽結石、膽囊炎、脾腫大。雖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但沒有任何好轉,醫生也沒有辦法了。就在這時我想:我對全能神的工作懷疑,一定是神的管教臨到。2001年1月上旬,我從醫院回到家,下定決心無論是死是活都要跟隨全能神,並且把弟兄給我的神話磁帶翻來覆去地聽,從此我定真了全能神是獨一真神。奇怪的是,我也沒治療,病情卻一天比一天好轉。一星期後經醫院檢查,我的肝硬化病竟奇跡般地好了,其它病也基本上痊癒,當時連醫生都驚訝地說:「你的病能好真稀奇!」從那以後更堅固了我跟隨全能神的信心。

46 江蘇省李××,女,39歲,原家庭教會信徒。1999年3月的一天,有弟兄給我們傳神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攪擾一姊妹說:「你也別接受,這道是假的,是騙人的。」2000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夢見有很多人在聚會,突然聽到一弟兄說:「全能神是真道!」他的聲音很清晰,但醒來後,我還是不相信。同年8月的一天,我丈夫的頭被鄰居打破流了許多血,醫治花去1000多元;同年年底,我又因與人爭地盤被人打了一頓,自那以後頭部一直疼痛,醫治花去800多元也不見好轉。2001年2月下旬,又有姊妹給我傳神末世作工,聽後我才意識到:我們家的不幸都是因我抵擋全能神造成的。從那天起,我才回心轉意接受了真道。

47 江蘇省桑××,女,39歲,原家庭教會信徒。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早晨,一姊妹到我家叫我去聽神的末世福音,當時我就拒絕,並且還對那姊妹說:「你讓我聽的是假道,我才不去聽呢!」話音剛落,我就覺得渾身難受,四肢無力,說不出身上哪個部位有病。那一天,我三頓飯都沒能吃下去,到了晚上突然想到:我是一個人,我有什麼權力說別人、誹謗別人信的是假道呢?現在神懲罰我讓我得病了。當時我又害怕又懊悔,就在我懊悔之時,我的病卻奇跡般地好了。兩個月後,那個姊妹又到我家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再也不敢瞎說什麼了,並且還悔恨自己醒悟太晚。

(僅選111例)

48 江蘇省王××,女,35歲,原召會信徒。2001年11月有姊妹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因對神話語有觀念,再加上帶領的攪擾,就不願接受,並且還想把全能神話語書燒掉。沒過幾天,我兒子的左膝蓋、兩胳膊腕處都長出了綠豆大的白頭小瘡,胳膊、腿疼得不能彎曲;接著我頭上、腳上也相繼長出了白泡,而且越長越大,流了許多膿。之後,瘡剛好,我左腋下又長出一個桃核大的囊腫。此時我忽然明白:這一連串的事肯定是因我抵擋神遭神懲罰了。於是我趕緊去找傳真道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福音。之後我和兒子的病不知不覺都好了。

49 江蘇省張××,男,4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9月,我與妻子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後因帶領攪擾,我便疑惑退去了。2003年1月13日晚,女兒因一件小事大哭大鬧,我就認為是妻子信全能神引起的,並產生許多惡念:把家人都殺了,把家裏的東西砸了,以此來證明妻子信的是邪教。我想後不一會兒,就突然感到後背像電擊一樣疼痛難忍,且連續疼了3天。接著,腳面又開始腫痛,而且越來越厲害,僅治療就花去500元。這時,我才意識到是神對我的懲罰,並心服口服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50 江蘇省孫××,女,40歲,原晚余派信徒。2000年7月15日,全能神末世福音臨到了我,我雖勉強接受,但心中仍有許多觀念,3個月後我徹底棄絕了真道。2001年5月20日,我得了急病,經醫生檢查是子宮瘤,治療花去3000多元錢,但我仍沒醒悟。2002年7月,我丈夫又患了淋巴癌。當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給我交通後我才明白,這一切的不幸都是因我離棄真道的後果,是神對我的懲罰。同年10月9日,也就是丈夫去世後的第五天,我帶著無限的懊悔回到了全能神的懷抱。

51 江蘇省王××,女,6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3年3月,有姊妹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接受後又被原派別帶領攪了下去。後來又有許多弟兄姊妹給我傳,我不但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6月,我得了帶狀皰疹病,從前胸到後腰都是小白點,並且流血流膿,疼得連坐都不能坐,這樣熬了3個多月,花了2000多元錢才治好。期間,仍有弟兄姊妹給我傳福音,可我不但不醒悟,還褻瀆定罪。9月的一天夜裏,我點蚊香時不小心把蚊帳燒著,臉、手被燒得都是泡。這時我才意識到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是神的懲罰臨到,於是我親自找到本村信全能神的姊妹,當即接受了真道。

52 江蘇省馬××,女,57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8月24日,一姊妹來到我家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用手指著姊妹說:「你傳的是假的,別來迷惑我,神根本不會道成肉身,你走吧!」說這話時,我突然感覺右臂麻木,當時就不敢再指著她,心想:難道姊妹傳的是真道?但這次我並未認真考慮。不久,我感到喘氣費勁,心裏難受。9月10日上午,經醫院檢查我患了嚴重心臟病,需馬上做手術上「調撥器」,否則就會死,費用需4萬元。面對這巨額醫療費,我走投無路。此時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仍全然不知。就在當天下午,我從醫院回來,正好遇見一信全能神的姊妹,當她給我談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時,我才如夢方醒,後悔自己所行的一切,並立即接受了真道。隨後我就感覺病好了許多,現已完全康復。

(僅選111例)

53 江蘇省盧××,女,63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0年3月,我兒媳多次將神末世福音傳給我,我都認定是假的,不願接受,並說了許多譭謗、褻瀆神的話,還將一個已接受真道的弟兄攪了下去。4月的一天,我突然發高燒、嘔吐,吃不下飯,經檢查是乙肝病。之後從6月至11月,我又相繼得了膽囊炎、糖尿病、膽結石及腎結石病,各種病纏得我痛苦不堪,但我並未認識到是神的懲罰臨到。直到我臥床不起,體重從140斤下降到79斤時,我才想起兒媳當初給我傳的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並希望她再次將這福音傳給我。2001年2月的一天(大年初二),兒媳又給我傳時,我才認識到自己的病是觸犯神性情的結果,是該得的報應!我感謝全能神又給了我一次悔改的機會,現在我的病也完全好了。

54 安徽省張××,男,64歲,原生命道帶領。自1999年以來,有人曾多次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定罪抵擋,認為神不會道成肉身來作工,並把傳福音的人往外趕。2002年7月28日又有人給我傳,我不但不接受還當場禱告咒詛他們,話音剛落,我的頭疼得像炸了似的,只覺得天旋地轉。8月4日,我又在教會裏禱告咒詛傳東方閃電的,結果禱告完,我的頭疼得比上次更厲害,簡直像死了一樣。同年8月5日上午,我大女兒再次給我傳,因我放不下地位,仍不能完全接受。結果沒過多久,我就得了尿白病,兩個禮拜之後我又從房頂上摔下來,此時我才意識到這一連串的不幸不正是神對我的懲罰嗎?我再也不敢抵擋了,我已決心跟隨全能神。

55 安徽省孟××,男,38歲,原華雪和派工人。1998年8月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神末世救恩,我都不接受還抵擋、封鎖教會。2002年6月中旬,有人再次給我傳,又被我罵走。6月下旬,我家價值1000多元的「波爾」山羊突然死了,緊接著兩個孩子連續幾天發高燒,我也得了腎結石,3個人治病花去800多元。不久,又有人來傳,我仍疑惑。11月5日下午,突然我四肢癱瘓,這時我才醒悟,是我心太剛硬遭神懲罰了。於是我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之後我的病也奇跡般地好了。

56 安徽省楊××,男,48歲,原華雪和派中層帶領。2000年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拒不接受,反而褻瀆、封鎖教會。2001年11月30日,我突然得了腦血管痙攣,頭暈嘔吐,有時昏倒,腿也疼得不能走路,花去3000多元也未治癒。2002年2月14日夜,我夢見有人指著東方叫我觀看,我看見半空中有一位老者駕著雲,他鬚髮皆白,身上的白衣直垂到腳,腰束金帶,腳穿銅靴,向我微笑著說:「你信全能神就好了!明天有人給你送書!」第二天,果真有一姊妹送來神話語書,我非常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後來我的病也好了。

57 安徽省楊××,男,32歲,原華雪和派工人。2000年12月份,我表哥多次來給我傳神末世作工,因我不相信《聖經》以外還有小書卷,就拒絕接受。2001年2月17日,因家庭糾紛,我被拘留15天,罰款2500元。同年12月,表哥又來傳,我怒氣衝衝地把他趕走,並說:「我死也不接受你信的那位神!……」2002年2月12日早晨,我刷牙時突然感覺嘴向右邊歪,兩天后歪了一寸左右,治療20天才好,但我仍未認識到是神的懲罰。4月5日,因上次糾紛,我再次被刑拘5個月。之後我反復思想: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難道是因我抵擋了真神才遭此報應?於是,我便常常向神禱告,求神開啟。2002年12月,又有人來給我傳福音,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留下神話語書,當我看完「前言」後,我的態度轉變了,再借著吃喝神的話,我才明白全能神已揭開聖經奧祕,展開小書卷,也發表了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於是,我毫不拖延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僅選111例)

58 安徽省鄭××,男,55歲,原華雪和派工人。自1998年12月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拒不接受,還辱駡傳福音的人。2002年7月18日晚9點左右,我到廚房端饅頭,突然腳下一滑,左腿跪倒在一個瓦盆上,瓦盆當即被壓碎,我的左膝上劃破4個口子,特別是膝蓋下面的兩個口子,露出了骨頭,一根筋也被割斷,當時,我被送到醫院,縫了18針。養傷期間,妹妹送給我一本神話書,再三勸說,我才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看了幾天。感謝神的開啟,我在神話中看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才認識到自己是因抵擋神自釀苦果,真懊悔自己瞎眼抵擋了真神。從此,我也跟隨了全能神。

59 安徽省楊××,男,34歲,原華雪和派工人。自1998年以來,弟兄姊妹數十次給我和妻子傳神末世作工,我們不接受還說些褻瀆、論斷的話,並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2002年8月我到杭州打工,當月26日夜12時許,我上樓時,一腳踏空掉進4米多深的電梯口裏(未完工的電梯口平時都用木板擋上,就那天沒擋)。當時,我被送進醫院,診斷為:第五腰椎骨骨折。住院23天,花去約7000元,仍未痊癒。11月19日又有傳末世福音的人來到我家,通過交通,我才知道是自己抵擋真神遭到了懲罰,於是我和妻子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60 安徽省張××,男,40歲,原華雪和派帶領。自1998年以來,多次有人來我家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們一直不接受。2002年2月14日傍晚,又來兩位弟兄給我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聽後,我女兒說:「講得在理,這是真道!」妻子一聽就火了,生氣地說:「你懂啥?你認為對,你信!我們不信!」誰知傳福音的人剛走,妻子突然渾身發抖,手腳冰涼,頓時,全家人慌作一團。慌亂中,我猛然想到了全能神,便立刻跪下禱告:「全能神啊!求你開恩,我妻子說話過分觸犯了你,你若讓她的病好了,我們全家人都信你。」天亮後,我妻子的病果真好了。時隔不久的一天夜裏,我又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中年男子站在我面前對我說:「弟兄,醒悟吧!全能神是獨一真神,只有全能神才能給人類帶來真理、道路、生命!」不久,當弟兄姊妹再來傳我們時,我們全家都欣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61 安徽省吳××,男,51歲,原華雪和派執事。自2002年春天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而且還褻瀆、定罪,並說:「你就是讓我死去的爹復活,我都不信!」 2002年8月20日,我突然得病,吃藥打針都不見效,半個多月我就瘦得皮包骨。9月的一天,有一位弟兄又來給我傳末世福音,當時,我琢磨著:這病來得突然,而且花了很多錢都治不好,這裏面也許有神的心意。於是,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接待了弟兄。通過弟兄的交通與吃喝神話,我才認識到自己的病是因著抵擋了真神而遭到的懲罰,因此,我趕緊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沒過幾天,我的病竟不知不覺地好了。真感謝全能的獨一真神!

62 安徽省呂××,男,49歲,原華雪和派工人。自2001年春天以來,有很多人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反而褻瀆、定罪,還封鎖教會。2003年1月23日晚8時許,我與本村的胡××上街回來,並肩沿著公路往家走。突然,我感到背後被什麼東西猛地撞了一下,之後便啥也不知道了。醒來時,我發現自己竟躺在醫院裏,家人告訴我說我出了車禍,已昏迷兩天了,頭部被撞了3個約2寸長的大口子(而與我並肩同行的胡××卻一點也沒傷著)。還說,事發後,交警大隊的警察測量了我被撞傷後留下的血跡,直徑約60釐米,厚約4釐米(天氣冷血凝成了塊),所有在場的人都認為我必死無疑。我在醫院住了10天,醫藥費花掉6000多元,但我仍不醒悟。就在我出院後的第四天,弟兄姊妹又來傳末世福音給我。通過交通神話,我才認識到自己出車禍是因抵擋全能神而遭到了應有的報應。當時,我真是後悔莫及!於是,我帶著懺悔的心接受了真道。

(僅選111例)

63 安徽省魯××,女,40歲,原華雪和派工人。近年來,多次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都沒接受。2003年3月下旬的一天,又有人來給我傳福音,我生氣地發誓說:「全能神再真我都不信,大不了一死!」並將傳福音的人趕了出去。誰知他們剛走,我突然感到心裏特別難受,接著就上氣不接下氣,渾身動彈不得,像要死了一樣。女兒慌忙把我拉到當地一家醫院,醫生見狀說他們治不了這病。隨即,我被轉到市人民醫院,可醫生怎麼也查不出病因。就在這生死關頭,我忽然想起自己把傳福音的人趕走時發的誓,心想:難道真是神在成全我的「誓言」?想到這,我害怕極了,便在心中默禱:「全能神啊!現在我完全相信你就是獨一無二的真神,以往對你不認識做了許多抵擋你的事,求你饒恕我這個罪人吧,也求你拯救我!……」禱告之後,病痛減輕了許多,過了3個多小時,我的病竟奇跡般地好了。回家後,當弟兄姊妹再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時,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

64 安徽省杜××,女,52歲,原安息日信徒。近年來,有很多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還抵擋定罪:「這道是假的,不能信。」1998年,我兒子得病,我找本派別的姊妹為我兒子禱告,病不但沒減輕反而越來越重,2002年10月20日,我32歲的兒子得了肝癌,已是晚期。這期間,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救恩,我仍拒絕並褻瀆論斷。結果,2002年11月23日晚上7時左右,我兒一命歸天。此時,我才如夢方醒,我再也不願做個抵擋神的人,現在我全家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65 安徽省彭××,女,5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4月的一天聚會時,帶領叫我們禱告咒詛信全能神的,於是我回家後便禱告咒詛。但每次禱告時舌頭就像被火烙了一樣,直往上翹,眼睛模糊不清,頭昏腦漲,四肢無力。但我並沒認識到是神的懲罰,反而變本加厲,繼續禱告咒詛。後來,我的舌頭僵直,說話不清楚,兩眼周圍糜爛,全身浮腫。此時,我仍沒醒悟,繼續咒詛。5月22日,我突然聞到自己的身上散發出腐爛屍體的臭味,這時,我真害怕了。5月26日上午,有一姊妹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終於醒悟了,神早已作了新工作,再不跟隨就沒命了。

66 安徽省葉××,男,67歲,原季三寶派執事。2002年8月上旬,有人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打罵傳福音的人,並把他送到公安局。10月29日下午,我又一次把傳福音的弟兄打走。當天傍晚,我突然全身疼痛難忍,腿上還長了一個鴨蛋大的包。這時,我慌忙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如果弟兄傳的是真道,我就接受,並願意把手下的人都帶到你面前。」禱告完,當時就覺得疼痛減輕了許多。第二天,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再次來到我家,我立刻接受了真道。後來原教會的帶領多次來攪擾,我都沒動搖,我的病也全好了。希望弟兄姊妹以我為戒,千萬不要再像我這樣遭到懲罰才醒悟。

67 安徽省張××,女,46歲,原召會信徒。2002年8月22日,有人來我家傳神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攔阻丈夫接受。9月11日晚8時許,我的鼻子突然出血(以前從未出過血),鮮血從鼻孔裏、口裏流出,用棉球堵、吃止血藥都止不住,打了止血針20分鐘後才止住。我去醫院檢查卻一切正常,這時,我意識到肯定是自己抵擋神了。兩天后,又有人來傳神末世作工,我與丈夫都接受了。

68 安徽省劉×,女,80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8月,我和本村的李姊妹一起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當時我就接受了,李卻不肯接受。之後,她多次拉我回原教會,並把原教會帶領帶到我家來攪擾,我被攪得疑惑了。10月下旬的一天早晨,李正在池塘邊洗衣服,突然掉進水裏,經搶救無效,於當天下午3點多七竅流血死亡。看到她抵擋神遭懲罰的下場,我不再疑惑,從此便踏實地跟從了全能神。

69 安徽省付××,女,40歲,原三自教堂唱詩班成員。2002年3月上旬,父親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因我沒有分辨,不敢定真。5月4日,我原有的心肌炎病加重,渾身浮腫,四肢無力,當晚我禱告說:「神哪!如果三自教堂裏有生命,叫我3天就好,我去守禮拜;如果全能神的道能得著生命,叫我睡15天。」結果,我躺在床上打了17天吊針,病情漸漸好轉,但我仍疑惑,心想:病好後還是去三自教堂聚會。結果管教又臨到我,8月下旬,14歲的兒子在平房頂上玩耍,突然從4米高的房上栽下來,大腿骨骨裂。這時,我又一次向神禱告:「神哪!真假道我分不清,求你開啟我,哪邊先來人,我就去哪邊聚會。」第二天我母親又來傳末世福音給我,我知道這是神的意思,是神在揀選我,於是我接受了真道。自從我參加全能神教會聚會後,我的病也好了,直到現在沒吃過一片藥,兒子的腿13天也痊癒了。我常想:如果不是神的一次次管教,我哪能來到神面前!

(僅選111例)

70 安徽省劉××,女,41歲,原靈恩派信徒。2003年5月份,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來因丈夫的逼迫和原教會人的攪擾,我對神的作工產生了疑惑,不僅離棄真道返回了原教會,而且還攪擾、攔阻別人接受真道。2004年2月22日晚8點左右,我接到電話,得知在外地打工的女兒(21歲)突然得了急性腦炎,已昏迷不醒,正在醫院搶救。第二天一早,我和丈夫就趕到了醫院,看見女兒掛著吊水插著氧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如同死了一樣,這時醫生又叫我們簽字,讓我們做最壞的打算。我如同五雷轟頂,守在女兒身邊淚水直流。到了晚上,女兒仍未蘇醒,我就和丈夫商量把女兒帶回家,免得死在這兒火葬。這時,旁邊的病人說:「趕緊找個巫婆來給你女兒看看吧!」我聽了這話心裏一驚:我是信神的,怎麼能去找巫婆呢?應該去求神呀!突然我又想到:今天女兒病危,是不是因我抵擋、得罪了全能神而遭到的報應呢?若是這樣,我得趕緊悔改向神認罪。想到這裏,我立即跪下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女兒得病是不是因我抵擋、棄絕了你?若是你的美意,求你施憐憫讓我女兒蘇醒過來吧!我願勒馬回頭,再也不抵擋你了……」禱告後,我感到心裏特別踏實,不害怕也不難過了。到了下半夜,奇跡出現了,女兒真的蘇醒過來了,還吃了水果,並且能下地走路。看著活過來的女兒,我激動地對丈夫說:「我們親眼看見女兒蘇醒了,這回你也該相信全能神是真神了吧!」丈夫也心服口服,從此再也不抵擋了。我打心眼裏感謝、讚美神,稱頌神的大能,並立下心志:無論以後遇到什麼事,我再也不離開神,堅決跟隨全能神走到底。第四天女兒就出院了,沒留下一點後遺症,因此,女兒也跟隨了全能神。

71 山東省尚××,女,48歲,原華雪和派信徒。自2002年5月中旬起,多次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說:「你們就是來一百次我也不接受!」並把傳福音的人趕走。同年10月,我騎摩托車撞在路邊的石頭堆上,胳膊摔了一個大口子,縫了6針;接著我丈夫承包的採石場吊石頭用的大型工具突然倒塌,採石場工棚裏的東西兩次被盜,空壓機報廢……這一連串的事故並未使我反省,卻認為是傳福音的人給帶來的。11月的一天,一位姊妹又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仍趕她走,姊妹就說:「神今天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你想哪個父母看著自己的孩子掉在坑裏不救呢?……」姊妹走後,我覺得她說的話有道理,便向神禱告:「神啊!如果她們傳的是真道,求你啟示我,讓我在夢中看見她們。」當夜,我真的夢見了給我傳福音的幾位姊妹,醒後我既高興又害怕。5天后,姊妹又來給我傳,當她談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時,我才知道家中所發生的事都是因我抵擋神所致,於是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72 山東省莊××,女,59歲,原長老派信徒。自1999年8月份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的福音,我不但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2002年8月,我把本派別已經接受的3個姊妹也給攪了下去,並且還恐嚇她們說:「進去之後,幾年不准回家,否則就割舌頭……」

時隔兩月,老伴騎著摩托車帶我去女兒家。途中,我們被後面來的一輛麵包車撞飛了七八米遠,老伴只是受了點輕傷,而我卻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經檢查我的脊椎骨被摔斷了。我整整在床上躺了半年,光醫療費就花了六七千元。後來雖然能勉強走路了,但卻不能幹活,像個廢人一樣。我一直在想:耶穌怎麼沒保守我?我到底在哪方面得罪神了?

2003年3月,又有兩位弟兄來給我傳神末世的作工,並且還給了我一本書,書名叫《中國大陸基督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通過看懲罰事例,我才認識到自己是因為抵擋、攔阻全能神的作工而遭到了懲罰。我懊悔萬分,恨自己沒理智、瞎眼、無知。從中我還看到,神的公義性情實在不容人觸犯!於是我趕緊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

73 山東省張××,女,54歲,原因信稱義派普通信徒。自1999年聖誕節後,就有姊妹不斷地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可我因總持守「神不可能是女性」這個觀念,所以一直拒絕接受神的新工作。特別是2003年4月份以來,信全能神的姊妹幾乎天天來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不但說些難聽的話把她們從家裏趕走,拒絕聽她們的交通,還到原教會去炫耀自己是如何把她們趕出去的。因著我的悖逆和抵擋,神的懲罰臨到了我。

2003年4月份,我每次到原教會亂說一通後,晚上睡覺時就會不知不覺把自己的舌頭咬破,有時咬出一條血口子,滿嘴是血;有時嘴的兩邊都咬成大口子,口吐鮮血;甚至有時能將自己舌頭下的筋咬破,疼痛不已。直到4月底,我才有所醒悟,認識到:姊妹給我傳的是真道,我抵擋了真神,受到了神的懲罰。

2003年5月2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感謝神拯救了我,我也要像別的姊妹那樣為神傳福音,盡上自己當盡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僅選111例)

74 山東省李××,女,60歲,原三自教堂小帶領。1999年底,我接受了神末世作工,但因我沒有主見,心存疑惑,我便把神話書拿給原教會的人看,他們看後就定罪、褻瀆,我也因此棄絕了真道。2000年5月的一天傍晚,我用板車拉麥子回家,行至一岔路口時,不料,迎面駛來一輛裝滿玉米芯的機動三輪車,並突然來了個急轉彎,板車刹不住,車把一下插進三輪車車廂裏的玉米芯中,我被擠在兩車中間拖了半裏多路。當車停下時,我已昏迷不醒,被人送進了醫院。經醫生檢查,我左邊的肋骨斷了5根,住院一個多月,花去1萬多元。此時,我才有所醒悟,認識到是自己抵擋神遭到了報應,於是,我便向神禱告,求神饒恕。出院不久,弟兄姊妹又來傳我,看到神對我的再次寬容,我激動得淚流滿面,是神無限無量的愛熔化了我這顆剛硬的心,從此,我堅信不疑地跟隨了全能神。

75 山西省李××,女,48歲,原因信稱義派帶領。2001年10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作工,我不接受還說:「絕對不是神作的,就算是也要掙錢……」姊妹怎麼解釋我也聽不進去。沒過多久姊妹又來到我家,我頓時惱羞成怒,想把她推出門外,就找藉口說:「我活忙,我要走!」姊妹被我逼得無奈離開,我又說了好多定罪褻瀆的話。11月1日下午2點,不幸的事發生了。我兒子從3.8米高的樓房上摔了下來,不省人事,被送往醫院搶救,醫生說:「沒啥指望了,手術做得再好,也只能落個植物人。」我頓覺天昏地暗,絕望之際我想起了全能神,我痛哭流涕發自內心地呼求:「天地的主,全能的神,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心中有股力量,一直切切地呼求全能神,嘴裏不住地禱告。就這樣,40天后,我兒子平安出院了,所有知道的人都吃驚地說:「太奇了!」而我知道,是因我的悖逆、抵擋得罪了神,是神的愛臨到了我,神把天上的火焰顯給我看卻不忍心燒著我,神太可愛了!2002年1月19日晚上,我做夢時聽見有聲音說:「××,起來吧!你以前沒有的,我現在要加給你,像活水的泉源一樣,供你使用,供你享受,起來吧!……」第二天晚上,我又做了個夢,夢見我們村的村長從鄉政府回來拿著一張紙,上面蓋著公章,他說:「姐,給你,神的工作在這裏要開展。」通過這一系列神的管教責打、異夢啟示,我終於降服在全能神面前,歸回了神的家中。

76 山西省張××,女,42歲,原生命道信徒。從2000年4月起就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我一次次地都把他們拒之門外,更嚴重的是把他們送的神話書扔到了廁所裏。抵擋之後,家裏就發生了出人意料的事。2000年6月,一向身體很好的丈夫突然得了氣管炎,打針、吃藥花了好多錢,丈夫剛好點,兒子又得了哮喘,兒子未好,女兒卻又得了肺炎,光住院就花了1000多元。2002年7月我又得了淋巴結核,光手術費花了3000多元。家裏接連不斷的禍患使我意識到這是得罪全能神了,我對以往抵擋神的行為感到非常懊悔。10月有人再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時,我馬上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77 黑龍江省金×,女,40歲,原因信稱義派同工。從1998年至2002年間,我與帶領一起到處封鎖教會,散佈謠言,瘋狂抵擋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就在2002年2月,我突然得了心肌梗塞和腦血栓,從此我右半身癱瘓,說話不清楚,生活也不能自理,但我仍不知反省。同年9月份,正在我絕望之時,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了他們的交通,我如夢方醒,才知道是自己抵擋了真神而遭到懲罰。我追悔莫及,立刻接受了真道。感謝全能神挽救了我!現在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轉,生活也能自理了。

(僅選111例)

78 黑龍江省周××,女,49歲,原殉道派信徒。1999年我們教會一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福音,帶領便大肆誹謗、褻瀆,說這個姊妹信的是邪教,我聽後受迷惑。有一天我遇見她,也定罪說她信偏、信邪了。後來又一個姊妹接受了這個福音,我知道後給攪回去了。

2001年8月下旬的一天,我的左手掌突然出現一片綠豆大的小白泡,一個挨一個,奇癢無比,10月份,右手掌也陸續出現,12月份,兩手掌就都長滿了。

2002年1月初,我到表姐家那兒治病,她帶我到吳大夫的診所看病。在這兒遇見一個姊妹,她把神末世福音傳給我。我心想:不能信,萬一信錯了呢!於是對姊妹說:「我就信耶穌,誰也不信!」表姐勸我尋求尋求,被我厲言頂撞回去。

回到表姐家,一夜間,我的兩手背和兩腮到耳根處起滿了米粒大的小泡,一個挨一個,又紅又腫。這我也沒意識到是因為自己抵擋全能神末世福音而遭到神的懲罰。我又到吳大夫診所看病,姊妹再次給我見證全能神。我想給本派別的帶領打電話問問讓不讓接,但身邊沒有電話。我心裏又煩又怕,只好跪下向神禱告:「神啊,這工作是不是你作的我也不明白,如果是你作的求你開啟我……」我痛哭流淚地禱告後,心裏特別平靜,便拿起神話語書看。一看這話確實不是人能說出來的,只有神能說出這話,我當時就接受了。臉上和手背上的小泡當天就好了,手掌上的小泡也明顯減輕!

可回到家後,我時常疑惑不定真,總怕信錯了。奇怪的是,當我一疑惑時手上的病情就加重。2月份,我雙手小泡已長到黃豆粒大,腫起來就發燒,什麼活也幹不了。5月份,我到哈爾濱市各大醫院治療,專家診斷為掌澤膿皰病,說這種病沒有能治好的,只能用藥控制。回到家後,雖然用藥治療,但病情仍是隨著我的情形時好時壞。當我情形好時病就減輕,一疑惑時就加重。這樣反反復複,直到2002年8月份,我橫下心來向神禱告,說:「全能神啊!我就把自己全交給你了,不再疑惑了!我的手就是爛掉我也信你了!我也不去醫院治了!」第二天我手上的小泡完全消失了,從此完全康復。我真是看見了神的愛和神奇妙的拯救,通過神的懲罰,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

79 黑龍江省馬×,女,52歲,原生命道信徒。2002年2月以來陸續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因我聽了本教會講道人的反面宣傳,怕信錯,所以都被我拒絕了。

2003年7月12日,原派別的那姊妹又給我送來一本全能神話語書,我怕走錯了還是沒看。14日淩晨3時許,我突然感到心像被人拽掉一樣難受,我蜷著腿手捂著胸口一動也不敢動,汗水不住地往下淌,就這樣一直疼了兩天。16日上午10時許,我丈夫說:「那姊妹拿的書你就看看唄,不就一本書麼!那也不是炸藥,挨上就能炸死你?」當時我想:對呀!我這病是不是跟這本書有關係呢?我這樣想的時候心就不那麼難受了,後來我拿起神話書看,看了一段心一點兒也不難受了,還覺得特別亮堂,當我看完11頁時,就覺得這話有權柄、有威力,讀了以後有被呼召往上夠的感覺,的確是神說的,覺得前面有路了,有盼頭了。晚上6點是以往聚會的時間,我想去聚會,突然我的心猛地又像被人拽下來似的難受,我馬上跟神說:「神哪,我不去聚會了,我到聚會點把我的花鏡拿回來就好好讀你的話,好好跟隨你。」從此心再也沒難受過。從這以後,我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

(僅選111例)

80 黑龍江省吳××,女,62歲,原靈恩派信徒。2000年就有姊妹給我傳末世福音,但看到本派別其他姊妹都沒接受,我也不接受。2003年6月下旬,弟兄姊妹又多次來給我傳,我還是不相信、不接受,心想:是真神作工他就能擊打人,我不接受看他能不能擊打我!

9月下旬的一天早晨7時30分,我拎著一桶豬食去喂豬,走到半路時忽然感覺身後有一股風「呼」的一下子把我刮倒了(但當時天並沒有颳風),我一隻手觸地,另一隻手按著桶梁,一動也不敢動,疼得不敢喘氣。過了一會兒,我慢慢地站起來,一點一點地挪到屋裏,躺在炕上後就再也起不來了。家人趕緊把我抬上車送到市醫院,通過透視、拍片,醫生確診是腰部肌肉拉傷,不是什麼大病,家人又把我拉回來,但就是疼得不敢動一下。

我就這麼被突如其來的一股「風」弄成了一個癱子,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到了第四天,病情一點兒不見好轉,就開始打點滴,我心想:這是不是神的管教呢?我不是不剛強的人哪,就摔了一下怎麼就這麼嚴重呢?打了三四天點滴後病仍不見好,手背還腫了,藥怎麼也不往血管裏進。此時我左思右想豁然醒悟:這就是神的管教!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如果你真的道成了肉身,你就讓弟兄姊妹再來一趟,只要有人來我就接受!」

過了沒幾天,姊妹果然又來了,我喜出望外,對她說:「我的病就是神對我的擊打,我得接受了!」姊妹給我拿來書和磁帶後,我躺在炕上聽磁帶,當我聽到神話說:「你們的忠心在嘴皮外邊,你們的認識在思維觀念中間,你們的勞碌是為著天堂的福氣,你們的信心又會是如何呢?到如今你們面對這句句真理仍是採取置之不理的態度。你們不知道什麼是神,不知道什麼是基督,你們不知道如何敬畏耶和華,不知道如何進入聖靈的作工之中,你們不知道如何分辨神自己的作工與人的迷惑,只知道定罪於任何一句神口中所發表的不合你意的真理……」聽到這兒,我覺得這真是神說的話,疑惑也沒有了,愉快地接受了。

十幾天後,我的病體竟奇跡般地完全康復了!真感謝全能神!雖然我如此悖逆,但神並沒有按我的悖逆對待我,還給我機會拯救我,我一定要好好盡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81 黑龍江省梁××,男,38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7月,我們原派別的高弟兄剛接受全能神末世福音就來給我傳,我不但自己不接受,還把3個剛接受的弟兄姊妹攪回去了,並對他們說了這是異端、邪教等褻瀆的話。高弟兄憑著愛心先後10多次來給我交通,都被我拒絕了。弟兄勸我:「你即使不信但也不能褻瀆神,神會懲罰你的!」我說:「懲罰就懲罰,我就是不跟你們信!」我心地剛硬仍時常說些誹謗褻瀆的話。

同年11月份,我突然得了腎結石病,治療20多天才好,緊接著我兒子又得了出血熱病,治療了20多天,誰知他的病剛好,我的腎結石病又犯了。2003年春節後,我竟也患上了出血熱病,到醫院治療時,醫生又檢查出我糖尿病已發展成四個「+」了。與此同時,我妻子和女兒也不斷地患流感。此時高弟兄一直在勸我接受,但我仍然執迷不悟。

到了2003年3月份,我的糖尿病越來越嚴重,一天喝三四暖瓶開水,吃的多,消化得快,可身體卻明顯地消瘦,眼珠疼,不能看電視,不敢看熒光燈。只一個多月的時間,我的身體瘦成了皮包骨,四肢無力,走出50米遠就累得返不回家來;兩隻眼睛往外鼓,視力模糊;渾身的皮一片一片往下掉,幾乎沒有人樣了。全村的人都在背後議論,說我不能好了,只等著準備後事了。

一天,高弟兄又來勸我:「你趕快接受吧,你這是觸犯了神的性情,如果再不醒悟就要沒命了!」我說:「死就死!」可回想這段時間,我們全家四口始終接連不斷地患病,醫藥費花了近萬元,加上以前的外債一共3萬多元。我開始後悔信神了,怎麼信主倒不平安了呢?

沒過幾天,高弟兄又來了跟我交通,我此時已是走投無路,心想:自己都快不行了就聽聽吧!聽著他的交通,覺得還很有道理,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就說:「我看看書吧!」2003年4月初我開始看神話,誰知越看越愛看,看見神揭示人的話一針見血,絕不是一個人能說出來的,心裏感覺特別得供應,終於我定真了這步工作。

就在看神話四五天后,我就覺得不那麼渴了,視力也有所恢復,我又感激又懊悔就天天都看神話,我的病情也隨著漸漸開始好轉。20天后,我到市醫院復查,結果「血糖」和「尿糖」都恢復了正常,糖尿病專家門診的醫生非常驚訝:「你的病怎麼恢復得這麼快呢?得上了這種病就不能根治,終身都不能離開藥,可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怎麼會徹底好了呢?!」

醫生的一番話使我完全明白了,回去就跟神禱告:「神啊,我的病原來就是你的管教,但這正是\你對我的愛,不然我這敗壞的人不能來到你面前!我以後願意多傳福音把我抵擋神的經歷告訴他們,讓更多的人來到你面前!」就在我接受全能神新工作兩個月後,我的體質也完全恢復了,什麼活都能幹了。這年因著全能神的祝福,我家的地塊雖是全村最次、沒人要的地,但糧食總產量卻在全村是最高的,當年就還上了3萬元外債。我非常感謝神的愛,我那樣抵擋、褻瀆神,神不但沒有把我滅掉,還給我機會讓我能蒙拯救,從今以後我願好好盡本分,為神花費滿足神!

(僅選111例)

82 遼寧省陳××,女,63歲,原地方教會講道員。1999年6月,本派別一姊妹給我傳神末後的新工作,我不但不信,還把她攪了回來,並和她天天禱告咒詛這步工作。9月份我女兒、兒子家相繼出事。9月中旬又有人幾次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雖然觀念重重,很反感,但想看看書裏到底寫的是什麼,就帶著好奇的心接了書。看後,我否認是神說的話。9月23日,我的肚子突然疼得厲害,並漸漸大起來,僅五六天的時間,我的腰圍由原來的1.9尺增加到2.7尺,走路都費力,疼得我死去活來,並且下身流血,經診斷我患的是晚期子宮癌。丈夫罵我,還咒我死,我也想到了死。絕望中,又有一姊妹給我交通,說我是得罪神了,當時我心一動,一連串的問號從腦海中往上湧,我害怕了,不敢再剛硬下去,書也不敢交了,從內心禱告:主啊!我現在糊塗了,難道這本書就是你向眾教會說的話嗎?真是聖靈的發聲嗎?此時,聖靈開啟我: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都應當聽。我的心被感動了,流著感激的眼淚禱告:「主啊!感謝你與我同在,這書真是你的發聲。」從此,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並下定決心跟全能神走到底心不變。

三天后,病情好轉,不流血了,一個月就徹底痊癒了。           

83 遼寧省胥××,女,39歲,原因信稱義派同工。自從1997年聽到譭謗東方閃電的話之後我就開始封鎖教會,並在每次講道中都說些抵擋、褻瀆東方閃電的話。1998年又有人給我傳這福音,我不但沒接受,反而回教會更加抵擋。我婆婆偷著信全能神3個月硬被我攪了回來,之後我每次封教會時都說:「沒有我的命令一個人也不許接待。」正當我嚴重抵擋神時,突然便血、腸子痛,怎麼吃藥也不好。

1998年的秋天,我去醫院做腸鏡檢查,奇怪的是,這麼重的病,醫生卻說我沒病。2001年來我們教會傳全能神新工作的人越來越多了,隨之我的抵擋也更加嚴重,此時我的病情又加重。到了3月份,我整天在炕上抱個熱水袋,吃多少藥都不見效,這時我懷疑自己得的是腸癌,去醫院之前我作了禱告:「神啊!這次我如果去醫院檢查不是腸癌,若是你還給我機會,我願意尋求東方閃電,看看到底是真是假,若是真的,我願意跟隨你。」醫生檢查完還說沒病。又過了兩個月,在一次同工會上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接受後一個月,我一片藥沒吃,病就痊癒了。

84 遼寧省梁××,女,51歲,原分別為聖派講道員。1999年8月,本教會一弟兄告訴我,主來作話語的工作了。我一聽心裏就抵觸。從此,我在講臺上封教會,並趕走到教會、我家、信徒家傳神末後新工作的弟兄姊妹。後來,教會日漸荒涼,到2001年12月徹底解散。就在這時,我也得了胸疼、咳嗽病,嚴重時喘氣都費力。但我仍不醒悟,還繼續抵擋。

2002年3月初,我再次把姊妹從我家趕走後,突然頭疼發昏,一會兒,頭竟然抬不起來了。此後,我每攆一次,家裏或兒女家都會發生不平安的事。可我心剛硬,仍執迷不悟。4月初,當我又把來我家傳末後福音的姊妹攆走不到半個小時,嗓子就開始疼,不一會兒感覺嗓子裏有東西,可是吐也吐不出來,咽也咽不下去,很快封喉了。這時我害怕了,意識到這是我抵擋神的後果,趕緊來到神面前:「神哪!我攆錯了,是你來作工了。你的威力太大了,我再也不敢抵擋你了,求你饒恕我,我願接受你的新工作……」禱告完,嗓子輕鬆多了。

4月末,當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再次來我家時,姊妹一進院,我就急忙迎出去,抱住姊妹失聲痛哭,感激、虧欠、悔恨的淚水交織在一起,我長達4個月的病當時就奇跡般地好了。從此,我歸在了全能神的名下。

85 遼寧省楊××,女,49歲,原三班僕人派信徒。1999年10月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後因原派別人攪擾,我便疑惑了。2000年1月,我將全能神話語的書還給了傳福音的姊妹,並對她說:「神沒有第三步作工,這是騙人的!」回家後我又把讚美全能神的詩歌本給燒了。同年2月,我的氣管炎病突然復發,同時又得了肺心病。一次,我因病昏死過去,被送進醫院搶救,昏迷中看見一個聰明伶俐、身穿花衣的小女孩對我說:「全能神來了!」我一下子清醒過來,意識到得這病是因我抵擋神而遭神懲罰了,我不該聽別人的謠傳,不該送書,更不該燒書。此時,我特別懊悔。出院後,我很想把書要回來,可又覺得沒臉去要。後來,當姊妹又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時,我激動萬分,並對傳福音的姊妹說:「我再也不離開神了。」從此,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11例)

86 遼寧省吳××,女,37歲,原地方教會信徒。2001年7月,我妹妹和兩個陌生的姊妹突然來我家要和我交通交通,正好我很長時間沒去聚會了,也挺乾渴,就答應了和她們交通。姊妹從創世記一直講到啟示錄,我聽得很服氣。後來講到神已經來了,作了新的工作,而且是女性,我立刻想到長老說的「異端、邪教」和東方閃電派的女基督,我不顧親情,口出狂言,連諷刺帶挖苦,把她們攆走了。後來她們連續十幾次找我交通,我都用聖經針鋒相對,並每次都說些誹謗、定罪神的話。

三個月後,我發現身體不舒服,前胸脹痛,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乳腺增生。我用藥治療兩個月,不但不見效,反而裏面還長滿了腫塊,而且逐漸變硬,直到兩個腋窩。又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得做手術,不然會有癌變的可能。」我一聽,就斷定我得的就是癌症了。當時我失魂落魄,不知所措。做手術兩萬元也不夠,還怕下不來手術臺,不做手術眼看著病情惡化,兩個乳房已腫到原來三個那樣大,躺著不行,坐著不行,禱告求主醫治都無濟於事。我極度痛苦,憂傷到一個地步,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只好準備後事,留下遺言,等著死亡逼近……後來在痛苦的煎熬中我想起了妹妹看我時說的一句話:「你得這樣的病也不省察省察,是你太悖逆了。」這時我覺得心裏一亮,似乎找到了一線希望。我急忙向主禱告:「神啊!東方閃電究竟是真是假,我不會分辨,求神幫幫我吧!如果是你作的工作,我不能再抵擋你,求神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就苦苦地盼著、等著……

2002年6月裏的一天,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原派別一個老姊妹突然來到我家,找我去聽交通,我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她。通過一個弟兄的交通和讀神話,使我明白了:三步工作是神六千年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神二次道成肉身是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神來是女性,都是為了回擊我們的觀念。我放下了所有的疑慮,接受並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感謝全能神,借病痛管教我,寬容我的悖逆,把我從死亡的深淵中拯救到他的面前,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立定了心志:一生還報神愛,多傳福音見證神!接受全能神新的作工後,我停止了吃藥,兩個月病就痊癒了,不久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

87 遼寧省常××,男,62歲,原三班僕人派信徒。1997年我妻子接受了全能神,不久她就給我傳,我不但不接受,還攔阻她傳福音。每次妻子傳福音回來,我非打即罵,而且越來越嚴重,最後把妻子看管起來,連聚會都不准。

2001年4月29日,我又蠻橫地不准妻子去聚會。第二天,怕她去傳福音,硬逼著她和我到山上的板栗園幹活。回家後,板栗園突然著起了大火,我們全家人慌忙跑去撲火。只見火勢兇猛,火苗一躥幾丈高,無法控制。這時我意識到這是我逼迫妻子、抵擋神遭到報應了。於是我一邊撲火一邊禱告:「全能神哪!我再也不敢逼迫你、抵擋你了。求神憐憫我,我一定悔改……」

這場大火燒了我家自留山30畝,經濟損失達3萬元。奇妙的是,火雖兇猛,全村70多人撲火,卻無一人受傷,而且只用了二三十分鐘火就被撲滅了。從此,我不僅支持妻子盡本分,而且我自己也歸向了全能神。

(僅選111例)

88 內蒙古自治區梁××,女,38歲,原因信稱義派帶領。我母親先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新工作,2001年7月下旬,她和兩個姊妹來給我作見證。我當時聽著感覺挺好,但想起長老反傳的「你們起初咋接受的就咋接受,持守住原來的……」這些話,我不但沒接受,還和長老及幾個帶領一起定罪、誹謗、褻瀆。

2002年1月開始,病患便一個接一個臨到我。月初,我忽然滿口牙都疼,疼得特別厲害,不能吃飯,10多天只能喝稀粥度日,但我沒有醒悟。1月21日,我來到通遼市打工,突然感到腹部疼痛難忍,只好去醫院檢查,醫生診斷我得了子宮肌瘤,需要動手術。聽到這消息我猶如晴天霹靂,簡直不能接受,但畢竟是事實。23日我上了手術臺,手術後的第六天,母親來醫院看我,勸我說:「你好好想想,為什麼一個病接一個病臨到你!以後再有人給你傳全能神新工作,你可別再拒絕了!」我一句話沒說,心裏想:你信你的,我信我的。心裏還是那樣剛硬。2月下旬,我手術後的傷口還沒痊癒,左側肋下又疼得要命,吃藥打針都不見效,只好再去醫院檢查。經醫生診斷,我又患了膽息肉和腎結石,腎結石需做手術取出。於是我又一次住進了醫院,住了4天錢就都花光了,只好出院,回家養病。真是打工沒成,反而一個病接著一個病臨到我。

回到家,出乎意料的是,弟兄姊妹對我特別冷淡,以往的愛心看不到了。晚上我睡不著覺,心想:是不是有人給我傳真道我不但不接受,還抵擋、誹謗、褻瀆,才臨到這一連串的病患呢?心裏越想越難受,實在無路可走了,便想尋求真道。3月9日我回到母親家,開始看神話,當讀到「聖靈的見證」時我感動得哭了,當時就定真了這步工作。

3月20日,我和兩個姊妹回到原來教會見證全能神新工作,我講述自己有病是因著抵擋、誹謗、褻瀆全能神新工作造成的,結果有23人陸續接受這步工作,現在我們都在積極盡本分。

89 內蒙古自治區梅××,女,43歲,原因信稱義派講道員。1999年8月5日,一個弟兄來到我們教會傳講神末世新工作,我當時聽著挺好就接受了,可回到家又疑惑了。弟兄反復給我講,我就是不信,還封鎖教會,對弟兄姊妹說些抵擋、褻瀆的話。後來弟兄又來給我傳,我找本教會的信徒把他趕出家門。以後再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新工作,都被我拒絕了。我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在抵擋真神!

1999年10月7日,清晨起床後,一向身體健康的丈夫突然間視線模糊,看不清東西。我們馬上到市醫院眼科檢查,經診斷他得的是沖血性、病毒性角膜炎,當時就住院治療。住院期間我竭力地禱告認罪,半個月醫療費花掉了4000多元,家裏的錢都花光了,我丈夫的病不但沒好還惡化了。這時醫生又告訴我們病情很嚴重,讓我們趕緊轉院。我害怕了,趕緊去借錢,打算到北京大醫院治療。可是一到北京我們就被領路的騙子領到一個不知名的小醫院,還被騙買了一大提包藥,一下子又花去了4000多元。因經濟困難,我們沒敢在北京住院,回到家裏吃藥。整整一個月過去了,藥是吃了不少,丈夫的病不但沒有絲毫的好轉,反而眼睛開始塌陷。弟兄姊妹多次到我家為他禱告,但無濟於事。為了給丈夫治病我們花去了1萬多元錢,已是債臺高築,此時我再也支持不住,病倒了。在山窮水盡之時,我和丈夫拖著病身禁食禱告了5天,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就這樣一天天過去,逐漸丈夫一隻眼睛什麼也看不見了,我徹底絕望了!

正在我走投無路時,神的愛又一次臨到我。2001年1月3日,又有兩個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新工作。聽著她們的交通,我猛然醒悟了:這一年多的時間,我怕假、防假,卻把真神拒之門外,抵擋、褻瀆了真神,遭到了神的懲罰,才臨到了這些不幸。於是我立刻接受了神的末世工作。很快,我們再次去北京治療,這一路上蒙神保守,丈夫的眼睛也不那麼痛了。到了北京醫院僅4天,奇跡出現了:丈夫的視力完全恢復了正常!連去帶回僅用了6天,才花了1100元錢!此事震動了全村,我們原教會有10多人歸向了全能神!通過這事我們全家三口人都完全定真了這步工作,現在正積極盡本分。

(僅選111例)

90 河北省於××,女,39歲,原三贖派小帶領。2002年7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這步工作,我不但不接受,而且還抵擋、封鎖教會。7月7日,我想把從弟兄姊妹手中收回來的6套神話語書燒毀,這時我弟媳說:「你千萬別燒,萬一是真的呢?」「若是真的,罪歸給我!」說完之後,當天下午下了一場大雨,我弟弟在後院看見天上一個火球直降在我家房頂,這時我的丈夫想去疏通雨水溝,我在他身後,忽然一道光直沖進屋裏,雷聲震耳,嚇得我們倆人好長時間未動,整個房中凡是玻璃、易碎品全部破碎了,房頂還出現3個大洞,屋裏電線全部被燒毀。當時我並沒有認識到這是神的懲罰。過了一個月,剛剛接受了全能神這步工作的弟媳又來給我傳,並說了這事發生的原因,這時我才醒悟,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這步工作。

91 河北省杜××,女,58歲,原因信稱義派同工。以前就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不但不接受,還和本派別的人一起抵擋神的工作、褻瀆神。2002年10月,又有一個老姊妹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還是褻瀆、抵擋,不肯接受,這時神的懲罰不知不覺臨到了我。老姊妹走後,我的腿、腰突然疼了起來,一查得的是腰椎間盤突出,於是我到石家莊兒子家住著看病,可是心裏總是不安,又回到了家中。這時,又有姊妹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想想上次老姊妹來時自己曾說過褻瀆神的話,她走後我突然得病,我就不敢再像上次那樣抵擋了,但自己心裏還是不服氣。時間長了,我的臉又無緣無故地腫了起來。我開始害怕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我開始禱告尋求,因著聖靈的開啟,我終於接受了神的這步新工作。當我從心裏接受了神的這步新工作後,不知什麼時候,我的腿也不疼了,臉也不腫了,又完好如初了。現在我才明白,是神在管教我,從這場病中我看到了神的愛、神的拯救,希望弟兄姊妹趕快接受神的新工作。

92 北京市高××,女,39歲,原三班僕人派柱石。從1995年至1999年期間,弟兄姊妹多次將國度福音傳給我,我不但不接受還定罪神的工作,明明心被觸動了,但因面子、虛榮而拒絕,不但自己不接受,還去封教會、捆綁弟兄姊妹,還輕蔑地譏諷:「什麼女基督……」甚至有一次還抄起鐵條將弟兄姊妹趕出家門,邊趕邊喊道:「我不接受,你們別再找我了……」

2000年5月9日,我騎三輪車上街時,公交車、吉普車瘋了似的朝我沖過來,我嚇得慌了手腳,三輪車翻了,雖沒傷著,但因驚嚇過度精神受了刺激。我去了多家醫院都不能治好,漸漸地渾身疼痛難忍,甚至喪失了理智,發出野獸般的哭嚎和幽靈般的吼叫,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我當時被人當作瘋子送進了醫院,醫院拒絕接收,後被送進精神病院,花了幾萬元仍不能治好,被醫生捆在床上不能動。當初那個能講、會唱、能跳的「柱石」不見了,變成了一個不能動的「怪物」。

病魔折磨使我把聖經知識都忘了,躺在床上只是心裏呼求。有一天,突然有個聲音對我說:「如果還在這裏,你會死的,要趕緊離開這兒。」於是我心裏想道:不能在這裏了,要聽主的話趕緊離開這兒。在我多次竭力要求之下,丈夫才把我帶回家休養。後來病雖好了一點,但行動還不太方便。

2002年2月中旬,弟兄姊妹再次將國度福音傳給我時,我才頓然醒悟:是因我抵擋神才遭了如此的懲罰,是罪有應得,是神的公義。於是我馬上接受了這步工作。是神給了我新的生命,我一定要還報神的愛,積極與神配合,盡好自己該盡的本分。現在我的身體恢復得很快。每當想起往事,我心裏特別難受、懊悔。我失去了多少機會呀!弟兄姊妹們,你們可千萬別像我一樣,趕緊醒悟吧,別再抵擋神的作工了,抓住神給的機會,趕緊接受神新的作工吧!

93 上海市楊××,女,68歲,原因信稱義派領唱詩的。1999年下半年至2001年上半年,有姊妹曾多次將神末世作工傳給我,都被我拒絕,而且我還說了一些抵擋神的話。不久,我左腿突然疼痛難忍,半邊身子不能動,只能躺在床上,並且左腿比右腿細了很多。當時,我害怕極了,但並沒認識到這是神的管教。同年12月26日早上,我兒子正在劈柴,突然一塊木柴砸到我頭上,頭立時被砸得鮮血直流,頃刻間我變成了一個「血人」,到醫院就診時,才得知傷口長達7.5公分。第二天,本派別的人來給我禱告,禱告前我很好,禱告後我卻立時感到小腹疼痛難忍,不能小便……直到2002年3月20日,一姊妹再次將末世福音傳給我時,我才明白這一切的不幸都是因我抵擋神遭到的懲罰,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僅選111例)

94 浙江省吳××,女,34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3月上旬的一天,一弟兄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我,我不接受,還說是假的、騙人的。從那天晚上開始,我連續幾夜無法入睡,渾身像火烤一樣難受,臉色發黃,頭髮一縷一縷地掉,整個頭皮一塊白一塊黑,醫治也不見好轉。後來又有一姊妹與我交通,我才知道是神的懲罰臨到了我,於是我在神面前痛哭流淚禱告,定真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後來我的病也痊癒了。

95 浙江省俞××,男,40歲,原天主教會長。2001年2月4日,有一弟兄給我傳全能神末世工作,我聽後有觀念,認為講的與聖經不一樣,還讓別的弟兄姊妹不要接受,並說傳真道的弟兄是假先知、是迷惑人的。就在當天,我的頭炸開似的疼痛,痛得我不能吃飯、不能睡覺,只要一懷疑頭就痛。當時我意識到是神懲罰我了,便向神禱告,求神饒恕我的罪。後又有一姊妹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再也不敢拒絕了。

96 江西省查××,女,38歲,原蒙頭派信徒。1998年6月下旬,我丈夫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不讓他信,更不讓他盡本分。每當我攔阻他時,不是牙痛就是頭暈,還多次暈死過去。一次,我大罵丈夫信神不出去掙錢,第二天早上,我的嘴就腫得像豬嘴一樣,兩天后才消。就這樣,我還任著性子說了許多抵擋神的話。2001年11月23日,我的腳腕骨被摔碎,躺在床上40多天,生活不能自理,幾個月後只能拄著拐杖走路。當時我害怕極了,知道這是抵擋神遭到的懲罰,於是再也不敢攔阻丈夫盡本分了,同時我也接受了神的新作工。

97 湖北省石×,男,32歲,原因信稱義派中層帶領。2001年5月21日,有人給我傳神的末世工作,開始我心裏抵觸,坐立不安,心裏難受,頻頻上廁所。見證越往後談,我觀念越重,根本聽不進去,只想回家,正在這時,我的雙腳開始紅腫,腫得只能穿拖鞋。第三天,當我聽到要吃喝神話時,就認為是離開了聖經,心裏恨帶領不該讓人來傳神末世福音,當我這樣想時,紅腫順著小腿往上長,直腫到膝蓋,臉全紫了,可我仍心裏剛硬。禱告主耶穌,腫也不消。第四天,我還是不願接受,後來聖靈開啟我:如果我抵擋的這道是假道,主肯定與我同在,現在禱告沒用,主不與我同在,那就證明是真道。於是,我就開始禱告全能神,奇跡發生了,我的腿腳紅腫消退,逐漸恢復正常,臉也不發青了。第五天,因著神的懲罰和開啟,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98 湖北省汪××,男,52歲,原華雪和派小帶領。2002年9月中旬,有人多次給我和妻子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妻子接受了,我卻不接受並說:「我就是一棵常青不老的雪松,全中國的人都不信華雪和,我也要信到底!」同年11月24日晚,我上樓休息時,一頭撞在牆拐上,頭被撞破。妻子見狀勸我趕快悔改信全能神,但我仍不醒悟。11月29日夜,我夢見有很多人搶著上船過江,我也跟著上了船,一不小心我掉進江裏,船上的人急忙把救生圈扔給我,我卻執意不要。正在這時,幾個大浪打來,將我淹沒,危急中我一把抓住救生圈,才保住小命。醒後我有所覺醒。12月1日,有人再次給我見證,我才明白再不接受神末世作工,真的就沒命了!於是我趕緊接受了。

99 湖北省羅××,女,43歲,原華南派帶領。自2002年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而且還說了一些褻瀆、抵擋神的話,並到處攪擾攔阻別人接受真道。後來,我的一個親戚來傳我,因礙於情面,我勉強接受了,但一直不願看神話。2003年4月4日清晨,兒子起來軋麵條,不料,他的手指被軋面機軋得血肉模糊。見此情景,我嚇得不知所措,好大一會兒,才想起把兒子送到醫院治療,醫生診斷後說兒子的手指要鋸掉。這時,我非常害怕,才開始深刻反省:為什麼臨到這事呢?是不是自己抵擋了全能神而遭此報應?於是,我就向神禱告:「全能神啊!若新工作真是你作的,你就讓我兒子的手不鋸;若是假的就讓我兒子的手鋸掉。因我沒分辨,求你顯明。」感謝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兒子的手不但沒鋸,而且恢復得很快,由此,我才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11例)

100 湖北省柯××,女,38歲,原班次信徒。1998年8月我接受神的新工作後對神話產生觀念,就退回到原派別,並且還攪擾迷惑其他信徒。而我離開神家後:1999年10月先被偷了1345元,接著一家老小輪番生病,生活無出路;2000年5月1日晚,我的左手被豆腐機打成兩半,指頭成為粉碎性骨折,做手術花了6500元;2001年7月2日,我貸款養豬,誰知養7頭死了3頭;2002年2月我再貸款買了48頭小豬,不到兩個月,死了45頭,損失5700元。實在沒出路了,才來到神前尋求。2002年4月12日晚,我夢見好多信耶穌的擠到一塊無路可走,我對他們說:「讓我過去!」他們勉強給我讓了點道,我側身過去走在了一條大路上。醒來後,我反復琢磨,是神在啟示我。第二天,我退出原派別回到全能神面前。

101 湖北省王××,男,58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3月初,我妻子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極力抵擋,還報告當地派出所,想把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一網打盡。妻子再三勸說,我還是不聽。2002年3月8日,我開始得病,一檢查是胃癌晚期。3月20日做了4個小時手術,因手術有誤,又做了3個小時,胃、脾全部切除。當我出手術室時,已是奄奄一息,那時,我突然想起妻子說的話:「你得罪的不是人,而是神自己!得罪了神,神是非要取你性命的,若你還願悔改,神話說『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此時我明白了,懊悔得流下了眼淚,降服在全能神面前。果然,手術後恢復得特別快。我今天蒙了神極大的恩典,在化療期間,連續化療了5次,頭髮也沒脫落,我們家屬院8個得癌症的都死了,醫生都說我是死裏逃生,真是奇跡!

102 湖北省王××,女,47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1年2月初,我丈夫接受了真道並帶人回來傳下面的信徒,不料被我發現,於是,我就氣得破口大駡、吵鬧不休,竭力抵擋,致使福音工作無法開展。2002年8月23日,我去廣州打工,上班的頭一天,我的頭突然劇烈疼痛,左耳痛得猶如刀割一般不能觸摸,就這樣苦熬了4個月後於12月28日返回。2003年1月10日,傳福音的人再次給我傳神末世工作,開始我還是不聽,但我只要說不聽,左耳就如刀割,頭像針紮,傳福音的人勸我還是靜下心來聽聽,但聽完之後,我還是定不真,此時疼痛加重。傳福音的人問:「這講的是真理,你承認嗎?」我說:「承認。」當我一承認是真道時,疼痛就減輕了些。傳道人又問:「全能神是真神,末世作的審判工作你真願意接受嗎?若是接受就得每個禮拜聚三次會,你能達到嗎?」我聽了笑著說:「接受全能神的拯救,聽從安排。」這話一出口,我的頭、耳突然完全不痛了。此時我恍然大悟,明白了病痛的來源,之後,便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03 湖北省胡××,男,48歲,原重生派講道人。2002年1月5日上午得知一傳福音的弟兄到我們這裏傳末世福音,下午我又找到另一同工策劃打亂他們傳福音的計劃,並將外地傳福音人員趕走。1月21日早上,一弟兄和傳福音人員到我家,上門找我交通,當時我反感不願接受,當天下午我的大腿長瘡,嘴裏長疙瘩,這時我更加否認真道並責問弟兄怎麼回事,他說是我觸犯神了。談了3天,我假裝接受,瘡和疙瘩越來越多。過了大約1個月,我徹底定真神的末世工作,病症才逐漸消失。

104 湖南省鄭××,男,54歲,原讚美派講道人。2002年8月25日,有兩個姊妹給我傳神末世工作,當時我不接受,就把姊妹趕走了。她們走後,我立刻拉肚子,拉的全是血色膿水,這時我有點害怕了,心想:她們傳的可能是真道,我抵擋遭懲罰了,如果她們再來傳我就接受。就這樣,我拉了3天的血色膿水。28日,兩個姊妹又來了,我高興地接受了神末世的工作,病隨即好了。

105 湖南省鄧××,女,6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4月中旬,我的四女兒領個姊妹到我二女兒家傳福音,二女兒、我丈夫和我侄子都接受了真道。後來丈夫就勸我去聽,我罵他:「你這個魔鬼!你是個瘋子!你被迷惑得好厲害,你想來迷惑我?你是該滅亡的!」我不但不聽,反而和教會裏的幾個姊妹一起譭謗神的道。5月初的一天,又有人給我傳,當時我接受了,但過了一個禮拜,我又起了懷疑,就不禱告全能神的名,禱告主耶穌,正好那天有姊妹來我家,我就把她們拒之門外。第二天,我的手、臉、眼睛又癢又腫,手腫得攥不住拳頭,臉癢得被我抓得流黃水,眼睛癢得我都想把眼珠子給抓出來,腫得什麼也看不見,痛苦不堪。我不信的兒媳說:「媽,你得罪神了吧!為啥我爸就沒有病呢?」我的女兒也說:「你還不趕緊認罪悔改,求神饒恕!」他們都這樣提醒我,我才到神面前痛哭流淚禱告全能神,求神饒恕我的罪。禱告完後,我又和丈夫一起唱新歌,剛唱完一首,眼睛就不癢了,臉上的黃水也不流了,腫也消了,我才知道我是遭全能神的懲罰了,因此我認定了真道。

106 湖南省彭××,男,4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4月中旬,我接受了神末世工作,沒過幾天,我又被原宗派的人攪回,並和他們一起作假見證,褻瀆譭謗全能神,又拿起抵擋全能神的小冊子給教會的人讀,嚇得他們也不敢接受真道。過了幾天,我的肚子腫得很大,就像懷孕一樣,非常痛苦,坐也不能坐,吃也不能吃,只好躺在床上,這樣熬了1個月,已是奄奄一息。5月中旬,我叔叔和嬸嬸急急忙忙到我家,我嬸嬸對我說:「你不要再抵擋了,趕快認罪悔改吧,全能神就是真神,你看前段時間我抵擋定罪神作工,神都懲罰我了,我已認罪,病都好了。」聽了她的話,我慌忙跪在地上與他們一同認罪悔改。第二天,我的肚子就消腫了,也能吃東西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犯過。經過神的懲罰,我才把神定真,再也不敢抵擋全能神了。

107 湖南省龍××,女,28歲,原主神派信徒。1998年11月的一天,有幾位姊妹給我傳福音,聽後我就接受了,並在神面前起誓:「如果我以後背叛全能神或退書不信,願神叫我和孩子肉體不得平安!」當晚,我們正在聚會,突然原教會的帶領和同工趕到,攪得我立即把書退了。次日上午,我騎自行車帶孩子回娘家,突然摔倒,孩子被摔到土坡下面,後經拍片檢查,孩子右腳骨和負骨之間裂了兩道1寸多長的縫;我的屁股也被紮個洞,血流不止。事後,我有所醒悟,認識到是自己違背了誓言,抵擋了全能神。於是我趕緊去找傳福音的姊妹要回神話語書,從此我跟隨了全能神。

108 湖南省方××,女,58歲,原季三寶派小組長。1999年3月3日,我和本教會的12個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3天后,上面的帶領到我家來攪擾,並要我把弟兄姊妹帶回原教會。當時,我被他們攪得動搖了,他們讓我給弟兄姊妹寫季三寶的禱告詞,當我提筆準備寫的時候,突然我的手發抖,腿發軟,六神無主心裏害怕。我趕緊省察:怎麼一下子成這樣呢?是不是全能神懲罰我呢?我放下筆不敢寫了,隨之這症狀也消失了。從此,我和弟兄姊妹定準了全能神就是真神。

109 廣東省周××,女,50歲,原靈恩派帶領。2002年12月9日,我聽了全能神這步工作不接受。15日,我在講道時還公開抵擋褻瀆全能神。20日早上6時左右,我去太和市場買東西,在回家的路上被一麵包車撞倒,當場鎖骨折斷,腦震盪出血,不省人事,至今已花了兩萬多元,仍在治療階段。這場車禍使我認識到自己得罪神了,於是趕快認罪悔改,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10 廣西省林××,女,2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1年10月2日,有人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心裏抵觸不接受。誰知傳福音的人剛走,我右手的四指(除大拇指外)突然抽筋、彎曲,繃得越來越緊,怎麼用力都伸不開,緊接著,左手也這樣,我驚慌失措,嚇得直哭。猛然間,我意識到是自己抵擋神了,我忙跪下禱告,呼喊全能神的名,求神饒恕我。禱告後半小時左右,我的雙手竟奇跡般地恢復了正常,因此,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

111 重慶市溫××,女,67歲,原大讚美派信徒。2000年6月我患了尿道癌,禱告耶穌也不見好轉,就在同年的10月份我的親戚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聽後不但不接受還說了很多褻瀆的話。事後沒隔幾天我的病越發加重,到醫院開刀做手術,花了3000多元錢也不見好轉,沒辦法就這樣一直拖著。直到2001年10月份下旬,醫生對我家人說這病沒治了,只有準備後事了,此時我完全絕望了,只有等死。就在不久後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有金光閃閃的三道大門,有一個白鬍子老人站在門口對我說:「你如果能走到第三道門去,你就能死裏逃生。」這時旁邊有好多人在議論說:「她這樣子能走到第三道門去嗎?」我聽後就鼓足勇氣大步地走到了第三道門,此時我就覺得全身格外地輕鬆。我被這感覺驚醒,琢磨好久也不知其意。過了幾天,有個弟兄來給我傳神末世的福音,我就把前幾天做的夢講給他聽,當時弟兄給我解釋了夢的含義並給我見證了神的三步工作,說:「這是神愛你,給你啟示,三道門是神的三步工作,你能走到第三道門去就能死裏逃生,是說你能接受第三步工作你就能蒙拯救……」聽完後我才認識到自己因聽信謠言,對神全是抵擋褻瀆,遭到了神的懲罰,同時虧欠和感激一起湧上了心頭。自從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後,我的病情也逐漸好轉,至今已完全康復了。真感謝神的大愛!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