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一 中國大陸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因得異夢、聖靈啟示而歸向全能神的……

一 中國大陸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因得異夢、聖靈啟示而歸向全能神的典型見證事例

(僅選186例)

1 河南省姬××,女,56歲,原因信稱義派帶領。自1996年起,就有人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我一直不接受。2000年底,神的救恩再次臨到我,我雖接受,但仍心存疑惑。不久,原派別的幾個帶領又來找我聚會,我不知如何選擇,便向神禱告,求神指引我前面的路。當夜,我夢見自己走在大街上,突然看見有許多人穿著人的服裝,可長的都是狼、蟲、虎、豹、吊死鬼的臉……我嚇得飛快地跑進一家旅店,服務員迎上來:「你回來了,還住你原來住的房子吧!」我進了房子,拉電燈,燈不亮。我忙喊:「服務員,這燈怎麼不亮?」「對不起!忘記告訴你,店裏早就沒光了!」「光呢?」我不解地問。「總經理早把光帶到新開發區,建新工程了!」「是往常走的路,還是現在走的路?」服務員說:「是他自己又開了一條新路,你去嗎?」「我去!」話音剛落,只聽門外傳來怪聲:「哈哈!可又見到你了……」嚇得我趕緊用桌子頂住門,忽然有一隻大黑手從窗口伸進來,我急忙大喊:「主耶穌啊!快救我!……」那怪物獰笑道:「哈哈!真是個大笨蛋!現在還喊主耶穌呢,咱不怕!」我忙改口:「全能神啊!快救我!……」門外的怪物驚慌地說:「快跑!她喊全能神了!」隨即,那只大黑手也不見了。這時我醒了,渾身是汗,也徹底醒悟了。從此,我完全定真了神末世工作,並將自己以往攪下去的那4個弟兄姊妹又重新帶回全能神的教會。

2 河南省劉××,女,49歲,原召會小帶領。2002年12月,我雖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因家人的攔阻不久便退出了全能神教會。2003年3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我剛入睡,就聽到有聲音對我說:「你是神家中的一員,給你起名叫『追求』。」我說:「我不是神家中的一員,我不追求。」此聲音又說:「你看神的作工多麼艱辛,比開天闢地還難!」說著就伸手比劃個三角形說:「這個小角角結束了就降瘟疫。」連說兩遍後又說了一些話。早上醒來時,夢中的情景仍很清晰。當天下午,就有一位弟兄來給我讀神話,我剛說「不聽」,渾身就感到很不舒服,嘴控制不住還一直亂說,我急忙跪下大聲呼喊:「耶和華、耶穌快來救我,我不信全能神……」誰知,越這樣呼喊身子哆嗦得越厲害,甚至連跪都跪不住了。弟兄看到此景忙告訴我:「快呼喊全能神,只有全能神能救你!」我忙改口:「全能神啊!求你救我,我信你,我再也不聽別人的話了!」隨即,身體便恢復了正常。從此,我堅信全能神就是末後的基督,是獨一真神!當我將此事告訴給本派別的弟兄姊妹時,當場就有14人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

3 河南省李××,女,38歲,原華雪和派工人。2001年期間有人多次到我家來傳神末世的工作,都被我拒絕。2001年11月17日晚上我做個夢,夢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人都有了合適的家庭,自己卻孤身一人,沒找到對象,當時心裏很不是滋味。醒後感到奇怪,想起聖經上說「新郎迎娶新婦」,莫非神真的來了?他們傳的是真道?2002年2月我又做了個夢:我孤身一人在地裏幹活時,看見本村已死去的兩個人從墳墓裏出來,一晃一晃向我走來,當時我心裏很害怕,趕緊禱告神,他倆還是朝我走來,我心裏更害怕了,一回頭看見以往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的弟兄來了,我還沒來得及跟他說話,那倆鬼就都不見了。我被驚醒,反覆琢磨這個夢:我信的是真神,為何鬼不怕我呢?那弟兄一來鬼就不見了,莫非是神啟示我,他們信的是真道?過了幾天,又來了一個姊妹,我因著神在夢中的啟示,靜下心來聽她交通三步作工,這才心如明鏡,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

4 河南省鄧××,女,49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自2000年以來,有很多弟兄姊妹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因我一直持守「信耶穌就能得救」,便一一拒絕了。2003年4月6日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有很多信神的人在一起聚大會,一個男子拿著點名冊正在點名,點完也沒有我的名字。我不解地問:「我報名最早,為什麼沒有我的名字?」他說:「老底兒上有你的名字,但那是以前的事了,如今已不算數了。不過你現在報名還不算晚。」我一高興便醒了。醒後我想:我信主多年,信到最後卻沒有我的名,難道只信耶穌真不能得救?早飯後,我便去找經常來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的姊妹,並將此夢告訴她,她驚喜地說:「這是神借夢啟示你,信耶穌那時是有你的名,可今天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你不願意跟隨就沒有你的名了……」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是啊!以往信得再好,若跟不上神的新工作還得被撇棄。於是,我不再遲疑趕快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5 河南省陳×,男,48歲,原華雪和派工人。自1999年以來,弟兄姊妹就多次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因我受帶領蒙蔽,一直不敢接受。2002年3月3日夜,我夢見自己站在一個岔路口不知該朝哪個方向走,而路旁的田野裏全是金黃色的麥子,正在我猶豫之時,一把鐮刀突然從空中落在我面前。我猛地被驚醒了,心想:莫非這是神啟示我?莫非神真的來收割莊稼了?於是我便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但仍不敢定真。就在同年7月7日,我又夢見自己在荒草叢中找不到出路,而有好幾百人卻在前面一座山嶺上向東方招手歡呼,我便用盡全力攀登上去,只見天空中有五個大字——「全能神拯救」,像五朵雲彩排列成「一」字形(「神」字約70釐米見方,其它四個字約50釐米見方)。我激動地也揮起雙臂高呼全能神……醒後,我將這個夢告訴給妻子,她高興地說:「神真的在啟示我們,不能再疑惑了!」此時我想起弟兄姊妹一次次地來傳,神又兩次在夢中啟示我,這不正是神對我的拯救嗎?於是我便正式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末後來「收割」的那一位。

6 河南省陳××,女,37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2月,有三位姊妹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因對神的名有觀念,我沒有接受。不久,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坐著花轎出嫁,途中迎面來了一群人抬著棺材,說什麼也不讓道,雙方打了起來。這時,我就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求你趕走魔鬼撒但!」禱告後雙方都不打了,棺材也滾到路邊的樹林裏去了,我坐著花轎歡歡喜喜地到了婆家。醒後,我明白這是神給我的啟示:只有呼喊全能神的名,接受神末世作工,才能蒙拯救!第二天,我連忙去找給我傳末世福音的姊妹,從此跟隨了全能神。

7 河南省閆××,男,38歲,原華雪和派帶領。自1999年以來,弟兄姊妹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因對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有觀念,一直不接受。2002年9月,又有一位弟兄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雖接了神話語書,但仍心存疑惑。10月中旬的一天夜裏,我夢見自己剛出門,一位鄰居就神祕地對我說:「告訴你一件最稀奇的事,也是最真的事,老天爺變成女的了,也就是好多人給你傳福音讓你信的那位全能神,她要作王,並要審判世界,別再猶豫了,趕快信吧!」我驚奇地問:「你聽誰說的?」「大家都在議論這事呢!」這時,另一個鄰居也來到我們面前說:「你們看,如今什麼都變了,連老天爺也變成女的了!」說完,就往前走了。她走到不遠處的十字路口,突然沖我們大喊:「來!來!快來看!」我們連忙跑了過去,只見許多人排著整齊的長隊自東向西走來,他們一邊走一邊不停地高呼:「全能神作王了!全能神作王了!……」右手還隨著喊聲有節奏地一舉一落。這時,我突然醒了,意識到這是神給我的啟示,便將這夢告訴了妻子,她聽了內疚地說:「以往弟兄姊妹給咱談神道成肉身是女性,咱們不信,今天神在夢中啟示咱們,咱們不能再定規神了。」從此,我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8 河南省李××,女,48歲,原三自教堂執事。1998年12月16日,姊妹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不但不接受,還說不進教堂的都不對。1998年12月27日晚,我做了個夢:我正在橋頭休息,有個大約30歲的男子走近我說:「你不是回娘家嗎?」我說:「是,你是誰?」他說:「我叫天軍。」我一聽很驚奇:天軍是從天而來的吧!隨後又聽他說:「走吧,我送你。」橋的另一頭是個又高又陡的坡,往下看是萬丈深淵,他拉著我往上走,邊走邊說:「不要往下看。」上去後,發現去娘家的路變成了金光閃閃的金路,我被驚醒了。第二天,傳末世福音的弟兄來了,使我感到震驚的是,來的人與我夢中所見的天軍一模一樣。我想這是神的啟示,於是就認真聽了他的交通,當即就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9 河南省常××,女,37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1年9月,我感覺靈裏沒路就在神前祈求。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夢見我回家的路被大石頭堵死了,正在不知所措時,看見一位中年婦女,我便問:「大嫂,回家的路往哪走啊?」她指給我一條路,我朝她指的方向一看,兩行大樹中間有一條很窄的路,心想:這麼窄的路怎麼走啊!醒後我不明其意。幾天過後,來了一個姊妹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一見她我驚呆了:這不是夢中給我指路的婦女嗎?我更定真她所談的正是神讓我走的路。

10 河南省李××,女,38歲,原三贖派執事。2002年8月有兩個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工作,因上層執事的捆綁,我雖覺得姊妹傳的也對,但不敢接受。當晚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傳福音的姊妹一同去作工,路過一個山坡,我掉進了一個陷阱裏,她們倆用竹竿把我救了上來。醒後我就想:難道她們傳的是真道?後來又做個夢,夢見三個陌生人來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夢後第二天正好來了三個姊妹給我傳三步工作,我想起主在夢中給我的啟示,就毫不疑惑地接受了。

(僅選186例)

11 河南省溥××,女,53歲,原讚美派信徒。從2002年11月12日起,弟兄姊妹連續幾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因對神道成肉身有觀念,心中疑惑,就禱告求神給我個憑據。11月27日夜,在夢中我清楚地看見空中有六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神已道成肉身。醒後,我又驚又喜,感謝神的啟示!第二天我就找到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通過吃喝神話,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2 河南省王××,女,29歲,原華雪和派小帶領。2002年5月,有人給我見證神末世作工,我心裏抵觸沒有接受。7月又有人來傳,我雖接受但心存疑惑,便向神禱告:「神啊!如果他們傳的是真道,求你啟示我。」當夜,我在夢中聽見有聲音說:「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我剛答應「好」就醒了,這時正是淩晨兩點。我急忙查看《聖經》,正如夢中所說。我激動得再也沒有睡意,就翻開神話書合訂本《話在肉身顯現》,一直看到天亮。從此,我定真了這道,並把原教會的8位弟兄姊妹也帶到了全能神面前。

13 河南省王××,女,59歲,原天主教信徒。1997年至1999年期間,有人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工作,我分辨不清真假,便禱告:若是真道,求神在夢中向我顯現。1999年9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我真做了個夢:我在教堂守瞻禮,有許多人正低頭念經,我忽然聽見有聲音說:「神來了!」我順著聲音抬頭一看,見在講臺上說話的是一女子,大約30多歲,長相一般,高個,黑瘦臉,穿的衣服也挺樸素,她從東往西走,邊走邊擺著手說:「神來了你們還念什麼經呢?」看樣子她很著急。過了兩天,有個姊妹來叫我去聽道,那講道的與我夢中見到的女子長相穿戴一模一樣,她也講神來了,我心裏更覺奇妙,這才明白,夢是神對我的啟示,於是我毅然接受了全能神末世工作。

14 河南省江××,男,54歲,原華雪和派信徒。從1999年下半年開始,有人給我傳了幾十次神的新工作,都被我拒絕了。直到2002年8月有人再來傳時,聽著也有路,但我對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接受不了。9月12日晚上我做了個夢:夢中有一位教書先生(我們稱華雪和為華老師),在我面前坐著,還有一位女子也在我面前坐著,此女子就像母親一樣的慈祥,又像父親一樣威嚴。女子對教書的先生說:「先生,你該退去了吧!這是我的兒女!」夢醒後我感動得直流淚,知道是神在夢中啟示我,從此就對神的新工作完全定真不疑惑了。

15 河南省陳××,女,34歲,原天主教信徒。1999年12月份,有人將神的新工作見證給我,我聽完後一直疑惑。在2002年1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見有一座瓦房改建過的平房,突然間陷到地底下,成了一片渾水,這時從下陷處又冒出一座白色的樓房,非常美麗,在此同時就看見東方有閃電發出,並聽見有打雷的聲音,我心驚膽戰,馬上跪下喊:「全能神救我!」隨後就醒了,意識到是神在夢中啟示我,東方發出的閃電就是神的新工作,因此我就不疑惑了。

(僅選186例)

16 河南省趙×,男,25歲,原生命道工人。2002年12月26日,信全能神的人給我送神話書,當時我不願意接。到了晚上,我夢見一個女的身穿紫色棉襖,30多歲,中等身材,來給我傳福音。這時我醒了,心想可能是這兩天事多才做夢,就沒在意。第二天早上8點多,突然有人敲門,我開門一看,大吃一驚,眼前站著一位30多歲的女人,穿著打扮、身材與我夢中所見竟是一模一樣,就坐下來與她交談起來。聽著她交通神末世的工作,我心裏特別踏實亮堂,定準了這夢完全是出於神的帶領,我便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7 河南省趙×,女,40歲,原大讚美派的講道員。自2000年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而且還抵擋。

2001年10月份的一天,教會差派我去外地牧養。淩晨3點多鐘,我做了個夢,夢見兩口一模一樣的井,其中一口已經枯乾了。我問身旁的人:「這口井怎麼沒水呢?」有人說:「這井不用了,以後不會有水了。」我轉身看另外一口井,井口用大石頭砌成,井水滿滿的,順渠而流,我就下到水中去洗澡了。醒來之後我對夢中的情景不太明白,帶著疑慮來到了牧養的地方。這時正好來了一個信全能神的姊妹和我們一起交通聖經,她談到現在恩典時代的教會都是沒有活水的供應,弟兄姊妹都軟弱冷淡、饑餓乾渴。又給我讀了全能神的話語《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聽完姊妹的交通與聽了她讀的神話,我猛地一下想起了黎明前做的夢:那口井裏像泉源一樣往上冒的水,不正是全能神口中的話嗎?而那口枯乾的井不就是我所在的教會嗎?這時我才如夢方醒,趕緊接受了神新的工作。

18 河南省張××,男,31歲,原華雪和派信徒。1998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做了個夢:我在大坑旁邊玩,坑裏的水滿滿的,有很多魚在跳躍,一時興起便跳下去摸魚,一條也沒摸到。鑽出水面,此時看到一種奇怪的現象,東邊的水清澈見底,西邊的水卻是渾濁不清,而我正處在兩種水的交界處。任憑我怎樣攪,清水依然是清水,渾水仍舊是渾水。於是我便往東遊去,心想:人間哪有這麼清的水?難道是進神的國了?游著遊著抬頭一看,好像看見了什麼,但又記不起來了。此時夢結束了。4個月後,一個傳末世福音的弟兄讓我去他家,在去的路上過一個大坑,到坑底時,感覺這個地方好熟悉,突然想起了幾個月前的那個夢,此時眼前所看到的景物與夢中的一模一樣,心中的感覺也是一樣的,我站在坑底,抬頭就看到了弟兄家的大門,也是在大坑的東邊,和夢一樣,夢就是在這個地方結束的。我知道這是神給我的啟示,通過弟兄的交通,那晚我定真了神這步新工作。

19 河南省郭××,女,44歲,原生命道信徒。1998年6月20日,我做了個夢:有兩個姊妹從井裏打出一罐水,我看見罐裏的水是聖水就想喝,沒等開口,她倆突然不見了。第二天,在路上我看見兩個人長相、穿戴與我夢中所見一模一樣,頓覺奇怪,馬上意識到從她們那能找到活水,便近前與她倆說話,才知道她們是跟上神新作工的人,心想:這是神的啟示,讓我借著她們認識神新的作工。通過她們的交通,我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

20 河南省張××,女,61歲,原因信稱義派帶領。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不接受還把傳福音的人趕走。2001年1月20日和26日,我兩次夢見一個胖胖的女人站在我家門口。2月2日晚,我又夢見一個年輕女人進到我家。2月7日,有兩個信全能神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我一看到她倆就驚奇地說:「我做夢都見過你們了。」因著夢我耐心地聽兩個姊妹給我交通,聽後就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86例)

21 河南省宋××,男,67歲,原真耶穌教會信徒。2003年1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福音,說神來了,揭開了小書卷,還頒佈了國度時代的十條行政,我懷疑是假的,便把他們攆走了。他們臨走留下一本神話語書,我怕被迷惑,便一直禱告神,求神開啟我,給我分辨,指引我道路。1月27日晚,我夢見自己背國度行政,十條背完後,看見前幾條發光了,心想這是神的書。可又發現後面幾條沒發光,莫非是因我對這書還有懷疑?於是,我又背了一遍,奇妙的是,第二遍背完以後,十條行政全部發光了,而且光很亮、很強。這時我醒了,我高興地說:「這道是真的!真神向我顯現了!」我趕緊向神獻上感謝讚美的禱告,隨即翻開神話語書,如饑似渴地看了起來。從此,我越來越定真神的新工作。

22 河南省董××,女,48歲,原自由團體派信徒。2001年我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跟隨了一段時間,因著對神話有觀念就不跟了。在2002年的12月17日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我女兒去我媽家,當路過一座木橋時,我女兒走在前面過去了,我卻掉進了河裏的一個樹杈上,我使勁喊救命,可我女兒連頭也不回就走了。就在這時,河對面走過來三個女的,她們扔到我跟前一個塑料桶,桶上有三根繩子,她們把我從河裏救了上來。做夢後沒幾天,先後有三個姊妹到我家又來給我傳全能神的福音,這三個姊妹和夢中救我的三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我便再次接受了真道,定真全能神是獨一真神。

(僅選186例)

23 河南省李××,男,50歲,其妻王××,46歲,原季三寶派小帶領,全家信。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後因原派別人的攪擾,我又返回原派別。2002年6月的一天,我妻子夢見A弟兄來給我們傳福音,第二天,A弟兄果真來了。但他給我交通後,我心仍是剛硬如初。幾天後,我妻子又夢見B姊妹給我們傳福音,第二天,B姊妹真的來了。通過她的交通,我們的心有些回轉。8月我妻子又做了一個夢,夢見C姊妹給她一個地瓜,接住一看卻是個白蘿蔔,一頭白一頭青。第二天,夢又一次應驗了:C 姊妹和她丈夫來給我們送了本神話語書《真理的號聲》,而這本書書皮的顏色正是一面白一面青。當時我和妻子馬上反應過來,感動得淚流滿面,由衷地說:「感謝神沒丟棄我們,還一次次啟示引導我們,我們願意跟上神的作工。」

24 河南省金××,女,35歲,原真耶穌教信徒。2002年10月16日晚,我做了個夢:我媽給我送了一盒生日蛋糕,還囑咐我讓我自己吃。醒後不解其意。第二天早上有個姊妹給我傳神新作工,並送我一本神話語書。當她將裝神話語書的盒子拿出來時,我驚奇地發現,這個盒子與夢中我媽送的盒子一模一樣,只是蛋糕變成了神話,她拿出盒子的同時也說讓我自己看。此時,我欣喜若狂,知道是神的引導,就愉快地接受了神末世工作。

25 河南省禹××,女,36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0月,有人來傳神末世福音,我當時接受了,後因原派別帶領攪擾返回。2002年8月,又有人來給我傳,此時我心中猶豫不決,便禱告神給啟示,使我能看清是非。幾天後我做了個夢:有兩塊麥田,一塊大一塊小,在大塊田裏有豬、有牛,把麥田踐踏得不像樣子,到處是糞便,也沒有人看管;另一塊田面積雖然小,但麥子已經成熟,麥穗很長呈金黃色,且顆粒飽滿,周圍有人看守,有人正拿鐮刀收割。醒後反覆揣摩夢中情節,心裏豁然開朗:教堂雖大人又多,但沒有神的作工,我可不能再猶豫了。又有人來給我傳神末世工作時,我便高高興興地接受了。

26 河南省姬××,女,60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0年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半信半疑,於是在神面前祈求神給我指明方向。11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兒媳都做了同樣的夢:見空中有三層樓,第一第二層看不清,室內也沒有燈,第三層看得特別清,只是還沒完全建好,但外面輪廓已是相當壯觀。醒後想:這個夢神讓我明白什麼呀?經過交通才知道神的前兩步工作已經過去,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從此我就更加定真了第三步工作。

27 河南省申××,女,46歲,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1月有人給我傳神已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我無論如何也不相信。1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個穿白衣的人對我說:「信地上的神吧!神已來在了地上。」醒後我覺得這個夢很奇怪,難道神真的來在地上了?因此我才決定看全能神話語書。從全能神的說話中我看見這是神的說話,我便定真了神的作工。

28 河南省喬××,女,53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0月有兩個姊妹給我傳了神末後的新工作,我接到書後猶豫不決,我們原派別的帶領一攪,我又退出了全能神教會。2001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去刨花生,刨出兩個寶盒,盒上有一張紙條寫著:要打開這兩個寶盒,必須扛起基督的大旗。盒上還有4張紙,上面寫了4個號。夢醒後我也不知是啥意思。到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夢中有聲音說:「你妹妹讓你去的,你的號被錄取了。」我覺得這夢奇怪。過了4天,我妹妹來我家說:「姐,以後來你家的人可要接待,東方閃電是真道,前4天我就想來,有事沒來成。」我一想:我做的那個奇怪的夢正是4天前做的,莫非這夢是神在啟示我?又過了3天,我中午睡覺時又做了一個夢,夢見我正站在一個危險的地方,腳下是空的,我還拉著一個女的,驚險極了,我大聲吆喝:「別動,一動咱倆都沒命了,趕緊給我扔個東西,讓我拉住。」有一個人就給我扔過來兩根繩子,兩根繩綁在一起我們拉著就上去了。醒後就覺得這個夢裏一定隱含著什麼。不一會兒,我妹妹就來了,給我帶來了一本神話語書。我拿起書翻到一篇《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看完後我的心裏頓時亮堂了,想起夢裏是兩根繩子綁在一起救了我,神話說兩次道成肉身才能將人徹底拯救,兩根繩子不就是指神兩次道成肉身嗎?又想起以前夢中的兩個寶盒,也是指神兩次道成肉身說的,當時我心裏就這麼想的。通過讀神話我接受了全能神。後來我去聚會,剛好有4個新人,想起夢中的4個號被錄取了,不就是我們這4個剛接受的人嗎?從那以後,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

29 河南省劉××,女,40歲,原召會信徒。從1999年6月起就有好多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我都怕假,有時把弟兄姊妹給趕走,但過後心裏還受責備。2002年1月1日晚上,我夢見一個白鬍子老頭對我說:「以後和你在一起聚會的弟兄姊妹你都不認識。」醒來,我思前想後不明其意。3月4日晚,我又夢見白鬍子老人對我說:「明天有個姊妹要帶你去一個地方聽神的三步工作。」說完就不見了。第二天上午,果真有一姊妹找我去聽道,講的也正是神的三步作工。我定準這兩個夢都是神的啟示,因此,我甘心樂意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

30 河南省申××,男,51歲,原召會信徒。2002年9月有人給我傳神末後審判潔淨的工作,起初我勉強接受,後經人攪擾開始徘徊不定。11月20日晚,我做了個夢,夢見本派別的一個弟兄對我說:「全能神與那靈是一。」醒來後感覺非常奇怪:莫非這是神給我的啟示?但還不敢確定。就這樣一直到2003年1月6日晚又做了一個夢:看見一個弟兄和一個姊妹在呼喊全能神的名。我醒來後又驚奇又害怕,感到這是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到地上了。想想神兩次夢中啟示,我不能再執迷不悟,決心接受全能神末世工作,不再疑惑。

(僅選186例)

31 河南省靳××,女,52歲,原讚美派信徒。2001年7月,在我住院期間,姊妹多次給我談末世的工作,我遲疑不定,便到神面前禱告:「若東方閃電是真道,求你啟示我。」7月30日晚夢見我向東走到一塊麥地前,看見一位女牧人,領了一群羊,忽然有一道閃電一閃而過,同時有聲音說:「掩耳不聽真道,患難裏面沒恩典。」夢中醒來,反覆思索:莫非東方閃電是真道?在病中神要向我顯現?正躊躇不定時姊妹又來給我談三步工作,這次聽得很透亮,才明白那夢的確是神的啟示,在病中讓我接受神的拯救。從此,我對神的新工作不再存有疑惑。

32 河南省李××,女,26歲,原自由團體派信徒。2002年4月我媽讓我信全能神,我沒在意,當晚我就做了個夢,夢中有聲音對我說:「災難就要來臨,不接受就要滅亡。」一連3個晚上都做同樣的夢,這時我才醒悟,唯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經過交通神末世工作,我完全接受了。

33 河南省耿××,女,42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2月有人幾次給我傳全能神的道,我都怕假不敢接受,給我的書也不敢看。3月份,我獨自一人在家,忽然看見那本神話語書金光閃閃,並且還有「全能神是真神」的字樣,我揉揉眼再看時,光和字都不見了,我就拿起書仔細觀看,看完後觀念很多。當晚我做了個夢,夢見我走在大街上,忽然看見一紅色條幅,從天一直通到地,上面還寫著「全能神是真神」幾個大字,我一見就說:「神既能在天也能在地,因天地都是神的。」醒後難以入睡,隨手翻《聖經》,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這樣一句話:「我要引瞎子行不認識的道,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並不離棄他。」再回想剛才做的夢,突然覺醒,感謝神幾次啟示我,從此完全定真了全能神作的工作。

34 河南省崔××,女,35歲,原季三寶派信徒。2002年12月有一姊妹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當時我根本不相信,並且還說些諷刺挖苦的話。2003年1月3日晚,我夢見天灰灰的,雨下得特別大,我躲在兩間快塌的房子裏,聽見外邊有喊救命的聲音,還有房塌的聲音,我害怕極了,就趕緊跪下禱告,這時,我想起傳福音那姊妹說:「只有全能神能救人。」當我這樣想時就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我願意信。」話音剛落,雨就停了,隨之天也晴了。這時我見人就說:「你們都去吧,××姊妹信的神能救人!」醒後是個夢,知道是神在引領我前面的路。第二天,我就急不可待地去找那個給我傳末世福音的姊妹,耐心聽她的交通,最後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

35 河南省李××,女,50歲,原召會信徒。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我走進一座大房子,穿過一個小門,又進入第二個小門,再往前走好像沒有門了,可轉了個彎,發現裏面還有個門,我伸頭一看,見裏面窗明几淨,漂亮非凡,正中間坐著一位像慈祥的母親一樣的人,身穿白衣,面帶微笑地看著我。我心裏一驚,想轉身往外走,聽見她說:「快回頭進來,這就是給你預備的。」一連說了好幾遍。夢醒後不知是什麼意思。7月的一天,有人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聽後再結合那個夢才恍然大悟:神已經啟示我有第三步工作,而且還在呼召我。因此,我就興高采烈地接受了。

36 河南省張××,女,69歲,原讚美派信徒。2000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做個夢:一個姊妹從遠方回來了,她對我說:「主擺好了豐盛的宴席,等著我們去吃呢!」正說著有人喊:「你們快上來。」我抬頭一看,有一人正在山上站著,我說:「我上不去。」那姊妹說:「我拉你。」她就拉著我上去了,見有許多人,旁邊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並沒有飯菜,卻有一本冊子,這個姊妹對我說:「這是生命冊,我們的名字都簽上了,你趕快把你的名字簽上吧!」我就順手簽上了我的名字。第二天,有一個姊妹來給我傳末世福音,令我吃驚的是,這姊妹正是我夢中所見。這時我才醒悟,才明白那夢是神給的啟示,只有跟上神末後的工作,生命冊上才能有名,於是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這步工作。

37 河南省靳××,女,35歲,原讚美派信徒。2002年8月,我姐多次給我傳神末世工作,我總是疑惑不願接受,從此家中出現許多不平安的事,無奈只好勉強接受,但心裏仍不定真。2003年1月20日晚上,在朦朧之中看見床上躺著許多鬼,其中一個鬼指著我對它們說:「咱們走吧,她的名字已經在冊子上了,咱不敢再理她了!」接著它們就陸續出去了。醒來後,我才認識到全能神是真神,一正壓百邪,從而更定真了這步新工作。

38 河南省李××,女,35歲,原真耶穌教信徒。2001年10月期間,我做了兩個夢。第一個夢:有一列火車停在我面前,從上面下來幾個弟兄強行把我拉上火車,拿一件潔白的婚紗給我穿上,我扭動著身軀特別高興。第二個夢:有一胖一瘦兩個男人來給我介紹對象,我想:我有丈夫為什麼還給我介紹對象呢?醒後感到可笑。誰知沒過幾天,有兩個弟兄來給我傳末世福音,他們的長相與我在夢中見到的一模一樣。回想兩個夢,更認識到這是神的啟示,正應驗了耶穌所說的新郎來娶新婦。時候到了,我要作聰明童女,迎接新郎的來到。

39 河南省張××,女,40歲,原安息日派帶領。在1998年至1999年期間,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都沒接受,即使是我弟弟帶人來談,也未能讓我回心轉意。1999年4月11日晚,我做了個夢:地裏的麥子熟了,不知什麼時候收割完了,只剩下地邊上的幾顆仍在地裏長著。緊接著又夢見一座高山,山的南邊有一條光明大道,我弟弟從道上正往山上走,我卻在山下一個大污水坑裏站著。醒來之後,我想:莫非神在啟示我,弟弟走的是正道?第二天,弟弟又帶人來給我見證,當談到一節經文「末後的日子……奔耶和華的山,登雅各神的殿」時,我更加定真他們信的是真神,於是,我就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40 河南省程×,女,55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3月上旬,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工作,我聽後不相信。3月21日,我女兒又來給我傳,我說:「你信你的神,我信我的神,誰也別管誰!」4月12日,我去女兒家,她給我看全能神話語書,我看了幾頁也不明白,就還給她了。第二天,我回到自己的家。晚上7點多時,我抱著孫女坐在床邊上看電視,也沒心思,我便低頭打了一個盹,仿佛我進了另一個境界(其實也不是睡著了):我看見一道白光從窗戶斜射過來,我手裏拿著一本書,上面寫著「全能神」三個字,光正好照在這三個字上,當我睜開眼時,這一切都消失了。當時我覺得很奇怪:我手裏沒有書啊,為什麼有光照?人家傳讓我信全能神,正好光照在「全能神」三個字上,這不是大光普照嗎?我激動得一夜沒睡著覺。第二天一早,我把這一切向傳我末世福音的姊妹說了一遍,通過她的交通,我認識到是神給我的特別啟示,我是有福的人,應趕快接受才是。從此以後我不再疑惑,便正式接受了全能神。

(僅選186例)

41 河南省賈××,女,37歲,原生命道派信徒。2002年4月的一天,有兩個姊妹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聽她們交通也對,但對跳舞獻祭有觀念。2002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有兩個人,一個站在床邊,用兩隻手死死卡住我的一條腿,使我不能動彈,他的指甲很長,另一個人跪在地上說:「把你下到地獄裏。」我就急忙大聲呼喊:「全能神與我同在!全能神與我同在!」那兩個人立即就不見了。起床後我把夢告訴丈夫說:「神借著夢啟示我了,這工作確實是神作的,全能神就是真神。」正好第二天,兩個姊妹來給我送全能神話語書,我明白這是神的引導,就把書接住,從此便跟隨了全能神。

42 河南省郭××,女,80歲,原召會信徒。2003年1月的一天,一個姊妹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夫妻倆不聽也不讓說,因是熟人勉強留其住下。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白衣人對我說:「全能神是真神!」醒來後我認識到是神在夢中給我的啟示。第二天姊妹再給我交通,我就耐心地聽,最後,我們夫妻倆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43 河南省孫××,女,50歲,原召會信徒。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都不接受。2003年1月的一天晚上,我夢見一個信全能神的姊妹家的房頂上有個天梯直通到天上,醒後心想:這個姊妹信的全能神肯定是真神。幾天後,姊妹又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就不再猶豫,痛快地接受了。

44 河南省李××,女,35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有人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都不相信。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床上睡了許多人,其中有我死去的嫂子,我說:「奉主名趕鬼。」嫂子說:「主不管了,你奉主名我也不走。」這時,有聲音說:「全能神作王了!」我說:「奉全能神的名你們快走!」話音剛落,鬼都順牆溜走了,床上沒人了。夢醒之後,我想:看來弟兄姊妹給我傳的全能神是真神。後來,又有姊妹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就接受了。

45 河南省任×,女,44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5月上旬,有姊妹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聽後心中疑惑就禱告說:「神啊!若真是你又作了新的工作,求你今夜在夢中啟示我,讓我明白。」當夜,夢中有清晰的聲音對我說:「萬古磐石為你開,容你藏身在神懷。」我醒後,激動得淚水湧流而出,心裏說:「神啊!感謝你的開啟,使我定準了你的道。」因著這夢,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46 河南省郭××,女,55歲,原重生派信徒。2002年10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當時接受,後因原派別人的攪擾又疑惑了。11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一片白光將我罩住,有聲音對我說:「基督耶穌、全能神是一位神,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快跟上,你就像風中的一棵樹,左右搖擺,看著你外表聰明,其實是糊塗信,魔鬼的話你相信,神的話你一點也記不住……災難馬上臨到,再不往前走,將死在半路上。」因著這夢,我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47 河南省謝××,女,69歲,原自由團體派信徒。2000年1月,有姊妹給我傳神的新工作,並給了我一本神話語書,當時定不真,沒有看。一天黎明時,我在夢中聽見有聲音說:「末後的基督是生命!」夢醒後我立即把書拿出來,當看到書中有篇話《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時,心中高興極了,覺得真是神恩待我,叫我明白了這真是神的作工,我就歡快地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48 河南省李×,女,47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1月,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姊妹給我一本神話語書,我勉強把書留下,但未看一眼。同年12月20日晚上,我做了個夢:有聲音帶著怒氣叫著我的名字:「你聽見神的聲音了嗎?」第二天早上我急忙拿出那本書,封面上幾個醒目的大字映入眼簾:你聽見神的聲音了嗎?正和我夢中聽見的話一模一樣。當時我感動極了,真是神又來在地上,還這樣恩待我、開啟我,我就放心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49 河南省郭×,男,69歲,原不信派,妻子是重生派信徒。2002年3月有姊妹多次來給我妻子傳全能神的新工作,她都不接受,我看傳福音的人難過得直流淚,就說:「這樣吧,你們把神話語書留下讓我看看。」就在我看書期間,有天晚上我夢見我在自家窯洞上邊閑轉,看見地裏好像剛下過雨,麥苗頂著露珠,青翠喜人……突然,一腳踩空,正危急時,我想起妻子對我說過遇到難處時就叫:「耶穌你與我同在!」我剛要開口,突然想起全能神,就急忙呼叫:「全能神啊!你與我同在!」刹那間,眼前出現一根粗繩,我趕緊抓住,就像坐電梯一樣平安落地。醒後,我趕緊把夢告訴妻子,她說:「這是神開啟你,麥苗代表神的信徒,露水珠代表神的生命水。」我連忙說:「那我們還不趕緊接受全能神?!」從此,我們夫妻攜手並肩走上愛神路。

50 河南省張××,男,49歲,原蒙頭派執事。2002年7月16日晚,我夢見和妻子在一座沒有人煙的大荒山上找不到回家的路,天色灰濛濛的,正不知怎麼辦時,我看見一個穿著白色褲子的女子向我們走來,空中有聲音說:「這是穿白衣的!」第三天,有三個姊妹來我家傳神的新工作,令我驚奇的是,其中一位就是我夢中看見的穿白色褲子的女子,我知道這是神在引導我,就高興地接受了。

(僅選186例)

51 河南省陳××,女,32歲,原三班僕人派信徒。2002年12月11日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死了,肉體停在床上,靈魂到了陰間,陰間有聲音說:「你不是在這兒,你是信神的。」我又到天上,天上有聲音說:「你沒跟上神的腳蹤……」兩天后,有人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想:我得趕緊跟上神的腳蹤。於是,我當時就接受了。

52 河南省張××,女,50歲,原大讚美派工人。從1998年開始,弟兄姊妹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作工,我一直抵擋不接受。2001年12月,又有人來傳福音,我當時勉強接受,但仍持懷疑態度。就在這期間,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原派別的人走在路上,天特別黑,而一個信全能神的弟兄手裏拿著一個手電筒,特別亮。夢醒後,還是定不真。幾天後,又有姊妹對我說:「神回來了!」我一聽就說:「神要是回來了,太陽從西邊出來。」當天晚上,我就做了個夢,夢見太陽真是從西邊出來了。因著這夢,我再也不疑惑了,高興踏實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53 河南省馬××,女,42歲,原家庭教會信徒。2001年7月我母親接受全能神工作後,多次給我傳我都不接受。2002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我和母親還有好多人都在村東頭的十字路口,突然天空烏雲滾滾,天昏地暗,我想這可能是神要來的預兆,心裏害怕極了。只見眾人都往村裏跑,這時我想起聖經中說耶穌再來時在田裏的不要回去,我就用力拉住母親不讓她回家。正當我們驚慌失措時,聽到村裏的高音喇叭上喊:「神來了!」隨著聲音血水從村裏流了出來。隨後,又有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想神在夢中已啟示我神來了,我就接受了。

54 河南省張××,男,34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2年5月上旬,我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因帶領的攪擾、妻子的逼迫,我沒接受。5月中旬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在一間光線昏暗的屋子裏,我被困在一張網中,怎麼也出不去。正不知所措時,旁邊兩個信全能神的姊妹(曾給我傳過末世福音)說:「你要想出去,必須衝破這張網!」於是,我就奮力掙脫了出來。後又想從屋內出去,卻找不到門,正著急時,看見三個地洞,其中兩個洞往外冒水,兩個姊妹指著另一個洞口說:「我們幫你從這個洞口出去。」在她們的幫助下,我下到洞底沿著地洞往前走,走著走著眼前亮堂起來,太陽出現在洞外。醒後我明顯地感到這是神的啟示:讓我擺脫帶領、妻子的捆綁轄制,接受神的最新亮光。於是,我不再遲疑,選擇跟從全能神。

55 河南省楊×,女,27歲,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5月30日,我嫂子和叔叔來給我傳末世福音,問我心裏還有沒有神,我沒有回答,他們就走了。當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外面風雨交加,電閃雷鳴,我急忙下床關門,忽然看見一位女子站在屋內,她問我:「你心裏還有神嗎?還想信神嗎?」我說:「我心裏有神,還想信!」這時,我轉過身看見堂屋中間的牆上有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神在人間。隨後,女子也不見了。第二天,我就去找嫂子和叔叔,他們告訴我:「神已道成肉身來在人間,並作了話語的工作……」這時,我才明白是神在夢中啟示我,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步工作。

56 河南省周××,女,40歲,原靈恩派信徒。2002年11月,我姐姐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因聽了帶領的謠言,當時我不敢接受。12月28日夜,我夢見一位弟兄穿著綠色的上衣,並聽見有聲音說:「明天這位弟兄來給你傳福音!」第二天,果真有一位弟兄來傳福音,長相與夢中的人一樣,也穿著綠色的上衣。於是我欣然接受了神末世作工。

57 河南省竹××,女,45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10月3日,兩個姊妹給我傳神末世作工,聽後,我心中疑惑就沒接受。第二天夜裏,我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趴在坑沿上,眼看就要掉入深坑,嚇得我連喊:「救命……」這時,突然出現兩個人對我說:「我們來救你!」話音未落,她們抓住我的手將我拉了上來。醒後,我一直揣摩此夢,但還是不明其意。時隔一天,又有兩位姊妹來給我傳神的末世工作,我看到她倆的長相、身材很像在夢中救我的那兩個人,這時我才明白她們是神差派來救我的。感謝神借著夢中的啟示讓我定真了這道。

58 河南省胡××,女,58歲,原生命派信徒。近年來,多次有人給我傳神末世救恩,因帶領的捆綁,我一直不敢聽。2002年5月13日,我的頭開始發暈。16日夜,我夢見一面大圓鏡中有一個漂亮女孩,她的面前有一簇鮮花,鏡面上有一個「收」字,醒後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第二天,我家來了一位傳福音的姊妹,我發現她和夢中的女孩長得很像,通過她的交通,我知道神在末世早已作了收割、揀選的工作。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之後我的頭暈病也好了。

59 河南省陳××,女,63歲,原華雪和派信徒。以往多次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因著自己聽信帶領的話,一直沒有接受。2002年12月15日夜,我夢見兩位姊妹各牽一頭驢進到我家的院子裏,把驢頭對頭地拴在一起,然後,拿草料喂它們。醒後,我突然想起聖經上記載著主騎毛驢進耶路撒冷,人人都歡喜迎接,心想:這夢是不是預表主要來接我呢?第二天,我就到帶領的家想問個明白。沒想到他家正好來了兩位傳福音的姊妹,長相和我夢中見到的那兩位姊妹一樣,我很驚訝,便坐下來聽見證,當我聽到主真的來了時,激動得跳了起來。感謝神奇妙的帶領,使我得著了神末世救恩!

60 河南省鄭××,女,56歲,原安息日派信徒。以往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新工作,因怕走錯路,我都沒接受。2002年8月4日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位弟兄拉著我在飛,飛到一個有許多人的地方停下,我一看,這麼多人我一個也不認識,便問那弟兄:「你怎麼把我拉到這裏?」他說:「這是神的家,這些人是神在末世作工中所揀選的一班人。」正在這時我醒了,心想:難道這是神在啟示我?第二天,果真有位弟兄來到我家給我見證了神的三步作工,我便歡喜地接受了。感謝神的啟示!使我歸回到全能神的家中。

(僅選186例)

61 河南省劉××,女,40歲,原使徒派信徒。1999年4月的一天夜裏,我夢見一位女子喊著:「神來了!神來了!」第二天,果真有兩位姊妹給我傳福音說:「神來了!」當時我很高興,但後來聽說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我又接受不了,還把姊妹趕走。不久,我又夢見自己在人群中行走,突然有一位弟兄走到我跟前說:「你信神到底是為了啥?」我隨口答道:「是玩的!」他轉身就走了。可是話一出口,我就懊悔,心想:我跟隨神到現在不就是盼神來接我嗎?我為什麼信口胡說呢?我急忙在人群中尋找那弟兄,當我找到他時,他向我微微一笑,我就醒了。第二天,我夢中見到的那弟兄真的來了。通過交通,使我明白了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意義,於是我放下了觀念,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

62 河南省薛××,男,33歲,原地方召會工人。2001年3月以來,一位姊妹曾多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因我不相信神會道成肉身,再加上貪戀錢財,便一直不接受。2002年2月8日夜,我妻子(楊××,28歲,不信派)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夫婦倆正在買羊,一位天使對妻子說:「你們還買羊呢?還不快回家,國度近了!」她醒後把夢告訴我,並勸我趕緊尋找傳國度福音的人。幾天後,那姊妹又來傳我,我立即接受了,我妻子也因神的啟示而走上跟隨全能神的道路。

63 河南省張××,女,17歲。我以前隨母親信主,母親接受全能神後,我沒跟著信。2002年5月,我連續做了幾個可怕的夢。第一次,我夢見自己在上課,突然,什麼也看不見了,並感覺自己只剩下白眼珠了,我被嚇醒;第二次,同樣夢見自己看不見東西。不久,我又夢見自己在一個晴朗的日子和幾個同學圍坐在草地上做遊戲,天突然黑了,伸手不見五指,我急忙去抓同學卻抓不著,心裏一陣恐慌,正在這時,一雙枯乾的手從背後卡住我的脖子,頓時,我呼吸困難,掙扎中我扭頭一看是一個無頭的黑影,「啊——」我一聲尖叫,從夢中醒來,嚇得一身冷汗。媽媽聽見叫聲,忙跑過來,我喘著氣把夢告訴了她,並求媽媽為我禱告,媽媽說:「你要自己去求告神,只有神能幫你……」我琢磨著媽媽的話,又睡下了,不一會兒,那雙手又向我伸來,我慌忙喊:「全能神,救我!」那手立即不見了。當我再一閉眼時,無頭黑影又向我逼近,就這樣反復了二三次。於是我便連連禱告:「全能神!全能神!求你別離開我!……」此後,我再也沒做過這樣的惡夢。我也因此隨母親信了全能神。

64 河南省賀××,男,40歲,原不信派。2003年1月的一天早上,我還在睡夢中,看見一道白光閃過,很快又變成了兩個人站在空中,一個是男子,高大魁梧,身穿白衣,黃頭髮,不像中國人;另一個是女子,是中國人的長相。男子指著女子對我說:「這就是你們的神!」說完就走了。我被驚醒後,迫不及待地問妻子(她已接受了新工作並未告訴我):「你們這幾天聽道是不是講神來了?還是女性?」妻子吃驚地問:「你咋知道的?」我就把夢說給她聽,她笑了笑,沒說什麼,隨手遞給我一本神話書,我看了一遍,心裏認定這就是真理,是真道!2月7日,我又夢見一個穿白衣的人,手拿神話語書,站在我家院子裏,表哥扛著一袋面站在一旁,我就問他:「你扛一袋面幹啥?」他說:「給你們吃的。」這時我就醒了。早上9點多鐘,表哥領著一個人來到我家,我一見到他倆大吃一驚,這不正是我夢中那個穿白衣的人嗎?當我聽到他們來是給我談神的新工作時,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夢見表哥送面,原來是給我送「靈糧」的,是神要揀選我。於是,我高高興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65 河南省呂××,男,37歲,原季三寶派信徒。因我家極度貧困,從來沒有人看得起我們母子二人,就連信神我們也不敢和其他人一樣大膽地信,處處受到人的歧視。我也曾聽說有人傳神末世的福音,但也沒勇氣去聽。2002年12月25日那天,我在山上拾柴,到下午大約4點多鐘,我又饑又累,就躺在山坡上。朦朧之中看見,從東邊閃出一道白光迎面撲來,有一個白衣人黑頭發黑眼睛像風一樣朝我刮來,落在對面的樹梢上對我說:「你還不趕緊信嗎?你不知道不會去問問,不明白不會去聽聽!」我猛然驚醒,非常害怕。回到家,就把看見的向母親說了,母親說:「你到溝裏××家問一問。」我就到這家去了,剛好碰見兩個傳福音的姊妹在那裏,我告訴了她們我的來意,她們毫不保留地把神末後的福音傳給了我。我明白了是神不嫌棄我,揀選了我這個又傻、又窮、沒人看得起的人,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感激,趕緊接受了神末後的工作。

66 河南省韓×,女,34歲,原華雪和派信徒。自華雪和死後,我對信神就失去了信心,再也不想聚會了。2003年2月3日夜,我夢見一位面容慈善的老人來到我家,好像要對我說什麼,可就在我想聽他說話時一下子醒了。醒後我怎麼也琢磨不透夢中的情景,只感到有一種吉祥的預兆。第三天,原派別的帶領與一位老弟兄來到我家,我一見那位老弟兄簡直驚呆了,他的年齡、身高、長相、穿著竟和我夢中見到的那位老人一模一樣。當時,我又驚又喜,接著他就給我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後,我激動萬分,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

67 河南省班××,女,28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2年4月21日,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沒有定真,後因丈夫的攔阻,我便想退出全能神教會。5月上旬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華雪和與一位女子都面向東站著,東方天空中有一行字——「屬天的怎樣,凡屬天的就怎樣;屬地的怎樣,凡屬地的就怎樣。」接著,飛來一隻鷹,兩隻眼睛閃閃發光,直瞪著華雪和。突然,華雪和的肩被什麼東西射中,鮮血直流,他用手捂著傷口慢慢倒下,嘴裏說著:「現在我痛恨自己不該站在這個位置上,我是人不是羔羊,最終倒下的還是我自己。」隨後,他的屍體被鷹叼走了。這時,我從夢中驚醒,認識到自己太愚昧無知了,被假基督迷惑至今仍不知曉,由此,我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68 河南省邵××,女,48歲,原華雪和派平信徒。2002年7月26日,一個姊妹來給我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我聽了之後,心裏抵觸不願接受。8月6日黎明時,我似睡非睡,聽到耳邊有聲音說:「人家都進國度了,起來!你也趕快進國度!」我一下被驚醒了,卻不知是怎麼回事。第二天,那個姊妹又來給我傳,想著昨天的夢我聽了起來。聽著聽著,我恍然大悟:姊妹今天傳的不正是國度的福音嗎?神在夢中已經啟示我了,我還猶豫什麼?於是,我爽快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

69 河南省劉××,女,38歲,原使徒派信徒。2002年以來,我姐姐一直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抵觸很大,說什麼也不願接受。

2003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與一個姊妹一起拉著車子往東走,忽然我看到左邊有一棵大樹,樹邊有一口大井,清涼涼的井水溢滿了井口,井沿上還放著一個很乾淨的碗。這時一個女的走來,我問她:「這兒放一個碗幹什麼呢?」她說:「誰渴了,誰就可以用這碗舀井裏的水喝。」我一轉身看見還有一口小井,井口被石頭蓋住了,我從石縫裏看到這井裏也有水,就又問:「這井咋被石頭蓋上了?」她說:「這井是過時的,現在不用它了。」這時我忽然醒了,回想夢中的情景:大井的水那麼清而且專供人飲用,不就是指我姐給我傳的神的話嗎?那這口大井就應該是神的新工作,小井用石頭蓋起來肯定是說恩典時代的工作已經過時了。想到這兒,我心中豁然一亮,確定我姐給我傳的就是神的工作。於是,我高高興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70 河南省鄭××,女,40歲,原生命道信徒。1998年11月20日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穿著一件特別髒的孝衣和幾個人一起從墳墓裏走出來。正走著,我忽然看見空中有七星發亮,又聽見天上有聲音朝著我說:「審判她!審判她!」嚇得我趕緊低下了頭。這時與我同行的幾個人都嚇跑了,他們口裏還喊著說:「哎呀!不好了!神來審判人了!」正在這時,我被嚇醒了,心裏一直不解:神來審判人了!難道是主耶穌開始作審判的工作了?主啊!若真是你來審判我,那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你呢?

兩天后,我帶著這個百思不解的問題來到聚會點。剛坐下就聽見兩個陌生的小姊妹說:「現在神已經回來了,並且又在人間作了一步審判、潔淨的工作……」然後拿出一本名為《審判從神家起首》的神話書。這時,我才明白神是用異夢來啟示我,讓我接受神的審判工作。我激動地接受了。

(僅選186例)

71 河南省多××,女,34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2年6月,我們本村的帶領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她來給我傳時,我不敢接受。她走後我就禱告:「神啊!如果她傳的是真道,你就給我個異夢吧!」當天晚上我就做了個夢:我正在家門口站著時,走過來五個男的,其中一個人走到我家門前,從磚頭堆裏把我的《聖經》刨出來,往我懷裏一放,說:「給你一個善行小孩,你再不接受就沒有機會了,你若要了就是個有福的人。」我一看,我的《聖經》變成了一個男孩,就高興地接住了。醒後,我覺得這個夢好稀奇,就想:難道這夢真是神的啟示?

第二天,我就裝著到她家裏玩,剛好有個傳福音的弟兄也在她家。我仔細一看,大吃一驚!他的長相及穿著打扮與在夢裏給我善行小孩的那個人一模一樣。於是,我就坐下來與弟兄搭話,弟兄給我交通了神的新工作。我這才斷定昨天晚上的夢就是神啟示我的,我便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

72 河南省王××,男,38歲,原三自教堂平信徒。以往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總是拒絕不聽。2002年9月5日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一個大坑中,坑的周圍都有人居住,我在坑中走來走去就是沒有出路,我看到坑中的人對我有敵意,我很著急,卻又找不到能幫我的人,情急之下我就大喊:「救我,快救我!」話音剛落,就過來兩個男的,架著我的胳膊一用勁就把我架了出來。來到路上我看見一個女的,便和她一起走了。第二天,我哥對我說:「從遠處來了兩個弟兄傳福音,你聽不聽?」我本不想聽,可一聽說是兩個弟兄,就想起了夢中的事,便答應去聽聽。聽完弟兄的交通,我才知道神是要借著這兩個弟兄拯救我。於是,我便爽快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

73 江蘇省杜××,男,49歲,原華雪和派小帶領。2001年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公路旁有一排用泥巴砌成的二層樓式的教堂,一個連著一個,破爛不堪。當時我想不通,教堂為什麼會是這樣呢?此時我帶著一班信徒正準備離開教堂回家,這時從東邊開來一輛客車停在了我們面前,車牌上寫著「神國」兩個大字,於是我們都上了那輛車。客車將我們帶進了一個招待所,在那裏接受了部隊式的訓練。醒來後我一直思想,這夢是什麼意思呢?但怎麼也不明白。

過了不久,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神早已作了新工作,並且很多弟兄姊妹正在接受國度的操練。興奮之餘我將本教會的信徒都召來聽真道,之後我們一起接受了神末後的工作。

74 江蘇省孫××,男,64歲,原華雪和派中層帶領。1998年12月,神末世的福音臨到我,但我怕是假道不敢定真。幾天後的一個夜晚,我夢見自己被人追殺,跳下山崖後感覺特別口渴,一個姊妹遞給我一杯水說:「你喝了這杯水就永遠不渴了。」醒後我想:只有神賜的水喝了才永遠不渴,莫非是神啟示我那末世的福音就是神賜給的生命活水嗎?第三天晚上,我又夢見從南邊來了兩個弟兄,當時有一種直覺,他們是神差來的。醒後我向神禱告:「神哪!如果真是你來救我,願你向我顯明,若真有兩個弟兄來給我傳道就是你給我的印證,我不再疑惑。」第二天果真有兩個弟兄來給我傳神末世福音,聽後我歡喜地接受了。

75 江蘇省黃××,女,47歲,原華雪和派片帶領。2000年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沒接受。2001年2月19日,一弟兄又來給我傳,我仍沒敢接受。之後的一星期裏,我天天禱告求神給我啟示。第七天夜裏我夢見一本書,書的外皮是用七人畫像的紙包著的。醒後,我並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第二天,那弟兄又來找我,並帶來一本書,我一看書的外皮也是用七人畫像的紙包著的,和我夢中看見的一模一樣。此時我明白了昨晚的夢是神給我的啟示,於是我歡喜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76 江蘇省夏××,女,56歲,原三自教堂堂委。2001年1月14日早6時許,我剛醒來就有聲音對我說:「神來了,是女性。」當時心想:耶穌是男的,怎麼會是女性?3月中旬,我在鎮江的女兒家,有兩個姊妹把全能神的福音傳給了我,當她們談到神來了,且是女性時,我想起了兩個月前聽到的那個聲音,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真道。

77 江蘇省劉××,女,40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0年11月份,有個姊妹兩次傳神末世福音給我,我不僅拒絕而且還說了些抵擋神的話。10多天后的一個夜裏我做了一個夢:看見一個沒有水的魚塘裏,數百條紅尾大鯉魚渾身沾滿污泥,嘴巴一張一合,奄奄一息,我望著快要死的大鯉魚,焦急地說:「怎麼沒有水呢?」話音剛落,就聽見有柔和的聲音說:「你翻過大堰就是清泉,魚就得救了!」當我吃力地爬上堰頂後:啊!一望無邊的清泉水。我情不自禁地大聲喊:「魚有救了!魚有救了!……」

次日,我把這個夢說給本派別的一姊妹聽,她一聽高興地說:「咱們不就是魚塘裏的魚嗎?神不就是清泉水嗎?說明我們現在教會已沒有生命活水,若再不尋求,只有死路一條了!」2001年6月的一天,神再次給了我們機會,我倆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78 江蘇省魯××,女,41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上半年,我們教會裏的弟兄姊妹嫉妒紛爭、爭權奪利,我一人在家裏感到走投無路,便來到主面前禱告:「主啊!求你不要離開我,我不能沒有你,求你幫助我為我開闢出路。」我一直在主面前這樣禱告。

2002年12月3日晚上,我在夢中看見一個人親切地對我說:「跟我走吧!」我驚醒後一看沒人,這時我就向神禱告:「神啊,你叫我上哪兒去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第二天一早,我家來了一姊妹,我一看愣住了,這人和昨天晚上夢中的那個人一模一樣,衣服的顏色、說話的聲音都一樣。那姊妹對我說:「神已作了新工作,為你開闢了新出路,你想聽見神的聲音嗎?」我說:「我已向神禱告許久了。」「那好,你跟我走吧。」之後,她讓一位弟兄把神的新工作講給我聽,我心裏萬分高興,終於有了新的出路!

79 江蘇省高××,女,46歲,原讚美派信徒。1999年2月初的一天,有人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我,當時我覺得挺好,可回到家後卻想起我們帶領的話:「出了聖經就是異端,撒但能裝成光明的天使,傳全能神的這班人也會裝,專門牢籠無知的婦女……」想到這,我疑惑不知怎麼辦,於是就向神禱告,求神開啟讓我明白。

就在當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看到我們帶領在我家門前的河中,帶著眾多的船隻由東向西緩緩劃來。當船隊來到我家門前時,突然整個河面被大光分開,向西看,河面上光芒四射,碧青的河水一望無際;向東看,則是漆黑一片。就在這時,教會帶領將自己的船迅速橫在河中央,擋住了其它船隻的航行。我一看,就在岸上急忙呼喊,讓帶領快把船頭調過去,但他就是不聽,發瘋似的在船上來回跑並大喊:「就是我說了算,誰也不許過去……」驚醒後我反復琢磨:還說這個假那個假,你這個帶領才假呢!要不然你那邊怎麼那麼黑呢?自己不過去也不讓別人過去,這不是「牢籠無知的婦女」嗎?想到這我決心跟從全能神。

80 江蘇省田××,女,51歲,原約瑟派大帶領。2002年3月28日,一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作工,因我聽信謠言,害怕是假的、迷惑人的,所以沒有聽完我就不聽了。但過後心裏又覺得不安,晚上我就向神禱告:「神啊!如果姊妹傳的是真道,求你開啟我讓我明白。」夜裏,我夢見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面帶微笑地對我說:「全能神是全能的、完完全全的真神,過去的事沒有顯明,那是神沒有公開顯現,今天神親自作工帶領人類。」這時,我猛然醒來,心想:這是神給我的啟示嗎?但我不能確信。時隔4天,又有兩個姊妹來給我傳末世福音。當我知道全能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時,我不禁流下自責的淚水,悔恨自己愚昧、瞎眼,信神卻不認識神,從此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僅選186例)

81 江蘇省權××,女,45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0年5月至2001年8月,一姊妹曾5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都被我拒之門外。2002年2月7日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與教會的幾個姊妹正站在村頭的路上唱歌。唱完後,忽然發現身邊站著一位40來歲的陌生姊妹,她身穿一件紫紅色的上衣,微笑著問我:「姊妹,如果有人給你傳全能神的道你相信嗎?」我回答:「相信。」 ……醒後我急忙跪下禱告:「神啊!難道你真的來了?如果再有人給我傳,我一定相信!」

3天后,我們帶領約我去她家聽道,剛進門我便驚奇地發現,在帶領家的那個姊妹正是我夢中看見的陌生人,她穿著一件紫紅色的上衣,同樣朝我微笑著問道:「姊妹,神親自發聲帶領咱了,你相信嗎?」我立刻想起夢中那姊妹的問話,就急忙說:「相信,你快講給我聽吧!」聽了見證後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82 江蘇省耿××,女,36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1年上半年,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都不接受還說了些抵擋神的話,並認定名不叫耶穌就是假基督。同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夢見鄰居家正舉行婚宴,突然天空中霹靂一聲響,兩個頭戴金冠、身穿白衣的天使從一道白光中慢慢出現,他們手持生命冊向世人宣佈神已降臨人間,並且要在「南場」召集信徒進國度。當我拿著《聖經》跑到「南場」拼命敲門時,裏面卻有聲音說:「經上不是告訴你,凡喊主啊主啊的人不一定都進天國嗎?」我忙問為什麼,回答說:「因你沒接受神末世的道,要想進來必須得接受末世的道!」醒後,我恐懼戰兢,整日思想:到底什麼是末世的道?沒過幾天,我表姐就來到我家給我傳神末世作工,聽後我不禁潸然淚下,接受了神末世的道。

83 江蘇省李××,女,46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1997年11月的一天,有幾個人到我家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聽後感到有享受,但又疑惑不定,怕是異端。正當我為難之時得到了神的開啟:你們要用愛心接待客旅,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末世有天使傳永遠的福音給這地上的人。我心想:難道他們真是天使?事隔1天,又有兩弟兄來給我和另一姊妹唱讚美全能神的新歌,就在我閉目傾心聽歌時,突然發現眼前的兩位弟兄衣服變成了白色,更令我吃驚的是他倆身後還站著一位頭髮潔白、身穿白衣的聖者。我趕緊睜開眼睛,發現一切都沒變,而我一閉上眼睛,剛才的情景又重新出現。這時我碰碰那姊妹,讓她也閉上眼睛聽歌,我問她看見什麼了,她說:「我看見兩位弟兄身穿白衣,身後還站著一位頭髮潔白、身穿白衣的聖者。」此時我激動萬分,毫不猶豫地跟隨了全能神。之後還有幾位姊妹也因著這一異象,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84 江蘇省朱××,男,54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5月,一姊妹把神末世福音傳給我,我聽了覺得很好,但不敢定真。弟兄姊妹一次次給我交通,並告訴我,若跟不上這一步,以後就要落入災難之中。而我心想:現在風調雨順的,有什麼災難!6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大喊:「地震了!震後將有大瘟疫!你們趕快離開這座城!」我聽了非常害怕,趕緊坐車離開了那城。就在我離開的刹那間,真的地震了,只聽風聲、雨聲、呼救聲、房屋的倒塌聲連成一片,我又看見火車車軌震斷了,火車沖到了車站上。就這樣,一座美麗的城市頃刻間變成了一堆廢墟。當我從夢中驚醒時,馬上想到弟兄姊妹給我交通的「災難」,又想到啟示錄中預言的「末世大災難」,我越想越害怕,不敢再懷疑神的新工作了。

85 江蘇省王××,男,4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我沒接受神的末世福音之前,曾逼迫已接受真道的妻子,藏匿她的磁帶,還去她的聚會點攪擾。2002年5月2日夜裏,我做了個夢:夢中有一人推我,並說:「死人哪!為什麼逼迫我的教會、出賣我的子民?把東西給她吧!」醒來後,我認識到這是神的啟示,在神眼中我雖信神,但還是一個死人,沒有生命氣息,妻子信的是真神。從此我再也不敢抵擋了,並與妻子一同走上了全能神帶領的生命之道。

86 江蘇省田××,女,40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2月10日夜,我夢見天空中有兩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審判。醒後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不久,有兩個姊妹給我傳神末世作工,但我沒用心聽。2000年9月的一天夜裏,我又夢見從東北方向突然來了一個大光,天連著地,地連著天,直向我撲來,等光到我面前卻是個姊妹,她說:「我是來打掃羊圈的。」夢後約10天,我又夢見一個羊圈非常乾淨,且四面放光,裏面還有幾個姊妹在聚會,當時我滿身污穢不敢進去。醒後我一直琢磨這事,但不明白。10月初,當我再次聽了神末世作工後,方才明白3次夢境之意:末後的基督是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凡被神潔淨的必歸回到神的家中……於是我欣然接受了真道。

87 江蘇省李××,女,53歲,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3月中旬,我聽了神的新作工,但因丈夫的攪擾沒有定真。就在3月底的一天夜裏,我夢見耶穌駕著白雲從天上飄過來,後又看見一位「女聖者」也駕著白雲飄過來,接著,天空中並排飄下來三條紅色的彩帶,上面均寫著一行黃色大字,只見最後一條彩帶上寫著「末日的審判」。醒後,我細細琢磨,突然想到這「末日的審判」不就是神的第三步工作麼!於是,我因著這個夢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88 江蘇省楊××,女,40歲,原華雪和派信徒。1999年1月24日,我回雲南老家過春節。2月5日夜,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聲音對我說:「神來了!」醒後,我便急切地想回家。2月7日,我顧不得母親的挽留回到家中。3天后,就有姊妹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當她說到「神來了」時,我說:「知道。」那姊妹驚訝地看著我,當時我就把得到的啟示說給她聽,並且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89 江蘇省周××,女,69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1年12月24日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身穿米灰色上衣的女子向我走來,她微笑著對我說:「你整天尋求真理,今天將真理倒在你身上。」說完那女子就不見了。醒後我並不明白夢的意思。兩天后,我外甥媳婦與另一姊妹來我家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一眼就看出那個姊妹正是我夢中所見的女子,當時我就明白了,原來神早在夢中給我啟示,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真道。

90 江蘇省謝××,女,55歲,原召會信徒。2000年12月10日,有姊妹到我家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不接受還說是假的。後來姊妹又來給我傳兩次,我仍疑惑。就在姊妹第三次來我家的當天夜裏,我夢見兩個人,前面一個人走到我身邊說:「我們信的是真神,趕緊跟上真神腳步走!」後面一個人拉住我的胳膊,在我胳膊上寫了幾個字:真神已來到!次日,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是神借著這個夢喚醒了我。

(僅選186例)

91 江蘇省孫××,女,31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1月的一天夜裏,我夢見自己騎著一輛三輪車,正騎著,突然一女子飄過來坐在我車上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說不知道,她說:「我是人子。」我愣了,心想:人子是誰?當我再問時,那女子不見了。這時,我又遇見一老姊妹就問她:「人子是誰?」她說:「人子就是咱們的主耶穌。」醒後,我反復琢磨:主耶穌不是男性嗎?怎麼夢中的人子是女性呢?2月上旬,當我聽了神的末世作工後,才知道神末世道成肉身是女性,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真道。

92 江蘇省趙××,男,47歲,原無派別,自己在家看聖經。2002年12月初,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不敢定真。當夜,我就夢見一人左手拿著一本閃閃發光的書卷,右手舉著兩把金鑰匙,他對我說:「我是所羅門,給你兩把金鑰匙,這書卷也給你!」說完他兩手打開了書卷,當時,我急切地想看看書卷上寫的是啥,但所羅門一笑便消失了。驚醒後,我特別激動,明白這是神給我的啟示:神已展開書卷。因此我再也不疑惑了。

93 江蘇省孫××,女,61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5月17日,有姊妹把神末世福音傳給我,我因怕信錯不敢接受,於是就向神禱告求神開啟。一天夜裏,我夢見一個教堂,有一個窄門,一個寬門,窄門裏閃閃發光,我好奇地向窄門走去,因門窄路陡,好不容易才進到裏面,只見一人微笑著坐在金光閃閃的寶座上,我感覺是神就連忙跪下來說:「神啊!我願意跟隨你,求你收下我吧!」說罷我便起身向東走去,只見許多天使正在吃生命果,我問:「我能吃嗎?」一個天使回答說:「這是神為我們預備的,當然可以吃。」說著他就給了我一個,我吃了感到特別香甜可口。醒後我才明白這是神給我的啟示,我再也不能拒絕神為我們預備的生命果了。

94 江蘇省孫××,男,35歲,原約瑟教五十夫長。2002年9月下旬的一天,我妻子將全能神末世福音傳給了我,但我聽後疑惑,無法抉擇,於是就向神禱告,求神給我分辨。就在禱告後的當天夜裏,我似睡非睡時,忽聽有聲音在我耳邊說:「全能神是真的!趕快進去!」連說三遍,聲音非常清楚。過了三天,又有兩姊妹給我傳末世福音,我便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真道。

95 江蘇省闞××,女,5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10月我們教會荒涼,講道人講不出道,信徒之間嫉妒紛爭,沒有愛心。就在這時,我的胳膊摔斷了,而教會裏卻沒有一個人來扶持我,於是我就把自己的軟弱向神禱告。11月22日晚,我躺在床上,朦朧中聽到有聲音對我說:「過兩天打發有愛心的姊妹去照顧你。」果然兩天過後,來了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她們對我關懷備至,並且將神的末世作工講給我聽。聽後我想到前兩天神給的啟示,於是就高興地接受了真道。

96 江蘇省胡××,女,60歲,原生命派信徒。從2002年7月以來,有很多弟兄姊妹給我傳神末世福音,都被我拒絕。2003年1月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身穿紫色棉襖、四方臉的姊妹手拿號筒在我家門前來回吹,號聲非常嘹亮。醒後,我想:聖經裏有七號吹響,這是不是從神來的呢?事隔3天,就來了一位和我夢中所見的一模一樣的姊妹,她給我講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因我提前已從夢中得到了神的引領,便不再猶豫,立即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

97 江蘇省王××,女,33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2年2月9日,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因疑惑沒敢接受。之後的一個月內,我連續做了三個夢:第一次夢見自己陷在淤泥中。第二次夢見自己參加一個婚宴,看見宴桌已坐滿了賓客,我因去晚了沒趕上。醒後我想:是不是自己沒跟上神的新工作呢?第三次我又夢見以前和我一起的兩個姊妹變得更年輕了,像個新人似的。此夢過後僅有三四天,我夢中所見的那個姊妹就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因神借著夢一次次啟示,我再也不敢疑惑,立即接受了真道。

98 江蘇省程××,女,41歲,原靈恩派信徒。2002年12月下旬,曾有一位姊妹欲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我,被我拒絕並將她趕出了家門。2003年1月下旬,我夢見有人對我說:「教會帶領是魔鬼!」同時我又看見帶領的身體深深陷在池塘的淤泥中,只有頭露在上面。夢醒後,我已嚇得渾身直冒冷汗,但並不知是什麼意思。事隔半月,被我趕出家門的那個姊妹又來給我傳福音,當她講到神已不在教會裏作工,現在是有許多魔鬼撒但坐在高臺上控制人時,我突然想起那個夢,便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99 安徽省陳×,男,45歲,原召會帶領。1997年9月20日上午,有弟兄姊妹給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因對神道成肉身有觀念,我沒有接受。9月28日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三位姊妹站在我面前,其中一位姊妹問我:「你認識我嗎?」我看看她說:「不認識。」她就從腰間拿出一塊長方形的金牌給我看,上面寫著三行大寫的外語字母,我都不認識。她便對我說:「你以後必須與有神的人在一起。」第二天醒來,夢中的情景非常清晰,我卻不解其意。於是我打開恢復本《聖經研談》,正好看到耶穌在各各他被釘十字架的情景,他背上插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這是以色列人的王」,是用希臘文、希伯來文、羅馬文三種文字寫的,與我在夢中看到的金牌上的字一樣。這時我的心情難以平靜,就對妻子說:「傳末世基督的可能是真道。」但因我放不下地位,礙於面子,不好意思去找傳福音的人,把這事就擱下了。直到2002年8月14日上午我實在感到無路可走,便懇切地向神禱告,求神給我開闢出路。第二天上午,奇跡出現了,原來給我傳末世福音的姊妹真的又來找我。當我接過《基督的發表》時,我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真痛恨自己為什麼如此悖逆。誰是以色列人的王,只有接受全能神的人才知道。

100 安徽省李××,男,42歲,原華雪和派小帶領。2002年4月6日,有人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看神話後放不下觀念,認為「離開聖經就不是真道」,便否認了這道。4月16日夜,我做個夢,夢見我與教會大帶領萇××的父親(已死)在一座橋上相遇,他叫我講一段經文,我講不出來,他就把我扔到河裏。原本乾涸的河底突然冒出水來,水越漲越高,快到我的嘴了,他叫我喝口水嘗嘗,我不喝,就往岸上爬。他抓住我說:「傳給你的是真道,你為何不接受?你把書看完一切都明白了!……」第二天早上,我將此夢告訴萇××,我倆一致認為這是神的啟示,因此我倆都願意看神話,借著神話解決了我們的觀念,於是我倆都接受了真道,並把原教會的110名信徒都帶到了全能神面前。

(僅選186例)

101 安徽省張××,女,27歲,原華雪和派工人。1999年以來,教會中沒道講,沒路走。2002年2月,我到杭州打工,3月至4月期間,我做了3次一樣的夢,夢見自己與以前的同工李××一起牧養教會。此後,我再也無心幹活,心想:教會可能有新工作了。於是,2002年4月26日,我從杭州返回,直接去了我大姐家,在我大姐家正碰上李××來找我,她正要把神的新工作傳給我。我聽完了見證,心裏特別激動,這不正是神在呼召我嗎?我立刻接受了神末世的道。

102 安徽省黃××,女,57歲,原華雪和派管家。2002年9月下旬,我接受了全能神,原教會的人得知後,就不斷地來攪擾,我被攪得暈頭轉向。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加給我分辨能力。禱告後的一天夜裏,我夢見攪我的那人手拿一本《聖經》,是舊的;給我傳真道的弟兄手拿一本神話書,金光閃閃。他們站在我面前,好像在爭辯……醒後,我心裏踏實了一些。過了幾天,我又在夢中聽見有聲音說:「你跟那位弟兄走沒錯!以前你信的是人,現在你信的是實際神!」話音剛落,有人遞給我一支筆,叫我寫「人、子、地」三個大字。通過這兩次夢中啟示,我完全相信神已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了。於是我定真了這道,並把本村的3位弟兄姊妹也帶到了神面前。

103 安徽省苑××,男,40歲,原靈恩派信徒。2002年11月18日,有兩個姊妹給我傳全能神,我沒接受。20日她們又給我聽磁帶、讀神話,我心裏矛盾不能定真。第二天晚上,我在臨睡前禱告,求神給我引導。夜間我似睡非睡之時,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聲很重的歎息,我起身去看,卻無人影。第二天晚上也是如此。我想:這是不是神在啟示我,讓我接受新工作呢?我便把神話書《基督的發表》拿來與《聖經》對照,當天晚上神又在夢中啟示我說:「你必須接受全能神作工的真理。」醒後我聯想起這一連串的啟示,再也不敢疑惑了。

104 安徽省李××,女,57歲,原靈恩派信徒。2002年10月中旬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聲音對我說:「田姊妹(我們教會的)來找你信主,你就去!」夢中田姊妹果然來找我去聽道,我就跟她去了一個地方,有許多人坐在那裏聽道,我也坐下聽,道講得特別好,是我從來沒聽過的,我激動地拍起手來……醒後我還沉浸在喜悅之中。11月中旬,田姊妹真的來找我,給我傳神末世的新工作,我歡喜接受。

105 安徽省吳××,女,35歲,原靈恩派信徒。2002年12月20日,有人給我傳神末世救恩,我不敢定真。21日我禱告神,求神引導我,當晚我做個夢,夢中我站在一座要拆遷的樓房上,突然樓房晃動,磚頭直往下掉,我害怕極了,便禱告:「全能神啊!求你來救我。」剛禱告完,好像有人抬著樓板放在了地上。我睜開眼看見全能神顯現在空中,他面目發光,腰間系著金光閃閃的東西,手攥火焰,腳踏白雲……我激動地跪在樓板上呼喊:「全能神,歡迎你來地上作王……」醒後,我非常激動,恨不得讓大家都來信全能神。2003年1月上旬,原派別的帶領來攪我,晚上我夢見她拉我走進一間屋子,屋子裏有一張床,床下是一座墳墓,我嚇得撒腿就跑。醒後,我知道神在啟示我,如果我跟隨了原派別的帶領就走進了墳墓。這事更加固了我跟隨全能神的信心。

106 安徽省潘××,女,53歲,原使徒派執事。2001年3月10日,我到一個弟兄家聽人見證神末世的作工,因家中有事,沒聽完就走了。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去碼頭乘船,走到一個岔路口,出現一高一低兩條路,正不知道該怎麼走,高路上出現了兩個女人,一個穿紫紅色棉襖,一個穿綠色羊皮上衣,我問她們我去乘船該走哪條路,她們說:「跟我們走!」我就跟她們走了。醒來時我感覺很希奇。第二天有兩個姊妹來給我傳末世福音,她們身上衣服的顏色和我夢中看到的一模一樣,這時我才明白那夢是神在啟示我,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

107 安徽省胡××,女,60歲,原被立派信徒。2002年11月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我都不接受。12月19日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正處在懸崖陡壁上,兩手緊摳住陡壁邊緣,身子懸在半空中,往下一看是無底深坑,我害怕極了,便連聲呼喊:「救命!救命啊!……」正在我絕望之時,來了兩個人將我拉了上來。夢醒後的第二天,就有兩弟兄來我家傳福音,此時,我才豁然醒悟,原來那夢是神在啟示我:若不接受末世救恩就會落入無底深坑。於是我欣然接受。

108 安徽省趙××,女,32歲,原靈恩派信徒。2002年11月底,我聽了神的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不敢定真,我就求神給個啟示。沒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人身穿長袍端坐在白雲之上,有一聲音喊著:「神來了!神來了!……」醒後,我心裏特別亮堂,這不是神給我的啟示嗎?我不敢疑惑,趕緊接受了神的新作工。

109 安徽省李××,男,5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11月,有人將神末世工作見證給我和我妻子,但我們一直定不真。2003年1月18日夜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和本村的一姊妹(已接受全能神)在田裏掰玉米,忽然,狂風呼嘯,鋪天蓋地的麻雀向我們撲來,我嚇得急忙藏在草叢裏,但背和胳膊都被麻雀啄得鮮血淋漓,妻子和孩子都不見了,但那位信全能神的姊妹卻平安無事。醒後我心有餘悸,反復揣摩,意識到只有跟隨全能神才能蒙保守,於是我和妻子再也不疑惑了。

110 安徽省陳××,女,6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4月我接受了神末世救恩。此後原派別的人多次來攪擾,我就有些疑惑。5月的一天夜裏,我三次做了同樣的夢。夢見一個怪物,身子像狗,頭臉極像原派別的一個帶領,那怪物披頭散髮,伸著長舌頭,說要吃掉我,樣子很可怕!一連三次我都被嚇醒。第二天,這個帶領果真一天三次來我家攪擾。感謝神的啟示,使我看清了帶領的真面目,更使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僅選186例)

111 安徽省李××,男,34歲,原重生派信徒。2000年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神末世救恩,我一直拒絕。2001年10月10日夜,我夢見自己在無邊的洪水中拼命掙扎,眼看就要被淹沒,正絕望之際,聽見有聲音說:「趕快回頭信全能神吧!世界馬上就要毀滅了!」驚醒後,我非常害怕,認定這是神給我的啟示:如果再不接受真道,就沒命了。次日,我趕緊去找信全能神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112 安徽省李××,男,39歲,原華雪和派小帶領。近年來,有人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2002年7月13日夜,我夢見一位穿白衣的人用粉筆在方桌上寫字,他說:「這是神的三步作工,第三步是全能神用話語來作審判的工作……」第二天下午,果真有一位傳福音的弟兄來到我家,長相與夢中人一樣。我和妻子聽了他談的見證,毫不疑惑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113 安徽省陳××,女,78歲,原華雪和派信徒。2001年12月10日夜、15日夜、18日夜我先後做了3個同樣的夢。夢見一群人追殺我,我嚇得四處躲藏,正當我不知所措時,從南邊來了5個人,當她們來到我面前時,追殺我的那群人就不見了。其中一位女子和顏悅色地對我說:「人殺你,你咋不信神呢?」我說:「我已信10多年了。」 她說:「跟我一起走吧!」於是我就跟她們一起走了……此後我仔細回想這3次奇怪的夢:為什麼總有人追殺我?而每次都是在危難之時這5個人出現?夢中的女子為什麼總讓我信神呢?我困惑不解。12月25日下午,一位姊妹給我見證了神末世作工,聽後我才明白是神3次在夢中啟示我,讓我趕快跟隨全能神。萬萬沒想到年近80的我還蒙神如此的恩待與高抬,我眼含熱淚,激動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救恩。

114 安徽省劉××,女,55歲,原召會信徒。自1998年以來,有人多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原教會帶領的迷惑,我分辨不清真假,一直不敢接受。2003年1月24日,又有兩位姊妹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卻對神的名有觀念,仍不接受。第二天夜裏,我夢見一個灰色毛絨絨的怪物朝我走來,並且越來越大,最後像人一樣,坐在我的床頭。我毛骨悚然,連忙喊:「主耶穌快救我!」那怪物不但不跑,反而向我撲來。危急之中我又大喊:「全能神啊!可憐可憐我!快救我!」那怪物立刻不見了。驚醒後,我清楚地知道這是神給我的啟示:神的工作確實轉了!名也變了!當時就想:如果再有人來傳,我一定接受!幾天後,一位弟兄又來給我傳,我毫不遲疑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115 安徽省曹××,女,40歲,原靈恩派信徒。近年來,我因受錢財的轄制,信神一直軟弱。2003年1月,我突然有一種強烈的願望:想好好信神!但又感到無路可行。1月20日左右,我在夢中聽見有聲音說:「你得信全能神!」醒後,我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幾天後,有人給我傳神末世福音,當我得知末世神的名叫「全能神」時,我才知道那話是神在呼召我,我非常高興,立即接受了神的末世工作。

116 安徽省屈××,女,48歲,原不信的。2003年4月下旬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一位白鬍子老人對我說:「你趕快信全能神!……」連說了三遍。醒後,我反復琢磨也沒明白這夢的意思。於是,我就去找附近的一位信主的老人,把夢講給他聽。他一聽就吃驚地問:「真的嗎?」我說:「一點不假!」老人說:「哎呀!多少人傳我信全能神,我都怕假,沒有信,原來全能神就是真神,那我可要信!」當時,我也很高興地說:「是真神我也信!」由此,那位老人接受了全能神,還傳過來十幾個人,而且我全家人也都信了全能神。真是感謝全能神的破例高抬!

117 安徽省杜××,女,56歲,原天主教信徒。2001年6月,我和母親及另兩個姊妹先後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剛開始特別有勁,後被人攪擾,我們便有些疑惑了,沒有了分辨和主見。為了信個明白,信得踏實,我和母親就一起向神禱告:「天主耶穌啊!我們分辨不清這道是真是假,求你引導我們,讓我們有個分辨。」當夜,我夢見有一人站在我面前,長髮披肩,深灰色長衣直垂到腳,他指著給我傳福音的姊妹對我說:「她信的神就是你奶奶(我奶奶信耶穌)信的神,也是末世作工的神。」說完就不見了。第二天一早,我忙把這夢講給母親和那兩個姊妹聽,她們聽了都非常激動,都說這是神的啟示。因著這夢,我們不再疑惑,從此踏實地跟隨了全能神。

118 安徽省呂××,女,40歲,原華雪和派信徒。自1999年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我因聽信帶領的謠言,一直不敢接受。2002年5月4日夜,我夢見自己走進一座寬敞的房子裏,看見兩個姊妹正在對話:「神不偏待任何人,晚來的也和我們一樣吃喝神話,享受著同樣的賜福。」話音剛落,一姊妹手指著天空驚呼起來,我急忙抬頭,看見東南方的天空中有一道光,像一把巨大的利劍,有一女子,身著潔白的衣服,目光柔和,正緩緩地向我飄來。這時,我猛然想起傳福音的弟兄姊妹給我談的見證「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我立刻意識到這是救贖主向我顯現。我既激動又害怕,正不知所措時,突被一陣敲門聲驚醒,原來,天已大亮,一傳末世福音的姊妹再次來到我家。吃過早飯,我便隨著姊妹去聽見證。當我們來到接待家庭時,我驚呆了,這裏的擺設與我夢中所見到的幾乎一樣!這時,我完全明白,這一切都是神奇妙的帶領。因此,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的末世工作。

119 安徽省李×,女,27歲,原地方召會信徒。2003年3月21日,我舅舅來給我見證神的三步作工,聽後,我就接受了。一個月後,我因聽信別人的謠言又不敢信了。5月14日夜,我夢見自己來到大海邊,看見許多人都爭先恐後地要過海到對岸去,並聽見有人說:「不信全能神的人不許過。」正當我要過時,有人對我說:「你不信,不能過!」我說:「我信。」「你沒信。」「我剛不信的。」「那你回去,以後好好地信吧!」聽了這話,我好後悔,心想:如果我堅持信到底,現在不就過去了嗎?……醒後,我意識到這是全能神在夢中啟示我,叫我趕快跟上,如果再聽信謠言就會被撇。於是,我立下心志:永遠跟隨全能神,再也不三心二意了!

120 安徽省趙××,女,3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以前,我從來沒聽人見證過神的末世福音。2003年6月中旬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有一大群人都在向一個巨大的畫像跪拜,我也在人群中,仿佛有人叫我跪拜。我剛想跪拜,忽聽有聲音對我說:「你不要跪拜!去找張姨。」這時,我醒了,但不明白夢的意思。起床後,我突然想回娘家,於是,我顧不得吃早飯就坐車去了娘家,沒想到,剛下車就看見了張姨,想起昨晚的夢,我便急忙喊住了她,並把夢的原委告訴了她,張姨聽後非常高興。幾天後,張姨就帶來一個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我這才明白夢中之意,原來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再去原教會就是跪拜偶像。於是,我欣然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86例)

121 安徽省秦××,男,51歲,原不信的。2003年8月份,我得了腦瘤病,花掉1.2萬多元錢做手術也沒治好。出院後,我的病情加重,頭疼得吃不下睡不著,喉嚨也像被堵住似的不能說話,我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一天晚上,我忽然想起以往有人勸我信神的事,就對妻子說:「咱們信神吧!也許信了神我的病能好。」於是,妻子就到村裏找來20多個信耶穌的到我家為我禱告,讓我認罪悔改。可我的頭疼不但沒減輕,反而疼得更厲害了。第二天,我岳母和弟媳正好來看望我,聽說了此事,弟媳便說:「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只有跟上神新工作的人才能蒙拯救,得著那永遠的生命!……」她見我聽不明白又說:「等我把神話書送來,你一看就明白了。」過了一個星期,弟媳還沒送來神話書,村裏一個信耶穌的人卻送來一本《聖經》。我還沒來得及看,當夜就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坐在椅子上正聚精會神地看《聖經》,忽然,面前站一女子,一手提著小黑包,一手指著我手中的《聖經》說:「你那《聖經》別看了,《聖經》過時了。」隨即,她把黑包遞給我說:「你要信這,這是全能神的新工作。」說完她就不見了,我也猛然驚醒,但卻不明白夢中的意思。第二天一早,弟媳就手提黑色方便袋把神話書送來了,而且她說的話和夢中之人所說的話一模一樣,我驚奇地把做夢的事告訴她,她聽了激動地說:「這是神給你的啟示呀!我上次從你這回家後,每天都在神面前為你禱告,求神揀選你、啟示你。」聽了弟媳的一番話,我才知道是神的大愛臨到了我,便毫不遲疑地接受了真道。後來通過吃喝神話、交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知道臨到病痛是神的愛,就不再受病的轄制,心情舒暢了,病情也逐漸好轉。第一個星期,弟媳來帶我們吃喝神話時,我還躺在床上;第二個星期,我就可以走著去聚會了;第三個星期,我已能騎自行車了;現在我的病全好了。看見了全能神的奇妙作為,我不由從內心發出對神的讚美,感謝神拯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

122 安徽省付××,女,40歲,原因信稱義派帶領。1997年以來,有人多次傳福音給我,我都不接受。2002年4月初,我得知母親和女兒都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就去攪擾,並把女兒攪回。2002年4月17日夜裏,我夢見天上有個圓圓的月亮,特別明亮,月亮下麵有兩行清晰的字:耶穌基督作王,話在肉身顯現。但我當時並不明白「話在肉身顯現」是什麼意思。事隔不久,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當我接到神話書看到封面上「話在肉身顯現」的字樣時,我恍然大悟,原來那天夜裏的夢是神給我的啟示,因此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23 安徽省高××,男,35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春天,我妻子接受了全能神,我不但不接受反而攔阻妻子,並鬧教會。2002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去趕集,集上人很多,突然從東方漲起洪水,像泥沙一樣。此時聽到有人大喊:「洪水來了,神要滅人了!」人都慌作一團。又聽有人喊:「全能神你真好!全能神你真公義……」這時水面上有一根木頭向我漂來,我將小孩放在木頭上,可我仍在水裏,眼看水要將我淹沒,我喝了一口水,嚇醒了。醒後我才知道我妻子信的全能神是真神,我後悔當初沒接受,現在我也跟從了全能神。

124 山東省翟××,男,35歲,原華雪和派中層帶領。2003年2月10日,我被兩個朋友(已接受全能神)帶到一姊妹家聽神末世作工。當時,因我對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有觀念,不敢接受,並對他們說:「全能神若親自顯現,我就相信。」

次日晚(我們都在那姊妹家沒走),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和其他人剛吃完早飯,女主人便領著一女子進了院,只見那女子上身穿一件淺黃色西服,約30歲左右,齊肩短髮、白皮膚、四方臉,表情很是溫和,右手提著黑色方便袋,方便袋裏的東西好像挺沉。那女子只在院裏與王姊妹(給我作見證的人)說了一會兒話,便將方便袋交給了王姊妹,之後就走了。醒來後我覺得很奇怪,心想:這難道是神給我的啟示?

第三天早晨(仍在姊妹家),我們正在談論信神的事,忽傳來一女子的聲音:「家裏有人嗎?」女主人聽後忙去開門,進來一女子將手中的黑色方便袋遞給王姊妹便走了,方便袋裏的東西好像挺沉。這時,我忽然想起了昨天夢中的情景,就慌忙跑出去看個究竟,當我看到那女子的長相、穿著打扮、髮型、膚色全都和我夢見的那女子一模一樣時,我激動地對他們說:「我夜裏夢見的就是她!」高興感激之餘,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25 山東省孟××,男,59歲,原大讚美派同工。2003年9月中旬,有人給我家姊妹傳神的末世作工,並留下了一張三步作工圖,我看了感覺都對,就是對神是女性有些觀念,再加上帶領的攪擾,他兒媳還把這張圖給撕碎了,我有些害怕,不由得對這步工作產生了抵觸,但我家姊妹和同村的那個姊妹聽了,都說是真道,這時我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於是我就向神禱告,若神真來了,求神給我一個異象或啟示。

9月16日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人說:「買出國證出國,得先上火車。」我看見檢票口有很多人,只剩下幾個座位了,我家姊妹和同村的那個姊妹都進去了,我也想跟著進去,兩個檢票的姊妹不讓進,我說:「我和她們是一夥的。」一個說:「拿出證來!」我邊掏錢邊說:「我買票!」她嚴肅地說:「不要票也不要錢。」於是我急忙掏出那張三步作工圖(雖被撕碎,但在夢中是完整的)說:「我有這個。」那個檢票員接過來看了一下,態度緩和了,說:「正是要這個。」她對另一個說:「這是天父應許他進去的。」我剛進去就聽裏面的人喊:「快看,天父來了!」我們看見天上一位身穿白衣的人坐在一塊七彩雲上(沒看見臉面),我哭了。醒後心想:這真是神給我的啟示,接受三步作工是進天國的憑據。我激動得久久沒能入睡。

第二天,借著與弟兄交通,我當時就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

126 山東省孫××,男,52歲,原家庭教會小帶領。自1999以來,先後有六七十位弟兄姊妹來給我傳末世福音,但我卻持守著聖經,抵擋神的新工作,並譭謗說:「你們全是邪靈,我不相信你們傳的……」還封鎖教會,不准弟兄姊妹接待生人。

2003年3月13日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與兩個不認識的姊妹在一起聚會,我拿著《聖經》,而這兩個姊妹卻拿著一本很厚的書(不是《聖經》),書皮是軟的,書皮上還有一個放金光的日頭,其中一個姊妹正在讀書中「聖靈的見證」第4頁:「『神的顯現』在眾教會中間已經出現了,是那靈說話發聲,他是烈火,他帶著威嚴,他在審判;他是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金帶,他的頭與發皆白如羊毛,眼目如同火焰,腳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右手拿著七星,口中有兩刃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姊妹讀完了,我也醒了。打開燈看表是淩晨2點10分。之後,3月28日、4月20日我又做了同樣的夢,而且做夢的時間都一樣。我心想:主啊,為什麼我做了三次一樣的夢?必定有你的美意在其中,為什麼在夢中姊妹拿的書和我的不一樣呢?求你開啟引導我。困惑不解的我天天禱告尋求主耶穌的開啟。

4月29日,有一位弟兄帶著兩個姊妹到我家來傳神這步新工作,並拿來了一本《基督的發表》,我接過來一看,和我夢中見到的書是一樣的,我趕緊又翻到在夢中姊妹讀的那頁,果然是一樣。我明白了,這三次夢是神特別的開啟與引導,因我持守聖經,神借夢啟示我:快放下聖經,跟上聖靈的作工,看神所發表的話語。真是感謝神!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當即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

127 山東省宗××,男,52歲,原天主教副會長。2002年7月以來,多次有人來給我和教友傳神末世福音,並給我們送來神話語書。因我認為只有天主教才是正教,所以一直抵擋不接受,而且還在教堂裏封鎖,不讓教友看神的話語書。同年10月下旬,一位姊妹又來傳,聽後我仍有疑惑,便向天主禱告:「天主啊!難道你真不在堂內作工了嗎?若是這樣,求你顯個神跡讓我看見。」12月23日(聖誕節前兩天),我和教友們在佈置會堂,把貼好的字匾「女中獨美子尤美,恩寵圓滿主同在」分別掛在了聖母像的兩側,突然右匾上的「主」字中的「王」掉了下來,反復幾次用膠水都貼不上。這時,大家都感到驚慌失措,而我的心裏卻很踏實,因我明白這是神給我的啟示:「王」已來在了地上,天主真的不在堂裏作工了!從此,我定真了這道,還把十幾位教友帶到了全能神面前。

128 山東省由××,女,60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1997年,有人給我見證神末世作工,當時我接受了,後因帶領的攪擾、丈夫的逼迫,我棄絕了真道。2002年底,又有姊妹來傳末世福音給我,我仍不接受並把她趕走。事後,我心裏受責備,於是便禱告神:「神哪!我沒有分辨,不知道誰對誰錯,求你開啟我!」2003年1月10日夜,我夢見自己提著一個桶,桶裏放著一件白衣服,我走進一間大房子,看見裏面有許多年輕人,他們都穿著潔白的衣服,在快樂地唱歌跳舞。這時,我又看見原教會的帶領穿著黑色的衣服從屋裏向外走,我也跟著出來……醒後,我明白這是神的啟示,叫我趕快回頭,若再跟著帶領的走,只能走進黑暗,永遠享受不到天國的福氣。1月25日下午,傳福音的姊妹又來了,通過吃喝神話,我再次回到了全能神的懷抱。

129 山東省孫××,女,4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0年4月底,我雖然聽了神的末世作工,但心裏仍不踏實,總還想找原派別帶領交通交通。就在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夢見兩個人扶著原教會帶領(夢中帶領的臉腫脹厲害,兩眼直流血水)來到我家,這時帶領問我是否有人給我傳過福音,我不承認,她就說我撒謊並上前來抓我……我嚇得拔腿就跑,跑著跑著不知不覺到了半空中。這時我再往下一看,帶領早變成了一條龍,張牙舞爪仍然要來抓我……我被嚇醒了。醒後我認識到,原來我所崇拜的帶領是個撒但,我再也不能依靠她了。果然沒幾天,帶領便和兩個人一同來我家攪擾、咒駡我,她們正好就是我夢中所見的三個人。從此我心踏實極了,完全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130 山東省紀××,女,41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自從2001年5月份以來,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因聽信帶領的謠言不敢接受,為此我多次禱告求神開啟、引領我。2002年9月26日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面帶笑容的女子正抱著一捆很整齊的金黃色的麥子,當時我想:這可能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神,她此時正作著收割的工作,並且她已將麥子打成了捆。我正想著的時候,突然發現從女子的左上方徐徐降下一副對聯,左右聯上都寫著:神已第二次道成肉身。我非常驚訝,感覺神已來到地上,並且是女性。我正高興地看著這位女子和她身上的對聯時就醒了。醒後我特別高興,感謝神用這個異夢來啟示我,使我知道神現在已經將「麥子」快收割完了,「麥子」也快要被神收進倉裏了,如果我再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那恐怕就來不及了!於是我便急切地盼望著弟兄姊妹能再來給我傳福音。感謝神的恩待,3天后,一姊妹就將神話書給我送來了,我也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86例)

131 山東省王××,女,57歲,原華雪和派信徒。兩年來,我雖然信神,但一直沒有聚過會,只是在家看聖經、做禱告。2003年5月2日夜,我夢見一位很精神的老太太,她和善地問我:「你家附近有信神的人嗎?」我說:「有,巧蓮信著哩,她信得挺好,就是她丈夫老逼迫她。」老太太說:「逼迫她不要緊,到時候神要懲罰他,你告訴她叫她好好地信,她信的是真道。」又問:「你還信嗎?」「信著呢!」「你會唱歌嗎?」「會!」老太太又說:「那你唱給我聽。」我想唱,卻怎麼也唱不出來,一著急就醒了。醒後我想:老太太為什麼說巧蓮信的是真道呢?莫非神借著這夢讓我去找巧蓮?第二天早上,我趕緊跑到巧蓮家將這個夢告訴她,並要求要和巧蓮一同信神。原來巧蓮已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真是感謝神,借異夢來引領我投入他的懷抱。

132 山東省孔××,女,66歲,原華雪和派普通信徒。2003年1月以來,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多次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都拒絕不接受。2003年4月18日,又有人來給我傳末世福音,我不但不接受,還說了些抵擋的話。當天晚上,我早早地就上床睡覺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感覺口渴,便下床到外屋去倒水喝。可當腳踩在地上時,覺得地是軟的,就像踩在軟泥上,腳欲拔不能,越動整個身子越往下陷,我急忙用左手抓住床腿,右手抓住被子,沒想到,連床也開始歪斜、下沉,我害怕極了,大聲喊:「來救人啊!來救人啊!」這時,從外屋進來一個人,像約翰看到的人子的形像,他的眉與發皆白,如同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轉眼間人子又成了一位女性,身穿白衣,我沒看見她的面貌,只聽見她用普通話溫和而又懇切地對我說:「快上來,把手伸過來。」我把右手給她,左手仍舊抓著床腿,恐怕掉下去,這時,那位女性拉住我的右手,嚴厲地說:「把左手鬆開。」我鬆開左手,她用雙手把我拉了上來,我感激地說:「多虧你拉住我,要不我就掉下去了。」我往下一看,那坑雖不大,但深不見底,嚇得我心中一驚,更加感激那位女性,我想拉她坐下,可手抓空了,什麼也沒摸著。睜眼一看,我還在床上,原來是一個夢,回想剛才的夢境,仍心有餘悸。

感謝神的開啟,使我認識到:耶穌那步工作已結束,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成為女性的形像,是為了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只有完全依靠神,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才能蒙拯救、被潔淨,不至於落入無底深坑。感謝全能神通過這個異夢啟示了我,2003年4月19日,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作工,跟上了神的腳蹤。

133 山西省房××,女,41歲,原天主教信徒。1992年夏季的一天中午,午休時我夢見:我走出大門外看見聖母腳踩白雲向我飄來,聖母穿一身白衣,左手腕掛一串玫瑰念珠,右手拿著十字架。我馬上跪下說:「聖母,我要升天堂!」聖母將十字架向我投過來,落在我手中,我說:「憑這能升天堂?」聖母又問:「你多大了?」「29歲。」聖母說:「10年後來救你。」說完就不見了。醒後我想:我等著10年後的救恩。2001年有個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想起了10年前的夢,明白神的啟示今朝應驗了,我就歡快地跟上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34 山西省王××,女,49歲,原天主教的接待家庭。1998年,有人來給我傳神末世的作工,本派別的人提醒我小心點,防備傳末世福音的姊妹,我躊躇不決,不知該如何是好。一天淩晨我做了一個夢:在半空中坐著一位女者,兩邊有很多人,有男有女,一層一層的,女者上面有紅紙黑字寫著的七個大字:救世主已經誕生。醒來後我不明白怎麼回事。直到1999年春天,有姊妹傳福音給我,說神已二次道成肉身在中國,我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夢中的啟示,從此,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35 山西省馬××,女,47歲,原季三寶派教會執事。2002年3月,姊妹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反對並疑惑不敢定真,怎麼交通都不行。2002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夢見有一條大路,路邊站兩個人守著一鍋飯,我感覺很餓,想過去吃,那兩個人不讓我吃,還罵我。我大聲喊:「主啊!神啊!哈利路亞!」但那兩個人一動不動。我突然想起姊妹說的全能神已來到地上作王了,便急忙呼求全能神。奇怪的是,那兩個人越變越小,逐漸成了兩條小狗,臥下不動了,我就過去吃飯。緊接著第三天又夢見我家舊房子搖晃著要倒塌,我說不要了,舊的拆了蓋新的,我就把舊房子拆了。醒來,感覺奇怪。後來,神讓我明白:這不是神的新工作嗎?舊的工作結束了,新工作開始了。經過神兩次夢中啟示,我不再猶豫,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36 山西省任××,女,33歲,原真耶穌教講道員。2002年2月初,弟兄姊妹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的工作,我始終不接受。後來有一姊妹一連幾天來我家傳,我想:如果不是神作的,為啥這些人能有這麼大愛心?於是,我決定考察、聽見證。就在聽見證的當天晚上(2002年6月的一天),我夢見在一間房子裏有一電視正在播放律法時代,有很多人拿石頭打那些罪人,我不禁向前走了幾步,眼前突然出現一條河,河邊還有許多人。忽然耶穌出現在河中間,他面容慈祥,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好像要告訴人什麼奧祕似的,人們都驚喜地呼喊:「主耶穌向我們顯現了!」這時,我又向前走了幾步,又有一條河出現了,奇怪的是,河中間出現的竟是一位女子,許多人說這就是神,我一聽說是神,就對她說:「神啊!要是你,讓我能遊到你跟前。」她笑著說:「那你就過來吧!」我高興得就像彼得見了耶穌一樣,不顧一切地跳下水遊到她跟前,正在這激動萬分的時刻,我醒了。我終於明白這是神給我的開啟,我如此不認識神神還一直眷顧著我,我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大愛,抓住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37 山西省賈××,男,73歲,原華雪和派信徒。以前有弟兄姊妹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不接受。2001年10月上旬的一天,我做了個夢,在一個房子裏點著很多蠟燭,照得家裏特別亮堂,聽見有聲音說:「明天有人給你談新工作,你要好好聽。」醒來後我就琢磨:明天會有什麼人來呢?會談什麼工作呢?果真,第二天就有人給我傳神末世工作,當時我特別高興,夢應驗了。因此,我就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感謝神!

138 山西省石××,女,39歲,原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1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不久,我被原派別的人攪擾,又返回了原派別。2002年3月中旬,一個姊妹又把我帶出去聽道,一聽又是談神的新工作,我不想聽,第二天說什麼也要回去。在回去的晚上吃飯時,我突然頭疼加心絞痛,連飯也吃不下,就趕快進屋休息了一會兒,之後我就向神禱告:「主啊!要是弟兄姊妹講的對,你就在夢中啟示我,我沒分辨,真假你啟示我。」我沒想到主垂聽了我的禱告,在晚上睡覺時忽然聽見一個聲音說:「這路是對的,你往前走,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神的國。」我猛然被這聲音驚醒,這不是神的啟示嗎?第二天我欣然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

139 山西省張××,女,48歲,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9月,有姊妹幾次給我傳神末世的新工作,我總是定不真。後來夢見有一個人告訴我說:「你跟上現時的。」醒後我感到這是神在夢中給我的啟示,於是,我就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40 山西省吳××,女,45歲,原大讚美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就聽人譭謗全能神這步工作,當時我也跟著抵擋褻瀆,作了不少攪擾的工作。就在2001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看見有兩個接受這步工作的姊妹,一個在左邊講道,一個在右邊舉手禱告,我跪在中間,特別軟弱無力地禱告,有一個非常清晰的聲音說:「東方閃電是真神。」早上起來心中挺驚奇,一直想著神的啟示。

2002年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又夢見有一片地,中間好像有撐開的一塊布像牆一樣擋著風,使莊稼不能成長。我急忙上前要拿掉擋著的東西,剛一往前走,兩條腿就陷進濕透的土地裏,我用力拔出來走到臺階上,一看雪白的新褲子沾滿了泥,當時就想:這下完了,洗不乾淨了。醒來後回想夢中的情景,感覺得罪神了,心中特別害怕。當時心裏就想:以後不管是誰給我傳福音,什麼派別,都不能定罪。

2002年5月10日,本派別的弟兄叫我去聽道。我聽了3天的見證,又回想夢中神給的啟示,心中明白了我們的神真的回來了,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神實在太愛人了,我這麼悖逆,但神沒有放棄我,還是把我這逆子給尋找回來了,我願積極盡本分報答神。

(僅選186例)

141 山西省孫××,女,42歲,原因信稱義派的普通信徒。我母親2002年2月接受全能神的工作後,多次勸我接受真道,但我認為母親年紀太大糊塗了,她能信上真神?因此,我一直持守著自己的想法,不聽母親的勸告。2003年2月26日晚上,我夢見自己在天空中走著,忽然天開了一個窟窿,耶穌直接向我顯現對我說:「我是耶穌,我到回來的時候了,你得好好信神,好好傳道救人,我走啦,讓你丈夫給你說吧!」我丈夫(已死)忽然出現在我面前說:「你在人間你啥也不知道,你整天去你媽家,我都隨著你,你媽信的是真神,聖經是死的,你趕快跟你媽信,信了能得救,別擔心我,我靈魂得救了,你讓月月(我的女兒)也好好信,還要告訴我父母親,讓他們也跟上,千萬要告訴他們……」後來就醒了,這個夢清晰地刻在我的腦海中。我想:母親多次勸我,我不信,這次耶穌讓我丈夫親自跟我說,肯定母親信的是真道。正好第二天母親來我家,我把晚上的夢向她說了一遍,母親高興地說:「這不是神對你的啟示嗎?」隨後給我談了全能神的工作。我因得啟示就立刻接受了這步工作,跟隨了全能神,我立志好好地盡本分還報神愛。

142 山西省王××,女,48歲,其家是原季三寶派的接待家庭。2002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和女兒在地裏鋤小麥時,看見有兩個女的走過來,女兒說:「媽,你看有兩個記者來了。」我說:「那不是記者,是兩個傳道人。」我剛說完,忽然大片的麥子被割倒了,只剩下零碎的麥子。第二天下午,正如昨晚夢中所見的一樣,果然來了兩個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說:「神早已把大片麥子收了,現在是路得女拾麥穗顆粒歸倉的時候。」我聽了這些話之後,心裏感到是神愛我,不願丟棄我,才在夢中啟示讓我接受真道。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

143 山西省趙××,女,3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1年1月24日晚上,我夢見空中有一位身穿白衣雙手拿著打開的書卷的聖者,並聽見有聲音說:「書卷打開了!」並看見聖者右手的小書卷上有得救人的名單,左手的小書卷上有受懲罰人的名單。29日我妹妹把我帶到另外一個姊妹家去聽道,講道人談到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時說:「小書卷打開了。」這時我淚流滿面地說:「小書卷就是打開了。」我妹妹問我:「你是怎麼知道的?」我激動地說:「前幾天夢見過,是神啟示的。」通過神的啟示和姊妹的交通,我滿心歡喜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44 山西省張×,男,41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0年1月10日,有位姊妹到我家傳福音說神已來到地上,是女性,在中國作新工作了。我不但不接受還攔阻妻子接受真道。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夢中有聲音對我說:「明天你要趕快去找那個信全能神的姊妹。」第二天早上我把夢告訴了妻子,當天中午這位姊妹(夢中讓找的人)就來找我一塊兒去聽道,此時,昨晚夢中的話一直在耳邊迴響,我便答應她並出去聽了一天多,但我還是悖逆不接受。又過了六七天的一個晚上,我在朦朧中一邊哭一邊喊:「主真來地上了,世人不認識她。」喊完之後我和妻子同時被驚醒,這話我記得特別清楚,當時看表是深夜十二點。我妻子說:「主真的來了。」我和妻子帶著滿腹的虧欠一同回到了全能神的家中。

145 山西省劉××,女,66歲,原天主教信徒。早在2002年8月有人多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工作,但我一直拒絕接受。2002年8月21日晚,我夢見一個弟兄又給我傳全能神的工作。第二天,來了一個弟兄,正是我夢中之人,當時我沒抵擋但也沒接受。24日他又來給我傳,我家有一條連鄰居都咬的狗,但這弟兄來了狗卻一動不動,我很驚奇。因著這些我的心就動了,但還是沒有接受。等弟兄走後,我晚上又做了一個夢:我走了一天的路又饑又渴,想找地方休息,這時就看見前面有人家,走到跟前往裏一看,這院子不知多少年沒人住了,裏面雜草叢生,門上的鎖都生銹了;我又向第二個院子靠近,門大開著,但裏面卻沒有人,叫了幾聲也無人回應;我又向第三個院子走去,進門一看裏面有很多人在歡歌跳舞,有說有笑,像到了另一個世界,我真想永遠生活在那裏。這時,夢醒了,我覺得這夢是從神來的,是神給我的啟示,我便想起弟兄交通的三步工作,明白這三個院子正預表神的三步工作。當時心裏特別激動,眼淚也流出來了,感覺神太愛我了!26日,弟兄又一次來傳,我就高興地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

146 黑龍江省徐××,女,35歲,原曠野派同工。1998年以來,我們教會講道的一年半載才來一次,來了也講不出道來,教會越來越荒涼,人心越來越冷淡。1999年7月,我看著教會這種光景,心裏很著急,但自己又沒什麼可講的,就天天向神禱告,求神幫助我們這些可憐的、迷失的小羊。這樣禱告了一個月,8月中旬的一天淩晨,我做了一個夢:我出門趕火車,火車就要開動了,我好不容易上了火車。到了終點站,有很多人來接我,似乎曾相識,又似乎不認識,但感覺都很親。有人問我:「你怎麼才來?」我說:「差點趕不上車,急壞我了!」這時我看見有好多好多的人在圍著一個人,這個人特別高大、威嚴,又很和藹,我看不清他的面目,覺得他離我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遠,我無法接近他。於是我就問:「這是誰呀?」有聲音告訴我:「這是人子!人子已經來了,他要審判這蛇!你看!」我抬頭望去,看見了三座大山,都被蛇盤繞得有很深的痕跡,蛇正在一座山上盤著,很大很粗,有蟒一樣的花紋,人子要審判的就是這蛇。這時我就醒了。

醒來後,我很興奮,聚會時把這個夢講給姊妹們聽,我們堅信這是神在啟示我們神已經來了!我繼續堅持禱告,半個多月後,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說神已經二次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我一下子就接受了,我們教會還有4個姊妹也和我一起接受了。若不是神事先給我這個異夢,我們這敗壞的人是不會這麼輕鬆地接受真道的,太感謝神了!

147 黑龍江省劉××,女,50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3年10月初,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新工作,並給了我一本《審判在神家起首》的神話書。看了幾頁我覺得這不像是神的親自發表,同時對神隱祕作工也有觀念,再加上本派別人對神新工作的譭謗,我心中疑惑,定不准這道。

2003年10月23日清晨5點鐘左右,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在我身邊疊放著三本書(每本書約有1釐米厚),這三本書直放光,有一隻手在迅速地翻這三本書,邊翻邊有聲音說:「有這幾本書的人不算有福,看哪,有那本書的人有福了!」我順著那只手指的方向一看,在門口的右上方有一本書,我仔細一看,啊,是《審判在神家起首》!心想:我有的正是這本書,我有福了!我又興奮又激動,一翻身從夢中醒了。

我仔細地琢磨剛才的夢,知道這是神在夢中啟示我,告訴我這本書真是神的說話,是神的親口發聲。我雙手捧起神的話一口氣讀了十幾頁,從此以後我每天都讀神的話,通過吃喝神的話對神的隱祕作工沒有觀念了。神的話語直接光照、開啟我,句句都點到我的心裏面,使我心服口服。我已定真神末世的工作,並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願把餘下的光陰全部獻給全能神,為全能神作那響亮的見證,不辜負神的期望。

148 遼寧省田××,女,37歲,原安息日會信徒。1999年3月15日,有兩個弟兄給我傳神的新工作,當時我接受了,後因原派別帶領的攪擾,就開始疑惑,不知是真是假。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夢見自己在一個大黑洞裏,帶領拿著一條金鏈子說是給我的,我一看是鍍金的,就說:「是假的。」她說:「是真的。」我拿過鏈子的一頭一拽,鏈子就斷了。這時,傳全能神福音的弟兄說:「我的是真的。」我拽著那弟兄的金鏈子跟他走出了黑洞,只見洞外寬敞明亮。醒後我想:難道那弟兄傳的是真道?

第二天晚上,我又夢見自己走在路上,越走眼前越亮,當我往天上看時,只見藍色的天空中出現「公義日頭審判」六個紅色大字,兩字一組呈三角形排列著,「審判」二字正在我的頭頂上空。回頭我又看見天空中降下十多平方米的紅火,將離我五六十米處的人幾乎燒盡了,只有三四個人沒燒著。醒後,我非常害怕,明白那弟兄傳的是真道,並且毫無顧慮地接受了全能神的審判工作。

149 遼寧省周××,女,33歲,原真耶穌教信徒。2001年11月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後因受人攪擾,我疑惑了。12月10日晚,我夢見一大一小兩個像蛇狀的怪物,它們趴在離我很近的地方,隨後站起來用爪子拽我,大的說:「跟我回去!」我很害怕,拼命和它們廝打。這時,大的用一把寒光閃閃的利劍,左一下右一下朝我胸口刺來,我躲過兩劍後,第三劍又向我刺來,我急忙捂住胸口大喊:「神啊!快救我!神啊!快救我!」不料,利劍刺在我手上,我沒覺得疼,也沒出血,而劍卻彎了九十度,再一看兩個怪物也不見了。醒後,我不明白是咋回事。次日早,原派別一高一矮的兩個人來到我家,要拉攏我回原派別,並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還揚言要找傳東方閃電的人算賬。我看到她們那凶巴巴的樣子,頓時想到昨晚的夢是神給我的啟示:這兩個人不就像夢中的那兩個怪物嗎?跟她們回去就是死亡。我不能再疑惑了,不能再錯過神拯救我的機會,從此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150 遼寧省趙××,男,45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弟兄姊妹曾多次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2002年11月1日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三個親屬給我送魚,我都收下了。夢醒後的第二天就有三個人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當時我收下了他們給的神話語書,但還是疑惑不定真。於是我就禱告:「主啊!你已來了,這是真的嗎?求你指點我。」三個星期後的一天清晨,我似睡非睡中聽見有聲音說:「是信神的人都盼神來,神都來了還不知道。」當聽到那聲音說到第三遍時,我一下子坐起來醒悟到:這不是神給我的啟示麼!神啊!你實在太愛我了。從此,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86例)

151 遼寧省陸××,女,4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1年12月有人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雖接受了,但一直定不真,總是疑惑神的作工。就在2002年1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有幾個小女孩在跳皮筋,邊跳邊說:「獨一真神已顯現,耶穌降在人中間。刑罰審判人悖逆,得著應許和成全。」醒來之後,我意識到這是神在啟示我,從此我對全能神充滿信心,不再疑惑。

152 遼寧省周××,女,42歲,原複臨安息日會信徒。2002年10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我雖接受但對神道成肉身總疑惑。就在2002年12月的一天夜裏,我夢見天空有兩朵白雲,白雲中間夾著一朵特別藍的雲彩。一會兒,這朵藍雲變成水,而且特別清澈,水中還有魚,之後空中出現「神道成肉身在中國」幾個大字,當時我高興極了。因著這夢,我對神道成肉身再也不疑惑了。

153 遼寧省崔××,女,34歲,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7月,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但總是疑惑定不真。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正要睡著,頭部突然嗡嗡作響,眼前隨即出現了七八個鬼臉,有黑臉、白臉、灰臉……個個齜牙咧嘴,醜態怪異,那些鬼圍著我的頭哈哈大笑,想要吞吃我。我害怕極了,使勁睜眼也睜不開,渾身就像被什麼東西捆住了,動又動不了,喊也喊不出聲,這時我只有在心裏喊:「主啊,快來救我!」喊了三遍鬼仍未離開。我心想:怎麼辦?我不能就這麼死呀!此時,我忽然想到了全能神,急忙在心裏喊:「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連喊三遍,鬼立刻不見了。睜眼後我特別激動,知道耶穌的工作已經過去了,現在是全能神作工,只有全能神能救我!從此我不再疑惑神的新工作,願意堅定不移地跟隨全能神。

154 內蒙古自治區牛××,女,50歲,原召會信徒。2001年7月份有姊妹連續兩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不願接受,勉強留下神話書。過了兩天,我做了一個夢:我一個人在山上走路,但腳下石頭瓦塊很多,無落腳之地,前面山上高低不平無路可走,我向山上的人呼求幫忙找通往山頂的路也無人知道,危難之時,突然好像有人往前面揚了一把像沙土的東西,一下子開了一條路直通山頂。當時醒來我想:確實是走投無路了,難道是神差姊妹傳福音為我開的路?但我仍是疑惑不敢定真。又過了兩天,我又做了一個夢,夢見一群羊,有的往前面走,有的往回走,有的在路旁吃草。我好奇地問一姊妹:「這是怎麼回事?」夢中的姊妹說:「主的羊能聽懂主的聲音,人家就跟上主人往前走。」我醒來揣摩夢中情景只覺好奇。過了幾天,我特別想看看姊妹送給我的神話書封面,打開一看,《審判從神家起首》封面上畫的羊這麼熟悉,好像在哪兒見過,原來是在夢中。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這是神借著這兩個夢啟示我,使我這只迷途之羊能有機會歸回神家。從此,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相信神話是全能神的發表。

155 內蒙古自治區劉××,女,35歲,原靈恩派講道同工。2002年9月18日,我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10月中旬,我被原宗派帶領攪擾而棄絕真道。10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返回原宗派聚會,但卻遭到他們的橫加指責和無理謾駡,我倍受煎熬。回家後,晚上俯伏在神前呼求:「神啊!求你幫助我給我分辨的能力,全能神的工作是不是真道?……」禱告後含淚入睡了。睡夢中看見:本派別的人惡狠狠地拉著一名女子,並強行要將她釘十字架。我哭喊著:「不能釘……不能釘……」就在這時,那女子仍神態自若,慈祥地對我說:「你不要哭,他們不能把我怎麼樣,我不作重複的工作,我是來作成全工作的。」我從夢中驚醒,頓時醒悟:全能神果然作了新工作。此時我受夢中啟示的激勵,發誓:「無論何人攪擾,我決不能再離開全能神。」

156 內蒙古自治區張××,女,55歲,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3月下旬的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雙手緊摳住懸崖邊的薄石板,即將往下掉,下面是萬丈深淵,萬分緊急之時,石板旁走來兩人伸手將我救了上來。我從夢中驚醒,兩天后,有兩個傳全能神末世拯救工作的姊妹來我家給我傳福音,我勉強接受。又過了兩天,我的丈夫夢見家裏有個特別好的寶,村裏面的人都來搶,並說因我家不珍惜這寶。我丈夫告訴我後,我醒悟過來:神差兩個姊妹來救我,但我不珍惜神話書,神又借著丈夫做的夢再次啟示我。從此,我定真神的末世工作了。

157 內蒙古自治區李××,男,50歲,原靈恩派信徒。經過弟兄姊妹多次交通,我於2003年1月4日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由於本派別的人多次攪擾,1月28日將全能神話語書退還,否認了這步工作,其後弟兄姊妹又來了5次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我都拒絕不接受。2月16日黎明,我醒來正要開口禱告,好像有聲音說:「你就是撒該,撒該看見耶穌是因為站在了桑樹上,如果你不接受神的新工作,你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當時一輩子輕易不哭的我失聲痛哭,懊悔自己的所作所為——把神拒之門外。第二天,當姊妹再次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時,我既高興又激動,老淚縱橫:「為了我你們跑了多少次,我真後悔以前的所作所為……」

158 內蒙古自治區趙××,男,55歲,原家庭教會信徒。2001年夏天的一天晚上,我夢見和家人在汽車站,當時是傍晚,突然天上烏雲一片,天空馬上被烏雲遮蓋,在這時,空中東北角一道從東北到西南的無聲閃電把烏雲一分為二,烏雲隨閃電自動分開,露出一座五顏六色的城,城門前有一條黃色道路,兩邊全是紅色的、金黃色花草。這時從城門出來一位女者,她頭戴金黃色冠冕,並伸出一隻手默默向我們招手,像是讓我們上去,我當時就拉著家人(妻子、女兒、母親)往前跑,在這時我已死去的父親在旁邊喊:「領著我!」就在我父親喊完後我醒來了,當時正是深夜一點半,我再也睡不著了,心想:這不是神的啟示嗎?2002年8月13日,姊妹給我傳全能神的新工作並給我送來書時,我一看是神的親口發聲,又結合上次我夢中的啟示,方才醒悟,是神已作了新的工作,通過夢中啟示來揀選我,我馬上就接受了,同時我的妻子、母親也接受了新工作。

159 內蒙古自治區李××,女,40歲,原家庭教會普通信徒。2003年2月初,因家庭重擔所迫,終日愁煩。2月14日,我13歲女兒做了個夢:朦朧中看見空中走過來一個女子,腳踩著白雲來到她面前,親切地說:「以往有難處我替你擔了,不順利的事我也替你擔了,讓你媽媽趕快好好信神!不要讓你媽媽愁煩,以後必能得到祝福,我已來到地上,你長大了也信!」早上起來我女兒將所做之夢清楚地告訴我,我甚覺驚訝。3天后,一個姊妹到我家傳全能神末世的工作。她說:「救主已道成肉身來拯救我們這些苦難深重的人類……」這時想起了前幾天女兒做的夢,我一下子醒悟過來,看到神恩浩大,眷顧我這貧苦之民,使我蒙神的啟示,能早日回歸神家,當時我就歡天喜地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0 內蒙古自治區王××,女,60歲,原天主教信徒。2000年7月5日,妹妹給我傳末世全能神新的工作,由於是親妹妹不好意思拒絕,我留下神話語書勉強接受,但心裏一直疑惑神的工作,加上教友們經常來攪擾,我在徘徊痛苦中度過了一年。

2001年7月20日中午,我吃過午飯,拿起神話語書來看,但看不進去,就上床睡著了。睡夢中我看見已去世一年多的母親(天主教信徒)出現在我面前說:「你要好好跟隨神,好好看三步作工!」我急忙點頭答應,母親卻突然消失不見了。我從夢中驚醒,反復思考母親在夢中所說的話,頓時醒悟:神愛我借夢提醒我,堅定我的信心!現在我的丈夫、孩子都已接受了神新的工作。直到今天,我每當想到這夢,仍感恩不盡。看到神對我的拯救,我發誓要好好跟隨神、愛神!

(僅選186例)

161 內蒙古自治區李××,女,45歲,原靈恩派信徒。2001年夏天,信全能神的一個姊妹先後給我傳了兩次神末世的新工作,我都沒接受。在2001年11月中旬的一天,夢見我領了一個小孩兒隨便走著,看見黑壓壓的一片人,忽然有個人說:「看!耶穌。」我情不自禁抬頭觀看,果然是我盼望多年的主耶穌,我激動地流出了眼淚,高興地大聲呼叫。只見東方的天空中耶穌站的地方金光耀眼,照亮了天,也照亮了地,更照亮了黑暗中的人們。我仔細觀看,只見主耶穌笑容滿面,轉眼間主耶穌變成了身穿潔白衣、頭上金光閃閃、光芒四射的一位女子,驚訝之餘我醒了……這個夢常常閃現在我腦海中。沒過幾天,有個姊妹再一次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工作,說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我聽了高高興興地接受了。感謝神對我的愛,給我特殊的啟示。

162 內蒙古自治區張××,女,40歲,原天主教信徒。2003年6月上旬的晚上,我夢見一個穿灰衣服和一個穿紅衣服的兩個女教友,給我講了許多道理,這道理從未聽過,聽得我很激動、興奮,渾身是勁,越聽越想聽……第二天夢中情景仍清晰可見,我一直回想夢中那兩個姊妹給我講的道理……正在這時,有兩個姊妹來到我家,所穿衣服與夢中所見一樣,她們給我講了天主作了新的工作。當我聽到兩姊妹講天主拯救人的心意,天主的三步作工,天主要把信靠他的人帶入國度時代時,我非常激動地說:「這的確是天主的新工作,與我夢中聽到的一樣。我真感謝天主對我的拯救,他不但在夢中啟示我,還親自差人來告訴我,真是看到了天主對我的愛長闊高深。」於是我高高興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3 內蒙古自治區李××,女,56歲,原大光派信徒。我是2003年9月份來瀋陽探親期間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新工作。因自己不識字很少看神話,回家3天后被原派別的人攪擾,都說不是真道,於是我回到親屬家將書退回不信了。後因姊妹不斷地找我交通,11月26日我再次接書,但仍信不實,不能定真。因為恩典時代主耶穌給我醫治好很多疾病,現在就怕信的不是以前的神,於是我就禱告神,求神給我異夢開啟我,讓我辨明真假。

在我二次接書5天后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仿佛是站在一個農家的大院裏,這院裏站滿了信主的人,我無意間望見西邊淡藍色的天空中出現了一片銀白色的漢字,因我不識字,不知寫的什麼,但我看見每個字約有半尺見方,上下行間的距離約兩寸多,從西一直延伸到北邊,一望無邊,鑲在天空中那一片字的寬度約有兩至三米寬。我大喊:「快看天上有字!」屋裏屋外的人都跑過來向天空望去,都看見了大字,但誰也不念字的內容。這時我看見從天空的南邊有一個人腳踏白雲從空中降下來,很多人同時喊:「神來了!」約兩分鐘這個人落到了地面上,我仔細一看是個中國女子模樣,個頭不高,身穿普通深色衣服,表情嚴肅。這時,這個女子對我說:「給我找個住處。」我找了三家也沒找到,我回來對她說:「把我的房子倒出來你住一夜吧。」然後我就到鄰居家去住。這時我醒了,感覺到神真的給我異夢了,夢中這些我不認識的字就是天書,就是神現實的說話;「中國女子」就是明明白白告訴我神道成肉身在中國是女性,神是在啟示我這是真道。通過這個異夢我不再疑惑了,認定這個神就是我以往信的耶穌,也立下心志好好跟從全能神。

164 河北省張××,女,51歲,原讚美派信徒。2001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夢見有一個人手裏提著包袱來到我家,當時我問那個人:「你包袱裏裝的是什麼?」夢中那人說:「是奧祕、是神話。」我說:「讓我看一看行嗎?」那人說:「行!」說著就把包袱放在爐臺上。我剛要看時醒了。第二天,我的老姑背著書包來到了我家。我便隨即問道:「書包裏裝的是什麼?」我老姑說:「是奧祕、是神話,你看嗎?」我答應了,於是老姑就把神話留下走了。第三天,有個姊妹來找我交通。之後,我明白了是神在呼召我,因著神的啟示,我歡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5 河北省趙××,女,34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11月底,我妹妹給我傳全能神的福音,我並不相信,說這是假的。我聽說我妹妹是在得著神夢中啟示後接受的,所以我說如果讓我也夢到神,我就信。12月底我妹妹又給我傳全能神的福音,我的心開始矛盾了,不知怎麼辦才好。2003年1月31日晚,我懷著矛盾的心情進入了夢鄉,我夢見我和幾個朋友在一起走路,走著走著前面突然洪水湧了過來,天上也下起好大好大的雪,遍地都結了冰,還有火燒著。然後,水球和火球在我們後面緊追不捨,於是我們幾個人趕緊跑。不知跑了多長時間,我們累得一點力氣也沒了,可前面一座山擋著,無別路可行,我說:「這下我們可完了,死定了!」這時突然從後面出現了一個人,那人說:「別灰心,爬上這座山你們就得救了。」於是那人就拉著我和另一個朋友的手往上爬,另外兩個朋友不信,被水和火吞噬了。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爬了上來,那人也就不見了。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幅美景:那裏的人們都穿著夏裝唱歌跳舞……於是我們也脫掉了冬裝換上了夏裝,和他們一起唱歌跳舞。第二天醒來時,我把這個夢趕緊告訴了妹妹和媽媽,她們說:「感謝神!是神在夢中啟示了你,你快接受神這步工作,好好信神吧!」這時我才醒悟,是神給了我當走的路,神費這麼大的勁拯救我,不讓我做那沉淪滅亡之子,把我帶到那美好的歸宿裏,真是感謝全能神!願弟兄姊妹都能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一同進入到美好的歸宿中。

166 河北省宗×,女,18歲,原啟示派信徒。因母親信全能神,我也看神話語書、聽詩歌,但我對神話半信半疑。2002年11月13日,我出門打工,沒幾天我做個夢,夢見一條南北流向的河,兩岸長著青青的草,河面上躺著一個女孩,我一看,正是自己。河東有一位老者,鬚髮潔白,身穿一套白西裝,手拿鞭子,面帶微笑,正在牧放一大群白綿羊;河西有群山羊,有白色、黑色和黑白相間的,它們看見草卻不吃,互相亂抵,無人看管。這時,老者突然和藹地對我說:「山羊、綿羊本不是一類。」說完就不見了。接著,我聽到東方不遠處有一女子威嚴地對我說:「你相信我第二次道成肉身嗎?如果不相信定規是滅亡的子孫!你不要把錢財看得比自己生命還寶貴,趕快把黑暗邪惡的東西放棄吧!來追求真理、道路、生命。相信真理的人就有福,不相信真理的人是滅亡的種類。」話音剛落,地上立即出現許多死屍:有的躺著,有的趴著,橫七豎八,面目猙獰,離我很近有一個男屍,骨瘦如柴,有一女屍齜牙咧嘴,還有一具骷髏架。看到這恐怖的場面,我嚇得直哭。這時,我又聽見從東方傳來那女子溫柔的聲音:「相信神二次道成肉身的有福了,是我預定揀選的,我一個也不撇下!」醒後,我第一個意念就是趕緊把這夢告訴家裏信神的人。當天我便辭工回家了。通過這夢,我完全相信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並立志永遠跟隨全能神。

167 北京市張××,男,64歲,原家庭教會普通信徒。2002年12月10日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老同學的愛人把主帶到了我家。夢醒後我一下子坐起來了,覺得很奇怪。第二天,我老同學的愛人真的來了,告訴我神作了新的工作,問我願不願意跟上。我當時特別高興,知道這是神來拯救我,就這樣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是全能神啟示了我,使我蒙了極大的拯救。

168 上海市海××,女,5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1年8月11日下午1點多鐘,我正在家禱告,突然,清楚地聽到有聲音喊著我的名字,並說:「你去找唐×!」當時我很驚奇:家中只有我一個人,從哪來的聲音呢?我與唐×已多年沒有來往,難道她出什麼事了嗎?整個下午我一直忐忑不安,心中總琢磨那句話。第二天早晨我急忙趕到唐×家,把昨天發生的事告訴她,她聽後高興地對我說:「今天你到我家來,完全是神的引領。」於是,她把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我聽後非常激動,立刻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9 上海市方××,女,52歲,原華雪和派信徒。1995年2月5日上午9點多鐘,我乘坐在南京-上海的火車上,帶著虧欠默默地向神禱告,這時,耳邊突然有清楚的聲音對我說:「以後不用看聖經了,我要親自給你們說話。」我看看身邊並沒有人對我說話,就覺得奇怪:這話是誰說的呢?之後,我一直把這話深深記在心裏,並不時地琢磨。直到1999年4月16日,一姊妹把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句話是聖靈的引導。於是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70 浙江省劉××,女,66歲,原蒙頭派帶領。2002年4月下旬的一天,有弟兄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時我收下了神話語書,但並沒定真。第二天淩晨4點,我向神禱告,求神帶領,突然有清晰的聲音對我說:「律法時代過去了,恩典時代過去了,新的時代來到了!」高興之餘,我還是舉棋不定。幾天後的一個清晨,我背對著床,心事重重地向神禱告:「主啊!我到底該怎麼辦?弟兄給我的書我該不該看呢?……」禱告後我驚奇地發現:原本疊放在床頭的神話書與《聖經》已不在原處,神話書放在我面前,而《聖經》卻在腳邊,當時心裏還有個聲音對我說:「看神話,看神話!」於是,我打開神話書一直看到下午2點,心裏特別亮堂有享受。感謝神的引領使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僅選186例)

171 浙江省葉××,女,33歲,原蒙頭派信徒。2001年10月中旬,有姊妹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因著對全能神的名通不過,我沒接受。當天晚上,我夢見自己在一條斜坡上往下走,控制不住地越走越快,而且越走越黑,好像到了陰曹地府。我意識到自己走錯了路,就趕緊往回跑,突然一個龐大的黑東西攔住了我的去路,我進退兩難,心提到了嗓子眼。「全能神救救我!全能神救救我!」我脫口而出,一連喊了好幾聲,當時那個黑東西慢慢移開了,前方出現了一道光,我便朝光走去。醒來後,我反復琢磨,知道這是全能神的開啟,就再也不敢疑惑了。

172 江西省熊××,女,49歲,原蒙頭派信徒。2002年10月下旬,我去杭州打工,到了那裏就想找個聚會點聚會,沒想到跑了很多教會,他們都以種種理由拒絕了我,當時我極度痛苦、憂傷。回到住處的當天晚上,就跪在神前失聲痛哭,求神不要丟棄我。不知哭了多長時間,我就睡著了,朦朧中聽見一個很清晰的聲音對我說:「我不會丟棄你!我已經不在這裏作工了!」聽到這話,我驚醒了。非常感謝神在夢中給我啟示,可是我又該怎麼做呢?想著想著我又睡著了,這時又夢見一個20多歲的女孩向我走來,她對我說:「三天以後,我帶你去玩,你一定要去!」過了三天,果真來了個女孩要帶我去玩,我一看她竟是夢中的那個女孩,於是我明白這是神的安排,很樂意地跟她去了。之後,我聽到了神末世的新工作,並高興地接受了。

173 江西省汪××,女,40歲,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8月下旬,一弟兄給我傳神末世的新工作,我聽後有觀念,就去問神父、修女,他們都說是假的,但我心裏還是不踏實,不知如何是好。兩個月後的一天,又有一姊妹給我傳,我聽後還是不定真。後來,那姊妹讓我把自己的想法如實地向神訴說。當晚,我就跪在神前懇切禱告:「神啊!如果是真道,求你啟示我!……」禱告後我就睡了,夢中有個洪亮的聲音對我說:「這是真道!全能神就是真理,你只管往前走!」醒來後我非常激動,感謝神給我指明了方向,我立志永遠跟隨全能神。

174 江西省朱××,女,65歲,原蒙頭派信徒。1998年8月下旬,有弟兄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但因帶領的攪擾,我便疑惑不敢接受。後來我在進退兩難中向神禱告,求神引領。12月中旬,我女兒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可我仍不敢接受。1999年2月上旬的一天夜裏,我夢見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追趕女兒,邊追邊大聲喊女兒的名字,可她就是不理我,正著急時,一條大河擋住了我的去路,女兒也不見了。這時,有聲音對我說:「你女兒已被耶穌提去了,還不趕緊跟上去,在這裏等什麼!」醒後,我反復琢磨:對呀,神若來了,我還不跟上去,那不是太傻了麼!一個月後,有姊妹再次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我便毫不遲疑地接受了真道。

175 江西省劉××,女,70歲,原三自教堂普通信徒。我信主20年了,近年來我看到教會裏的長老、牧師爭權奪位,嫉妒紛爭,每次聚會講的都是讓我們不能接待任何人,更不能接受全能神的道,一點生命供應也沒有。於是我就一直禱告,求主帶領我,讓我能找到真正有生命供應的教會。

2003年4月4日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去做禮拜的途中,突然摔倒在離家有兩裏遠的鐵軌中間的坑裏,當時我非常害怕火車會開過來,於是掙扎著爬到了鐵軌上。我全身疼痛,無法挪動,於是就一個勁地呼求主耶穌救救我。不一會兒,我看見西面有兩個婦人朝我走來,一個年齡約70歲,個頭不高(約1.5米),身穿藍色小花衣,黑色長褲;另一個約40來歲,個頭稍高一些(約1.6米),身穿白色小花衣,黑色長褲。她們都是短髮,面目和善。她們扶起我,說:「老人家,別坐在鐵路上,很危險,跟我們到全能神面前來吧!我們明天還會到你家裏來找你的。」這時,我醒了,琢磨著:是不是主在夢中啟示我全能神是真神?

第二天上午9點鐘,果然有兩位姊妹來到我家,我見她們就是我夢中的那兩個婦人時,就認定了這是主在夢中啟示我。那個40來歲的姊妹還很認真地跟我談了教會荒涼的原因以及神的三步工作,我聽後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176 湖北省李××,女,39歲,原生命糧派帶領。1997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大操場有1000多人,中間有個講臺,並沒有講道人,我也領著手下的信徒站在人群中。突然天上有聲音說:「李××,接旨!」我沒去接,過了一會兒又叫一遍,我還是沒去。這時,有兩個弟兄把我拉到講臺前讓我跪下,我趕快伸手去接旨,只見從空中降下來一本書,我一看是《審判從神家起首》,我慌忙站起來把書往講臺上一放,對著人群大喊:「審判開始了!」之後便醒了。1998年5月的一天,有兩個姊妹拿著神話來給我傳福音,當我接過書一看是《審判從神家起首》,我就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神末世工作。

177 湖北省周××,男,56歲,原讚美派講道人。從1999年開始,就有好多弟兄姊妹到我們教會傳神末世福音,都被我趕走。有一次一姊妹來我們教會傳福音,當時我就惡狠狠地將她趕出教會,叫她以後再也不要來了。2001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在夢中看見有好多人在喊:「太陽掉下來了!」當我過去看時,太陽就像旋風一樣將我纏住,嚇得我直喊:「獨一的真神哪!你在哪里?快來救我!」話未落音,又看見半空中掉下一張大白紙,白紙上寫著兩行字:「神已來到,神已作王。若是不信,最終滅亡。」我突然驚醒,好激動,這就是神來救我了!第二天早晨,我就去找被我趕走的那個姊妹給我傳福音,第三天我就完全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78 湖北省張××,女,61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0年有人傳神末世福音,我怕假不敢聽,也不願聽,可心裏卻忐忑不安,於是,我在神前禱告求神開啟我。當晚,睡夢中有大聲音對我說:「神已來到,趕快接受!」那聲音震耳欲聾,我被驚醒,趕緊跪地禱告。在神的特別開啟下我明白了這是真道,於是我和其他十幾個弟兄姊妹一同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再也不疑惑了。

179 湖北省王××,女,65歲,原季三寶派信徒。2002年3月中旬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白鬍子老人從我家對面的山上下來,對我說:「你可以到陳家廟去信神。」我說:「晚上我一個人害怕。」老人說:「有神與你同在,神的光不會離開你,你只管往陳家廟去,那有人等你。」當時我拒絕了,老人突然不見了。第二天,我把這個夢講給我兒子聽,誰知他竟和我做了同樣的夢。於是我兒子就按著夢中老人說的地方找,果真找到了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姊妹。隨後,我與兒子一起跟隨了全能神。

180 湖南省麻××,男,34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10月28日,我夢見一位白鬍子老人,手裏拿著一本紅色封面的書對我說:「快醒!我送你一本書,你要相信,對你大有好處!」說完就不見了。接著又看見一個人從天上下來,面帶微笑地對我說:「你要好好讀這本書,對你的生命有益處!」醒後,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半月後,有人來給我見證神末世作工,當他們送給我一本神話語書時,我才明白那夢是神的啟示!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

(僅選186例)

181 湖南省麻××,男,42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3年2月,因家庭的重擔使我感到活著很累就信了主耶穌,信後我有了盼望,盼望主早日回來,拯救我脫離這苦海。2003年3月12日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天空中出現一幅紅綠相間的中國地圖的輪廓(長約5米,寬約4米),約2分鐘後,地圖裏面顯現出6個金光閃閃的正楷大字——「全能神要作王」(長約1尺,寬約7-8寸)。約8分鐘後地圖和字一起消失。醒後,我心中納悶: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今年是不是要發生什麼事?也許會有什麼事臨到我吧!……兩個月後,我找到與我關係很好的一位弟兄(當時我不知道這個弟兄已接受了全能神),問他聖經中有沒有說到與夢有關的事,弟兄就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聽到神已在中國作了新工作時,我不禁回想起夢中所見的「中國地圖」和那6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心中豁然開朗:我的夢中之謎不是解開了嗎?原來這是神在夢中向我啟示。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82 湖南省肖××,男,44歲,原大讚美派信徒。2002年11月初,有人到我家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妻子(原大讚美派同工)當時就接受了,我卻對主來有觀念,不接受還極力反對。11月22日夜,我做了一個夢,睡夢中有一位白鬍子老人對我說:「全能神來了,時間不長了,信靠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要落入火湖之中,趕快信全能神吧!神的三步工作馬上就要結束了。」驚醒後,我意識到這是神給我的啟示,懊悔自己太瞎眼愚昧了,信神卻不認神。於是,我趕緊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183 廣東省郭××,女,57歲,原因信稱義派信徒。2002年12月29日夜,我夢見西江河畔停泊著一艘小木船,船上坐著一個婦人,頭帶一頂毛線帽,身穿棗紅色的羽絨服,手裏拿著木槳。我6歲的女兒在岸邊玩耍,突然,聽見江面上大浪翻滾的聲音,放眼望去,海浪掀起有10多米高,隨著浪聲我轉身望岸邊,呀!女兒不見了!這時,只見一婦人懷抱我的女兒朝岸上走來。第二天中午,一姊妹來給我傳福音,我發現她的穿著打扮、長相正是我夢中見到的那個婦人的模樣,我驚奇地說:「在夢裏,就是你把我女兒從江中救上來的。」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184 重慶市汪××,女,58歲,原生命糧派信徒。我和丈夫信了幾個月「生命糧」後覺得沒什麼意思就不想信了。在2002年12月19日夜裏,我夢見一個中年男人對我說:「你們信的那個神走不出去,你要立即去找你們本村龍××和張××,她們信的那個神才是真的,才能得到永生……」從夢中驚醒後夢裏的情景還記得清清楚楚,其實我早就知道龍××和張××已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我決定天亮後就去找這夢裏所說的二人談談。正好第二天早晨8點鐘,張姊妹就到我家來了,她給我們談了神的三步工作,我和丈夫都聽得入了神,認定全能神就是末世的基督,我和丈夫一同接受了神的這步工作。

185 重慶市何××,女,36歲,原家庭教會信徒。2001年1月17日淩晨1點多鐘,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見一陣大風吹得大樹嘩啦啦地響,樹葉全部被吹落在地,風大得讓人睜不開眼,我拿著掃帚去掃地,掃完後就問我大嫂倒在哪里,她手一指說:「倒在那邊。」我就順著她指的方向走去,看到懸崖邊上有三個人,一個身穿黑衣服的男子正在講道,另外兩個女的是我的親戚和鄰居正在聽他講。看到他們聽得津津有味,我想:你們在懸崖邊上講,不要命了嗎?我把樹葉倒在他們的背後,看見樹葉變成了泥土,我正準備回去,但腳下的泥土往下滑,回頭一看嚇了我一跳,下麵是萬丈深淵,水流湍急,我想這下只有死路一條了。在這最關鍵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腳下有人支撐著我,把我往上抬,這時我才爬了上去沒有掉進深淵,回頭一看原來是他們三人救了我。醒來後,我感到很奇怪。17日早上,我大嫂對我說:「你相不相信神來在了地上?」接著她又叫我到××家去聽道,當時我覺得莫名其妙本不想去,但想起昨晚看見別人講道的夢,好奇心又驅使我想去看個究竟。於是我趕緊把東西收拾好,吃過飯就去了。一進門就看到一個穿黑衣服的弟兄在講道,我的一個親戚和一個鄰居正在聽,這場面和我夢中的一模一樣,此時我感覺異常的驚奇,於是我就坐了下來聽他講。弟兄講了神拯救人的六千年經營工作……聽了之後,我才知道神已重返肉身,正作他末後刑罰審判、結束時代的工作。過後一想,便明白了,是全能神借著這個奇怪的夢把我帶到了他的面前。

186 重慶市代××,女,51歲,原呼喊派信徒。2001年2月中旬,有個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說神已來到,正作征服、刑罰、審判的工作,我當時聽了大吃一驚,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我認為神應該駕著白雲來,又想到聖經上說末後有假基督、假先知出來,於是我沒有接受神的新工作。後來,有一天晚上11點多,我躺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間突然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你為什麼不信我呢?難道我就不能走出聖經嗎?我是神能造男造女,道成肉身就不能成為女性嗎?你好好想想吧!」等我清醒過來想看看是誰在和我說話,但又什麼也沒看見。我感覺很奇怪,難道神真的道成肉身成為女性來到人間了嗎?神是在啟示我嗎?……第二天,我就把這夢告訴給了一個與我要好的姊妹,她聽後說:「如果真是這樣,我想神是不會撇棄我們的。」過了幾天,傳福音的那個姊妹又來了,叫我一塊兒去聽道,我想:去就去吧,若是真的,錯過機會就晚了。3月18日我去聽了見證,聽後我一下明白了,這的確就是真道。真是感謝全能神愛了我,再次來拯救我,我願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