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的話

神道成肉身在中華大陸,也就是港、台同胞說的內地,當神從天來在地的時候,天上、天下無人知曉,因這是神隱祕再來的真意。他來在肉身作工、生活許久卻無人知曉,就是到了今天仍然無人認識,或許這永遠是一個「謎」,神這次來在肉身,人誰也不可能知曉,不管靈作工的聲勢有多麼浩大,但神始終不動聲色、不露一點馬腳,這步作工可說是在天界一樣,雖然人都有目共睹,但人卻都不認識,當神的這步工作結束以後,人都會從長夢中醒來一反常態的。記得神說過:「此次來在肉身猶如落入虎穴。」就是說,因為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著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神是帶著烈怒來的,但他是來了作成全的工作的,也就是來接續救贖工作的第二部分工作的,為了作這一步工作神費盡了心思,千方百計避開試探的攻擊,卑微隱藏從不炫耀自己的身世。耶穌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他只是為了完成救贖的工作,但並不是來作成全的工作,所以就這樣,神的工作只是就緒一半,作完了救贖的工作,只是整個計劃當中的一半工程。就在新時代即將開始舊時代即將遠去之時,父神開始斟酌他的第二部分工作,為他的第二部分工作開始預備了。在以往或許並未預言過末世要道成肉身,所以為神這次來在肉身更加隱祕奠定了基礎。當萬人都不覺曉、天剛剛拂曉時,神便來在地上開始了他在肉身的生涯,這一時刻的到來,人並不知道,或許人都在酣睡,或許有許多儆醒的人在等待,或許有許多人在默禱天上的神,但在這許多人中,沒有一個人知道神已來在地上。神這樣作工是為了更順利地開展工作,為了更好的工作果效,也為了免去更多的試探,當春眠拂曉之時,神的工作早已結束,他將離地而去,結束他在地流浪、寄居的生涯。因為神的工作必須得神自己親自作、親自說,人無從插手,所以神忍受了極大痛苦來在地上親自作工,人代表不了神作的工作,因此神冒著高於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降在大紅龍群居的地方來作他自己的工作,費盡心思,救贖這班貧苦之民,救贖這班在糞堆裏的人。人雖然都不知道神的存在,但神並不苦惱,因為這樣為神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益處,人都是窮兇極惡,哪里容讓神的存在?所以神來在地上總是默默無語,不管人怎樣殘酷已極,而神卻毫不在意,只是在作著自己該作的工作,為了完成天上之父更大的託付。你們中間有誰曾認識神的可愛?有誰比子更貼著父神的負擔?有誰能明白父神的旨意?父神在天之靈常擔憂,在地之子為著父神的旨意常祈求,操碎了心,有誰知道父神愛子的心?有誰知道愛子想念父神的心?天、地之別難取捨,總是遙遠相望、靈裏相隨。人類啊!何時體貼神的心?何時明白神的意?父與子本相依,何苦分隔天之上下?父戀子如子愛父,何苦癡癡等待、苦苦巴望?分隔之日雖然不久,但誰知父已苦苦巴望多少個日夜,久盼愛子早歸,他觀察,他靜坐,他等待,無一不是為愛子早歸,浪跡天涯海角何時相逢?雖然相逢時日到永遠,但他怎忍分隔天上、天下幾千個日日夜夜,地上幾十年,恰似天上幾千年,怎能不讓父神擔憂?神來在地上與人一樣歷盡人間滄桑,神本是無辜的,為何讓神與人受一樣的苦?難怪父神盼子的心如此急切,誰能明白神的心?神給人的太多了,人怎能報答夠神的心?而人給神的太少了,神怎能不因此而擔憂呢?

在人中間幾乎沒有一個人理解神急切的心理,因人的素質太差了,靈感相當麻木,對神所作的人都是不理也不睬,所以神對人總是不放心,似乎人不知什麼時候就會獸性發作的。從此更看見神來在地上是帶著極大的試探的,但為了作成一批人,神滿載著榮耀將他的心意毫不隱瞞地全部告訴給了人,因為他已定意要將這批人作成,所以不管是苦難或是試探他全都避開不看,只是在靜靜地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堅信有一天神得著了榮耀,人也會認識神的,相信人在神作成之時會完全明白神的心的。現在或是有人試探神,或是有人誤解神,或是有人埋怨神,神都毫不在意,當神降在榮耀之中時,人都會明白神作的都是為了人類的幸福,人都會明白神作的都是為了人類更好地生存。神是帶著試探來,也是帶著威嚴、烈怒來,當神離開人之時,他早已得了榮耀,滿載著榮耀和重歸的喜悅而走。在地作工的神不管人怎麼棄絕,但他並不在意,只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神創世幾千年歷史,來在地上作工無數,已歷盡人間的棄絕譭謗,無人歡迎神的到來,只是冷眼看待,這幾千年的坎坷,人的作為早已將神的心傷透,他不再看人的悖逆,而是另立計劃將人改變、潔淨。就神來在肉身所經歷的譏笑、譭謗、逼迫、患難、十字架之苦、人的排擠等等這些神早已嘗夠,來在肉身的神受盡了人間的苦難,父神在天之靈早已目不忍睹,仰頭閉目,等待愛子重歸,他只希望人都聽話、順服,能在他的肉身面前慚愧已極,不悖逆他而已,只希望人都能相信神的存在而已,在人的身上早已不求什麼更高的,因神付出的代價太高了,而人卻高枕無憂,對神的工作根本不在意。

在許多地方神已預言過在秦國之地得著一批得勝者,是在世界的東方得著得勝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腳點無疑就是在秦國之地了,正是大紅龍盤臥之地,是將大紅龍的子孫得著,讓其徹底失敗、蒙羞。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喚起,徹底喚醒,從迷霧中走出來,棄絕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著榮耀。這是神對今天之人的唯一的要求——活出愛神的形象,使黑暗時代中能閃爍出神智慧的結晶之光,讓人的活出為神的工作留下光輝的一頁,將永遠閃耀在世界的東方,達到舉世矚目,萬人仰慕,這更是當代愛神之人更好的進入。

如今神在中國大陸的隱祕降臨的作工已接近尾聲,基督教、天主教各宗派中渴慕神顯現而追求真理的多數人都已歸回到神寶座前,接受基督的審判刑罰的拯救工作,跨入了國度時代。那些拒絕接受基督所發表的真理、定罪抵擋基督的惡人卻被神的隱祕作工所淘汰,等待他們的只有神的大日審判與最後的懲罰。神公開顯現時拯救的人中也沒有他們的份,他們現在就已經失去聖靈的作工,落在黑暗之中了。

在國度福音的擴展期間,我們看清了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人類太愚頑悖逆,只知享受神的恩典,卻厭煩敵視基督所發表的真理,似乎人只許神賜恩典平安,不許神審判刑罰降災;只許神按人的觀念想像作工,不許神違背人的自由意志,否則神就不是神,人類就可以拒絕神、抗議神。看人類背叛神的本性真是根深蒂固,若不是聖靈極大的作工,用各種方式開啟引導,甚至管教懲罰來拯救人類,人類怎能歸向神呢?完全是神的大能。若沒有聖靈的作工,人又能作得了什麼呢?我們又一次體嘗到神的愛,神道成肉身忍受了天大的屈辱,還要以極大的忍耐拯救這些吃他、喝他、享受他卻又極力抵擋他、定罪他、否認他的敗壞人類。今日歸回神面前的誰不哭泣懊悔?誰不痛恨自己、咒詛自己?如同當初約伯一樣,看見了自己的貧窮可憐相,用手捂口,在灰塵中懊悔。神拯救人的方式太奇妙了,人經歷神的作工太少了,實在沒有認識神的人。我們親眼目睹了神末世作工的事實,看見了聖靈作工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大量見證,只能將榮耀歸給神。我們只將極少部分有代表性的見證整理出來供人享受,希望看見此書的主內弟兄姊妹,應主動尋求神的顯現與作工,趕快跟上神的腳蹤,否則就要被關在門外了,因神曾說過:「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