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134 我這個罪魁終於仆倒在神話面前

134 我這個罪魁終於仆倒在神話面前

保羅曾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前1:15)今天的我對這話可謂是深有同感,因我曾是一個抵擋全能神末世新作工的「積極分子」,在長達六年的時間裡,我瘋狂抵擋、定罪神的新作工,從不考察,一次次將臨到我的救恩拒之門外……回首往事,我真是懊悔不已,無法用言語表達內心的虧欠之情。

我原是被殺派的一名講道人。1993年正月我蒙恩歸主,兩年後我便成了附近小有名氣的講道人。那時我白天忙著探望教會,晚上忙著看聖經、寫講章,常常寫到深夜,我覺得信主特別有意義,心靈也特別充實、有享受。

1996年5月初的一天,有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來到了我們教會,我們在一起交通了許多經文,後來姊妹說:「神現在已來了,在地上作了新的拯救工作。」我一聽這話頓時急了眼,不等姊妹說完就氣憤地打斷了她的話,說:「胡說!你這是無稽之談,你聽誰說神來了?主來前我們斷然先要被殺,躺在大街上三天半復活了,主才能來,我們現在還沒有被殺,主怎麼能來呢?我看你們是接受異端了,你們不要再說了,馬上出去!」就這樣,我惡狠狠地把她們給「請」了出去。從此後就開始了我一次次針鋒相對抵擋全能神新工作的罪惡行徑。

1997年秋天,教會的一位姊妹拿著一本書《東方發出的閃電》來問我怎麼處理,我嚴厲地對她說:「趕快把書燒掉,免得他們拿去再迷惑別人。」1998年上半年,「東方閃電」的人又多次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又都被我毫不客氣地拒絕了。同年10月,就在我為主大發熱心扶持教會之時,雙鴨山總會的兩名大同工之間起了紛爭,並各自在講台上自稱是被掃羅追殺的大衛,貶低對方是屬血氣的,是被魔鬼佔有的掃羅,彼此爭鬥得不可開交。看到此景,我的心很是不安,心中時常琢磨:我們是真道,是末後的非拉鐵非教會,怎麼會發生這類事呢?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又得知我們多處教會中有不少人被「東方閃電」給「擄」去了。我心想:這可真應了世人的話——家中不合外人欺呀。

1999年,山東濟南的「大先知」趙弟兄來到雙鴨山親自解決兩位大同工之間的矛盾,還專為此開了三天特會,但也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後來他們的矛盾不斷地激化,最終二人分別帶走一部分各自的支持者另立山頭,加上留守原地的,使雙鴨山教會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為此,多數弟兄姊妹都相繼軟弱、跌倒了,我當然也不例外。但作為教會的主要同工,我不能只顧療撫自己受了傷的心而不顧及整個教會的局面,就硬撐著作點外皮子工作。

後來,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專門給我們講了一通如何防備「東方閃電」的話:「山東泰安一帶有兩千人都被『東方閃電』擄走了,你們千萬要小心,不可大意。『東方閃電』是黑社會組織,他們的人太惡,他們手裡有槍有刀,他們傳神來了,若是你不接受他們所傳的,他們就打斷你的腿,挖出你的眼睛,他們還專門要年輕漂亮的人,不要年紀大的人,你們千萬別跟他們接觸,進去就出不來了……」這些話讓我聽得毛骨悚然,心裡非常憎恨「東方閃電」,認定「東方閃電」就是邪教、異端,心想:你們竟然傳神來了,真是太離譜了,這完全違背了聖經的預言,我死也要與你們勢不兩立。在會上帶領又給我們每人發了一份防備「東方閃電」二十一條的小冊子。散會後,我這個洩了氣的皮球因著領了「護衛羊群」的重任又重新鼓足了氣,暗下決心一定要把教會保護好。我馬不停蹄地到各個教會去封鎖,不許弟兄姊妹私自接待生人。為了達到不讓弟兄姊妹接受「東方閃電」的目的,我還在講台上自編了一些假見證來嚇唬弟兄姊妹。我說:「在嶺東有一個50多歲的老姊妹,因不接受他們所傳的道,被他們用無聲手槍給打死了。」弟兄姊妹聽後都很震驚,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我一看自己說的話達到了目的,就接著說:「以後不許接待陌生人,若有人來傳神來了,就趕緊往外攆,不走就用棍子打,再不走就報『110』;不要稱呼他們為弟兄姊妹,更不要接待他們,免得在他們的惡行上有份;若有生人來聚會,必須讓他們先咒詛『東方閃電』方可接納。」弟兄姊妹聽完交通後一個個都提高了警惕,精神了起來,看到這個場面我心裡很高興,心想:弟兄姊妹的勁總算起來了。從那以後,我就在各個教會大肆褻瀆「東方閃電」,並制定了一些如何防備「東方閃電」的措施。可最終卻是事與願違,講來講去人不但沒有剛強起來,反倒有許多人都軟弱了,聚會的人一個個無精打采,更使我不能理解的是,兩個以往特別追求的同工竟離開了神回世界做起了生意。面對教會的這種光景,我茫然不知所措,來到主面前呼求:「主耶穌啊!這是怎麼回事呢?你不再管我們了嗎?我這麼盡心盡力地為你看守教會保護群羊,為何卻感覺不到你的同在呢?主啊!我不知怎樣事奉你才能再次看到以往教會復興的美景,主啊!我多麼盼望像從前那樣剛強,我也堅信這是你所希望的。主啊!我該怎麼辦?該如何事奉你?……」為了此事我茶不思、飯不想,宿宿睡不著覺,憂心忡忡,內心非常的不平安。情急無奈之下,在2000年初春,我坐上火車,到了以往我所仰慕的同工家,向她尋求教會荒涼的局面該如何解決。她說:「現在各處教會都是這樣,也就只好這樣維持事奉了,咱們的道已講到位了,就等到潔淨聖殿的時候獻上被殺,復活升天,被主接上去。」聽完這些話後我感到更加迷茫了,不知該如何是好,便懷著失望、無奈的心情回到了家中。此後,我徹底癱倒了……

2002年8月末,我已軟弱到了一定程度,早已成了有名無實的講道人,根本無心去料理教會的事。這時有一處教會需要我去扶持,因為那處教會有馬其頓的呼聲,我心裡雖不願去,但一想到主給我的託付,一想到主給我的恩典,就覺得我不能忘恩負義,便和另一位同工去了那個教會。到了聚會家看見來了兩位外地弟兄,我便和他們交通起來,弟兄從創世記談到了啟示錄,我聽了之後靈裡很得供應。但當弟兄談到神來了作了一步新工作時,我不幹了,站起來高聲喊道:「不可能,主來也得按著我們末世七年圖來呀!啟示錄11章11節明明說到『兩個見證人』倒在大街上,三天半復活了,主才能來。現在我們也沒有看見這樣的場面,主怎麼可能現在來呢?」弟兄不慌不忙,面帶微笑地說:「姊妹呀,咱們都知道啟示錄是預言,一談到預言,在彼得後書1章20-21節說『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這裡『解說』和『說』是不一樣的。『說』是指人被聖靈感動按神的原意說出來,並不摻雜人的解釋,就如先知以賽亞、但以理他們所說的預言都是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並沒有加以解說,因為聖經上還說 『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 。(參閱啟19:10)一說靈意就是指神話的內涵之意,說明經上的預言都是有靈意的,並不是我們所能明白的,我們人根本測不透聖靈的意思。就如耶利米書31章15節耶和華如此說: 『在拉瑪聽見號咷痛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 這是預言,如果我們憑自己的意思解這段預言,我們只能解釋為拉結的兒女都不在了,所以她才號咷痛哭,是因為什麼事她的兒女都不在了,我們並不知道,她的兒女多大不在的我們更不知道,所以我們怎麼解也解釋不清楚,只有等應驗了才知道。這話是應驗在馬太福音2章16節:『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里的,都殺盡了。』我們若憑自己的意思解說,怎麼也解不出這預言是指希律王因耶穌降生屠殺男孩這事說的。所以預言不是人能隨私意解說的,只有等應驗了人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世界上的各宗各派都在講解啟示錄,一個派別一個講法,一個派別一個圖,你說神按著誰的來,若按我們的來,那別人不也信耶穌嗎,他們豈不是落空了?若按他們的來,我們怎麼辦?神是造物的主,他作工不可能受人觀念的限制,神是按著他自己的計劃來,因為神是全人類的神,神要拯救他所造的全人類,不是只拯救哪一個派別。當人都看見神作成的事實了,那時人就都知道自己對預言主來的經文的解說是多麼的荒誕,那時人也就明白了啟示錄5章所說,惟有被殺的羔羊才能揭開七印、展開書卷,除了羔羊沒有一個人能打開小書卷這話的真正含義了。」弟兄交通得有理有據,我聽完後驚呆了,心想:是呀!只有被殺的羔羊才能揭開七印,展開書卷,只有神自己才能揭開奧祕。而我們的趙「大先知」只是一個受造的人,是和我們一樣信神的人,他怎麼能揭開七印、展開小書卷呢?此時,雖然我心中已有些服氣了,但我表面仍是不服地說:「那你根據啥說神來了,神來的日子沒有人知道,你咋知道的?」弟兄說:「神來的日子我們人是不知道,但當神來作工的時候,人就能知道神已經來了,在馬太福音25章6節中說: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 這裡談到新郎來了,就是指神來開始作工了,這時人就知道了。在使徒行傳8章26-34節中談到腓利給太監傳講耶穌,他們起初同在律法之下,為什麼腓利知道而太監不知道呢?因為腓利看見了預言應驗的事實。今天我們說神來了,是因為我們看見聖經中預言的『主二次來作合一、收割、刑罰、審判的工作』這些話都應驗了,所以我們說神來了。」隨後弟兄拿出神話讀道:「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 這句句帶著權柄、帶著能力的話震撼著我的心靈,我不禁暗想:難道我抵擋的「東方閃電」是真神作的工作?那我不是成瞎眼的惡僕了嗎?我有些害怕了,於是我站起身來踉蹌著走進了裡屋跪在了地上,泣不成聲地向主禱告:「主啊!若是你回來了,願你開啟我讓我明白你的工作,我不想把弟兄姊妹帶入歧途最終成為罪人,願你賜給我冷靜的頭腦,賜給我明辨是非的靈,只要是你的工作,我願意放下自己,願意把弟兄姊妹帶到你的面前……」禱告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但還是不踏實。於是弟兄又帶我參加了一次聚會,在聚會的家庭,弟兄姊妹對我都很熱情,但我的眼睛很快地停留在了一個人——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姊妹的身上。我的心為之一動,帶領不是說「東方閃電」不要歲數大的人嗎?我親眼目睹的事實徹底推翻了我所聽到的傳言,這時,我已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上去抓住老姊妹的手,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流淌下來,我還能說什麼呢?……聚會中,弟兄姊妹都敞開交通自己「由抵擋到順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觀念到認識,由棄絕到愛」的接受全能神作工的真實經歷,談到了神無私的大愛,談到了人的敗壞,並且都立心志為神花費,就連這位七十多歲的老姊妹也痛哭流淚地禱告,願為神獻上一切。在他們身上我找到了起初的愛,聚會中我看到了聖靈作工的場面,我沒有看到他們有黑社會的表現,相反,我倒看出他們都是真信神的人,在這裡,我彷彿體嘗到了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此時我哽咽了,懊悔之心油然而生,我痛恨自己愚昧瞎眼——苦苦盼神來,可神來了我卻不分青紅皂白將神拒之門外,還編造謊言牢籠弟兄姊妹,使他們棄絕真神,今天的我不正是兩千年前的法利賽人的再現嗎?法利賽人死守聖經預言成了抵擋神的惡僕,今天的我不是同樣抱住預言的字句不放,重蹈法利賽人的覆轍抵擋神、褻瀆神嗎?神啊!按著我的罪,我該被碎屍萬段、五馬分屍,而你卻沒有用你的烈怒之火將我焚燒,把我這個十惡不赦的罪魁滅掉,反而再一次伸手拯救了我。神啊!你的愛實在太大了,我深感不配,我願把我全人全心都獻給你,任你使用,盡心竭力把你末世的福音傳揚出去,以還報你的大愛。此後,我積極地與神配合,把教會裡100多名弟兄姊妹都帶回了神的家中。

親愛的弟兄姊妹,親愛的骨肉靈胞,這次我在生與死的叉路口,完全是神的愛引領我選擇了生路,走上了被神潔淨成全的光明大道,我真誠地希望還在迷茫中徘徊的弟兄姊妹都能有一顆謙卑尋求的心,給神一次作工的機會,那樣你也定會「出死入生」了,因為只有全能神才能賜給我們永生。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 杜伶莉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