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128 我是怎樣被全能神征服的

128 我是怎樣被全能神征服的

1979年,我信了耶穌,在信神的道路上,我總是一馬當先,只要聽說哪裡有聚會,我都會積極去參加,並且常常各處奔走傳揚主耶穌的福音。在神面前,我也立下心志:無論遭遇什麼患難,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走好神所命定的這條路。因著我的追求,很快就在老地方教會成了一名很有名望的講道人。

1997年,我第一次聽到有關「東方閃電」的傳聞。傳聞說他們是一個新興起的「邪教派」,主要攻擊信耶穌的人,稍不留心就會被其擄走,在我們周圍別的宗派裡有許多人已經被迷惑走了。當時我並不以為然,心想:我們走的是神所命定的路,根基這麼穩固,一個「邪教」能有啥作為,他根本奈何不了我們,時間一長自然會衰敗下去自消自滅的,根本用不著緊張。

然而1998年冬季,我聽說我們派別有一對夫婦接受了「東方閃電」,我感到非常震驚:這個「異端」也太猖狂了,我們不惹你,你倒找上門來偷「羊」了,不行,我得把「失迷的羊」找回來,我必須對他們的生命負責。於是我就和一個同工乘車去了他們家。一進門,我就先發制人:「『東方閃電』是異端,他們講的與聖經相違背,不符合真理,是真正的『假基督』,你們為啥要信呢?」那弟兄激動地迎了過來,迫切地跟我說:「主耶穌真的回來了。」「胡說!耶穌回來時,我們的身體要霎時改變,現在我們還是老樣子,這就足以證明神並未回來。你信神這麼多年,還是聚會點的負責人,連這點分辨都沒有,你會不會信神?神命定的路你不走,偏要往『邪』路上走,到最後神審判你的時候,看你往哪兒逃?」我和同工狠狠地教訓著他。只見弟兄沉思了片刻,說:「你說得對。」我見他有所「醒悟」了,就趕緊趁熱打鐵:「快把他們給你的書交到教會,免得越陷越深。」弟兄就把書拿出來,剛準備遞給我時,突然他妻子一下把書奪了回去,並且說道:「這是神的話,不能隨便給人。」我「噌」的一下站起來瞪大眼睛盯著她,想衝她發脾氣,但見同工沒動聲色,又怕眾人笑話自己有失「聖徒」體統,就只在心裡罵著:你這個女人太愚頑了,大字不識一個,能知道個啥?若不是我好心,教會早把你們開除了,你根本就沒有得救的機會,真是個不識好歹的東西。我忍著氣,說:「你不交給教會,那就趕緊把書還給他們,趁早與那些『東方閃電』的人斷絕來往,免得給教會帶來麻煩。」說完,我和同工氣哼哼地離開了。後來得知他們還是跟「東方閃電」走了。

一個月後,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和眾同工都讓我講講該如何分辨異端的道,對於「東方閃電」的侵襲,該怎樣去防備。我心裡暗自得意,看來眾人對我甚為高看,就連夜備稿。第二天我跨步走上講台大肆宣講:針對「東方閃電」的謬論,我們應該多加分辨。他們說主已經二次回來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主二次回來這可不是信口開河、隨便亂說的事,得有絕對的證據,這個證據就是主若二次回來,我們的身體肯定會改變,死人也會從墳墓裡復活出來。不管他們講得多好,若沒有這個證據的應驗,都是錯謬的。而且他們還說主已二次道成肉身來在中國,這純粹是一派胡言,沒有任何聖經根據。從這一切事實完全可以說明他們所傳的是「異端邪說」……同工們把我的話當成了真理,都全神貫注地記著筆記,還不時地議論著:「講得真好,就憑這個證據我們永遠不會錯。」見此情景,我又趁機補充:「雖然現在『東方閃電』聲勢浩大,但他只能迷惑那些沒根基的人,這不足為奇,成不了氣候,都是小打小鬧,遲早有一天會倒下的,只要我們有了分辨,他根本動搖不了我們,誰也別理他,那是小事一樁,無所謂!」我的這番話更堅定了同工們對「東方閃電」的敵視立場,同時也博得了帶領滿意的笑容,我樂滋滋地想:神真是太愛我了,讓我講得這麼有效果。我真沒白跑這麼多年的路,不愧有當年保羅的風範。

在99年夏季的一次同工會上,我的帶領給每個同工發了一本叫《那靈的發聲》的書,並說:「這是『東方閃電』的書籍,我已看過了,裡面的內容純粹是胡說八道,絕對就是個『邪教』,你們回去把書皮上的『那』字改為『邪』字,加以警戒,以免上當受騙。」我心想:既然帶領已看過了,那我也沒必要再看。回到家裡,我就一筆一畫很認真地把『那』字改為『邪』字,心裡還挺高興:把這書留下還可以救那些「受迷惑」的弟兄姊妹,我看你這個「邪教」還敢不敢再囂張了。

不久,我們教會有個同工在外地接觸了恢復流的人,還帶回了很多李常受的生命讀經,我看了這些書籍之後,覺得常受的道更能供應人,是屬靈人的需要,就想直接和恢復流「接軌」。可我們的帶領和眾多同工竭力反對,並站在了政府一邊,說恢復流是反政府的,為此,帶領和同工之間大吵大嚷,爭得面紅耳赤。教會內部從此開始混亂。於是我和幾個同工帶了一小部分弟兄姊妹決然邁進了恢復流。通過我們的不懈努力,不到一年時間,我們這個地區進入恢復流的弟兄姊妹由原來的幾十人增加到了一二百人。我的心裡無比的興奮:這真是神命定的路,這步路我沒有走錯,我遲早都會被神得著的。

為了完成常受弟兄所說的「在三十年之內征服整個『基督教世界』」的計劃,我於2001年3月底前往蘭州廣傳福音。沒承想,此行使我真正踏上了回到神家的歸途。

在蘭州一個接待家庭我巧遇了一位同派別的弟兄,我們一談就是好幾天,非常投機,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誰知談到第五天,他竟然說主已二次回來作了新的工作。瞬時,幾天來與他朝夕相處的一幕幕情景浮現在了眼前,我不禁心想:往日聽說的小打小鬧的「東方閃電」的人,今日咋能變出這麼高的道?真是冤家路窄啊!不過我早就想與「東方閃電」的人較量一下,一直沒有碰上機會,今天既然碰上了,我也不怕,看你怎樣談,哼!我非要找出你的漏洞將你駁倒不可,讓你灰溜溜地離開。

想到這兒,我整了一下衣領,就衝著弟兄大聲說:「你說主已二次回來了,那死人咋沒從墳墓中復活出來?今天就請你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把話說清楚!」只見弟兄不慌不忙地說道:「死人復活不是指肉體的復活,而是指靈的復活,就如聖經上記載的,耶穌說:施洗的約翰就是那應當來的以利亞。以利亞的復活是指他的靈復活在施洗約翰身上,而以利亞的肉體並沒有從墳墓中走出來。(舊約瑪拉基書4章5-6節是預言,新約馬太福音11章13-14節、17章10-13節是應驗。)再說,如果歷世歷代死人的肉體都從墳墓出來了,你不感覺害怕嗎?所以咱們還得實際一點,別想得太超然了。」聽了弟兄的這一番話,我想:「就是啊!如果死人真的都從墳墓裡出來,活人不就該被嚇死了?那不就亂套了嗎?那神作的工又有啥意義呢?」接著,我又問道:「你說基督來了,為什麼所有基督徒的身體都沒改變?腓立比書3章21節又咋解釋?」弟兄聽後,侃侃而談:「身體的改變是指人內在的生命性情的變化,而不是人的肉體變成一個我們所想象的什麼形象。自從亞當、夏娃經蛇引誘偷吃了禁果犯罪之後,人所活出的都是撒但的形象,所思所想都是為了肉體的私慾,完全被罪惡佔有,早已忘記了造天地、施慈愛的獨一真神。所以為了把人從撒但權下奪回來,恢復人原有聖潔的形象,神就按他的計劃在人中間作拯救工作。第一步:頒布律法,讓人知罪,就如人生病了經過醫生的診斷,知道了自己的病症。第二步:神道成肉身為人釘十字架,流出寶血,赦免人的罪。這一步工作就好比人的病情已發展到無法自控的地步,醫生不惜以血的代價把快死的人救活。這樣作之後,人的罪得著赦免了,但罪根並未拔除。於是神再來用他口中的利劍,也就是發表話語把人裡面的敗壞性情都揭示出來讓人認識,並讓人藉著實行真理脫去敗壞性情,除掉罪根。這就好比醫生下狠心給病人做一次大手術,把人體內的致命毒素清除淨盡,使人完全康復。神這樣的作工才能將人完全潔淨、變化,使人能活出一個充滿生機、活力的聖潔的人的形象,這就是神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成為榮耀身體的真意。如果按人想象的那樣,無論人犯多少罪,有多少敗壞,神都不看、不管,只是把人的外表一改變就行了,那神的公義、聖潔在哪裡呢?人經撒但敗壞不是外表的樣子被敗壞了,而是人裡面的性情是污穢的、敗壞的,是屬撒但的,神恨惡的就是人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所以神要潔淨人使人成聖就要從人的敗壞性情入手,而不是讓人的身體改變形象。『身體改變形象』完全是我們自己的頭腦想象。」弟兄的交通使我語塞。這時,弟兄反問我道:「你說神二次回來是什麼方式?」我胸有成竹地答道:「一方面像賊一樣暗暗地來,另一方面是公開駕雲來。」「會不會是以前猶太人的樣子?」「肯定是!」「那耶穌復活後向門徒和馬利亞顯現,他們為什麼不認識?」我又一次啞口了。弟兄見我沒有回答,又說:「根據聖經路加福音24章13-35節和約翰福音20章11-18節的記載,主的門徒和抹大拉的馬利亞以前親自跟隨過耶穌,這次之所以不認識主,是因為耶穌復活後的樣子和釘十字架之前已完全不一樣了。後來他們從耶穌的說話中才認出了他。」聽到這兒,我很驚奇:我信神這麼多年一直看聖經,咋就忽略了這一點呢?正想著,弟兄又問我:「當時只隔了三天,耶穌的樣子就改變了,那他二次回來還會不會是原來的樣子?」我無可辯駁,只好說:「照這樣說就不一樣了,可是主回來應該是靈體呀?」弟兄又問我:「聖經上多處提到耶穌二次來是人子降臨,那你說什麼是『人子』?」「人子就是人的兒子。」我不假思索地答道。他笑了笑說:「這裡所說的是主二次回來時要以『人子』的身分降臨,而不是指受造的『人』說的。既說是『人子』就有人的模樣,但實質是神靈實化的肉身。耶穌並沒有說他再來是神子降臨或聖靈降臨,而只說是人子降臨。(參閱太24:27、37-39、44;路17:24-30、18:8)這就證明主回來仍是道成肉身來作工。」我張口結舌、無言以對,只是心裡還是不服氣:我怎麼抓不住他一點把柄呢?「東方閃電」難道真的就這麼厲害嗎?弟兄見我不說話,又耐心地說:「若這還不足以證明神二次降臨是道成肉身,那麼我問你:『基督』又怎麼解釋呢?」我立即接過他的話說:「基督就是彌賽亞、受膏者的意思。」「那以利亞、撒母耳和許多大祭司、大先知都受過膏,他們為什麼不被稱為基督呢?」「這……」我又不知如何說了。弟兄又跟我解釋:「基督就是神道成肉身的稱呼,有完全的神性和正常的人性。咱們常說耶穌基督,卻從未說過耶和華基督,因耶穌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而耶和華是靈。既說是基督再來,那麼神回來怎麼會是靈體呢?神二次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說話,聖經以弗所書1章10節、希伯來書9章28節這些經文不正好應驗了嗎?」說到這兒,我不得不相信神這次來是道成肉身。但是,若說神是以女性的身分出現,這我絕對通不過。好!我就抓住這個把柄擊潰他。想到這,我故作鎮定套他的話問道:「神既然道成肉身,那你說是啥性別?」弟兄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神的實質原本是靈,靈就沒有性別的說法,為了拯救工作的需要,神的靈一道成肉身就要取一個正常人的外殼,這才有了性別的劃分。因著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人的樣式,人就將神定規為男性。神是常新不舊的神,神不作重複的工作,神來在地上一次就要換一次性別,換一個形像,那神二次回來還能是男人的樣式嗎?若真是這樣,創世記1章27節、5章1-2節,這些經文又怎麼解釋呢?難道女人不是神照著他的形像造出來的嗎?神道成肉身取一個女性的形像並不影響他的實質,我們只要尋求他的作工,就能認識神的奇妙作為,這正是神全能和智慧的印證。」唉!又沒得逞,我就很不滿地說:「你套來套去不就是讓我承認神二次來是女性嗎?你不就是想跟我說神已經來在地上了嗎?那你說神來在啥地方?」弟兄回答說:「我們來查看一處經文,就知道神來在什麼地方作工了。路加福音17章34-37節中記載,當耶穌預言他再來時信神的人要分出兩類人,一類是相信神已二次道成肉身回來的人,他們被神取去、得著;另一類則是不相信神二次道成肉身的人,他們只是守住聖經原地踏步,最後被神撇棄。門徒就問在哪裡有這事發生呢?耶穌沒有明說,只是設了一個比喻:『屍首在哪裡,鷹也必聚在哪裡。』 這就是神再來時作工的地點,在馬太福音24章27-28節也有同樣的預言。屍首之地,就是指末後死人最多的國家,而且這個國家還在世界的東方。在神眼中的死人就是不相信耶穌的人(參閱路9:59-60),而不是肉體死亡埋在墳墓中的人。中國就在世界的東方,人口雖居全球第一,信耶穌的人卻甚少,拜偶像的人最多,這就是「死人」為「首」也就是屍首啊!那麼屍首之地就是指中國了。在瑪拉基書1章11節和詩篇113篇3節提到的日出之地也是指中國說的。」「那神為什麼要選擇在中國作工呢?」我問。「神每步工作都是為了他的榮耀,因為中國是一個無神論的國家,是最悖逆、最抵擋神的,中國人被撒但敗壞得最深,是最落後的人類,在中國作工最有代表性。神是全人類的神,神先把一班生在撒但群居之地的最敗壞的人征服,作成人類的標本模型,這不更能襯托神的全能嗎?撒但也就徹底蒙羞失敗了。」

聽完弟兄的交通,我想:這也對呀!可突然我又想到「東方閃電」的一個「謬」點,聽說他們把耶穌的名改了。好!這次看你怎麼下台!我又「據理力爭」道:「神的名可以改嗎?」弟兄見我態度生硬還有點不服,就溫和地說:「神起初並沒有名,直接稱為神。神的名是因著神作的拯救工作而有的。在舊約,神作的是頒布律法的工作,他取名為耶和華,其原意是能憐憫人、能咒詛人,又能帶領人生活的以色列人的神;到了新約,神不再作律法時代的工作,而是作救贖罪人賜恩典的工作,他取名為耶穌,其原意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救贖人的贖罪祭。這時耶和華的名就不再被提起,因為時代變了,神的工作變了,他的名也就改變了。神二次回來要作審判的工作,要把人帶入國度中,他的名也就改變了,稱為全能神,是滿有權柄、尊貴、榮耀的神自己。這也應驗了啟示錄1章8節:『我……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神的稱呼雖然變了,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聽了他的一席話,我心服口服,不禁懷疑起自己對「東方閃電」的看法,心想:若他們傳的是「異端」,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我啥把柄都沒抓住呢?若他們是傳「邪教」的,怎麼能談出這麼有理有據的道呢?正當我陷入沉思中時,弟兄問道:「弟兄,你說耶穌當時作工時是說耶和華的話,還是說他自己的話?」「兩個都說。」我答道。他聽了之後接著談:「在馬太福音5章17-48節中記載,耶穌跟門徒說完舊約聖經上的話後,總要加一句『只是我告訴你們』 ,這是為什麼呢?例如馬太福音5章38-39節中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從這處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出,耶和華的話是針對律法時代說的,在恩典時代,耶穌對跟隨他的人又說了新的話語,讓人按著他現時的要求去實行,不再守舊的律法。因為耶穌的說話是主流,是引導時代的,耶和華的話只是作為參考。神的工作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而且越作越高、越深、越新。聖經只記載了神在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兩步工作,並沒有記載末後要作的工作,只是預言在末後要打開封閉的小書卷,而在聖經上並沒有小書卷的內容。如果一本聖經就是全部真理,那經上所說的預言到什麼時候應驗呢?神為了完成他的全部經營,今天已來在人中間,作了一步用話語征服人的工作,將那封閉著的小書卷向末後的人打開了,只要我們跟上他的作工步伐,就能得著前人所未得著的真理,得到神全部的救恩。」

聽完弟兄縝密詳盡、卓爾不群的交通,我的最後一線抓漏洞的希望也徹底破滅了,我無可辯駁,無言以對。然而狂妄詭詐的我還是有一些顧慮:這是真道嗎?難道「東方閃電」真是神的作工嗎?神真的在聖經之外又發表真理了嗎?不能魯莽,得先看了那本「小書卷」之後才可下定論。於是我迫不及待地問:「聽你這樣說,小書卷已經打開了,在哪兒?我能看一看嗎?」弟兄激動地從包裡拿出一本《真理的號聲》,雙手遞給我:「你終於肯回到神家了,這可是神的親口說話,你要慎重對待呀!」我接過書,小心翼翼地翻閱著。神的話時而充滿慈愛、憐憫,時而充滿威嚴、烈怒;時而讓人琢磨不透,時而又讓人明白透徹;時而使人激動興奮,時而又使人蒙羞慚愧。

當我將神的話語全部讀完後,在真理的光照下,我終於低下了高傲的頭,我攥緊拳頭真想揍自己幾拳,我真恨自己太狂妄無知,恨自己不認識神,沒有尋求就盲目定罪神的作工。神悄悄地來在人間,不知已有多少年了,可我卻打著信神的旗號抵擋神,多次爭搶神的「羊」,妄想把「羊」霸為己有,還在講台上狂傲地宣講如何抵擋神。就這樣我還不知羞恥地認為這是對神的愛,又聽信謠言為虎作倀,竟把神話書名的「那靈」改為「邪靈」,我簡直是豬狗不如的畜生!就我所做的這些惡事,足可以被神定為死罪。此時此刻,懊悔、感激使我仆倒在神前:全能神啊!你的愛太大太深,儘管我如此狂妄、悖逆,但你並沒有因此懲罰我,仍是一直在默默地拯救我,我真不配蒙你這麼大的恩待。二十多年前我曾向你發誓:只要為了你的工作,我可以上刀山下火海,誰知今日卻成了一個抵擋你的罪人。我把倪柝聲、李常受寫的書籍當作真理,而對你的親口發聲卻唾棄不理,全能神啊!我真是白長了這雙眼啊!

回到神家後,我看到神話說:「在我們所有人的實際經歷中,能看見有許多時候神在為我們親自開闢出路,使我們腳下所踩的路更扎實、更實際,因為這路是神從千古以來為我們開闢出來的,經歷幾萬年傳到了我們這一代。所以說我們是接替前人未走完的路程的人,我們是神揀選的走末了一段路程的人,因此,這路是神專為我們預備的,不管是得福,不管是受禍,總之無人能走這條路。」 看完這段話,我的心潮更加澎湃,我能再次踏上神所命定的路,真是太有福、太榮幸了!我風風火火在這條路上走了二十多個春秋,卻不認識神,當神作新工作時,我竟與神背道而馳,但滿有慈愛的神最終還是把我帶回了他面前,使我倍感神的可親可愛。今天,浪子終於回家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也許我們從未見過面,也許我們在一起流淚禱告過,也或許我們在一起暢心交談過,但無論怎樣我們都是信神的人,是有共同願望、共同目標的人。我衷心地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在神家看到一個「熟悉」而又「嶄新」的你。

陝西省寶雞市 劉勝利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