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114 碎屍萬段難補我對神的虧欠

114 碎屍萬段難補我對神的虧欠

我叫王淑芹,曾是抵擋全能神的罪魁禍首,更是個十惡不赦的大魔頭,在抵擋全能神的新工作上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我不但毀謗、褻瀆全能神的名,燒燬全能神的書,還把傳全能神的姊妹送進大牢,但全能神沒記念我的罪惡,以他博大寬廣的愛把我從黑暗之中拯救出來,接受他真理的供應,使我真正回到神的家中。面對全能神的拯救之恩,我懊悔至極……

92年我開始信耶穌,後來在「中華福音團契」擔任帶領,牧養六百多人。98年聽到從上邊來的一些有關「東方閃電」的傳聞,說他們是黑社會,男女界限不分,傳一個帶領給十五萬,傳一個信徒給兩萬,誰若接受了再離開就打斷腿、毀人容、割去耳朵……聽到這些宣傳我不加分辨地信以為真,心裡對信「東方閃電」的人特別仇恨。在教會中我把聽到的謠言進行大肆宣講,並氣憤地說:「他們把耶穌的名都給改了,說叫全能神,說神已經來了,這都是騙人的話,我們千萬不要信,如果有人到你家去傳,別給開門,給你們書你們千萬別看,把書交到教會統一燒掉。」為看守羊群我四處奔波,並親手燒了兩本神話書,對來傳全能神的人更是橫眉冷對,視為仇敵。

一次,有個姊妹接受了神話書,我硬逼著她把神話書拿到教會當眾燒燬(但她並沒按我的要求做)。當送神話書的姊妹來教會時,我凶神惡煞般地讓那個送書的姊妹站出來,我對弟兄姊妹說:「大夥都認認她,她就是傳『東方閃電』的,以後誰也別接觸她。」我根本不容那個送書的姊妹說話就把她推出了門外,並警告她以後不准再來。我告誡信徒:「包括我在內,就是親爹親媽接受了『東方閃電』給你們傳,你們也不能接受。」

一天,一個傳神末後工作的姊妹來到我家,我大罵她不要臉,隨手抓起電話就報了「110」,那個姊妹被警察帶走了。我還不解氣打開門仍罵不絕口,直到警車離去。對到我家來傳末後工作的我是如此的凶殘,對到弟兄姊妹家傳的我也決不客氣。

還有一天早上,一個小姊妹(全家信)打電話告訴我,她們家又去傳全能神的了。我一遛小跑趕去,見原教會七十來歲的老姊妹站在小姊妹家門外。我氣呼呼地問:「你倒挺早的,幹什麼來了?」老姊妹誠懇地說:「神道成肉身來到地上救人,他著急呀……」我搶過話說:「著急的是你,不走正道……」正說著門開了,老姊妹正要進去,小姊妹猛地推了她一把,老人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小姊妹氣哼哼地對我說:「我打『110』。」我說:「你去打吧。」這時老姊妹要走,我硬攔住她,為拖延時間我詭詐地說:「你別走,好容易來的,交通交通吧!」老姊妹不顧個人的安危,開始向我見證全能神的新工作,我心不在焉地應付著,眼睛不時地窺視著大道,盼著警車快點來。老姊妹見我不懷好意幾次想走,都被我惡毒地擋住去路。當兩名警察把滿頭銀發、步履蹣跚的老姊妹丟進警車時,我還咬牙切齒地告訴警察:「別看她手裡拿著聖經,她家裡有東西,你們上她家翻去!」

就這樣,我用最毒辣的手段羞辱、謾罵傳全能神的人,還把她們交在官府手中,我抵擋神已達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

正當我肆無忌憚地抵擋、褻瀆全能神時,神的咒詛接連臨到我:丈夫患上了肺癌不久離開人世,緊接著,我最疼愛的外孫子也得白血病死了。但我並未醒悟,每次聚會仍帶領弟兄姊妹宣告:奉耶穌的名咒詛「東方閃電」。挨個宣告,凡不宣告的,一律趕出教會。可教會並沒因我的「忠心」而興旺,反而越來越荒涼,信徒信心、愛心越發冷淡,同工講不出道,教會嫉妒紛爭,四分五裂。特別是在我們宣告咒詛「東方閃電」之後,神的咒詛竟接連不斷地臨到我們教會:一信徒得了腦癌;一全家信的弟兄得了腦出血,一直不能行走;一同工被攪回後又宣告咒詛,其丈夫患病死去;另一同工宣告咒詛沒幾天遭遇車禍,昏迷不醒十幾天;還有一全家信的,兒子被雷電擊死;一接待家姊妹的丈夫車禍死亡;我們同工四人坐三輪車去作工時,三輪車竟從平道上翻進溝裡……

面對如此的環境,我一籌莫展:信主應該有主的看顧保守,可我們所遭遇的卻盡是禍患。我陷入極度的軟弱之中,萬般痛苦之際我來到神前:主耶穌啊!教會發生這些事、出現這種光景我不知是什麼原因,不知在哪裡得罪了你,主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求你引導我讓我明白……

2003年5月,我和姊妹在一處禾場作工時遇見了幾個弟兄姊妹,其中一個弟兄交通說:信神若跟不上羔羊的腳蹤就會被撇下;神的工作一直向前發展,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不作重複的工作;神作工在於一個「新」字,突出一個「奇」字。這些交通是我從未聽過的,使我非常得供應。弟兄又交通神拯救人的工作分三步:律法時代神叫耶和華,頒布律法,帶領人生活;恩典時代神叫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救贖人類;末後國度時代神發表話語潔淨人,神名叫全能神。聽到這兒我心裡一陣慌亂:這不是「東方閃電」嗎?我二話沒說,起身就去了洗手間,邊洗手邊想那些反面宣傳的話,越想越怕:躲都躲不及,今天竟送上門來了,還不知會把我怎麼樣呢!不行,得想辦法離開。這時,接待家的姊妹過來了,我生氣地問:「他們是不是『東方閃電』的人?」姊妹說:「是!」我氣憤地質問:「你不知道他們是黑社會嗎?若不接受會毀你的容、打斷你的腿,他們還男女界限不分,搞淫亂。」姊妹說:「你說的這些事你都親眼看到了嗎?」「我……」說實話,我的確沒看到,可我仍詭辯說:「還是有那事,沒那些事為什麼人人都這麼說呢?」姊妹說:「姊妹呀!咱和這些弟兄姊妹相處看到那些事了嗎?咱教會同工接受又被攪回來的,她也沒缺胳膊少腿呀!咱把他們的人交給警察,他們若是黑社會不早就報復了嗎?咱們現在不還是好好的嗎?事實就擺在眼前為啥還去相信那些謠言呢?我們天天咒詛『東方閃電』,但人家都好好的,而我們卻屢遭禍患,這些事不值得深思嗎?」姊妹邊說邊哭,最後說:「你看這樣行不行,咱今天先把交通聽完,如果你認為不對,你就不接受,哪個人也不能強迫你,我以性命擔保,保證把你安全地送回去!」姊妹一番真誠的話點醒了我:是啊!我為什麼輕信謠言卻不信事實呢?和這些弟兄姊妹接觸、交通的過程中,對他們的人性活出我深感欽佩,他們說話做事有分寸,男女界限特別分明,的確與謠言不同。想想自己教會的光景、我個人及弟兄姊妹所遭遇的一宗宗一件件不幸的事,難道我真的抵擋神了?此時我向神呼求:主啊,真的是你回來了嗎?若是你的作工,我願放下自己順服你,求你打開我愚昧的心竅,求你的靈帶領我……禱告完心裡很平靜,於是我決定留下來弄個明白。回到房間我們繼續交通,弟兄把神的三步作工的每一步都講得很透,令我心悅誠服。這時我說:「你交通的三步作工是有道理,但使徒行傳1章9-11說主怎樣走,還要怎樣來(駕白雲),這怎麼解釋?」弟兄為我們查找了聖經猶大書14節、彼得後書3章10節、帖撒羅尼迦後書1章7等經文後說:「這些經文也說到主來的情況,但都沒說駕著白雲來,猶大書14節說主帶著他的千萬聖者降臨,帖後1章7節說主要帶著使者在火中顯現,彼後3章10節說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從這幾節經文看,我們就不能定規主到底怎麼來,如果我們只持守主要駕雲降臨,這不是斷章取義了嗎?其實聖經上的預言並不是憑人的想象、猜測就能明白的,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過人的意念,神的意念無人能測透。經上說『字句叫人死,精意叫人活。』(林後3:6)『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 (啟19:10)我們若憑字句判斷主來的方式,根據字句等候迎接主來,那不是走向死亡嗎?」弟兄又打開神話念道:「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

聽完神話我愚蒙的心竅一下子開了,以往我把神的作工定規在聖經的字句上,認為主耶穌再來時是駕著天上那片物質的白雲降臨,通過神話的揭示我才知道白雲是指神的靈、神的話、神全部的性情與所是。我只抓住一節聖經不放,卻不去全面衡量,只注重預言的字面意思卻不明白其中的精意,就定規主來的方式,真是太愚昧了!針對神的名,我問弟兄:「神這次來為什麼不叫耶穌而叫全能神呢?」弟兄耐心地為我們查聖經(啟1:8;4:8;11:17;15:3;16:7;19:6),又打開神話遞給我,我看到神說:「所以『耶穌』的這個名是代表救贖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時代的,『耶和華』這個名是為著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

看完這段話,我徹底定真這是神道成肉身發表的話語,即使講道再高的人也不能把神的名講明白、講透亮,惟有神自己能把他的心意說明白,將他自己的奧祕揭開。我回想以往定罪、抵擋神真是惡行累累、罄竹難書!心裡不免一陣恐慌,像我這樣悖逆、抵擋神的人,神能要我嗎?當我把我的想法說出來後,弟兄為我查找神話,神說:「神只是用話語來作工,並不因著人一點悖逆就將人懲罰,因為現在是拯救工作期間,若是人有悖逆就將人懲罰,那所有的人都將沒有蒙拯救的機會,都將被懲罰落入陰間。」「神作拯救工作期間將所有可被拯救的人最大限度地都拯救回來,並不丟掉一個,因他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人若真有渴慕神的心,神是不會丟棄人的。」 此時,我已是泣不成聲,懊悔自己當初那麼狂妄自是、愚昧瞎眼,以至於犯下了褻瀆聖靈的罪,使那麼多弟兄姊妹不能來到神面前,我真是個罪該萬死的惡僕。特別是想起那些被我送進大牢的姊妹們,我更是痛不欲生,撕心裂肺般地難受,我哪裡還有一個信神人的樣式呢?簡直是不可理喻的禽獸,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是個該千刀萬剮的大罪人,作惡坑害了那麼多人,理應被咒詛下地獄,可你莫大的愛仍臨到了我,給我悔改的機會,我實在感到羞愧難當,無地自容,就是碎屍萬段也難補對你的虧欠。神啊!從今以後,我要獻上我的全人,為你而活,任你使用,以此來安慰你的心。」

接受全能神新工作後,使我知道了那些說傳一個給多少錢的說法完全是無中生有的謊言,弟兄姊妹風裡來雨裡去,忍受屈辱地傳福音,是因為他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也深知人落在黑暗中的痛苦,因此都在竭盡全力地盡本分,沒有索取、不講報酬,只為還報神的愛,滿足神的心。反面宣傳中說「他們男女界限不分,搞淫亂」更是一派胡言,因神是聖潔的神,恨惡一切邪惡和淫亂的事,行政第四條規定:「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 在全能神發表的真理中,我還認識到人雖然經過耶穌的救贖,但仍沒脫去敗壞性情,必須得經過全能神的審判人才能得以潔淨,才能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全能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是將人類帶入美好歸宿之中的神自己。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神這次來中華大陸作工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代價,不知忍受了多少褻瀆、逼迫、棄絕、患難,我們不要再傷神的心了,以我的過去為警戒吧,不要再受謠言的迷惑定罪全能神了。神說:「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沒有資格咒詛定罪別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 神的工作已近尾聲,快快打開你的心門、家門,迎接福音的使者,接受全能神的到來吧!

沈陽市 王淑芹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