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目錄

106 在全能神的話語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淚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近年來,我看了不少毀謗、褻瀆「東方閃電」的資料,也聽了不少誹謗此道的謠言,如:「東方閃電」是假基督迷惑人的,誰若信了再退出來就會被挖眼睛、打斷腿;他們的書中有毒,看了就會像吃了「迷魂藥」一樣,稀裡糊塗地跟著他們走等等。因此,我對「東方閃電」的人恨之入骨,避之惟恐不及。為了不讓弟兄姊妹受迷惑,以此證明自己對主的忠心,我極力散佈謠言,並經常訓告信徒:謹防「東方閃電」,絕對不許接待陌生人!

記得1996年4月,一位老同工約我到他家,閒聊中他拿出一本書讓我看。我心不在焉地隨意翻翻,突然,看到書中有「道成肉身的神」的字樣,我心裡一驚:這是「閃電」派的書!當時把臉一沉,厲聲呵斥道:「書從哪弄的?咱信耶穌多年還是講道之人,可要有分辨,決不能上了他們的當!……」並勒令他當天就把書退回去。

不久,一位陌生的弟兄又給我傳:「主已回來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一聽就火了:「誰給你說主來了?你這『鬼話』騙得了誰?耶穌明明是男的,而你們信的神卻是女的!我又不是三歲小孩,能上你的當嗎?別說你!就是俺爹娘來傳我也不信!」我不容他再說話,「砰」的一聲把他關在屋內,惱怒地跑到院子裡把他自行車的氣門芯拔了,嘴裡還惡狠狠地說:「看你還談不談!」他見無法再談下去,就央求道:「弟兄,請幫我找個氣筒吧!天快黑了,我離家還有十幾里路呢?」我暴跳如雷,衝他大吼:「少啰嗦!快滾!再來別怪我不客氣!」無奈弟兄推著沒氣的車子,噙著眼淚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不知為何我的胳膊突然疼得抬不起來了,我趕緊向主禱告:主啊,我對你一片忠心,為什麼你這樣管教我呢?難道我做錯了什麼?……禱告後,回想起自己對待那位弟兄的言行,良心備受譴責:我那樣做像個信主的人嗎?遵守主的教誨了嗎?主耶穌要我們愛仇敵、饒恕人七十個七次,而我呢?簡直像個地痞無賴、市井小人,對人不但沒有愛,還把人家的車子氣給放了,唉!我真是……忽然,又想起「資料」上有關「東方閃電」的謠言以及那些有聲有色的訛傳,我僅有的一點懊悔之意也隨之消失了。

但愛人的神並沒有丟棄我,又一次拯救了我這個悖逆之子。那天,我正在家看聖經,那位弟兄又來了,我站起來就往外趕他:「滾!快滾!上次來害得我胳膊疼了幾天抬不起來……」任憑我惡言惡語、連推帶搡他就是不走,最後見我又要大發雷霆,他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哭著向神祈求:「全能神啊!你為了拯救我們這些活在罪中的人,從高天來在地上,忍受著一切的痛苦屈辱,人誰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呢?今天這麼多信你的人,又有誰能認識你呢?真心愛你的人在哪裡呢?全能神啊!為了把這位弟兄帶到你的面前,就是讓我受再大的苦、忍再大的屈辱,我也心甘情願!全能神啊!願你作工在他身上,開啟他的心門,讓他能聽聽你的聲音,明白你現時的心意吧!……」聽著弟兄聲淚俱下的哭訴,又想起他上次哭著走的情景,我的良心在陣陣責備中逐漸恢復知覺,不禁暗自思忖:他也是快五十歲的人了,竟然跪下痛哭流淚地為我祈禱,到底圖啥呢?我這樣待他,他還對我有愛、有忍耐,他的愛心從何而來呢?經上說「神就是愛」,「愛」只能從神而來,難道他們信的是真神?傳的是真道?我又想起上次胳膊疼的事,心中不覺有些害怕了。於是我忙把弟兄扶坐到床上,說出了心裡話:「弟兄,我也不願意抵擋神啊,只是怕走錯了路,信主多年到最終落個竹籃打水——一場空的結局呀!」他邊擦淚邊哽咽著說:「木不鑽不透,話不說不明,我談的若合乎真理你就聽,若不合乎真理你可以不聽!」聽他說得很在理,我便點了點頭。弟兄就從創世記一直談到啟示錄,把神的三步作工詳細地作了交通,而且有根有據、有層有次,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就將自己所不明白的問題提了出來:「你們怎麼說主又道成肉身了呢?這有聖經依據嗎?」弟兄說:「在路加福音17章24-25節中記著: 『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 這裡提到的『人子』,就是指從人生、有人模樣的正常人,如果是靈體就不能稱為『人子』,像耶和華、耶穌都是神,但只有耶穌可稱為『人子』,而耶和華卻不能稱為『人子』,因為耶穌是神的靈所穿戴的肉身,他有完全的神性與正常的人性,他可以與人同吃同住同生活,而耶和華只有完全的神性,他只能以靈的方式向人顯現,所以不能稱『人子』。再說,只有神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才能受苦、被這世代棄絕,靈怎能受苦呢?又怎能被這世代棄絕呢?從這些預言中看出主二次再來必定是道成肉身!」弟兄的交通讓我滿面羞慚:自己講道多年,怎麼就不明白這些呢?弟兄接著談道:「經上說末世有假基督出來迷惑人,那麼肯定是人冒充基督才稱為假基督,如果真神來了不是肉身而是靈體,那屬肉體的人又怎能冒充呢?主耶穌又何必預言末世有假基督出現呢?這不更證明主在暗示門徒他再來仍是道成肉身嗎?」這一番講解合情順理、無懈可擊,讓我心服口服。

弟兄又掏出一本神話書,念道:「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惟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 全能神的話使我對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義更加清楚透亮,我不由得恨惡自己的愚昧無知,按想象、觀念去論斷神的作工,這不是嚴重地抵擋神嗎?這不是對神靈的褻瀆嗎?與當年的法利賽人不是一丘之貉嗎?

弟兄針對「神為什麼重返肉身成為女性」這個問題,又念了兩段神話:「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 聽後我茅塞頓開、心明眼亮,神的作工是何等的奇妙難測,雖反擊人的觀念、出乎人的意料,但都是太有意義了,也看到了自己是多麼貧窮、可憐、瞎眼、愚昧,沒有絲毫的理智可言,竟用自己的觀念去衡量神的作工,我真是螞蟻撼大樹——不自量力,不知羞恥的賤貨!

神話及弟兄的交通讓我完全放下了觀念,回想起自己以往抵擋全能神的所作所為,我不由得懊悔至極,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向神禱告:全能真神哪!我真是有眼無珠、糊塗透頂!信你盼你歸,可當你來到之時,我卻百般定罪、褻瀆你,而且極力封鎖教會,大肆散佈謬論邪說,蒙蔽了多少弟兄姊妹,還惡待傳你佳音的弟兄,我真是個罪大惡極的敗類、禽獸不如的畜生!按我的惡行真是可咒可詛、該下地獄……我哽咽得再也說不下去了,弟兄哭著把我扶起來並勸道:「神讓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只要你真心悔改、重新做人,神不會記念我們以往的!」我眼含熱淚激動地接過了全能神的親口發聲,從此歸在了末世基督——全能神的名下。

通過更多地吃喝神話,我明白了很多以前所不明白的聖經奧祕,神在各個時代作工的目的意義,也了解了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人類的歸宿在哪裡,懂得了人應該如何敬拜神、如何愛神,信神之人該具備的樣式以及人如何脫去敗壞性情,成為聖潔與神一同進入安息之中等等。神話字字珠玉精金、句句扣人心弦令人回味無窮。此時,我幡然醒悟:以往說「『東方閃電』的書中有毒」的謠言不攻自破,並非書中有毒,而是神的話語刺中了人的心,能將人徹底征服,讓人愛不釋手,如一日三餐,成了人生命糧啊!在聚會時看到弟兄姊妹說話有分寸、有理智,彼此相愛情同手足,讓我體嘗了神愛的甘甜。一次,一個姊妹因家中有事幾個聚會沒有參加,弟兄姊妹心急如焚,為她禱告後,又找到家中詢問原委,惟恐生命受虧損,這不禁又使我大徹大悟:這是弟兄姊妹彼此相愛、相互看顧、扶持的真實寫照,「資料」上「挖眼睛、打斷腿」等駭人聽聞的謠言純屬無中生有、惡語中傷,是對神靈的褻瀆!想到自己以前偏聽偏信「資料」上的誣陷之詞,險些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我更是懊悔萬分:全能神哪!我敗壞至極,而你卻寬宏大量、不記前嫌,差派弟兄拯救我這個悖逆之子,我無以還報,只有獻上全人與你配合,把那些被我捆綁在黑暗中的弟兄姊妹都帶到你的面前,以此來彌補我以往的虧欠!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這就是我——一個悖逆之子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的自白書,願你們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再步我的後塵了!不要再相信那些「資料」上的假見證及那些道聽途說的騙人謊言了,它只能讓人奔向地獄、走向不歸路!如今,神的日子就要來臨了,趕快迷途知返吧!全能神說:「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河南省周口市 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