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目錄

101 全能神的話語使我起死回生

自1996年有人給我傳神的新工作以來,我就多次驅趕、謾罵、咒詛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起初一位老姊妹傳我,我不尋求也不考察就盲目定罪說:「主駕著白雲走,還要駕著白雲來,你們說主已經回來了,這是標準的邪教、迷惑人的假道!……」後來又有兩位姊妹多次來傳,我不但不接受還破口大罵:「你們是撒但、邪靈,快滾!我決不會聽你們的!……」不僅如此,我還將自己抵制神新工作的「義舉」在聚會中大肆宣傳,以此來讓弟兄姊妹效法,並常常禱告咒詛信全能神的人,讓他們全部沉淪、下地獄……

因著我的惡行觸動了神的怒氣,很快神的烈怒便臨到了我。就在我定罪神的新工作後不久,已痊癒四年的關節炎突然發作了,雙腿像刀割般疼痛,為此我天天痛哭流淚地求主醫治,可醫療費花去了3000多元,仍不見好轉,然而麻木的我並不知是神的管教臨到,也沒有因此收斂自己的惡行,反而抵擋得愈發嚴重,因而我的病也就越來越厲害:一年中反覆發作五、六次,病程少則一個月,多則兩個月,嚴重時雙腿腫脹,如同火燒一樣地疼痛,有時疼得實在受不了就狠扇自己的臉,用拳頭使勁砸自己的腿、頭往牆上猛撞,痛得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恨不得將舌頭也咬斷,真是苦不堪言!2001年經河南省中醫院檢查,確診我患的是骨癌,這個結論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完了,我的一生就此了結了!但轉念一想:起初我一信主關節炎就好了,這次我還靠著主,主一定會施恩於我的。可是採用最先進的技術治療幾個月,醫療費花去18000多元仍無濟於事,此時家中已是債台高筑,再也無力為我治病了。那時我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中……

然而可悲的是,躺在病床上、受著病痛折磨的我仍竭力抵擋著神的新工作,並攔阻母親接受。但是在2002年3月母親還是不顧我的反對毅然接受了真道,並和姊妹們一起多次傳福音給我,但都被我一概拒絕。一次,一位姊妹勸我說:「弟兄,你聽聽吧!這確實是神的話啊!」我反感極了,惡狠狠地說:「滾開!你們都是邪靈,我就是死也不會聽的!……」為了發洩對神新工作的仇視,我趁母親不在家偷偷地撕毀了她的神話書,還求主咒詛傳全能神福音的人都得重病,求主將他們的書全部毀掉……那時的我真是如同禽獸一般,完全喪失了良心理智。正如全能神所說:「有誰的不義能逃脫我刑罰人的雙目呢?有誰的罪孽能躲開我全能者的雙手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此後我的病情明顯地加重,雙腿的骨頭如同碎了一樣疼痛,胳膊也開始疼痛不止,且越禱告主醫治病情越惡化,最後雙腿、左手都冰冷、麻木,失去知覺。同年12月5日上午,我已到了垂危之際,見人就哭,淚水、鼻涕、口水滿臉都是,連大小便都失禁了,家人和鄰居已商量著給我安排後事,我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幾天了,可我才三十多歲,還不想死呀……

人的盡頭正是神的起頭!當天下午,一位姊妹再次給我傳福音,她眼含熱淚誠懇地勸我:「弟兄啊,別再固執了!你聽聽神的話吧,是真是假你可以分辨分辨!……」這時神開啟我:姊妹說的也對呀!反正我也是快死的人了,即使是假道,聽了我也受不了什麼虧損,於是我有氣無力地點點頭。姊妹便給我念了幾段神話: 「人所認為的都是觀念,人所領受的是按照字面的意思領受的,也是按照人的想象領受的,並不符合聖靈作工的原則,也不符合神的意思。神不會那樣作,神不會那麼愚昧、那麼傻,他的作工不像你想得那麼簡單。按人所做的所想的,耶穌駕著白雲來了,降在你們中間,你們看見他了,駕著白雲跟你們說他就是耶穌,你們還看見他手上的釘痕,你們認識了他就是耶穌,而且還要再次拯救你們,作你們大有能力的神,把你們拯救,賜給你們新名,給你們一個人一塊白石,之後,讓你們進入天國,把你們接進天堂裡,這樣認為不屬於人的觀念嗎?你說神是按照人的觀念作工,還是回擊人的觀念作工?人的觀念不都來源於撒但嗎?人不都是經撒但敗壞的嗎?神如果按照人的觀念去作,那神不就成了撒但了嗎?他不是與受造之物同類了嗎?受造之物現在既已叫撒但敗壞到這個程度,人都成為撒但的化身了,那你說如果神按照撒但的東西去作,那不跟撒但合夥了嗎?人怎麼能將神的作工測透呢?所以,他不會按照人的觀念去作,不會按照你想象的去作的。有的人說,神要駕著白雲來那是神親自說的。神親自說的不假,但你知不知道神的奧祕無人能測透?你知不知道神的話無人能解釋透?你保證百分之百把握是屬於聖靈開啟光照你的?難道是聖靈那麼直接指示你的?是聖靈指示的,還是你觀念認為的?他說:『那是神自己說的。』但我們不能用我們的觀念、用我們的腦袋來衡量神的話。就以賽亞所說的話,你能有百分之百把握把他的話都解出來?你敢解他的話嗎?你既然不敢解以賽亞的話,那你為什麼敢解耶穌的話呢?耶穌高還是以賽亞高?既然是耶穌高,那為什麼耶穌說的那些話你都能給解出來呢?神能把他的工作提早都告訴你嗎?受造之物沒有一個能知道的,天上的使者都不知道,人子都不知道,你還能知道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聽了這些話,我不禁愣住了:原來「白雲」不是指天上物質的「白雲」,而是指神的靈、神的話、神的全部性情與所是,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心想:那我抵擋的全能神不就是駕著白雲重歸的救主耶穌嗎?那我定罪神末世作工,咒詛、謾罵傳福音人員,還撕毀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豈不是犯下了褻瀆聖靈的彌天大罪嗎?怪不得我得如此絕症,原來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是我應得的懲罰和報應!全能神的愛真是無限無量,在我僅剩最後一口氣時,還差遣他的使者來拯救我,讓我得以聽見他的親口發聲,看見他美麗榮顏,實在是神對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此時我痛哭流涕仆倒神前:「全能神啊!我這個該死該滅的逆子,觸犯你的性情,頑固地與你對抗長達六年之久,按我的所作所行實在是罪該萬死、死有餘辜!神哪!如今我才知道自己是個抵擋你的大惡人,該沉淪滅亡、該下十八層地獄的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神哪!我不求能存活下來,只求活一天能愛你一天!……」

此後,我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將死之人,天天享受著神話的滋補和供應,一天所明白的真理比我信神十幾年得的還多,也真正明白了「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的內涵之義,真是靈甦醒、心快樂!更令我想不到的是不到一個月,我竟能下床走路了,兩個月不到,我就能步行三十多里路去傳福音,隨後,就開始正式盡本分了。鄉鄰們見了我都驚奇不已:「嘿!快要死的人,竟好得這麼利落,真是稀奇!」2003年9月,我去省中醫院、省康復醫院複查時,專家們用驚喜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我,紛紛驚嘆道:「這真是奇蹟啊!這種病我們已研究了幾十年,期間遇見了幾萬名患者,他們有的不治而亡,有的終生殘廢,但像你這樣完全康復的還是第一例,真是奇蹟啊!」我深知是全能神讓我起死回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知多少次我俯伏在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感謝讚美你!若不是你的拯救,我不知早已葬身何處,感謝你嚴厲的擊打管教將我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了回來,我深深地體會到了你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更看到你對人類的心意是拯救而不是毀滅。全能神啊!你長闊高深的愛完全融化了我的心,我願將我的一生都獻在你的面前,為擴展國度福音獻上我的全心全人,以此還報你的大愛,安慰你心!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願那些還沒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弟兄姊妹,以此為警戒,不要像我一樣盲目抵擋定罪神的新工作,以至於落得個悔恨終生的下場。願弟兄姊妹都能趕快放下觀念,尋求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早日歸回到神的寶座前!

河南省南陽市 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