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99 抵擋全能神是我永遠的懊悔

1992年因父親得癌症我接受了耶穌的福音,禱告後我父親不僅沒有絲毫的疼痛,而且還延長了壽命,同時我的心臟病也好了。歸向主三年後我從教堂轉入家庭聚會,更加積極追求,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傳福音建教會,信徒人數由最初的幾個人達到後來的200多人,教會特別復興。

1998年,一個接待家姊妹告訴我:「有人傳神來了,道成肉身是女的……」我馬上說:「再來這樣的人不要接待,別搭理那些歪門邪道。」當時我也沒有在意。一天,我接到一張傳單,內容是:「『東方閃電』是邪教組織,末世的假基督……」想起此前教會中被「擄」走的同工,我這才感到事情的「嚴重性」,無形中對「東方閃電」產生了仇恨,急忙拿著傳單和同工又去那個接受「東方閃電」的同工家,我把傳單給她看並規勸說:「你信主這麼多年了,千萬別走偏了,『東方閃電』已定型是『邪教』,聖經上哪寫神是女的了?末世多複雜,要是信錯了不就白信了嗎?快回來吧!」可無論我怎麼講,她都不動搖,後來又多次去勸,她仍是不回頭。我見她不回轉就把這一切歸罪於「東方閃電」,每當聚會時我都大講:「傳單上都說了『東方閃電』是『邪教』,是末世的『假基督』,進去就出不來。聖經上說主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他們卻說神是女的。天下人間只賜下一個名,耶穌基督才是我們的救主,除他以外別無拯救,所以,我們千萬要小心,不要上當受騙……」

儘管我拚命地封鎖教會,但還是不斷地有人接受全能神末後的工作。一天,有一個姊妹拿來一本神話書讓我幫助「分辨」,我以批判的態度看書,邊看邊罵:「竟敢冒充基督……」我越看越氣,就狂妄地拿筆在書上又批又畫,把不合我意的地方一一找出來「公布於眾」,大肆攻擊,告誡弟兄姊妹:「『東方閃電』的書我看了,純粹是來迷惑人的,主早就告訴我們了,末世要有假基督迷惑人,這不應驗了嗎!大家千萬要防備,不要沾邊,任何人不准接待他們……」隨後,我又把借我書看的那個姊妹硬是拉了回來。同時,我對「東方閃電」更加恨之入骨,下決心要和「東方閃電」對抗到底,誓死「捍衛真理」,看好羊群。

可不知為什麼,我們越抵擋「東方閃電」教會越荒涼,越看「羊」越少,弟兄姊妹信心軟弱、愛心冷淡,紛紛退去;我也感到講道無力,每次都是強打精神;接待家姊妹的病日漸加重,最後竟臥床不起……看到這些情況我心情十分沉重,往日那麼復興、火熱的教會怎麼到了如此地步?迷茫之中我來到主前查找原因:難道是我在講道上沒下功夫?於是,我開始四處奔波,只要聽說哪裡道講得好,就會不顧一切地趕去聽,還翻閱大量的「屬靈」書籍,取各宗派之精華,認為這樣可以復興教會。然而,一切並未如我的願,教會光景每況愈下,我的一番努力也付之東流。我又一次陷入惶惑之中,不由想起曾去過的宗派:大大小小的教會一派荒涼,信徒軟弱是普遍現象,很多教會內部同工之間四分五裂。最後我們只有堅信「忍耐到底必然得救」,認為只要我們持守到底,相信有一天主會再次使教會興旺的。這一時期我們逢人便傳福音,準備「重整旗鼓」,等待「主工復興」。

2002年7月末,我和同工在兩個姊妹的帶領下給一個天主教的弟兄傳福音時,弟兄的姑姑和叔叔來了,他們也是信主的,因天色已晚,在他們再三挽留下我們只好接受了他們的熱情款待。飯後,我們在一起交通起來,他們從舊約談到新約,又講啟示錄,當弟兄講到「神又作了新工作」時,我心裡立刻有了反應:這是「東方閃電」!馬上警惕起來,心中不住地禱告,求主封住他們的口,還暗示同工趕緊禱告。我又把那三個弟兄姊妹一一叫出去囑咐說:「他們傳的是『邪教』『 東方閃電』,不要信!」還告訴那個弟兄:「對於你的姑姑、叔叔,該招待招待,但他們所傳的一定不能信。」我還不時地打斷他們的談話,鑽空子、提難題,但他們都一一解答,根本難不倒。後來我反覆強調說:「耶穌已完成了救贖,釘在十字架上說『成了』,那就是徹底拯救人了。」弟兄說:「耶穌說的這話是指救贖工作完成了,就像一個人犯了死罪,花錢買了回來,不處死了,但他身上還有罪,同樣耶穌雖然赦免了我們的罪,但我們還有敗壞性情在裡面。所以末後工作神要用話語把人徹底潔淨、拯救,使人脫去敗壞性情成為聖潔,因為非聖潔沒人能見主,這步工作完成了神的大功才徹底告成,也就是啟示錄中 『都成了』的真意……」六七個小時的交通,無論他倆講得多明白,多有理,我都是胡攪蠻纏,不停地打岔攪擾,但他們一點都沒生氣,始終是和顏悅色地對待我們。最後,我就乾脆告訴他們:「我肯定不信,除了耶穌以外,再沒有別的名可以靠著得救。」雖然當時拒絕不接受、抵擋、反駁,沒心思聽,但回家後卻常常想起他倆說的話,「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不作重複工作」,「三步工作是一位神作的」,「耶穌時代過去了,神已不在恩典教會作工才導致教會荒涼」等等,在我腦子裡轉來轉去,我仔細一琢磨覺得他們說的有道理,而且那兩個人那麼樸實、誠懇、沉著、穩重,一舉一動根本不是裝出來的,怎麼看也不像信邪教的人呢!但又想到傳單中說神來了是女的,還不叫耶穌了,內心又開始爭戰。於是我跪下禱告:「主啊,如果你真的來了,求你藉周圍人事物告訴我、啟示我讓我知道,讓我能明白過來……」

事隔不久的一次作工歸來途中,天正下著雨並且道路泥濘,我推著自行車,腳剛踩在一塊沒水的地方就突然陷了下去,我趕忙喊了聲:「主耶穌哇!」不料,腳下像有一種吸力似的使腳直往下陷,而且越陷越深,當時腦子裡一片空白,感覺像是在沼澤地裡一樣,心中十分害怕,我馬上喊了聲:「全能神啊!」腳隨之一下子拔了出來,好奇怪!這時我想起自己的禱告,難道耶穌時代真的過去了?全能神是真神?

2002年9月3日,在一個朋友的表姐家我接觸了傳全能神的姊妹。姊妹詳細交通了神末後的工作,之後打開神話給我念,我聽得那麼感動,那麼親切。我心中納悶:這親切之語那麼神聖偉大,可我上次看的時候怎麼一點沒看出來,反而看得那麼抵觸氣憤呢?姊妹說:「神的話是靈、是生命,不同於普通人的言語,要想明白神話的含義必須藉著聖靈的開啟,所以看神話時人的心態是最重要的。只有把心態擺對,從真理的角度上來領受神話,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人若存著抵觸、抓把柄的心來看,神是不會開啟的,自然就會產生許多的想法和觀念。就如耶穌作工說話時,彼得存著尋求的心得到了聖靈的引導認識到耶穌說的話是永生之道,而那些文士、法利賽人卻存著抓把柄、試探的心,沒能獲得聖靈的作工,觀念越來越多,最終成了把主釘十字架的罪魁禍首,成了抵擋神的人,落在地獄之中。你當初看神話時存著抵觸的心,沒有得到神的開啟,現在你是存著尋求的心,獲得了聖靈的作工,所以一樣的神話因著你心態的不同,也就達到截然相反的果效。」當姊妹把神話遞給我時,我如獲至寶,打開神話看到神說: 「在人中間,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見的靈,是人所未能接觸到的靈,因著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創世、救贖、毀滅)而在人中間按著不同時候向人顯現(從未公開),作我在人中間的工作。」「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人的觀念中認為,凡是作贖罪祭的,就是神的獨生子,凡是為神擔當政權的、救贖整個人類的就是神的獨生子,還有人認為凡來是男性的就可稱為神的獨生子,也就是代表神,甚至還有的人說,耶穌是耶和華的兒子,是他的獨生子,這不是人的太大的觀念嗎?若在末了的時代不來作這步工作,整個人類對神就籠上了一層陰影,這樣,男人就自認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遠也抬不起頭,那時,凡是女性將沒有一個得救的。人總認為神是男的,而且認為神總是厭憎女人,神也不會叫女人得救的,這樣,所有的耶和華所造又同樣經敗壞的女人不就永遠沒有被拯救的機會了嗎?那耶和華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沒有意義的事了嗎?女人不也就永遠滅亡了嗎?」

看完神話我如夢初醒,神原本是人看不見的靈,根本沒有性別之分,只是為了拯救人類才兩次道成肉身取了不同的性別,讓人明白神造男造女都有實際意義,他既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他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來作工作,人無權干涉,而我竟然定規神不可能是女性,真是太愚昧了!我又往後翻看到神說: 「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

神帶有權柄、威力的話震動著我的心,使我明白了神的名是因神的工作而有的,神作一步工作就要取一個適合本時代工作的名,神用名來開闢時代,也用名來代表時代,神的名改變了,但神的實質並沒有變。我以為神再來還得叫耶穌,不叫耶穌就不是神,猶如當年的猶太人盼望彌賽亞一樣,不叫彌賽亞就不是神,只信神的名卻不信神的實質,把神的名定規在我的觀念中,攻擊二次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竟敢用神以前給的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東西反過來攻擊神,真是可恥可恨,瞎眼又無知!神的話完全解決了我的觀念,此時我才明白為什麼那個同工我怎麼攪也不回來,誰找到了真神、得著了真理還願意離開呢?回家後,我馬上把這大好的消息告訴給同工,他們經過考察一周後全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投入全能神的懷抱,當時隨之進來20多人,緊接著我又把借我書又讓我給攪回去的那個姊妹找了回來。

當我再拿起神的話,神話字字句句抓住我的心,深深地吸引著我,使我愛不釋手。我如飢似渴地往下看,半個月的時間我天天以淚洗面,慶幸的淚、悔恨的淚、感動的淚交織在一起,從未有過的感覺,從未有過的感動。從神的話中我看到神的愛、神的心意,看到神的奇妙與智慧,看到神對人類了如指掌;神的話如同兩刃利劍,使我看到自己一系列醜惡的表演,撒但醜相被揭露得淋漓盡致。面對神的拯救與大愛,多少次我痛不欲生:「全能神啊,我三番五次抵擋你,是個狂徒之『最』,是用刀子扎你心的殘忍、惡毒之人,面對你的慈愛憐憫,我卻是那樣的悖逆與抵擋,真是罪大惡極、罪該萬死,抵擋褻瀆你是我永遠的懊悔。神啊!我願重新做人,將身心全都獻給你,任你使用,彌補我以往的罪孽。」

親愛的弟兄姊妹,希望你們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再像我那樣抵擋全能神了。神末後的救恩臨到我們,這是神的高抬和拯救,我們不要因為怕受假基督的迷惑就不肯尋求真道,這樣做只能耽誤我們自己的生命。只要我們靜下心來尋求考察全能神末後的工作,我們的觀念都能得以解決。以往我們都盼望與主同赴天國的筵席,這個願望今天已實現在我們眼前,我們千萬不要錯過這個大好的機會呀!全能神說:「神的作工猶如洶湧的浪濤浩浩蕩蕩,沒有一個人能挽留住他,沒有一個人能制止住他的腳步,只有悉心聽他話語、尋求渴慕他的人才能跟隨他的腳蹤,得到他的應許,除此之外的人都將受到滅頂之災與應有的懲罰。」弟兄姊妹,讓我們趕快跟上神的腳蹤邁向新的時代,進入神為人所預備的美好的新天新地吧!

沈陽市 楊維麗

上一篇:在事實面前,我終於醒悟過來歸向了全能神

下一篇:我是怎樣接受全能神的

相關內容

  • 全能神的愛征服了我的心

    我原是三班僕人派的一名教會柱石,經過幾番周折,終於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我真是無地自容,愧對神的愛,愧對弟兄姊妹。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感激之情,感謝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時,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靈得供應,重得復甦,終於認識了神末世的作工,認識了全能神就是耶穌…

  • 全能神的話語使我歸服神前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中層帶領,1985年我蒙召歸主後,就一直在主的恢復流裡。我一直認為聖經是一本生命書籍,其中的每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來對人類的美善心意全在聖經裡向我們顯明了,因此我視聖經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對能給我們帶來「拔高異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總認為神藉著李弟兄已將六十六卷聖…

  •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我是貴池市因信稱義派的一個帶領,在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樣,一直苦盼主耶穌二次再來,但因著上面大帶領時時敲「警鐘」和聖經上「末世必有許多假基督出現」這話,使我成了一個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這些,心裡十分內疚,下面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弟兄姊妹說說,以便弟兄姊妹引以為戒…

  •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顧。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