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目錄

25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愛

我曾是讚美派的同工,記得剛信主的時候,講道人就說:「我們這一代人是最有福的,能夠活著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現在主就在門口了……」那時,自己一直盼望主來的那一天,並在主面前立下心志:一定要把主迎接回來。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年年過去了,主還是沒有回來。這時,因著各自的難處,人的心離神越來越遠,每個人的靈裡都處在了疲塌、打盹、昏睡的光景中。就在此時,朦朧中聽到有人傳說「神已道成肉身來到中國了」。我正要看看是怎麼回事時,帶領卻說:「那是異端、邪教,接受他們之後就沒好日子過了,他們會抱走你的小孩,會砍你的胳膊腿,會讓你家破人亡……」聽完帶領的話後,心想:一定得為主站住見證,不能被異端、邪教迷惑。

有一天,我的老姨父到我家裡來,他今年已經六十多歲了,住在離我家很遠的城裡,當時我想這麼遠他來幹什麼?進門後,他就告訴我說:「神已道成肉身來到中國了。」就這一句話,我心裡就跟他抵觸上了,隨後便把帶領的話一字不落地告訴了他,姨父臨走時我還說:「你這麼大年紀了,不在家享清福,跑這麼遠來幹什麼,以後別來了,我可沒時間聽你說。」一次、兩次,老姨父一連來了好多次,可我絲毫沒有被他這股勁所感動,每次我都用難聽話將他趕走。有一次,他又來了並拿出聖經問了我幾個問題,我竟被他問得啞口無言,心想:就這幾天的功夫,他怎麼懂了這麼多?一會兒,兩個講道同工也來到我家,他們就在一塊交通。我想講道人一定能回答他提的那些問題,但在交通的過程中,講道人卻經常被問得啞口無言,到最後,沒想到兩個講道人惱羞成怒竟然擺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架勢,指責我老姨父:「你是『東方閃電』,是迷惑人的,別在這胡說八道了……」當時我特別擔心他們會發生衝突,因我知道老姨父以往脾氣不好,平時受不得半點委屈。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始終沒有生氣,依舊心平氣和地和她們交通,說:「姊妹,真理可不是爭爭吵吵得來的啊……」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心想:老姨父還挺有耐心呢,以前他可不是這樣,怎麼變化這麼大呢?

幾天後,老姨父又帶著一個弟兄來到我家,看到他們來後,我心裡一直禱告說:「主啊,末了的日子要有假基督迷惑人的出現,求主保守我別偏離正道。」然後我就不搭理他們,幹自己的家務活。老姨父屋裡屋外跟著我說:「老姨父求你了,你還讓老姨父怎樣對你,你才能聽呢?你有正常的大腦思維,是對是錯你自己分辨分辨,你聽了後如果不相信,老姨父決不強求你……」他的一番話讓我心裡很過意不去,畢竟他是我的長輩啊,當時我就想應付一下他們,讓他們說完趕快走,反正他說什麼我也不往心裡去,便不耐煩地說:「好了,你們說吧,說完趕緊走。」談了一下午,我卻沒讓他們喝一口水,對他們總是冷冰冰的、愛搭不理,可弟兄始終都是微笑著跟我談。因著我存著抵觸的心理,對他們所談的我一點也沒有聽進去。傍晚,我正要趕他們走時,我丈夫下班回來了,他們又接著和我丈夫交通。晚飯後,我來到教會給弟兄姊妹講,來了陌生人千萬別接待,特別是「東方閃電」的人更不要相信他們等等,又把帶領說的話一遍又一遍地叮囑給弟兄姊妹,生怕他們忘了。一晚的「捆綁」課結束後,我一進家門就聽到他們幾個(婆婆、丈夫、和弟弟)和那個弟兄的談笑聲,進屋一看他們的表情,心想:完了,這幾個人沒分辨,肯定被他們迷惑了。我也沒有搭理他們就徑直走到我的屋裡去了。第二天,丈夫沒去上班,又接著和他們交通。孩子那天生病了,我讓丈夫把機動車從棚裡推出來帶孩子看病。由於車在雞棚裡長期不用,車身上都是雞屎,丈夫一看就煩了說:「那麼髒,我不弄!」弟兄連忙走過來說:「弟兄,孩子看病要緊,這車我幫你刷。」說著就去端水找笤帚。弟兄是個城裡人,穿得乾乾淨淨的,只見他三下兩下挽起了袖子,一手端著水盆,一手拿著笤帚開始刷洗。他先把車廂車板上的雞屎掃掉,用笤帚沾上水一點一點地刷,刷完了車板,又刷車廂,看他幹得特別仔細,帶有雞屎的水點不時地濺到他那乾淨的衣服上,可弟兄卻跟沒看見一樣,絲毫不在意。不一會兒這又髒又臭的車廂車板就被刷乾淨了。而丈夫自始至終只是在那愣愣地看著。弟兄的一舉一動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也打開了我緊鎖的心門。仔細想想,自從弟兄來到我家後,我就沒給他一個好臉色,沒給他一句好聽話,弟兄根本不計較這些,始終對我們以誠相待。人家到底是圖啥呀。現在讓我受這麼大的苦、用這麼大的愛心為耶穌傳福音,我想我肯定做不到。從弟兄的活出上,我看到了一種特別寶貴的東西,那就是——愛。我被這種愛深深地感動著,我對他們由厭煩變為有些好感。下午,我能和他們心平氣和地交通了,聽完他們的交通後,覺得挺有道理,可心中還是有疑慮:信主這麼多年,會不會在主來前被迷惑呢?可如果真是神作的新工作我不接受,那不就成抵擋神了嗎?在這種矛盾的心理之中不知如何是好,不敢輕易選擇,迷茫之中一直沒有定向。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弟兄說的話:「人非聖潔不能見主的面。就我們現在這樣認罪犯罪,犯罪認罪,等有一天主來了,會不會要我們呢?」我也深知自己並沒悔改好,還是一個罪人,可是以前講道人說過「主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了,主來後,我們肉體就變成靈體了」,現在想想真是那麼簡單嗎?真像孫悟空一樣飄上天嗎?經上說,主來時要審判活人死人,到那時死人復活,也接受審判,那得審判到什麼時候呢?帶領說就我們這有聖靈作工,那為什麼教會荒涼成這樣呢?這些問題一直在我腦海裡出現,成了解不開的迷。

三天後,我在沒有想好如何選擇時,他們又來了,並且還帶著一個小姊妹。這天我第一次看到了神話。當他們把神話放到我的眼前時,我不知如何是好。看了又怕再也拔不出來了,不看又想知道其中的奧祕。我心裡爭戰了很久,最後心想:那書上要是能解開我心中的疑團,說得讓我心服口服我就信。弟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說:「姊妹,你自己讀讀吧。」我翻開了第一頁,看到了《寫在前面的話》:「雖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達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雖然知道『神』這個字眼,知道『神的作工』這樣的詞,但人並不認識神,更不認識神的作工,這就難怪所有不認識神的人都是糊塗信了。人對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為人對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這樣,人與神的要求就相差好遠了。也就是說,人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作工,就不能達到合神使用,更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這是最簡單的『信神』的概念,進一步說,相信有神並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種簡單的信仰,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簡單、很輕浮,這樣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信到最終也不能得到神的稱許,因為其所走的路不對。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裡信神的人,在空洞的道理裡信神的人,他們仍不曉得自己並沒有信神的實質,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仍然在祈禱上帝保佑他們得著平安、得著足夠的恩典。不妨我們都靜下心來好好想想:難道信神是世上最簡單的事嗎?難道信神的含義就只限於多得恩典嗎?難道信神卻不認識神、信神卻抵擋神的人就能滿足神的心意嗎?」全能神的每一句話都說到了我的心裡,當初親戚說「你信了好幾年,我看你也是糊塗信」時,我還不服氣呢,心想:你懂什麼!我是同工,整天給別人講道我還會是糊塗信?可今天看了神話後,我才服服貼貼地承認我以前確實是糊塗信。我接著看了《稱呼與身分的說法》:「你只知道耶穌末世要降臨,到底他如何降臨?就你們這樣一個罪人,剛被救贖回來,不經變化,不經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嗎?就你現在的老舊人,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看了幾篇神話後,我以往不明白的問題也找到了答案。從那天起,小姊妹就住在了我家,陪我一同吃喝神話。小姊妹在我家從來不多說一句話,與信神無關的閒雜是非從不談及。當時我孩子還小,她就包了一大半的家務,整天忙裡忙外,洗衣做飯,有時連我的內褲她都洗。當時我就想,帶領說過:「你接受了,他們就會控制你,讓你沒有好日子過。」可在實際中我看到的是:當我不高興鬧情緒時,小姊妹急得團團轉,一會兒這樣交通,一會兒那樣交通,直到我情形好了,她臉上才露出輕鬆的笑容;有時我和丈夫吵架,她一會兒勸這邊,一會兒勸那邊,直到我倆和好如初為止……想想教會中沒有一點愛:同工之間嫉妒紛爭、爭權奪位,弟兄姊妹之間也是冷若冰霜;再看看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言行,我感到了他們身上有一種特別實在的愛、特別單純的愛。無論是從他們講的道上,還是從活出上,我對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挑不出一點毛病,覺得這就是真道。可現在教會那麼多人都沒接受,我不忍心傷帶領的面子啊。我該怎麼辦啊,求神引導我。弟兄知道我的情形不好後,第二天專程從外地趕來又給我交通了一天,我這時才定真了這步工作。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村的好多弟兄姊妹聽了弟兄的交通後也都接受了全能神。

有一天,小姊妹正帶我們吃喝神話,幾個同工氣勢洶洶地闖進我家,進屋後,其中兩個帶領二話不說揪住小姊妹頭髮,按在地上就打,兩個帶領你一拳、我一拳,邊打邊罵罵咧咧地說:「你說神來了,讓我看看……」好多話都難以入耳。小姊妹的衣服被拽破了,頭髮被抓亂了,小姊妹在兩人的拳打之下沒有一點反抗之力,只是說:「姨,姨,你們別動手,咱有話好好說,真理是心平氣和得來的……」不等她說完,一個帶領就說:「誰聽你的,你這個死丫頭,今天非把你交到公安局不可。」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便用力拉了那個帶領一把,不小心把她拽倒了,那個帶領卻惡狠狠地說:「好哇你,你竟敢打我……」看到眼前的一切,我怔住了,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兩個人就是我以往所崇拜的帶領,更不敢相信整天捧著聖經、在講台上講讓人愛仇敵、讓人謙卑忍耐的帶領今天會一反往日的「溫柔」,做出如此粗暴的舉動。就在那一刻,我對她們徹底地失望了,她們愛仇敵的實際在哪裡呀?再回想這一段時間我所接觸到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他們的一言一行都讓我著實佩服,完全與謠言中說的大相徑庭啊!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對全能神的工作更定真了,因為我在實際經歷中親眼看到:只有信全能神的人才有真正的愛的活出,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愛。

親愛的弟兄姊妹,謠言中將信全能神的人視作惡魔,可我從所接觸到的信全能神的人身上看到的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愛。馬太福音7章17-18節裡耶穌說過: 「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要知道神就是愛,哪裡有神哪裡就有愛。是撒但就永遠不會有愛的。沒有神作工的人,即便平時偽裝得挺好,一有合適的環境他的本來面目就會露出來的。我們應心思清明,仔細分辨分辨,這樣才不至於偏離真道、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他差遣他的使者用愛心感動了我,才使我以此認定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若沒有這樣的愛,我就會在黑暗中一直沒有出頭之日。弟兄姊妹,我用我的經歷來告訴你: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愛。

河北省廊坊市 桂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