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类书籍 歸向神的見證 找到生命水的河

找到生命水的河

李 芳

2002年秋,我們真理派的趙姊妹領著她外甥女王姊妹來我家,把主來的大好消息告訴了我。通過幾天讀全能神的話語和姊妹細緻的交通,我明白了從創世到現在,神為了拯救人類共作了三步工作,還知道了神每步作工都要更換不同的名,以及神在每個時代神名的意義,還有道成肉身的奧祕等真理,這些真理讓我大開眼界,大飽眼福。我心想:這道聽著真透亮,全能神很可能就是主耶穌回來了,我可得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多看看全能神的話語。姊妹臨走時把神話語書籍給我留下了,我每天一有空就捧著神話看,越看越愛看,越看越覺得這就是神的發聲。三天後,我心裡著急了,心想:我兒子也是信主的,還有教會中那麼多弟兄姊妹,他們對於主來這麼大的事還不知道呢,我得趕緊去告訴他們。

第二天一早,我來到兒子家,樂呵呵地對兒子說:「我這兒有本書可好了,你趕緊看看吧。」兒子瞅了我一眼,說:「什麼書啊,把您高興成這樣?您就放那兒吧,等我有時間再看。」我想:信主的人都盼望主來,兒子知道主來了肯定會高興的。

可我萬萬沒想到,三天後,兒子領了六個宗教人來到了我家,其中一個是我們派別的夏牧師,其餘的是我兒子派別裡的牧師、講道人。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來這麼多人呢?李牧師注視了我片刻,顯出挺關心我的樣子說:「姨,咱們都是信主的,是一家人,聽你兒子說,別人給了你一本書,這書你可不能看哪。現在是末世了,主耶穌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我們認為主耶穌這話就是說凡傳主來的都是假的,我們都要防備、拒絕。現在,整個宗教界就『東方閃電』公開見證主回來了,所以你千萬別再與他們接觸了,『東方閃電』的書你也不要看,這道與我們所信的道不同,不能聽。你對聖經明白得少,身量也小,容易受迷惑,我們講道多年,聖經懂得多,天南海北哪都去過,見多識廣,我們生命大,今天我們就是特意來挽救你的,你得相信我們,可不能自作主張了。」聽他這麼說,我心想:人家牧師還挺關心我呀,他說的也對,我年齡大了,文化又低,看聖經明白的也少,確實沒他們有分辨。這時,夏牧師也說:「我是牧師,主把羊交給我們管理,我就有責任保護你不偏離真道,要是沒有看好主的羊,我沒法向主交賬。姊妹,你可不能亂走啊,如果被『東方閃電』偷走了,你信主這些年可就徒勞了!」看他們個個繃著臉,一本正經地跟我說話,我有些害怕了,心想:是啊,這要信錯了,這麼多年我不是白信了嗎?可又一想,那書上的話挺好的,也沒看出哪兒不對,他們還沒讀全能神的話語,怎麼就說這道不對呢?想到這兒,我說:「你們說的好像是這麼回事,可我聽他們講的也符合聖經中主的話啊!」聽我這麼說,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又說了很多恐嚇我的話,把我弄得暈頭轉向,心裡七上八下的痛苦極了。我坐在那兒像傻子一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這時,他們還讓我跟他們一起禱告說咒詛的話,我沒有隨從,他們就又開始恐嚇我。最後,我兒子說:「我媽的事包在我身上了。」並把王姊妹給我的兩本《跟隨羔羊唱新歌》的歌本、詩歌磁帶,一本《審判從神家起首》的神話語書,都從櫃裡翻出來讓牧師拿走了。

他們走後,我難受得連晚飯都吃不下去,只好來到主面前禱告:「主耶穌啊,這些牧師說的到底對不對呢?看上去他們很關心我的生命,我要是不聽他們的,信錯了怎麼辦?主啊!可你要是真的回來了,就是全能神,我卻不接受,不就是把神拒之門外了嗎?那我不成了愚拙童女了嗎?主啊!這些天看全能神的話我覺得靈裡很得供應,這也是我實實在在感受到的啊,難道我錯了?他們現在拿走了我的神話語書籍和詩歌磁帶,我心裡很難受,不知道該怎麼辦,求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起王姊妹還給了我一本神話語書籍,讓我藏在櫃子裡頭了,想到這本書沒有被他們拿走,我心裡才好受些了。可一想牧師說的話,我又不知咋辦了,這書到底是看還是不看呢?那一晚上,我基本沒有睡覺,心裡翻來覆去地折騰,一遍又一遍痛哭流淚地向主禱告……

第二天一早,兒子來到我家,要送我回原教會聚會。我猶豫不定不想去,兒子硬拽著我到了聚會點,還跟講道人說我被「東方閃電」的人偷去了,讓他好好勸勸我。頓時,講道人和弟兄姊妹一下子都圍了上來,講道人拉著我的手,溫和地說:「姨呀,你可千萬別到處聽別人講道了,咱要是信錯了,主來提教會時咱不就被落下了嗎?你身量小,無論誰給你什麼書,你得先問問我們再看,我們能替你把把關……」弟兄姊妹也一個勁兒地勸我,我被他們的「愛心」感動了,眼淚不由得掉了下來。她們看我動心了,又囑咐我說:「如果『東方閃電』的人再來找你,你一定要棄絕他們,不能再接觸了!」我點了點頭。

沒過幾天,王姊妹來了,我說:「牧師給我讀聖經了,『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末世有假基督出現,凡傳主來的都是假的,我不懂聖經,身量小怕受迷惑,不敢聽別的道,我不能接待你了,以後你別來了。」姊妹誠懇地說:「主耶穌說這話是讓我們在末世防備假基督,但不是讓我們把基督也拒之門外。有假的必然是先有真的出現,沒有真的也不會有假的來冒充。主耶穌這話是告訴我們要學會分辨,而不是因著末世有假基督出現就一律拒絕聽主再來的福音,不然,咱怎麼能迎接到主的再來呢?其實,主耶穌已經把假基督的特徵說得很清楚了,假基督的主要表現是顯神蹟、行異能、醫病趕鬼,模仿主耶穌作過的工作來迷惑人。所以,在末世凡冒主耶穌的名傳悔改的道,能顯點簡單的神蹟或醫病趕鬼的才是假基督。末世重返肉身的主耶穌——全能神,他不重複主耶穌作過的工作,而是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新的工作,全能神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發表真理作了一步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要把經過救贖卻還活在罪中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脫離犯罪本性的捆綁,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中。這工作只有神自己能作,是任何假基督都做不了的。」姊妹談的有理有據,但牧師說的話總在我腦子裡轉來轉去,攪得我心煩意亂,我不願再聽姊妹的交通了,就謊稱到鄰居家有事,故意躲著姊妹。這之後,王姊妹又多次來我家,我都避開不見。鄰居對我說:「看她也不像壞人,你怕啥呀?」我心想:我也知道她是好人,只是我身量太小了,就怕信錯。

回到原教會聚會,我聽講道人講道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是講奉獻,就是講防備「東方閃電」,再不就是翻來覆去講那些陳穀子爛芝麻的事:為主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得到主的多少恩典……一點新亮光也講不出來,聽得我心煩意亂,昏昏欲睡。有一次,其他教會的一個弟兄過來講道,也講他為主作工怎麼翻山越嶺地受苦,傳福音得了多少人,建立了多少教會,盡高抬自己,我聽著很不舒服,心想:你這也不是在見證主啊,這不是在見證自己嗎?還有一天,我剛到聚會點,有姊妹就對我說:今天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神學生來講道。我一聽特別高興,心想:我可得好好聽聽,人家肯定比我們這邊的講道人講得好。講道開始後,神學生先講了怎麼防備「東方閃電」,之後就講她16歲就放棄學業到神學院深造,又講自己在大雨天怎麼作工受苦的,都去過多少地方……我越聽越反感,心想:這不是換湯不換藥嗎?怎麼都講這些老掉牙的東西呢?這也不是在交通對主話的經歷、認識啊?也不是在帶領我們遵行主的道,實行進入主的話啊?我回來都聚了一個多月的會了,越聽靈裡越枯乾,啥也沒得著,再這樣信下去不得渴死、餓死嗎,還上哪得生命啊!我越想心裡越難受。

聚完會,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很沉重,心想:王姊妹給的《審判從神家起首》那本書上說人不能狂妄、高舉自己,當尊神為大、尊神為高,可這些講道人都在見證自己、尊自己為高,讓人仰望崇拜,看來還是那書上的話對呀!回到家,等晚上沒人時,我就又拿出《審判從神家起首》這本書來看,越看心裡越亮堂,覺得還是這些話能讓我生命得供應啊。我在心裡琢磨:這麼好的書,牧師為什麼就不讓我們看呢?牧師總說為我的生命負責,但他們講道就知道見證自己,也沒講怎麼讓我得生命啊?想想以往我軟弱得都不聚會了,牧師一次也沒來看望、扶持過我,為啥偏偏在我看了全能神的話靈裡得到滋潤時,硬拉我回原教會聽他們講那些枯乾的道呢?他們這也不是為我的生命負責啊!我也不該聽牧師的話放棄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啊!這時,我猛然意識到自己錯了,心裡非常自責:我怎麼這麼瞎眼愚昧就相信牧師呢?全能神的話能讓我生命得供應,那就很可能是出於神的,我怎麼能放棄呢?再想想王姊妹,她一直憑愛心扶持我,給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讓我有機會得到神的末世救恩,可我卻不給姊妹好臉看,還一次次地躲著不見她,我怎麼能把姊妹當仇敵對待呢?想到這兒,我心裡特別難受,就來到主面前痛哭流淚地向主悔改:「主啊,我把給我神話語書籍的姊妹當仇敵給棄絕了,這不是在棄絕人,我這是在拒絕你對我的拯救啊。主啊,我現在才明白,我真不該這麼做呀,我願向你悔改,可我現在找不到姊妹了,求你幫助我吧……」禱告後,我又拿起書來看,看到半夜也不想放下,越看越覺得這話好,心裡就越恨這些牧師為啥攔阻不讓我看全能神的話。

感謝主垂聽了我的禱告!第三天中午,我正在吃午飯,王姊妹來了。我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一一說給她聽,姊妹聽到我在宗教裡得不到供應,就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姊妹交通說:「神是活水的泉源,只有神能供應人的生命,人離開神就是黑暗,就是枯乾,就好像樹枝不能離開樹根一樣,離開就死。咱們信神只有緊跟羔羊的腳蹤,接受神現時的作工,來到神面前,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得到神生命活水的滋補和供應。為什麼咱們在宗教裡聽牧師長老講道得不到供應?這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宗教裡的牧師長老不遵守主的誡命,不實行主的話,他們沒有真實的生命經歷,對神沒有什麼認識,更沒有敬畏主的心,作工講道絲毫不高舉神、見證神,盡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完全偏離了主的道,成了地道的迷惑人的假牧人,因此被聖靈厭棄,絲毫獲得不了聖靈的開啟帶領,這是宗教界荒涼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是主耶穌已經回來作了新時代的工作,聖靈作工從恩典時代的人身上收回,作在了跟上神新工作的這班人身上,而牧師長老面對神的新工作絲毫不尋求考察,不跟隨神的腳蹤接受神的帶領,反而還瘋狂地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誹謗褻瀆末後的基督全能神,想方設法攔阻信徒考察真道歸向神,成了把主重釘十字架的法利賽人,早已被神定罪、淘汰了,聖靈怎麼還能在他們身上作工呢?所以,我們要想得著生命的供應,就得跟上聖靈現時的作工,接受神現時發表的話語,接受末後基督全能神的帶領、供應、牧養,我們才能得著真理,得著生命。這正應驗了主耶穌的話『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 )」

聽了王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怪不得牧師長老、神學生都無道可講,原來是他們沒有真理,他們都是抵擋神的,早已被聖靈離棄了,他們講道都是憑著頭腦知識在講,沒有聖靈的開啟,難怪對人沒造就。可我還有個問題不明白,於是我問王姊妹:「那些牧師長老總說自己熟讀聖經,上過神學,生命大,我聖經知識懂得少,就以為人家真比我生命大,所以才聽他們的。照這樣說,他們是不是生命大的人我還真說不準了,姊妹,你說他們是生命大的人嗎?」姊妹說:「人有沒有生命不是自己見證出來的,這得根據神的話來看,有生命是指什麼說的,具體有哪些表現?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全能神說:『有實際不是你憑著嘴說出來的,乃是你活出來的,神話能夠成為你的生命,成為你的自然流露,這才算是實際,才算你真有認識,有實際身量。能夠經得起長時間的檢驗,能夠活出合神要求的樣式,不是裝腔作勢,而是自然流露,這才算是真實際,才算是有生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真理才是有實際》)『為什麼說有許多人沒有生命?就是因為他們對神沒有認識,所以說他們沒有神,沒有生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從神的話中看到,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真理本身就是作人生命的,所以說得著真理就是得著生命了,有生命就是指人得著真理認識神說的。人如果不明白真理,不認識神,就沒有敬畏神的心,就活不出神話的實際,這就是沒有生命,人沒有神話作生命,人肯定還是憑原有的撒但毒素活著,常常流露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彎曲詭詐等敗壞性情,即使信主也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還能常常說謊、欺騙,犯罪抵擋神。這怎麼能是有生命的人呢?要說有生命,那也是屬肉體的老舊的生命,是充滿敗壞性情抵擋神的屬撒但的生命,而不是經歷神話語得著真理的新的生命。所以,牧師長老雖然熟讀聖經,有聖經知識、神學理論,但這不代表他們認識神、敬畏神,不代表他們明白真理有聖靈作工,更不代表他們是實行主的話、順服主的人,相反,我們看到的是,他們常常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讓信徒崇拜,流露活出的都是撒但的樣式——狂妄自大、不敬畏神,假冒為善迷惑人;他們作工講道談不出一點對主的話的真實認識、實際經歷,對人絲毫沒有造就,人聽他們講道多少年都不能明白真理,生命沒有一點長進;他們對神與神的作工絲毫不認識,末世神重返肉身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時,他們還能瘋狂地抵擋定罪、褻瀆神,絲毫敬畏神的心都沒有,這是什麼生命,這不完全是撒但的生命嗎?就像當初的法利賽人,雖然他們熟讀聖經,也覺得自己信神信得好,有生命,但是他們卻不認識神,還能抵擋主、定罪主,把主釘在十字架上。可見,熟讀聖經並不代表有真理、有生命,只有能明白真理,實行真理,對神有認識了,有敬畏神的心,能憑神的話活著的人才是有生命的人。牧師長老說自己生命大,這純粹是自欺欺人,是迷惑信徒,也是在糊弄自己。」

聽了全能神的話和王姊妹的交通,我心裡透亮了:原來熟讀聖經、會講解聖經不代表明白真理,不代表認識神,有生命啊。以往我把那些有地位的、上過神學的、有聖經知識的都當成了生命大的人,這種觀點實在是太荒唐了。看來沒有真理就不會分辨,太容易上當受迷惑了。接著,我又問了王姊妹一個問題:「你說全能神的話說得這麼好,只要人用心看就能發現這就是神的發聲說話,是神的聲音,可牧師長老怎麼就不接受,還一個勁兒地抵擋、定罪呢?」姊妹說:「末世全能神來了,發表了敗壞人類得潔淨、蒙拯救需要的一切真理,這些真理就是神賜給我們的永生之道,只要人用心讀神的話,都能承認這些話就是真理,就是生命,就是道路,就是我們人類生存的根基與指南,這是事實。雖然多數牧師長老都在定罪、抵擋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人讀全能神的話語,但這不代表他們真的聽不出來是神的聲音,就像有一些牧師長老自己講不出來道,就把全能神的話偷去給信徒講,說是聖靈開啟他們的。可見,他們完全能看出這些話就是真理的發表,那為什麼他們不接受還瘋狂定罪抵擋呢?這與他們仇恨真理的本性實質和他們信神事奉神的存心目的有關。回想當初主耶穌作工時,顯了很多神蹟,尤其是五餅二魚讓五千人吃飽和拉撒路復活的神蹟更是轟動了猶太全地,很多百姓都從主的說話作工中認出主耶穌就是要來的彌賽亞,但猶太教的領袖卻不接受主耶穌,還抵擋定罪主耶穌,最後聯合羅馬政府把主釘在十字架上。這是因為什麼?難道他們聽不出來主耶穌的話有權柄、有能力,是從神來的?難道他們的素質還不如猶太百姓嗎?不是!是因他們看到主耶穌的道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是因他們害怕百姓都信了主耶穌,沒有人再跟隨崇拜他們,使他們失去了地位、飯碗,他們這才明知是神而故意抵擋,這正暴露了他們抵擋神、仇恨真理的敵基督實質。正如主耶穌說的:『我將在神那裡所聽見的真理告訴了你們,現在你們卻想要殺我……』(約8:40)今天的宗教首領與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他們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被越來越多渴慕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接受,他們的地位受到了威脅,所以就極度地仇恨真理、仇恨神,明知真道故意抵擋,攔阻信徒歸向神。可見,宗教首領都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法利賽人,是末世神道成肉身作工顯明出來的敵基督。正如全能神揭示的:『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連連點頭說:「現在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些牧師長老聽見有人見證神來了也不尋求考察,而是一個勁地定罪,為什麼這些牧師長老在喊著保護我,為我生命著想的同時,卻又竭力攔阻我,不讓我讀神的話,得著從神來的生命供應?原來,他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維護他們自己的利益。他們怕人都跟隨了全能神,就沒有人聽他們講道,也沒有人給他們奉獻錢財了,所以才攔阻人考察真道。他們真是太卑鄙了,差點斷送了我蒙拯救的機會。現在我對他們有分辨了,我一定要棄絕他們,以後不管他們怎麼攪擾,我都要堅定信心跟從全能神!」從這以後,我就不去原教會聚會了。

沒過多久,原派別的兩個講道人又來到我家。張講道人說:「姨呀,你怎麼不去聚會了,你是不是又跟『東方閃電』的人接觸了?你可不能跟他們信哪,你要是跟他們信可就完了!」我態度堅定地說:「最近這段時間,我跟你們聚了那麼長時間的會,啥也沒得著,靈裡還越來越黑暗,沒有主的同在。但自從我讀了全能神的話,我靈裡就有享受,就能明白真理,生命得到供應,就有神的同在,有聖靈作工。現在我確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所發表的真理就是生命河的水,只有全能神的話能供應我,我在哪兒能得著生命我就上哪兒去。」宋講道人說:「我們是關心你,怕你走偏路,你生命小……」我說:「我雖然生命小,但神會帶領我的,謝謝你們的好心,你們還是為自己的生命著想吧,我的生命有神負責……」她們聽後氣急敗壞地走了。看著她們遠去的背影,我有一種從沒有過的釋放感。後來她們又來了我家兩次,見我沒有絲毫動搖就再也不來了。感謝神的帶領,讓我看透了宗教首領的本來面目和險惡用心,識破了撒但的詭計,使我從迷途中返回,來到神面前,得著了生命活水的供應。我願永遠跟隨、敬拜全能神!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