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6 必須認識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

6 必須認識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什麼是真實背叛大紅龍,你真正背叛大紅龍了嗎?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相關神話: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是空前盛況之景,神的作工與人的進入齊頭並進,所以神的作工也隨之達到空前盛況,人類的進入截至目前為止,已是人所未能想到的奇景。神的作工達到頂峰,而人的『進入』隨之達到頂峰,神已降卑到底,從未向人類、從未向宇宙萬物提出抗議,而人已站在神的頭頂之上將神欺壓到頂峰,一切都已到了頂峰,該有公義出頭之日了,何必仍舊讓幽暗遮蓋大地、黑暗遮蓋萬民呢?神已觀察了幾千年以至於幾萬年,早已忍耐至極,觀看著人類的一舉一動,觀察著人類的不義到底要橫行到何時,然而早已麻木了的人毫無知覺,誰曾觀看神的作為?誰曾舉目遠眺?誰曾留心傾聽?誰曾在全能者手中?人類都是草木皆兵,一堆草木禾秸有何用處?就會將道成肉身的活活的神折磨而死,雖然人類已屬於草木禾秸,但人類畢竟還是有其『最擅長的一技之長』——將神活活地折磨死,之後便口稱『大快人心』的字眼,都是一夥蝦兵蟹將!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間就偏偏『相中』了神,將其圍攻得水泄不通,人都急得火上澆油,將神圍在人群之中絲毫不讓其動一動,而人的手中都持著各種武器,看見神像看見仇敵一樣,橫眉怒目,恨不得將神『碎屍萬段』。誰也都莫名其妙,為何人與神成了針鋒相對的仇敵?難道最可愛的神竟與人有了冤仇?難道神作的都是於人無益的嗎?是將人傷害了嗎?人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神,深怕其衝出重圍返回三層天將人重新打入地牢,人都防備著神,都提心吊膽,遠遠地匍匐在地上,手端『機關槍』,瞄準站在人間的神,似乎神若稍稍挪動便將神的全身上下、渾身的衣著都一網打盡,收拾乾淨。人與神的關係已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神無法讓人理解,而人又故意閉目養神搪塞過去,絲毫不願看見我的存在,不饒恕我的『審判』,所以我趁人不防之機便悄然飄走,不再與人『比試』高低,人類屬於最下賤的『動物』,我不願再理睬人類,我早已將我的全部恩典收回到我身安居之處,既然人類如此悖逆,有何理由再享受我那寶貴的恩惠呢?……

我與人共同度過多少個日夜,與人同時居住在人間,不曾向人提出更多的要求,只是在帶領人一直前行,只是在引導著人,為人類的命運無時不在作安排工作。誰曾明白天上之父的旨意?誰曾往返於天地之間?我不願再與人一同度過人的『晚年』,因為人太『老氣』,什麼都不明白,只知道大口大口地吃著我擺設的筵席,其餘之事都『高高掛起』,從來不考慮什麼別的事物。人類太吝嗇,人間太嘈雜,人間太淒涼,人間又太危險,所以我不願與人同享末日得勝的美果,讓人自己都享受自己創造的美福,因為人並不歡迎我,我為什麼要勉強人類強裝笑臉呢?遍及人間的每一個角落無一處溫暖之地,遍及人間山水無一絲春意,因為人都如水中之物一般毫無一點是溫暖的,人都如死人一般,就是流通著的血液也都猶如凍結了的冰一樣令人『心寒』,哪有溫暖?將神無緣無故地釘在十字架上便無憂無慮,從來沒有人懊悔,殘酷的暴君還打算第二次將人子『生擒活捉』押赴刑場槍決,了結其心頭之恨……

……

真令人尋味!神的道成肉身為何總是遭受人的棄絕、毀謗?人為何總是對神道成肉身一事不理解呢?莫非是神來錯了時候?莫非是神來錯了地方?莫非是因為神未讓人簽字便私自作了主張?莫非是神未經人允許便自己下斷案的嗎?按說,神也有言在先,神道成肉身本是無辜的,為何還得經人同意呢?而且神早就提醒過人,或許是人忘了吧!也不怪人,因為人早已叫撒但敗壞得不知道天下之事,更何況靈界的事呢?真是太難為人了,竟然讓人的『古猿祖宗』死在了擂台上,也難怪,天與地本不相容,猿人的石製的大腦怎能反應出『神還會道成肉身』?叫這樣一位『年已花甲』的『老者』死在了神顯現之日,太叫人寒酸了,這麼大的福氣臨到它竟然『沒福』地離開了,這不是一件世界奇聞嗎?……神從猶太走後便杳無音信,人都盼望與神再相會,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見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憶昨天呢?兩千年前的今天,猶太人的子孫西門巴約拿曾見過救主耶穌,與其同桌用餐,跟隨多年對耶穌加深了友情,將其愛在心底,深深地愛著主耶穌。猶太之民哪裡知道就這降生在陰冷的馬槽的、長著黃髮的嬰兒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第一形像,人人都把他當作同類之物,沒有人對他另眼看待,人怎能認識這既平常而又普通的『耶穌』?猶太人都把他看為當代的猶太之子,從來沒有人把他看為是可愛的神,人只是一味地向其索取,求他賜給豐富的夠用的恩典、平安、喜樂,只知道他像百萬富翁一樣應有盡有,但人從來不把他當作人所愛的一位,當代的人也並不愛他,只是向他提出反抗和無理的要求,他從不反抗,一味地向人施恩,儘管人都不認識他。他只是默默地給予人溫暖、慈愛、憐憫,更給予人新的實行,將人從律法下的捆綁中帶了出來,人並不愛他,只是羨慕他,賞識他的『出眾的才華』,瞎眼的人類怎能知道可愛的救主耶穌是忍受了多大的屈辱而來在人間的!沒人考慮他的苦衷,沒人知道他的愛父神的心,沒人能知道他的孤獨,儘管馬利亞是其『生母』,但她又怎能理解這仁慈的主耶穌的心聲呢?『人子』忍受的難言之苦有誰知道呢?當代的人向其索取之後便將其冷冷地拋之腦後又拒之門外,他便流浪街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飄蕩了多少個年月,才度過了漫長而又短暫的苦難的三十三年的人生。當人需要他時便將其請進家門,滿臉堆笑,企圖向其索取,當他向人『貢獻』之後,人便立即將其推出門外。人吃著他口中的供應,喝著他的血液,享受著他賜給的恩典,卻抵擋著他,因為人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最終還是把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仍是默不作聲。乃至今天,他仍是默不作聲,人吃著他的肉,吃著他給做的飯,走著他給開闢的出路,喝著他的血,但人仍有意思要棄絕他,人竟把賜給自己生命的神當作仇敵,而把與己同類的奴僕當作『天父』,這不是有意抵擋嗎?耶穌是怎麼死在十字架上的?你們知道嗎?不是吃他、喝他、享受他的與他最近的猶大出賣的嗎?出賣的原因不就是因為耶穌無非是一個小小的、正常人的『夫子』嗎?人若真看見耶穌是超凡的屬天的一位,人又怎能將其活活地掛在十字架上二十四小時,直至他沒有一點氣息呢?人誰能認識神呢?就知道貪得無厭地享受著神,卻從來不將他認識,只是得寸進尺,讓『耶穌』完全聽從他的指揮,聽從他的使喚,誰又曾行一點仁慈之道可憐這無有枕頭之地的『人子』呢?誰又曾想到與他齊心協力共同完成父神的託付呢?誰曾為他著想呢?誰曾體諒他的難處?毫無一點愛地將其拉過來又推出去,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光明、自己的生命來自何方,只是暗自打算把這經歷了人間苦難的兩千年前的『耶穌』重新掛在十字架上,難道『耶穌』就這麼令人厭憎嗎?他作的一切人都早已忘記了嗎?早已聚集好了的幾千年的仇恨終究要直射出來。猶太人的種類!『耶穌』何時與你們為敵?你們竟這樣痛恨他?他作了許多,又說了許多,難道都是於你們無益的嗎?他的生命白白地賜給了你們,將自己的全部都給了你們,難道你們還要將其活活地吞吃了嗎?他將自己的一切都毫不保留地獻給了你們,世上的榮華、人間的溫暖、人間的恩愛、人間的一切福樂他從未享受,人已對他太刻薄了,他不曾享受在地的一切豐富,將他一顆赤誠火熱的心全部獻給了人,將自己已全部獻身給人類,誰曾給他溫暖?誰曾給他安慰?人將全部的壓力都加在了他的頭上,將全部的不幸也都給了他,將人間的最不幸的經歷也強加在了他的頭上,將一切不義都嫁禍於他,他都默認了,向誰提出過抗議?向誰索取過一點報酬?誰曾體恤他?作為一個正常的人,誰無浪漫的童年?誰無五彩斑斕的青春?誰無親人的溫暖?誰無親朋故友的愛憐?誰無別人的尊重?誰無溫暖的家庭?誰無知音的安慰?而這一切他哪曾享受?誰曾給他一點點溫暖?誰曾給他一絲一毫的安慰?誰曾給他一點點人性的道德?誰曾寬容過他?誰曾與他共渡苦難之日?誰曾與他共渡人生的苦難生活?人從未放鬆對他的要求,只是毫無顧忌地向他索取,似乎他來在人世務必做人的牛馬,做人的階下囚,為人類奉獻全部,否則人類絕不饒恕他,絕不善罷甘休,絕不稱其為神,絕不對其有高的評價。人對神的態度太嚴厲,似乎非得讓神受苦死去,人才對神放鬆要求,否則人絕不降低對神要求的標準,這樣的人類怎能不叫神厭憎呢?今天的悲劇不是如此這樣嗎?人的良心不知在何處,口口聲聲報答神的愛,卻把神解剖活活地折磨死,這不都是人信神的『祖傳的祕方』嗎?『猶太人』無所不在,如今仍在作著同樣的工作,幹著同樣的抵擋的工作,自己卻認為在高舉神,人的肉眼怎能認識神呢?活在肉體中的人怎能把從靈來的肉身中的神當作神呢?人誰能認識呢?人間哪有真理?哪有真正的公義?誰能認識神的性情呢?誰能與天上的神較量過呢?難怪神來在人間人都不認識,而且棄絕,人怎能容讓神的存在?怎能容讓光將黑暗驅逐出人間?這些不都是人的光明磊落的奉獻精神嗎?不都是人的光明正大的進入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十)》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相關神話:

「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裡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作著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神怎麼能屬於地獄?怎麼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的火熱的心、殷切的期望換來的竟是一顆顆冰冷的心,換來的是一雙雙冷酷無情的眼睛,換來的是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一次又一次的辱罵,換來的是冷嘲熱諷、挖苦、貶低,換來的是人的嗤笑,換來的是人的踐踏、人的棄絕,換來的是人的誤解、埋怨、遠離、躲避,換來的全是欺騙,換來的全是打擊,換來的全是苦果。溫暖的話語竟然遭受著『橫眉冷對千夫指』,神只好忍受著『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痛苦,多少個日月,多少次面對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輾轉反側,忍受著超過與父分別的千倍的痛苦,忍受著人的打擊與『破碎』,忍受著人的『對付』與『修理』。神的『卑微隱藏』竟然換來的是人的歧視,人的不公平的看法、待遇;神的默默無聞、忍耐、包容換來的竟是人的貪婪的目光,企圖將神一腳踩死,毫不留情,企圖將神踏入地縫之中。人對待神的態度竟會是『難得聰明』一次,將人可欺的、將人所看不起的神死死壓在萬人的腳下,而將自己高高地豎立起來,似乎要『佔山為王』,似乎要『獨攬大權』『垂簾聽政』,讓神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做『幕後導演』,而且不許反抗、不許亂動,讓神裝扮著『末代皇帝的角色』充當『傀儡』,毫無一點自由。……人的良心何在?早將神的心傷透了,早將神的心給打碎了。神滿面春風、滿心歡喜地來在人間,希望人只施捨給他哪怕是人的一點點溫暖,但神的心遲遲不能得著人的安慰,換來的只是雪上加霜的打擊、折磨,人的心太貪婪,人的慾望太大,總是得寸進尺,胡攪蠻幹,從不容讓神有一點自由,從不讓神有一點發言權,逼得神只好忍氣吞聲,讓人隨便操縱他。

從創世到如今,神忍受了多少痛苦,受了多少人的打擊,但到了今天,人仍不放鬆對神的要求,仍然在『研究』著神,對其從不寬容,只是在『指教』著他,『指責』『管教』著他,似乎深怕神走錯了路,又深怕神在地蠻橫不講理,胡作非為,不成氣候,人對神總是持著這樣的態度,怎叫神不傷心?『道成肉身』已是忍受了極大的痛苦,已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的事,更何況讓神接受人的教導呢?來在人間毫無自由,猶如坐在陰間,又毫不反抗地接受著人的『解剖』,這不都是恥辱的事嗎?『耶穌』來在一個正常人的家中已忍受了極大的冤屈,來在一個塵土世界降卑到至低處,取了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更是極大的恥辱。至高的神成為一個渺小的人不是受苦的事嗎?而這一切不都是為了人類嗎?有幾次是為其自己而打算的?被猶太邦族棄絕、治死,被人挖苦、諷刺,他從不埋怨天,也不埋怨地。而今天幾千年的悲劇又重現在類似猶太一樣的邦族之中,人不都是同罪的嗎?……人都是將明珠暗投,總是黑白混淆,將正義、真理壓下去,將不公、不義高舉在半空之中,將光明驅逐出去,而在黑暗之中尋歡作樂。尋求真理、正義的人卻將光趕走,尋求神的人卻將神踩在腳下,將自己捧在高空,人都如土匪一樣,有何理智?誰能明辨是非?誰能持守正義?誰肯為真理受苦?都是窮凶極惡!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便拍手稱快,狂呼不止,都是雞犬之類,拉幫結夥,搞獨立王國,攪得四周都沸騰不止,閉著眼睛狂吠不止,雞鳴犬吠,烏煙瘴氣,『好不熱鬧』,『吠影吠聲』的人層出不窮,都高舉其祖先的『英名』。這群雞犬之類早將神拋之腦後,從不理睬神的心會怎麼樣,難怪神說『人都如雞犬之類,一犬吠形,百犬吠聲』,就這樣將神的工作『轟轟烈烈』搞到今天,哪管神的工作如何,哪管有無正義,哪管有無神的落腳之地,哪管明日如何,哪管自身的卑賤,哪管自身的污穢,人從不考慮那麼多,從不為明天憂慮,將所有的利益、所有的寶貝全都攏入個人的胸懷中,投給神的只是殘羹冷炙,多麼凶殘的人類!不給神留有一點情面,將神的一切都拿來偷吃之後,便將神遠遠拋在身後,再不理會他的存在。享受著神卻抵擋著神,又腳踩著神,而口中卻又感謝、讚美著神;禱告著神、依靠著神而又欺騙著神;『高舉』著神的名,仰望著神的面容,卻又大搖大擺、毫不謙讓地坐在神的寶座上,而又『審判』著神的『不義』;口稱『虧欠神』,眼望神的話,心卻在謾罵著神;『寬容』著神卻又壓制著神,而口中卻說著是『為了神』;手中拿著神的物品,口裡嚼著神給的飯食,而眼睛冷酷無情地注視著神,似乎要將其全部吞入腹中;看著真理硬說是『撒但的詭計』,看著『正義』強迫其變為『捨己』;看著『人的作為』硬要說是『神的所是』;看著『人的天資』硬說是『真理』;看著『神的作為』硬說是『狂傲自大』『驕傲自是』;看著『神』硬要給他戴上『人』的帽子,強拉硬拽將其放在與撒但同流合污的『受造席』上;明知是『神的說話』,非得說成是『人的文章』;明知是『靈化成肉身』『神道成肉身』,非得說成是『撒但的後裔』;明知『神卑微隱藏』,非得說成是『撒但蒙羞、神已得勝了』。這幫廢物!竟比不上『看家狗』的功用!黑白不分,而且有意將黑白顛倒。人的勢力、人的圍攻怎能容讓神有出頭之日?故意抵擋神之後還滿不在乎,乃至於把神治於死地,絲毫不讓神出頭露面,哪有一點公義?哪有一點愛?坐在神的身邊將神按在自己的膝下向其求饒,順服其一切安排,聽從其一切調動,讓神看著其眼色行事,否則便怒髮衝冠,大發雷霆,在這樣一個黑白顛倒的黑暗的權勢之下怎不叫神憂傷?怎不叫神擔憂?為什麼說神開展此次工作猶如開天闢地的工作?人的作為何其『豐富』,『湧流不乾』的『活水泉源』在不斷地『滋補』著人的心田,而人那『活水泉源』又毫不顧忌地與神『較量』著,勢不兩立,而且又肆無忌憚地替神供應著人,而人也『奮不顧身』地與其配合著,有何成果?將神冷冷地放在一邊,將神遠遠地放在人所不注意的地方,深怕引人注目,又深怕神的活水泉源引人入勝,將人得著。所以,人在經歷了多年世事之後又與神勾心鬥角起來,甚至『神』也是他『批鬥』的對象,似乎神成了他眼中的梁木一般,恨不得將其一把抓住放在火中熬煉淨盡,看著神難為情的樣子,人便捧腹大笑,手舞足蹈,說神也陷入了熬煉之中,而且說要將神不潔的雜質燒乾淨盡,似乎只有這樣做才是合情合理,才是『上天』的公平合理的作法。人的這些暴劣行為似乎是有意的,又似乎是無意的,人既表現出醜惡的嘴臉,又暴露出其醜惡、骯髒的靈魂,而且又表現出人的一副可憐的乞丐的模樣,到處橫行之後又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祈求上天的饒恕,顯出一副極其可憐的哈巴狗的樣子。人總是出其不意,又總是狐假虎威,逢場作戲,絲毫不考慮神的心,也不與自身的身世作比較,只是默默地與神抵觸著,似乎神委屈了他,似乎本來不該這樣對待他,似乎蒼天無眼故意與其過不去,所以人總是暗下毒手,絲毫不放鬆對神的要求,虎視眈眈、怒目圓睜注視著神的一舉一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

「道成肉身的神作工階段人都不能容讓他,對他觀念重重,抵擋悖逆的事屢見不鮮,人不能容讓神的存在,不能『寬容』基督的卑微隱藏,不能『饒恕』基督順服天父的實質,所以他作完工作之後並不能與人永在一起,因為人不願讓他與人同生活。在他作工期間人都不能『寬容』他,更何況他盡完職分與人同生活看著人逐步經歷他話呢?那樣許多人不都會因著他而『跌倒』嗎?人只許他在地上作工,這已是人的最大寬容了,若不是工作的緣故人早就把他驅逐出地界了,更何況他的工作完成以後呢?那人不得將他處死、不得將他活活地折磨死?若他不稱為基督他就不可能在人中間作工,若他不帶著神自己的身分作工,只以一個正常人的身分來作工,那人根本就不容讓他說一句話,更不容讓他作一點工,他就只好帶著身分作工,這樣比起不帶身分作工能更有威力,因為人都願順服『地位』與『高的身分』。若是他不帶有神自己的身分作工,不以神自己的身分出現,他根本就沒有作工的機會。儘管他有神的實質,儘管他有基督的所是,但人是不會放鬆他讓他輕易作工在人中間的。他帶著神自己的身分作工,雖然比起不帶著神自己的身分作工強幾十倍,但人對他仍不能完全順服,因為人順服的只是他的地位,並不是順服他的實質。這樣,或許有那麼一天基督『退居二線』,那人還能讓他存活一天嗎?神願意與人在地上同生活,以便看見他親手作過的工作在幾年之後達到的果效,怎奈人都不能容讓他多呆一天,他也就只好作罷。人能讓他在人中間作他該作的工作,讓他盡完他的職分,這已是極大的寬容,已是最大的面子了。被他親自征服的人對他雖有這麼大的面子,但只容讓他待到作完工作,在這以後不許多停留一刻,這樣,那些沒被他征服的人又能怎麼樣呢?人這樣對待道成肉身的神不就是因為他是有正常人性外殼的基督嗎?若他只有神性沒有正常人性,那人的難處不就都迎刃而解了嗎?人都勉強承認他的神性,而對他正常人性的外殼並不感興趣,儘管他的實質一點不差地就是順服天父旨意的基督的實質。所以他只好將『在人中間與人同甘苦共患難』這一『工作』取消,因人都不能再對他的存在忍耐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你們都把心中高大的神當作耶和華來敬拜,把看見的基督當作人處理,你們的理智太差了,你們的人性太低賤了!你們並不能把基督永遠看為神,僅是偶爾高興之時把他拉過來當作神來敬拜,所以我說你們並不是信神的人,而是一夥扮演抵擋基督的幫凶。……

或許你信神多年從來沒有咒罵過任何人,從來沒做過一件壞事,但你與基督接觸不能說老實話,不能辦老實事,不能順服基督口中的話,那我說你是世上最陰險毒辣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相關神話:

「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惡毒,人的本性如此與我敵對,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間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將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時,人仍舊不知道我的存在,當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時人更加否認我的存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沒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慾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橫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人類的凶惡抵擋、定罪毀謗、誣陷逼迫,還有追捕與殺戮,使神的肉身冒著極大的危險作這工作,他受這些痛苦誰理解他,誰又能給他安慰呢?人類只有一點點的熱心與怨言,或是消極不理來對待他,他怎能不因這些受苦呢?」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神對人類真實的愛》

「當人在病危之時,就迫不及待地想請我來給予資助;當人在患難當中之時,人就竭力向我訴說其苦衷,以便脫離苦境,但沒有一個人在安逸之中也能愛我,沒有一個人在平安、幸福之中來找我與其同樂。當人的『小家庭』幸福美滿之時,人就早把我撂在一邊,或者把我關在門外禁止入內,從而享受全家歡樂之福,人的心胸太狹小,竟然就連我這樣慈愛、憐憫,令人好接觸的神也容不下。多少次在人歡笑之時,我被人棄絕;多少次在人摔跤之時,我被人拿來當枴杖;多少次在人處於病痛之時,我被人找去當『醫生』。多麼殘忍的人類啊!簡直是沒有理智、不講道義,就連人所具備的『人情』在人身上也不曾看見一點兒,幾乎沒有人的一點兒味道。想想過去,對比今天,是否在你們身上有所變化?過去的成分在今天是否是減少了?是否是仍然沒有更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四篇說話》

「約伯雖然經受耶和華的試煉,但他僅是一個敬拜耶和華的義人,他經受那樣的試煉卻沒有埋怨耶和華,而是珍惜與耶和華的『相逢』,今天的人不僅不珍惜與『耶和華』的同在,反而棄絕、厭憎、埋怨、諷刺『耶和華』的顯現,你們得著的還少嗎?你們受的苦太重了嗎?你們的福氣不比馬利亞、雅各的大嗎?你們的抵擋還少嗎?難道我向你們要求、索取的太高、太多了嗎?我的烈怒只是向抵擋我的以色列人傾倒,並沒有直接向你們傾倒,而你們得到的僅是我的無情的審判與揭示,還有永不退去的火的熬煉,僅是這樣人還是抵擋、反駁,並沒有一絲順服之意。甚至有的人還遠離我,將我否認,這樣的人甚至比不上反對摩西的可拉、大坍一黨的人。人的心太剛硬,本性頑固不化,舊性總是不改,叫我說得赤裸得猶如光天化日之下的淫婦,甚至話語嚴厲得『不堪入耳』,將人的本性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但人僅是點點頭、掉點淚,勉強傷點心,事情過後就如山中的獸王一樣凶殘,並無一點兒知覺,就人這樣的性情怎能知道早已享受了高過約伯百倍的福氣呢?人怎會『發現』自己享受的是千古罕見無人曾享受過的福氣呢?人的良心怎會感覺這樣的帶著懲罰的福氣呢?我說實在話,我要求你們所做的僅是為了讓你們能夠作我工作的模型,做我所有性情、所有作為的見證人,而且為了讓你們免去撒但的苦害,而人卻對我作的總是感覺反感,並且有意敵對,這樣的人怎能不叫我重新將以色列的律法帶來,將以色列的烈怒帶來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福氣」,你們怎麼認識》

「……因著人的良心一直處在麻木之中,人的理智從未健全而且越來越麻木,因此人悖逆神的行為越來越多,甚至將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又將神末世道成的肉身棄絕在家門之外,將神的肉身定為罪,又將神的肉身看為卑賤。人若能有一點人性就不能這麼殘酷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有一點理智也不能這樣狠毒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真有一點良心也不能如此這樣地『感謝』道成肉身的神。人活在神道成肉身的時代卻不能感謝神賜給其這樣好的機會,反而咒罵神的來到,或是對神道成肉身的事實一點不理會,似乎表示反對,似乎表示厭煩。不管人如何對待神的到來,總之,神一直在不厭其煩地作著他的工作,儘管人對他一點不歡迎,儘管人對他一味地提出要求。人的性情已惡毒到極處,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極處,人的良心已經全部被那惡者踐踏,早已不是原來的良心了。人不僅不能感謝道成肉身的神賜給人類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著神賜給人的真理而對神產生厭憎,因著人對真理並不感興趣,所以人對神也產生了厭憎之感。人不僅不能為道成肉身的神捨命,反而從他身上『擠』油水,向神索取高於人自己給神幾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還不以為然,還認為自己為神花費得太多,而神賜給他的太少。有的人給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兩碗牛奶的金幣,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過這幾倍的住宿費,就你們這樣的人性、就你們這樣的良心還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這樣的人性、這樣的良心才導致道成肉身的神各處飄零,無有寄居之處,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別說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就是他不作什麼工作人也該敬拜他,也該一心一意地事奉他,這是理智健全的人該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數人事奉神還講條件,他不管是神還是人,他只管講自己的條件,只管追求達到自己的慾望。你們給我做飯要廚師費,給我跑路要跑路費,為我作工要作工費,給我洗衣要洗衣費,供應教會要補身體的營養費,說話的要說話費,發書的要發書費,寫字的要寫字費,甚至我對付過的人還衝我要補償費,打發回家的人還要名譽費,不結婚的人還衝我要嫁妝費、年輕費,殺雞的要殺雞費,炒菜的要炒菜費,燒湯的要燒湯費……這些就是你們高尚而又偉大的人性,是你們那溫暖的良心支配你們做的事,你們的理智在哪裡?你們的人性在哪裡?告訴你們!若你們這樣下去我是不會再作工在你們中間的,我是不會對著一班衣冠禽獸作工作的,我是不會就這樣為著你們這樣一班人面獸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會為著這樣一班毫無拯救餘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們背轉之日就是你們死亡之日,是黑暗臨到你們之日,是光明棄絕你們之日,告訴你們!我是不會向你們這樣一班連畜生都不如的人大發慈悲的,我說話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們如此的人性、就你們如此的良心我是不會作更多的工作的,因為你們太沒有良心了,你們傷我心太多了,你們的卑鄙行為太叫我噁心了!如此沒有人性的人、如此沒有良心的人是永遠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我是不會拯救這樣的狼心狗肺的人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於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說不完,因為人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著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之後還在背叛著神。因此我說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獸、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裝出一副可憐相,我都不會向人發出憐憫之心,因為人根本不懂得黑與白的區別,人都不懂得真理與非真理的區別……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相關神話:

「……你們的悖逆太多,抵擋太嚴重,歧視我太低,對我太冷淡,愛我太少,恨我太多,對我的作工太輕視,你們太藐視我的作為……你們的順服何在?你們的人格何在?你們的愛何在?你們的愛的成分何時表現?對我的作工何時認真對待?……你們可曾知曉你們今天所行的:橫行於世、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欺騙隱瞞、恬不知恥、不認識真理、彎曲詭詐、阿諛奉承、自是、自高、狂妄,野蠻得猶如山中的野獸,粗暴得猶如獸中之王,哪有人的模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的實質與人的身分》

「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厮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所以說不知多少次神被迫被判為死刑,多少殘酷的法官給神定了罪,把神重新釘在十字架上,有幾個是真正為了神而能夠稱為義人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

「我在你們中間來往幾個春秋,又在你們中間生活了許久,與你們共同生活在一起,你們的卑鄙行為在我的眼目前溜走了多少?你們那肺腑之言在我的耳中回響不止,你們的心志在我的祭壇上陳設了千千萬,乃至不計其數,而你們的奉獻、你們的花費卻並無一粒,你們的真心在我的祭壇之上卻並沒有一點一滴。你們信我的成果在哪裡?你們從我得著了不盡的恩典,看著了不盡的天上的奧祕,乃至我將天上的火焰顯給你們看卻並不忍心燒著你們,而你們還給我的有幾多?你們甘願給我的有多少?拿著我賜給的食物反過來又獻給我,還說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換來的,是將你自己的全部獻給了我,豈不知你『貢獻』給我的都是從我祭壇上偷盜走的?今又獻給我,你不是欺騙我嗎?豈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壇上的供品,並不是你辛勤勞動換來而獻給我的?你們竟敢這樣地欺騙我,怎能讓我饒恕你們呢?怎能讓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全部公開,供應著你們的需求,讓你們大開眼界,而你們竟這樣昧著良心來欺騙我。我無私地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雖然受苦,但卻從我得著了我從天帶來的一切,而你們卻絲毫沒有一點奉獻,即使略有一絲貢獻,隨後便與我『算帳』,你的貢獻豈不都歸於烏有嗎?你獻給我的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黃金萬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我在你們中間作工,別說得著更多的祭物,就是當得的十分之一都無影無蹤,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獻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惡者繳獲了,你們豈不都是與我分散的嗎?豈不都是與我敵對的嗎?豈不都是搗毀我祭壇的嗎?這樣的人豈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為寶貴呢?豈不是我所厭憎的豬狗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我在你們中間如此地作工、說話,耗費了我的多少精力與心血,但我明明告訴你們的,你們何時聽從?你們在何地對我全能者俯伏?你們為什麼這樣待我?為什麼你們的所做與所說盡是擊打我的怒氣?為什麼你們的心竟是這樣的剛硬?……我為你們作的豈不都是為了你們嗎?你們卻一直這樣地對待我耶和華:偷吃我的祭物,將我祭壇上的供品都奪回自己家中餵養那狼洞裡的狼子、狼孫;『民』與『民』之間互相厮殺,都以怒目與刀槍相對,又將我全能者的話扔在茅廁裡與糞便同污。你們的人格何在?你們的人性都變成了獸性!你們的『心』早已變成了頑石……

你們當回想過去,我何時對你們怒目厲聲,又何時與你們斤斤計較,又何時教訓你們是在無理取鬧,又何時當面教訓你們?我豈不都是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們的一切試探?你們為什麼這樣待我?難道我曾經用我的權柄擊殺過你們的肉體嗎?你們為什麼這樣報復我?對我忽冷忽熱之後又不冷不熱,然後對我又是欺哄又是隱瞞,而且口中滿了不義之人的唾沫,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也能欺騙我的靈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就能逃脫我的忿怒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可以任意論斷我耶和華的作為嗎?我豈是叫人論斷的神嗎?我豈能容讓一個小小的蛆蟲這樣褻瀆我呢?我豈能將這樣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遠的福氣中?你們的言行早將你們都顯露出來,你們的言行早為你們自己定了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

「我發表了許多言語,同時我也發表了我的心意、我的性情,但就是這樣人仍是不能認識我,人仍是不能相信我,或者說人仍是不能順服我。活在聖經中的人,活在律法中的人,活在十字架上的人,活在規條之中的人,活在我今天的作工之中的人,有誰是與我相合的呢?你們只想著得到什麼福氣,只想著得到什麼賞賜,可是你們從來沒有想過究竟怎麼做能與我相合,怎麼做不與我為敵。我對你們的失望太大了,因為我賜給你們的太多了,但我從你們得到的太少了。你們的欺騙、你們的狂妄、你們的貪心、你們的奢侈慾望、你們的背叛、你們的不服哪一樣能逃出我的眼睛呢?你們應付我,你們糊弄我,你們羞辱我,你們欺哄我,你們敲詐我、勒索我的祭物,這些惡行怎能逃出我的懲罰呢?這些惡行都是你們與我為敵的證據,都是你們與我不相合的證據。你們各自都以為你們與我相合得太多了,那這些真憑實據又與誰對號呢?你們自以為對我一片赤誠,自以為對我一片忠心,你們都自以為特別善良,特別富有同情心,你們自以為對我的奉獻太多了,你們自以為你們為我做得足夠多了。但你們是否對照過你們各自的行為,我說你們的狂妄足夠多,你們的貪心足夠大,你們的應付足夠多,你們糊弄我的技巧足夠高明,你們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夠多,而你們的忠心太少,你們的真心太小,你們的良心更是沒有,你們的心地又太惡毒,對任何一個人都不放過,甚至對我也不例外。你們為了兒女、為了丈夫、為了保全自己將我置之門外,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你們什麼時候說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氣你們想到的是兒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熱的天氣你們想到的也不是我。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麼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裡?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裡?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裡?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裡?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你們只追求與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卻並不與基督相合,你們有這樣的惡行不一樣與惡人一起得到應有的報應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卻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卻不實行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吃喝神話但卻違背神話實質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對道成肉身的神有觀念,而且存心悖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論斷神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凡是不能認識神,而且不能見證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所以,我勸你們,你們若真有信心走這道那你們就繼續跟隨,若你們做不到『不抵擋神』那你們就趁早離開,否則實在是凶多吉少,因你們的本性實在是太敗壞了。你們的忠心一點沒有,順服一點沒有,渴慕公義與真理的心一點沒有,對神的愛一點沒有。可以說你們在神面前的情形簡直是一塌糊塗,該守的守不住,該說的說不了,該實行的實行不出來,該盡的功用又盡不上,該有的忠心沒有,該有的良心沒有,該有的順服沒有,該有的心志沒有,該受的苦沒受,該有的信心沒有。你們簡直是一無是處,你們還有什麼臉面活著?我勸你們還不如早點閉目,這樣也省得神再為你們操心,再為你們受苦。你們信神不明白神的心意,吃喝神話但又守不住神對人的要求,信神又不認識神,活著又沒有奮鬥目標,沒有一點價值又無一點意義,作為一個人卻沒有一點良心,沒有一點人格,沒有一點信譽,你們還叫人嗎?信神還欺騙神,還貪神的錢,還吃神的祭物,最後對神仍是不講一點情面、不講一點良心,就神一點小小的要求也達不到,你們還叫人嗎?吃著神的飯,呼吸著神的氧氣,享受著神的恩典,到頭來對神沒有一點認識,反而成了抵擋神的飯桶,這不是連狗都不如的畜類嗎?動物之中還有比你們更惡毒的嗎?

那些站在高堂之上教訓人的牧師、長老是抵擋神的,他們都是撒但的同盟,而你們這些不站在高堂之上教訓人的人不更會抵擋神嗎?你們不更是勾結撒但的人嗎?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不知如何做才能合神心意,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難道也不知如何做才能合神心意嗎?神的作工不會錯,而是人的追求有問題,這些故意抵擋神的敗類不都是比那些牧師與長老更陰險、毒辣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在教會中搞紛爭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這樣的人太惡毒,那些沒分辨卻不能站在真理一邊的人都是心術不正、污衊真理的人,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藥的人,這樣的人當然也是被淘汰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厮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參考人的交通:

「有許多謬妄的人在對待神的事上就顯出很多的荒唐來,他們定規神,甚至死死咬住不放,好像審判官抓住犯人的證據一樣,非要定罪不可,這種人正是撒但的種類,是地道的敵基督,他們對待自己的過犯就竭力掩蓋、偽裝辯護,對待別人卻抓住把柄殘酷打擊,得理不饒人,這等人太惡毒了,該被顯明淘汰。敗壞人類對自己的肉體親人尚且能憑情感用事,竭力包容擔待,對待神卻『一絲不苟、實行公義』,如同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一點人情味都沒有。俗話說得好:『老虎吃人還有個躲閃,人吃人卻沒法躲閃。』可見,人類惡毒至極、殘酷無比。神給人那麼大的恩典、那麼多的愛,人卻絲毫不放在心裡,一旦抓住神的『缺點』就決不饒恕,非釘十字架不可,這就是敗壞人類對待神的態度。可見,敗壞人類與神實在是勢不兩立的,難怪許多人對神心存觀念,抓住不放,對人尚且還能可憐與慈悲,對神卻如同冷血動物,殘酷無情。」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從人對神的觀念與論斷來看敗壞人類的本性實質》

「人對待神的拯救,除了悖逆抵擋之外,盡本分還能應付糊弄,與神搞交易,為神花費還得講條件,還有日期限制,如果神的日子不到就發怨言,如果沒有神的祝福就能離神而去,這就是人在經歷神作工中的表現。人沒有一點愛神之心,對神所受的苦、對神所付的代價從來就不搭理,從來就沒有人體貼神,更沒有人安慰神,如果一旦發現神所作的不合人想像,立刻就能產生觀念,就能論斷、就能抵擋,這就是人的惡毒之處。當神滿足人的時候,人感謝讚美神,一旦神為拯救人類加給人類點痛苦、熬煉,人立刻就惱羞成怒、反目為仇,這代表什麼?代表敗壞人類沒有良心理智,能恩將仇報。」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三集·怎樣認識人的觀念與論斷》

「有的人看見基督享用的比一般人好點時,便說:『基督也沒受啥苦啊,怎麼還說基督為人受了許多苦呢?基督不應該吃好的、穿好的,應該為人受苦才對。』……神為拯救人類受的苦是啥苦他都不知道。……基督受的苦,最主要的就是敗壞人類對他的抵擋、悖逆、論斷、攻擊,在敗壞人類身上作工,基督傷透了心,基督主要受的是這個苦。另外,基督為拯救敗壞人類天天得說話,天天得操心,那裡面的負擔大呀,你說為拯救敗壞人類,他是光說話不動心嗎?他發表這些話,那不是說完就完事了,那是從他的心裡生發出來的,是看見敗壞人類的情形、看見敗壞人類對他的悖逆抵擋,心裡頭痛心才發出這些話的。神在作工期間,一個是他為敗壞人類操心、受苦、說話、作工;另外,敗壞人類的悖逆抵擋在傷他的心,這個苦是最嚴重的。……他的心特別受苦,『受了天大的屈辱 』是指這個苦。吃點好的,穿點好的,根本解決不了這些痛苦,這是兩碼事。但是敗壞人類看見基督享用得好一點兒,看基督吃點好的、穿點好的,就認為神沒受啥苦。按他的邏輯,受苦,那就是沒吃著好的、沒穿著好的,如果吃好的、穿好的,那就沒啥苦了。你看能產生這樣觀念的人,他那個頭腦也太簡單了,他都不知道啥叫受苦。你們說這樣的人頭腦是不是挺簡單哪?太簡單了,簡單到什麼程度了?簡單得有點像弱智、二桿子、半吊子那一類的,啥也不懂,啥也看不透,還瞎說話。……另外,這裡頭還有一個問題,他認為神吃好的、穿好的就沒受啥苦,認為神就應該受苦才對,所以說神不應該吃好的、穿好的,神吃好的、穿好的就不對。他這裡面還帶點惡毒成分,是不是?他就看神吃點好的、穿點好的不對,不應該,這是不是惡毒啊?這人心眼壞呀,心眼太壞,良心壞了。如果人稍微有點良心,看見神為拯救敗壞人類受盡屈辱、受盡痛苦,他會覺得神穿點好的、吃點好的太應該了。」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三集·對幾種觀念的解剖》

「散佈觀念就是迷惑人,煽動人敵視基督、棄絕基督,散佈觀念是撒但瓦解教會的最毒辣的一招,多數人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分辨能力較差,尤其初信的人沒有根基,經不住這種迷惑,以往不知有多少人在這事上喪失了生命。可見,對神觀念重重而且四處散佈,這是罪大惡極的人。」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人背叛神的主要表現》

「凡是能說謊話攻擊別人的,能貶低別人給別人造謠的,這都是最惡毒的人,這樣的人都絕對不是心地善良的人。我們得認識說謊話的人本性實質是惡毒的、是屬撒但的。尤其是給神造謠、給聖靈使用的人造謠,這是最惡毒的,他那存心就是要攻擊神、攻擊聖靈使用的人,存心就想達到個人目的——不讓人信神、不讓人順服聖靈使用的人的帶領,這是最惡毒的。所以說凡是真能常說謊話的人心地都是惡毒的。……凡是能常說謊話,尤其臨到誰對付修理他了或者誰背後說他什麼壞話了,他就開始給人造謠,就開始誇大事實有意貶低別人,甚至說輕了不解恨就往重了說,往重了說有些事人家沒有他就給造個謠,就給編造點東西,用這樣的話來攻擊人,你說這多惡毒啊!他恨不得把人置於死地,這就夠惡毒了,這樣的人都帶著惡毒的性質。」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集·如何從根源上解決說謊話的問題》

「第三種就是那些狂妄自大、誰也不服、不追求真理還敵視道成肉身的神與聖靈使用之人的人所產生的觀念,這類人是屬於敵基督一類的人,他們常常散佈對神與聖靈使用之人的觀念,這種觀念的性質是陰險惡毒的,是對神有攻擊性的,是懷有敵意的,他們的目的是讓人懷疑神的作工,他們甚至煽動人排斥聖靈使用的人,讓人順服他聽他的,達到他個人掌權控制神選民的卑鄙目的。凡屬於這一類的觀念都是敵基督散佈的,如:『聖靈使用的人也有敗壞,我們不能聽從』,『這是人作的,不是神作的』,『我們只順服神,不能順服人』。這些觀念的性質帶有攻擊性、挑撥性、煽動性,完全是在攪擾、拆毀神的作工,這是撒但的作為。」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從人對神的觀念與論斷來看敗壞人類的本性實質》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參考人的交通:

「你看現在有一些人對神作工,對神家使用人、提拔人有很多怨言,有很多不服,說神不公義了、神偏待人了、對人不公平了,說神也有情感了,對這個人好了,對那個人不好了……有些話對神就是攻擊性的,是不是?人的敗壞性情那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呀,一摸就炸鍋,一摸就紅眼,就要跟你拚命,什麼歪話、不講理的話都能說出來。你跟他交通真理你別碰著他,你別涉及他的本性,別涉及他的敗壞,那行,一涉及他的本性、敗壞,你要是給他的本性、敗壞揭露出來,那就跟你成了冤家對頭,就跟你鬥個沒完。這類事太多了。哄著人好辦,說祝福的話這都好辦,一揭露人的短處、一揭露人的敗壞流露,人都容易控告。從人的悖逆、抵擋神的本性上看,人太凶惡了。……現在我跟你們這麼交通,你們覺得:『哎呀,你要對付修理我們,我們可能不能那麼抵擋。』也不一定,話不能這麼說。真要修理對付你們,你們可能也得抵擋、論斷,還不是哪一個人能,都能,那就分對付你到什麼程度、揭露你到什麼程度啦。揭露你真揭露痛了,你看你反不反抗,你看你論不論斷,也可能攻擊的話都能說出來。」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集·問題解答》

「……在教會中有個別的人,他們自己不盡本分,還在暗地裡煽陰風、點鬼火,散佈各種謬論邪說,迷惑一些初信沒有分辨的人,說什麼『性情沒有變化再為神花費也白搭,是費力不討好』,散佈這種謬論的人充當了撒但的差役,做出撒但所做的事,他們心懷鬼胎,極端仇視嫉妒為神花費的人,他們能用這些謬論邪說來迷惑人,可見他們的用心之惡毒到什麼程度。肯定地說,凡是散佈這種謬論的人,他們是直接抵擋神的,是注定受神懲罰的對象,絕對沒有好下場。」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凡打擊人積極性的人都是惡人》

「那些被顯明出來的惡人,我們再看他們的表現,叫人心寒膽戰,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們雖然也曾經在神家作過工或效過力,但終於在神顯明人的時候老病復發、原形畢露,他們是抱著得福的願望偷著進來,最後以一敗塗地蒙羞告終。他們根本就不喜愛真理,對神的作工不感興趣,從來就沒把讀神的話當回事,他們讀神的話比吃藥還難,更不願交通真理,這是他們的主要特徵。對他們來說談不上明白真理、尋求真理,更談不上認識自己,他們是不信派,是撒但撒的稗子,根本就沒有生命可言,他們進來的時候就沒安好心。主要的表現:從來就不願奉獻,並且總想得便宜得利,他們利用各種機會不是為了盡本分而是為得利,他們是無利不起早、是惟利是圖的人,並不是甘心願意地盡本分。他們的性情凶惡,對人根本沒有憐憫體恤之心,他們貪得無厭得寸進尺,誰對他有利,誰給他好處,他就拉過來給他效力。他的嘴盡吐謊言,句句摻假總帶水分,沒有準話,你就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說的是真話,什麼時候說假話。做什麼事總是偷偷摸摸,不光明正大。他們從來沒有敞開心與人說句實話,除非等臨死時看見棺材掉淚的時候。他們口中流露最多的是愛講人的壞話、說長道短的話、挑撥離間的話、埋怨的話,還有罵人的話。他們最喜歡人的吹捧、供奉,圍著他轉,巴不得當女皇、當天王老子讓人伺候。在他們得利走紅的時候也能夾起尾巴做人,偽裝一時,一旦失利被神棄絕,立刻原形畢露,開始破口大罵,怨氣沖天成了惡魔,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他們像瘟疫一樣到處蔓延散佈毒素,妖言惑眾,這類作惡多端的惡者雖然表現有所區別,但本性都一樣,心理狀態都一樣,只是流露出來的輕重程度不同而已,這種人各處都有,最好識別。可以這樣說,凡是做事不憑真理而尋求個人利益的都是惡人;凡是不追求生命對自己絲毫沒認識的都是惡人;凡是有錢從來不奉獻也不甘心盡本分的都是惡人;凡是盡本分應付糊弄甚至胡作非為的都是惡人;凡是爭權奪位、攪擾教會生活誰也不服的都是惡人;凡是做事膽大、任意妄為、誰也不聽的都是惡人;聽了神的聲音也不懼怕,更沒有懊悔的都是惡人;性情凶暴對人殘酷,惡言惡語到處攻擊別人,絲毫沒有回心轉意的,更是罪大惡極的人。所有老病復發恢復了以前的真面目完全跟外邦人一樣的人,都是老魔鬼顯形了,在這些人身上聖靈早已收回,神把他們已交給撒但了,他們不屬於神家的人。」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蒙拯救之人與惡人的區別》

「……人類敗壞太深。深到一個什麼程度呢?人都是為自己,沒有人為別人的,為自己為到一個地步甚至侵犯別人的利益,甚至掠奪別人的利益,對別人,尤其是有財產的人,採取『革命』的方式來對待。你說人殘酷到什麼地步了,對別人都採取『革命』,革別人的命的時候你反對革命還不行,還得把你的命給革了。所以在中國誰革命誰就是正面的,誰就能站立住,誰反對革命就不行,就是反面人物,你是反面人物就得把你消滅,就得革你的命。你看看,這人類互相殘殺、互相殘害、互相掠奪都到這個地步了,上哪找知己去?因為人的本性裡頭都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毒素,人都奉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一套撒但法則,所以人有了權之後,就奉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條撒但法則,對逆我者,那就採取『革命』。你說這個敗壞人類,如果他一旦有權有勢他是不是『革命家』?都是革命之家!你看哪一個皇帝少殺人了,他不殺人他就坐不穩皇位,所以藉著殺人達到自己掌權、坐穩江山,都是革命家。所以說敗壞人類沒掌權的時候他沒有權利殺害別人,他殺害人有法律制裁他,但一旦掌權了,就都是革命家,一旦有了勢力、成了氣候,就都是革命家。這就是因為人類敗壞到一個地步,已經沒有人性了,別說做誠實人了,你不讓他革命都不行,他都要革你的命。敗壞人類老想侵佔別人利益,老想站在別人的身上,老想踩在別人的肩膀上,自己老想高人一頭,老想出人頭地,老想欺壓人,誰老實就欺負誰,誰厲害就捧著誰,欺軟怕硬。這就是敗壞人類!人類就這麼惡。」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集·信神必須得明白真理、追求真理》

「有些人讀神話根本不是接受真理而是在研究神話,不是飢渴慕義地尋求真理而是充滿敵意,這種人更是不信派,是抵擋神的惡人。毫無疑問,好研究神話的人都是性情最狂妄沒有絲毫理智的人,都是本性極其凶惡狡猾彎曲詭詐的人,都是些不可挽救的對象。」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不讀神話不實行神話的都是不信派》

「喜歡爭競的人,喜歡搬弄是非的人,喜歡說長道短的人,喜歡談論人的人。這樣的人在人群中都是害群之馬,都是散佈紛爭的人,哪裡有這樣的人出現,哪裡人群就不合,哪裡的人心就不安,哪裡就有嫉妒紛爭,哪裡就分幫結夥,哪裡就有幫派產生,哪裡就開始鬥爭,最後嚴重到內鬨,這都是惡魔挑起的。……有的人就一個事能爭執一年,一年都不放下,你們說這樣的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嗎?那做帶領、工人的不敢亂說話,人隨便說一句話,他就認為是說他的,他就認為是治他、整他,他就要跟這個帶領沒完,非要糾纏到底,你們說這類人是什麼人哪?這就是標準的惡人,好抓別人把柄,好治人,好整人,他是『老虎屁股誰也摸不得,誰也碰不得』,誰要碰著他,那就沒好兒,非要跟你糾纏到底。」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二集·事奉神的人必須具備的條件及如何事奉合神心意》

「詭詐人就是陽奉陰違、口是心非、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居心叵測、心地惡毒,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嘴裡說得好聽,背後卻在搗鬼。詭詐人不能接受真理,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自己邪惡也懷疑別人邪惡,他自己不接受真理也不相信別人會實行真理。對神尚且能懷疑猜測,怎麼能有真實的信靠順服呢?這無疑是詭詐到極點,已無法挽救了。詭詐人信神永遠不會放棄得福存心;詭詐人盡本分永遠都是應付糊弄,欺騙神也欺騙人;詭詐人做事都是有存心目的,一旦蒙羞失敗,立刻惱羞成怒恩將仇報;詭詐人與人交往都有存心用意,都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詭詐人說話總帶試探性的,不論與人交往多久誰也摸不著他的心;詭詐人辦事不擇手段,不達到個人野心目的不罷休;詭詐人信神出力盡本分全是搞交易,吃虧的買賣永遠不幹;詭詐人就是魔鬼,是魔王的子孫,若沒有真理誰也鬥不過詭詐人;詭詐人不可救藥,是受神咒詛的,神警告我們不要做詭詐人的意義就在於此。」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解決過犯》

「別人怎樣對待我們當然自有他的道理,我們應該正確對待。別人如何對待我們不一定是錯誤,也可能人家是對的,我們要尊重別人。如果發現人瞧不起、看不上我們時,最好還是要弄清楚原因,是不是我們在什麼事情上做得不合真理了,是不是我們流露出敗壞性情了,對這類問題的解決我們最好要首先認識自己,注重解決好自己的問題,這是理智的。如果臨到這類的事首先不管自己對錯,就對別人採取措施,這是狂妄自大的表現,是獨裁專制的手段。當然,這完全是撒但的惡毒本性的支配,正與真理敵對。」

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對遼寧教會問題的答覆》

1)你身上有多少大紅龍的惡毒表現?能具體列舉出來嗎?你能談出多少真實的認識?參考人的交通:

「人能說謊,能編造謠言、編造謊言來陷害好人,來抵擋神、定罪神,這就是最邪惡的魔鬼、最邪惡的撒但。有人說:『那我們信神了,我們對神不會那樣。』這話也不一定,因為沒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人的本性不會顯露出來,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涉及到自己前途命運的時候,人就惱羞成怒了,人的本性就暴露了,人的真相就顯出來了,人的鬼相就控制不住了,人裡面的惡性就開始膨脹,就拿不是當理說,就胡攪蠻纏,就蠻不講理,就發邪瘋,人就是這樣胡攪蠻纏的東西,這樣的人挺多的。」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集·如何從根源上解決說謊話的問題》

「……有的人外表是不作聲、不說話,但是心裡面存的都是惡,都是自私卑鄙,都是自己的利益,絲毫不體貼神的心,對神的作工、對神家工作、對神選民心裡那是一點兒沒有,所以這些人的心思意念裡、這些人的思想裡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所以,神把他們列在惡人中間這是完全合適的。在人的觀念裡只有性情凶惡、說話特別惡毒的人、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的人才是惡人,在神那兒還不夠,還包括一種心靈深處對神不喜愛、心靈深處與神不相合、心靈深處裡所思想的盡都是惡的人,他們也被列在了惡人中間。所以,我們的思想觀點就得變一變,得接受神的話,不能光用人的想像、光用人的觀點來解釋神話,那是錯誤的。」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二集·神對各類人的結局是怎麼安排的》

「他在教會裡老想爭當帶領、工人,爭地位,為爭地位打擊這個、諷刺那個,揭露這個、揭露那個,讓人都對他好,對多數人擁護的人一個勁兒地貶低,給安上各種罪名,讓大家遠離他,那這樣的人為了爭地位、爭名譽打擊人、陷害人,排斥異己,以自己為中心,這是不是作惡呀?這不正是大紅龍那一套嗎?這是更嚴重的作惡。」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六集·神根據各類人的表現劃分各類人的結局》

「你對教會生活一點兒責任心沒有,一點兒本分不盡,這是對神的悖逆、對神的背叛,說明你沒把神當神對待,你沒有敬畏神的心,你對神一點兒也不順服。你如果順服神能對教會沒有責任心嗎?你看見弟兄姊妹不明白真理,你明白得透亮,你還不幫助他,你這是盡到責任了嗎?看見弟兄姊妹流露敗壞他自己沒有認識,你更應該憑愛心幫助他,跟他交通,把他帶到神面前,讓他認識自己。看見哪個弟兄姊妹臨到什麼試煉或者災難軟弱了,你不體貼神的心意,你也不扶持,其實你明白應該怎麼經歷,但你也不管,你就看熱鬧,心想:『你軟弱才好呢,有你能顯出我嗎?』你這個心也不對勁呀,你的心態不對,說明你這個人心也不善良,心地太惡毒了,老幸災樂禍。人的心地得善良,不管別人對自己怎麼樣,自己得有這樣一顆心:但願別人都好,都比自己更好才好呢。別老盼望自己比別人強,讓別人都壞,只顯自己不顯別人,這樣的人不是心太惡毒了嗎?」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三集·神是怎麼拯救敗壞人類的》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