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實行真理的一百七十條原則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104 分辨正、反面事物的原則

(1)是從神作工産生的,是神所稱許的,還是出于撒但邪靈或經其加工偽裝的;

(2)是神要求人當追求具備、符合神話真理的,還是屬世界潮流與世人所追隨的事物;

(3)是對人生命有造就、有益處使人積極向上的,還是敗壞人、斷送人使人消極滅亡的;

(4)是恢復人的正常人性使人順服神、敬拜神的,還是使人墮落、腐朽走向死亡的。

相關神話語:

什麽是正面事物?凡直接來自神的都是正面事物,但人的性情都是經撒但加工的,不能代表神。只有道成肉身的神他的愛、受苦心志、公義、順服、卑微隱藏都是直接代表神的,這是因為他來的時候没帶罪性,是直接來自神,没經過撒但的加工,而耶穌只是一個罪身的形像,并不代表罪,因此他的所作所為、一言一行,以至于在釘十字架成就工作以前(包括釘十字架之時)都是直接代表神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不能代表神》

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神的性情是萬物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是造物的主所具備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貴,代表權勢,代表高尚,代表偉大,更代表至高無上。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他的性情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攪擾他的工作與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無非就是高于動物的一點點象徵,人本身没有權柄,没有自主,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擺布的實質。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着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毁滅;他的「喜」是因着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神的「怒」是因為非正義事物的存在與攪擾在侵害着他的人類,是因為邪惡與黑暗的存在,是因為有驅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為有抵觸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復存在的象徵,更是他本聖潔的象徵。他的「哀」是因為他所期盼的人類落入黑暗之中,是因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達到他的心意,是因為他所愛的人類并不能盡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為了無辜的人類哀愁,是為了誠實而愚昧的人哀愁,是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見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徵,是他憐憫的象徵,是美的象徵,是仁慈的象徵。他的「樂」當然是為打敗仇敵與獲得人的誠心而樂,更是驅逐與消滅一切敵勢力而有的,也是因着人類得着美好安寧的生活而有的;他的「樂」并不是人一樣的喜悦,而是比喜悦更高的獲得美果的滋味;他的「樂」是人類從此不受苦難的象徵,是人類進入光明世界的象徵。而人類的喜怒哀樂則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的,不是為了正義,不是為了光明,不是為了美的事物,更不是為了上天的恩賜。人類的喜怒哀樂是自私的,是在黑暗的世界中所有的,不是為了神的旨意,更不是為了神的計劃,所以人與神永遠也不能劃為一談。神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尊貴的,人永遠是低賤的,永遠是一文錢不值的。因為神永遠都在為人類奉獻與付出,而人永遠都在為自己索取與努力;神永遠都在為人類的生存而操勞,而人永遠都不為正義與光明而獻出什麽,即使人有暫時的努力也是不堪一擊的,因為人的努力永遠都是為自己,不是為别人;人永遠都是自私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是一切正義與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接替者與發表者;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正義與美麗的實質,而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正義,遠離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神説的話語在表面上來看無論是淺顯還是深奥,都是人生命進入必備的真理,是人的心靈與肉體得以存活下去的活水泉源,他供應人活着的所需,供應人日常做人的法則與信條,供應人蒙拯救所必經的道路、目標與方向,供應人在神面前作為受造之物所該具備的一切真理,供應人如何順服神、如何敬拜神的所有真理,他是人存活下去的保障,是人日用的飲食,也是人得以剛强、得以站立的堅固後盾。他飽含受造人類活出正常人性的真理實際,飽含人類脱離敗壞、走出撒但網羅的真理,飽含造物主對受造人類的諄諄教導、勸勉、鼓勵與安慰,他是引導開啓人明白一切正面事物的指路明燈,是人得以活出與擁有一切正義與美善事物的保障,是衡量一切人、事、物的準則,也是帶領人蒙拯救、走向光明路的航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

神定論一個人事物是根據神的性情,根據神的實質,那神的實質、神的性情是什麽?是真理。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發表,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神定論所有的萬物,人所能接觸到的人事物,都是根據什麽?神的定論是根據真理。神定論一個人,是根據這個人的本性實質、這個人所做事情的出發點、他所走的道路,還有他對正面事物的態度、對真理的態度,神是根據這些定的。神定論萬事萬物的結果是根據真理,撒但定性萬事萬物是根據撒但哲學、撒但邏輯,跟真理正好是相反的。整個人類被撒但敗壞了,人没有真理,人代表撒但,是撒但的化身,人所定性一切東西的根據是屬撒但的東西,那人所定性一切東西的結果是什麽?正好跟真理相抵觸,跟真理相反。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分辨保羅的本性實質》

屬魔鬼的人都是為自己活着,他的人生觀、他的座右銘主要就是撒但那些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都是世界上的那些魔王、偉人、哲學家説的一些話成為人的生命了。尤其是被中國人捧為「聖人」的孔子的話,多數都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佛教、道教的名言,著名人物口裏常説的那些經典的話,都是撒但哲學、撒但本性的概括,也是撒但本性的最好説明、注釋。這些灌輸到人類心靈裏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没有一點是從神來的,這些鬼話也正是和神話相敵對的,完全可以看出,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是從神來的,所有毒害人的反面事物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説,從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就可以看見他的本性是什麽以及他是屬誰的。撒但敗壞人是藉着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裏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着各國什麽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毁滅。人在社會上奔走了幾十年,若問他「你在世界上活這麽大歲數,獲得這麽大的成就,主要是靠什麽名言?」「最關鍵一條,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這話是不是代表他的本性?為了當官不擇手段成了他的本性,當官是他的生命。人的生活、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裏面,幾乎没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銘,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裏、血液裏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那些當官的、掌權的、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秘訣,那個秘訣不正代表他的本性嗎?他們能在世界上做大事,背後的陰謀詭計誰也看不漏,證明他們的本性太陰險惡毒。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裏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擋神、與神為敵。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歷時幾千年的古文化歷史知識將人的思想觀念、精神風貌封閉得滴水不漏,户樞不蠹。人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裏,猶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樣,永不見光,封建思想已將人壓制得喘不過氣來,人都窒息了,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着,忍着……從未有一個人敢為正義、公平而奮鬥、站立,只是在封建禮教的牽打捶駡中過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人從來没想起來找着神而享受人間的快樂,似乎人被擊打得猶如秋後的落葉一樣,枯萎、黄瘦,人早已喪失了記憶,無可奈何地生活在稱為人間的地獄裏,等待着末日的到來,好將其與地獄同歸于盡,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封建禮教將人的生活帶入了「陰間」之中,使人更無反抗之力,種種壓迫使人一步一步墜落陰間,離神越來越遠,到今天人與神已是素不相識,見面之時仍是躲閃不及,人都不搭理他,讓神自己孤立一旁,似乎從來不曾認識他,也從來不曾見過神。漫長的人生歷程神一直在等待,從未將按捺不住的怒火向人直射,只是在静默不語地等着人的悔過自新。神早已來在人世與人同受人間苦難,與人同居多年人也未曾發現他的存在,而神只是在默默地忍受着人間的寒酸之苦,作着他自己帶來的工作,為着父神的旨意,為着人類的需要他忍耐着,受着人所未體嘗過的苦,在人前悄悄地伺候着人,在人前降卑下來,為着父神的旨意,也為着人類的需要。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裏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脱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靈裏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没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着「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着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不覺着有羞耻之感,而且還恬不知耻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裏喊着「世上根本没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着説「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决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啓齒的説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挂在墻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時自己却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讓人恨之入骨,似乎神與它是冤家對頭,似乎神與它勢不兩立,企圖將神趕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這等魔王!怎能容讓它的存在?將神的工作攪擾得破爛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罷甘休,似乎要與神作對到底,不是魚死便是網破,故意與神作對,步步緊逼,醜惡的嘴臉早已暴露無遺,已到了焦頭爛額的地步,仍不放鬆對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將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頭之恨。我們怎能容讓它,這神的仇敵!將其滅絶、斬草除根才了結此生的願望,怎能讓其再猖狂下去呢?將人都敗壞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為何不將我們的全人獻上來摧毁焚燒它,解除後顧之憂,讓神的工作早日達到空前盛况?這幫狐群狗黨來在人間騷擾得鷄犬不寧,將人都帶到了懸崖前,暗想將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後便侵吞人的尸骨,妄想打破神的計劃,與神較量,孤注一擲,談何容易!十字架終究是為罪惡滔天的魔王預備的,神不屬于十字架,已將十字架丢給了魔鬼,神早已得勝了,不再為人類的罪而憂傷了,他要拯救全人類。

撒但從上到下、從頭到尾一直在攪擾着神的工作,與神唱對台戲,什麽「古老的文化遺産」、寶貴的「古文化知識」,什麽「道家學説、儒家學説」,什麽「孔夫子經傳、封建禮儀」,將人都帶入了地獄之中,現代先進的科學技術、發達的工農商業却無影無踪,只是强調古代「猿猴」帶來的封建禮儀來故意打岔、抵擋神的工作,拆毁神的工作,將人苦害至今,還想將其全部吞噬。封建禮教的傳講、古代文化知識的遺傳早將人都傳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没有幾個人甘心樂意地接待神,没有幾個興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來,人都滿臉殺氣,遍地殺氣騰騰,企圖將神從陸地上趕走,手持刀劍,擺開陣勢要將神「滅絶」。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占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没有足够的空間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録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説話當作神話傳説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虚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裏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没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于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虚,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脱空虚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欲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虚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没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脱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脱探索人類命運、奥秘與歸宿的欲望,更不能擺脱莫名奇妙的虚空的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没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决這樣的問題。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没有一個人能够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欲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麽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没落、走向黑暗,結果是被神毁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撒但用社會潮流來敗壞人。這個社會潮流包括很多項,有的人説:「那是不是關于穿衣服啊?是不是關于時裝、美容、美髮、美食?」是不是關于這些?這些也是潮流的一部分,但是在這裏我們不想説這些,我們只想説關于社會潮流所帶給人的思想,帶給人的處世方式,帶給人的生存目標與人生觀,這些是很重要的,這些能左右、影響人的心思。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着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不斷地失去良心、失去人性、失去理智,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説,以至于到現在多數人没有人格,没有人性,也没有良心,更没有理智。那這些潮流是什麽呢?這個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于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于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没,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麽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方式,人没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没有意識去反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發表真理是發表自己的性情、發表自己的實質,不是根據人類所總結的各樣人所認為的正面事物、正面的説法而有的。神的話就是神的話,神的話就是真理,是人類應該賴以生存的法則與根基,而那些來源于人類的所謂的信條根本就是神定罪的,不是神認可的,更不是神説話的源頭、根據。神通過他的話語發表他的性情,發表他的實質,因為神有神的實質,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所以神所發表出來的一切話都是真理。無論這個敗壞人類對神的話怎麽定位、怎麽定義、怎麽看待、怎麽認識,神的話是真理這個事實是永不改變的。無論神的話説了多少,無論神的話被這個敗壞、罪惡的人類怎麽定罪,甚至不被流傳,甚至被敗壞的人類所不齒,但是有一個事實是不能改變的,即便是這樣,人類所推崇的所謂的文化、傳統也不能因此變成正面事物、變成真理,這一點是不能變的。

人類的傳統文化、生存之道不會因為時間的改變、時間的久遠變成真理,而神的話也不會因為人類的定罪、遺忘而變成人的話,這個實質永遠都不會改變,真理永遠是真理。這裏存在一個事實,就是人類所總結出來的這些俗語,它的來源是撒但,是人類的想象、觀念,甚至出自于人的血氣,根本與正面事物没有一點兒關係。而神的話是神實質的發表,也是神身份的發表。因為什麽神發表了這些話?為什麽説這些話是真理?就是因為萬物一切的法則、規律、根源、實質、真相、奥秘都是神在主宰着,都在神手中掌握,萬物一切的規律、真相、事實、奥秘只有神知道,神知道它的本源、它的根源到底是什麽,所以只有神的話對萬物的定義是最準確的,只有神話中對人類的要求是人類的標準,是人類應該賴以生存的唯一的準則。而人類賴以生存的這些法則,一方面來源于違背神主宰萬物的這一事實,另外,也違背神主宰萬物的法則這一事實,它是從人的想象觀念裏來的,也是從撒但來的。撒但是什麽樣的角色?首先,撒但冒充真理,其次,它破壞、攪擾、糟蹋神創造萬物的這一切規律與法則。所以説,從它來的東西跟它的實質那是太匹配了,充滿了撒但的邪惡用心、引誘、偽裝,還有撒但永遠不變的野心。這些東西無論敗壞的人類能否分辨,無論敗壞的人類接受的程度如何,也無論敗壞的人類對它景仰、崇拜、傳講的年代有多麽久遠,或者傳講的人數有多麽的龐大,它也不會變成真理。因為它的實質、根源、源頭是撒但,是與神敵對、與真理相敵對的撒但,所以,這些東西永遠不會變成真理,它永遠是反面事物。没有真理對照的時候,也可能它能冒充是善的,是正面的,但是當用真理來解剖、揭露它的時候,它不是無懈可擊的,它是站不住脚的,它是很快被定罪、被揭露、被弃絶的東西。神所發表的真理恰恰符合神所造的人類正常人性的需要,而撒但所給人的恰恰違背神所造的正常人性的需要,它讓一個正常的人變得不正常,變得偏激、狹隘、狂妄、愚蠢、邪惡、剛硬、凶惡,更甚至變得不可一世。嚴重到一定程度,人精神失常,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正常的人不做非得要做非正常人類,普通的人不做非得要做高級人類,扭曲了人的人性,扭曲了人的本能。真理是讓人更能本能地按照正常人性的規律、法則還有神所制定的這一切規律來存活,而所謂的這些俗語、撒但的這些法則,恰恰是讓人違背人的本能,讓人逃脱神所命定、制定的這些法則,甚至讓人脱離正常人性的軌道,去做一些偏激的、正常人性不該做也不該想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談真理是什麽》

上一篇:分辨麥子與稗子的原則

下一篇:分辨追求真理與糊塗信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