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記一名十七歲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實經歷

山東省 王濤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與同齡孩子相比我是最幸運的,因我八歲就蒙神的高抬與揀選,隨父母一起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時,雖然年齡小,但我很願意信神看神的話。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聽叔叔、阿姨們在一起交通,幾年下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到弟兄姊妹都追求真理做誠實人,和睦相處在一起,沒有學校裡同學之間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我感到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是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後來,我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在大陸信神追求真理、追隨神,那是把腦袋別到褲腰上,那是一點不差呀……」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我才知道信全能神會被警察抓,因中國是無神論國家,沒有信仰自由。可我當時並不相信這話,認為我只是個孩子,即使被「警察叔叔」抓到,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直到後來,我親身經歷了警察對我的抓捕、殘害,才真正看清了我心目中的「警察叔叔」原來是一群惡魔!

傳福音見證神 惡警無辜抓捕

在我十七歲那年,也就是2009年3月5日的傍晚,我和一位老弟兄在傳福音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一輛警車攔住,接著,從車上躥下來五名警察,他們二話沒說,就像土匪一樣將我們的電動車搶走,又把我們按倒在地,強行戴上了手銬。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懵了,平時常聽弟兄姊妹交通惡警怎麼抓捕信神之人的事,沒想到今天竟然臨到了我。我驚慌失措,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此時,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喊:全能神啊,惡魔抓捕了我,我害怕極了,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也不知他們會怎麼對待我,求你保守我、拯救我。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想到警察對我一個小孩是不會怎麼樣的,因此心裡就不那麼緊張了。可事情並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惡警從我們身上搜出了信神書籍,就以此為證據,將我們押到了派出所。

慘遭酷刑迫害 看透惡魔真相

北方的初春,天氣還很寒冷,夜間只有零下三四度。派出所所長把我們的棉衣、棉鞋強行脫下,還抽走了我們的腰帶,並把我們的雙手銬在背後,銬得很緊、很疼。他又命令幾個惡警把我們按倒在地,用皮帶衝著我們的頭劈頭蓋臉地一陣猛抽,打得我頭疼得像要炸開一樣,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了出來。此時,我心裡特別氣憤,他們明明在牆上寫著「文明辦案」,可對我們卻像土匪、劊子手一樣野蠻,哪有一點文明!於是,我反駁說:「我們犯什麼法了?你們為什麼抓我們、打我們?」惡警邊打邊惡狠狠地說:「小兔崽子,你還敢犟嘴!我們抓的就是你們這些信全能神的!你小小年紀幹什麼不好?你們的頭兒是誰?書是從哪裡來的?快說!不說就打死你!」這時,我看到老弟兄緊咬牙關一句話不說,便暗立心志:我也絕不當猶大!打死我也不說!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掌管,撒但魔鬼掌握不了。見我們不說話,所長氣得暴跳如雷,指著我們破口大罵:「好小子,你們兩個給我裝硬漢,不說是吧?給我打!使勁地治治他們!讓他們嘗嘗厲害!」惡警們立刻撲過來,用手抓著我們的下巴,猛搧我們的臉,打得我眼冒金星,臉火辣辣的疼。從小享受慣了爸媽嬌慣、呵護的我哪裡挨過這樣的暴打?我委屈得直掉眼淚,心想:這些警察真是蠻橫不講理!上學時,老師還說有困難找警察,說他們是為人民服務、除暴安良的英雄呢,可現在只因我們信全能神走正道警察就隨便亂抓、亂打,這哪是人民警察呀?簡直就是一群魔鬼!難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有人說大紅龍是個邪靈,有人說大紅龍就是一夥惡人,那大紅龍的本性實質到底是啥呀?就是它們這夥人的本性實質到底是什麼?它們就是一夥惡魔,一夥抵擋神、攻擊神的惡魔!它們這夥人就是撒但本體的現身,是撒但投胎,是惡魔轉世,所以它們這些人就是撒但,就是魔鬼。」以前我受蒙蔽,還認為警察真是替老百姓辦事的「好人」呢,沒想到那都是假相,今天我才看清,他們就是一夥抵擋神的惡魔!我不由得從心裡開始恨他們。惡魔所長見我們還是不說,就咆哮起來:「再給我狠狠地打!」立時,兩個爪牙又衝過來,逼我們坐在地上伸直雙腿,他們用穿著皮鞋的腳狠勁踹我們的雙腿,又站在我們的腿上用力跺、使勁踩碾,我的雙腿猶如撕裂般的疼痛,我不由得大聲喊叫。可我越喊,他們打得越厲害。我只好忍住疼痛在心裡不住地禱告呼求全能神:神啊,這夥惡魔太惡毒了!我實在受不了,求你加給我信心,保守我不背叛你。這時,神的話回響在我的耳邊:「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神寶座的許可,是需要我為神站住見證的時候,雖然我年紀小,但有神作我的後盾,我什麼都不用怕!我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做孬種,不向撒但屈服!在神話語的引導帶領下,我裡面有了受盡一切苦為神站住見證的信心與決心。

晚上七點多,惡魔所長再次提審我。他喝令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故意凍我,直到我凍得雙腿麻木、渾身發抖,他才命令爪牙把我架起來靠在牆上。隨後,他又拿電棍猛擊我的雙手與下巴,我的手上被電起了許多大泡,滿嘴的牙也電得又麻又疼(至今吃東西牙還疼)。就是這樣,這個喪心病狂的惡魔仍不解恨,又用電棍電擊我的下體……我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他卻笑得前仰後合,我真是恨透了這個毫無人性的惡魔。接下來,惡警們無論怎麼審問我、折磨我,我都咬緊牙關什麼也不說。直到凌晨兩三點鐘,我已被他們折磨得全身麻木,沒有了知覺。最後他們打累了,就把我拖回小屋和老弟兄銬在一起,並喝令我們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讓兩個爪牙看守著不許我們睡覺,只要我們一閉眼,就會遭到他們的一頓拳打腳踢。半夜,我要去廁所,惡警不讓並吼我:「小兔崽子,不說就不許去!讓你尿到褲子裡!」最後,我實在憋不住了,只好在褲子裡解決。大冷的天,我的棉褲全被尿濕透了,凍得我渾身直打哆嗦。

經過惡魔一陣殘酷折磨,我渾身疼痛難忍,心裡不覺有些軟弱、消沉:真不知他們明天還會用什麼樣的酷刑對待我?我能不能支撐住啊?……這時,老弟兄怕我受不了苦而消極,就壓低聲音關切地問我:「小濤,咱們今天落入惡魔手裡,受了這酷刑你是怎麼想的?你後悔信全能神出來盡本分嗎?」我說:「不後悔,就是被惡魔打感到很委屈,我還以為他們不會對我一個孩子怎麼樣呢,沒想到他們竟往死裡打我。」老弟兄就語重心長地與我交通:「咱們今天走信神這路,是神帶領我們走的人生正道,撒但不允許我們跟隨神蒙神拯救,所以,我們無論什麼時候都要站住立場,絕不能向撒但屈服,不能讓神傷心……」老弟兄的話使我很受激勵,心裡得到了一些安慰,不禁想起神的話:「什麼是得勝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靈裡靠我剛強,爭當作戰的勇士,與撒但決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覺得有力量了,不再感覺委屈難受,願意勇敢地面對這次試煉,無論撒但惡魔給我用什麼樣的酷刑,我都要依靠神戰勝撒但,讓撒但看看信全能神的人個個都是精兵,都是鋼鐵硬漢。

第二天上午,惡警們又把我押到了刑訊室,惡魔所長再次對我刑訊逼供。他拍著桌子,一邊指著我的鼻子一邊罵咧咧地說:「你小子一晚上想好了沒有?你信全能神多長時間了?傳過多少人?趕快交代清楚,免得受皮肉之苦!」此時,我心想:不能再怕撒但,我得有男孩子的骨氣!於是,我堅定地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惡魔所長惱羞成怒,大罵道:「小兔崽子,你找死啊?我非弄死你不可!讓你嘴硬!」他邊罵邊衝過來,喪心病狂地抓著我的頭髮使勁往牆上撞我的頭,頭被撞得「嗡嗡」直響,疼得我忍不住發出聲聲慘叫,眼淚都流下來了。最後,惡魔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任何東西,只好將我送回了小屋。接著,他們又將老弟兄提走審訊。不一會兒,我就聽見了老弟兄的慘叫聲,我知道這群惡魔又對老弟兄下毒手了。此時,我蜷縮在小屋裡就像被惡狼咬傷的小羊一樣很傷心、很無助,就流著淚向神禱告,求神保守老弟兄能勝過惡魔的酷刑逼供。就這樣,這夥惡魔整整審訊了我們三天三夜,沒給一口飯,沒給一滴水,我又冷又餓,精神恍惚,頭脹痛得厲害。惡警們怕出人命,只好結束了對我們的刑訊逼供。

遭受了中共政府滅絕人性的酷刑折磨,我真實體會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所說的:「在大紅龍的監獄裡,它不管你是男人、女人,它是任意地糟蹋,那些人就像流氓、野獸,拿著電棍隨便地糟蹋人,你最怕什麼它就給你來什麼。在大紅龍的權下,那人都不是人哪,連動物都不如,大紅龍就是這麼凶殘、沒有人性,就像野獸、惡魔一樣,那就是不可理喻,你跟它沒法講理,它不講理。」此時,我終於看清了中共政府與神為敵的反動實質,它的確就是撒但的化身,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們慘無人道,竟然連我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也不放過。只因我信神走正道,他們就硬往死裡整我,簡直就是一夥喪盡天良、毫無人性的豺狼野獸!此時,我再也不奢望惡警能對我這個小孩網開一面了,只求全能神能保守帶領我勝過撒但惡魔的酷刑折磨,受盡最後的苦,為神作響亮的見證。

3月9日下午,惡警們見實在審不出結果,便強行抓著我和老弟兄的手在他們事先捏造好的口供上簽字,以「破壞國家法律,擾亂社會治安,顛覆國家政權」為罪名,將我們押送到了看守所。一到看守所,惡警就把我倆的頭髮剃了個精光,又將我們的衣服扒光,全部剪爛之後又拿給我們穿,因褲子沒有腰帶,我們只能用塑料袋搓成繩繫住褲子。在寒冷的天氣裡,惡警們還唆使犯人用一盆盆冷水從頭上澆下,給我們洗涼水澡,凍得我渾身瑟瑟發抖,全身的血液就像凝固了一樣,站都站不住。在這個監室裡關押的都是強姦犯、盜竊犯、搶劫犯,還有殺人犯……他們個個眼冒凶光,我覺得就像進了地獄一般不寒而慄。晚上睡覺時,我們三十多人擠在一個硬水泥台子上,蓋的被子臭氣撲鼻,薰得我難以入睡。在這裡,惡警不讓人吃飽飯,每頓只給一個小饅頭,一點稀玉米湯,白天還得幹超負荷的苦力活,若完不成任務,他們就罰我站班熬夜,一晚上站四個小時,只能睡兩個小時,有時睏得站著就睡著了。牢頭受惡警的指使,專門找茬兒欺負我,加重任務定額或者是罰站班熬夜……我感覺自己都快要崩潰了。多少次面對魔鬼的殘害、虐待,我感覺自己還不如街頭的流浪狗活得自由,還不如豬狗吃的好。一想到這些,我就特別想家、想父母,總覺得這裡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一分一秒都不願待下去了,恨不得立刻離開這個鬼地方。在我最痛苦軟弱的時候,我只有迫切地禱告神,是全能神的話開啟帶領了我:「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強……與我苦有份的,與我的甜必有份,那是我的應許、我給你們的祝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使我認識到今天所受的這些苦難成就的是神的祝福,神要藉著這些苦難環境來磨練我、造就我,使我成為一個愛神、忠於神的人來承受神的應許。想想自己從小嬌生慣養,既不能受苦,又受不了一點兒委屈,而我要想得真理、得生命就必須得有受苦的心志,有堅定的信心。今天,我所受的這些苦難正是神為磨練我受苦的心志而擺設的,沒有苦難的環境,我身上的敗壞就無法得著潔淨。這苦的確是神的祝福,我應該有信心與神配合,讓神把真理作到我裡面。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不禁向神禱告:「神啊,我不再軟弱消極,我要挺直腰板堅決依靠你與撒但爭戰到底,追求愛你滿足你,願你加給我信心與毅力。」在看守所遭受虐待、凌辱的日子裡,是我信全能神以來禱告、依靠神最多的時候,也是我和神關係最近的時候。那時,我的心一時一刻都不敢離開神,總感覺有神與我同在,再苦也不覺得苦了,我清楚這都是神在時刻看顧保守著我。

黑暗牢獄神愛相隨

一個月後的一天上午,獄警突然喊我和老弟兄出去。我聽到後心中一陣興奮:可能是要釋放我們了,不用在這「地獄」裡受罪了。然而,事實卻大大出乎我的預料,派出所所長拿著判決書奸笑著對我們說:「你們倆因信全能神被勞教一年,即使你們什麼也不說,我們照樣判你們的刑,這是共產黨的天下,起訴也無效!」看著他幸災樂禍的樣子,我不禁怒火中燒:中共政府真是無法無天,對我這個還未成年的孩子不僅殘酷折磨,還無辜判了刑!當天,我和老弟兄被押送到了省勞教所。在體檢時,老弟兄被查出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等多種病,獄警怕老弟兄死在裡面他們會擔責任而拒收,惡警只好把老弟兄帶回去了,把我留在了勞教所。此時,我哭了,哭得很傷心。我想家,想爸媽,更想到沒有老弟兄與我一起交通,我該怎麼度過這漫長的一年呀?這一個月來,我雖受盡了魔鬼的殘害與折磨,但每當我承受不住酷刑而消極軟弱的時候,老弟兄總是與我交通神的話語來鼓勵我、安慰我,讓我明白神的心意得以剛強起來。再加上我看到老弟兄那麼堅強,就有了同心協力戰勝惡魔的力量和信心。可如今只留下我一個人孤軍作戰,我能站住嗎?……我越想越難受,越想越消極,孤獨、淒涼、委屈一起湧上我的心頭。痛苦絕望中,我就迫切地向神呼求:「神啊,我身量這麼小,怎麼能承受得住這麼大的試煉啊?這漫長的一年勞教,我該怎麼熬過去呀?神啊,求你帶領我、幫助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淚流滿面、泣不成聲。禱告中,我忽然想起約瑟在十七歲那年被賣到埃及的經歷,他雖孤身一人在埃及受盡了凌辱、苦難,但是他始終沒有背棄真神向撒但屈服。我今天被撒但惡魔下到監裡經受苦難,也是神的許可,只要我真實依靠神,不向撒但屈服,神同樣會帶領我戰勝撒但走出魔窟。這時,我又想起了神的話:「你不要小看自己年輕,當為我獻上,我不看人外表如何,年齡多大,我只看人是不是真心愛我,是不是遵行我道、不顧一切實行真理。不要憂慮明天怎樣,將來如何,每一天只要憑我而活,我必帶領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像一股暖流溫暖著我的心,使我認識到我雖然年齡小,但神從不偏待人,只要我有真實愛神的心志,能憑神的話活著,就必能得著神的帶領。想想自從我被抓捕以來,神每時每刻都在陪伴著我,幫助我渡過一次次的難關,我才得以站立得住,若沒有神的同在與帶領,我怎能經受住撒但惡魔那樣凶殘的毒打與折磨呢?那麼大的難處我都靠神走過來了,如今,面對這一年的勞教我怎麼就沒有信心了呢?神不是我唯一的依靠嗎?有神與我同在,隨時帶領我,我還孤單、懼怕什麼?這個環境正是操練我獨立生活、生命長大的機會,我不能總把自己看成小孩子,總依靠人卻不仰望神,我該長大了,該靠著神自己走路了,相信依靠神我必定能走下去。撒但永遠戰勝不了依靠神、有愛神心志的人!我要做有骨氣的男孩子,讓神在我身上得著榮耀、見證。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支撐著我,心裡有底氣去面對牢獄生活了。

進到勞教所後,獄警們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就故意折磨我。每天他們都讓我幹苦力活,把打成包的一百多斤的編織袋從三樓扛到一樓,從早上五點一直幹到晚上十一點多,如果完不成定額,晚上就要加班。因我以往從沒幹過體力活,加上在看守所一直吃不飽飯,渾身無力,剛開始,我根本扛不起來,後來我就迫切地依靠神去扛,慢慢也能扛起來了。繁重的勞動累得我天天疲憊不堪,腰酸腿痛。在這裡,獄警還經常唆使犯人毒打我,我常常被打得遍體鱗傷。一次,因我打水回去晚了一會兒,獄警就指使牢頭來打我,打得我耳膜穿孔、震裂、發炎,差點聾了。面對這樣的欺凌、虐待,我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力反抗,有苦有冤屈無處訴,只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訴說。在這黑暗的牢獄裡,我學會了與神親近,凡事依靠神、仰望神,覺得跟神禱告說心裡話是最幸福的事了。每次在我憂傷軟弱的時候,我最愛唱的神話詩歌就是《愛神的勁起不來該如何禱告》:「神啊!願你開啟開啟我的靈眼,願你的靈感動我感動我的心,使我在你面前脫去消極情形,不受人事物轄制,敞開我的心,使我的全人完全奉獻在你面前,你怎樣試煉我都行。我不考慮前途,我也不受死的轄制,我願以愛你的心來尋求人生之道。萬事萬物都在都在你的手中,我的命運在你的手中,我的一生更在你的手中掌握,我的一生更在你的手中掌握。現在我追求愛你,不管你讓不讓我愛,不管撒但如何攪擾,我定規要愛你。現在我追求愛你,不管你讓不讓我愛,不管撒但如何攪擾,我定規要愛你。」唱著唱著我就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得到極大的安慰與鼓勵。全能神對我的一次次幫助與扶持,使我真實感受到了神對我真實的愛,神如同慈母一樣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安慰我、扶持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度過了那終生難忘的一年。

歷經逼迫患難 神賜生命財富

經歷了黑暗的牢獄生活,我的生命成熟了許多,對真理的認識也增長了許多,不再是一個稚嫩無知的孩子。是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勝過了惡警的一次次酷刑折磨,使我一次次從消極軟弱中站立起來,懂得了應該怎樣體貼、安慰神心,怎樣依靠神為神站住見證還報神愛,也看清了撒但惡魔殘暴惡毒與神為敵的邪惡反動實質,對「人民警察愛人民」的假相有了分辨,不再相信撒但的謊言欺騙。這次的逼迫患難不但沒有將我打垮,反而成了我信神路上的根基。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正如神話詩歌中唱的:「你若願意在這道流裡享受這審判、這極大的救恩,享受這一切人世間找不著的福,享受這愛,你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這流裡接受征服的工作,達到被成全。雖然你現在因著審判是受點苦,雖然你現在因著審判是受點熬煉,但這苦受得有價值,受得有意義,這苦受得有價值,受得有意義。雖然你現在因著審判是受點苦,雖然你現在因著審判是受點熬煉,但這苦受得有價值,受得有意義,這苦受得有價值,受得有意義。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