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神的話是我真正的生命

天津市 徐志剛

以往,我深受中國傳統觀念的薰陶,把為兒孫置房產當成了人生目標,為此,我潛心鑽研汽車修理技術,還開了一個汽修廠,生意幹得紅紅火火。那時我認為人的命運是在自己手中掌握,當妻子的姐姐給我傳耶穌的福音時,我不接受還譏笑她。然而好景不長,廠子的效益越來越不好,任憑我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折騰得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整日借酒消愁,以至於有一次開車時因走神出了車禍,汽車被撞得面目全非,而我卻奇蹟般地倖存了下來。

不久,也就是1999年春天,妻子給我傳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從神的話中我知道了自己以前為什麼活得那麼痛苦,無路可走,原來都是因為我接受了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想靠自己的能力創造幸福的家園,結果被捉弄得痛苦不堪,甚至差點把命也搭上了。是全能神把我從死亡邊緣救起,又把我帶到他的家中,我真是蒙了神極大的救恩。從此,我每天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心裡特別亮堂、有享受,慶幸自己找著了真正的人生道路。然而,不久卻傳來了我因信神被中共政府列為抓捕對象的消息,我只好到外地去盡本分。雖然心裡也有軟弱,但我相信無論我走到哪裡,無論撒但惡魔如何追逼,神的話都會引領我。此後的十多年來,在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下,我每天過得充實、有意義。在後來的一次撒但惡魔抓捕、迫害的親身經歷中,我更實際地體會到神的話語就是我生命的力量,使我在撒但的酷刑折磨中堅強站立、無所畏懼,最終使撒但徹底蒙羞。經歷過後,我更感神話語的寶貴,無論何時我都不能離開神的話。

那是2013年2月的一天,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去傳福音,在返回途中被一輛小轎車攔截。車上下來三個警察盤問我們的身分,他們一聽我是外地口音,不由分說就強行搜身,把我口袋裡一張存有七百多元的農行卡、三百多元現金、一部手機、一台MP5播放器和一些傳福音資料全部沒收。一警察得知我是信全能神的,立刻凶相畢露,強行給我戴上手銬把我推進車裡。到了派出所,他們勒令我靠牆站著,一個警察厲聲問我:「你叫什麼名字?家是哪裡的?誰傳你信神的?」因擔心家中的信神書籍和教會物品被他們搜去,我並未回答他。他見我不說話,頓時火冒三丈,「噌」地一把拽下我身上的羽絨服扔在一邊,又從背後翻起毛衣罩住我的頭,用警棍狠狠地朝我的後背打去,每打幾下就逼問我:「你到底說不說?」就這樣一連打了我十五棍,我感覺後背的肉都被打爛了,脊梁骨像被生生折斷了一樣疼痛難忍。但不管他怎麼打,我就是不說話,最後他氣急敗壞地大罵道:「我真他媽的服了,震得我手腕都疼了你也不說!」我心裡知道這是神對我的保守,憑我自己根本無法承受這樣殘酷的暴打,我在心裡感謝神。他們看這招不行又換一招,一個惡警拿來一根長約一米、直徑約六厘米的棍子,陰笑著說:「讓他跪在這上面『享受享受』,看他說不說!」據說人在這樣的棍子上跪三十分鐘就不能站立、不能行走了。面對這樣的酷刑我自覺身量太小,肉體無法承受,心裡很害怕,拚命地呼求神:「神啊!我身量太小,怕自己經不住這樣殘酷的折磨,願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承受住這樣的酷刑不背叛你。」我一遍一遍地呼求神,神知道我肉體的軟弱,垂聽了我的禱告,最終惡警們沒有給我用這種酷刑。事實面前,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看到一切人、事、物都在神的手中擺佈,不管是死的東西還是活的東西都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因此對神的信心增加了幾分,心裡的膽怯也減少了許多。雖然他們沒有給我用這種酷刑,但仍不肯放過我,又想出一個損招,強迫我跪在地上挺直腰板,讓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肥碩強壯的男警雙腳站在我的小腿上使勁地踩踏。他站上去的一剎那,我感到一陣鑽心的疼痛,便極力向神禱告:「神啊!雖然我受不了這非人的折磨,但是我願意滿足你,求你加給我信心,加給我力量與受苦的心志,我願為你站住見證。」感謝神再次垂聽了我的禱告,那個胖警察因在我的小腿上站不穩,不一會兒就下來了。旁邊的一個惡警還煽風點火說:「你這個廢物,怎麼站這麼一會兒就下來了。」這幫魔鬼真是蛇蠍心腸、惡毒無比,想盡一切辦法來折磨我,恨不得將我置於死地他們才滿意。他們一直讓我這樣直直地跪著不許動,其中一個惡警給其他人使了個眼色,他們就都出去了,只留下他一個人看守我。他就湊過來跟我套近乎,假惺惺地笑著說:「我媽也信神,你告訴我你是怎麼信的,我也想跟你信神,你帶我去見見你上面的人。」聽著他的鬼話,再看看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我頓時感到噁心極了,正想戳穿他的詭計,突然想起神的話說:「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及時引導了我,讓我明白在撒但面前不僅要有膽量,更得有智慧,無論何時都得靠著神所賜的智慧與撒但周旋,這樣作出的見證才響亮有力,才能更好地打敗撒但。如果我憑著血氣與他對峙,不但不能榮耀神、見證神,反而會讓撒但抓把柄。在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下,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就對他說:「你要是真想信,可以在家看神的話,不用出去見別人。」我剛說完,打我的那個惡警就進來了,惡狠狠地衝我說:「你他媽的我真是服了你!」我知道撒但這是蒙羞失敗了,就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看到神一直與我同在,給我指路、給我鼓勵,還奇妙地為我擋開惡魔施暴的黑手,神對我的愛實在太大了!此時我雖身陷囹圄,卻感覺與神的關係比任何時候都親近,心裡特別踏實、有依靠。他們讓我跪了兩個多小時,凌晨一點多審訊仍沒結果,惡警們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惡警摧殘逼供 依靠神站住見證

第二天早晨,警察把我押到了分局。進入審訊室後,刑警隊長怒目圓睜地逼問我:「你叫什麼?家是哪裡的?誰傳你信神的?信了多長時間?你都和誰聯繫?老實交代,若不說有你好看的!」不管他怎麼問,我也不說話。一整天下來他軟硬兼施卻一無所獲,最後氣急敗壞地吼道:「不說是吧!讓你好好在看守所裡體驗體驗生活,敬酒不吃吃罰酒,不說就一直關著你!」就這樣我又被押送到看守所,關押在要犯最多的一個號房。一進號房,我就感到毛骨悚然、陰森可怕。號房的牆高達四米,屋裡陰暗潮濕,只有一個小窗戶勉強能射入陽光,屋裡臭氣熏天,讓人喘不過氣來。小小的屋裡擠滿了犯人,有殺人的,有吸毒的,有搶劫的,都是重犯。他們個個面目猙獰、凶神惡煞,有的犯人五大三粗,滿臉橫肉,滿身都是龍、鳳、蛇等不同圖案的紋身,還有的犯人骨瘦如柴,像個骷髏,讓人看了不寒而慄。在這裡犯人也分三六九等,而信全能神的人是地位最低的,沒有任何權利可言。牆上安裝的緊急傳呼器本來是犯人遇到緊急情況向管教呼救用的,但信全能神的人根本享用不到,無論受到怎樣非人的虐待都不會有人搭理。

進號房的第一天,牢頭知道了我的情況,就指著我譏笑說:「你信全能神,讓你的神放你出去啊,你的神好,怎麼還讓你到這裡來呢?」他旁邊的惡犯也跟著瞎起哄:「你說是咱們這位頭兒好,還是你們的神好?說!」聽到他們這樣輕視神、侮辱神,我氣憤不已,想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裡說過惡人的實質就是魔鬼,真的一點不差!這些魔鬼實在是不可理喻,該遭咒詛!看我一言不發,牢頭氣勢洶洶地朝我臉上狠搧了兩個耳光,接著又朝我的下巴猛擊一拳,將我打倒在地上。面對這些魔鬼,我心裡很害怕,不住地向神呼求:「神啊!你知道我膽小懦弱,向來很害怕黑社會之類的人,求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不失去見證。」這些魔鬼見我不說話,就換著花樣折磨我。一個長相如同骷髏的犯人來到我面前,把我逼到牆根,背靠在牆上,讓兩個人一邊一個摁著我的肩膀,他伸手在我的大腿內側使勁地掐,掐完左腿掐右腿,一陣陣鑽心的疼痛讓我苦不堪言,過後腿上留下了好幾個大疙瘩(至今還沒有消退)。接著,他又用拳頭猛擊我大腿外側,不一會兒兩腿蹲下後就很難站起來了。臘月的天氣滴水成冰,可這群魔鬼卻命令我脫光衣服逼我緊貼牆壁,蹲在水龍頭底下一直給我沖涼水,並故意打開窗戶,凍得我直發抖。看我拚命咬牙堅持,一個犯人又拿著一塊泡沫板衝我使勁搧冷風,我頓覺渾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牙齒不停地打顫。我在心裡不住地禱告:神啊!這樣的環境臨到有你的美意,求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憑我自己實在無法承受這些惡鬼的折磨。神啊!求你加給我更大的信心和力量,使我有心志、有毅力渡過這個難關。禱告後,我想起了神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受這些苦,這是榮耀的事,也是我的榮幸。撒但折磨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因肉體受不了痛苦而背叛神、否認神,我絕不能向撒但屈服。這時,我忽然想起那個惡警說讓我到看守所裡體驗一下生活,頓時恍然大悟,原來犯人們如此不擇手段地折磨我、虐待我,都是那些惡警指使的!我這才看清這些道貌岸然的「人民警察」是多麼的陰險、卑鄙,他們這是借刀殺人,心地真是太歹毒了,完全就是殺人不見血的惡魔!從小我最害怕那些如同黑社會打手的惡人,這些惡魔恰恰在我的軟弱處上進行攻擊,要讓我屈服於他們,但是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要藉著這樣的環境來成全我對神真實的信心,神要在我的軟弱處上來拯救我,讓我能在惡魔面前剛強壯膽不失去見證。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裡亮堂了,也有了力量,我不能上撒但的當,不管肉體怎麼受苦,我也要為神站住見證。感謝神加給我力量使我勝過了惡魔的酷刑折磨,又一次戰勝了撒但。

身陷魔窟備受煎熬 神愛相伴轉悲為喜

在看守所裡,我們每天吃的是清水煮凍白菜、鹹菜、小窩頭,根本吃不飽。晚上,牢頭和他隨從們睡在炕上,其他人只能睡在地板上。我躺在冰涼的地板上,看著周圍的犯人,想想自己如今的處境,淒涼之感頓時湧上心頭。想想以往跟弟兄姊妹在一起時每天都很高興、快樂,如今卻與這些犯人天天在一起,還要受他們的欺壓、凌辱,我感到無比痛苦、煎熬……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會有多久,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熬下去,現在我肉體很軟弱,心裡不願面對這樣的環境了。神啊!願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讓我能在這個環境裡滿足你。」禱告後,神的話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裡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作著自己親自作的工作。……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人有何資格抵擋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臉面再見神?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揣摩著神的話,想到神兩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為人類所受的苦,我的眼睛不由得濕潤了。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被釘上十字架,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救贖了被撒但敗壞的人類。如今,全能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到中國這個最抵擋神的國家,冒著生命危險來發聲說話拯救我們,其中的艱辛、痛苦有誰知曉?又有誰能夠體會?我只是一個敗壞的人,才跟這些犯人生活了幾天就覺得難以忍受,就想逃脫這樣的環境,聖潔公義的神在這個邪惡墮落的世代與我們同生活了幾十年,那神所受的苦不是更大嗎?我因著追求脫去敗壞蒙拯救信神受到中共政府的追捕迫害、摧殘折磨,可無辜的神本不屬世界,不屬這個人間地獄,神因著對人有愛,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來拯救人。我若對神有一點點愛,就不會覺得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中太苦了,也不會覺得自己太委屈了。與神的愛相比,我蒙羞慚愧、無地自容。思念著神的愛,我心裡感到一陣陣溫暖,神太偉大了,神對人的愛太深、太真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這樣的環境,我認識不到神的可親可愛,今天經歷這樣的環境雖然我的肉體備受摧殘,但對我的生命很有益處。想到這裡,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又有了受苦的心志。

在看守所裡,牢頭常常跟我講管教折磨信神的犯人的種種手段:他們把大頭針扎進信神之人的十指,疼也得把人疼死;他們在礦泉水瓶裡灌滿開水,讓犯人把一根手指伸進去,燙出許多水泡後,再把手指拿出來,然後再往傷口上撒辣椒面……聽著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我怒火中燒,更加痛恨中共這個邪惡政黨。它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說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人人享有公民合法權益」「待犯人如親人」,暗地裡卻濫用私刑、草菅人命,根本不把人當人待,信神的人進來就如同進入了十八層地獄,只能任由它蹂躪、宰割,能不能活著走出去都是個未知數。想到這些,我心驚膽戰,真害怕這些酷刑會用在自己身上。每當聽到管教打開鐵門上的小窗戶時,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兒,生怕被拖出去受酷刑,我整日被恐懼的氣氛籠罩,陷在其中無法自拔。痛苦之中,我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心裡很軟弱,活在膽怯之中,但我願意滿足你,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我願依靠你勝過撒但的試探!禱告後,神的話開啟引導了我:「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就是特效藥,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是啊,神掌管宇宙萬物,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一切的造物主,萬事萬物都在他手中,更何況人的生死不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嗎?如果沒有神的允許,撒但魔鬼也不敢把我怎麼樣。我整日活在膽怯、恐懼之中不就是怕死、怕肉體受苦嗎?撒但就是藉著我的這一軟弱點來攻擊我,讓我因此而屈服於它背叛神,這是撒但吞吃人的詭計。如果我把命都豁出去了,還有什麼痛苦承受不了?此時,我想到約伯的經歷,撒但在與神打賭時,臨到約伯的就是肉體的不幸,但是沒有神的允許,無論撒但怎麼折磨約伯,也不能奪去他的性命。我要效法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今天我豁出去了,不再受死亡的捆綁、轄制,即便我的肉體被惡魔折磨死,我的靈魂也在神的手中。不管惡魔怎麼對待我,我絕不屈服於它的淫威,誓死不做猶大!感謝神話語及時的帶領,把我從黑暗中拯救出來。因著神的保守我並沒有遭受那樣的酷刑,從中我又一次看到神的全能主宰。

過了幾天,惡警又來提審我,想從我口中得到教會帶領的信息。我不搭理他,惡警凶相畢露,瞪著眼睛用手掐住我的下巴左右來回搖晃,咬牙切齒地罵道:「你他媽的是人嗎?你就信吧!我把你這副尊容發到網上,再給你編點故事,讓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都知道你背叛神了、出賣了,以後就再也沒有人理你了,最後把你帶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挖個坑把你活埋了,反正也沒人知道。」這魔鬼氣急敗壞之下道出了他們背後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黑幕,這也是他們的一貫伎倆,栽贓陷害、設罪殺人、草菅人命,這樣滅絕人性的事不知他們在暗中幹過多少呢!聽著惡警的吼叫,這次我心裡很平靜,一點也不害怕,因神是我堅強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什麼也不怕了。撒但越猖狂越顯明它的醜陋、無能,越逼迫越顯明它與神為敵、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反動實質,它越這樣殘害信神之人,越激起我信神跟隨神走到底的決心,我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神,徹底背叛這老撒但。正如神的話所說:「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此時,我滿腔的熱血在沸騰、湧動,暗立心志:不管在這裡待多久,不管惡魔怎麼折磨我,我也不背叛神。那惡警見我什麼也不說,最後又把我押回號房。就這樣,因著神話語的帶領,我勝過了惡魔的一次次刑訊逼供與折磨,在看守所裡度過了五十多天後,惡魔被迫將我無罪釋放。

歷經磨難之苦 喜獲生命財富

通過這次被抓捕的經歷,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它對抗上天、與神為敵,自己不敬拜神,是神毀滅的對象,還用盡手段迷惑人、控制人,不讓人信神、敬拜神,企圖讓人都遠離神、抵擋神,最終與它一同被滅於地獄之中,真是太卑鄙惡毒,太邪惡了!這次的經歷更讓我對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智慧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在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信神之人就是無神論政黨的眼中釘、肉中刺,但因著神的大能、神的主宰,對真正信神的人它根本限制不了,它再逼迫、再囚禁殘害我們的肉體,卻囚禁不了我們嚮往光明、追求真理的心,也改變不了我們信神跟隨神的決心。自從信神後不久我就被中共通緝,但是神的大能、神的憐愛一直保守我走到了今天。這次神許可我被抓捕親身經歷惡魔的摧殘,這對我的生命更是一次大的造就、成全。撒但妄想藉著抓捕迫害使我屈服於它的淫威之下,但神的話語一直帶領我,賜給我智慧,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在撒但的殘酷迫害中堅強站立,實際地經歷了神的作為,對神的話語有了更實際的認識,體會到了神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人生命的力量、生命的泉源,是神賜給人的寶貴產業。我只願加倍努力追求真理,讓神的話真正成為我的生命。這次的經歷使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許多,有神話語的引領,我無所畏懼,不管前方的道路還有多少艱難險阻,我願跟隨神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