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

15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浙江省 裘真

我從小就跟著母親信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裡,我常常被主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在享受主愛的同時卻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警察把我們的家庭教會定為「非法聚會」,並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悄悄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並沒有減弱。可到了後來,我發現聚會越來越沒有享受了,講道人和信徒都拉幫結夥、勾心鬥角,許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貪戀世界、錢財,只顧著掙錢卻不願聚會,即使來聚會聽道的幾個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會一天天荒涼,信徒一個個失散流離,我心裡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向我傳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聽後激動萬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淚流滿面。從此,我如飢似渴地天天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奧祕,乾渴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澆灌與供應。而且,我從神的話中也知道了教會荒涼的原因,看到神的話說:「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會有聖靈的帶領和豐富的生命供應,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沒有了聖靈的作工,自然信心、愛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惡也無知覺。就像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開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聖殿失去了聖靈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買賣場所。知道了這些從未耳聞的真理、奧祕,享受著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讚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裡新鮮活潑,彷彿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悅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卻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和幾個姊妹正在聚會,期間,我和一姊妹出門辦事,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後的姊妹說:「憑什麼抓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便衣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說:「跟我去趟派出所!」隨即將我押上了警車。警車開到了派出所,一下車,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聚會的六個姊妹都被抓了進來。隨後,惡警命令我們脫光衣服逐個搜身。他們從我身上搜出兩個傳呼機後,便認定我是教會帶領,把我列為重點審訊對象進行審訊。惡警喝問道:「你什麼時候信的?誰傳給你的?你都見過哪些人?你在教會裡是什麼職務?」面對警察咄咄逼人的審問,我心裡很緊張,不知怎麼應對,只好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背叛神。禱告後,我慢慢鎮定下來,並選擇了沉默。警察見狀,就氣急敗壞地朝我頭部猛打了一拳,立時,我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接著,他們帶來一個姊妹讓我們相互指認,見我們不聽從他們,惡警氣得暴跳如雷,命令我脫掉棉鞋,光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又讓我背貼牆壁站立,站的姿勢稍不正就狠踢我。當時已是深秋,氣溫驟降,還下著小雨,我凍得全身發抖,上下牙齒不住地「打架」,惡警在一旁走來走去,拍著桌子威脅說:「我們早就跟蹤你了,今天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出來,你不說就凍死你!餓死你!打死你!看你能撐到幾時!」聽到這話,我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神啊,我不願做猶大背叛你,願你保守我,加給我與撒但爭戰的勇氣和信心,使我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神有權柄、有能力,他的性情是任何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的,中共爪牙再凶殘也在神手中掌握,只要我依靠神與神配合,就一定能勝過去。有了神話語的明確指引,我頓時有了信心與勇氣,身體也不覺得有多冷了。站了三個多小時後,惡警將我押上警車,把我帶到了看守所。

進看守所的第二天下午,來了一男一女兩個惡警提審我,他們用我家鄉的口音叫我的名字,跟我套近乎,男的自稱是公安局宗教科科長,並對我說:「派出所的人已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其實你這事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們是特地來接你回家的,你到當地把事情說清楚就沒事了。」我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聽他這麼說,心裡便存著一絲僥倖:還是我們當地的人好,說不定審不出什麼結果就會放了我。誰知在押我回老家的途中,惡警凶相畢露,逼我交出家裡的鑰匙。我知道他們是要去我家搜查,想到家裡有很多神話書籍和教會弟兄姊妹的名單,我就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願你保守家裡的神話書籍不落入撒但的手中……」我拒不交出鑰匙,惡警就把車開到我家樓下,把我鎖在車內,他們直接衝上樓。我坐在車裡,一個勁地禱告神,感覺分分秒秒都是煎熬。過了很長時間,惡警下來了,氣呼呼地說:「你怎麼那麼傻?家裡一本書都沒有,還那麼賣力地幫他們幹。」聽了這話,我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從心裡感謝神的保守。事後得知,惡警在我家竟沒搜到神話書籍,只是擄走了我的四千多元現金、一部手機以及我和家人的所有照片。剛好那天我妹妹在我家,待惡警一走,她就趕緊把我家裡的所有神話書籍和信神資料轉給了教會,第二天惡警再去搜查時仍是空手而歸。

傍晚,惡警將我帶到本地派出所,就之前的問題反覆審問我。見我一直不說話,惡警就叫了一個三自教堂的牧師來勸我說:「你們不到三自教堂來信就是假道。」我不搭理她,只是在心中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後來,她越說越離譜,開始大肆毀謗褻瀆神,我氣憤不已,反駁她說:「牧師,你隨意定罪全能神是假的,但聖經啟示錄上不是明明記載著『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8)嗎?你亂定罪,就不怕得罪聖靈嗎?主耶穌曾說『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2),你就不怕嗎?」牧師一聽無話可說,只好沒趣地走了。我在心裡感謝神帶領我戰勝了這一關。惡警見這一招不見效,又讓我寫字,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用心,便默默地禱告神,神開啟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我就以不會寫字為由拒絕了。後來,我從兩個惡警的談話中得知他們讓我寫字是為了核對我的筆跡,來證實從聚會家搜到的那些筆記本是不是我的,想以此來定我的罪。這讓我看到這夥警察都是中共培養的走狗、爪牙,實質都是一些仇恨真理、迫害信神之人的魔鬼邪靈!為了迫害信神的人,他們費盡心機、耍盡手段,實在太陰險狡詐、可惡可恨了!看清了惡警逼迫神的醜惡嘴臉後,我暗立心志:絕不向撒但屈膝低頭!

審訊一直持續到半夜十二點左右,宗教科科長從我身上得不到一點信息,突然像發瘋的野獸怒吼道:「媽的,本來老子十一點就下班了,你害得老子在這裡陪你到現在,不給你吃點苦頭,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說著把我的右手拉到桌上用力按住,拿起一根直徑約五六厘米的粗棍,使勁往我的手腕處打,第一棍打下來,我手腕的大靜脈就鼓了起來,帶動周圍的肌肉也都腫了起來,我疼得大叫,本能地想把手抽回,但被他死死地按住。他邊打邊吼:「叫你不寫!叫你不說!打得你永遠寫不了!」他足足打了五六分鐘才停手。此時,我的手已腫得像饅頭,趁他鬆手我趕緊把手抽回來放在身後,可這惡警又繞到我身後抓住我的手懸空亂打,邊打邊說:「就是這雙手替你們的神做事的吧?我把它打斷、打殘,看你還怎麼去做事,看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還要不要你!」聽到這話,我恨死了這幫惡警,他們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只許人做中共的奴隸為中共賣命,就不許人信神敬拜造物的主,現在為了逼我背叛神,竟不惜動用酷刑來折磨我,這真是一夥披著人皮的野獸、惡魔!太邪惡反動了!惡警接連暴打了我三次,我的兩隻手臂被打成了紫黑色,手腕與手背腫得像要炸開一樣疼痛難忍。就在我極度痛苦之時,一首神話詩歌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再艱難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這才叫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噢……愛神、滿足神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愛神、滿足神最有意義。」神的話感動著我的心:是啊,神為了拯救我們一直日夜操勞,看顧陪伴著我們走到今天,給了我不盡的愛與憐憫,如今在撒但威逼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之際,神多麼期望我能為神作剛強響亮的見證,我怎能讓神失望傷心呢?想到這,我忍住眼淚告訴自己要堅強,不能膽怯懦弱,今天中共政府對我迫害摧殘並不是針對我的肉體,乃是因著它仇恨神的緣故,我要堅決站在神一邊羞辱撒但。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哼唱著這首詩歌,靈裡逐漸剛強起來。惡警毒打我之後,整夜不讓我合眼,只要見我稍一瞇眼就衝我大吼或狠踢我,但在神愛的感動下,我沒有向他們屈服。

第二天,宗教科科長又來審問我,見我仍是不說,他拿起棍子朝我的大腿狠抽過來,幾棍子下來,我的整條腿就腫脹了起來,感覺連穿著的褲子都緊繃了。另一惡警在旁邊嘲諷道:「你信的神這麼好,我們折磨你他怎麼不來幫你呢?……」並說了許多毀謗褻瀆神的話。我又痛又氣,在心裡回應道:你們這群魔鬼,神會照著你們的言行來報應的!現在正是神捕捉你們作惡事實的時候。我想到神的話說:「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與殷切的呼喚,明白了撒但是注定被神摧毀滅亡的對象,現在神暫且許可它苦害我,只是藉此讓我看透它的實質,從而產生真實的愛與憎,達到能徹底背叛它、將心歸向神,所以我應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裡面有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產生了誓死忠於神、背叛老撒但的心志。雖然接連遭受酷刑折磨,我渾身無力,雙腿疼痛難忍(過後發現雙腿烏黑發紫,至今右腿一塊肌肉萎縮),但靠著神加給的力量,我仍是什麼也沒說,最後那科長只好氣急敗壞地走了。

第三天,惡警對我又是一頓逼問、毒打,直到罵夠了、打累了才停下來。後來,一女警過來裝作關心地說:「以前有一個信全能神的人被抓進來後什麼都不說,結果被判了十年。你什麼都不說,對你有什麼好處呢?十年的光陰白白耗在這裡,等你出去你們的神都不要你了,你後悔都來不及……」她還說了許多誘勸我的話,但我一直默默地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中撒但的詭計。禱告中,一首神話詩歌在我腦海裡閃現:「我追求神、跟從神是我自己願意的,現在神要撇棄我,我還要跟著他,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還要追求愛神,到最後非得著神不可,把畢生精力獻給神。願神旨意得著成就,願我的心能獻給神,不管神咋作,一生跟從他,得不著神決不罷休。」是啊,今天我信神、跟隨神是我自己願意的,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都要跟從神!神的話使我心明眼亮,意識到撒但千方百計地挑撥我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是想讓我消極、否認神,最後背叛神做猶大。此時,我只有持守對神的信心與忠心才能打敗撒但,成為得勝撒但的證據。無論我坐監與否或是結局如何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怎麼安排擺佈我的人生,我沒有選擇,我深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雖然因著坐監我將會失去肉體的享受,但我得到的是心靈的無愧,況且為神坐監本來就是我的榮幸,相反,我若是因貪圖肉體安逸而背叛神,那將失去人格和尊嚴,我的良心將永受煎熬。於是,我在心裡暗暗立志:即使把牢底坐穿,我也要忠心到底,把最真實的愛獻給神,讓撒但徹底蒙羞失敗!惡警軟硬兼施,對我刑訊折磨了三天三夜,但他們從我口裡沒有得到任何線索,無奈,只好將遍體鱗傷的我關進看守所,並陰毒地說:「讓你恢復恢復再審訊!」

五天後,惡警又來提審我,這次他們對我實施了「車輪戰」,令我坐在冰冷的鐵椅上,將我的右手反銬在上面,胸前用鐵棍攔住,兩隻腳懸空垂著,使我整個身子一動都不能動,沒一會兒工夫,我的手腳就麻木了。惡警衝我說:「只要被銬在這把椅子上的人沒有一個不老實交代的,你一天不說銬兩天,兩天不說銬三天!……我對你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把你們的教會帶領告訴我就行了。」感謝神加給我力量,我始終持守一個念頭:絕不出賣!他們反覆審訊我,什麼也不給我吃,連水也不給我喝,還不許我上廁所。到了晚上,他們為了不讓我睡覺,就將我單手銬在鐵椅上,迫令我站在鐵椅邊接受審問。我又累又餓,全身麻木,根本無法站立,只能往鐵椅上靠,可我剛靠近鐵椅或稍有睡意,他們就用長竹筷在我眼前亂晃亂打,整夜不讓我閉一下眼。就這樣兩天下來,我虛弱得全身癱軟。我不知他們還要折磨我多久,很怕自己撐不下去背叛神做猶大,便不斷地向神呼求:「神啊!我肉體太軟弱,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不做猶大。」就在我急切呼求神時,惡警拿出一本神話書讀道:「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心頭一亮,這不是神給我指出路了嗎?看到神實在對我滿了期待與牽掛,為了保守我站立住,竟能在這魔窟中藉著惡警的口給我唸神的話,並且明確地告訴我神喜歡並祝福那些在患難中對他忠心的人,厭憎、棄絕背叛他的小人,而我面對神的愛與憐憫又怎能辜負神的心呢?惡警讀完便問我:「你們的神就是讓你這樣行的?就是讓你啥都不說?」我沒回答他,沒想到惡警以為我沒聽到,又讀了好幾遍,問了我好幾次。我看到神太智慧全能了,惡警越讀,神話語的字字句句越印在我心裡,隨之我的信心也更加堅定:無論惡魔再怎麼逼供,我都不做猶大!

第三天,惡警又故意提著我樓上樓下來回審訊消耗我的體力,我被他們折騰得渾身無力,兩腿癱軟,上樓梯時抬腿都非常艱難,但因著神的話加給的信心與力量,我依然不鬆口。惡警審訊到晚上仍是一無所獲,便恐嚇我說:「你不說我們照樣判你刑,整死你!」聽了這話,我心裡有些害怕:他們還會怎麼折磨我呢?我已力氣耗盡,快撐不下去了……我向神呼求說:「神啊!求你幫助我,我真怕自己撐不住了,求你保守帶領我,使我知道該怎麼與你配合。」禱告後,我裡面就有力量,不再覺得那麼痛苦。就這樣,在我最痛苦艱難的時候,是禱告給了我力量與信心,使我挺了過來。

第四天凌晨,惡警見連續三天審訊毫無成果,就氣沖沖地解開我的手銬,將我一把推倒在地,命令我跪在地上不准起來。我便順勢跪在地上向神默禱:神啊!我知道這幾天的刑訊逼供是你保守我勝過來的,面對你的愛與憐憫,我不知用什麼語言來感謝你。神啊,雖然我不知道接下來惡警還會怎樣折磨我,但不管怎樣我絕不背叛你、絕不出賣弟兄姊妹,也求你繼續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立得住。隨著禱告,我心裡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是在神愛的看顧之中,不管魔鬼怎麼折磨我,神必會帶領我勝過去的。過了好一會兒,惡警可能猜到我是在禱告神,便氣急敗壞地對我大吼大罵,又將一疊報紙捲成筒狠狠地朝我的太陽穴砸過來,我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昏了過去。他們用冷水將我潑醒,我迷迷糊糊中聽到惡警威嚇道:「若再不交代,就把你打死或打成終身殘廢!反正打死也沒人知道,你那些弟兄姊妹也不敢到這裡來。」還聽到一惡警說:「算了,這樣打會出人命的,這個人已經無可救藥,問不出什麼了。」聽到這話,我不由得鬆了口氣,知道是神擔諒我的軟弱,再次為我開闢了出路。惡警仍不甘心就這麼失敗,又把我不信神的妹妹和兒子帶來勸我。妹妹看著我被打得發黑的眼角和黑紫腫脹的雙手,不但沒按惡警的意思勸我,反而流著淚對我說:「姐,我相信你不會做什麼壞事,你要堅強。」惡警見狀,便轉身對我兒子說:「你好好勸勸你媽,讓她配合我們的工作,她就可以早點回家照顧你。」兒子看看我,沒搭理他們,臨走時突然對我說:「媽,你不要擔心我,你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看到兒子這麼懂事、明理,我感動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使勁地點頭,流著淚目送他離去。這讓我再次體會到神對我的愛與眷顧,因為這些日子以來,我最牽掛的就是兒子,唯恐我不在身邊,他不懂得生活,更怕他年紀小,這次來見我會被惡警教唆洗腦而仇恨我信神,沒想到他絲毫沒受惡警讒言蠱惑,反而還安慰我,看到神真是太全能了!人的心與靈的確都在神的擺佈之中,正如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等我妹妹和兒子走後,惡警又恐嚇我說:「你再不說,信不信我們再折磨你幾天幾夜?即使你不說,我們照樣可以判你三至五年……」領略了神的許多作為後,我對神充滿了信心,便斬釘截鐵地說:「大不了我死在你們手裡!你們只能折磨我的肉體,但動搖不了我的心,即使我的肉體死了,我的靈魂也在神的手中。」見狀,惡警只好結束審訊,把我押回了牢房。看著撒但徹底失敗的狼狽相,我心裡無比舒暢,真實認識到唯有神是全能的主宰,人的生死都掌握在神的手中,雖然我幾天幾夜不吃不喝肉體飽受摧殘,但神的愛卻一直伴隨著我,神的話語時時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頑強地戰勝了撒但的「車輪式」逼供。這讓我切實體會到了神的生命力太超凡、偉大,神加給人的力量是無窮的,是不受肉體轄制的。

幾天後,中共政府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判了我三年勞教,隨後將我押送到了勞教所。在勞教所裡,我過著非人的生活,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幹活。因著我的手被毒打致殘,開始的半年手背肌肉繃得緊緊的,連衣服都沒力氣洗。每逢陰雨天,手臂就因血脈不通酸痛發脹。即便這樣,獄警還逼我每天完成超額的任務量,完不成就要加刑。而且,他們對信神的人嚴加監管,我們無論吃飯、洗澡、上廁所都有人監視……肉體的病痛、超負荷的工作以及精神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覺得三年的牢獄生活太長了,我再也無法繼續待下去了,好幾次都想一死了之。極度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肉體太軟弱,我現在感覺很苦,實在受不了了,甚至想死,求你開啟帶領我,加給我堅強的意志,使我能有信心繼續走下去……」神恩待了我,使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詩歌:「神這次道成肉身來作他未完成的工作,審判、結束這個時代,將人救出苦海,徹底來將人征服,變化人生命性情,為人類擺脫苦難漆黑如夜黑暗的勢力,為人類的工作啊有多少不眠之夜啊,從至高處到最低處,生活在人間地獄,與人共度天涯啊,從不埋怨人間寒酸啊,從不對人苛求,而是忍受極大恥辱作著自己的工作。為了全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了地上,親自進入虎穴中將人類救起。多少次面對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忍受著極大的痛苦,忍受人的打擊、『破碎』。神來在污穢之地,默默無聞受人摧殘……」揣摩著這些話,我的心被神的愛激勵、感化。想想神為了拯救我們這班敗壞至深的人類,從至高處降卑到最低處,冒著極大的危險來到中國這座鬼城中作工,受盡了屈辱痛苦、逼迫患難,但神一直無怨無悔地為人類默默付出著。神作這麼多的工作只為得著一班能體貼他心意、面向正義不屈不撓的人,如今我臨到這個環境也是神為了藉此磨練我的意志,成全我對神的信心與順服,是為了讓我明白進入真理,若我連眼前這點牢獄之苦都受不了,豈不太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了?再說,先前那麼多的酷刑折磨都在神的帶領下勝過來了,神早已讓我領略了他的奇妙作為,現在我不更應堅固信心,繼續為神作美好的見證嗎?想到這,我又剛強起來,下定決心振作起來效法基督,即使再苦再難也要頑強地走下去。後來,每當我感覺勞教生活痛苦時,我就會唱起這首詩歌,每次神的話都會帶給我無窮的信心與力量,激勵我繼續往前走。當時,勞教所裡還關押著許多姊妹,我們靠著神加給的智慧,一有機會就互相傳遞寫有神話語的紙條或交通幾句話,彼此扶持、鼓勵。雖然我們被囚禁在中共政府的魔窟裡,被封鎖在那與世隔絕的高牆之內,但我們卻因此更加珍惜神的每一句話語,更加寶愛神賜給我們每一個人的開啟,我們的心也因此貼得更近……

2005年10月29日,我終於刑滿釋放。然而出獄後的我並未重獲自由,警方一直派人監視我的行蹤,並令我每月都要去派出所報到。我雖然在自己家裡卻仍像被囚禁在無形的監獄中,時刻都得防備中共的眼線出現,即使在家看神的話也極為小心謹慎,生怕警察突然闖入,而且,我也因此無法見弟兄姊妹、過教會生活,心裡特別受煎熬,總覺得度日如年。後來,我實在受不了這種離開教會、離開弟兄姊妹的生活,便到外地打工,藉此聯繫上了教會,重新過上教會生活。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迫害,我徹底看清了它假冒為善、欺世盜名的邪惡本相,認定它正是一夥褻瀆上蒼、與神敵對的惡魔集團,的確是撒但的化身、惡魔的轉世,心裡對它恨之入骨,誓死與它不共戴天。而且在這次患難中,我也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著神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魔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脫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