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山東省 劉珍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老太太,自從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天天聽神話朗誦,過教會生活,積極盡本分,活在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之中……然而好景不長,中共政府的抓捕逼迫使我失去了自由,陷入困境之中倍受煎熬。是全能神親自為我開闢了出路,使我在嚴重昏迷十八個小時後卻又奇妙地醒了過來,全能神這一奇妙的作為不僅震驚了周圍的人,也使我在患難中重得自由、重獲新生……

我叫劉珍,今年七十八歲,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基督徒,感謝全能神揀選了我這個被世人看不起的農村老太太。自從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就每天禱告、聽神話朗誦,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心裡感到特別暢快,活在了從未有過的幸福之中。因我年紀大,腿腳不方便,無法出去聚會,弟兄姊妹為照顧我就來我家聚會。他們無論嚴寒酷暑從不耽誤,即使頂風冒雪也要堅持來看望、照顧我這個老太太,這使我很受感動,看到神對人的愛太大了!在與弟兄姊妹的接觸中,我看到他們和世人太不一樣了,他們活出的是包容、是愛,彼此之間能敞開心懷以誠相待,沒有隔閡,沒有距離,親得像一家人一樣,這使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隨著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我知道人都應該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便向教會提出要盡本分,但因我年齡大盡不了其他本分,教會就讓我在家裡搞接待,我真感謝神按著我能做的加給我。在我搞接待前,弟兄姊妹就與我交通:「教會接待是有原則的,吃飯不讓大吃大喝、鋪張浪費,以吃飽為原則,家裡有啥就吃啥,絕不能破費。」此後,不論哪個弟兄姊妹來我家,都是吃家常便飯,我平時吃什麼他們也吃什麼,從來不搞特殊,而且,他們還經常幫著我幹活。有時,我看弟兄姊妹在外盡本分很辛苦,就有意給他們做點好吃的,他們就給我交通要按原則盡本分,這讓我真實地看到教會的弟兄姊妹和世人真不一樣。我和弟兄姊妹相處得特別融洽,身心也得到了很大的釋放,以前得的一些病也都逐漸康復,我更加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恩待和保守。

然而好景不長,我和村裡的弟兄姊妹被惡人舉報,惡警把弟兄姊妹都抓了去,並讓村支書也把我送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惡警問我:「你信神是咋信的?你為啥信神啊?」我說:「信神讓人學好,不打人罵人,不讓人生氣,可好了!」惡警帶著諷刺的口氣說:「回去後就不讓你生氣了!」當時我並不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警察又問:「是誰傳福音給你的?家裡還有沒有其他人信?」我說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信。他們見問不出什麼,當天就把我釋放了。出來時我還納悶:惡警就這麼輕易把我放了?回家後才知道,在我去派出所後,家人還託關係花了三千元錢惡警才放我的。兒媳婦為此和我兒子大吵大鬧,還威脅說要喝農藥自殺,這時我才想起惡警說的那句話的意思。惡警簡直壞透腔了!我好端端的一個家讓他們給攪和得雞犬不寧!他們還定罪我「攪亂社會治安」,真是瞪著眼說渾話,亂給人扣帽子!我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全能神今天來拯救我們就是讓我們活出正常人性,讓我們說話做事都得對得起天地良心,不做違背人性道德的事,就是別人家的一針一線我們都不碰,我們怎麼可能會擾亂社會治安呢?這撒但太可恨了!整天血口噴人,誣陷好人。因為惡警從舉報人那裡得知我是接待家庭,所以他們並沒對我放鬆,過後他們又把我傳到派出所問話,還威脅我說:「你把教會的頭兒以及和你一起聚會的人都說出來,你要再不說,就把你送到大牢裡去!」我理直氣壯地說:「我說啥?我什麼也不知道!」惡警氣得火冒三丈,但神保守我,他們並沒敢把我怎麼樣,還把我送回了家。

惡警把我放回來後,他們仍不放鬆對我的監控,妄想放長線釣大魚。從那以後,我怕連累弟兄姊妹,所以不敢再與弟兄姊妹接觸,從此失去了教會生活。沒有了教會生活,我心裡空蕩蕩的,沒有著落,慢慢地和神的關係疏遠了。我每天都活在擔驚受怕、惶恐不安的氣氛之中,生怕惡警哪天又來把我帶走。以往我每天都聽神的話和講道交通,現在家裡什麼也沒有,別說聽神的話和講道了,就是家裡人看見我禱告或聽見我一提「神」,他們都會對我一頓訓斥。兒媳婦因我被惡警罰錢的事整天對我冷言冷語,丈夫、兒子對我說罵就罵,原本支持我信全能神的家人都開始竭力反對我、逼迫我,這使我心裡很難受,精神特別受壓,活在了從未有過的黑暗、痛苦中。因沒有神話朗誦可以聽,更不能與弟兄姊妹交通,我靈裡感覺特別乾渴,每天晚上都熬得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常常想念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時的幸福時光。每當這時,我心裡就更加恨惡中共政府,我的這些痛苦都是它造成的,是它使我失去教會生活,不能與弟兄姊妹一起交通神的話,不能盡本分。在痛苦中,我只能默默地禱告神:神啊!我活在了黑暗中,感覺靈裡乾渴,我想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神啊!求你為我開闢出路!我在神面前一直這樣向神呼求,神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又安排弟兄姊妹來探望我。一姊妹知道我經常去棉花地打理棉花,她就偷偷地到棉花地裡來找我,並與我約定好聚會的時間,每次聚會,我都是在別人吃中午飯時就早早地下地打理棉花,和姊妹蹲在棉花地裡聚會讀神的話。我見到姊妹就好像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感到特別親切,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把自己的委屈、痛苦和家人的不理解向姊妹訴說,姊妹安慰著我,神的話更澆灌著我,漸漸地,我的情形越來越好。就這樣,我們被中共政府逼迫得只能蹲在棉花地裡聚會。有一天,我們看了一段神的話:「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當神『不要』你們時,你們在世上根本沒法生活下去,但就是這樣,人仍不捨得離開神,這是神征服人的意義,是神的榮耀。……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著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需你們的生命性情變化,你們的敗壞得醫治,接受神的一切擺佈,不埋怨,甚至能順服至死,這是你們該達到的,是神的最終目的,是神對這班人的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明白,今天這個苦是我該受的,在中國信神就得受逼迫、受羞辱,這苦是至暫至輕的,這苦也是神為了讓我在以後能更好地承受神的應許與祝福而精心為我安排的,現在,我別無所求,只要有神就足夠了。同時,我也看到中共政府制定的法律都是騙人的,它說信仰自由,實際上它根本不容許信神的人存在。神造的天地如此之大,但是在中國卻沒有信神之人的立足之地,誰信神撒但就逼迫誰、抓捕誰,它就要限制誰的自由,妄想把信神的人趕盡殺絕,把中國變成一個無神區。看到它太黑暗、太反動了!的確是與神勢不兩立、不共戴天的仇敵。

我和姊妹一直偷偷地在棉花地裡聚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冬天馬上到了,棉花棵也都落葉要拔除了,地裡沒有可遮掩我們聚會的莊稼了,我又沒法聚會了。剛開始,我還能持守神的話與神有正常的關係,但沒有神話語的供應人在神面前的正常光景是不會長久的,沒過多久,我又落入黑暗之中,感覺自己像從天堂一下子跌入地獄一樣痛不欲生。因家裡人相信了警察的鬼話,所以他們天天看管著我,還恐嚇說我若再信他們就打我。在家裡,我不敢禱告,都是睡覺的時候趴在被窩裡偷偷地禱告或趁家裡沒人時禱告,每天都是如此。我不僅遭受親人的責罵,還要承受村裡人的閒言碎語,面對這一切,我心裡感覺特別苦,靈裡很消極,整天精神不振,覺得失去教會生活、見不到弟兄姊妹活著也是痛苦,沒有絲毫的樂趣。想想以往我軟弱消極時,都會有神的話安慰,有弟兄姊妹耐心的扶持與幫助,等我明白神的心意後,立刻變得精神抖擻起來。可現在因著惡警的逼迫、監視,我也不能和弟兄姊妹接觸,整天在困境中受著煎熬,看看自己現在毫無活力的死亡樣,再想想以前在教會中有神同在時的朝氣與活力,我就痛苦難受,尤其看到家人也不理解我,我更是悲傷難過。我知道,他們之所以如此待我都是因為受了撒但蒙蔽,那麼,我該怎樣做才能消除他們對神的誤解呢?怎樣才能不讓他們攔阻我信神呢?就在我無路可走時,我一次次地禱告神,求神為我開闢出路:「神啊!我的家人受了中共政府的迷惑,求你幫助我,使我能見證你的作為,讓他們不再誤解你。神啊,願你開啟引導,使他們都看見你的大能而不再抵擋你,我願把我的家人交託在你的手中,願你為我們開闢出路。」

神的確垂聽了我的禱告。一段時間後的一個晚上,我突然暈倒在了床前,老伴嚇得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兒子迅速撥打了120。第一家醫院聽說是個老太太病得很嚴重,就不願意來;兒子又打了另一家醫院的120,醫生說我甦醒的希望不大了,不用再救了,讓家人做好準備。兒子不死心,就苦苦央求醫生,無奈,他們只好把我拉到醫院。其實大家都已在心裡放棄我了,他們認定我是不可能再活過來了。然而,在神那裡真是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嚴重昏迷了十八個小時的我慢慢甦醒了過來,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我睜開眼看見醫生還以為是天使,我問他們這是哪裡,一個醫生說這是醫院,他們忙給我檢查身體,嘴裡還不停地說著:「真是奇蹟啊……」一會兒,我就坐了起來,還覺得很餓,護士忙餵我東西吃,吃完東西我就覺得很有勁了,我知道這是全能神的奇妙作為,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是神在為我開闢出路,我禁不住坐在床上唱歌讚美神。醫生很驚訝地問我:「大娘,你信的是啥神啊?」我說:「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全能神!」醫生驚奇地看著我。我的家人看著我唱歌,真是又驚又喜。出院後,我回到家裡,街坊鄰居紛紛來看我,他們說:「太不可思議了!你明明沒希望了,卻又醒了過來,這真是奇蹟啊!」這時,我就給家裡人見證神,告訴他們這是神的大能,是神拯救了我,若沒有神,我早就沒命了,是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們人都是神造的,生命都是神給的,人不能離開神的帶領,若離開了神就是死亡。家人經歷了這件事後,再也不反對我信神了,而且神還賜給我一個意外的祝福——老伴也接受了神的這步工作。現在,我和老伴經常聚會交通,心裡感覺特別的幸福快樂、平安踏實,每天都活在喜樂中,我真是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我從心裡發出對神的感謝讚美!

在經歷中我真實體會到,神無論怎麼作對人都是愛,他允許撒但的迫害臨到我,這更是神極大的愛與拯救。撒但想藉著抓捕迫害讓我遠離神,但它哪裡知道,它的逼迫不但不會使我遠離神,反而讓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使我更加愛神、忠於神。因全能神說:「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著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沒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說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從神的話中,我認識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今後無論前面的路有多少艱難險阻,我都願盡好自己的本分,為滿足神的心意盡上自己的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