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目錄

22 神是烈火不容人觸犯

——一個聽信帶領之言極力抵擋全能神作工之人的轉變

河南省 夏芳

「夏××,女,33歲,讚美派小帶領。1999年春,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並夥同上面帶領四處毀謗、褻瀆全能神,還攔阻她手下的人接觸傳福音的人。同年5月,夏的丈夫被車擠死;緊接著9月份,她兒子的腿摔斷了;2000年7月,夏的房子(偏房)無故起火,屋內的東西被燒得一乾二淨。她家一直災禍不斷,真是惡人滿受禍患。」(摘自《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這的的確確是發生在我家的事情!看到這一事例,我痛哭不止,懊悔的心情難以表達。這都是我沒有分辨抵擋了神而遭到的報應。今天感謝神給我這個贖罪的機會,能將我抵擋神的詳情公布於眾。願弟兄姊妹能從我的悖逆事例中看到神那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從而引以為戒,收斂惡行,早日迷途知返,歸回神家。

我是1989年因病跟隨了主耶穌。到了1998年初,大帶領王××就警告我們:「有一個派別叫『東方閃電』,是假道、假基督,他們不要聖經了,你們千萬不要聽他們的道,否則什麼也得不著。」聽後我就下了決心:無論如何我都得持守住主的名,站住見證。因著帶領的話我銘記在心,所以才導致我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成了一個滿受禍患的人。

1998年秋,有位姊妹連續三次給我傳全能神的福音,都被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因帶領的「教誨」我記得太深刻了。每次姊妹來我都是搪塞她說:「你去傳我們的帶領吧,他們接受了,我就接受!他們不接受,我也不接受!」

1999年的春節前一天,本村的兩個姊妹讓我去聽神末世福音的見證,礙於情面我便和她們一起去了。到地方後,一位姊妹先談了神的前兩步工作: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隨後又談到神已作了第三步國度時代的工作,姊妹說因著時代的不同,神的名也隨之更換,但都是一位神在不同時代所作的工,目的都是為了徹底拯救敗壞的人類。我越聽越想聽,覺得心裡特別透亮。但談到神已重返肉身且是女性時,我滿腹疑問,再也不想聽下去了,雖然姊妹不住地給我解釋,但我已被觀念充滿,難以置信。此時,我想起了王帶領的話:「那是假的、是邪靈作工,一看那書家裡就會出事……」於是我害怕起來:王帶領都說是假的,她不可能沒分辨!再說就算是真的,我也不能信,因為王帶領一向很器重我,開始信主就是在她那兒信的,現在若不跟著她太對不起她了,別人也會搗我的脊梁骨的。想到這我便決定不再聽了。回到家,我一直覺得對不起王帶領,心想:我出去聽道的事還是自己招了吧,畢竟我們王帶領懂的多,讓她分辨分辨。春節剛過,我便把姊妹所談的向她學了一遍,她非常生氣地說:「傳新工作的都是摳字句、斷章取義,並且他們這些人行事詭詐,剛開始對你好,之後就讓你幹壞事,你若不幹,就打斷你的胳膊、腿……」第二天,王帶領又在同工會上宣講:「那是個邪靈,他有個入迷的靈,能控制你,把你迷進去。」就這樣,我越聽越害怕,終於被王帶領的話「俘虜」了。

幾天後,王帶領又給我送來一封「勸勉信」,我想這信肯定是比她更大的帶領寫的,人家聖經懂的更多,更能分辨真假道。於是我急忙打開,只見上面寫著:「東方閃電」是黑組織,信他的人都要過靈床……看後,我深深地「噓」了一口氣,既害怕又暗暗慶幸自己沒上當。隨後我便「如獲至寶」,拿著「勸勉信」去找兩個剛接受神新工作的姊妹,向她們說:「你們受迷惑了,這是個黑組織,以後還要過靈床,快點出來吧!你們再看看這封信就更清楚了。」聽了我的話,她倆信以為真,當場就說不信了。當時被我攪下去的還有另外十幾個弟兄姊妹。從此,我便拿著這封「勸勉信」瘋狂地封教會,還叫弟兄姊妹不要接待陌生人,並說:「這幫人壞得很,他們整天在外混,不幹好事,咱們行走時一定要結成夥,免得被他們暗害……」就這樣,我一步步走向了罪惡的深淵……

沒過幾天同工張××夫婦跑來對我說:「聽說『東方閃電』的人在××家拉咱們的人……」沒等他倆把話說完,我便說:「走,我給你們帶路!」說著就朝見證地點奔去……

就這樣,因著我抵擋神的勁特別大,王××便更加器重我了,我由原來管理一處教會發展到管理八處教會。我真是受寵若驚,為了報答帶領對我的「厚愛」,封鎖教會、誹謗定罪神的新工作更是成了我的「頭等大事」。1999年3月18日的同工會上,王又下達命令:「回去以後都要禱告咒詛『東方閃電』的人,叫主早日報應他們,可以跪在他們的房前、屋後或繞著村子,但必須得保持一天24小時都有人咒詛他們。」當晚我就帶著幾個姊妹去咒詛信全能神的人,一直堅持了十多天,信心十足的我,專等著主懲罰報應他們的那一天到來。當時,教會正在唱:「主我切切地求告你,在這些年日中教訓我,若是我犯了罪,求你責打我,不要任憑我……」在我個人的禱告中,也常流著淚以此歌作為我的禱告詞。但我哪裡知道,我所做的正在向這歌詞「邁進」!

1999年5月4日,丈夫突然被車擠死。聽到這晴天霹靂般的噩耗,我立即癱軟在地,幾乎昏厥,之後又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的主,我的阿爸父啊!你救救他吧,別叫這成為事實,你別挪去他啊……主啊!你不會這麼狠心地待我,昨天,我還接待了幾十人的聚會,我這麼盡心盡意地事奉,你怎麼讓我遭遇這麼大的不幸呢?我哪一點得罪你了,這到底是咋回事呢?」事後,帶領張××對我說:「這是主對你的試煉,神奪走他的命也有神的美意,你看約伯……」我想:可能也就是信心大了,受的試煉也大吧!後來,別的同工又說:「就怨你聽『東方閃電』的道,那是邪靈作工,一聽就出事!」因著這些,我更堅信就是神的試煉臨到了我。所以丈夫的死不但沒能使我醒悟,反而使我更加瘋狂地封鎖教會。我繼續咒詛信全能神的人,並按照帶領的安排,每月禁食禱告一天。就這樣,我沿著罪惡的路越走越深……

同年9月初的一個晚上,我聚完會剛到家門口,鄰居就對我說:「你兒子的腿摔斷了,送進了醫院。」聽到這個消息我惶恐不安,生怕兒子的命也被奪去,慌忙趕到醫院,當看到兒子疼得昏死過去時,我心如刀割,幾乎絕望,真想一死了之……我痛苦地呼喊著:「主啊,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你為何這樣待我?難道我上輩子殺了人,叫我一個人來承受?我今天還禁食了一天,這到底是咋回事呀?……」帶領王、張又來安慰我,仍說是主的試煉,有主的美意。當時剛好電台上講到張牧師的兒子掉進井裡淹死了,但他仍在外為主傳福音。這樣張牧師的「信心」又成了我學習的榜樣。在我想,他們絕對不會錯,儘管當時也有神的引導:是不是我抵擋了那位姊妹所傳的道,得罪了真神,才臨到這一切的。可惜我太迷信帶領,迷信這些「高大的形象」,致使全能神的烈怒再一次臨到我家。

2002年7月底,我家的偏房無故起火,屋裡的東西被燒得一乾二淨。面對這一次次的「試煉」,我灰心失望、悲痛欲絕。再也不敢向主說:「若是我犯了罪,求你責打我。」而是改為:「若是我犯了罪,求你饒恕我。」看到自己這樣事奉神仍得不到主的一點保守,再加上外邦人的譏笑、生活中的難處,我裡面徹底垮了,甚至對主產生了懷疑。不管王、張如何「安慰」都無濟於事,只是不敢丟棄主。

後來我看到教會光景已大大不如以往,信徒越來越少,同工之間嫉妒紛爭,兩個熱心「事奉」的姊妹的丈夫也死了,這時我的心中隱藏了無數個「為什麼」,正在我極度軟弱時,神開啟了我,忽然想起當初傳神新工作的那個姊妹說的話:「現在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已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了,教會已經荒涼。」我暗自尋思:莫非我抵擋的是真神?便趕快跪在主面前痛苦地向主祈求:「主啊,你是不是不在教會裡了,你是不是在教會以外又作了一步新工作?我家出的事是不是你的懲罰?我不明白,求你開啟我……」真是感謝神,禱告後,我竟然想起姊妹給我念的那段神話:「若你再三考察之後仍舊認為這些話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發表,那你就是最終遭受懲罰之人,就是無福之人。」此時,我真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好好考察考察,如果以後再遇到傳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我一定要好好聽聽。

一天,在同工會上,王××得意地說:「這段時間咱們的禱告達到果效了,『東方閃電』的人沒有以前那麼猖狂了。」我一聽,「勁」又起來了,又隨著別人禱告咒詛「東方閃電」。從此我的肝、胃病犯了,而且還患上了頸椎病,再次落在痛苦之中。正如神話所說:「人總想與神較量,那我說最終吃虧的會是哪一方這是不言而喻的。

我如此敗壞、執迷不悟,可是全能神還是沒有丟棄我,仍一次次地拯救我。

2002年9月底,我和一姊妹到接待家庭,弟兄結合神話再次給我們談了神的末世作工、神的隱祕再來、二次道成肉身及神的性別等各方面的真理。我越聽越覺得句句在理,越聽越投入,真是心服口服,便向弟兄要書看。可忽然又想起了帶領的話:「一看那書家裡就出事。」於是我害怕、顧慮起來:若接了神話書,再把這個好不容易建立的新家庭拆毀了怎麼辦?再把這個丈夫的命奪去怎麼辦?這時,弟兄又交通道:「咱們信的是獨一真神,不用怕,只要定真是神的工作,神必然會保守咱站住立場!撒但也無機可乘!」聽後,我想:對!只要靠著神就能勝過去!隔了一天,一位姊妹送來一本神話書,我如獲至寶,一連看了好幾篇,越看越覺得這就是神話,字字句句扣人心弦,都說到我的骨節和骨髓裡了。神說:「不明白真理的人總好隨從人,人說這是聖靈作工,你也跟著說這是聖靈作工,人說這是邪靈作工,你也隨著疑惑,或者也說是邪靈作工,總是人云亦云,自己一點不會分辨,也沒有一點主見,這是沒立場、沒分辨的人,這人是窩囊廢!總隨著別人說,現在說是聖靈作工,說不定哪一天又有人說,這不是聖靈作工,完全是人的作為,而你自己也看不透,看見別人都這麼說,你也隨著這麼說。本來是聖靈作工讓你說成是人的作工,你不就成了褻瀆聖靈作工的人了嗎?這不就是因著沒分辨而抵擋神了嗎?」「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你並不喜愛基督的可愛、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歡那些與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蕩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無枕頭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獵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屍;你並不願意與基督同受苦難,而是願意投入那些任意妄為的敵基督的懷中,儘管他們供應你的只是肉體,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著他們,向著他們的名譽,向著他們在所有撒但心目中的地位,向著他們的勢力,向著他們的權柄,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採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神的話猶如兩刃利劍直刺我的要害,回想起自己抵擋神的種種惡行,蒙羞、慚愧、虧欠一齊湧上了心頭。我忍不住俯伏在神前淚如泉湧:「神啊!我真是愚昧瞎眼,一味迷信帶領的話,致使我抵擋你四年之久,今天才看清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帶領。神啊!面對你今天的作工我竟絲毫不尋求而是一味地相信帶領,完全受著人的左右,我以為這幾年是在為你忠心看管『羊群』,是你的好管家,萬萬沒想到,我竟是在抵擋你,是標準的法利賽人的作為!神啊,我如此悖逆你,真是死有餘辜,根本不配來到你的面前,可神你沒有丟棄我,仍是竭力地拯救我,神啊,我感謝你對我的懲罰,這都是你對我最實在的愛,若不是你的懲罰臨到,我仍在罪惡的深淵裡,天天做著抵擋你的事卻不知道。」

弟兄姊妹們,我家遭到的種種不幸都是神的懲罰臨到,因神是烈火不容人觸犯!這也正如《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上所說:「若他們抵擋的不是神,誰能懲罰他們、奪去他們的性命呢?難道你不承認神是公義的嗎?」對照懲罰事例上所說的,我正是抵擋神比較凶惡的四種人之一:「因自己不認識聖靈作工沒有分辨而受別人迷惑、或受惡僕轄制而隨從作惡、人云亦云,說了許多抵擋神的話,並作惡攔阻人接受神的作工。神對這樣的人只是給予輕微的懲罰並沒有取締他們的性命,有的得了怪病,有的本人遭到了災禍,有的家人遭了一些災難。對於這種人神給他們一次悔改的機會,當然也有一些特別頑固的人受了懲罰仍不省悟,還繼續作惡導致被剪除。」今天,我能有幸得到神恩待,真是偏得,神若要按我以前的所做所行來待我,就是把我一家人全挪去,那也是罪有應得,因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