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被警察暴力毆打強制墮胎

47

全能神教會一名基督徒,在懷孕四個多月時,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為逼其出賣教會信息,殘忍地對其進行暴力毆打、酷刑折磨,甚至命令醫生使用帶腳踏板的機械給其強行墮胎,這給她的身心留下了永遠抹不去的傷痛。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談起往事,她仍歷歷在目。

聚會被抓,警察對懷孕的她實施嚴刑逼供

我叫辛玲,老家在黑龍江。2002年10月24日晚上7點,我在家中和幾個弟兄姊妹聚會,被突然闖進來的四個警察抓捕,押至當地派出所。

一進派出所,警察馮某就喝問我:「你們的信神書籍都是從哪兒來的?教會帶領是誰?」我說不知道。馮某把書捲成筒猛打我的頭部十多下,邊打邊逼問我,見我仍不說,馮某氣急敗壞地吼道:「我叫你不說,看你嘴硬還是我的巴掌硬,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說著一手薅住我的頭髮,一手劈頭蓋臉猛打我的臉和頭部,我被打得頭暈目眩,耳朵嗡嗡直響,臉火辣辣地疼。

馮某手打累後,又抬腳朝我小腹猛踹一腳,我的肚子頓時疼痛難忍,直不起腰來,只能抱著肚子蹲在地上。那天晚上,他們審訊我直到夜裡一點多。

看守所內,繼續遭受酷刑折磨

第二天早上6點,警察將我押至當地某看守所關押。

幾天後,馮某等人又來提審我。他逼我供出教會的其他弟兄姊妹,我不說,他就惱羞成怒,左右開弓猛搧我耳光,並用拳頭砸我的頭部,我被打得頭昏腦脹,感到天旋地轉,牙齒也被打鬆動了。

接著,一警察使勁朝我的小腹部猛踹一腳。隨後,他右手抓住我的胳膊使勁向後拽,左手又用力往後扳我的肩膀,並用膝蓋頂著我的腰,然後薅住我的頭髮按著我的頭用力往牆上撞。我的頭被撞得嗡嗡響,腰疼得直不起來,只好蹲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他們又勒令我站起來,之後用鐵鏈拴著的一大串鑰匙使足勁朝我的頭部猛打十多分鐘,我被打得滿頭是包,撕心裂肺的疼痛讓我感到生不如死(疼得十多天都不敢用手摸)。審訊無果而終,他們又將我送回監室。

懷胎四月,被強行墮胎

我渾身疼痛難忍,癱軟無力,躺在冰涼的板鋪上不能動,因妊娠反應,我開始嘔吐,三四天不吃不喝,像要死了似的。後來,警察得知我懷有身孕,因法律上有規定不能監禁孕婦,他們便讓計生辦的人到我家謊稱我身體有病,騙我丈夫拿錢為我辦理保外就醫。誰知,丈夫交了三千五百元錢辦完手續後,計生辦的人卻將我們帶到當地婦幼保健站,讓醫生強行給我做流產手術。當時,我提出想回家休養兩天,沒想到他們卻凶狠地說:「不行!今天必須得做!」說這是公安局的人給他們下達的命令。就這樣醫生殘忍地用器械將我肚子裡的孩子攪碎吸除。手術時,他們沒有給我使用任何麻醉藥物,我的肚子和腰撕心裂肺般地疼痛,汗水順著頭往下流。看著被攪碎的骨肉 ,我心如刀絞,肝腸寸斷。

受迫害留下多種後遺症,子宮最終被迫切除

回家後,我癱在床上不能動,生活不能自理,連翻身都需要丈夫幫忙。

轉眼到了2003年2月,我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一天,五六名警察來到我家,拿出法院的判決書說我是政治犯,被判刑兩年,要押我去監獄服刑。當時他們要我在判決書上簽字,我簽完字藉上廁所之機逃了出來,從此和家人逃亡在外。

中共的這次迫害使我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我的小肚子一直墜痛,子宮下垂時常脫落,一蹲下子宮就掉下來了,2016年4月,我不得已做了子宮切除手術。我的腰部自被警察毒打後,腰椎骨四五節明顯凸出,常常腰疼得直不起來。2017年11月,我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我的頸椎和腰椎已變形,隨時會癱瘓。現在走路不超過500米,我的腰就疼得受不了,不能長時間坐立,一直靠藥物維持。

(為保護當事人安全,文中人物使用化名)

揭露中共抵擋神的邪惡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