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多名基督徒的護照被中共扣押並監控至今

10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三條第(二)項規定:「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每一個公民都享有人身自由權,自由出入境外是每一個公民的權利。而中共無視人權違背了《世界人權宣言》,在它獨裁的統治下不給基督徒辦護照,並隨意扣押基督徒的護照,對辦理過護照的基督徒監控排查,並利用親人跟蹤監視。

以下是河南省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因辦理護照而遭到中共政府迫害的事實報道:

案例1:

2018年3月8日,警察再次來到河南省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志輝(化名,女,51歲)家,向其家人索要志輝的身分證。志輝丈夫不解,問其要身分證的原因時,書記恐嚇道:「是派出所要的,身分證三天不拿出來,直接抓本人。」

3月9日晚上,志輝聽說此事後,便出外躲藏,也不敢和家人聯繫。

據悉:2014年,志輝辦理護照後,中共警察經常去她家盤查。

2014年9月,志輝辦理護照一星期後,婦女主任就領著三個警察來到志輝家。警察手裡拿著志輝辦護照的身分證複印件,問志輝:「這是你嗎?你信全能神嗎?……志輝沒有正面回答。」臨走時,警察厲聲恐嚇志輝道:「如果調查出來你是信神的,後果自負。」並強行讓志輝簽字。隨即,三名警察又到志輝娘家調查她辦護照的情況。

2017年5月13日下午5五點多,兩個警察又來到志輝家,志輝被迫從鄰居家翻牆逃亡。

2018年1月,婦女主任向志輝丈夫打聽:「有沒有見過志輝?她還信不信神?」

至今,志輝的護照仍被扣押。

案例2:

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崔陽(化名,女,49歲)在2015年因辦理了護照被中共監控至今,崔陽的護照也未下發,還經常遭到警察的盤問。

2017年7月12日上午,辦事處的人分別給崔陽的丈夫和遠在外地上班的兒子打電話詢問崔陽還信不信神。隨後,辦事處的人又讓崔陽的鄰居給崔陽丈夫打電話,詢問崔陽的行蹤。

8月10日左右,崔陽的鄰居在附近見四名警察拿著崔陽的照片再次調查崔陽。

2015年1月13日,崔陽在項城市出入境大廳辦理了護照。當天下午,辦事處人員便拿著崔陽的照片去村委會調查。

辦事處的人找到崔陽的丈夫,挑撥說:「崔陽護照都辦好了,你得看好她。」

因著警察的挑唆,1月15日,崔陽的丈夫買了一條狗鏈子。

第二天,崔陽聽見丈夫給辦事處的人打電話說:「你們不用管了,我管著,我不讓她出門,把她鎖在院子裡。」辦事處的人說:「別讓她跑了。」隨後,崔陽的丈夫便用鐵鏈把崔陽的雙腳鎖上,並把大門鎖上,崔陽的身分證也被其丈夫要走。

兩年後,中共仍不放鬆對崔陽的監控。崔陽為了躲避警察的搜捕,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門,一聽到警車鳴笛心裡就怦怦直跳,害怕是警車來抓捕。

截止到2018年4月份,崔陽的護照還被扣押在中共警方的手中。

案例3:

2014年10月,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鄧昭(化名,男,65歲)和甄誠(化名,女,64歲)夫妻倆也是因著辦理了護照被中共監控,失去了人身自由。

2017年5月28日下午兩點左右,婦女主任領著兩名警察來到鄧昭、甄誠家中,一進屋警察不由分說就給夫妻二人拍照片。一警察說:「我是某派出所的,你們不能信全能神,得信共產黨。」警察在房間四處看,最後拿著一個文件對他們夫妻說:「你們簽個字吧。」甄誠拒簽,警察便強行拽著甄誠的手摁指印。

截止到2018年4月份,鄧昭、甄誠夫婦的護照還被扣押在中共警方的手中。

案例4:

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郭麗(化名,女,49歲)在2014年辦理了護照,也被中共排查。

2017年5月的一天上午九點多,村會計領著派出所所長找到郭麗。所長用手機給郭麗以及郭麗家的房子周圍都拍了照。

過後,所長還向村民調查她信神的事。

2014年12月底,郭麗去本市辦理護照,第一天剛遞交身分資料,第二天,鄉里的人便向村長調查:「你村的郭麗信什麼的?」

2015年2月,郭麗見護照遲遲不下發,就給辦護照的人打電話,他們欺騙郭麗說鄉里的人已經領走了。郭麗就找村書記詢問情況,書記說:「護照在你們辦護照的地方扣著呢。」

聽到這個消息,郭麗怕半夜警察翻牆而入,只好睡在樓頂上。為了躲避警察的突襲抓捕,郭麗被迫離家躲藏,過著有家難歸的痛苦生活。

截止到2018年4月份,郭麗的護照還未發至她本人手中。

案例5:

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郭敏(化名,女,40歲)於2015年辦理了護照。沒承想,護照沒領到手,還遭到警察多次上門盤問,為躲避警察的抓捕,郭敏一直在外躲藏。

2015年1月15日,郭敏辦理護照後一星期左右,派出所的人就去郭敏家調查情況,未找到郭敏,便向村幹部了解情況。

2015年2月初,三名警察再次去郭敏家調查。

警察見到郭敏後,便問:「你因為什麼辦護照?」你有沒有信仰?」郭敏反問:「辦護照出國這是公民的權利,你們為什麼調查這個?」警察猛一怔,猶豫了一下說:「這是上面叫我們調查的,我們只是照辦。」經過一小時左右的盤問,警察才離開。

2017年5月份左右,郭敏在樓上聽見有人喊丈夫的名字,一看是一名警察(身穿警服)和村幹部在院子裡喊叫,他們見無人應答後,進屋看看便走了。

據鄰居說,警察已經去郭敏家兩次了。此後,郭敏夜不能寐,整天心驚膽戰的,害怕突然被抓走,熬得頭矇,眩暈,被迫離家躲藏至今。

2017年8月份,郭敏得知中共警察在本村牆上張貼告示,告示上寫道:「郭敏已經加入邪教組織……」字樣,郭敏憤憤不平,但也無可奈何。

據了解,中共警察調查郭敏及張貼告示一事,在村裡轟動很大,村民議論紛紛。因著中共的逼迫郭敏有家難歸,骨肉分離,夫妻不能相見,父母不能孝敬。

截止到2018年4月份,郭敏的護照還未發至她本人手中。

案例6:

2014年12月,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盛果(化名,女,36歲),張默(化名,男,37歲)夫婦辦理了護照。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村書記來通知,讓他們夫婦二人到某家開會。

張默夫婦來到地方,看到還有六七個基督徒。村書記說:「鄉里說要見見你們,我都給攔下了,你們到底信什麼的?若再信,派出所警察直接就來抓人,這一段時間哪兒都別去,隨叫隨到。」

不久,村幹部通知張默說:「你們辦護照的都來簽字。」見張默不簽字,書記就給其代簽 。

2017年5月,村書記領著警察,又到這幾名辦護照的基督徒家裡拍照,凡是不在家的,把大門都拍下來了。

至此,盛果、張默夫妻每晚都睡不踏實,一聽到車響和狗叫就心驚,整天擔驚受怕。因擔心警察隨時找上門,夫妻二人被迫背井離鄉,在外躲藏。

案例7:

項城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石芳(化名,女,54歲)於2014年12月份辦理了護照,一直被中共監控。

2014年12月,石芳辦護照剛回到家,村幹部就到石芳家問:「鄉里打電話了,你辦護照了嗎?辦護照想做什麼?」村幹部還說:「你是信神的,你出不了國。」

過了三四天,村長領著鄉書記大約六七個人,給石芳夫婦以及房屋拍照。鄉書記問道:「國家定你們信的是邪教,你辦的護照都被扣下了,別想要了! 」並讓石芳丈夫簽字,還恐嚇道:「以後有風吹草動就先找你。」

隔了三天左右,村長和大隊書記又領著五六個人到石芳家。鄉幹部說:「你們辦護照的事,省公安廳很重視,你們辦的護照扣下了,別想出國了。」

2017年5月份,村長又來到石芳家說:「走吧,鄉派出所的來了,要見你。」到村長家,兩個警察用手機給石芳夫婦拍了照,還讓石芳夫婦和他們合影。

2017年11月,鄉派出所再次向村幹部打聽石芳,時刻關注著石芳的行蹤。

因著辦護照遭到中共政府的盤問、拍照、恐嚇,石芳整天擔驚受怕,一看見穿警服的人就害怕。石芳內心很憤恨中共的獨裁統治,讓她活在中共的監視之下,沒有人身自由權。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到,中共政府公然違背《世界人權宣言》,強行扣押護照,不允許基督徒出境。中共警察的頻繁騷擾,導致這些基督徒有家難歸,過著痛苦漂泊的生活,在中共獨裁統治的國家,哪有人權?

記者趙亮報道

相關內容

  • 北京市一名大學生因信神遭警方非法羈押

    2018年11月3日,北京市房山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當局鎮壓抓捕,目前已獲知當天至少13人被捕,其中包括一名在校大學生,現被警方羈押在看守所,不准任何人探視。據內部人士透露,被捕的基督徒此前已被警察跟蹤數月。 11月3日凌晨5點多,在北京市某大學就讀的小健(化名,男)被國保隊警察強行從學校帶走。隨後…

  • 一基督徒被抓遭受八天七夜酷刑折磨

    全能神教會一基督徒被抓後,遭中共警察「車輪戰術」刑訊逼供八天七夜。 2018年7月19日,福建省一名基督徒李琳(化名,女)被幾個便衣警察以「查戶口」的名義,強行入戶抓捕,後遭到八天七夜的刑訊逼供,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據了解,當天下午5點多,李琳被帶到當地派出所。警察逼問教會信息未果後,抓住她的頭髮對…

  • 西安市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當局大抓捕

    9月中旬,陝西省西安市當局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展開了統一抓捕行動。據初步統計,僅三天時間,至少有26名基督徒遭到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據知情人透露,2018年9月17日,西安市東郊3名基督徒(均為男性)被警察跟蹤、鎖定住址後抓捕。據悉,警察提前作了抓捕行動部署,當天出動約二十警力。 9月18日,西安市…

  • 一名基督徒在洗腦班被迫害致死

    一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因拒絕簽署背叛信仰的文件,在洗腦班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 2018年9月,中共在浙江省展開抓捕、鎮壓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行動,僅在9月11日當天就有95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劉蘭英(化名)就是其中之一。被抓後,劉蘭英被關進了洗腦班。 9月11日,家人得知劉蘭英被警方抓捕後,欲花錢將…

揭露中共抵擋神的邪惡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