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人敗壞太深,已成敵勢力,耶穌所遭遇,今日又重現。信神不認神,重釘神十架,窮凶極惡相,更甚於當年。信神人雖多,認識神無幾,走遍大陸地,見證神不易。見證神給人,反遭來禍患,刀槍棍棒舉,被趕出家門。眼中噙淚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艱難,聲淚伴血跡。到處是偶像,惡僕坑害人,名譽上信神,卻受人宰割。愛神人在哪?尋求者何在?神呼喚叩門,急關閉更嚴。人壞到極處,在此已顯明,願神施憐憫,可憐愛神人。神心多憂傷,誰體貼神心,動如此大工,無人理解神,無人理解神。」(《跟隨羔羊唱新歌》210首:《誰體貼神心》)每當我唱起這首如泣如訴的歌時,我的眼淚都止不住地流下來,是這首詩歌感動了我,使我來到了全能神的面前。這首詩歌是弟兄姊妹跟隨全能神傳福音的坎坷經歷的真實寫照,更是神愛人、拯救人類的真實寫照;而「窮凶極惡相,刀槍棍棒舉」正是我以往抵擋、悖逆神的醜惡嘴臉的真實寫照。是這首歌又把我帶入了令人懊悔的往事中……

我以前是大讚美派的一個中層同工,94年因家中不平安信了耶穌,跟隨主一直到99年初夏。那天,我認識的一個姊妹把東北來的一位姊妹領到了我家。見面後,東北的那個姊妹就跟我說:「神二次道成肉身來了,已作了新的工作!」我當時特別吃驚,因心裡好奇,想聽一聽。那個姊妹就拿出聖經,從中找出了幾節預言神末世要作審判工作的章節讓我看。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彼前1:5)

「當人子在他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太25:31-33)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在地上。」(伯19:25)

「天國又好像網撒在海裡,聚攏各樣水族。網既滿了,人就拉上岸來;坐下,撿好的收在器皿裡,將不好的丟棄了。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天使要出來,從義人中把惡人分別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太13:47-50)

「大哉!敬虔的奧祕,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或作『在靈性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與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提前3:16)

我以前也看過這些章節,可我怎麼也沒有從中看出神要作新工作,而且還是道成肉身來作工。她講得特別清楚,我從來就沒有聽過這麼新鮮的道。後來,她又拿出了《審判從神家起首》這本書,給我找出兩段讓我有空時看看,我當時好奇心大,想看看裡邊到底說了些什麼,就留下了書。可是還沒等我看明白這兩段神話時,我們的帶領便滿臉怒氣、氣沖沖地來到了我家。「聽說東北那女的給你講了不少的東西,還給了你一本書,是嗎?」經他這一喊,我傻傻地望著他說:「是,她講得不錯,比神學院的人講得還新鮮呢,那本書我看了幾句,是從中間看的,我還沒看明白呢。」他生氣地說:「你受迷惑了,你知道嗎?她是傳『東方閃電』的。幸虧你沒看懂,把書給我!千萬別看了!再看,那靈進到你裡面你就完了,神學院的人也救不了你了。」我半信半疑地把書交給了他。他說:「你不相信嗎?我還能騙你嗎?你好好在主面前認罪吧!你是不知道,他們『東方閃電』沒錢給你錢,沒車給車,沒媳婦給媳婦,騙你過去受了他們的控制,讓你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否則就卸胳膊卸腿、割舌頭、挖眼睛,想出來可就出不來了。他們還有殺手,你可要小心。」帶領走後又來了一個姊妹,她「語重心長」地勸我:「只要是『東方閃電』,啥也別讓他說,一口涼水也不能給他喝,更別讓他們坐下來談,對他們就是一個字——『滾』!」想想帶領和這個姊妹說的,想著自己差點被迷惑,我特別生氣,緊緊地咬了咬牙,心中特恨東北那個姊妹。隨後我就在教會裡大肆抵擋、褻瀆全能神的作工,還憑著自己的想象,添枝加葉地把「東方閃電」說成了一個搞淫亂的黑組織,沒有一點人性,沒有情感,像殺手一樣冷酷無情,一沾上就逃不掉。這些出自我口的無中生有的謠言,聽得弟兄姊妹都很害怕,他們邊聽邊皺眉頭。我還因著看了幾句神話,仗著自己上了兩天學,又開始對神話評頭論足,貶低神話,拿著神話與聖經上的話比較,說:「太平常了,不如聖經上的話高深莫測。」現在回想起來,才看到自己狂妄至極。就這樣我一直瘋狂地抵擋了三個月。

八月初的一天,村裡來了免費檢查身體的,當時我的手腳總發麻,我也去了。一檢查,我的血液裡都是小血塊,血管硬化得比八十歲的老人還嚴重,我當時頭就大了,我才二十九歲呀,怎麼會這樣呢?醫生和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是什麼報應臨到我似的,我渾身不自在,當時真想大哭一場。我拿了藥急忙回到家,趕緊跪到主面前禱告:「主啊,我怎麼得了這病了呢?求你給我醫治吧,我一定好好為你作工。」吃了三天藥以後,病情不見好轉反而加重了,我又去醫院打針治療。那天我剛從醫院回到家,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了一倍,一會兒又慢了下來,忽快忽慢,也沒有一個規律,整個身子縮成了一團,舌頭發硬,說不出話了……經醫生緊急搶救,我才活了下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場病,我並沒醒悟,我更加努力地「作工」,加緊捆綁弟兄姊妹。一年以後,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血都是黑的了。現在我才明白,是我觸犯了神的性情,神的懲罰臨到了我。我們每個信神之人都應知道,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我天天褻瀆、抵擋神,還以為是對神忠心呢,自己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頑固、狂妄、不認識真理,再一次把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神說: 「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眾,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選自《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弟兄姊妹們,你們是否有過和我類似的遭到神的管教的經歷呢?趕快懸崖勒馬吧!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咱得有理智呀,在不明白的時候,別隨意下斷案,隨便褻瀆,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嗎?我當時不但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還拿弟兄姊妹的生命開玩笑,你知道嗎?因我散佈這些謠言,斷送了我們派別的幾百個弟兄姊妹的生命呀!到現在,他們有的因看教會荒涼,沒勁追求回到了世界;有的因堅定不移地相信我編造的謠言,成了名副其實的敵基督。我真恨我自己,我不值得神來拯救。弟兄姊妹們,你們要從中吸取我的教訓呀!咱信神不都是為了蒙神拯救嗎?那為什麼不放下自己的想象,好好尋求考察一下呢?

雖然我如此悖逆,但神只是給了我一個警告,並沒有把我擊殺,神還在一直竭力地拯救我。正當我為了病好而努力「作工」的時候,一個姊妹經朋友介紹來到了我家。當時我也懷疑她,但經過兩天的相處、交通,我決定跟她出去聽聽。我能作出這個決定,裡面也確實爭戰了一番,想起帶領和那個姊妹的話,心中害怕到時候他們把我控制住回不來,或者割我的鼻子,或者挖我的眼睛。後來又想起了這兩天與姊妹相處的情形,她講的道很好,人性活出也很好,交通之餘幫我幹這幹那,不像壞人。心想:我不妨學學《小馬過河》中的小馬,親自聽一聽再說。於是我帶著三分相信七分疑惑的心跟她去了。我一到那,接待家庭對我可熱情了,照顧得特別周到,事實與我自造的謠言恰恰相反,我的心裡有點不好意思了。還有幾個弟兄姊妹和我在一起聚會,一個小弟兄給我們講聖經。他從神創世談到耶和華的律法又談到耶穌的救贖,一直到啟示錄,講得太明白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擺在我的眼前,我知道了神經營人的宗旨就是拯救全人類,知道了神作的無論是什麼工作,他的作工宗旨不變,他的作工中心不變,對人的心意不變;知道了人類敗壞的起源,神是如何拯救人類的,知道了聖經記載了神作過的兩步工作。我明白了許多以前不明白的,心裡豁然開朗了許多,自己覺得聖經也不像以往那樣高不可攀了。結合神經營人的宗旨,一切謎團都解開了,我覺得自己找到了打開聖經奧祕的鑰匙。我們這幾天在一起相處很融洽,過得很愉快,我們在一起唱啊、跳啊,特別自由釋放。我明白了我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順服神,明白了神的工作是常新不舊,一直向前的,知道了神為人付出了很多代價。我禱告也特別有感動,覺得神太可愛,覺得弟兄姊妹太可愛。這一切又一次回擊了我的謠言。

可是這並未使我放棄對神的抵擋、悖逆。當弟兄談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作工而且是女性時,我馬上一反常態,特別反感,他怎麼說我也聽不進去,有時甚至沒有理智地跳起來指責他說得不對。弟兄問我:「你說咱這幾天談的是不是合乎真理呢?」「是!」「敗壞的人是否需要神道成肉身的拯救呢?」「需要!」「咱是個受造之物,神作什麼能不能先跟咱商量呢?」「我沒那資格!」弟兄又問:「今天神道成肉身來了,而且是女性,咱能不能不讓神這樣作。」「我不敢!」「那今天神道成肉身已成事實,咱能不能站在一個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接受這一事實呢?」「我接受不了!」此時我特別難受,又特別矛盾,於是我便偷偷地找了一個地方禱告,求主啟示我:「主啊,我該怎麼辦呢?他講得我心服口服,我承認都是真理,我也知道你就該這麼作,可是為什麼那麼多人反對呢?如果是真道,我們的帶領為什麼不接受呢?如果真是你作的,你就啟示我,讓我接受;如果不是你作的,就讓我遠離這裡。主啊,我在十字路口徘徊,求你指給我一條路吧!我知道,我是個受造之物,該順服你,可是我不知道怎樣才是順服你。我既怕跟不上你的新工作,又怕受迷惑,我該怎麼辦?……」我痛苦流淚,泣不成聲:「主啊,經上說過,人雖愚昧,但不至於失迷。主啊,只要我真心追隨你,你必定保守我、拯救我。主啊,我把我以後的道路向你交託,不管怎樣,我要跟從造天造地的獨一真神。主啊,我願意尋求你。」我不停地向神禱告,真希望主馬上向我顯現告訴我如何做,是否應該接受。後來,我又想到了我們的帶領、講道人,要不就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過來聽一聽,幫我分辨一下。我打過電話,他們說:「你回來吧,別受了迷惑,我們是不出去了。不管多好,我們都不聽。誰的你也別聽,好好在家聚會吧。」我當時很失望,覺得孤苦伶仃,自己的心一直在十字路口徘徊,像一個流浪在街頭的乞丐,不知該往哪裡去……我一直在哭,幾天間,我瘦多了,臉色蠟黃,可那幾個弟兄姊妹比我更著急,他們看在眼裡,急在心上,小弟兄滿嘴都是大泡,一張嘴就流血,眼睛哭得紅紅的,愛唱愛跳的小姊妹也眉頭緊鎖,吃飯時飯桌上再也沒有以前的說笑聲了。我心裡也沒底氣了,可嘴還不饒人,硬著頭皮胡攪蠻纏,無理攪三分。小弟兄跪在神面前禱告說:「神啊!我真是沒用,跟隨你這麼長時間,享受你這麼多愛,今天我卻沒有能力把你的所作所為見證出去,不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當盡的,不能安慰你憂傷的心,我不配稱為一個人,不配活在你面前,因我不認識你,對你沒有真實愛,神啊,我不能體貼你的心意,也不能安慰你的傷感,總是惹你傷心,又總是讓你失望,不能為你挑起重擔,沒有良心理智為你分擔一些憂愁……但是神啊,求你不要因我的愚昧而攔阻你的作工,求你開啟這個姊妹吧,我什麼都做不了,但我願盡力配合,使她不再誤解你。」又有一個姊妹唱到:「人有安樂之居,神無枕頭之地,獻出所有又有幾?嘗夠人間的冷漠,受盡人間的磨難,竟難得到一份同情!朝夕為人憂慮,人中間來來去去,誰能體恤他安危!春來冬去苦奔波,為人捨棄了所有,無人問津他的寒暖。只知道向神索取,怎肯為神心意多點思慮!人皆享有天倫之樂,為何總是讓神把淚流?」(《跟隨羔羊唱新歌》的198首:《可嘆人間淒涼悲慘》)聽著,聽著,我好像看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風裡來、雨裡去、頂酷暑、冒嚴寒、奔波忙碌的身影。可是我還在褻瀆抵擋,我再也忍不住了,跪在地上,泣不成聲,「神啊!全能神啊!我感謝你,我願意呼求你的名,今天我抵擋了你,不是因我對耶穌感情太深,捨不得放下耶穌,是覺得自己背叛了耶穌,這都是我太沒有理智,明知是真理,還故意抵擋,讓你傷心,讓弟兄姊妹們受苦。神啊,我聽他們禱告的話不是像傳說的那樣,是沒有人性的冷面殺手,他們的禱告比我們帶領流著淚的禱告更能感動我,使我流淚。沒有人性的人絕對說不出這樣體貼你憂傷之感的話來,而且又是這樣實在、真誠。神啊,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弟兄姊妹,我這樣對待他們,他們還是這樣用愛來對待我,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他們所信的神與耶穌是一位神,因為從他們身上看到了愛。全能神啊,我不應該再難為你,難為弟兄姊妹了,我要把心裡話說出來,解開我心裡的結。」於是聚會的氣氛得到了緩和,我把心裡一直壓著的話說了出來,「其實,我對你們並不反感,而是特別有好感,你們對我的一切我挺受感動。可是不知你們是否知道,我們的帶領怎麼說你們的?他們說你們搞淫亂、打人害人、強迫人接受,這是怎麼回事?」小弟兄反問道:「你是聽說的,還是親眼看到的?」「聽說的。」「那你見到的呢?」我開始回想,從一開始到現在這十多天中,他們穿戴整齊、大方,弟兄進屋先敲門,跳舞是姊妹先跳了,弟兄才跳,沒一點放蕩的地方。我說:「我看你們也不像那樣的人,可他們為什麼都那麼說呢?」弟兄的眼圈紅了,他說:「這些我們都知道,『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要相信你所看到的。神是聖潔的,最厭憎敗壞,你看《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第四條:『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事實是像他們說的那樣嗎?今天神道成肉身滿懷著希望來拯救人,可是神卻無辜地遭受著人的侮辱、誹謗、褻瀆,正如經上說的:『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今天神道成肉身受了人想象不到的苦,更讓他傷心的是人還編出許多謠言,將一切的不義都強加在他的頭上,所以不管人今天怎麼看我們,我們也要把神見證出去,使人都歸向全能神。人不接受這些真理,一方面不認識神,另一方面是聽了人的一些無根據的傳說之後,不加考察,就掩耳不聽真道了。」隨後弟兄又給我談了他們傳福音時的真實經歷:刀槍棍棒舉,被趕出家門。從這些經歷中使我看到了神作工的艱辛。今天我信神卻在極力地抵擋神,可是神並沒有因此擊殺我,而是一直在竭力拯救我,只要有一線希望也不放棄。弟兄姊妹們為了配合神的福音工作,放下家庭、丈夫、兒女,他們難道不願過美滿幸福的生活嗎?弟兄又告訴我,「你知道嗎,《誰體貼神心》那首詩歌是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流著眼淚、一句句寫出來的,全都是他們的真實經歷。」我們一遍又一遍地唱著那首詩歌:「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人敗壞太深,已成敵勢力,耶穌所遭遇,今日又重現。信神不認神,重釘神十架,窮凶極惡相,更甚於當年。信神人雖多,認識神無幾,走遍大陸地,見證神不易。見證神給人,反遭來禍患,刀槍棍棒舉,被趕出家門。眼中噙淚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艱難,聲淚伴血跡。到處是偶像,惡僕坑害人,名譽上信神,卻受人宰割。愛神人在哪?尋求者何在?神呼喚叩門,急關閉更嚴。人壞到極處,在此已顯明,願神施憐憫,可憐愛神人。神心多憂傷,誰體貼神心,動如此大工,無人理解神,無人理解神。」是啊!「動如此大工,無人理解神啊!」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動了,於是我接受了神的第三步工作,歸向了全能神。

通過吃喝神話,我對很多問題更明白、更透亮了。神話說:「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惟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惟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為人是屬肉體的而且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務必得成為肉身來作工。」「他為人類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價並不是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報酬,他僅僅是為了人類。在肉身之中作工雖然有許多人難以想象的困難,但到最終肉身作工達到的果效還是遠遠超過靈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雖然存在相當多的難處,並不能有靈一樣偉大的身分,也不能像靈一樣有超凡的作為,更不能有靈一樣的權柄,但是就這一個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實質遠遠高於靈直接作工的實質,就這一肉身本身來說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祕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象,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象的事,例如靈的開啟、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於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說,靈的這些作工並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並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並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選自《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我看到了神道成肉身的可愛,完全是敗壞人類的需要呀!神話還說道: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說『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麼不說獨生子?因為按著工作的需要變換了不同於耶穌的性別。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神道成肉身兩次,不用說,末世是最後一次,他是來顯明他的所有作為的。」「如果就作耶穌那一步工作,末世不補足這一步,那在人的觀念中會永遠認為只有耶穌是神的獨生子,也就是神只有一個兒子,以後再來一個名就不是神的獨生子,更不是神自己。人的觀念中認為,凡是作贖罪祭的,就是神的獨生子,凡是為神擔當政權的、救贖整個人類的就是神的獨生子,還有人認為凡來是男性的就可稱為神的獨生子,也就是代表神,甚至還有的人說,耶穌是耶和華的兒子,是他的獨生子,這不是人的太大的觀念嗎?若在末了的時代不來作這步工作,整個人類對神就籠上了一層陰影,這樣,男人就自認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遠也抬不起頭,那時,凡是女性將沒有一個得救的。人總認為神是男的,而且認為神總是厭憎女人,神也不會叫女人得救的,這樣,所有的耶和華所造又同樣經敗壞的女人不就永遠沒有被拯救的機會了嗎?那耶和華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沒有意義的事了嗎?女人不也就永遠滅亡了嗎?所以,末世這步工作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的,不是只為了拯救女人,而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為了全人類的工作並不是單為了女人,若人這樣認為,那人就更蠢了!」(選自《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是啊,無論神道成肉身是男性是女性,只要是神作的工作我就該接受,他不讓人定規他,因他本是靈,沒有性別的劃分,只是因工作的需要才穿上了人的外殼,才有了性別的說法,從中看到了神的智慧和奇妙作為,神太愛我們了。我越看越愛看,全能神說: 「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卻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裡尋找我的蹤跡,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沒完沒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麼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沒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著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閒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內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劃為等號,沒有『經』就沒有『我』,沒有『我』就沒有『經』。他們並不在乎我的存在,並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別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沒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說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於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說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於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並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麼?不就是他們並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卻並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並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說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聖經抱打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如今的人又是怎樣呢?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惡毒,人的本性如此與我敵對,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 (選自《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看著看著,我悔恨的淚水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這字字句句不都是在說我嗎?我忍不住繼續往下看,神話說:「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悅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著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叫事奉神?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反而因著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裡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著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於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到末了必然成為末世出來的假基督,是迷惑人的。所說的假基督、迷惑人的就從這一類人身上產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著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靠著人多年總結的經驗事奉神來籠絡人心,來教訓人、轄制人、站高位,從不悔改、不認罪、不放下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於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於打岔神的作工。人總是持守老舊的東西、持守以往的觀念、持守以往所有的東西,這對個人的事奉是一個極大的攔阻,若你不擺脫,這些東西就會斷送你的一生,即使你為『事奉』神而跑斷腿、累斷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卻一點不稱許,反倒說你是作惡的人。」「從現在開始,神正式成全那些沒有宗教觀念、願意放下老己、單純順服神的人,成全那些渴慕神話的人,這樣的人應該站起來事奉神。在神有無窮無盡的豐富、無限無量的智慧,他的奇妙作工、寶貝話語等著更多的人去享受。從現在來看,有宗教觀念的、擺老資格的、難放下自己的都難接受這些新東西,聖靈在這些人身上也沒有成全的機會。人若沒有順服的心志,沒有渴慕神話的勁,就沒法領受這些新東西,只能是越來越悖逆、越來越狡詐,從而走向歧途。神現在作工,要興起更多的真實愛他的人、能夠接受新亮光的人,徹底砍倒那些倚老賣老的宗教官員,這樣頑固不化的人一個不要。你願意做這樣的人嗎?你的事奉是憑己的喜好作工,還是根據神的要求作的?這事你自己應該清楚,你是屬於宗教官員,還是屬於被神成全的新生兒?在你的事奉之中,有多少是得著聖靈稱許的?有多少是神根本不紀念的?你多年的事奉使你的生命有多大變化?這些你都清楚嗎?你若真有信心的話,你就會放下自己以前的老舊宗教觀念,而以新的樣式來更好地事奉神,現在站起來還不算晚。」 (《當取締宗教的事奉》)看了這些話,再想想我以往的悖逆抵擋,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神啊,我誤解你太深……」我不想再說什麼,任由悔恨的淚水留下。今天有神話來供應我,我不再乾渴了,心裡特別踏實。

我的所作所為哪配神這樣的拯救啊,因著我的捆綁斷送了那麼多的靈魂,我只配得神的咒詛,遭神擊殺。神啊,全能神啊!若不是你寬容我,我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是全能神你挽救了我!我要永遠跟著你。親愛的弟兄姊妹們,看了我的經歷你有何感想?我已歸向了全能神,投入了造物主的懷抱中,你何時來到呢?我已開始盡本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對神作工的艱辛有所體嘗,對人的悖逆看得更清了,可我更看到了神的可愛之處,看到了神為拯救人類,忍受人間的一切苦難,對人類充滿了赤誠的愛。弟兄姊妹們,盼望你們早日來到全能神面前,親身經歷一下神的作工,都來感受一下神那無法用語言來描繪的可愛吧!

河北省保定市 肖淑芹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