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還真理一個公道

還真理一個公道

我原是地方教會的長老,由於持守自己的狂謬觀點,再加上受謠言的迷惑,我對全能神產生了極大的仇恨,曾多次搜集材料攻擊神的作工,但神並沒有記念我的滔天罪行,而是以他極大的忍耐與慈愛寬容了我,引導我走上了人生正路。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真是愧悔無地、痛心疾首,痛恨自己喪盡天良、大逆不道。今天縱使我獻上性命也難以回報全能真神的拯救之恩。為了使更多受謠言迷惑的弟兄姊妹能儘快歸向全能神,在此我願將自己抵擋神的惡行真實地「暴露」出來,還真理一個公道。

1997年12月,我在山西太原突然接到家中一封來信,信中說:「14日晚我們正在聚會,教會的王老姊妹帶了幾個陌生的姊妹進來了,起初,我們不知她們是『閃電派』的,當她們講話時,狐狸的尾巴就露了出來,說什麼耶穌已駕著白雲回來了,名叫全能神,還是個女的呢,還說什麼聖經過時了,讓人看他們那一本《話在肉身顯現》的書……」看完信,一股怒火頓時在我心中燃起:早就聽說這個「邪教」最會迷惑人,誰不信他們的神,就割掉誰的耳朵、挖誰的眼睛、打斷誰的腿,想不到今天這異端邪教竟傳到我們教會了。「狼入羊群,牧人有責。」我得趕緊回家,封鎖、整頓教會,肅清流毒。這正是主耶穌考驗我的關鍵時刻,也是我竭力為主盡忠獻愛的時刻!想到這兒,我「虔誠」地低下頭,向耶穌基督禱告說:「慈愛的救主啊,我們天天盼望你能駕白雲降臨,今天怎麼來了一位未駕白雲而歸的女基督呢?不是駕雲而降的就是假的,是冒牌的,主啊,求你咒詛『東方閃電』那夥人,保守你貞潔的教會……」

12月17日早晨,我迫不及待地登上回家的列車。一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查清「東方閃電」對教會攪擾的詳細情況,並打聽那晚被趕出教會的那三個女人的下落,我下定決心非要把「東方閃電」一查到底,摧毀他們的「根據地」。此時教會的李姊妹繪聲繪色地向我詳細講述了那三人被趕出教會後的情況,她說:「那三人被我們趕出教會後,去了肖姊妹家,我們知道了很氣憤,七八個人一同向肖家攆去。當時大約晚上12點,她們都已睡了,她家的房門用棍子頂著。焦弟兄很『愛』主,甭看他七十多歲,『咚』的一下就把房門踢開了,我們一齊湧了進去。我打開燈,那仨人穿著內衣,我們不管不顧衝上去就把她們拉下了炕。但她們挺頑固,沒向我們求饒。焦弟兄用手指頭搗著她們的鼻子大罵道:『你們死皮不要臉,是撒但魔鬼,傳的是異端邪說,你們是披著羊皮的惡狼。』她們一個個臉皮挺厚,死活不說一句話,但我看到她們眼睛有些紅,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呸,撒但也會哭,誰同情她,誰憐惜她,這叫自作自受,誰叫她們年輕輕的傳『東方閃電』……」聽到這兒時,我感慨萬分:真佩服焦老弟兄對耶穌的一片「赤誠」和「忠心」,在關鍵時刻能為主站住見證,像這樣愛主的人實在難得,我們教會應多幾個這樣的人。此時,我心裡不覺為我們教會有這樣的人而驕傲、得意。

「後來呢?」我著急地問。

「焦弟兄罵完後,氣還沒有消,衝著她們大吼道:『給我滾出去!撒但魔鬼滾出去!』我們也一同大聲附和著。就這樣她們流著淚無奈地離開了……」

對於傳「東方閃電」的這三個人得到這樣的「下場」,我心裡很高興、很滿意,又求主咒詛她們,讓她們永遠滾出我們教會,不要再來搗亂。

1998年元旦過後,我加快了封鎖教會的腳步。每到一處教會講道,我就專門強調耶穌的生、死、復活、升天、再來五大步驟,並特別突出主二次再來時是駕著一朵白雲從天而降,信徒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宣稱「東方閃電」說什麼耶穌已重返肉身,發表一本什麼審判教會的書,這明明是和聖經唱反調,否認耶穌的再來,背叛耶穌,我們決不能在聖經之外接受這些奇談怪論……我還嚇唬弟兄姊妹說:「不要聽『東方閃電』的那套,也不要和他們交談,你若不信,你試試,你和他們交談或聽他們的道一個小時後,你會把聖經、詩歌、耶穌全部忘掉,好像太空外星人清洗地球人的大腦一樣使你忘記一切,甚至成為植物人!因這是『邪靈作工』,那時你就不由自主地相信他們的神了。」

1998年3月,我和一位弟兄來到成都,在那裡我仍沒有忘記對「閃電派」的攻擊。有一天,我看到《天風》雜誌中攻擊「東方閃電」的一篇文章,我雖不喜愛基督協會、三自愛國會的刊物,但這一篇卻很合我的心意。此篇說「東方閃電」的那本小書卷中錯別字滿篇,在一篇中錯別字竟達四百多字,這使我很驚訝,更堅固了我抵擋「東方閃電」的信心。從此我也確信「東方閃電」的那些人定是些沒有文化素質的低等人,「東方閃電」派也只能欺哄那些粗俗無知的人。

幾天後,我結識了一位在成都任教的美國人——哈奇老弟兄,他在此地臨時任教會長老。在交談中,我們談到了有關耶穌重歸的問題。當時我對「耶穌重歸一定是駕雲降臨」的結論胸有成竹,便大談特談了一番,但哈奇老弟兄只是望著我,輕蔑地搖搖頭笑了。我很驚異,難道他不相信聖經嗎?難道他也是「東方閃電」的人?老弟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很是平靜、鄭重地說:「在美國,我們的牧師跟我們講,耶穌重歸時是騎大白馬同眾天軍從天而降。」我不服氣,反問道:「有聖經依據嗎?」「有!」老弟兄不緊不慢地說,「啟示錄19章11-16節寫得清清楚楚,我們美國人都相信並等待耶穌二次重歸騎大白馬降臨……」這時我才回憶起啟示錄那處經文,一時不知從何回答老弟兄。我不禁感慨道,就自己這麼一點聖經知識、自覺「高明」的見解,還想走南闖北,我的臉不覺紅到耳根。這次談話在我心中留下很深的記憶,也給了我一個教訓。從此,「耶穌再來定是駕雲而歸」這一定論在我心中開始動搖了。

回家後,我特別注重收集關於耶穌二次重歸的畫冊,並詳細考察聖經,想從中得到耶穌再來到底是什麼方式的正確答案。不久,我在一本「連環畫」上看到一幅關於耶穌二次降臨的彩圖,圖上耶穌頭戴金冠冕,端坐在寶座上,在光芒四射的火焰中降臨,下方用小字寫著:「到那時,主耶穌同他有能力的天使從天上在火焰中顯現。帖撒羅尼迦後書一章……」這時我更迷茫了,耶穌二次再來到底是駕雲降臨?還是騎白馬而歸?還是在火焰中顯現?只有一位耶穌,怎麼會有這麼多種不同的降臨方式呢?同拿一本聖經,每種方式都有聖經依據,究竟哪一種是正確的呢?我到底應持守哪一種觀點呢?研究來研究去,我越來越迷茫,陷入了矛盾之中,也似乎是進入了迷魂陣。我試圖查考聖經來擺脫這種痛苦,可這種痛苦正是由聖經的幾種不同說法引起的,聖經又怎能安慰我呢?雖然不見白雲心不死,「耶穌二次必是駕雲重歸」這一信念二十多年來在我心中牢不可摧,如今卻是岌岌可危了。但我並沒有因此放棄對「東方閃電」的抵擋、反擊,雖然我不知道「東方閃電」那本小書卷說的是什麼,可我卻認定他們純屬「邪教」,是耶穌的「仇敵」、「叛徒」。

在1998年至2000年這兩年間,我除了在教會抵擋、褻瀆「東方閃電」外,還四處搜集誹謗「東方閃電」的材料,我認為擁有這些材料就能幫助我深入了解這一「邪教」。我收集的這些材料中,有從聖經角度反駁的,有退出「東方閃電」的人自己編寫的。但等我閱讀、考察完這些材料之後,我失望了,因我發現:某人退出「東方閃電」所寫的材料,純粹是把假基督「被立王」的犯罪事實及教義未加改動就扣在了「東方閃電」的頭上,純屬「贗品」。那些誹謗的諸多材料也互相矛盾、說法不一、漏洞百出。比如:成都王某某帶來的兩份材料,一說某某在山東,一說在河南;更有兩份材料,一說這道由美國傳入中國,為欺騙中國人另有所圖,根本無有其人,一說是由十幾位作者合作拼湊成一部書《話在肉身顯現》,這十幾位作者分布在世界各國,為的是嘩眾取寵,愚弄中國人。面對這些說法不一、互相矛盾的材料,我該相信哪個呢?我心中責備那些印發這些材料的人,對待「邪教」怎能那麼不嚴肅、不認真呢?我真盼望有一天能看到一份披露「東方閃電」本來面目的真實材料。

2000年8月份,我到西安「聖靈工」派別宣講我們「地方教會」的「純正真理」,那裡的余長老連同其他八位同工一起聽我講道。我主要講的是如何建立「地方教會」這方面的道,一共講了兩天,這些弟兄姊妹都聽得非常認真,還作了詳細的筆記,我很是滿意。就在當天,來了一位姓張的姊妹,是他們一位同工的親戚,經常在外邊講道牧養教會,當時她也願意參加我們的聚會。我們都很高興,特別是我,更是高興有餘,因我要講的道已講完了,就順水推舟讓這位新來的張姊妹也講一點道,弟兄姊妹也很贊成我的提議,非要讓她也談談自己的一點新亮光。於是,這位姊妹就講了起來。我萬萬沒有料到她對聖經的解釋是那樣的具體、明了、準確,有難得的獨到之處。比如,對什麼叫「基督」的解釋,她一句話就總結了。記得來自韓國的金老師(畢業於美國神學院,就讀七年神學,獲得神學碩士學位),他在西安給我們講課時,先後引用了新舊約十幾節經文,講了半天都沒有把什麼叫「基督」講清楚,但這位姊妹用一句話就說明了。她說:「神所道成的肉身就稱為基督。」再如談到神、撒但、人的能力時,我以前雖有認識,但用語言表達出來卻很繁瑣,她也一句話就總結了。她說:「神是全能的,撒但是萬能的,人是無能的。」她的講道在我之上,我很佩服,同時也很嫉妒,真不知她的老師是誰!

她的道愈講愈深,一連串新奇的名詞從她的口中出來:聖靈作工的方向啊,人是撒但的化身啊,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啊,神已向人類露出聖臂啊,敗壞的人類需要神的拯救啊……這些語句我從來沒有聽過,是這麼的激動人心,我的心隨著她講的道而跳躍、歡快、激動不已。她所講的道,就是「最純正的神學」也望之莫及啊,也是在古今任何神學課本中找不到的。

但當她講到第三天時,我突然意識到她是「東方閃電」的人,因她說耶穌已二次重返肉身審判教會,打開了小書卷,開始了神的第三步新工作。這真是冤家路窄,真想不到我最仇恨的「東方閃電」竟會在這種場合與我相逢,我決不相信這麼高的道、這麼精闢的見解,竟來源於「東方閃電」。那本低下粗俗、錯別字滿篇的「小書卷」哪會有如此高水準的言語?我懷疑我的聽覺神經發生故障,是不是我把話聽岔了,或是聽錯了?不!沒有錯啊,她明明重複著說神已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在中華大陸開始他的審判工作。頃刻間,那些「面面俱到」的駁斥「東方閃電」的材料,那些說「東方閃電」低俗、粗陋的小道傳聞,以及我認為的「東方閃電」只能愚弄無知、無文化素質的人,等等這些平日用以抵制「東方閃電」的最具殺傷力的「武器」頓時都變成了一堆無用的廢品。我意識到,要想駁倒「東方閃電」不是件容易的事,還得從長計議,否則將會慘敗而歸,沒有淵博的神學理論、聖經知識、文學素養是不能駁倒「東方閃電」的。此時看到其他的弟兄姊妹大有要接受「東方閃電」的意思,因為他們對張姊妹講的道聽得津津有味,還不時提問,張姊妹一一回答。唉!這也難怪他們,在這種場合,石人也會心變三分,就連我自己也被她講的道所吸引了。怪就怪自己沒有聽河南鄭州大讚美派李弟兄的忠告。他說在任何時候千萬不能聽「東方閃電」的道,一聽他們的道就會變成植物人,信他們的神。變成植物人倒是謊言,信他們的神卻是事實。眼看這些弟兄姊妹就要被「東方閃電」拉走了,我的心悲痛萬分,暗自流淚向主耶穌禱告,願主保守這些弟兄姊妹。若在以前我一定會罵這位張姊妹是魔鬼,是撒但,但在這時我怎麼也難以開口。而且我也知道這樣做換來的只有失敗,那些弟兄姊妹不但不會偏袒我,還會說我是個不講理的蠻子,這樣不僅不能挽救他們的生命,反而害了他們,會使他們愈發對「東方閃電」產生好感,促使他們接受這個「邪教」。既然「東方閃電」能講出這麼高的理論,我決不能小看他們,這時我也得文雅文雅,以理服人,我得等待時機,等到發現張姊妹在講道中有錯漏之處,再據理反駁,這樣才能一舉成功,從而救出這些弟兄姊妹,使他們心服口服地跟著主耶穌基督,不再上「東方閃電」的當。

然而,我的想法落了空,張姊妹講的道簡直是天衣無縫、無懈可擊,沒有任何漏洞、把柄讓我可以抓的。她還不時地問我對她所講的有什麼地方需要指正、補充的,我支支吾吾,什麼也沒有說出來,可心裡還是不服,面部表情很是難看。但她絲毫不在意我的表現,只是講她的道,而我的心也隨著她講的道此起彼伏,隨著她講的道有時我感動萬分,有時悲傷流淚……突然,我猛醒過來,倒吸了一口涼氣:我怎能乖乖地坐在這不作聲地聽她講道呢?她傳的可是「東方閃電」,純屬「邪教」呀!再說,我——一位堂堂大漢,怎能甘心敗在一位弱女子手下呢?我不甘心就這樣敗北,可我又有口難辯,因她比我懂的更多、更豐富,她所講的道與我的「道」不是高低的問題,而是天壤之別。眼看著其他弟兄姊妹一個個都被她講的道「迷」住了,歸向了「東方閃電」,我心生一計:何不假裝接受此道,把她在講道中提到的小書卷——《話在肉身顯現》騙到手,然後順藤摸瓜,在此書中進深地了解「東方閃電」,找矛盾、抓把柄,作為反駁「東方閃電」的突破口,這樣總比看那些攻擊「東方閃電」的漏洞百出、張冠李戴的假材料要來的確鑿可靠些,或許有一天,能通過自己的實地考察而寫出一本披露「東方閃電」本來面目的「真實材料」,救回那些被「騙」去的人,以喚醒眾教會。想到這裡,我越發想早點得到那本《話在肉身顯現》,心想:就是這本書,奪走了多少人的靈魂和生命,我現在倒要看看這本書葫蘆裡到底裝的什麼寶!這時,與成都哈奇老弟兄席間的一番談話,各宗各派攻擊「東方閃電」的流言蜚語,一堆錯亂攻擊「東方閃電」的材料,耶穌二次再來到底按哪種方式降臨,等等都閃現在我眼前,這些裡面的疑團三年來在我心中至今未找到答案,我雖「著迷」聖經,但仍像一隻失迷的羊,尋找不出一條切實可行的路。三年了,這些問題也應有個了結了。於是,我佯裝和其他弟兄姊妹一同接受了張姊妹所講的道,我心裡暗暗地想:一旦時機成熟,利用「東方閃電」的錯誤向她反戈一擊,叫「東方閃電」上我的圈套。可張姊妹哪裡知道我是在「演戲」,她講完道後,雙手遞給我一本名叫《話在肉身顯現》的書,便離開了。

我帶著鄙視、輕蔑的眼光看著這本書。為著我的目的,我漫不經心地把它打開了,翻開目錄,找到我急需的一篇話《「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我認真地讀了一遍,頓時心中的疑問也隨著這書上的話煙消雲散了。神話說: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耶穌駕著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別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於他擔當人的一切所有過犯,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人所盼望的就是救主耶穌仍舊做人所可愛的、可親可敬的救世主,從不向人發怒,也不責備人,而是饒恕、擔當人的一切所有罪過,以至於仍舊為人死在十字架上。自從耶穌走後,跟隨他的門徒,以至於因著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聖徒都是在這樣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時代所有的從耶穌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穌能夠駕著白雲在末世的某一個大喜的日子降臨在人中間向萬人顯現。當然,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穌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能夠突然降臨,來『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說的話『我怎麼走,同樣我還要怎麼來』。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 我這才明白了,耶穌二次重歸不是駕著天上物質的白雲降臨,也不是騎一匹白馬而歸,更不是在光芒四射的火焰中顯現,而是重返肉身,帶著他發表的話語、他的所有性情與所是來審判教會。我的心被這篇話深深打動,我在書中不僅沒有找到我要找的漏洞,甚至連一個錯別字都未找到,卻找到了在我心中隱藏多年懸而未解的許多問題的答案,這時我才意識到這是一部非同一般的書。我真不敢相信,自己這時竟也上了「東方閃電」的「當」,侍機倒戈的計劃在這篇話面前頓時化為泡影。

我又翻到《認識神的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這篇話,此篇話所發出的生命光輝照亮了我的心,使我走出了有限的區域,知道了神六千年經營人類的三步作工,知道了神拯救人類的奧祕。神話說:「三步作工是整個經營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發表出來,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沒法知道神性情的發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種方式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三步工作是拯救人類工作的全部發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聖靈作工的各種方式與各種原則,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遺留下來的規條的人,都是將神限制在規條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得不著神救恩的人。神的三步工作才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得完全,將神拯救全人類的心意發表得完全,將拯救全人類的全過程都發表出來,這是打敗撒但得著人類的證據,是神得勝的證據,也是神所有性情的發表。了解三步作工中的一步作工的人就只知道神的一部分性情,這僅有的一步作工在人的觀念中又容易形成規條,容易將神定規,只用一部分神的性情來代替神的全部性情,而且摻雜不少人的想象,將神的性情、所是、智慧、作工原則死死地限制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認為神一次是這樣就永遠是這樣,而且到永世也不可能改變。」「這三步工作的核心是神對人的拯救,但在這拯救工作當中又包括幾種作工的方式與神性情的發表方式,這是人最不易發現的,是人不容易領受的。時代的劃分、工作的轉變、作工地點的變遷、作工對象的轉移等等這些都包括在三步作工中,尤其是聖靈作工方式的不同,神的性情、形像、名與身分或其他的變化都在三步工作中。一步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只能限制在一個範圍中,談不到時代的劃分,也談不到工作的轉變,其餘的幾方面更是不言而喻了,這是很明顯的事實。」 看到這兒,我低下了頭,想起自己總站在恩典時代的角度,以神的一步作工來衡量定規神的全部作工,真是鼠目寸光的狂妄之徒,還自以為滿腹才華、博古通今,對神的新工作指手畫腳、評頭論足、攻擊誹謗,真是何等的愚昧可恨,又是何等的大逆不道啊!

接下來的日子,我如飢似渴地吃喝著神的話,特別把《奧祕的揭示》重讀了兩遍。神的話使我心服口服,自覺自己的卑鄙、渺小,更使我情不自禁地讚嘆神的奇妙作為和難測的豐富!我的心被全能神所發表的真理折服了,連我自己都難以相信。我原是為了能進一步了解「東方閃電」的內幕,準備寫一份攻擊材料而翻閱此書的,但萬萬沒有想到,不僅無把柄可抓,相反,這本書所發表的生命真理,像一個強大的磁場一樣,牢牢地吸引著我。此時我才認識到這本書不是出自人的手筆,而是神在末世對我們的審判,是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因神的作工不是人能夠代替的,人根本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這些話不是神蹟卻勝過神蹟。我的心激動萬分,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盼望已久的願望在今天終於實現了——耶穌早已駕著白雲重返肉身,坐在榮耀的寶座上,審判已在神家起首,神早已開始了他拯救人類的第三步作工!此時,我拿著書的雙手不由顫抖起來,這時我才感到這本書的分量有多重!

從此之後,我對《話在肉身顯現》這本聖靈的發聲說話更是愛不釋手,整整用了三個月才把它讀完,神的每一句話都如一把兩刃利劍刺透我的心,我悖逆、狂妄、自是的敗壞性情被神公義威嚴的話一一揭穿,使我無地自容。在神話審判和揭示中,我看到這是神對全人類的愛!跟隨全能神後,通過三年的親身經歷,我不僅徹底放棄了反擊的戈,而且還拿起了真理的「武器」與各種謠言、謬論打那「屬靈的仗」,因我看到了神的的確確來到了人間,只是人不認識他,不接受他。三年前我想著手寫一些反映「東方閃電」本來面目的材料這一願望,在我實地考察後現今得以實現。在這裡我只願用自己親身經歷的事實,讓那些不認識「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來重新認識「東方閃電」!來看清那些謠言的可恥,還真理一個公道!

陝西省咸陽市 潘杰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